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二百一十二章探望-至-第二百一十四章衷肠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二百一十二章 探望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从洛敏处出来,天色已经不早了,林晚荣猛然想起,洛凝生病的事情还没告诉老洛呢。\\。 5、 \这老头,近几天忙着和徐渭商量大事,家里的事情肯定顾不上了。想到这里,他转身对送他下山的高首道:“高大哥,洛小姐生病的事情,麻烦你转告一下洛大人吧,看看他如何处置。”

  高首点头道:“这是自然。不过以我对洛大人的了解,如此关键的时刻,他恐怕不会轻易离开这里。”

  高首是洛敏的心腹,洛敏做的事情自然不会瞒他。

  这个老洛外表奸猾,骨子里却是忠直得很,定然不会让家事耽误国事的,林晚荣点点头叹了口气,心里有点同情洛凝姐弟,摊上这么个老爹,未必就是福气啊。

  “对了,怎么没看见高酋大哥?”林晚荣问道。

  “哦,他今日一早就跟随徐大人到两地协调军务去了。”高首知道他与徐渭、洛敏的关系,所以也不瞒他。

  徐渭也不容易啊,五六十岁年纪了,新娶了苏卿怜做小妾,还没时间卿卿我我,估计洞房也没有过几次,就又到处东奔西走。这当官的麻烦事情就是多,还是像我这样做个平头老百姓自由自在。

  和洛敏这一番谈话下来,林晚荣心里大定,想起老洛的骨气,心里感动之余,也想为他做点什么。罢了罢了,你这老头没时间照顾自己的丫头,我就代表你去看望看望吧。

  他想到做到,拨转马头便直住总督衙门而去。天色已暮,洛府里***寂静,林晚荣正要进去,忽然想起那个梅先生也不知道是不是住在洛府里,如果贸贸然进去,岂不是又给洛凝添了许多麻烦?他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正巧遇到一顶小轿停在洛府门口,几个丫鬓婆子搀扶下一位老太太,不是别人,正是洛敏的母亲——洛老夫人。

  当日寿筵之时,林晚荣可没少拍她马屁,钻石送了,徐渭的《风雪归人》也送了,对对子更是无人能敌,老太太就是眼花了也能认得他,见他在门口溜达,立即远远招呼道:“那不是林小哥么?快过来说说话。”

  林晚荣下马过去,行礼道:“林三见过老夫人。”

  洛老夫人瞄他几眼,点头笑着道:“好,好,林小哥近几日可好。”

  林晚荣笑道:“托您老人家的福,吃得好,睡得好,玩得好。”

  老夫人笑着道:“林话,又有才学,也不知道谁家的丫头许了你,可算有福气了。”

  “老太太您说笑了,我只不过是萧家的一个小小家丁,既无钱财,又无权势,哪里会有小姐看得上我呢。”林晚荣谦虚说道。

  老夫人摇头道:“林小哥,英雄不怕出身低,你切不可妄自菲薄。想我祖上也曾是放牛倌出身,后来跟随圣祖皇帝征战天下,才得以封侯。你现在年纪轻轻,只要肯下功夫,飞黄腾达,是迟早的事。”

  “老夫人竟是名门之后,小子失敬失敬。”林晚荣惊奇道,难怪这老太太看着气势风度皆是高人一筹,原来是开国名将之后,洛敏老头胖乎乎的,却没想到还有这等荣耀的祖先。

  老太太拉住他手道:“那都是祖上余荫,老身沾光而已。”

  林晚荣见她身边的丫鬓们提着香炉佛经,好奇地道:“老夫人,您这是做什么去了?”

  洛老夫人叹了口气道:“说起来还是我那乖乖凝儿可怜。昨日也不知是受了些什么冤苦,回来之后便痛哭涕零,我问了她好些话儿,她都不愿意说起,也不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惹我凝儿如此悲伤,老身要是找到他人,定然让他好看。”

  老太太话虽强横,林晚荣听着却是心里舒服,他现在什么都不缺,缺的就是这种慈祖般的亲情。

  “凝儿心伤得很,睡着之后又烧得说起胡话来。他们姐弟俩,自幼没了娘亲,是我这个老太婆亲自拉扯大的,尤其是凝儿,自幼好强,不仅要照顾弟弟,还要照顾我这个孤老婆子,又要抽出心思去好好读书,着实苦了她了。昨日病成那样,我心里看得难受,今日起了早,到寺里去拜了一天的菩萨,保佑我凝儿小乖乖早日好转起来。”老太太抹了两滴泪珠儿道。

  这个洛凝也太好强了些,不就是让她为难了么,怎么竟然病了?林晚荣叹了口气道:“老夫人,我问您个事。洛小姐有位恩师,叫做梅砚秋的,是否也住在您府中?”

  老太太哼道:“那姓梅的是凝儿幼时的老师,别的先生都是学识与年龄俱长,这姓梅的却倒过来了,近几年越闹越不像话,不做学问,专门忙着收些富家子弟,学问一点没长进,叫我看,远远的不及林小哥你,她如何能入我府中居住。”

  林晚荣心道,教授么,走走关系拉点课题经费再正常不过了,只可惜这姓梅的触了老子的逆鳞,不整你,太对不起老子这颗滚烫的心。

  “小哥,我见凝儿与你交好,对你非是一般,你快去看看凝儿,好生劝劝她。我这做祖母的,可盼着我的乖乖早点好起来呢。”老太太不由分说拉着林晚荣的袖子走进府去,脚步甚是急切。

  林晚荣心里感慨,洛凝的老爹可能不称职,但是这祖母却让人羡慕之极,有失必有得,也算没亏待这丫头。

  随着老太太走了几步,洛老夫人指着一座亮着点点灯光的小楼道:“那就是凝儿的绣楼了,林小哥,你快上去看看她吧。”

  这女孩子家的绣楼,我哪能说进就进,林晚荣犹豫了一会儿,转身一看,老夫人却已经行得远了。这老太太,不也是当姑娘过来的吗,连这点事都没考虑到?该不该上去,林晚荣在楼下徘徊了一阵,末了一咬牙道,犹犹豫豫不是老子的作风,不就是进个女孩子房间么,怕个球,想上就上要上得漂亮,要勇敢地自我欣赏。

  他嘿嘿笑了两声,楼而上,正要去推门,忽听吱呀一声,那门却被人开了,一个秀美的身影自里屋走了出来。

  林晚荣愣了一下,叫道:“巧巧——”

  董巧巧一抬头,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忍不住惊喜道:“大哥,你怎么也在这里——”

  林晚荣指了指房间里,轻声道:“洛小姐在里面么?你是专门赶过来照顾她的?”

  巧巧点点头,温柔道:“刚刚喝了药睡了过去。凝姐姐待我如亲姐妹,我来照顾她正是应该。大哥,你是来看凝姐姐的?”

  这两个丫头的感情还真不错啊,林晚荣拉住她的小手,笑着道:“要不你以为我来

  干什么的?洛小姐病情如何,有没有些好转?”

  巧巧挨着他坐下,摇摇头叹口气道:“没见什么好转,大夫说她是心思焦虑,忧劳成疾,要好好的将养。”

  “忧劳成疾?”林晚荣皱眉道:“那就让她先好好养着身体,诗会这些操劳的事情交给别人去办。”

  巧巧摇头道:“大哥,你不了解凝姐姐,她虽是柔弱女子,心气却甚高,这诗会乃是她一手操办,别人哪能让她放心。以往凝姐姐要是有什么难受的事情,定然会和我说,只是这次也不知道是受了些什么打击,只见她流泪,睡梦中还说些胡话,可是问她,她却什么都不肯说。我与她相识这些时候,却还从没见过凝姐姐这样。”

  见这妮子眉头紧皱为人担忧的样子,林晚荣忍不住一笑,将她拉进自己怀里道:“傻丫头,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心事,就算你们是好姐妹,她也不能事事都跟你说啊。倒是小宝贝你,这些时日操劳过度,又不好好调养,兀自瘦了不少。”

  “大哥——”巧巧脸上泛起两朵红云,紧紧依偎在他怀里道:“巧巧一点也不累,每日有事情做,我心里很踏实,我不要做大哥的累赘,一定为大哥管好酒楼,让你心里无忧。”

  林晚荣捏了捏她小鼻子,在她红润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笑道:“什么累赘,不要胡说,你是我的宝贝,也是这酒楼的老板娘,你不管谁管?”

  巧巧轻嗯了一声,无限欣喜地埋首他怀里。

  林晚荣见这妮子如此可爱的样子,哪里还忍得住,轻轻解开她小袄的纽扣,双手探入她胸前,轻轻摸索起来。那娇嫩的**光滑细腻,带着点点的芬芳,林晚荣双手紧扣,任那**在手中幻化出各种诱人的形状,巧巧急剧喘息着,羞得不敢说话。

  林晚荣在那粉红的**上轻轻一点,巧巧顿时鼻息火热,脸色潮红,浑身乏力地倒在他怀里,娇喘着道:“大哥,不要在这里,凝姐姐还在房里——”

  不说还好,一语说出,林晚荣更是兽血沸腾,在别人的房间,里面还躺着一个小妞,外面又是如此娇媚动人乖巧可爱的小乖乖,要多刺激有多刺激。虽然明知道这种想法很禽兽,可他妈哪个人不是禽兽进化来的?要让我装纯洁,上帝也会鄙视我。

  林晚荣朝着巧巧色色一笑道:“小乖乖,我们来试一下吧。”极品家丁_第二百一十三章 差点痿了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夜色暮暮,油灯昏黄,林晚荣心里升起火热的**,想着里面睡着的美丽女子是巧巧的闺中密友,此处又是她的闺房,他嘿嘿一笑,不知不觉中,那股**也透着些诱人的黑色。 、 5 。

  “试什么?”巧巧羞涩不堪地问道,她浑身酸软乏力,大哥的手在身上轻捻慢搓,像是要把自己的身体融化。

  林晚荣将她小袄推开,露出里面火红的亵衣,轻轻道:“试着做一些有趣的事啊——”

  “大哥不要——”巧巧急叫了一声,鼻息咻咻,声音中带着些惊颤,还有些她自己都难以捉摸的旖旎味道:“这里是凝姐姐闺房——”

  不是她闺房我还不办呢,咱男人么,不都好这口?林晚荣心里猫抓似的痒痒,妈的,偷情就是刺激。他轻轻一推,便将巧巧亵衣捋掳了上去,露出一片晶莹洁白的肌肤和两只颤颤巍巍的粉嫩娇乳。

  巧巧啊的一声轻叫,脸上似火烧般,将头埋进大哥怀里,不敢看他。被大哥欺负虽然不是头一次了,但像这样**裸的暴露在他面前,还是首次,更何况是在闺中好友的绣房里,她又惊又羞,心里隐隐升起些难的味道,再也不敢抬起头来。

  似明似暗的灯光中,巧巧细嫩的肌肤似乎更加的白皙,两点鲜艳的乳珠轻轻颤抖,红润的小嘴娇喘着微微张开,似在诉说着什么,诱人之极。

  心中的熊熊欲火让林晚荣的呼吸越发急促,他艰难地吞了口口水,我的小宝贝,真是迷死个人了。他手上加力,将巧巧跨抱在自己膝盖上,巧巧娇羞之下,又臂紧紧环住他的脖子,眼睛不敢挣开,娇嫩的小腿微微弯曲。膝盖却是有意无意之间顶在了林晚荣裆前。

  挑逗,这绝对是挑逗,林晚荣心里大叫,我的小宝贝在挑逗我。而且是在另一个美女的房间。靠,做禽兽的感觉,真他妈要命啊。老子要不要再禽兽一点。就在洛凝的闺房里吃了她呢,这个念头太有诱惑力了。

  巧巧浑身滚烫,娇乳裸露在外,胸前洁白的肌肤泛起一阵淡淡的粉色,她何曾经历过这种场面,浑身轻轻颤抖着道:“大哥,你是最坏的人。待会儿凝姐姐醒了,教她看见,可如何使得?”

  林晚荣嘿嘿一笑,轻声道:“小宝贝,你以为我想做什么?我只是抱着一个很纯洁的念头,与你试一件有趣的事情。”

  巧巧如何敢接他话,他说的纯洁,在巧巧眼里,那是淫妇也不敢轻易做的事情。

  林晚荣在她胸前轻轻抚摸着道:“小宝贝,你还记得上次我为大小姐画像的时候,你许下的愿望么?”

  巧巧羞道:“如何不记得,我想大哥也为巧巧画一幅像。”

  林晚荣神秘一笑道:“真的,大哥?”欣喜之下,却已顾不得掩住胸前的春光,椒乳轻轻颤动,引得林晚荣又是一阵口干舌燥。

  他以强大的耐力忍住自己道:“当然是真的,我要为我的小宝贝画一张旷古绝今、精彩绝伦、让我们永远不能忘怀的好画。不过,今晚,你可一切都要听我的哦。”

  巧巧不知道大哥又有什么鬼主意,但她在他面前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心思,大哥怎么说,她就想着怎么做。

  林晚荣飞快地取过一张白纸,又取出铅笑道:“小宝贝,现在我要开始了,你坐好了,不准动哦。”

  “这样?”巧巧惊道,她现在酥胸裸露,正是女子最娇羞的时刻,如何能够入画呢。

  “正是如此。”林晚荣吻了她脸颊一下道:“我要为我的小宝贝画一幅精彩绝伦,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够欣赏的好画。”

  董巧巧如此乖巧的一个人儿,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顿时脸上飞霞,浑身酸软了起来。原来大哥是要画下此时我的样子。要我在凝姐姐房里酥胸半露,任他欣赏,真应了他所说的旷古绝今、精彩绝伦、永远难以忘怀。这画也只有自己夫妻二人才能够欣赏。

  “大哥——”巧巧惊讶与娇羞一起涌了上来,心里根本升不起反抗的念头,她红唇轻咬,柔声道:“那你动作快点,莫要惊醒了凝姐姐,哎呀,羞死个人了——”

  古时女

  子贞节重若性命,巧巧不是爱极了他,绝不会答应他这非分的要求。

  林晚荣今日这想法本有些阴暗,但见巧巧如此温柔,心里顿生感激,有这张画,他与巧巧之间,真的是合一了。

  巧巧酥胸裸露,脸上娇羞不堪,心里又在担心洛凝醒来,这娇羞与担忧之间,浑身却渐渐的失了力道,心中泛起一股旖旎的情绪,春色渐渐映上脸颊。

  林晚荣满怀感激之下,情绪饱满,下笔如飞,过不了一会儿,一个似喜还羞,欲遮欲露的女子的娇容便印然纸上。罗衣半解,钗髻凌乱,胸前的鲜艳乳珠,恰如新生的樱桃,鲜艳欲滴。整个画面娇羞,美丽,隐隐还含着些yin靡的味道,实在是调节闺房情趣的佳品。

  董巧巧如坐针毡,又难以掩饰的心思旖旎,眼睛想看,又不敢看,娇首低垂,脸上泛起淡淡桃红,裸露的粉劲酥胸,皆染上一阵微微的粉色,纤纤十指扶住酥胸,指缝里却又隐隐露出**凝脂、丹枫含露,正是一个欲掩还羞的闺中春图。

  林晚荣最后一笔画完,啪的一声将钢笔甩开,巧巧刚叫了声“大哥——”,却觉浑身一热,早已被大哥拥进温暖的怀抱里。

  林晚荣在她背上缓缓抚摸着,感觉她娇嫩的胸膛在自己身上摩擦带来的柔滑感觉,低下头在她酥胸上轻轻亲了一下,急吞一口口水道:“巧巧,我们便在这里洞了房吧——”

  巧巧受他情绪影响,早已是春上枝头,感觉到他浑身的火热,早已忘了此处是何地,嘤宁一了声,不敢说话。

  林晚荣早已精虫上脑,双手摸上她俏臀,正要成就好事,却听里面一声惊呼:“林大哥——”

  这一声叫喊,如同炸雷,骤然在林晚荣耳边响起,他本处在兴致高昂的关头。这一声差点让他缴了械,因为他听出,这正是洛凝的声音。难道是洛凝醒了?我靠,吓得老子差点阳痿,就算是偷情,也经不住你这样吓唬啊。

  巧巧一下子从他身上跳了下来,脸色涨得通红,急急地整好衣衫,轻望了他一眼,羞涩道:“大哥,你坏死了,凝姐姐看到了,这可怎么办?”

  我被洛凝看了倒无所谓,我的巧巧被洛凝看见了可就吃亏了。妈的,什么时候一定要想个办法亲自看回来。他没有一点觉悟地想道。回过头向身后看去,却见房门轻轻闭着,哪里有洛凝的身影。

  刚才明明听到洛凝的声音啊,这是怎么回事?林晚荣奇怪地看了巧巧一眼,小妮子脸色通红地道:“是凝姐姐在说梦话呢。”

  我靠,说个梦话,也要叫上我的名字?还把老子吓得差点阳痿?林晚荣暗自惭愧,本想腆着脸皮说我们继续,巧巧的目光却已转移到桌上刚刚完成的那幅画上。

  那画上满面粉色、春情荡漾的女子就是自己么?巧巧羞得低下了头,眼睛却偷偷瞟去。目中又是羞涩又是欢喜,这样一幅闺趣图,定然会成为自己夫妻二人最甜蜜的回忆。

  在洛凝房里为巧巧画了春闺图,赶明儿,在巧巧房里再为玉霜画一幅,在玉霜房里为青璇画一幅,我靠,兽血沸腾啊。

  林晚荣心中黑暗的**腾腾的升起,巧巧似乎感觉到了几分,她害羞地将那画卷收起,紧紧抓在手中,靠进林晚荣怀里道:“大哥,巧巧是你的,你想画多少画都可以。”

  如果能洞房的时候边做边画——只想了一想,林晚荣觉得自己已经有流鼻血的倾向了。洞房,洞房,老子要洞房,他将巧巧接进怀里,心里大声呼喊着,去京城之前一定要解决这小妮子,不能让我的小宝贝独守空房,更不能让二哥哥独守空房。

  巧巧在他怀里依偎了一阵,轻声道:“大哥,我们进去看看凝姐姐吧,她方才也不知做了什么梦,竟叫起了你的名字。”

  “一定是个白马王子的梦。”林晚荣正色说道。

  巧巧捂住小嘴咯咯一笑,眉目瞟他一眼,春情尚未褪却的脸颊又染上一抹淡淡的鲜红,林晚荣看得眼睛发绿,拉住她小手,在她耳边道:“我们在哪洞房好呢?”

  巧巧听得浑身发软,急忙跑进屋去,林晚荣耳边只听她一声娇嗔:“大哥坏死了——”

  林晚荣哈哈一笑,跟着她走进了屋去。洛凝躺在秀床上,双目紧闭,额头沾着点点的汗珠,脸颊苍白中带着些病态的潮红,虚弱之极。

  只一日不见,这妮子怎么就变成了这样,林晚荣暗叹一声,心里升起丝丝怜惜,连那差点令自己阳痿的罪过,也懒得和她计较了。极品家丁_第二百一十四章 衷肠(1)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洛凝的香闺,摆设极为简单。 、qВ5. \窗前置着一个小小的妆台,上面放着些胭脂水粉等女儿家的物事,最为醒目的,是一个小小的玻璃瓶,这是那日大小姐送给她的香水,液面已经略略下去了一些,想来洛凝经常使用。

  妆台旁边立着一张案桌,上面整齐摆着笔墨纸砚文房四宝,桌上还立着一个书架,架子上堆满了厚厚的经史子集各色文抄小逐,每一本书的书页上都带着淡淡的折印,明显是经常被人翻动的,洛凝的勤学可见一斑。

  书架旁边放着一盏瑶琴,擦拭的洁净无尘,古朴而素雅。

  香闺便是古代女子的最后一道防线,陌生男子是绝不可以随便进入的。林晚荣却不管这一套,反正是洛老夫人让他上来的,老子是奉旨入侵。他是第一次进入洛凝闺房,初略扫了一眼,心里已是感慨,经史子集,琴棋书画,这个洛才女真的什么都学过,才女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房间里有一阵淡淡的芬芳,不是檀香的味道,却是女孩儿天生的体香。这香味与巧巧的又是不同,是另一种清新的味道,闻之心旷神怡。

  闻香识女人,还真是说的不错啊,林晚荣心里一叹,每一个女孩的味道都是不一样的,要靠有心人去发掘和体验的。

  粉色的纱帐中,洛凝静静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中带着些粉红,呼吸幽静而又绵长,远远望去。便像一个睡着了的美人,等待着王子的召唤。

  林晚荣看了洛凝一眼,心道,这丫头就连睡着了也这么好看。果然不愧为金陵第一美女。处在洛凝地闺房里,他心里忽然有个错觉,仿佛自己便是这里的主宰,特别是方才与巧巧偷偷的亲热一番,他心里刺激之余,对这个地方更有一种特别的感受。

  “凝姐姐真可怜——”巧巧幽幽一叹道:“我生病了,身边还会有大哥关心我爱护我。她病了,身边却连个体贴说话地人儿都没有,相比起她来,我已经幸运的多了。大哥。你对我真好。”

  林晚

  荣拉了拉巧巧的小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以洛凝的才学品貌,追求她的公子哥掉到秦滩河里能把秦滩河给堵上了。远的有那候跃白,近的有横空杀出的赵康宁。如果说她对候跃白没有丝毫的好感的话,但是这个赵康宁却是文采武艺皆是非凡,为何也兴不起她心中地涟漪呢?想起老太太做寿那日,洛凝对自己说过的话。林晚荣唯有无奈一笑,女人的心思,还真是难猜啊。

  他目光四处打量。却落到了洛凝床下地一双绣花鞋上,两只鞋分布在两边,有些杂乱。

  巧巧眉头一皱,道:“怪了,凝姐姐的鞋,我方才出门的时候放的好好的,谁把它动了。”她躬身下去,又将那鞋放好。

  林晚荣笑着道:“没准是风吹地呢。”

  床上的洛凝嘤咛一声,身体缓缓扭动。似乎有醒转过来的迹象。巧巧一喜道:“凝姐姐要醒过来了。”

  说话间,洛凝已是缓缓睁开双眼,左顾右盼一圈,看了巧巧一眼,微微一笑,又对林晚荣轻声道:“林大哥,你来了。”

  巧巧惊喜道:“凝姐姐,你醒了?”

  洛凝脸上一红,羞涩道:“方才醒来,就听见你和林大哥在说话。”

  林晚荣呵呵一笑道:“我今早得知洛小姐生病了,就想来看看小姐,这不,我才刚来,碰巧巧巧也在这里,就和巧巧说了两句话,怕是我们说话声音太大,吵醒了洛小姐吧,罪过,罪过。”

  他说谎连草稿都不用打,明明是已经在她房里做了禽兽,却说成是刚来,巧巧听得心里怦怦乱跳,急忙低下头去,不敢看他。

  洛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上泛起一片潮红,轻声道:“你们声音不大,我也没听到什么,哪里是你们吵醒地。是我睡的倦了,自己醒来的。”

  巧巧见她此时醒来,脸色渐渐有了红润,精神力气也都尚好,急忙道:“凝姐姐,你饿不饿?我去给你煮些你最喜欢的莲子粥。”

  洛凝轻轻点头道:“巧巧,真太谢谢你了。”

  董巧巧嫣然一笑道:“凝姐姐还和我这么客气做什么。大哥,你陪凝姐姐说说话,我去煮些粥来。”

  林晚荣点点头,巧巧对他一笑,便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巧巧真的是个好姑娘。”洛凝望着巧巧的背影,轻轻叹道:“林大哥,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那是自然。”林晚荣笑着说道:“这丫头,让人心疼死了,我不对她好,还能对谁好。”

  洛凝见他对巧巧深情款款,红唇轻轻一咬,眼神中一阵黯淡,便偏过头去不说话了。

  巧巧离去之后,这屋里便只剩下了林晚荣与洛凝二人。这是洛凝的闺房,林晚荣逗留在这里颇为不妥,何况他在外面还做了些不可告人的事,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气氛顿时冷场下来。

  洛凝见他神情颇为尴尬,便缓缓道:“林大哥,谢谢你来看我,我还以为你一定不会来地呢。”

  “我怎么可能不来?”林晚荣笑着道:“一听说你病了,我心里焦急的很,奈何白天事务太多走不开,才趁了这会儿功夫来。洛大人待我不薄,洛远又是我的兄弟,更何况洛小姐也是因我而病,我要不来看看你,那还是人吗?”

  洛凝脸色嫣红,柔声道:“大哥说什么?凝儿如何是因你而病,我不太明白。”

  林晚荣叹口气道:“洛小姐,我知道你性子高傲,不想看到你恩师被人比下去。但是我与令师之间的事情着实不可调和,说白了,我和她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你因此而病,实在是有些不值得。”

  洛凝看他一眼,红唇轻咬,黯然道:“林大哥你说的对,我因此而病,确实不值得。”她叹口气,轻轻道:“今日这一病,犹如剥茧抽丝,去除了我所有力气,我心里空荡荡的,也不知道和谁说些话儿好。”

  洛凝似乎有着极重的心思,林晚荣道:“洛小姐,恕我直,你的朋友确实太少,除了巧巧,怕是连个可以说话的人儿都没有了。”

  洛凝看他一眼,轻道:“林大哥又何尝不是如此?你才华横溢,天纵之才,却也没几个能说得上话的朋友,只怕你的心事比我还多。”

  林晚荣惊奇的看了她一眼,这个洛凝,竟如此了解我啊。林晚荣来到这个世界以来,虽然看着是顺风顺水霸道嚣张,但是能够说上话的,真还没有几个。以他的经历,恐怕只有和上帝做朋友了。

  林晚荣哈哈笑道:“洛小姐,我和你不一样,我的经历过于独特,任谁也无法听懂,没几个朋友也很正常。”

  洛凝柔道:“大哥,凝儿愿意听你说话,你愿不愿意把你的心事告诉我。”

  洛凝神色坚定,脸上泛起丝丝的红潮,勇敢的望着他。林晚荣苦笑,告诉你,如何告诉你?你不把我当疯子才怪。他摇头道:“每个人心里都有些不能告人的秘密,这个被称之为**,是不能和别人分享的。”

  洛凝见他委婉的拒绝了自己,神色顿时一阵黯然:“大哥,你还记得郊游当日你所说过的话么?”

  “什么话?”林晚荣道。

  “你说,你和我,终是两个世界的人——”洛凝泪珠儿籁籁落下道:“难道在大哥心里,凝儿便真的是那般不堪,连与大哥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了么?你知不知道,听大哥说这句话,我连死了的心都有。”

  严格说起来,我和你,的确是两个世界的人,林晚荣喟然道:“洛小姐,你要是处在我当时的境地,你能说什么?你的恩师,你的朋友,对一个柔弱无倚的农妇那般嘲笑侮辱,我该怎么做?我这个人没什么长处,但是该做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做。我与他们,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世界的人。”

  洛凝泪流满面,哽咽着道:“大哥,我恩师他们确有不当之处。但是你知道我的,凝儿从来没有瞧不起任何人,即便是有时候想法不切实际,但我从未有过害人之心,我希望人人都好。你为何不能原谅凝儿一次,凝儿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大哥,我不要和你身处两个世界——”

  洛凝说话急促起来,脸上一片激烈的潮红,引来一阵轻轻的咳嗽。

  林晚荣见她激动成这个样子,心里也大是不忍,急忙在她背上轻轻拍了两下。

  虚弱之下的洛凝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猛地伸出玉臂,紧紧抱住他道:“大哥,大哥,我喜欢你,凝儿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