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二百八十四章奇女-至-第二百八十六章我老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二百八十四章 奇女子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哇哈哈哈——”他笑了三声,整理了一下思绪,只听这一句话,便已知对面这小妞是谁了。、qВ五. 破庙之外竟能相逢,也不知是幸运还是点背。他连笑了几声才道:“这位小姐,我们素不相识,说这种话不太适合吧,我开不了口唉,你还是找有缘人说去吧。在下还有急事在身,不便久留,告辞告辞。”

  话一说完,他转身抹了把冷汗,急匆匆向外行去,不肯多待一秒。

  那徐小姐叹口气道:“说与不说已无两样了。我原本不想做些无聊之事,只是没想到那般轻狂与我说话的,竟是金陵萧家的人,着实让我好生失望。”

  汗,老子这次算是给萧家抹了黑了,这事还真他妈邪气了。他停住脚步,转身望着徐小姐,嘻嘻笑道:“真要说么?那好吧——追上你,然后甩了你,这是我的目标!”

  叶公子脸色一变,大喝道:“大胆,你这厮好生无礼,竟敢如此亵渎徐小姐,实在该死。”

  林晚荣双手一摊,无辜说道:“这位公子,你也听到了,不是我愿意说的,是徐小姐让我重复一遍,我照做而已。请问哪里错了么?”

  姓叶的公子做声不得,徐小姐微微一笑道:“有些急智!倒也不算差劲到家了!请问这位三公子,萧家小姐现在也到了京里么?我幼年时期蒙萧夫人照顾,又闻父亲大人提起大小姐之名,但一直无缘相见。若她在京中,我倒很想与她见上一见。”她点出三公子,便是自认了昨日卧佛寺里避雨的女子就是她了。

  事都到这个份上了。林晚荣光脚的也不怕穿鞋地了,点头道:“谢徐小姐关怀了。我家两位小姐都已到了京中,徐小姐的心意我一定转达到。但不知徐小姐令尊是——”

  “家父也只是一个普通读书人而已,不提也罢。”徐小姐淡然道:“说起来,萧夫人离开京城时,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童,没想到转眼之间便是二十年过去了,不知她老人家可还安好?”

  老人家?那么年轻美丽地萧夫人在这徐小姐口中竟然成了老人家,实在该打。林晚荣瞥了徐小姐一眼。

  之前他只注意了这徐小姐的面容,此时再留意她的打扮。见她一身淡蓝色衣衫极为得体,身形婀娜,脸色淡定,那头上发髻却已高高盘起,用一只玉簪随意簪了起来,朴实大方。

  这位徐小姐难道已经结婚了?林晚荣心里愣了一下,想起昨日庙外询问她有否成亲,她没有说话,今日见了这发髻。心里更是疑惑。不过这女子落落大方,听她口中说法,似是已过双十年华,成亲了也没什么奇怪的。

  唯一叫人不解的是,这位叶公子整日围绕在一个成亲的女子身边,难道不怕闲话?从这位徐小姐昨日行来看。她对自己的名声还是很看重的。“追上你,再甩了你”,想起昨日的豪壮语。林晚荣无奈摇头,出师不利啊!

  “夫人美丽不减当年。过地也甚是快活,谢小姐关怀了。”林晚荣压制了心里的疑问,答道。

  徐小姐点点头,与叶公子向前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什么似地,回头问道:“这位三公子,你既是萧家的人。那正月十五赏灯之时,在‘云来仙境’观灯猜谜的莫非就是你?”

  “观灯猜谜?哦,你说他啊,他姓林,长得英俊潇洒,才气逼人,比这位叶公子还要帅上十倍!”林晚荣笑着道。

  徐小姐微笑道:“我那几个灯谜出的简单,原想是让学院的诸位猜上的,也好平平他们的怨,没想到却被萧家的家人拨了头筹,倒有些叫人意外了。”

  简单?你这小妞故意气我是不是?这姓徐的丫头到底是什么来头,手里持有改进过地连环驽,又与洛凝相熟,还认识萧夫人,她到底是做什么的?

  叶公子笑着道:“你写那几个谜语的时候,我也在场,心中还在疑惑为小姐今年出的谜为何如此简单,却没想到原来是为了照应学院中的兄弟姐妹。小姐心思玲珑,叶某自认不及。”

  无语了!这俩人是合伙起来打击我的吧。徐小姐继续前行,经过林晚荣身边地时候,忽然淡淡道:“三公子,做人有信心是好的,但是莫要过于轻狂,似昨日那般行,小女子希望永远不要再听到!”她步伐轻快,从他身边飘然而过。

  林晚荣愣了一下,突然笑着问道:“徐小姐,请问你成亲了没有?”

  徐小姐似是没听到他的话般,早已走进门里了,叶公子突然转头道:“不该你问地,你就不要问。”

  林晚荣哈哈笑了几声,对着徐小姐的背影,大声道:“徐小姐,我昨日说过地话,依然有效。”

  徐小姐脚步停了一停,无奈摇摇头,叹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她对这位三公子的疯疯语浑不在意,正要迈进课堂,却见里面冲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道“徐先生,徐先生,不好了,天生异象!”

  “程大位,出什么事了?什么天生异象?”徐小姐惊奇道。

  “徐先生,你看——”程大位引着徐小姐和叶公子走到院中一脚,只见无数只蚂蚁挤得密密麻麻,在地上形成一个大大的“天”字。这些蚂蚁虽然不断的爬动,却都是沿着天字路线而动。程大位眼珠一转,说道:“蚂蚁成团,天生异象!徐先生,这个该当如何解释?”

  程大位之后,学习术数的生员都已跟着冲了出来,望着眼前蚂蚁扎堆的情形。啧啧称奇。

  林晚荣本待离去,听见院子里地叫喊声,忍不住又折返了回来。细细观察那蚂蚁爬行的路线,再看那个叫程大位的小子鬼头鬼脑地,林晚荣忍不住一笑,这小子,有一套!

  叶公子望着眼前的情形,眉头一皱道:“这蚂蚁怎会自动聚群,莫非真是天降异兆?”

  徐小姐摇头道:“天下没有无根之水,万物皆有道理,这蚁群齐聚。定然有特殊的原因,与其说是天降异象。倒不如细细查寻一番。”

  徐小姐手拉长裙,缓缓蹲身下去,细细观察着蚂蚁的行进,脸上的神情专注而又美丽。

  林晚荣听得暗自称奇,一个弱女子,能有这般见识能耐,实在了不得。

  徐小姐观察了一番,又伸出青葱般的纤细玉指,包着一块玉帕。在那地上抚摸了几下。几只蚂蚁顺着她帕子往上爬,她身体轻颤了一下,脸上也现出几分紧张。女子天生害怕鼠蚁,这也怪不得她,她银牙一咬,脸上现出一抹红色。小心翼翼的躲过蚂蚁,继续用帕子擦拭地面。

  抹了几下,她脸上忽然现出一丝惊喜。将那帕子收起来,笑着道:“今日。有哪位同学带了蜜糖过来?”

  一个学生道:“我见程大位带了蜜糖来,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徐小姐笑着对程大位道:“反蜜糖拿来我看看吧。”

  程大位不好意思一笑,取出一个密封的小罐,徐小姐用方才那帕子包裹住一截木棍,沾了点蜜糖上去,然后在地上也写了个“天”字!说也奇怪,片刻功夫,徐小姐新写的这个字上也是黑压压一片,异兆再现了。

  众人一片惊讶,徐小姐点头笑道:“程大位,这定然是你做地好事吧?”

  程大位低下头,不好意思的嘻嘻笑道:“徐先生,是你说过地,让我们仔细观察周围事物,有新的发现就要与大家共享。上次你讲授那种子发芽推翻大石的例子,我也亲自验证过的,原来真的可以做到。”

  徐小姐微微一笑道:“种子发芽的故事,我也是听人说起的。在杭州城里,白莲教曾用此手腕骗取百姓,后被一位异士揭穿,众百姓才能免于难。天生万物,自有物理,只要大家多多观察,细细琢磨,总能寻出其中的规律。就像此次蜜糖聚蚁,若非程大位观察仔细,大家也不可能学到这点了。所以说,这万物之理、术算之法,非是无用之学,恰恰相反,它与我们息息相关,与诗词联赋一样,都是我大华的瑰宝,缺一不可。”

  学术数地学生,都是真正的因为兴趣而来的,听了徐小姐的话,顿时欢呼雀跃,林晚荣躲在众人身后,望着人群中的二小姐兴奋的通红地小脸,心中突然有种淡淡的感动。那日赏灯谜,已经见识到了徐小姐的才华斐然,今日又见到了她更加不凡地一面。不说别的,就凭这一番话,这位徐小姐就当得起“奇女子”三个字。

  徐小姐待到众人安静下来,笑着道:“程大位今日之举,让我们学习到了新地知识,不过却也耽误了给大家讲学的时间,要小小的惩罚一下。程大位,你对于那算盘之术不是颇为喜欢么?”

  程大位点头道:“徐先生,你要我学习这个么?”

  徐小姐笑笑道:“不仅仅是要你学习,还要你能总结出一些简单易记的口诀,能交给大家一起学,这样才算学的好。你观察细微,头脑开阔,相信一定能做到的。”

  这叫做程大位的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大声道:“徐先生,谢谢你相信我。”

  徐小姐微笑点点头,望见生员中多了一个年岁不大的美丽女子,顿时惊道:“你是不是,就是萧家的二小姐?”

  玉霜羞涩道:“徐先生,我是萧玉霜。”

  徐小姐欣喜的拉住她手道:“好妹妹,你总算来了,我们快些进去叙话。”

  这学术算的学生兴高采烈的进屋去,唯有那程大位还在苦苦思索。林晚荣拍了拍他肩膀道:“小兄弟,想什么呢?”

  程大位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却是个陌生人,顿时奇怪道:“你是谁?我认识你么?”

  林晚荣嘻嘻笑道:“你不认识我,但是你一定会记住我。我有几句奇怪地话听不明白。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程大位莫名其妙,就听眼前这个陌生人念道:“一下五去四,二下五去三……八退一还五去三,九退一还五去四!怎么样,记住了么?”

  程大位初时听得一愣,旋即明白了些什么,惊喜的声音都带些颤抖道:“这,这是珠算诀?不对,不对。九去一进一,怎么合算是十?”

  林晚荣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我再念一遍,你记住了,回去好好研究一番,也许能完成这位徐小姐交代的任务也说不定呢!”

  程大位不敢说话了,又听林晚荣念了一遍,一个字都不敢放过。林晚荣笑嘻嘻地拍着他肩膀道:“小程,好好干吧,会有出息的。”

  见这程大位仍是痴痴呆呆念着口诀,林晚荣也不去管他了。抹了把汗珠走出院子来。背这珠算口诀表是小学时候的事情,现在有好几句都忘了,不过以这个程大位的聪明伶俐,推断几句也不是什么难事。

  反正今日是做了好事,他心里畅快,哼着小曲往京华学院门外走去。远远瞧见对面走来二人,竟都是认识的。

  那二人见了他也都是一愣,其中一个旋风一般的冲上前。欣喜道:“林将军,林将军。你可算来了。”

  林晚荣大感意外,拍打着他肩膀道:“许震,你怎么会在这里?哦,李武陵小公子,咱们又遇着了。”原来与许震走在一起的,竟然是正月十五进城那晚,在河边捞花灯的那个叫做李武陵的小孩。

  李武陵奇道:“林三,你怎么在这里?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你到这里寻我来了?

  怎么,没有报我李武陵地名号么?”

  林晚荣哭笑不得,许震激动道:“林将军,不仅是我,还有李圣、杜大哥、胡大哥都在这里,是徐大帅推荐我们来此学习的。”

  学习?旋即想起这京华学院还有军论一科,徐渭派这几人来进修,看来是颇为看重他们啊。

  这几个都是老子带地兵啊,他心里升起一阵骄傲,笑着上下打量了许震一眼道:“不错,不错,你小子长高了,长壮了。今年上战场杀胡虏,看来是少不了你一份啊。”

  许震挺胸道:“那是自然,我许震死也要死在战场上。林将军,胡大哥我们天天都盼着你来呢,再过月余,我们就要去杀胡人了,有了你带领,我们大家才有主心骨,这仗打的才舒心。”

  妈的,这些让我感动的。想起军中那些岁月,林晚荣心里无比怀念。打白莲,是内耗,仗打得再好,也没什么可骄傲的,杀胡人才是军人的天职。可是真要上战场抗击胡虏,这是我林三干的事吗?何况还有青璇在这里!他心里一时矛盾之极。

  许震却不知他心情,拉着李武陵道:“武陵,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剿灭白莲教一役中,带领我右路军所向披靡的林大将军。”

  李武陵听他二人说话,也明白了一点,待听到许震地介绍,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不相信的道:“你是林三,也是那位立了奇功的林将军?”

  林晚荣嘿嘿笑道:“不像,是吧?其实这是我的本色,我这个人一向都很低调的。”

  李武陵一拍手道:“甚好甚好,你是得胜的将军,人人夸赞,我今天就要和你比试一番马上功夫,看是我厉害,还是你厉害!快走,快走——”

  他人小鬼大,拉住林晚荣就要往前行。林晚荣惊得一身冷汗,这个小鬼怎么动不动就要找别人比武啊,上次说要找他爷爷,这次却又要找我?和这小孩比武,赢了吧,说是以大欺小,输了吧,肯定又被人贬为连个小孩都打不过。

  林晚荣朝许震看了一眼,许震苦笑着摇头,显然也拿李武陵没有办法。林晚荣无奈道:“李小公子。这个,我不后擅长花拳绣腿。我要的就是真刀真枪,即使伤在你刀下,我也无怨——呸呸,什么伤在你刀下,说反了,若你伤在我刀下,你可不要埋怨。”

  这李武陵到底是哪家地小孩,怎么这么喜欢拼杀?他对许震道:“这是哪家地公子?”

  许震面色严肃:“这李武陵小兄弟,乃是当朝李泰老将军的唯一嫡孙。”

  “李泰?李泰是谁?”林晚荣轻轻道。

  此一出。不仅许震瞪大了眼睛,就连一直缠着他地李武陵也停止了取闹。二人一起望着他,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

  许震吞了口口水道:“林将军,不会吧,你竟然没有听过李泰老将军的威名?”

  林晚荣尴尬一笑道:“我穷乡僻壤长大的,确实没听过,这位李泰老将军很有威名吗?嗯,光听这名字就够不凡的了,当然,李武陵小公子的这名字也不错。果然虎爷无犬孙那!”

  李武陵拍手笑道:“太好了,太好了,终于有一个人不知道爷爷的名号了。免得他以后欺负我时又说,我李泰数代忠良,戍守边关,威名赫赫。天下谁人不知,连你个小东西也收拾不了?”

  许震早已不知道说什么了,连大华朝第一名将都不知道。这林将军是怎么混到军中,又怎么打赢胜仗的?实在匪夷所思。

  不忍心自己的上峰兼偶像如此尴尬。许震干笑了下道:“林将军有所不知。这李泰老将军,自祖上起便世代从军,戍守万里边关。二十年前,李泰将军亲率五万精兵,长途奔袭直取胡人大帐,斩杀敌帅,可谓威名赫赫,胡人闻风丧胆。李将军武艺高强,精通兵法,乃是我大华地第一武将,威望之高,无人能敌。不仅如此,李家世代忠良,铁血卫国,李将军的长公子——”

  说到这里,许震偷偷看了李武陵一眼,继续道:“长公子为卫戍边关大元帅,在妻子临产当天,与胡人激战七日七夜,壮烈捐躯,只留下孤儿寡母!”

  李武陵咬了咬牙,眼中泪光闪烁,挥挥拳头道:“说这些做什么?死便死了,上阵杀敌,哪有不牺牲地。他死了,还有我!我死了,还有我儿子。我李家的人打不尽,杀不绝,那胡人绝了,我李家也不会倒!”

  林晚荣明白了,这说的就是李武陵啊,难怪这小子如此争强好胜,他拍了拍李武陵的肩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许震接着道:“老将军的二公子,身为戍边大将,也于八年前中了胡人埋伏,死于万箭之中!可怜他戍边多年,却连未婚妻的面都没见过——”说到这里,许震已经有些哽咽了:“李将军一家,护国卫主,世代忠良,美名传遍天下,乃是我大华军士之偶像。”

  林晚荣重重点点头,还能说什么呢,这就是战神啊!大华有了这样的脊梁,才能不被外族欺侮,才能屹立不倒!

  他自己也有些汗颜,如此忠臣良将,自己竟然不认识,实在是孤陋寡闻了。见李武陵神情悲愤,小拳头都要捏碎了,林晚荣哈哈一笑道:“李武陵,你不是要与我比试马上功夫么,那还等什么?”

  李武陵惊喜的抬头望着他:“林三——林将军,你说地是真的?”

  林晚荣点点头,放声大笑道:“军中岂有戏?李武陵,为了李家的世代忠良,不管面对谁,你都不能输,明白吗?”

  “明白!林将军,我要打败你!”李武陵虎吼一声,向林晚荣身前一扑,挥拳便往他胸前砸去极品家丁_第二百八十五章 拒不从军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不打了,不打了。 . 5. ”林晚荣嘻嘻笑着跳出战圈,笑道:“李小将军武艺超群,在下也不是对手,佩服,佩服。”

  李武陵家传渊源,武艺不错这是不假,但要与他这种半高手又上过战场的人相比,自是远远不如。林晚荣与他斗了几个回合,也不还手,只任他狂攻,发泄着他心中的焦躁之气。

  李武陵年纪虽小,却是聪明的紧,心里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情,急急停下手来,眼中闪过一丝感激的光芒,抱拳道:“林将军,谢谢你!”

  林晚荣揽住他肩膀道:“谢我做什么?下次捞花灯的时候记得叫上我就行了,我还想多认识些千金起来前几天与人猜灯谜,受了欺负,没有报上你的名字,还真是亏了。”

  李武陵道:“那是!这京城之中,只要报我李武陵的名号,任谁也要给我几分面子,敢欺负我李家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林晚荣哈哈大笑,历代从军,誉满大华,这小子的确有资格狂妄。

  他们二人在校场上比斗一番,早已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许震见他二人说说笑笑,心里也甚是佩服,这林将军就像是一块磁铁,不管谁靠近他身边,都会情不自禁的和他打成一片。

  好不容易送走了李武陵这小魔头,林晚荣才偷偷的龇牙咧嘴起来:“这个小兔崽子,下手没轻重,我好心好意让着你,你小子还专拣脆弱的地方踢。”李武陵年纪虽小,却是有些蛮劲。今天故意挨他几下,能为大华培养出一员猛将。也算是没有白费功夫,林晚荣安慰自己道。

  李圣、杜修元、胡不归三人早已得了许震的禀报,躲在远处看林将军调教李武陵,见他忍痛模样。急急走了过来,想笑却又要强忍住。

  见了眼前三人,林晚荣抱拳嘻嘻笑道:“诸位大哥,好久不见了,小弟给诸位拜晚年了。祝大家晚年愉快,生活幸福。”

  几个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四人用力握手,胡不归道:“林将军,我们方才在校场上见到了李武陵与你激斗的场面,那真是龙争虎斗,气象万千啊。”

  林晚荣打了个哈哈,他故意认输给李武陵,心里也没觉得什么不妥,这几位都是杀敌无数的将军。自然看地出来。大家故意与他调笑一番,却是兄弟之间亲密无间的情谊,任谁也不会计较。

  “几位大哥,在这京华学院待地如何?学了些什么新鲜玩意儿?”林晚荣笑着道。

  胡不归摇头叹道:“我老胡自幼就讨厌学堂,教我认字的先生也不知道换了多少,没想到到了这般年纪却要重进学堂。真是出乎意料。”

  杜修元道:“这倒也是,你老胡进窑子的时间,比进学堂的时间多出无数倍。这学堂自然比不上窑子。”众人哈哈大笑,胡不归脸膛红了一下。却出奇地没有反驳。

  李圣笑着对林晚荣道:“林将军,你有所不知。胡大哥进京之后,就在窑子里轧上了一个姘头,眼下正是如胶似漆,正筹备着银子为那姐姐赎身呢!”

  汗,老胡原来喜欢这个啊,与高酋喜欢熟妇的爱好倒有的一拼。胡不归有些不好意思,望了林晚荣道:“林将军,你也是来这书院学习的么?这下可好了,有你的带领,我们弟兄几个学地好了,月后开赴前线,杀那些胡狗一个屁滚尿流。”

  林晚荣笑笑道:“胡大哥,我今日是送人进书院,并非来此学习的。”

  几个人愣了一下,杜修元道:“林将军,这是为何?徐大帅早已准备好了引荐信,只要你一到,我们右路军数万兄弟就又都聚齐了。到时候上战场,杀胡人,立下不世功勋,指日可待。林将军怎能放弃?”

  林晚荣淡淡笑了笑道:“诸位大哥,以我的身份,这军国之事,与我有关吗?”

  此一出,众人皆是呆住了。他们得林晚荣赏识提拔,经历血战,短短时日便从百户长升至万户侯,对林将军的爱戴和感激出自内心,从未想过他的身份问题。但林将军与他们不一样,他没有军籍,而且他对从军也没有兴趣,所以才会数次婉拒了徐大帅为他请功的好意,若是他不想去,没有任何人能强迫他。林将军的血性,他们是亲眼见过的,只是搞不懂他此时为何会这样消极。

  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林晚荣笑道:“我俗人一个,胸无大志,从不奢望建功立业,大家不要对我抱了太大的希望才好。”

  几个人互相打了个眼色,林将军独特的个性他们都见识过,平时嘻嘻哈哈与人打成一片,可关键时刻是说一不二地,要说服他,需要时间,需要机缘,也许要等徐渭出马才行。

  胡不归几人在此深造,拉着林晚荣要去他们那学堂观赏一番。那军论学堂却是宽广的很,正中间摆着一个巨大的沙盘。林晚荣看了一眼,便愣住了。

  只见这沙盘上道路山峰,河流阡陌,皆是按照比例所制,就连那城楼也是依照真实城墙所建,精巧异常,高度长度都极为准确。比照林晚荣前世看过的军用沙盘,这沙盘建的还粗糙了些,但是在这个冷兵器时代,有这样的思维和创举,并把它付诸实践,这实在是一个伟大地成就。

  杜修元看见林晚荣发呆的表情,笑道:“林将军,你觉得如何?”

  林晚荣点点头道:“杜大哥,这沙盘是何人所建?”

  杜修元面露羡慕的道:“林将军,说出来你不信,也令我等男儿汗颜,这沙盘竟是学院中一位女先生所制。这位女先生不仅琴棋书画、术数历法样样精通,就连兵法也是娴熟无比。据说李泰老将军也常常向她请教。这沙盘便是女先生苦心钻研亲手所制,我等初见之时。无不惊诧万分。”

  李圣插嘴道:“我神机营地连环驽,这位女先生也加以改造,

  结构更加小巧,威力却大大的增强。我等虽是男子,对这位女先生也是敬佩无比。”

  女先生!沙盘!连环驽!不用说也知道是谁了,那丫头竟然这么大地本事?娘地,老子要不要收回那句话呢,难度太大啊!

  几个人正说着话,那边李武陵却拉着一个须发皆白,神态威严的老头子走了过来。

  胡不归等人见这老头,神情一凛,急急一抱拳恭敬道:“参见李老将军!”

  李老将军?莫非这就是传说中地大华顶梁柱李泰?林晚荣抬头扫了一眼,只见这老人白发皓须,额头眼角满是皱纹,却红光满面,精神奕奕,走起路来大开大阖,虎虎生风,自有一股威严气质。

  李武陵嘻嘻笑道:“爷爷。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林三,他亲口说没有听过你的大名,不信你问他,我可不打谎语。”

  汗,这小子没良心啊,我陪你玩那么长时间。你却拉着家长来打击报复我了。林晚荣急忙拱手道:“这位慈眉善目、气势凛凛的,莫非就是传说中胡人闻风丧胆地李泰老将军?”

  李泰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忽然开口道:“你就是徐渭所说的林三?我见你相貌普通。倒看不出有什么本事,如何能率领大军败了白莲?”

  林晚荣笑道:“李将军说的正是——本事不是看出来的。与相貌也无关系!那潘安空有绝世之容貌,却及不上将军这般铜筋铁骨、豹颜虎威,又要之何用。”

  李泰抚须微笑道:“拿老夫与潘安相比,也亏你想的出来。我来问你,治军者,首重何物?”

  林晚荣嘻嘻一笑道:“老将军,这个问题能不能不回答?在下学问粗浅,就算答上来,怕也不能让你满意啊。”

  李泰脸色一板道:“要答就答,哪来这么多地废话?”

  这老头,真直白啊,林晚荣想要打些花腔却被他一下子戳穿,当下厚着脸皮讪讪笑了两下道:“治军者,首重德行。无德失军心,唯有关爱兵士,宽人严己,方能拢聚人心,军令畅行。”

  李泰笑了笑道:“你倒会泛泛而谈,这如何拢聚人心却是一门大学问,你说来听听。”

  “这个简单。”林晚荣大不惭的道:“同吃同住同行,待之如手足,冲锋在前,享受在后,珍惜兄弟生命,学会逃跑!”

  听到后面一句,胡不归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又想起了滁州统兵之时林将军那番惊世论。李泰奇道:“学会逃跑?此何意?”

  “保存有生力量,不作无谓牺牲,学会将拳头收回来再打出去。”林晚荣笑着道:“有时候,逃跑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李泰未置可否,瞪他一眼道:“你若在我帐下,敢出此种论,我必定先办了你。”

  这李泰身经百战,戎马一生,瞪他一眼,气势十足,胡不归等人不敢说话,就连一向喜欢调皮捣蛋的李武陵也安静下来,林晚荣却是不惧他,笑着说道:“李将军办了我,我也还是要这般去做。李将军是要对大华负责,我却要对手下兄弟负责,我们出发点不同,处置方式自然也不同了。”

  众人见他与李老将军争执起来,心里暗自焦急,胡不归偷偷拉了拉他衣裳,林晚荣略一摇头。李泰忽然笑道:“你年纪轻轻,倒也有些想法,难得难得!徐渭在我面前再三举荐你,今日见了你倒确实有些出乎意料,这样吧,你到我帐下来,我安插你个参将,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兵带的好,我升你做统帅,带的差了,你直接卷铺盖滚蛋!”

  胡不归等人大喜,原来李泰这般严厉质问,却是看中了林将军。到李泰老将军帐中,那是大华无数军士的梦想,意味着赫赫的军功和无数的荣耀。李泰直接叫林将军去他帐下领参将之职,更说明对他的看重,虽说里面少不了徐渭地举荐,但林将军自己的表现也占了很大比重。

  杜修元见林晚荣发呆,急忙拉了拉他道:“林将军,林将军——”

  “哦?”林晚荣清醒了点,见李泰正望着自己,他苦笑一声道:“谢李将军厚爱。只是在下浅薄,还未有再次从军的打算,恐怕叫你老人家失望了。”

  “什么?”李泰哼道:“你不愿意来?怎的,做了徐渭的右路军统帅,就不愿意在我帐下做个参将?我告诉你,打胡人和剿灭白莲根本不是一回事,胡人比白莲凶悍十倍,绝非几个蟊贼可比。”

  见李泰须发皆张,气势威严,李武陵也急忙拉了拉他袖子道:“林三,难得爷爷如此看重你,你就答应了吧。你可是我举荐的!”

  林晚荣哭笑不得,我什么时候这么抢手了,连这大华顶梁柱也要请我去当兵,不去地话这老头还恼火之极。

  林晚荣正色道:“李将军,我对军国之事向来不感兴趣,也无从军之心,此次进京,乃是另外有事要办!还望老将军见谅!”

  “胡闹!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身为五尺男儿,正当一马平川,建功立业,怎能为琐事所累?又有何事能胜过我大华安危?”李泰怒道。

  林晚荣怎么好意思说,因为我要找老婆,所以不能去参军。他自己知道自己事,上次被徐渭拉去剿灭白莲,连打胜仗纯属意外。此次上前线对阵胡人,可不是剿灭白莲那样的十打一,这是生死血战,没有丝毫投机取巧的可能。单是自己战死了那还好说,顶多世上多了几个寡妇,可若是连累了弟兄们,那就百死难赎其罪了。

  众人皆不理解他地心情,望着林晚荣坚定的摇头,李泰大失所望,叹道:“徐渭眼光向来独到,只是此次却也失了准头,可惜,可惜了!”极品家丁_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老婆是公主?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望着李泰拂袖而去,几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 qb 5、 \\李武陵开口道:“林三,你真的不想从军?虽然我不赞成你的观点,但是我很佩服你的勇气,敢于这样和我爷爷说话的人,还不多见呢。”

  林晚荣笑着道:“说真话是对老将军的尊重。眼下我虽不想从军,但世道无常,变化多端,没准哪一天咱们就又成生死兄弟了,这个谁也说不准的。”

  胡不归急忙点头道:“正是正是。林将军行事神鬼莫测,不是我等粗浅之人看的明白的,想来他日定有让我等兄弟惊喜之时。”

  听林将军拒绝再次从军,大家心里虽然失望,但正如林将军所说,世事无常,万物皆会改变,有朝一日他又回来了也未尝可知。

  众人都是豁达之人,谈之间叙些兄弟情谊,倒也快乐的很。李武陵年纪虽小,但自幼在军中长大、与他们几人打成一片,全无隔阂。

  林晚荣问起胡不归等人到京中之后的特况、三人顿时又面现得色。原来,徐渭对立了大功的右路军甚为看重,大军回到京城之后,徐大帅亲自向皇上举荐,胡不归等人入朝觐见,受到嘉奖,各领万户封赏。

  不仅如此,徐渭还将他们三人推荐到大华第一元帅李泰老将军帐下,待到奔赴前线抗击胡人,他三人再立新功自然不在话下。

  林晚荣点点头,徐渭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有识之士,不求私,不贪功。剿灭白莲、整饬官场老徐是能手,但论到抗击胡人,却首推德高望重的李泰老将军。胡不归等人都是有勇有谋的骁勇之将,只有跟随李泰帐下北上抗胡,才是人尽其用。

  说了一会儿话。胡不归叹道:“说到抗击胡人,我虽有必胜之心,只是有些事实却也不得不承认。胡贼人高马大、体格强健,又擅于马战厮杀,我军论起单兵搏杀,确实力有不逮。但我大华胜在谋略与指挥,凭此便可御敌于国门之外。只是这些年来,朝廷重文轻武,大华盛世,浮夸成风,士学都去学那些不中用地诗词书画,到了真正用兵之时,放眼朝中,却选不出几个像样的武将。更有甚者,竟有王八羔子提出割土让地,岁予朝贡,以安抚胡人。保大华一时之安宁。娘的,这些人是猪脑子么。胡贼狼子野心,人人瞧的请楚,唯独这些吃的肚大腰圆地大人们看不出来?窝囊,真他妈窝囊——”说到这里,胡不归气得重重一拍桌子,满面愤怒之色。

  见林晚荣惊愕,杜修元知道他不在朝中,不知道这些军国之事,叹口气道:“林将军莫要怪胡大哥失礼。数月之前,徐大人上疏议论今春出兵抗击胡人之事。竟有人提出割地求和,实在让人不齿。幸亏徐大帅与李老将军力陈弊病,皇上才下定了决心,要今春发兵,与胡人决一死战。只可惜,我大华安逸多年,文风鼎盛,才子大儒层出不穷,唯独武将却是匮乏之极。大军远征,遍数朝官武将,除李老将军外,竟无一人堪作大用。无奈之下,唯有请李老将军再挂帅印,以古稀之年率军远征,怎不叫人心伤?”

  说到这里,几人一阵唏嘘,连那年纪小小的李武陵也是连连摇头。

  盛世兴文,乱世兴武,这是社会发展的自然规律,哪一朝哪一代也逃不开,林晚荣倒是看的开,笑道:“这个倒不用担心,我大华历史悠久,绝不是没有人才,只是龙潜于渊,尚未被发掘而已。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feng骚数百年,到了危急关头,自会有英雄好汉挺身而出的。”

  胡不归点点道:“话虽是这样,但是看着老将军这般年纪还要千里跋涉,为国征战,我等弟兄心里着急啊——林将军,你就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

  说了半天,他们还是在动这个心思啊,林晚荣笑着道:这事搁下再说吧,计划也许赶不上变化呢。哦,对了,你们说的徐先生,莫非就是教授术数历法的那位徐小姐?”

  杜修元奇道:“正是这位徐先生。怎的,林将军见过她?那可好,你们都是这般有才华之人,定能好好交谈,引为知己。”

  知己?汗,我怎么感觉像是死敌!胡不归也点点头:“徐先生博学多才,天文地理、术数历法无一不知,以前我还不太相信,这些时日以来,她与李老将军经常来为我等讲习兵法,连老将军也常常向她请教,我胡某才心服口眠说她是大华第一奇女子,也不为过。”

  听他们几人吹嘘那徐小姐,李武陵笑道:“这些还用你们说,徐姑姑的才华,京城哪个不知,哪个不晓?”

  姑姑?林晚荣奇怪了一下,徐小姐是李泰的女儿?不对啊,分明一个姓徐,一个姓李,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哪里来的姑姑。

  他拉过杜修元道:“杜大哥,这徐先生和李老将军有关系吗?”

  杜修元叹口气道:“你不在军中,不知他们渊源,这也难怪。李徐两家相交莫逆,徐小姐自幼便被许给了李泰将军的二公子。只是老将军常年戍守边关,与京城相距甚远,李二公子跟随父亲身边,与徐小姐尚未见上一面,便战死在了沙场。李家满门忠烈,两位公乎都为国捐躯,皇上连下了十八道圣旨,才拗过了老将军的性子,将他自边关接回京中养老。”

  原来如此,林晚荣深深一叹,这位徐小姐竟然是李泰未过门的儿媳妇,难怪问她成亲没有,她根本就不予回答,也难怪她梳着妇人发髻,那位什么叶公子却依然紧追不舍。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何况还是守寡的文君,这也正常。

  “林三,你也认识我姑姑么?”李武陵道:“我感觉,你们两个应该很谈得来。”

  “小伙子,男人的感觉往往是错误的。”林晚荣哈哈笑着拍了拍李武陵的肩膀。胡不归等人也是大笑起来。

  辞别了这几人出的京华学院,天色已是暮暮,也不知道大小姐去拜访夫人的旧友回来没有,淋晚荣闲着无事,便在京华学院外闲逛起来。

   这京华学院依山而建,怀抱一潭深湖,却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碧波谭”,环境幽雅。风景宜人。湖边凉风习习,刮在脸上,虽觉微微冻骨,却也让人清醒。

  林晚荣寻了个干净的地处,靠着一棵干枯地柳树,一屁股坐下。湖上烟波浩淼,水雾蒙蒙,他却看的有些愣神。

  什么时候才能寻到青璇?难道真的就要这么一直等下去。等到七月初七?可是巧巧怎么办?她还在金陵日夜期盼自己回去。想到这里,他心里有些烦躁。扔起个石头砸在水中,噗通一声轻响,层层的波纹便向四处弥漫开来。

  “什么人?”不远处传来一声娇喝。

  林晚荣愣了一愣,抬头望去,却见不远处的一棵树边站着一个人影,依稀可见是个女子,粗壮的树干遮掩了她苗条的身躯与面容,让林晚荣竟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想来是这一声异响惊醒了那女子的沉思,她才会开口相询。

  这湖又不是你家的,扔个石头也要如此大惊小怪?他心情不好……哼了一声叫道:“不是人!”

  那女子听他这般语,凝神打量过来,开口道:“原来是你!”

  看清树后的娇俏面容,却原来是那个徐小姐,算上昨日庙中相逢这竟是两日之内的第三次相遇了。

  人生何处不相逢,嘿嘿,徐小姐,我们可真是缘分不浅那。”既然被她看见了,他索性大步朝徐小姐跟前走去。

  徐小姐警惕的望他一眼,惊诧道:“你是跟踪我来的?”

  跟踪?老子不用这招很久了。林晚荣耸耸肩:“我说不是,你会相信么?你就当我跟踪你吧,很好,我是劫个财,还是劫个色呢?”

  徐小姐皱眉道:“语出轻薄,实在该打。”

  她扬扬手里的连环弩:“昨日已经警告过你了,你却还不悔改。”

  这小妞,随身都带着这玩意儿防身啊。林晚荣笑道:“悔改,悔改什么?我一不偷二不抢,要向谁悔改。倒是徐小姐你,随身带着连环弩,也不知道在防备谁。李圣李大哥难道没有跟你说过,这连环弩不是万能的?”

  “你认识李圣?”徐小姐奇怪道:“这连环弩威力强劲,适合骑兵与步兵作战,还有何种兵器能够比它更强——啊——”

  “怦——”的一声大响,水花溅得老高,湖面上一个巨大地旋涡缓缓四散,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烟火的味道。

  林晚荣嘿嘿一笑,伸出手掌晃了晃道:“你瞧见没有,这叫做一阳指,比你那连环弩强上百倍。我是让着你,才不与你计较的。”

  徐小姐方才初闻那声大响,吓得一下子捂住耳朵,待到看见他在自己面前得意洋洋地炫耀,却是忍不住噗嗤一笑道:“火枪便是火枪,你却要装作什么一阳指,欺负的了别人,却休想骗过我!”

  “你知道火枪?”林晚荣惊骇道,青璇送给自己的这玩意儿宝贵无比,可不是什么人都知道的,这位徐出名字,怎不叫他惊诧莫名。

  “这火枪乃是西洋人传进来的,昔年宫中曾有一位不列颠的传教士演示过,我曾经见识过它的威力,也曾反复研习过,只是以我大华的工艺,尚不能仿造——”

  “不列颠传教士?”林晚荣大惊,向她身前行了一步,大声道:“他叫什么名字?”

  徐小姐急退了两步,扬扬手中连环弩道:“你要做什么?”

  娘的,老子还能非礼你不成,林晚荣紧张道:“请问徐小姐,这位不列颠传教士。是不是听做约克?”

  徐小姐惊诧地望着他道:“你如何知道?约克传教士早已返回不列颠了,难道你手中的这把就是——”

  谢天谢地谢人那,林晚荣恨不得仰天痛哭,总算找到能够说的上话的人了,虽然这个人对自己不是那么的友好。

  他尽力使自己脸上的表情变得和蔼。轻柔道:“徐小姐,请问你知道,传教士约克后来把这火枪赠与谁了吗?”

  “你手里拿着火枪,还要问他赠与谁了?”徐小姐摇头哼道:“手拿火枪欺负我一个弱女子,还偏要这般卖弄,莫名其妙。”

  你才莫名其妙呢,不是你拿箭对着我,我会对你拔枪?林晚荣心里恼火,脸上却是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徐小姐误会了。这火枪是我一位朋友送的,可惜后来我们离散了,我还不知道她住在哪里,所以才有此一问。有一位叫做肖青璇的小姐,你认识么?”

  徐小姐摇头道:“你说的肖小姐,我不认识,至于这火枪被约克赠与了谁,我也未曾听说。”

  我靠。什么都不知道,你还这么拽?林晚荣努力使自己脸上的笑容不僵硬:“徐约克是传教士,昔年你是在宫中见过他的,是么?”

  这次徐小姐总算点头了,林晚荣却是愣住了:宫中?青璇怎么和宫中扯的上关系?宫女?不像,有长得这么漂亮的宫女吗?皇帝能饶的过她?嫔妃?呸呸,她是我老婆,双修的时候还是黄花处子,嫔妃个屁!

  身在宫里的,不是宫女,又不是嫔妃。难道她是——他心脏噗噗直跳,惊得自己都差点跳了起来。

  公主?我老婆是公主?日啊,那我不就是驸马?他简直不敢想下去了,想想青璇绝世的风姿与众不同的气质,越来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老子感谢苍天,感谢萧家,感谢白莲教,是他们联手,送了我一个公主老婆,哇哈哈哈!

  他这边兀自美梦,那边徐小姐却是看的迷惑,只见萧家这个下人,脸上的表情丰富万端,时而惊诧,时而欣喜,时而淫亵,时而思念,真个叫变幻莫测。

  “三林,你怎么了?”徐小姐见这人痴痴傻傻,忍不住眉头轻皱,唤道。

  “哦,徐小姐是在跟我说话吗,我很好,我很好,嘿嘿——”林晚荣自意淫中清醒过来,眼下这些都还是他的猜测,在未找到青璇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

  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他心中对自已鼓劲道,脸上的笑容却是犯贱地很,嘿嘿连笑了几声才道:“徐小姐,您对这宫中的事情很熟是不是?你说说,咱们当今大华这皇帝,膝下有几位公主?”

  徐小姐笑道:“也说不上很熟,只是你问的这些事情,大华子民人人都知道,怎地偏就你不知?莫非你不是居住在我大华不成?”

  我火星来的,不行啊?林晚荣干笑道:“主要是最近太忙,把脑子搅糊涂了。请问当今皇帝共有几位公主,都是多大年纪啊?”

  徐小姐仔细打量他,见他神情急切不似作假,心里直觉奇怪,这人莫非是从地下冒出来的,竟连这些都不知道。

  “当个皇上共有两位公圭。长公主已是四旬年纪,小公主却正是双十年华。”

  四十岁的肯定不是我老婆,莫非青璇是那二公主?这姐妹俩竟然相差二十来岁,皇帝也不知道怎么生的。

  徐小姐似是看穿了他心中疑问,又知道他对皇家子嗣之事一无所知,便索性开口道:“当个皇帝勤政爱民,操劳日久,毕生只娶了五位嫔妃,且都是未登基时所娶。两位公主之间,也曾有一位皇子诞生,只是二十年前皇上尚在潜邸之时,皇子意外身故。后虽有公主诞生,但丧子之痛让皇上伤心不已,二十年间竟再无所出。”

  原来是这样!这皇帝三十多岁登基,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怎么就再没个儿女诞生呢?难道真的是因为“操”劳“日”久,那玩意儿损坏了?有古怪!

  林晚荣心里疑惑不止,要让我三十多岁当皇帝,老子龙精虎猛,二十年时间,不生一百个儿女,也要生八十个!

  “那再请问徐小姐一声,这位小公主,许配了人家没有?”林晚荣腆着脸皮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莫非你想——”徐小姐笑笑道:“这二公主生性淡泊,深居简出,一年之中,难得有人见她一面,连我爹也是在她幼时才见过。至于有没有许亲,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也许,你可以去打听打听。”

  后面一句纯属讥讽了,林晚荣假装没有听到,“生性淡泊,深居简出”,这个倒是和青璇有些相象,可是只凭这一点,就能判断我老婆是公主吗?看来有必要进宫一趟,和这位二公主“交流交流”了。

  见这位三公子苦苦沉思,徐小姐道:“你还有问题要问吗?,

  “基本没有了,谢徐先生答我心中疑问,改天有空请你吃饭!”林晚荣嘻嘻笑道。

  徐小姐微一摇头:“可是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是怎么认识李圣的?你认识胡不归、杜修元他们吗?”

  “应该算认识吧,毕竟大家都是道上混的。”

  徐小姐微微点头道:“我明白了,三林,林三,原来你就是他们经常提起的林将军!”

  “愧不敢当,我不是什么将军,只是萧家籍籍无名的一个小小家丁,混口饭吃而已!”林晚荣嬉皮笑脸道。

  徐小姐仔细打量他一眼,正色道:“这样说来,那日观灯猜谜的也是你?那种子发芽、油锅洗手的也是你?听爹爹说起你的事情,我原本对你很是敬佩,只是你昨日那般作为,却很难让人生出好感。做恶事的时候就用假名,做正事的时候却用大名,虚假的很。”

  大名?你以为林三就是我的大名?这小姐有意思啊!他大笑着道:“徐这话倒让我疑感了,听你所,我要不像昨天那样作恶,就会对我有些好感了?”

  徐小姐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无心的一句括,便让对方抓住了语病,这林三反应倒迅捷的很。

  “小姐大概是见多了谦谦君子,对我这样的邪人还不太习惯。其实甭管恶感还是好感,这都是感觉,记住就行了。再说,我也从来不认为自已是好人——做好人能长命吗?”

  这番歪理让徐小姐也不知该如何反驳,林晚荣将藏在身后的火枪揣回怀里,笑嘻嘻道:“哦,顺便问一句,听徐小姐提起令尊,请问他老人家是哪一位,如何认得我?”

  “他也是一介书生,名字不提也罢,你与他相见了自会知道。”徐小姐神色淡然道。

  一介书生?姓徐的?林晚荣脸色一变,惊奇道:“你是老徐家的丫头?”我靠,老子脑袋被猪踢了?姓徐的,又是如此出类拔萃,还熟悉林三的事情,除了老徐他家闺女,还能有谁?

  这人怎地这般不知礼数,徐小姐暗自恼火,却没有发作,只点了点头。

  林晚荣笑眯眯打量了她一眼道:“哎呀哎呀,徐家的小姐都长这么了?愣是没认出来啊!乖,几岁了?真是不打不相识,早知如此,昨天大家就一起避避雨,认认亲了——”

  徐小姐涵养再好,听他这句话,也忍不住怒火中烧。见徐家小姐紧握的小拳头,他装作没有看到,嘿嘿一笑道:“说起来,你爹和你苏姨娘,还是我保的大媒呢。对了,徐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见他如此嚣张,徐小姐银牙暗咬,只是听他提起自己爹爹和姨娘,她不敢不答,咬牙顿道:“我叫徐芷晴!”——

  月底了,求票了!月票、推荐票,统统都要,兄弟们可别捏在手里浪费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