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二百九十章落水-至-第二百九十二章来访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二百九十章 落水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不知何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走在大街上,天色阴暗,初春的寒风刺骨,冻得脸颊生疼。全\本\无数的人家点燃了***,在小雨里似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便似水中花朵,似明似暗,看不真切。几张撑起的油纸伞,缓缓行进着,看不清人的面孔,只见那聚成的伞花如一片云般,在暗中前行。

  林晚荣站在这阴冷的街上,放眼四顾,却是满眼水雾茫茫,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找寻萧玉若的踪迹。

  这样的寻找经历也有过一次。上次在杭州,大小姐为寻那姻缘签的破解之法,在灵隐寺中静候一整天,虔诚之心无人可比,却也正是因此陷入了死胡同。幸亏林晚荣灵活应变,妙语解了那签迷,大小姐才放开了心思。如今再回想那姻缘签,却似乎是专门为自己二人所写,那些或隐或藏的签语竟然都成了现实,莫非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林晚荣感慨了一阵,心里却更是担忧,与大小姐这么久相处下来,对她的性子也是知之甚深了。这丫头好强而果敢,绝不轻易低头。这一次她愤而离开,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京城中,伤心失望之下,谁也不敢保证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若是大小姐真出了什么事,我哪里还有脸去见玉霜和萧夫人?

  他想了一下,心思却又转到了安碧如身上,这骚狐狸,就是专门为了惹事而来的——进来干坏事,连门也不给关上,这不是摆明了让大小姐逮吗?妈的,要不是看在你是仙儿师傅的面子,我早就一枪把你毙了。

  “大叔,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这么高、穿着一身藕合裙的、长得很漂亮的小姐,从这里经过?哦,那小姐看起来和我很般配的——”他四周瞅了一眼,确实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而去。便病急乱投医,拉住旁边经过的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问道。

  “神经病!和你般配的,前面窑子里多的是!”老头看他一眼,不屑地说道。

  奶奶地,京城的人都这么拽啊,望着远去的大叔,他鄙夷的竖起了中指,又接连问了几个人,不是答不知便是遭白眼。

  说也奇怪,平时与大小姐嘻嘻哈哈、打打闹闹,闹别扭的时候多,今日她这一出走,自己心里却觉得少了些什么。妈的,我这是男人的通病——贱!

  雨势还没有止住的倾向,空气越来越寒冷,想想自己在附近打听个人都遭遇这么多冷眼,大小姐一个孤单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在这夜里独自行走。又是心伤之下,要是遭了歹人那还怎么得了?

  “大小姐,萧玉若,你在哪里——”他心焦之下,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双手合在嘴边,不顾众人诧异的神色,边走边大声呼喊起来。

  一条街走下来,嗓子都哑了,却见行人渐少,四处空空荡荡,哪里能看见大小姐的影子?[天堂之吻手打]

  他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心里焦急顿时又多了一分。这条路是通往京华学院的,大小姐在京中举目无亲,又没去过几个地方,唯一能说的上话的,就是在这学院里的二小姐了。别无他法之下,只有死马当作活马医,赶往京华学院去看看了。再说了,学院里还有胡不归、杜修元他们,大不了叫这几位弟兄帮忙,调动他们手下的数万兵马,把这京城翻个底朝天,直到找到大小姐为止。

  这条路不久前才走过一道,未曾想这么快便折返回来了,他心里苦笑,见烟波湖上雾雨蒙蒙,不见人影,便也不多耽搁,正要从学院大门进去,却听湖边传来一阵响声,似是物体落水的声音。

  他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往那边瞅去,在远处点点的灯光照耀下,看清那场景,他却顿时心神俱裂。

  只见那靠近岸边的水面上,一层波纹正渐渐散去,水面上却漂浮着一个女子的长发,正随着那波浪起伏。

  “大小姐——”他大叫一声,只觉得心中似乎撕裂了一般,目中含泪冲到湖边,连衣服也未脱掉,硬生生的一扑,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冰冷的湖水刺得他肌肤生疼,他心里却比湖水更凉,边向那处游去,边大声道:“大小姐,大小姐,你在哪里,你不能死啊——”

  他本就是水下绞龙,这一焦急之下,游的更快,三两下便冲到那长发处,一伸手,便往那水下掳去。方一下手便觉不对,水下空空荡荡,哪里有大小姐的身影。他急忙扯起那一簇长发,入手甚轻,细细辨别,竟是一汪蓬乱的线团。

  他发愣了半晌,一阵寒风吹来,才觉浑身湿漉漉的,冰凉透骨。妈的,这是谁啊,三更半夜,闲着没事丢线团玩?他心里愤恨,却又有些悲伤,喃喃念道:“傻丫头,你在哪里呢?”

  正要游回岸边,他心里忽然一动,不对啊,这分明是有人绑了石头将线团扔进水里,怎么周围却看不见人呢?这是谁干的?

  他狠狠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双手在水中拨拉几下,划了几步,大声道:“大小姐,我知道你在这里,你快出来吧,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你快出来——”

  他连喊了几声,岸边的树林中安静之极,只闻小雨稀稀拉拉滴落在树叶的声音,却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妈的,这事闹的,冤枉死我了,叫我到哪里去寻大小姐呢?他失望的摇摇头,向岸边游去。刚靠近岸边,尚未起身,却见旁边冲出一个娇俏的身影,手里持着一截干枯的树枚,往他头上砸来,哭着道:“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个欺负人的坏东西——”

  这一截树枝打在头上生疼,只是听到这声音,他却恍如听到了仙乐般,心里乐开了花,对这点小疼痛浑不在乎,欣喜道“大小姐,原来你真的在这里。”

  萧玉若听他说话,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狠狠的将他推下水去,哭泣着道:“你下去,你下去,我不要见你,我恨死你了,——”

  见她情绪激动,,林晚荣心里有愧,也不多说,哗啦哗啦游的远远的,浮在水中间道:“大小姐,我在这里和你说话,行不行?”

  大小姐捂住小嘴,泪如雨下,却是哭泣的弯下腰来蹲在地上,哪里还能与他说话。

  想起从前的零零总总,从初次相遇她要杖责自己,到后来的内衣研制、香水制作,在白莲教中的生死相随,苏堤之畔的妙解姻缘,送他从军时的细语软慰,经历的一切,便如过电影一般在林晚荣脑海里浮现——这丫头对我真的不错啊!

  他叹了口气,平日的伶牙俐齿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见萧玉若哭得悲痛,也

  不知道该从哪里安慰才好:”大小姐,你别哭了,我,我有点冷。”

  萧玉若忆起与他相识以来的种种经历,只觉得自己便似中了魔咒般,一步步踏入陷阱无法自拔,听见他开口说话,想要笑却又不知不觉凄泣出声道:“冻死你才好,我也不想活了——”

  林晚荣惨道:“不用冻死这么麻烦,我这就死上一回。”

  他话说完,便如一块捆绑的石头般,渐渐的没入水里。下巴,鼻梁,额头一样样的消失不见,直到连最后一丝头发也看不见了。

  “那你就去死!”大小姐愤恨的捡起一块小石头,扔进湖里,砸出一个水花,与林三消失的那水花缓缓重叠在一起,渐渐消逝。

  萧玉若看他不见了人影,也懒得去管,嘤嘤哭泣了两声,委屈似乎少了些,心情稍微平复,顿觉情形有些不对了。

  细雨洒在湖面上,湖水平静的便如一面镜子,连一个水花都泛不起,那林三的身影却如这润物的春雨一般,落入水中,便不见了。

  大小姐心里慌了一慌,想起他平时的作为,今日似乎有些不一样了,莫非是自己那几句话真的让他伤心了,他才——

  大小姐不敢想下去了,停住哭泣,嗓音微颤道:“喂——”

  湖面平静,听不见一丝响动,她这一声便如春雨般轻柔,却又清晰的落回她自己耳中,竟无丝毫杂音。

  “喂,你在哪里——”她心里慌乱一阵,声音加大了些,娇声喊道。湖中安安静静,细雨的沙沙声落在她耳中,如此真切。

  眼见着时间越来越长,她顿时慌了神,急忙大声道:“林三,林三,你在哪里,你要不出来,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你快出来!”

  水面一片死寂,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她脸色顿时一片煞白,鲜艳的红唇微微颤抖,泪珠簌簌落下,泣道:“林三,你这个笨蛋,你这个笨蛋,我恨死你了,你死了,我也不活了——”

  她语一毕,双眼一闭,便从岸边向湖中跳了下去。极品家丁_第二百九十一章 甜蜜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哗啦”一阵轻响,水中窜出一个矫健的身影,却正好接住她下落的身形,将她抱入了怀中。。 5。 \\

  大小姐吓的啊地尖叫一声,只觉身体落入了一个湿漉漉的怀抱,那胸膛却是滚烫的。

  林晚荣抱住她走到岸边,嘻嘻笑道:“大小姐,我下去捉鱼儿去了,你这是要做什么?”

  大小姐呆呆愣了半晌,忽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拳头重重砸在他胸膛上道:“你这坏蛋,你这该死的人,我恨你,恨你,我叫你吓唬我,我不想活了,呜——”

  林晚荣将她抱紧靠在树干上,轻轻道:“大小姐,你看着我——”

  萧玉若抬头瞥他一眼,见他眼神炯炯望着自己,眼中闪着炙热的火焰,也不知怎的,心中一颤,急急道:“看你做什么!我就不看!你,你要做什么——”

  望着那渐渐逼近自己的脸颊,大小姐浑身急剧颤抖,心脏加速跳动,虽是被他湿漉漉地搂在怀里,身上却是阵阵地发热:“你,不要——”

  一张火热的大嘴覆盖在她樱桃小口上,双唇相触带着湖水的清凉感觉,却让她头脑中轰的一阵轻响,心脏都跳了出来,知觉顿时失去了几分。

  你——呜——坏蛋——”大小姐泪珠儿簌簌滴落下来,拼命地一阵挣扎,想要逃脱开去,却被他铁钳似的双臂紧紧环住,一下也动弹不得。

  感觉他身上的湿衣紧紧贴住白己娇躯,她浑身阵阵滚烫,想起与他的种种故事,大小姐心里一软,泪水流地更快,却紧紧搂住了他的腰肢,再也不肯松开。

  品尝着那娇美的香醇,林晚荣也不去想其他事情,,将怀中这柔弱的女子紧紧抱起。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虽是冬天,两个人却像两团燃烧的火般融化在一起。

  感觉到怀中玉人吻技的生疏,林晚荣伸出大舌,引导她火红的小舌与自己纠缠在一起,品尝她小口里芬芳的香津。泪珠沾满了两人的脸颊,萧玉若再也回不到冰冷时刻,心似在云中飘飘荡荡。时起时落,悲喜交加。她羞涩而又生疏地回应着他的吻,一种前所未有的甜蜜感觉充盈心头,虽是浑身尽湿,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直希望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这一个法国湿吻终以林晚荣的全胜而告终。在他无休无尽地索取下,别说是大小姐这样的弱女子,便是安姐姐那样的媚狐狸也抵挡不住。

  缓缓而又恋恋不舍的离开大小姐那娇嫩的红唇,林晚荣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道:“香甜可口,大小姐,以后这美味被我包了。”

  萧玉若羞得脸色通红,埋在他怀里不敢抬起头来,狠狠打他一下道:“你这死人,生下来便是来欺负我的,我恨你!”

  “唉,没有爱,哪来的恨,大小姐这是爱之深,才有恨之切啊,我深深理解。”林晚荣正色道。

  大小姐心中又甜又苦,想起今晚在他房中看到他与那个狐媚的女人温存的场景,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泪珠儿又落下道:“你占了便宜,却又来与我说些风凉话,你与那女人相好时,也不知说了多少好话哄骗,如今又拿这些来哄我。”[天堂之吻手打]

  靠,敢情这丫头还没忘记那码子事啊,林晚荣知道大小姐脾气倔强,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触她霉头,便打了个哈哈道:“大小姐,你切莫误会了,我与那位姐姐是清白的。我们只是在巧合情况下,发生了一些碰巧的事情,赶巧你又看到了而已,其实那只是巧合中的巧合,我与她之间什么事情也未发生过。真的,我以我的名誉保证,我与安姐姐并发生苟且之事,我的名誉,你总可以相信的吧。”

  大小姐哼了一声,在他胳膊上狠狠扭了一把道:“你说的轻巧,当我是瞎子么?你与她搂搂抱抱,乃是我亲眼所见,那便是你所谓的清白?若照你这样说来,我们二人此刻便是清白得很了。”

  汗,这丫头不愧为做生意的,举一反三,一下子就找出了症结所在。林晚荣叹了声道:“唉,我早说过了这是个误会。你也不想想,我要真与她做些苟且之事,会连门都不栓上,专门让你来捉么?我每次都很谨慎的——哦,不是,这种事我一直都是反对的,非常反对。”

  大小姐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你处处沾花惹草,才有巧巧和玉霜还不够,还要招惹多少女子才是?”

  &

  nbsp; “唉,”林晚荣轻叹道:“不瞒你说,大小姐,博爱一直是我最大的缺点,我正在努力的修正这个缺点,争取让它少博一点。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要是不博的话,恐怕永远不会明白大小姐的心思。唉,缺少了大小姐的相伴,人生将是一个多么大的遗憾啊!”

  萧玉若被他的糖衣炮弹击中,脸色羞红,轻道:“油嘴滑舌,懒得理你。”

  林晚荣暗中捏了捏拳头,擦擦额头的冷汗,不容易啊,话题转移了,多云转睛了。这丫头和玉霜不一样,有主见,有强权,不会随意迁就人,能搞定她,我也不容易啊。

  他望见那被丢在一旁的线团,今晚能顺利找回大小姐,这玩意儿居功至伟,他捡起那线团笑道:“大小姐,这线团是你丢下湖的么?

  萧玉若小脸羞红,急急抢过道:“不是我丢的。”

  林晚荣奇道:“不是你丢的?那莫非便是月老故意丢给我,让我寻着你的?大小姐,我们拜上一拜吧,谢谢月老公公。”

  听他说活,萧玉若想起在灵隐寺时,自己与他稀里糊涂的一拜,顿时面颊生晕,羞涩道:“谁与你拜了,要拜你便一个人拜!”

  林晚荣却是真的跪在地上磕头,大小姐想起那夜他放飞红线灯的情形,顿时心生柔情,挨在他旁边也跪了下来。

  萧玉若今夜是又悲又喜,又适逢淋雨,衣衫打湿,心里却是水一般的柔情。林晚荣是先受惊吓,又遇惊喜,还下湖洗了个冷水澡,这一番折腾下来,也是有些困顿了。

  问起大小姐如何到了这里的,萧玉若眼眶微红,鼻子发酸,望着他道:“还不是你这死人作怪,与那狐狸精做一场好戏气我?人家出了门来,却连方向都辨不请,天色黝黑,又正逢下雨,饥寒交迫,也不知该往哪里去。想起玉霜在这里,便想过来与她说说话。只是走到门前,却不知该与她说些什么。难道说你看上了别的狐媚子,要抛弃我们——”

  说到这里,她脸孔微红,不满的看了他一眼。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林晚荣这才明了,他急忙道:“你们都是我的心,都是我的肝儿,都是我的四分之三儿,我怎么舍得抛弃你们呢。”

  这样肉麻到极点的话,哪里是骄傲而又羞涩的大小姐承受得了的,她双颊飞霞,水汪汪的美目看他一眼,略微低下头去,风情万种地道:“讨厌,难听死了,再说几遍就不准说了,你可记住了!”

  汗,说一遍我就受不了了,还能说多少遍?女人果然是最心口不一的动物。他呵呵一笑没有说话。大小姐忽然幽幽道:“林三,我们这样,是不是对不起玉霜?我总觉得抢了她的东西,太对不住她!”

  “这怎么能比呢?”林晚荣义正严词的道:“我又不是东西,啊,呸,呸,我又不能和东西相比。你应该这样想,好的东西,就应该与大家分享,就好比一件非常好的玩具,二小姐喜欢玩,你也喜欢玩,干脆大家一起玩,三个人一起玩,不妨碍你,也不妨碍她,这不就行了?”

  “什么三个人一起玩?胡说入道!”大小姐红晕上脸,轻啐道。

  “唉,二小姐一定能够理解你的苦衷的,就像你能理解她一样。以后你不离开她,她也不离开你,你们都不离开我,咱们三情相悦,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林三充满憧憬的道。

  大小姐又在他胳膊上扭了一下,嗔道:“你想的倒美,娘亲那一关,我看你如何通过?”

  哇哈哈哈,林晚荣嚣张一笑道:“大小姐,这世界上还有我林三过不去的河么?你就等好消息息吧!”

  萧玉若看他一眼,忽然羞涩道:“林三,以后,你不要叫我大小姐了。”

  林晚荣惊道:“不叫大小姐?难道要叫心肝宝贝?这主意不错。”

  大小姐急急打他一下,脸红嗔道:“喊什么心肝——吓死个人了,你就不能称呼别的?我那闺名你又不是不知道?”

  唉,还是喊大小姐好啊,不仅刺激,还有成就感,他微微一笑道:“这样吧,人前我就叫你大小姐,没有人的时候么,我就叫你玉若心肝,怎么样?”

  “疯疯语,懒得与你说话。”大小姐羞得急急遁走,林晚荣哈哈一笑道:“女菩萨,前面有妖怪,贫僧来与你引路!”极品家丁_第二百九十二章 来访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两个人嬉闹一阵,却是前所未有的解脱与开心,大小姐心愿得偿,便任由他拉着小手往回走去,反正眼下天黑风高,谁也看不清。全 本 看着大小姐甜美的笑容,林晚荣无奈感叹,老子这情场还要历练啊,如果错过了玉若,那真的是终身遗憾。

  回到府里的时候,宋嫂等人正在焦急等待,大小姐脸孔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好在众人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何况哪有当下人的责怪主子这回事情,这件事情便被轻轻松松掩盖过去了。

  宋嫂见大小姐浑身衣衫半湿,心疼的道:“大小姐快去沐浴更衣,外面天寒,可别染了风寒。”

  大小姐嗯了一声,望了林三一眼,轻道:“你也快去洗洗。”

  “同洗——”趁众人不备,林晚荣比了个口型,大小姐微恼的嗔他一眼,脸带红晕地速速去了。

  同洗当然只能是个笑话,大小姐屋里有丫鬟伺侯,他总不能进去把她们主仆都办了吧。大小姐心情刚复,他自然要暂时收敛几天,不能让她再落下话柄。

  接下来的两天,林晚荣果然收起了狼尾巴,每日与大小姐准备些赏花会的事情,出出主意,说说笑话,顺便搂搂亲亲,一时过的不亦乐乎。安碧如自那夜闹出一段旖旎之后,便再未出现过,林晚荣担心仙儿,但再想想她们师徒亲密的关系,就不再忧心了。

  日子虽快活,他心里却越来越多的思念巧巧,还有那远在济宁的洛才女,青璇的事情自然就成了他的心病,像一块石头般压在了他心上。青璇若真是大华的公主,要想见她,就只有去皇宫里。可是要如何才能进宫呢?

  想起与青璇分别时说过的笑话,若是找不到她,便在京中到处张贴她的画像,虽是说笑一下,却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他趁着闲暇功夫,回忆青璇的样子,笔落丹青,将这日夜思念的女子,栩栩如生地刻于纸上。

  这日上午,诸事准备地差不多了。大小姐便命宋嫂将近期的账本取出誊写核对一遍,再由大小姐亲自核算收入。

  萧玉若这

  几天与他耳鬓厮磨,亲亲摸摸,早已情深似海,见他呵欠连天的样子,想想他这几天像是改了性子般勤勤恳恳,又知道他不喜欢拿笔干活,便柔声道:“你不是要去拜访徐先生么?等忙过了今日,明日我们便去徐府拜访一番。说起来,到京中这些天来竟没有去看看徐先生,实在失礼之至。”

  林晚荣点点头,见玉若这样为自己着想,他也不好意思到处闲逛了,便凑到大小姐身边看她记账。只见大小姐秀腕微抬,小楷如风,正在将那账目一点点的记上,然后核算。不看不知道,看了几眼,林晚荣眉头便皱了起来。

  原来店铺记账都是用的“筹码”,不仅计数麻烦,运算就更为复杂。见萧玉若新嫩的小手不断地抄写誊算,林晚荣忍不住摇头,这样算下去,要到何年何月啊,别的不说,就是大小姐的小手这样折磨下去,那也绝对受不了啊!

  他叹了口气道:“大小姐,你们便是这样计算的么?”

  萧玉若妩媚嗔道:“是啊,自祖宗以来,便一直是这样计算下来的,有什么不对么?你这人,就喜欢大惊小怪。”

  林晚荣提笔在纸上写了一个歪歪扭扭的:“o”字,问道:“这个数字,大小姐,你认识么?”

  玉若摇头道:“这是什么?怎地如此奇怪!”

  林晚荣扔笔一叹,看来阿拉伯数字还没有传过来啊。他前世拥有丰富的数学知识,自然知道阿拉伯数字是在14世纪左右传入中华的,可是由于“筹码”计数的存在,阿拉伯数字一直没有得到及时的推广运用,直到五百年后,阿拉伯数字才开始在中华推广,比欧洲整整晚了六百年。

  妈的,六百年啊,就是在这六百年里,中华科技远远的落后了欧洲,会不会跟这计数计算方法有关呢?这可是基础啊!

  他来来回回的踱了几步,却是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毫无疑问,阿拉伯数字和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各种运算法则,使用起来更加简练有效,这对整个社会科技的进步是不而喻的。

  他猛地一拍手,干,老子就搞搞这阿拉伯数字了,又简单又有效,这些基础科学,比那些凭空飞来的什么造火药造大炮的技术要有用多了。相信凭着大华人的聪明智慧,有了这简单有效的计算方法,赶超欧洲并非美梦。

  他越想越兴奋,夺过萧玉若手中的笔,微笑道:“大小姐,你先别忙了,我教你一种简单有效的计数方法,保证比你这个实惠多了。”

  他提笔写下了十个阿拉伯数字和四个运算符号,将其中意义一一解释给大小姐听,萧玉若是做生意的,对这数字天生敏感,听了一会儿顿时来了兴趣,笑道:“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听着似乎真是简单了不少。”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天机不可泄露,不过如果你答应让我亲一下,我就算泄露了也无妨。”

  萧玉若瞥他一眼,羞道:“与你说上几句话,就又没个正经了。你若想亲,便找那姓安的狐媚子去。”

  汗,这丫头记仇上瘾了,他脸皮早已不是一般的厚实,嘿嘿笑了两声正要霸王硬上弓,却见环儿小脸红扑扑的跑进来道:“大小姐,三哥,户部尚书徐渭大人携夫人和小姐来访。”

  我靠,正想着去拜访老徐,没想到这老头子竟然先来了,还带了夫人和小姐。夫人是苏卿怜,那小姐不就是徐芷晴?这小妞不是拜访我来的吧,老子现在可正在禁欲期,想要实践昔日的诺有难度啊。

  他正愁眉苦脸地想道,那边大小姐早已欣喜地道:“快快有请!”

  说话间,门外已传来一阵朗笑道:“萧大小姐,林小兄弟,老朽不请自来,两位可莫要见怪啊。”门外依次走进三人,领头的面容清瘦,精神矍铄,正是天下第一学士徐渭。他旁边跟着的便是白发红颜的杭州名伶苏卿怜,后面却是那见识非凡的徐芷晴小姐。

  大小姐早已起身迎上前去,恭敬行礼道:“小女子萧玉若拜见徐大人、夫人和小姐。”

  徐渭哈哈笑着扶起她道:“大小姐怎么恁地客气了,昔日在金陵,老朽还承蒙郭小姐照顾呢。”

  苏卿怜昔日在杭州便是因这二人做媒,心里自然感激,也笑道:“相公说的极是,我与相公能有今日,皆是林公子和大小姐所赐,卿怜没齿难忘。”

  徐芷晴拉住萧玉若道:“这位就是萧家妹妹么?果然生得美丽端庄,仪表万千,我早就想与妹妹叙些话,只是今日才得了空闲,还望妹妹莫要怪罪。”

  大小姐急忙道:“姐姐说的哪里话来。玉若初到京城,本该先当拜访徐大人和姐姐才是,只是近日事务繁忙无暇得空,正准备明日过府拜访,没想到叫徐大人抢先了,我这做晚辈的实在惭愧得紧。”

  林晚荣听他们文绉绉地掉书袋子,老大的不习惯,笑嘻嘻地抱拳道:“徐先生,好久不见了,你好吗?苏姐姐,你好吗?徐小姐,你也好啊!”

  徐芷晴似是没听到他的话般,继续与萧玉若说话,她自进屋之后,便未曾看过林晚荣一眼,惹得林某人心里一阵发骚,妈的,那日的手枪算是白打了,浪费弹yao。

  这两个女子,徐芷晴年纪大上个五六岁,皆是美丽聪明的人儿,说了几句话便姐姐妹妹亲亲热热地叫上了。林晚荣听得摇头,女人的情谊果然来的便宜。

  他转头看了苏卿怜一眼,笑道:“苏姐姐,几日不见,你却越发得年轻美丽了,想来定是徐大人滋润灌溉的功劳,我这里恭喜二位了,那谢媒酒什么时候请我喝啊?哈哈!”

  他是徐苏二人的大媒,又如此相熟,开些玩笑自是无妨,倒叫那边叙话的两位小姐听得面红耳赤,暗骂无耻。

  苏卿怜是红尘里打过滚的人,听他说话半荤半素,忍不住脸泛红晕,娇羞道:“林公子休要取笑我了。卿怜能有今日,皆是公子所赐,今日便是特地前来谢媒的。”

  徐渭在旁边抚须微笑,附和道:“正是如此。林小兄可是我们的大恩人那!”

  徐老头的气色比金陵之时好了不少啊,看来苏姐姐也是个养人的妙人儿,他龌龊地笑了两声,拉住徐渭悄悄道:“徐先生,那谢媒酒晚些再吃也无妨,倒是有一件事要请你帮忙。”

  徐渭奇道:“能叫林小兄开口相求,这倒难得,你快说来听听,只要徐某能够办到,定当从命。”

  林晚荣嘿嘿一笑,咬牙道:“我要进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