极品家丁 第三百零二章诚王-至-第三百零四章状元郎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三百零二章 诚王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参见王爷。\ 、 qb 5、 \\”园子里赏花的百姓与官员闻听诚王到来,顿时惶恐不安,一起跪拜了下去。

  诚王爷乃是当今皇帝的一母同胞,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身份何等尊贵,百官遇他皆要行礼,遑论是普通百姓。

  跟在徐小姐身边的叶雨川急急跪了下去,徐芷晴眉头皱了一皱,她虽是学究天人,论起身份,也是徐渭之女,但这尊卑之别,即便是她,也不得不遵守。徐小姐轻叹了一声,无奈弯下身去。

  林晚荣暗哼一声,娘的,什么狗屁王爷,还不是娘生爹养的?叫老子向你磕头,没门。他平时虽是嘻嘻哈哈,可遇事从不含糊,该是怎样就是怎样,见了诚王,说不拜就是不拜。

  大小姐见众人都下跪迎接,只有这林三却是面现倨傲,直挺挺的立在那里,不曾有丝毫动作,心里一急,匆匆拉了他一把,娇道:“你这人,见了王爷也不磕头,不想活了?”

  林晚荣笑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人生天地间,跪天跪地跪父母,这诚王爷算哪门子葱,我凭什么要跪他?”

  大小姐一愣,这人到底是不是活在这个世界,这种大逆不道的话都说的出口?幸亏是遇到了我,要是让别人听到,哪里还有命在?这死人平时吊儿啷当,这般时刻却又卖起硬骨头了。

  徐芷晴倒是惊异的看了他一眼,这人竟还有如此傲骨,倒着实难得,也不枉他身为铮铮男儿身。只是想到他拒绝李泰好意,拒不为国效力,却又是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性格,真叫人看不明白了。

  见大小姐焦急的神色,林晚荣哀声一叹,无权无势就是难啊,与这诚王爷分明是不对路子,偏还要向他磕头。想到权势,他心里忽然一动,当日在杭州灵隐寺外,曾经遇到一个华服老者,送自己一面奇怪的金牌,说是拿这金牌到京城任一衙门都能找他。看他身份气势,浑身透着贵气,连徐渭也是远远不及他,定然是一个大大的权贵。可是自己到了京城中整天瞎忙,一时倒把这事给忘了。

  他心思急转,目光扫到徐芷晴身上。心中顿时一动,徐小姐见多识广,没准认得这个东西。想到这里,他伸手到怀中,摸起那面沉甸甸的金牌,正要拿出来,却见诚王微笑着一抬手,大声道:“诸位快快请起吧,今日本王乃是赏花而来的,只观娇花美景,与民同乐,这些俗礼就免了吧。”

  “王爷英明。”众人行礼起身,抱拳恭敬道。这桃园地方宽广,人数又多,林晚荣立身园中一棵树后,也无人留意到他根本不曾下跪。

  诚王身边百官簇拥,世子赵康宁正行在他身边,倒是那狐狸精似的安姐姐,却又不知道哪里去了,看不见她的身影。[天堂之吻手打]

  这桃花本是三月才开,但这相国寺得温泉之利,竟让鲜艳的桃花提前月许绽开,实在是一大异象。园中落英缤纷,红白映衬,美丽之极,望着便似是一处真正的桃园仙境。

  诚王一行人等缓缓向园中行来,前面自有相国寺一干僧人为之讲解叙说,伺候的殷勤周到,唯恐怠慢了这位王爷。

  赵康宁眼光甚毒,走了几步,便望见立在一处桃花树下的萧大小姐和林晚荣。

  他愣了一下,脸上却是现出一分惊诧之色,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便附在父亲耳边轻轻道了两句。

  诚王轻哦一声,虎目一抬,神目似电,便往两人立身处瞄了过来。

  这诚王确实有几分气势,那目光逼了过来,有如实质,叫人不敢与他对望。

  大小姐红唇轻咬,却是坚强的抬头挺胸,不肯怯了颜色。林晚荣倒是无所谓,反正老子就是和你对着干的,也不是第一次了,还怕你不成。他对着诚王微微一笑,却是坦然的很。

  诚王迈着虎步,缓缓朝这边走了过来,笑道:“这不是芷晴小姐么?今日也来赏花么?”

  徐芷晴略一行礼道:“芷晴见过王爷。今日乃是相国寺赏花盛会,小女子也来此凑个热闹,未曾想竟遇到了王爷,实在是有幸之至。”

  诚王朗声笑道:“什么有幸之至,芷晴小姐太客气了。本王与你爹爹相交多年,也是老朋友了,眼见芷晴小姐出落的飒爽大方,也甚是为老朋友欣慰啊。”

  徐芷晴微笑

  不语,诚王笑了两声,目光一扫,落在大小姐与林晚荣身上,沉吟一声道:“这两位是——”

  大小姐一咬牙,行礼道:“金陵萧家萧玉若,拜见诚王爷。”

  诚王哦了一声,笑道:“金陵萧家?原来是萧阁老之后,萧小姐快请免礼。”他目光落在林晚荣身上:“瞧这位小哥神清气爽,仪表堂堂,莫不就是那叫林三的小哥?”

  林晚荣嘻嘻一笑:“这位气势非凡、万民敬仰的,就是诚王爷么?小弟林三,见过王爷了,祝王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赵康宁神色一变,便要发作,诚王却是微一摇头止住了他,大笑道:“有意思,林三果然名不虚传,有意思之极。本王虽是身在京中,却已听说过你在金陵的许多故事。制作香水,油锅洗手,火烧铜钱,真的是个妙人啊。”

  “惭愧惭愧。”林晚荣笑着道:“这些都是小玩意儿,装神弄鬼的,上不得台面,哪里及得上王爷您老人家日理万鸡,为江山社稷日夜‘操劳’,在下对王爷的雄心壮志确实敬仰不已。”

  诚王微笑踱了几步,到他身前,甚是亲热的拉住他手道:“林三你也不必过谦了,你的丰功伟绩虽是未曾报与朝廷,本王却是了然于心的。似你这样的人才,乃是天降的祥瑞,大华的福祉。康宁少不更事,从前有些地方做的不对,你也不要与他计较,本王代他向你陪个不是。”

  这诚王说着,竟是真的向林三行礼起来。众人见他以王爷之尊,竟向一个下人行礼,这等礼贤下士、善待良才的举动,让众人顿时凭添好感。

  好手腕啊,见了诚王真挚的表情,若是不知他背地里干的勾当,林晚荣说不定便上了他当。似诚王这种人,非是大善,便是大恶,绝不可能走中间路线。林晚荣心里也不禁感叹一声,这诚王不愧为当世之雄,有胸襟,有气魄,为成大事,不拘小节,当得起枭雄二字。

  “王爷说的哪里话。”林晚荣笑嘻嘻的扶起他,却是故意装作手足无措,待到他行完礼方才动作,先占了这王爷便宜:“我与小王爷相交甚好,在金陵还曾同台竞技,赛诗作词,他哪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小王爷乃是人中龙凤,王爷有此虎子,实在是叫人羡慕啊。”

  诚王早已知晓眼前这人的本事,江南事败,可以说完全是因这林三而起,劫财萧家,便是被他破坏,江浙商会也是毁于他手中,白莲教更是他亲手所灭,自己的江南粮仓被这林三毁灭殆尽。可越是如此,越说明了眼前之人是个大大的人才,若能收服笼络,获他助力,纵是失了江南,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他是做大事之人,眼光高远,城府极深,心思从不外露,拉住林晚荣手笑道:“如此便好。康宁年轻,有许多事情还要向你请教,以后还麻烦林小哥多多指教他才是。”

  说话间,他大手一挥,便有几个随侍端着礼盘送了上来。诚王笑道:“久闻林先生大名,今日与先生初见,来的仓促,本王亦未准备什么东西,这区区薄礼,便请林先生笑纳了。”

  他打了个眼色,那随从便将覆盖在盘上的红绸拉开,顿时金光灿灿的闪人眼睛,原来竟是黄灿灿的金叶子,这几盘之下,竟有百两之多。

  从林三,林小哥,到林先生,诚王的称呼一变再变,却是把他的身份提高到无与伦比的高度,连这天之骄子的诚王也要称呼一声林先生,林晚荣的身份一下之间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跟在徐小姐身边的叶雨川惊奇的望着林晚荣,这诚王求贤若渴,素有贤王美名,他的眼光绝不会差,看他如此厚待林三,这林三莫非真有绝世之才。

  徐芷晴虽也听说过林三的一些事迹,却多是从旁人所得,那阿拉伯数字也是林三偷学来的,对于他的本事,还未曾真正见过。见诚王如此,心中顿时大感有趣,便把目光落在林晚荣身上,要看他如何回答。

  这人群中,最为焦急的,便是萧玉若了。不管林三有没有本事,他现在都已经是萧家的顶梁柱。诚王初见林三便许以如此重礼,可见对他是如何重视,若是林三受了诱惑,跟随他而去,那我萧家便是彻底完了。

  她心中焦急,急忙偷偷拉了拉林三的袖子,眼中殷殷,满是企盼之意。

  **************

  不要走开,今日共有三章。第二章,十五分钟后发放。极品家丁_第三百零四章 状元郎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这小妞是什么

  意思?这话听着怪有哲理的,可老子天生就讨厌哲理,有什么话就直说,最烦你们这些打哑谜的了。 、 5 。

  叶雨川见林晚荣抢尽了风头,心有不甘,瞪了他一眼道:“徐小姐,赏花也需有心才可,既然林三不愿去,那我们便自己前去吧。”

  萧玉若见那众人叫好的声音,却是出自兰花园,忍不住道:“梅兰竹菊四君子,我却是最喜欢兰花,林三,我们便去看看吧?”

  你不是最喜欢玫瑰吗?连身上的香水都是热情奔放的玫瑰香型,怎么又和幽雅暗芳的兰花扯上关系了?难道大小姐是两面型的,床下淡雅,床上奔放,靠,这可是极品啊,老子有福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大小姐一眼,目光要多淫荡,便有多淫荡。

  萧玉若急急拉了拉他手道:“去不去嘛?大家都等你呢!”

  汗,我什么时候成带头大哥了,受宠若惊啊,他笑了笑道:“那好吧,我便不去茅房了——赏完兰花再去。”

  两位小姐听得浑身不自在,本来赏兰这种挺美好的事,却硬是被他和茅房连到了一起,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对于兰花,林晚荣是绝不陌生的,前世做销售经理的时候,客户的爱好多种多样,有爱双飞的,爱冰火的,却也有雅致的,喜欢花花草草——其中尤以兰花为最。一盆绝版的珍贵兰花,价钱绝对不菲,用来送人还不显眼,实在是一个隐蔽的送礼之道。

  进了兰园,却见园内布置精巧,处处皆是盛开的兰花。[天堂之吻手打]

  这兰花和别的花朵不一样,花开只有幽香。若是和浓香的花朵搅到一起,根本就闻不到兰花香味。这园内除了兰花,便是绿草,倒将那花香映衬了出来,布置兰园的,绝对是爱兰懂兰之人。

  大小姐进了园子,便是东瞅瞅,西看看,望见好看的兰花便随手抚摸一番。林晚荣看的暗自好笑,这丫头虽是成熟稳重。只是在园子里却是稚嫩可爱之极,像个孩童一般。爱兰之人绝不抚摸兰花,所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便是这个道理。

  “大小姐,你是真的喜欢兰花么?”林晚荣笑道。

  萧玉若正经的点头道:“那是自然,以前我房中还养过几盆呢。”林晚荣恍然大悟,这兰花不像梅花桃花那样要在户外栽种,一个小小盆栽放在房内,隔段时间浇水便可成活,所以大小姐便也成了“爱兰”之人。

  林晚荣摇头笑了笑,也不说话,想起这丫头整天忙于萧家之事,哪里有空弄些花花草草,一个花朵一般的女孩子,却是这样辛苦,他也不嘲笑她了,心里温柔之极,拉住她手道:“你若真是喜欢兰花的话。以后我便每日陪你栽种,再给你讲讲它们的习性,保你种出世界上最美的兰花。”

  大小姐能感受到他的心情,心里激动,恨不得扑到他怀里痛哭一场,只是眼下人多眼杂,只得轻轻嗯了一声,代表了千万语。

  “奇花呢,奇花在哪里?”徐芷晴见他二人郎情妾意的样子,便笑着开口道。

  那边却围着一圈的公子小姐,正指着当中一盆兰花指指点点。兰花旁边,站着一个丰神俊朗的公子,正望着诸人微笑道:“这是小弟近日新得的一盆兰花,却不知道它的名字。更不知如何鉴赏,今日恰逢相国寺赏花会。便想来此寻觅知音,共赏这奇花。”

  林晚荣看了一眼,却是哑然失笑,只见那兰花自中间分成两瓣,似是张开的两只素手,下边却又紧紧连在一起。这也是奇花?靠,那老子也能做个奇人了。

  大小姐这个假爱兰花的,自然认不出这是什么,拉住林晚荣的手,

  见他脸上微笑,忍不住道:“你认识这兰花?”

  徐芷晴也在思考,闻听此,便道:“林三,你也会赏兰么?”

  林晚荣摊摊手,示意我不会,徐小姐微笑道:“我大华乃是兰花发源之地,栽培历史悠久,因它花姿优美、幽香四溢,故极为惹人喜爱,鉴赏兰花,可以从‘香、色、姿、形’四个方面着手。”

  大小姐哦了一声,笑道:“徐姐姐,你懂的可真多。”

  徐芷晴微微一笑道:“懂得多又如何,只是蹉跎了岁月,却依然这般年景,说来也是惭愧。”

  林晚荣听她说的一套一套的,忍不住道:“徐小姐是兰中高

  手,在下佩服佩服,不知道小姐知不知道这株兰花叫做什么名字呢?”

  徐芷晴仔细瞅了那兰花一眼,轻道:“这兰花应了四赏中的‘形’字,想来那名字应是依形而起。只可惜这花似是新近才培育,我也未曾见过,也不知道它的名字。”

  那手持兰花的翩翩公子,看了林晚荣一眼,眼中射出一抹奇光,笑道:“这位兄台似是知晓名字,还请赐教一番。”

  我靠,这家伙偷听我说话?林晚荣瞥了那公子一眼,只见那人剑眉星目,一袭白衫,脸上挂着一丝和蔼的微笑,甚为潇洒俊逸,周围不少小姐的目光都偷偷的打量在他身上。

  “小白脸!”林晚荣暗骂一声,对于任何皮肤比他白的人,这三个字都是当之无愧。

  “这个嘛,叫做剑兰。“林晚荣笑道:“除了花瓣特殊点外,没什么好看的。”

  “剑兰?果然花如其名。”那公子笑道:“谢这位兄台指教。在下还有一株兰花,乃是稀有品种,想请兄台也顺便鉴赏一番。”

  他从随身携带的锦盒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一盆兰花,只见那花叶子细长,如绵绵垂柳,茎枝嫩白,淡白如玉,茎上盛开四朵小花,似雪般净白。花一取出,便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从枝叶上飘了过来。

  这株兰花一出,顿时吸引了场中所有人的眼光,因为这株兰花实在太漂亮,洁白而又晶莹,任谁都想去摸它一下,却又舍不得下手。

  大小姐者的心中痴迷,紧紧抓住林晚荣的手道:“林三,这是什么花?你也能教我种种么?”

  林晚荣却是暗自吃惊,***,好花都让狗吃了。这种极品兰花,即使放到后世,也是千金不卖的珍品,眼前这个小子从哪里弄来的。闻听玉若的话,他笑着拍拍她手道:“你放心,这世上没有我做不成的事情呢。”

  “吹牛。”大小姐嫣然一笑。

  徐芷晴叹道:“这应该就是大雪素了。”

  那公子看了徐芷晴一眼道:“小姐也是高人啊。小姐既知其名,是否知道其出处?”

  徐芷晴是真有本事,林晚荣暗自佩服,这荷瓣的大雪素乃是极为珍稀的兰花品种,世上极少人知道,却是兰中君子们的最爱。林晚荣因为拿它送过礼,价格昂贵,所以记忆极为深刻。

  徐芷晴摇头道:“我是偶然机会,从一位云南来的花匠口中听过他描述这兰花的形状,却从未见过,对其来历,更是说不清楚。”

  偶然描述她都能记住,林晚荣暗自乍舌。那公子对林晚荣道:“这位兄台似乎颇有心得,但不知能否为我等讲授一番。”

  这小白脸老是针对我干什么,林晚荣看了那公子一眼,笑道:“这大雪素,乃是出自彩云之南的段氏名花,多产于无量山。正月开花,其根在雪中,却又能享受充足的日光照晒,所以生的雪白晶莹,极为惹人喜爱,乃是兰中极品。”

  那公子微微点头道:“兄台博闻强记,这大雪素的来源竟也知道,叫人好生佩服。”

  林晚荣道:“我这点见识算不了什么,倒是老兄你不简单啊。这大雪素,生在雪中,若是自冰雪中取出,三天之后,便会枯萎而死。从云南到京城,不远千里,这兰花却能保存如此完好,定是一路有冰雪护卫,且要在数日之内赶到,非是凡人可以做到,老兄定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徐芷晴听他说出这花的来历便已有些惊奇,待听到他的推论,更是诧异,这林三思维缜密,反应迅捷,难怪昔日剿灭白莲,他居了首功,那诚王百般拉拢他,却也非是无的放矢。

  “见笑了,见笑了。“那公子抱拳笑道:“在下苏慕白,见过两位小姐,见过这位兄台。”

  “苏慕白?这名字听着耳熟。”大小姐轻轻道。

  林晚荣嘻嘻在她耳边笑道:“那我的名字,你听着熟不熟?”

  “讨厌死了。“大小姐在他手心里抓了一下,又艳又媚的嗔道,直听他心里猫抓一样痒痒。

  沉默的徐芷晴却是一惊道:“苏慕白?你是新科状元郎,苏慕白公子?”

  *****************

  今天三章,求兄弟们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