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二百八十一章骗子-至-第二百八十三章巧遇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二百八十一章 骗子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早睡早起身体好,世人学我乐逍遥。 . 5. \\”林晚荣哼着小曲起床,昨夜困顿之下,一觉睡得安稳之极。出门来时,却见对面的房中人影空空,两位小姐早已起来,不知哪里去了。

  正百无聊赖的做着早操,一个小脸冻的红扑扑的丫鬟小跑着进来喊道:“三哥,三哥——”

  林晚荣认得她,这是昨夜宋嫂为大小姐分配的使唤丫头,叫做环儿的,生的娇小玲珑,煞是可爱。

  “环儿妹妹,什么事啊?咦,你头上有只蟑螂,让我来为你摘掉。”林晚荣故作惊道。

  环儿吓得啊的一声,跳到他身边抱住他胳膊道:“三哥,在哪里,在哪里?”

  “三哥在这里啊!”林晚荣嘻嘻笑道,清早起来调戏小姑娘,生活真他妈美好。

  环儿知道上了他的当,小脸发红,松开他胳膊,微声道:“三哥,大小姐让我来看看,说是如果你起来了,就请你过去用早点。”

  林晚荣打了个呵欠道:“那就回禀大我还没起来吧。昨夜匆匆忙忙睡着了,实在将就的很,连澡都还没来得及洗。待会儿定要好好沐浴一番,然后再睡个回笼大觉。哦,环儿妹妹,我见你长得不小,今年十几了?”

  “十六,进十七了!”环儿轻声道。

  “这样啊,年纪这么小?看来我犯不了大错。环儿,待会儿进来帮我擦个背吧。”

  啊,小丫头惊得一阵风般的逃走了,林晚荣嚣张的大笑三声,如果不是为了寻找青璇,老子每日这般戏弄戏弄丫鬟,抱抱老婆。过的多么逍遥自在啊。

  他来京中就是为了办两件事。一是帮着大小姐打点京中的生意,另一件就是寻找青璇了。昨夜那如谜如雾的相见,让他心里增添了许多自信,偶然都能遇见,专心去找难道还会找不到?

  一路风尘,昨夜又睡得囫囵,清晨洗个澡还是必须的。这内院住的都是女子,要劳动人家姑娘搬洗澡水,他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好不容易将那大木桶装满热水。又取来肥皂,脱光衣衫钻入桶里。一阵微烫地温热感觉传来,让他浑身毛孔通透,说不出地舒爽。

  全身酥软之下,他舒服的叹了一声。双手轻轻拨拉,用力划了几下,口中骚骚哼道:“我游,我游。我游游游!”

  正泡的舒服,却听门外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一个女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道:“你在屋里吗?做什么呢。怎地不出来用膳?”

  怎么连个名称都不带?若不是和你熟了,我都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呢。他将脑袋埋在水里半晌。才抬头吸了口气,摆摆头上的水珠,荡笑道:“大小姐,我洗澡呢,你千万不要进来啊,不然我叫非礼了。”

  萧玉若在外面听得好笑,早间洗澡?这人说话从来没个正经,句句是假话。

  “信你才怪!”大小姐嘟囔道:“你做什么呢,快些出来,不然我就进来了。”

  “我警告你啊,不要进来,否则后果自负。”

  林三的话怎么听着都有些色厉内荏,大小姐自然不信,见他不出来,倔性子上来了,想也没想便推门而入。

  “啊——”两个人同时一声尖叫。

  林晚荣坐在木桶里,头发滴着水珠,只见大小姐风风火火闯进来,手中端着一个木盘,盘里放着稀饭馒头和几个精致的小菜,显然是为他准备的。

  “大小姐,我贞男身被你看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啊!”林三嬉笑道。

  “你,你,你怎么不穿衣服?”萧玉若又羞又急,忙转过头去,气道。

  汗,有穿衣服洗澡地么?林晚荣嘿嘿一笑:“我不是说过了吗?正在洗澡嘛!你怎么就不信呢?这下看你怎么对我负责?”

  大小姐急急退出屋去,脸颊如同火烧,望见那精美的早餐,忍不住又羞恼地哼了一声。

  洗完澡,浑身舒坦,人也精神了许多,林晚荣推门而出,只见大小姐坐在门前发呆,双目无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算了,算我倒霉,被你看光了,就将就着吃个亏吧,不追究你了。你也别愁眉苦脸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林晚荣大方道。

  “讨厌!”大小姐脸色羞红的哼了一声,气也不是,笑也不是,这人与昨夜相比,怎么就像完全换了个人似的。见他伸手往盘子里探去,她急忙道:“别用了,饭菜都凉了,我叫他们换些热地。”

  林晚荣点点头道:“还是大小姐心疼我啊!”

  “谁心疼你了。”大小姐轻轻一哼,脸颊有些发红:“就会偷懒,还要我来伺候你。让别人见了,不生出闲话才怪呢!”

  “闲话?什么闲话?大小姐又怕什么闲话呢?”林晚荣微微一笑,似是不经心的道:“闲话乃是闲人所出,这个世界上,我最不怕的就是闲话了。”

  大小姐见他眼中似笑非笑,心里有些发慌,急急低下头去,不敢与他对视。

  “你,你就会作践我!”萧玉若眼中沁过淡淡烟雾,有些委屈又有些感动,轻轻道:“昨日那花灯呢,到哪里去了?我想看看!”

  “扔了,到这里就扔了。”林晚荣嘻嘻道:“一盏破灯,有什么好看的。”

  大小姐鼻子发酸,银牙紧咬,低下头泣道:“骗子,你就是骗子,专骗我地骗子!”

  ***************************

  按照大小姐的规划,此次到京城,主要就是为了推销香水和香皂而来。萧夫人虽是出身京中,但她已离京多年,人脉关系残存无几,萧家在京中籍籍无名,认识的达官贵人没有几个。萧玉若来了之后,便要从头做起。

  萧家在金陵家大业大,根基扎实,想要做地事情一呼百应。可京城不比金陵,天子脚下藏龙卧虎,腿绊腿的都是皇亲国戚、王公贵族,萧家在这里虽是经营多年,却大多是布匹生意,此时要该行经营胭脂水粉,即算肥皂与香水有着非同一般地魔力。那也得从头开始,可以说机遇与挑战同在。

  大小姐眉头紧皱。旁边坐着的宋嫂不敢说话,深怕打搅了她地思路。二小姐坐在林晚荣身边,眉开眼笑地望着他。她过了年便十七了,长大了一岁。按照夫人的嘱咐,以后萧家的事也要她参加商议。

  “林三,你觉得我们这第一步该当如何走呢?是先去拜访娘亲的各位旧友,还是依托宋嫂掌握的人脉。一步步做起?”大小姐询问道。

  这个问题对林晚荣来说,实在小菜一碟,他亲手经过的案子多不胜数。新产品的上市。就是铺天盖地的广告,无休无止的促销包装。让人记住它,使用它,这就算成功。

  但是在这个时代,针对香水和香皂地适用人群,如何包装,如何打广告,却是要小心谨慎的。这些太太小姐们不爱吊带不穿蕾丝,都是些斯文女子,推销也要讲究技巧地。

  玉霜见姐姐眉头紧锁,林三却是面带微笑,以她对他的了解,定是有了什么妙法了,便在他肩膀上轻推了一下道:“有什么方法你就快说嘛,别让姐姐着急了。”

  林晚荣悄悄道:“昨夜你答应我,猜上灯谜便要亲亲的,怎么先跑了。”二小姐轻啐一口,脸色羞红,不敢说话了。

  林晚荣哈哈一笑,站起来道:“大小姐,你提出的这两种方式都有道理,都可以去试一试。不说别地,好歹可以混个脸熟,至于有没有效果,另当别论。”

  大小姐不满的嗔道:“你有什么点子就说,总喜欢打哑谜,小心我找娘亲告发你。”

  林晚荣恶汗,大小姐是没招了吧,竟然拿夫人来压我。他嘿嘿一笑道:“大小姐举出的这些手段虽然可行,却都是看别人脸色行事,不太稳妥。这香水香皂赚来的是银钱是我们自己地,还当以我为主才是。”

  “如何以我为主?”大小姐道。

  “很简单那!我们主动出击,打广告,办展览,推销产品,以香水和香皂的魅力,想要引起轰动也不算难事。”见大小姐沉思的目光,林晚荣继续道:“我们这些产品地主要消费人群,是京中的太太小姐们。要想吸引她们地目光,那就必须要对她们胃口,依我看来,倒不如办个品香会。”

  “品香会?什么品香会?”屋内几人一起问道。

  “各位想想,要是把香水与花放到一起,那会有什么效果呢?”林晚荣提示道。

  “比花更香!”大小姐一拍手,脸上惊喜道。

  林晚荣啧啧道:“大小姐果然冰雪聪明,一点就透啊!小生佩服佩服。”

  大小姐妩媚望他一眼,嗔道:“休要讽我了,你这意思我大概明白了。但是如何让各位太太小姐能来看我们这品香会呢?”

  “每年春天,各种各样的赏花会层出不穷,太太小姐们都要出门观赏,要找到这样一个机会办个品香会,不是太难吧?现场推销,赠送试用,既雅致又别出心裁,效果将是轰动的。记住了,机遇永远只垂青有准备的人。”林晚荣笑道。

  萧玉若微微点头,二小姐也喜出望外,对林晚荣轻道:“林三,你出来一下。”罢,便飞快的奔出屋去了。

  林晚荣也不管大小姐诧异的眼神,急忙跟了出去。

  二小姐躲在花坛后对他招手,见他到来,忍不住面色桃红,凤眼微闭,声音颤抖的道:“坏人,亲我一下!”极品家丁_第二百八十二章 仙子与强女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这丫头,竟然提出这种要求,不是逼我犯错误么?林晚荣“难为情”的想了想,玉霜见他踌躇不决,以为他担心被人看见,忍不住小嘴一嘟,脸色轻红的哼道:“胆小鬼!人家都不怕,你怕什么,唔——”

  一阵强有力的拥抱将她搂进怀里,鲜红的小口被紧紧堵住,一双作怪的大手在她腰肢上轻轻抚摸,她鼻息咻咻的轻嗯了一声,浑身热情似火,便融化在这突然到来的jq里。全本

  “唔——”林晚荣长长的吁了口气,无氧的耐力训练还要增强啊,才二十几分钟就坚持不下来了,怎么着也得一个小时才及格吧。

  二小姐四周瞅了瞅,嘤咛一声躲在他怀里不敢抬起头来,脸色阵阵滚烫,轻轻拍打着他胸膛道:“坏人,你这样做坏,要是让姐姐看见怎么办?我可是答应了她,不能让你再随意欺负的,若是她看到了,我岂不羞死了。”

  这丫头,方才的主动哪里去了?林晚荣笑道:“怕她做什么,我们这叫做两情相悦,她想看就让她看个够吧。”二小姐对他没有任何办法,只得脸色羞红了任他作为。

  和萧玉霜卿卿我我一番,再回到屋里的时候,大小姐和宋嫂已经商定的差不多了,萧玉

  若正誊写着什么。看了一眼玉霜红扑扑的小脸,大小姐无奈的嗔道:“你们做什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我与宋嫂商定了些办法,你来看看如何?”

  林晚荣笑道:“我与二小姐出去口舌交流了一番——那什么方案,你与宋嫂定了就可以了,我放心的很。”

  宋嫂吃不准林三和大小姐什么关系,说话如此随意。萧玉若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轻道:“你倒会推的一干二净。若这差事弄砸了,赚不了银子,赔了我萧家,可也赔了你。”

  “大小姐办事。我放心!”林晚荣笑着道,萧玉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经营的事情,林晚荣向来懒得管,就像酒楼都交给巧巧一样,香水和香皂,大小姐会比他更尽心。他本人只负责出出主意,反正他的点子都是金点子,只要落实好了,基本不会失败。至于具体的策划安排。那就要靠大小姐了。毕竟她是女儿之身,对太太小姐们的习惯脾性都清楚,如果硬让一个大老爷们掺和进去,反而会弄出个四不像,适得其反。

  大小姐知道他想偷懒,却也拿他没办法,想起昨夜那温馨地场面,心里升起一片柔情,便也不去逼他做些不喜欢的事情了。

  林晚荣想起与青璇的约定。心里惶惶,拉住宋嫂道:“宋嫂,你对这京城地处熟悉,请问那玉佛寺在哪个位置?”

  “玉佛寺?”宋嫂眉头一皱道:“这是哪里的宝殿?我在京中二十来年,却没有听说过。”

  林晚荣愣了一下。当日离别之时。青璇明明说的是七月初七,玉佛寺前相见,她是绝对不会骗自己的。为何宋嫂在京中待了多年,反而不知道这玉佛寺呢?

  他原本想先到玉佛寺外寻访一番,哪知上来就被打了一记闷棍。似宋嫂这样的老京城都不知道玉佛寺在何位置,这叫我到哪里去寻找青璇?

  宋嫂道:“林兄弟,你是要去烧香吗?这京中的名山大刹海了去了。大相国寺,小相国寺。净潭寺,都是有名的宝刹,香火鼎盛地很。每到正月十五前后,达官显贵都要去烧香求佛。你去求求,肯定也灵验的很!”

  林晚荣摇摇头道:“宋嫂,我就是想要去这玉佛寺。你真的没听过玉佛寺的名字么?”

  宋嫂摇摇头道:“我在京城这些年,大小地处都跑遍了,确实没有听过玉佛寺的名头。”

  大小姐见他痴痴傻傻的样子,不知道他问这些有什么目的,只是见他这般无神的模样,心里隐隐觉得难受,便柔声道:“是不是你记错了?”

  “就是失去了性命,我也不会记错这个地方的。”林晚荣坚定道。

  望见他斩钉截铁地样子,就知这个地方对他无比重要,大小姐轻声道:“你勿要着慌,京城这么大,宋嫂也不可能处处都知道的,我叫人多多打听一下,保准叫你找到那地方就是。”

  林晚荣苦笑了一下道:“谢谢你了,大小姐。”

  萧玉若愣了一下,幽幽道:“你这般向我道谢,我反倒有些不习惯了,以后莫要再说这些话,听得不舒心。”

  那一直沉默的宋嫂眉头紧皱,半晌才道:“林的,莫非是卧佛寺?”

  卧佛寺?林晚荣急忙道:“也别管什么玉佛卧佛了,只要是佛寺,你就给我说说吧。”

  宋嫂点点头道:“这卧佛寺位于城北郊外,二十多年前香火鼎盛一时,只是这些年早已衰败下来了。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这个地方。”

  林晚荣大喜,管他什么佛,只要是个佛寺,那就有希望。他急急朝宋嫂作了一揖道:“谢宋嫂了,你地大恩大德,小弟来日再报。”话音一落,便急急出门而去,身形匆忙,转眼就消失在了熙熙攘攘地人群中。

  “这林三兄弟倒是心急的很,也不知道寻那玉佛寺做什么,莫不是会些相好的姑娘?”宋嫂笑道。

  大小姐偏过头去,哼道:“莫要管他,他便是将天下所有女子都拐回家中,也由着他了。”

  宋嫂探头望了望阴沉沉的天空,忧心道:“看这天气,今日怕是要下雨了。林兄弟一个人出去,要是淋雨,可就不妙了。”

  话音未落,就见大小姐拿了把油伞急匆匆的冲了出去。只是这人海茫茫,哪里还能寻着林三地踪影?大小姐站在大街上,望着南来北往的人群,一时有些呆了……

  林晚荣兴冲冲出门来,辨明方向,直往城北而去。京城繁华。贩夫走卒,百戏杂耍,让人眼花缭乱。大街上人来人往,挤得满满当当,吆喝声、叫喊声不绝于耳,热闹之极。

  林晚荣心记玉佛寺,对京城胜景也无心打量,找准了几个人问清卧佛寺的位置,匆匆向郊外行来。

  京城地处广阔。这一行直走了大半个时辰,渐渐地行人稀少了,已到了郊外。又行一程,却觉得前方道路渐渐崎岖起来。抬头望去,只见眼前陡然树立着一处悬崖。这悬崖怕有几百丈高,陡峭之极,四面光滑,几无下足攀登之地。山顶上云雾笼罩,烟岚环绕。隐隐见亭台楼阁,飞檐走碧,直似云中仙境。

  山崖脚下,立着一座破败的寺院,木门残缺。青苔遍地。锈迹斑斑,人迹罕至。这寺里房屋墙顶绝大部分都已倒塌,只有一个正殿,尚有半个屋顶遮掩。

  林晚荣看地心里阵阵激动,这就是那卧佛寺了么?这是不是青璇说的玉佛寺呢?

  他走到近前。只见寺内高墙倒塌,屋顶也敝开在露天之下。一尊巨大地石刻弥勒佛,足有二十丈长。八丈来高,憨态可掬。腆着个大肚子,笑眯眯卧在地上。风吹雨打之下,这石头卧佛身上的棱角已经磨砺殆尽,尽显柔和之气。

  佛像前立着一个巨大的香龛,烟熏火燎的痕迹,虽历经风雨却仍未褪去,依稀可见当年香火鼎盛的情形。

  林晚荣在大殿里来来回回的巡视一番,除了依山而建的巨大石佛外,便是空无一物。这卧佛寺墙体皆已倒塌,唯一保存的好些的便是正殿了。穿正殿而出,寺后却是一片占地极广地树林,树木高大,枝条粗壮,虽是新春方过,枝叶残败,却不见萧条。

  这寺庙结构简单,前后有无活物,一眼便可以看尽。林晚荣前前后后的搜寻一番,却是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

  他不信邪的四处寻访一周,只见这山峰四周陡峭,崖壁光滑,几无可以落脚之地,三面皆是环水,唯有卧佛寺这面是块平地,也不知那绝峰之上的飞宇楼阁是何人所建,又是如何登爬上去的。

  一圈扫下来,却又回到了起步时的那片树林之中,别说是青璇,就连个活的兔子都没找到。他抹了把额头的汗珠,一下子躺倒在干草地上,四肢平躺,大口大口喘着气。

  这里到底是不是玉佛寺?青璇,青璇又在那里?他浑浑噩噩的躺着,心思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眼睛渐渐闭上。

  不知道躺了多久,模模糊糊中,似乎有点点湿意滴在脸上。下雨了!他心里一叹,朦朦胧胧睁开眼来,往前一瞟,顿时将双眼睁得圆圆。

  那树梢之上,一个白衣飘飘地女子身形窈窈,莲足轻点,踏于细细枝叶之端,似是虚无缥缈的云中仙子般飞掠而过,不沾染一丝俗世的尘埃。

  看见鬼了?还是看见神仙了?林晚荣顿时睡意全消,刷的一声坐了起来,高声叫道:“喂,喂——”

  那女子似是没听到他的叫喊,身形不停,恍如轻烟向前掠去,身形美妙无比,却不是肖青璇。

  林晚荣在这卧佛寺本已绝望,但见了这突然出现地女子,心里又升起了几分期冀,追在她身后高喊道:“小姐,仙子,美女,——”

  任他叫破了喉咙,那女子依然没回头,身形杳杳,转眼便要消失在他眼帘。林晚荣追了几步,气喘吁吁,喊破了嗓子,鞋子也跑掉了。

  妈地,会飞就以为自己真的是仙子啊,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飞了,要是有导弹的话,老子早就一炮将你打下来了。林晚荣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拣拾起自己落在地上的布鞋,便狠狠往那仙子身上扔去——打不着也要吓吓你!

  仙子似是感觉到了什么,长袖一拂,猛地回过头来,扫了他一眼。

  林晚荣心里猛的跳了一下。脚步却是呆呆停住了。这女子凤眉轻目、雪肤朱唇,完美无瑕地脸颊晶莹如玉,唇边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立于树梢末端,长裙之上的仙子般圣洁高贵,不带一丝烟火气息,仿佛任人看上一眼也是罪过。

  乖乖,这莫非真地是仙女。美的不像话。饶是林晚荣这样强悍地人,在这女子面前也生出些自惭形秽的感觉。他旋即惊醒过来,我靠,什么样的女人不是男人配的?我怕她个鸟!他蛮横无忌的抬起头来时,那女子已如一缕看不见的尘烟,消失在了他面前。

  林晚荣用力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这不是做梦吧,仙子下了凡尘?在树林里寻找一番。却哪里还能找到仙子的身影?

  他长长的吸了口气,今天这事透着邪门,我明明是来找青璇的,怎么会冒出这么一个仙子来,还美得丧尽天良?看不出这仙子地年纪。她与青璇有没有关系?姐姐?妹妹?莫非这卧佛寺。真的就是青璇口中的玉佛寺?

  一连串的问题涌上来,他也有些头晕眼花,用力的揉了揉两边太阳穴:青璇啊青璇,你跟老公打这么多哑谜干什么啊?

  这一番惊艳之下,他早已没了睡意。抬头看天空灰蒙蒙的,阵阵的闪电忽然将天空映的雪白一片。点点雨滴滴落在脸上,冰冰凉凉的。让他清醒许多,接着一阵大雨便哗哗啦啦地落了起来。

  卧佛寺破败不堪。残垣断壁,唯一能遮风避雨的就是正殿里尚未塌陷的一片墙顶了。林晚荣双手捂住头,急急往正殿跑去,无意间一抬头,只见那裸露在外的卧佛,在闪电照耀下竟然闪烁着点点玉光,晃得他眼花。

  卧佛?玉佛?他一拍掌,猛的跳了起来,妈地,这卧佛寺原来真地就是玉佛寺啊。这雕刻卧佛的天然石头其实是一块尚未开凿的璞玉,平日里看不出来,遇到强光,才能显示出玉石的特性。这卧佛寺,就是青璇口中的玉佛寺,一定不会错地了。

  有了这一个发现,他心里的兴奋无以表,“啊”的长叫几声,将那惊雷都要遮住,恨不得抱了这大肚子地弥勒佛亲上一亲。

  确定了这就是玉佛寺,他心里激动,脚下加速间,已到大殿屋檐下,正要迈门而入,却听里面传来一个女子声音道:“外面是什么人?”

  他脚步一下子停住了,这个破地方也会有人来?莫非是刚才那个会飞的仙子?而且是仙子在飞地过程中被雨淋湿了,正躲在里面换衣裳?哇哈哈哈!他心里得意了几声,怪叫道:“女施主,我给你送茶来了——”

  “怦!”却是一块石头从里面扔了出来,将林晚荣吓了一跳,急忙躲开道:“仙子,是我,我们刚才见过面,我还追了你一截路程的。”

  里面的那女子沉默半晌才道:“什么女施主,仙子的

  你莫非是这庙里的和尚?不对——这玉佛寺破败多年,哪里来的和尚?你,你是做什么的?”那女子说话间声音有些惧意,旋即便又平静下来了。

  “玉佛寺?”林晚荣身体轻震,这女子说这是玉佛寺?这里真的就是玉佛寺!妈的,世界上还有比我更聪明的人么?

  他哈哈笑了几声,精力便转到庙里这女子身上了。如果里面的这位,真的是那会飞的仙子的话,就是两个林三也打她不过,哪还会这样安静的与自己说话。如此一来倒奇怪了,里面这女子是谁?

  他想这么多,却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听那女子声音清丽,想来年纪不大,他嘿嘿笑了一声道:“里面的小姐不要怕,我叫三林,是一个大大的好人,今日到这里是为了寻访一位朋友,我不会欺负你的!”

  那女子声音平静的道:“原来是三公子,小女子有礼了。小女子今日与一众好友出来作画,见这天气阴沉才来此躲避一时,眼下我那朋友们去寻柴草点火去了,马上就回来。”

  林晚荣笑道:“如此甚好,这雨越下越大,屋檐下也避不了几时,在下也进来躲上一躲吧!”

  他脚步方要踏进,只听那女子道:“不可!”

  “有何不可?”林晚荣问道。正要继续迈进,却是又一颗石子飞来,砸在他脚前。林晚荣无奈道:“小姐,你这是做什么?要打架么?你可不是我的对手!”

  那女子哼了一声道:“那可不一定吧,你看看你的正前方是什么?”

  林晚荣抬头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那角落处露出一截强弩,箭枝已上,正幽幽瞄准自己。

  他是带过兵的人。在李圣的神机营里见过这玩意儿,这叫做连环弩,最多一次可以上五支箭枝,连环发射,威力巨大,当日力战白莲第一勇士,这连环强弩就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如何不认得。殿里这女子持的这连环弩小巧玲珑,很明显经过改良。适合女子携带防身。

  终日打雁却叫雁啄瞎了眼,这荒郊野外的卧佛寺里,却遇上一个野蛮女,他暗叫晦气,哼道:“小姐。你连神机营里的连环弩都能弄到。想来不是什么平常人!”

  “你竟然识得这连环弩?”殿里女子笑道:“三公子倒也见识不凡。小女子实无威胁之意。听公子行,也是个读?”

  “不是!”林晚荣一口答道,他站在屋檐下,雨丝飘进来,打湿了他半边身子。难受地很。凭着他现在的功夫,只要找准那女子位置,解决她不是什么难事。关键的问题是。他为什么要解决她?难道就因为她不让林三进去避雨?说出去笑死人!

  “公子倒也有趣!”女子道:“小女子孤身一人在殿内,若是公子也闯了进来。瓜田李下之嫌自是难免。虽然我二人清白,流蜚语也止于智者,但人活尘世中,要少遭人诟病,还需自己谨慎。公子说是不是?”

  林晚荣笑道:“小姐方才不是说,还有你知交好友即将返回么?这可不算孤男寡女。再说这庙也不是你家开的,只因为你一人要躲雨,就要让别人在外面忍受寒风冻雨,是否有些说不过去呢?”

  看不清那女子面上的反应,只听她沉默半晌叹道:“三公子说的有礼。只可惜世事艰难,我们女儿家身处弱势地位,若不学会保护自己,恐怕最终苦的就是自己了。对公子来说,可能因为没有及时避雨大病一场,可是对于女子来说,一着不慎,怕是一辈子就毁了。孰轻孰重,公子自然可以分辨。”

  这丫头真是一张利嘴啊,林晚荣哈哈一笑道:“不就是避个雨么?难道小姐真的因为这样莫名其妙的一件事,要射杀一个素不相识地、非常优秀、非常善良、非常帅气的人么?我倒要来试一试!”

  他口上说试试,却偷偷退了出来,捡起脚边的那块石头,向大殿里扔去。

  “嗡——”的一声轻响,一只小箭正中旁边木柱,深入三分,羽翼带着微微颤动嗡嗡作响。

  林晚荣惊的一阵大汗,这小妞,真射啊。敢向三哥我开炮的女人,你是第一个,有种!

  “三公子勿要考究小女子的耐性,对我来说,清白重逾性命!若伤了公子,但能维护我清白名声,小女子愿一命赔一命,自缢于众人之前。”那女子斩钉截铁的道。

  “好,小姐,你很有个性!请问你成亲了没有?”林晚荣咬牙道。

  殿里女子不答话。林晚荣嘿嘿一笑道:“我猜还没有吧。依小姐的品味个性,应该有很多公子追求吧?能不能算我一个呢?”

  那女子声音中带着微怒道:“请公子自重!”

  “追上你,然后甩了你,这是我地目标,也不知道能不能达到呢?”林晚荣似是自自语,偏那声音大到让殿里听见。

  “嗡——”“嗡——”“嗡——”“嗡——”

  数只小箭连环发射,正中门柱处。那女子提着强弩走出来时,只见一个坏坏的影子朦朦胧胧消失在前方雨雾里,连面容都看不清楚。一个嬉笑的声音自雨中传来:“小姐,可不要再让我遇见你哦,否则,我必定实践我的诺。”极品家丁_第二百八十三章 巧遇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自玉佛寺回来,林晚荣心情比之前已经好上了许多。全本全文免费阅读虽然没找到清青璇,但是最起码知道了,那卧佛寺就是玉佛寺,青璇的确没有骗自己。七月初七之约,现在虽然遥远,但只要自己努力,没准能早些与青璇相见也说不定。

  大小姐见他浑身湿漉漉的跑回来,脸上却是眉开眼笑,与去时的情形截然相反,忍不住道:“淋了雨还这般高兴?那卧佛寺便是你要找的地方么?”

  林晚荣点点头,笑道:“说起来真的要多谢宋嫂了,没有她,我都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呢?”

  大小姐轻嗯了一声,小声道:“你寻那地方,是为了寻找青璇小姐么?找到她了么?”

  林晚荣叹口气:“现在还没寻着,不过终有一天要找到的。你也知道,这天底下还没有我林三做不成的事情。”

  “吹牛!”大小姐哼了一声:“青璇小姐待你情意深重,你找到了她可要好好待她,一个女子生在世上,遇见个倾心的人儿便是三生的造化,莫要伤了她的心。”

  林晚荣上上下下打量了萧玉若一眼,呵呵笑道:“大小姐,这真的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话么?怎么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萧玉若白了他一眼,没有接下去,轻道:“快些进去将湿衣换下,我去叫宋嫂烧些姜汤,莫要受了凉。明日一早,我与宋嫂去拜访京中大户,你送玉霜去京华学院,娘亲已经交待好了。你自送她去便可。记住一点,勿要惹事生非。”

  “勿要惹事生非”,这句话已经成为每次出门前,大小姐嘱咐他的口头禅,可是这些时日下来。他不去惹是非,是非偏要来惹他,已经成了惯例,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听了大小姐的话,林晚荣倏然醒悟,明天就是正月十七了。京华学院要开学了,二小姐算起来也是这时代的“大学生”了,实在可喜可贺。

  吃过晚饭洗完热水澡。被这一场急雨淋得冰凉地身体又恢复了活力,大小姐仍在厅房与宋嫂准备着明日拜访的礼品。望见二小姐房里***通明,他便偷偷摸摸走到玉霜房前,轻轻敲击几下门窗道:“二小姐,二小姐——”

  玉霜的声音传来道:“你快些进来吧,门没锁!”

  吱呀一声推门而入。屋灯正暖,二小姐忙里忙外,往箱子里装着东西,衣衫杂物。玩具零食,尽是些小女生喜欢的东西,末了又放进文房四宝。连香水香皂也装了好些进去,望着便像是要去远行。看见这熟悉的场景。林晚荣依稀想起了自己去大学报到前夜,母亲为自己收拾行李地情形,原本茂盛的淫心一下子平静下来,心里温馨之极,走到玉霜身边道:“都收好了吗?可别落下什么。”

  二小姐嗔道:“你以为我是你啊,丢三落四的!该带的东西都在纸上列着呢,一样也少不了。”她转过身来,拉住他手哼道:“今日明明天气阴沉,出门也不带把伞,要将你淋病了,看你怎么办?”

  这丫头倒有些小管家婆的潜质,林晚荣笑着刮了她小鼻子一下,往那箱子里瞅了一眼:“你带这么多东西去,真的要搬家吗?我们都在京中,你每过十天半月就回来一次,我们再为你备上一些你需要地送过去,不是省事多了么?”见着柔弱的玉霜收拾了这么些东西,他心里倒有了些送孩子上学去的感觉,虽然站在面前地是自己早已内定了一百遍的老婆。

  二小姐望了他一眼,坚定的摇摇头道:“不行!我那学院便是专门为了学本事去的,若是十天半月就回来一次,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好好用功?再加上你这坏人在此,我怕回来了就不想再去了。坏人,你与姐姐都要答应我,我入学之后,你们都不要去看我,我要将全部心思都放到这学业上。你也说过,我现在年纪还小,还能学许多东西,将来可以帮得上姐姐,也帮的上你。林三,你答应我好不好?”

  林晚荣愣了一下,这丫头心智如此坚定,以前倒是小看她了,差点将她培养成花瓶。

  “玉霜,我们坐下来好好说说话吧。”他点点头,前所未有的认真道:“都说了要送你去京华学院,我却还不知道你要去学些什么呢?”

  二小姐捉狭一笑道:“我去学些诗词啊、画画啊,我见你似乎这些东西会地不少,等我学好了,将来一定要打败你!”

  林晚荣苦笑道:“你学这些做什么?难道诗词画画能够帮的上大小姐、帮的上我么?一个洛才女已经够我受的了,你要是再学来这些东西,以后我们家里就只能听见两才女对句,老公我就要敬你们而远之。”

  二小姐咯咯一笑道:“我一个女儿家,不要学诗词,那你希望我学什么呢?”

  林晚荣想了想道:“有没有什么算术加法之类地,你学学记账算账,以后老公的产业做大了,你就做个总会计师,掌管我林家总账。”

  “什么叫总会计师?”玉霜扑闪着大眼睛道。

  “哦,这个总会计师,就是,就是算总账的。”他胡乱解释道。

  二小姐捂唇娇笑:“那好,以后我就做个跟你算总账地,嘻嘻!”

  这话听得别扭,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笑:“话虽这样说,我也没去过京华学院,这里面是不是都是只学些什么诗词绘画?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专门学习术数算法的学科?”

  玉霜点头轻笑道:“你啊,也太小看这京华学院了。这是我大华学子地最高殿堂,不仅教授算法数学,还培养武将谋略。至于你说的诗词绘画,那更不用说了。只要你愿意,选择其中任何门类学习都可以。”

  林晚荣心里也是惊奇,这样说来,这个什么京华学院还真是一所综合性、全能性、复合性大学了。不仅有院,竟还办有军事培训班,以前倒是小看这地方了。

  “那你到底选的什么?”林晚荣笑着问道,不会是选择地军事学科吧

  难道我林家还要再出一个女将军?

  二小姐微微一笑。从一个红布包裹的崭新小袋里,取出一样小巧玲珑的物事,手腕轻摆。那物事上的珠子哗啦作响:“嘻嘻,林三,你认得这是什么吗?”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小乖乖,原来你早有准备,我们可真是心有灵犀啊,以后我们林家的总会计师。就非你莫属了。”

  “讨厌,胡说八道!”二小姐秀脸通红,玉指轻轻拨拉了几下,那物事上挂地珠子阵阵乱响。玉霜道:“这东西。我也是从别人那里看到的,听说算账有用的很,好不容易寻了一个来。却没几个人会用的。也不知道京华学院的先生,会不会教授这个?”

  “他们不会。你老公我会啊!不就是珠算嘛!”林晚荣嘻嘻一笑,接过那小巧算盘,轻轻拨拉几下道:“三下五除二,四下五去一,——”

  玉霜惊得小嘴都合不拢了:“坏人,你,你这是哪里学来的?我见金陵会用这算盘地都没有几个呢!你口里念的又是什么秘诀——原来你才是总会计师!”

  汗,我哪是会计师,只不过小学时候学过而已。但见了玉霜惊讶的表情,他心里也有些诧异,看来在这个时代,算盘虽已出现,却仍未普及,珠算口诀表也无人总结,不知道那京华学院里有没有高人!这数学是百科之母,是自然科学地奠基石,数学不能发展,科技进步那就是一句空话。

  他忍不住为难的挠了挠头,我要不要把这珠算口诀交给玉霜呢,这样她可能就成为大华术数学的第一人了,也算为我老林家争了光。但看见玉霜细嫩的小手,他心思又淡了下来,算了,自己老婆自己疼,这些辛苦的差事还是教给别人去吧,以后在京华学院里找个谈的来人,教教这口诀,也算自己为大华数学做了些贡献。

  玉霜扑在他怀里轻轻道:“你明日送我去了京华学院之后,便不要寻我了。我不学成本事,绝不出这书院。”

  “支持,绝对支持!”林晚荣拍着她香肩道:“对于要求进步地老婆,我一向是举五肢支持!”

  二小姐轻轻嗯了一声,忽地奇道:“何来五肢?”

  他哈哈笑了几声,不予回答,二小姐叹口气道:“你在外面风流快活,有各位姐姐妹妹相陪倒也罢了,只是我一人在里面苦学,这思念如刀,要是我想念你了,可怎么办呢?”

  “这个简单,我画一副自画像,保证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你每日放在枕边,饭前便后都看一看,不就解了相思么?”

  “谁要看你?”二小姐脸孔通红,又小声道:“那你将我也画上好了,我们两个,永远在一起。”

  来到这完全陌生的世界之后,林晚荣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还能重新回到大学的校园里,可是站在京华学院的大门前,他似乎又重新回到了自己地大学时代。

  京华学院乃是大华的第一学府,位于京城南门外,与皇宫内院遥遥相对。学院分诗文、术数、军论三科,招收学生都是在诸方面出类拔萃的人才,听说要经过数关严厉地考核。

  考核?林晚荣看了走在自己身边的二小姐一眼,无奈摇头,上大学走后门,古来有之啊。

  当今大华,文重武轻,进这京华学院地学生,多数是来拜名师学诗词的,一旦被举荐入朝,必可飞黄腾达、出人头地。那学习军论的,人数相对较少。要么是世家武官子弟,要么是立了功的军士,也是股不可小觑地力量。

  最弱的,就是像二小姐这样学习术数的了,要兵没兵。要权没权,不仅在京华学院,就是放眼整个大华朝,也是最不受重视。因此,报名学习算法术数的人数极少,十成里占不到一成。与林晚荣经历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地年代相差甚远。

  一早便陪着二小姐来报名的林晚荣,望着术数红榜上那稀稀拉拉的报名人数。再望望诗文榜前攒动的人头,忍不住的摇摇头,这都叫什么事啊,光做些风花雪月的淫诗艳词,就能让大华国富民强?真他妈扯淡。他勉强也算得上是个囫囵吞枣地半吊子才子,可是对于才子这个称号。他是深以为耻的!

  二小姐却是兴奋的很,她方满十七,正是喜欢热闹地年纪,此处又是大华的最高学府。兴奋混杂着骄傲的心情,就像林晚荣当初走进大学的心情一样。

  萧玉霜要学的这术数,报名人数甚少。讲学的课堂是在一处小院内,只有四五十人。女子更是不足十个。二小姐一进去,自然引起了轰动。

  玉霜局促不安地看了林晚荣一眼,只见他对自己微微一笑,她心里便安定了下来,恋恋不舍的看了林晚荣一眼,朝自己位置走去。

  按照与二小姐的约定,进了书院之后,林晚荣便要离去,不能打扰玉霜的苦学,当然,对于这种刻苦精神,他是深深赞成地。

  对玉霜微笑了一下,林晚荣脚步加快,正要走出小院,外面却急匆匆行来两个人。行在最前的是一个女子,正在低头沉思,急急行来也不看前面的路,差点与他撞上。

  林晚荣急忙闪身避开,这丫头,赶着投胎吗?幸亏遇上我身轻如燕,反应迅捷,要不你就变成飞燕投怀了。

  那女子身后跟着地男子,见她差点撞了人,急急抢上前道:“徐小姐,你如何了,有没有伤着?”

  我靠,这话问的有水平,我和她连个皮毛都没碰着,你却张口就问有没有受伤?他无奈摇头苦笑,只见这问话地男子二十多岁年纪,一身白衣,身形修长,玉面朱唇,丰神俊朗,生的比潘安还要好看几分。

  对于比自己还帅的人,林晚荣天生就没有好感,他也没看那女子一眼,转身便要行去。

  “且慢!”俊朗男子一声低喝道:“这位兄台,你差点撞倒了徐小姐,是否应该略表歉意?”

  明明是这小妞差点撞到我,怎么我变成肇事者了?林晚荣心里叹了口气,想起大小姐嘱咐过的“勿要惹事”的嘱托,他慢慢回过头来,笑嘻嘻道:“哦,差点撞倒了吗?那真的对不起了,这位小姐,我向你道个歉!”

  那位小姐似乎这才从沉思里回过神来,皱眉道:“叶兄,这是怎么回事?有什么事情吗?”

  林晚荣大汗,这丫头想什么事情如此出神,竟连差点撞了人都不知道,幸亏这年代没汽车让你开!不过她的声音听着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

  俊朗的叶公子说道:“哦,徐小姐,也无大事。只是你方才思考间,这位兄台差点撞上你,我叫他向你赔个不是!”

  这话说的太他妈有水平了!换成以前的林晚荣早就拔枪干上了,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玉霜还要在这里读书,大小姐又特意嘱托过,为了姐妹俩的安宁,我忍!

  那位徐小姐从容摇头道:“不必了,叶兄,方才是我思考事情,走得匆忙,差点撞到了这位公子,论起过错,我也有一半。”

  这位声音听着有些熟悉的话倒还靠点谱,主动承揽了一半责任,虽然这责任百分之百都应该是她的。

  叶公子点头道:“徐小姐如此宽厚待人,实为我京华学院诸多教习与学生之楷模,叶某佩服万分。”徐小姐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林晚荣鄙视的摇头,拍吧,你就拍吧,脸皮比老子还厚。他也懒得看那徐小姐一眼。正要离去,却听叶公子道:“这位兄台,你是学院的学生么?是来学习术数的?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徐小姐,你见过他么?”

  这叶公子说话虽然谦恭有礼,话里却总透着股盛气凌人的味道。或许是因为他长得帅地缘故吧,林晚荣安慰了一下自己,说道:“在下不是书院的生员,我今日是送我家小姐来此学习术数的,她是金陵萧家——”

  “是萧家的小姐么?”徐小姐一惊道:“你是从金陵来的?”

  萧家这么有名么?连京城都知道?林晚荣装作谦虚道:“在下正是来自金陵。”方才受了叶公子那般盘剥似地逼问,虽是强自忍了没有爆发。但他与这位徐话,始终没有抬起头看她一眼,借此表示对这二人的强烈抗议——我偏就不看你!

  “那你们认识金陵才女洛凝小姐吗?”徐小姐道。

  “洛小姐?”林晚荣点点头道:“认识。认识,熟的很,她和我熟的很。”

  叶公子笑道:“洛凝小姐是前任江苏总督洛敏大人的千金,身份高贵,你一个做下人的,也能与她相熟?”

  “哈哈哈哈——”林晚荣强忍了笑道:“做下人?有多下?为何洛小姐从不把我当下人呢?凭自己地劳动挣钱。凭自己的双手吃饭,为何会低人一等?这位公子将人分成三六九等,实在是有违众生皆平等的佛诫,我建议你去城北地玉佛寺做做功德吧。”

  叶公子未曾想一个下人有如此利嘴。愣了一下,旋即摇头道:“是不是分三六九等,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自在人心之中。我不与你争吵。免得丢了身份。”

  林晚荣摇头不语,这家伙的自我感觉不是一般的好啊,今日看在大小姐的面子上,懒得和你争论,走人!

  他拔腿正要离去,那徐小姐眉毛淡淡一扬,轻迈几步道:“玉佛寺?公子知道玉佛寺?”

  她这几步,正迈在林晚荣身前,林晚荣抬头一扫,顿时愣住了。

  只见这位徐小姐二十多岁年纪,身形窈窕,体态婀娜,雪肤樱唇,杏眼桃腮,脸上虽无笑意,却有一股说不出的淡定从容,正站在了他身前。林晚荣有些发呆,除了惊诧于她的美丽,却更惊异于这女子身上地气质,这是一种充满了自信的平和镇定,是一种真正的知性美。

  被林晚荣这样盯住,徐小姐也不恼怒,淡淡道:“公子能否告诉小女子,你是如何知道玉佛寺的?”

  “咳,这个——”林晚荣心中涌起些不妙地感觉,急忙退了两步道:“京中上了些年纪的,哪个不知道玉佛寺呢?我也是听一位大姐讲起的。”

  徐小姐微微摇头道:“世人只知卧佛寺,却不知玉佛寺!那卧佛乃是璞玉雕成,京中无几人知晓。”

  “小姐,人都是有眼睛地,并非只有你一人善于观察。”林晚荣道。

  徐小姐微一点头:“公子果然眼光凌厉。那请问公子,你昨日是否去过玉佛寺呢?”

  “昨日?昨日那般倾盆大雨,我去玉佛寺干嘛!”林晚荣正义凛然道,眼中闪过丝丝坚定。

  徐小姐盯住他眼睛,良久才道:“你知道一个人说谎的时候,眼珠会怎样吗?”

  “不知,我地眼珠没有乱动!”林晚荣严肃道。

  徐小姐淡淡的哦了一声,面无表情道:“追上你,然后甩了你,这是我的目标。公子,能不能请你把这句话学上一遍?”

  冷汗,一层层的冷汗,饶是林晚荣这样久经考验的厚黑学者,也不知该要如何是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