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二百九十六章青璇-至-第二百九十八章中针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二百九十六章 青璇有讯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徐渭今日情趣甚高,与大小姐和林晚荣说说话,喝些美酒,再与白发红颜苏卿怜弹了雅琴、唱些艳词,一时倒也意气风发,颇有昔年第一风流学士的模样。。r >

  徐芷晴却与他们二人不同,早早的躲进房中研习方才学过的阿拉伯数字计算方法,又拉着林晚荣问了好几个问题,却是越来越有难度,越来越深刻。

  林晚荣心惊之余,却也多了几分佩服,有一个如此好学刻苦的女子带头,这数学基础应该能够很快的推广到大华各地吧。

  徐芷晴是个大方之极的女子,与他相处时极为自然,并无丝毫扭捏。林晚荣骚痒之下,想与她说几句题外话,却都被她轻淡语的推辞开了,似乎除了学问之外,对其他事情再无兴趣。

  老徐一家三口在这里逗留到傍晚时分方才悻悻离去,待到见那几顶小轿去的远远,林晚荣才长长的吁了口气道:“这老头,可算走了。”

  大小姐微笑瞥他一眼:“瞧你说的这些话,徐大人这样的大人物,别人是请都请不来,你却怎么像见了瘟神似的。”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我倒不是烦老徐,只是他那位话不太积极,我瞧着有些烦。”

  大小姐好笑道:“你瞧瞧你缠住人家徐姐姐问的都是些什么事情,什么先有蛋还是先有鸡,蛋是受精卵,鸡是卵受精。公猪怎样才能长得快,呸。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林晚荣脸也不红一下道:“都是科学知识,不懂就问我嘛,干嘛不问?”

  大小姐笑道:“问你做什么,要叫我说,问了你,便是上了你的当,你莫要把别人看作了傻子。再说了,徐姐姐便是这种性子,以她地学识,天底下要想找到一个让她正眼相看的,还真是难呢。”

  靠。我就不信,过了今日这事,她还敢斜着眼睛看我不成?别拿三哥不当干部!

  说了一会儿话,大小姐忽然轻轻拉住他道:“林三,我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老实答我——在金陵之时,徐先生说是请你去协助他办事,便是让你从军剿灭白莲教去了么?”

  林晚荣愣了一下,奇怪道:“你怎么又问起这事来了?我当日是真地办事去了。可没偷懒。”

  大小姐眼眶微红。打他一拳道:“讨厌,谁与你开玩笑,要你说实话。”

  这事已经过去了。也不用瞒她了,林晚荣点点头笑道:“是啊,那徐老头拖着我去打仗,差点连这条命都丢了。若非仙儿相救,恐怕我现在就见不着你了。不过,好歹让那些欺负过咱们的白莲教王八蛋彻底玩完了,——咦,大小姐,你哭什么?”

  萧玉若急急抹了眼泪道:“那日我在城外等你回来,便是你受伤之后么?”

  林晚荣点头道:“嗯,当日伤还没有好的利索,只是因为答应了洛小姐要赶回参加那赛诗会,才不得已连夜赶了回来。”

  “都伤成那样了,却还惦记着她?”大小姐又疼又怒的道:“你是不是为了她,连性命都不想要了?”

  见大小姐泪珠儿越来越多,竟然有止不住的倾向,林晚荣急急道:“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说起那日的事情来了?我这不是好了么,还比以前更强壮了,不信,你抱着试试。”

  大小姐拼命地咬住嘴唇,泪眼婆娑的望着他,柔声道:“你恨我么?当日我那般待你?”她忽地泪飞如雨道:“我知道,你一定恨我的,在你那般重伤的时候,却将你拒之门外。可是我真地不知道嘛。那些时日我希望见着你,便每日晚间到城外去等。好不容易见你回来,心里正在高兴,却又看见你带了两个女子,我,我恼的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才——要说也怪你这死人,谁让你那般花花心肠——自作自受!”

  汗,原来是因为这个啊,吃醋的女子的确弱智了点,不过不吃醋也没什么意思了。他打了个哈哈道:“哪能怨你呢。你不知道,当日我被你关在门外,仙儿对我好着呢,每日人参燕窝不断口,晚上还有人陪睡,快活逍遥似神仙。”

  大小姐脸孔一红,轻哼道:“人参燕窝,我们家里多的是,你想要多少没有?要说陪睡,呸,你心里就没安点好心思,想要欺负我,尽会找些借口,你当人家是那般随意的女子么?”

  林晚荣对萧玉若的性子了解的很清楚,这丫头是典型的嘴硬心软,只要花些功夫,保准她柔地像团棉花。他嘿嘿一笑道:“不说这些事了,我瞧见今日苏姐姐和徐小姐走地时候,你似又送了她们些东西,是什么来着,还要神神秘秘的瞒着我和老徐?”

  大小姐秀脸一红道:“你问这些做什么,我偏不告诉你。”

  林晚荣哈哈一笑:“不就是几件内衣么,用的着这么神秘?”

  大小姐一惊道:“你怎么知道?莫非你躲在哪里偷看?你这死人——”

  她小拳如风,阵阵砸来,林晚荣笑着捉住她小手道:“这还用想,看你们几个鬼鬼祟祟地,就知道你要送什么了。徐小姐身材倒是不错,和大小姐有的一拼,只是苏姐姐穿上这内衣,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模样,啧啧,便宜老徐了,今晚要唱一首春江花月夜了。”

  听他口里花花,大小姐早已羞得用小拳教训他,林晚荣嘻嘻哈哈,两个人闹成一团。大小姐欣喜之余,却是一下子扑在他怀里,嘤嘤哭泣起来,心情复杂之至。说不清是苦涩还是甜蜜。

  “三哥,三哥——”二人正情热。却听外面传来一阵呼喊,环儿气喘吁吁的跑进内院,望见拥在一起的二人,吓得啊地尖叫了一声,急忙扭过头去,小声道:“我什么也没看到,我什么也没看到。”

  林晚荣脸上装出个凶狠的表情道:“真地什么都没看到?我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杀人灭口了。说。你选择先奸后杀,还是先杀后奸?还是边杀边奸?”

  环儿小脸通红,却是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道:“三哥才不会呢,三哥是好人。我不怕——”

  汗,老子做坏人这么不成功?大小姐红着脸在他腰间掐了一下,嗔道:“就会胡说八道。环儿,出什么事了?”

  环儿舒缓了一下紧张的情绪道:“大小姐,有人给三哥送信了?”

  “给我送信?”林晚荣奇道:“我在这京中好像没什么熟人啊。”

  萧玉若轻哼道:“谁知道呢,你私下做的事情可是不少。”

  她说话间,却是先手自环儿手中接过了一封信笺。那信笺甚薄,入手便有一阵淡淡的幽香,似是出自女子手笔。大小姐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林晚荣嘿嘿干笑了两声。心里却是疑惑,我在京中认识的人物就这么几个,这是谁送来地?仙儿?安姐姐?

  萧玉若接过信封也不拆开。递到他手里道:“快些看看吧,莫要耽误了你的正事。”

  林晚荣拆开信封,轻扫一眼,脸色立变,惊道:“青璇——”

  肖青璇不仅仅是两人共同的救命恩人,更是林三结发的妻子,大小姐急急往那信签上望去,只见上面字迹寥寥:“欲闻青璇事,城北桦林知。速至!”

  林晚荣心里无比激动,紧紧抓住环儿地小手道:“环儿,人呢,这送信的人呢?”

  环儿小手被他抓的生疼,秀脸涨的通红,急忙求救似的望了大小姐一眼。萧玉若急忙握住他的手道:“你莫慌,听环儿慢慢说,快些放手。”

  林晚荣面色焦急,放开环儿的手道:“那送信的人呢?”

  环儿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方才徐先生走后,我正在店里帮忙,忽然觉得头有些晕,只片刻功夫便已清醒,只是桌上却多了这一封信,信上写明了是三哥亲启,我就急急送来了。”

  林晚荣眉头紧皱,这么说,环儿连那送信的人是谁都没见着了?妈地,是谁这么缺德,送信

  连脸都不露,不知道老子着急吗?

  大小姐理解他心情,安慰道:“你不要慌,先看看这信,这是不是青璇小姐地笔迹?”

  林晚荣与肖青璇在金陵逗留时,每夜谈笑风生,早已熟悉她的默宝,摇摇头道:“这不是青璇的字迹,但这笔画圆润温滑,是个女子手笔。”

  大小姐点头道:“看这信里地意思是说,你要知道肖小姐的事情,就要到城北的桦林里走一遭。环儿,这城北有个桦林吗?”

  环儿点头道:“有的,隔着这里数十里路程,很大一片桦树林。”

  林晚荣闻,将那信签往衣裳里一塞,便直接往外冲去。大小姐急忙拉住他道:“你要到哪里去?”

  “还能去哪里?当然是去城北了。”林晚荣心急火燎道。

  大小姐叹道:“这信无头无尾,既无称谓,又无落款,若是有人假冒青璇之名给你送信,趁机加害于你,那可怎么办?怎的说到青璇,你平时的聪明睿智就全都不见了?难道这肖小姐真有这么大魔力?”

  林晚荣坚定摇头道:“别无选择,青璇是我妻子,为了她,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去。”

  “你——”大小姐见他如此倔强,又急又气,哼道:“我又不是不让你去,只是让你安排周全,确保万无一失了再去。”

  林晚荣苦笑道:“怕是来不及了,这信上写明速速赶到,若是去的晚了,错过了机会,那我要后悔一辈子的。大小姐,你们在家等我。”

  他话一说完,再不迟疑,几步冲出门外,身影迅速消失在夜色里。

  “去吧去吧,去了你就不要回来!”大小姐狠狠一跺脚,哭着喊道:“你这个不识人心的害人精。”

  环儿见大小姐与三哥吵架,乖乖的站在远处不敢动弹。

  大小姐流泪一阵,忽然转身进屋,将披风紧系,抬起小脚就要出门行去。环儿吓了一跳,急急拦住她道:“大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萧玉若微微一叹:“那死人生个倔性子,我不跟去瞧瞧,哪里放的下心。”

  环儿焦急道:“大小姐,眼下天已经全黑了,往城北路又不好走,前些时候还闹过贼匪,你怎么能去?”

  大小姐咬了咬牙道:“去不得也要去,若是我死了,你告诉那坏蛋,我恨他一辈子。”

  大小姐风风火火的闯了出去,环儿却是痴痴发呆,三哥和大小姐这是怎么了?一会儿好的像掉进了蜜糖里,一会儿又成了斗气的冤家,实在让人看不懂。

  **********************

  城北的桦林隔着萧家店面大概十几里的路程,一路上地形坎坷,崎岖难走,林晚荣心情急迫,飞奔之下,竟只花了小半个时辰就已到达。

  这一片桦林占地面积甚广,怕有数十亩之多。一棵棵桦树根粗枝壮,甚是魁梧,枝上旧叶已落,新叶未生,根根枝桠伸于空中,便像是张开的细爪。初春的寒风带着呜咽,刮得树枝呀呀作响,将这树林衬托的分外孤寂。

  林晚荣走到林边,只见四周空旷,看不见一个人影,心里疑惑,忍不住放开喉咙大声喊道:“青璇,青璇,你在哪里——”

  他接连喊了几声,林中寂静,无人作答,那约他至此的人也不见身影。密集的树林里幽森阴暗,他却也顾不得,里里外外巡视一圈,仍是一无所获。

  “是哪位约我林某人到此,快请出来一叙。”他大声喊道,心中越发焦急起来。依然不见任何动静,他等的不甘,正要再叫喊,却听一个柔美的女子声音传来道:“你叫林晚荣?”

  那声音甜美温柔,便如天籁之音,缓缓自他身后传来。林晚荣转过身去,只见那树梢之上,立着一个绝丽的身影,白衣白衫,长裙轻拂,秀发低垂,一方洁白的纱巾,正覆盖了她的面容。极品家丁_第二百九十七章 打倒仙子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神仙姐姐?”林晚荣吃惊叫道。全\本眼前这个立于树梢的造型很是眼熟,那日在玉佛寺边便已见识过,还追着她行进了一段距离,眼下她虽然轻纱覆面,但那绝美的身形轮廓,却是牢牢记在心中的。

  “神仙姐姐,是你找我么?”见是一个如此美丽而又神秘的女子来找自己,林晚荣心里的担忧恐惧顿时减少了许多,早知道是和神仙姐姐幽会,老子就雇用一辆马车来了,把力气留着做更多的事情。

  “什么神仙姐姐?你认识我?”那女子微微颔首道,虽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凭林晚荣的知觉,这位姐姐定然是在微笑——见了我林三哥,还有不笑的妞?那才是笑话。

  “怎么,姐姐,你不认识我了?”林晚荣发挥厚脸皮、自来熟的精神,腆着脸往前走了几步,笑道:“那日傍晚,玉佛寺边,我们有过约会的。当时你在天上飞,我在地上追,追着追着,我倒了,你跑了——”

  那女子秀眉轻皱,微一凝神思考一翻,却是摇摇头道:“有么?我却是想不起来了。不过你这样貌,我便是见了,怕也想不起来。”

  我靠,老子长得这么帅,连我都记不住,你怎么对得起天地,对得起父母?美女脑子都不好使,看来的确是真理。

  他心里不爽,见了美女在树梢上飘飘欲仙的造型,心里也大是愤愤,恨不得找把弹弓把她打下来。但见她身形窈窕,风姿卓越,又有些痒痒,骚骚一笑道:“记不住也不打紧,今天之后,你怕是想忘也忘不了了。请问这位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今年贵庚啊?你是专门来找我的么?”

  女子点头道:“你若叫林晚荣,那我便是来找你的。”

  林晚荣缓缓走近了两步,笑道:“小弟弟正是林晚荣,请问姐姐,我妻子在哪里?”

  “你妻子?”神仙姐姐皱眉道:“谁是你妻子?”

  林晚荣自怀里取出那信签,在风中轻摆了两下道:“这字条难道不是姐姐你写的——‘欲闻青璇事,城北桦林知。速至!’”

  “此信签正是我所写。”神仙姐姐点头承认。

  “甚好。甚好!”林晚荣拍掌笑道:“那青璇便是我家娘子,我与她苦别多日,此番进京,便是专为寻她而来的。姐姐果然是天仙般救苦救难的人物,助我夫妻团聚,小弟弟感激不尽。来日必定多买些喜糖报答姐姐。”

  神仙姐姐眉头轻皱,摇头道:“青璇何时成了你家娘子?你可不要胡说八道。你与她既无媒证,又无婚姻之命。她与你本无瓜葛,怎可能是你娘子?”

  林晚荣缓缓跺了几步,脸上泛起一个诚实的微笑道:“听姐姐此,定是没有谈过恋爱吧——不要瞪我,即便你是已经结了婚。只凭这一句话,便知你并无恋爱经历。有一句话说的好,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早早晚晚。我与青璇两情相悦,有青松为媒,天地可证,乃是真正地有情之人,早已夫妻恩爱。怎会无瓜葛?我叫她娘子,又怎么有错?”

  那女子微微叹道:“你虽生的好口舌,只是这些话儿。说来全是无用。你与她之事,乃是一段错乱之缘。当不得真,我今日来,便是专为了此事而来,了却你们这些儿女之事。”

  妈的,什么错乱之缘,给你面子,你还真当自己是仙女了,林晚荣怒极反笑道:“请问姐姐,你是青璇何人?”

  “我是她最为亲密的人。”神仙姐姐微笑道:“我的话,她是绝对不会拂逆的。”

  “哈哈哈哈”,林晚荣长长一笑:“那再请问姐姐一句,你说这些话,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青璇的意思?”

  那女子脚下轻点,却是连着穿越几棵树,正立在林晚荣身前地高树上道:“我的意思,便是青璇的意思。”

  妈的,想要我仰望你,做梦去吧,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躺在草地上,拔出一棵枯草叼在口中,与那神仙姐

  姐相对视着。那女子微微一愣,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一笑,对他孩子气的行动却有些赞赏。

  “这位神仙,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信地,我对我老婆有信心,若你想挑拨我们之间的感情,那还是免了吧。有什么事,你叫青璇直接和我说。”

  仙子轻轻一笑道:“你看好了——”她纤细的手指迅疾划出,一缕劲风自林晚荣身边袭过,正中他身后大树,哗啦一声轻响,那高耸入云地桦树便折断成两截了。女子微笑道:“你不怕死么——”

  话音未落,便听轰隆一声巨响,自己脚下的大树急剧颤抖,竟也是摇摇欲坠。仙子脸色大变,脚尖疾点,身如一抹惊艳的飞鸿,连越两棵树梢,才站稳了娇躯。

  “你是用的什么暗器?”仙子芳心震颤,眉头轻皱,好奇的望着他道。这暗器威力巨大,她对这林晚荣又无丝毫防范,更未想到他竟然会有如此厉害地暗器,一时大意间,差点栽在了他手上。

  林晚荣听得心里大喜,青璇果然是我的好老婆,火枪偷偷送我,连这仙子都不知道。他想通了这一层,心里高兴,得意笑道:“姐姐,我很怕死,可是我不相信你不怕死。”

  仙子见他眉飞色舞的模样,心里也觉好笑,微微点头道:“倒是小看你了。不过你这暗器虽厉害,却只能偷袭,眼下我有了提防,你想伤我也甚难了。”

  林晚荣手心里满是冷汗,脸上却是一副冷笑,大剌剌道:“姐姐既然有如此自信,那不妨便来试试看——”

  仙子也不说话,手中却是现出一根银针,竟比她纤细的手指还要长上几分,在夜下泛着阴阴的银光。林晚荣看的心里冷战,妈的,不是吧,比安狐狸精玩的那银针还要长,老子最怕打针了。

  “哇哈哈哈——姐姐,老实说,你是青璇地亲人,我是她老公,我们两个人打打杀杀,只怕青璇知道了伤心。再说了,你是有数的高手,我是手无杀鸡之力的书生,你怎么好意思欺负我呢?传出去会让人笑话地。不如我们今日先罢手,留下个通信地址,来日在青璇面前再好好叙叙友谊,这样岂不对大家都好。”见那银针幽幽,林晚荣额头汗珠隐现,安姐姐打针的场面依稀回荡在眼前。这神仙姐姐也是玩针地,莫非,她就是那安姐姐口中的师姐?

  那女子微微一叹道:“林晚荣,我与你素不相识,今日如此待你,乃是迫不得已,你与青璇的缘分,便如水中明月,镜中美花,是不可能的事。这一针下去,不会伤你性命,却能叫你忘却与青璇之事,你莫要怪我。”

  林晚荣听得大骇,这是什么玩意儿?忘情水?忘记青璇,你***还不如杀了我。

  见那仙子轻轻移动,转眼就到身前,林晚荣猛地伸出大手叫道:“且慢——”

  仙子脚步不停,眼神幽邃,轻道:“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林晚荣咬牙道:“既然你要让我忘记青璇之事,那能不能让我忘却之前弄得更明白一些,我老婆青璇,她到底是什么人?她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大华二公主?”

  那女子望他一眼,不答是,也不答不是,幽幽道:“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箫郎是路人。你与她缘分已尽,自此相见不相识,连烦恼都省却了,问这些事情又有何益。”

  话音一落,她脚下飞快,便如下凡的仙子般飞速跃下,手中银针疾点,一股淡淡幽香传来,便往他颈上挥去。

  妈的,说打就打,还有没有一点高手风范了,当老子是软柿子呢。他也是恼怒之极,大喝一声道:“看枪,左一枪,右一枪,上一枪,下一枪——”

  怦的一声巨响,林晚荣手中火枪爆发,纷飞的弹子如同散落的尘沙般迅疾往外飞去。那神仙姐姐早已注意着他的暗器,闻见声响,心中冷笑,想也未想,便往另一侧偏去。身形方才腾挪,便见一丛黑蓬蓬的蜂针直往自己面前飞来,针尖幽幽,泛着凄光,自上而下,多如牛虻。

  这一着比火枪更难防备,论起武功,神仙姐姐数倍于林晚荣,只是她没想到这人竟然如此狡诈,他身上的火器却是故意暴露,真正的杀着却是这纷飞的暗器。情急之下,纤手疾挥,身上白衣便如一面厚实的板墙,挡在了自己身前。

  这蜂针千千万,神仙姐姐虽是功力骇人,却仍有一枚蜂针落网,正中她纤纤玉指上。这女子轻哼一声,身形一闪,便已疾退了几步,丰满的身躯轻轻颤抖,高挺酥胸微微起伏。

  林晚荣浑身早已湿透,身上没了一丝的力气,心中却是亢奋无比,打倒了,老子打倒了仙子。望着那娇躯急颤的神仙姐姐,他恨不得长笑三声。

  娘的,看你还敢不敢给我打针!这下临到三哥我给你打针了。林晚荣心里郁气得抒,手提火枪,狞笑着向落难的仙子行去……极品家丁_第二百九十八章 中针了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他二人此时相隔数丈,林晚荣将仙子的神色形态都是看在眼中。全\本\神仙姐姐娇躯微微发颤,虽是看不清脸色,但可以想像她的脸颊是多么的苍白。

  望着仙子颤抖不已的酥胸,林晚荣心中说不出的畅快,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淫荡起来,缓缓向那边踱去,笑着道:“姐姐,这一针味道如何?你要给我打针,怎的先让我给扎上了?”

  “卑鄙!”沉默良久,那神仙姐姐才微微摇头,眼中闪过一丝轻蔑道:“你使出这些手段,委实阴险狡诈之极,将你与青璇分开,更是正确之极。”

  她心里也是有些后悔,若是方才施了飞针取他颈后动脉,虽是可能伤及他性命,却总比现在落入他手中好的多。这施针过穴,虽能让人遗失部分记忆,却必须认准后脑几处穴位,若是打在了别处,根本起不了丝毫作用,这也是她谨慎下手的原因。

  妈的,是神仙老子就怕你了,三哥我专搞神仙。林晚荣哈哈长笑,缓缓鼓掌走了几步,脸上闪过丝丝戏谑道:“卑鄙?原来姐姐也知道这个词啊?我还以为这是别人专用来形容我的呢,没想到姐姐也知之甚深,看来我们还是有些共同语的。”

  女子摇头道:“我乃是正大光明相劝与你,便是想让你忘却青璇,却也不曾伤你半分。只是你故意用那火器诱骗于我,又使出毒针伤我于无形,无论哪一点,都说不上光明正大。”

  “好一个光明正大!”林晚荣仰天大笑道:“果然是好的很。这位仙子,你光明正大的约我至此,光明正大的拿武功胁迫我,光明正大的拿针扎我,光明正大的逼迫我夫妻分离。你所作所为,无一不与光明和高尚沾上边——真他妈高尚。可是我呢,武艺没练上几天。在你面前就像一只蚂蚁,你拿针扎我,我得忍着,你拿剑杀我,我得看着。只要我一反抗,甭管是火器还是暗器。那在你眼中就注定是卑鄙。卑鄙这个词用的好,我太她妈喜欢了——”

  他眼角带笑,缓缓向她走去,脸上地神色似笑非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表情。那女子听他一席挖苦,微微一叹道:“若是平常人家女子,我绝不会干涉,只是事涉青璇,我便只能如此了。你埋怨我也是无用。只怪苍天作弄了你。与天下苍生相比,牺牲你一个,却也算不得什么。”

  操。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天下苍生。其实说穿了就是为了你们脸上的那张皮,要让万众敬仰你,崇拜你,宁愿牺牲掉别人的幸福也要装酷到底。他摆摆手不屑道:“仙子姐姐,送你一句话:莫装b,装b遭雷劈!”

  仙子虽不明装b为何意,但见他脸上神情,也能想出几分。所幸她涵养甚好,也不说话,紧咬银牙,缓缓凝气,却觉手指处剧痛无比,浑身似乎都没了力道。她微一摇头,拂面轻纱略微扬起,轻声道:“今日倒着实小看了你,你这针上,用的是什么毒?竟如此霸道。”

  林晚荣目不斜视的盯着她,虽望不见她轻纱后的面容,但他对仙儿有着绝对的信心,这仙子定然中了剧毒。他嘿嘿一声,脸上闪过一丝淫笑道:“不毒不毒,也就是平常我在家里杀杀苍蝇耗子用的,这学名叫做什么来着,哦,对了,叫做奇淫合欢散。咦,这个奇淫合欢散是个什么意思,我一直还没弄明白呢。仙子,你博学多才、学富五车,能不能给小弟弟解释一下?这名字

  听起来,似乎挺有想象力的。”

  那女子望着自己一截手指迅捷发涨变黑,整个纤细手掌缓缓变成乌色,银牙一咬,哼道:“什么奇淫合欢散,休得骗我。这分明是人工调制的剧毒,怕是有几样毒素搭配而成,想来你也制不出来,这暗器定是别人送你的。”

  这仙子还真是有些见识,不过就算她知道了又能怎样,难道她还能自己解毒不成?仙儿送他蜂针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毒药乃是她亲手所配,沾者毙命。如果自己不拿出解药,过不了一时三刻,这位神仙姐姐就会毒发身亡。娘的,她到底是青璇的亲人,要是我毒死了她,青璇那里要怎么交待?可要是放了她,老子心里更是不甘啦。

  他心中为难,脸上却绝不表现出来,将手中的火枪迅速装填了弹yao,对准于她,笑道:“姐姐,既然你看出来了,那我也不瞒你了。这毒药药性剧烈,中者立即丧命,前些时日,我还用它毒死了好多只老鼠——不要瞪我,你的行径,比老鼠好不到哪里去。唉,可惜了一个神仙般美貌地姐姐,就要死在这剧毒之下,实在让我伤心啊。”

  他缓步慢行,仔细观察那女子的动静,见她晶莹的玉臂渐渐升起一条乌线,知道那毒性已经发作,心里却是彷徨不止,救不救她呢,青璇我的好老婆,你可真是给我出了道难题啊。

  那神仙姐姐虽然貌似平静,只是微微颤抖的身躯却出卖了她。林晚荣小心翼翼靠近,笑道:“姐姐,你怎么不说话了?方才你不是挺威风的么——”[天堂之吻手打]

  他忽然伸出手掌,迅速伸到她面前,一下扯掉她脸上的纱巾。那女子面色煞白,却是动也不能动。这女子看不出真实年纪,琼鼻杏眼,肌肤胜雪,鲜艳的红唇一张一兮,长长的睫毛不断抖动,眉如远山含雪,身如弱柳扶风,虽是急怒之中,却是酥胸隆臀急剧微颤,着实美极,艳极。

  这便是那日见着的神仙姐姐么?果然是绝色!望着这如仙般俏丽的面容、成熟丰满的娇躯,林晚荣也不由得愣了愣,娘地。真是美的不像话,都可以和老子的青璇媲美了。

  “你,你要做什么?”仙子又羞又怒,手中银针动了动,娇斥道。她容颜绝丽,气质脱俗,叱责之下。自有一股非同寻常的气质。

  “姐姐,你生得可真好看。”林晚荣嘻嘻一笑道:“我摸一下,你不介意吧——你介意我也当作看不到哦。”

  手摸仙女的机会可不多见,他是说到做到,面纱尚在手中,大手却又是一伸。正触到那滑如凝脂的脸蛋,一阵牛奶般顺滑、柔软地感觉顺着指尖传来,虽只轻轻一触,感觉却是美不胜收,如同掉进了牛奶堆里。要是能亲上一下,那还不爽死。

  神仙姐姐纵横叱咤多年,谁人见了她不是毕恭毕敬,便连多看一眼也会感觉亵渎了天颜,今日却不仅被他扯下了面纱,更是被他摸了脸蛋,悲愤之下,一口鲜血喷出,娇斥道:“你这淫贼,敢亵渎于我,我便让你永世不得好死!”

  我靠,流血了都不怕,真是厉害,林晚荣见如此情形之下,这仙子姐姐都是能不能动,看来这剧毒确实有效,心里顿时放心了许多,哈哈一笑道:“不要骂,不要骂,姐姐误会了,我不是淫贼。这几下都是很上乘的按摩手法,一般人我是会、不会轻易使的。从姐姐你的反应就能看出来,真的很有效——有效的你都以为我是淫贼了。”

  那仙子见他面色似乎平静了许多,也不再动手动脚,刚要开口,却见他脸色一板道:“这位仙子,玩笑也开得差不多了。下面的话你可不要以为我是说笑。”

  他再往那女子望去之时,眼中已无丝毫淫亵之色,声音洪亮了许多:“我与青璇是生死不渝的夫妻,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也不能将我们分开。你虽是青璇的亲人,但若阻拦我与她夫妻团聚,那便是我的敌人。我林晚荣对敌人,从来就只有一个手段——即便你是天上的仙女,老子也不多看一眼——”

  他微微退了几步,手中火枪正对了那女子,脸上浮现一丝神秘的笑意道:“神仙姐姐,不要以为我不会杀人。我数三声,你告诉我青璇在哪里——哦,当然,你可以选择咬牙自尽,这个选择很牛逼,当然我也有很牛逼的应对办法。嘿嘿,这么美丽的仙子,若是悬尸于城门之上,也不知道会引起什么轰动呢,真的很期待啊。”

  仙子咬了咬牙,没有说话。

  “三——”

  无动静。

  “二——”

  依然不见动静。妈妈的,你当真以为老子不敢动手啊,他冷哼一声,脸上闪过一丝残酷,手指勾上扳机——

  “林三,林三,你在哪里——”一声凄厉的叫喊划破夜空,传入林晚荣地耳膜,一个女子飞快的从远处奔来。

  “大小姐!”林晚荣一惊,她怎么来了?旋即想起,自己在这里打了两枪,她要是真的跟在自己身后的话,这两声巨响,肯定是要把她吸引过来的。

  “林三——”萧玉若已经望见他,泪水一下子模糊了眼眶,飞一般的向此处冲来。这林中尽是坡地,时高时低,大小姐跑得甚急,却是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大小姐——”林晚荣惊呼一声,目光却是往那女子处望去,只见她脸色冰冷,似是什么也没看见。

  他心里安定了一些,大小姐早已顽强的爬了起来,小跑几步,方要冲到他身边,陡然瞧见他身后的情形,一声凄惨娇呼道:“小心——”

  那女子忍辱负重,凝聚了最后一丝力气,趁着林晚荣分神之际,纤手一扬,一枚银针便如离弓之箭,飞快的向他射来。

  萧玉若眼中射出一缕水般柔情,猛地扑到他身前,偏过半身用自己身体护卫住他,一层蒙蒙水雾在眼中浮起,轻道:“林三,你要记得想我,不然,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大小姐叫喊的同时,林晚荣已经意识到坏事了,本来一件胜券在握的事,竟被大小姐意外的破坏了,妈的,老子真是倒霉透了。只是见了玉若舍身护卫自己,他眼前忽然浮起金陵萧宅中,玉霜拼死为自己挡住陆中平那一剑的情形。无端的鼻子一酸,他身形急转,将大小姐拥入怀中,二人同时跳起,他也不朝身后看去,头也不回,砰的一声,火枪便向身后射去。

  一声巨响中,神仙姐姐身后的大树轰然倒塌,大小姐在下,林晚荣在上,二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林晚荣龇牙咧嘴,额头上汗珠滚滚,屁股上一阵剧痛,那银针没入了半截。

  青璇的身影却不断的在他眼前闪现。完了,完了,老子中针了,还是中的屁股。青璇,难道我真的要忘了你么?妈的,打针也能失忆,老天太他妈不公平了。

  “林三,林三,你怎么样了?”见林晚荣的惨状,大小姐脸色煞白,也顾不得身上疼痛,将他拥在怀里急切道。

  林晚荣脸色发白,头脑迷迷糊糊,想起相忘之事,也不知是疼痛还是惧怕,身上顿觉寒冷,凄然望了萧玉若一眼道:“大小姐,你抱紧我一点,我怕我要把你忘了。”

  大小姐泪珠簌簌落下道:“你说的哪里话,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忘记我的。”

  林晚荣叹口气道:“晚了,我挨了那娘们一针,不仅是你,就连青璇、玉霜、凝儿、巧巧、仙儿、安姐姐、萧夫人,这几个人的名字怕是也想不起了。”

  他越说越觉得不对劲,脸上却是惊骇起来。妈的,照理说,我中了这一针,应该想不起这些人才对,怎么他们的名字我却记得清清楚楚,连夫人都想到了,哪里是忘了,分明是记得更清晰了。

  有此一想,他屁股上也不觉疼痛了,一咕噜自大小姐怀里站起来,向神仙姐姐立身处望去。只见那里断树残枝,空空如也,连个鬼影子都找不到了。

  *************

  下班的时候,赶上南京暴雨,在路上堵了近两个小时。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湿的,这一章来晚了点,向兄弟们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