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一百九十一章才女-至-第一百九十三章仙长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一百九十一章 才女知心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宁小王爷边路边抱拳,微笑着向众人行礼,为人极为谦恭有礼,又气度非凡,还容易便博得众人好感。\\。r >

  林晚荣想起洛远所讲过的,宁小王爷的父亲诚王,乃是有名的贤王,善于结交能人异士。这个小王爷看来也深得其真传。

  洛敏邀请宁小王爷上坐,小王爷谦谨一笑道:“长辈面前,晚辈哪敢谈坐。小王今日是特地来为老夫人拜寿的。”

  宁小王爷乃是王子龙孙,不便下跪,他便躬身上前,长身一礼道:“诚王世子赵康宁见过老夫人,祝老寿星福禄永享,寿比长天!”

  老夫人笑着道:“小王爷行如此大礼,老身如何敢当,小王爷快请上座。”

  赵康宁谦恭道:“谢老夫人。”他一挥手,便有手下递上一个锦盒,赵康宁双手把持,恭敬递给老夫人道:“康宁此次来江南,走得匆忙,适逢老夫人华诞,也未做充足准备,康宁去年出使高丽,曾获高丽王相赠一棵千年高丽参,就将这区区薄礼充作寿仪,祝老夫人青春永驻,鹤发童颜。”

  大厅中人都曾听过高丽人参的名头,听说这玩意儿功效不简单,据传能生死人肉白骨,如此厚礼,竟被说成薄礼,这宁王爷实在太谦虚了。

  千年高丽参?好大一个噱头。高丽参是个什么玩意儿,林晚荣作为一个现代人可是知道得再清楚不过了。妈的,忽悠,你就忽悠吧。

  赵康宁出手就是如此大礼,在座的诸位大多是吃朝廷饭的,当然知道这位小王爷是在拉拢洛敏。赵康宁的父亲诚王爷,昔年曾兼任吏部尚书,门生遍及天下。大华十数省的封疆大吏,有三分之一出自他门下,洛敏却是个例外,这江南又是粮仓,他当然要不惜血本拉拢洛敏了。

  赵康宁见了站在洛老夫人身边的洛凝,眼睛顿时一亮,笑着打揖道:“这位可是金陵第一才女,洛凝小姐?”

  洛凝摇头羞涩道:“洛凝才疏学浅,第一之名如何敢当?”

  赵康宁长笑道:“洛小姐太谦虚了,你才学出众,名声远扬,小王当日在京城就仰慕已久。今日相见,更是如沐春风,如逢甘霖,叫人欣喜不已。”

  我靠,这个小王爷真不是盖的,说起好话来比老子也差不了多少了,听他这样说话,分明是对洛凝有那么点意思。但不知洛小姐是否会动心呢。

  洛凝微微一笑道:“小王爷莫要取笑小女子了。”

  赵康宁摇摇头,召唤侍从取来一幅画卷,笑道:“了,洛小姐可能不信,但是见了这幅画卷,洛小姐自然就清楚了。”

  他缓缓将那画卷打开。画中人是一个娇俏的女子,柳眉杏眼,身材婀娜,正立于桃花树下,手执一幅书卷,细细观赏着。这女子神态亲切自然,眼神顾盼温柔,虽未说话,却有一股恬静气质扑面而来。看那面容,竟与洛凝有五六分相象。

  洛凝奇道:“小王爷,这画中人莫不是小女子?”

  赵康宁点点头道:“正是洛小姐,此画卷乃是小王于三年前某日亲自着墨,总想着有一日能够亲自送到洛小姐手上,今日终于遂了心愿。”

  “三年之前?这么说,小王爷三年前就已经见过我了?”洛凝皱眉道:“可是我印象中从未见过小王爷啊。”

  赵康宁飒然一笑道:“三年前,我在京华学院曾偶然邂逅过洛小姐,只不过当时相距甚远,还未来得及与小姐招呼,小姐便已翩然远去。康宁回府之后,夜不能寐,便彻夜作了此画。”

  久未说话的洛敏看着宁小王爷,眉头微微一皱,赵康宁今日这般示好,他自然明白是为的什么,眼见他又不断地讨好自己女儿,心里忧愁更甚。

  三年前便作了此画,今日趁着老寿星做寿,亲自送画上门,这心思着实高明。林晚荣心里感叹,这个小王爷可不是草包,泡妞一定是个一等一的好手,他先弄了个暗恋的故事,惹人同情,接着送上画卷,尽现痴情,在众人面前诉说思念,又是侃侃而谈,给人的印象极为深刻,甚至可以说是一见难忘,若是一般女子,自然要被他打动了。此人不可小觑,林晚荣暗自警醒道。

  赵康宁将那画卷双手递上,轻声道:“康宁别无他意,唯有以此画卷,了了我多年的心愿,还望小姐笑纳。”

  高啊,实在是高,口口声声别无他意,行动处却是处处有意,我要是女子,定然也会被打动了。大小姐见林晚荣又是摇头又是微笑的,忍不住开口道:“看你还敢再动心思,人家可是小王爷中意的人。”

  靠,小王爷算个屁啊,真以为画了幅画,诉了两句衷肠,就能打动洛凝这小妞了?你太天真了。林晚荣与洛凝接触过有一段时间了,这小妞有理想有信仰,绝非贪图富贵之人,她眼高于顶,要找的老公是文能入相武能沙场的盖世强人,凭你一幅画几句话就想糊弄她?门都没有。

  洛凝偷偷看了林晚荣一眼,缓缓道:“谢小王爷如此厚待洛凝,只是这画儿乃是小王爷呕心沥血所得,便赠予小王爷留念吧。”

  这句话说得大有学问,厅中人都能听懂,赵康宁神色不变,喟然一叹道:“康宁多年心愿,今日竟未能达成,实在是遗憾之至。”

  林晚荣观察这小王爷神态,对比那日在白莲教中遇到的神秘主子,他现在已经有七成把握,那人就是这个叫赵康宁的小王爷。难怪程德等人见了他要如此欢喜呢。

  他思索了一会儿,有人轻轻拉了拉他衣裳,回头一看,却见是洛远。洛远轻声道:“大哥,你跟我来,我姐姐有些话儿想与你说。”

  洛凝要和我说话?我和她有什么好谈的?他举目四望,果然不见了洛凝的踪影,也不知道隐藏到哪儿去了。看来他沉思已经好一会儿了。

  洛远拉了他到了洛府后园,这是洛家私隐之所,外人无法进入。洛远将林晚荣推了进去道:“大哥,姐姐在里面等你,你快些进去吧。”

  汗,这个小洛搞得神神秘秘的,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要泡他姐姐呢。林晚荣进了园子,此时已是初冬,院中空旷,百花渐渐萧条,那园子的角落处,立着一个孤单的身影。放眼望去,正是方才连出三联的洛凝小姐。

  洛凝神态静谧,望着那院中的残花呆呆出神,与往日的大方开朗性格,大大的不同。林晚荣走过去,轻声唤道:“洛小姐——”

  洛凝一回头,见到是他,欣喜地道:“林大哥,你来了?”

  林晚荣点点头。道:“洛小姐,你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洛凝目光幽幽,注视着那园中残花,缓缓说道:“林大哥,你觉得我们女子与百花,哪个更鲜艳,哪个更持久?”

  这个问题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是从何说起?方才吟诗作对还那般爽朗,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幽怨?林晚荣不知道这丫头哪根筋不对了。

  “林大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洛凝见他眉头攒到一起,正在揣度自己的意图,忍不住开口笑道。

  林晚荣郑重点头道:“非常的奇怪,我很难将你与方才大厅之上落落大方的洛凝联系起来。”

  洛凝羞涩道:“大哥,人都是有两面的,我在外人面前大方,并不代表我不会羞涩,因为归根结底,我也是一个女子。”

  “女子与鲜花,其实都是一个道理,在她们绽放的时候,也是她们人生最美丽最鲜艳的时刻,可是过了春天,她们便会像落叶一样惨败,辗落尘土之中,任谁也不会记得她们盛开之时的芬芳。”洛凝的话幽静而深远,仿佛从天边漂来,摸不着边际,林晚荣完全把握不住她的心思。

  这回玩大了,说不定要被妞泡了,林晚荣心里哀嚎。洛凝咯咯笑道:“林大哥,你不要奇怪,这只不过是我方才偶尔之间的一点感想。”

  “洛小姐,你的一个小小的想法,也许会改变你的一生。”林晚荣正色道。

  洛凝轻轻说道:“林大哥,你说的不

  错,一个小小的想法,也许真的会改变我的一生,可是我知道得已经太晚了,我地改变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自己竟然都不知道。”

  洛凝望着他嫣然一笑:“大哥,你知道吗,方才小王爷向我示好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很害怕的感觉。”

  “害怕,害怕什么?”林晚荣奇道。

  洛凝羞涩笑道:“不瞒大哥你说,我幼年时候曾发过誓,我以后寻着的郎君,应当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不仅要有满腹经纶状元之才,还要能上得战场斩杀豺狼。这许多年来,我便是一直以这个为目标的。”

  林晚荣嗯了一声,心道,你这个宏伟志向,我早知道了,你老弟很早就警告过我了,算算我和什么文韬武略还真是沾不上边。

  “这个赵康宁小王爷,我以前也听说过,不仅文采风流,更是武艺不凡,又对我有些好感,按照道理来说,正应该是我心仪的对象才是。”洛凝羞涩说道:“可是,即便他三年前对我已有好感,我依然一丝异样的感觉也没有。不仅是他,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就算真的有一个曾经梦想过的文韬武略样样精通的人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接受不了了。我真得很害怕,我忽然发现,那个我一直订立的目标,竟然不是我想要的。”

  汗啊,林晚荣明白她的意思了,这个按照行话来讲,叫做信仰倒塌,很残酷的,林晚荣心里为她默哀,小妞啊,理想与现实的距离是巨大的。

  “就像林大哥你以前和我讲过的,我想去游历天下,但并不代表我就一定能去。游历的心愿很美,但是真正游历的过程并不一定美。”

  洛凝的话让林晚荣有点头大,女人的心思果然难猜,前有大小姐,后有洛小姐,女人读书多了就是麻烦,还是我的巧巧最乖。

  “这个,洛的意思是,你的信仰已经悄悄地改变了,是也不是?”林晚荣整理了一下措辞,道,其实他的本意是要说,你的择偶观已经渐渐地改变了,话到嘴边却又变成了模糊的信仰两个字,要是不小心误导了良家妇女,这个罪名可就大了。

  洛凝轻叹口气道:“是的,林大哥,就是这样。在我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时候,它就已经改变了。”

  靠,这样说来,这个小妞连她自己喜欢谁都不知道了,这个问题有够严重的,林晚荣谨慎地道:“洛小姐,你不会真的不知道自己喜欢谁了吧?”

  洛凝脸色一红,嗔道:“林大哥,你胡说些什么,我当然知道自己喜欢谁了。”

  “哦——”林晚荣长长地哦了一声道:“我明白了,洛小姐,你是因为喜欢上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又和你以前向往中的理想对象完全不同,所以你以前的信仰就轰然倒塌了,是不是?”

  洛凝面色通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林晚荣心里敞亮,竟然有一个人能让这个小妞放弃原来的信仰,这人也够神奇的,他嘿嘿笑道:“喜欢一个人,从来都是不知不觉的,那些什么一见钟情,全部都是骗人的鬼话。”

  洛凝羞红了脸,急忙道:“林大哥,我不是喜欢他,只是喜欢和他说话。”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都一样。洛小姐,我还是那句话,人生苦短,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该怎样改变就怎样改变。万事不强求,吾心安处才是故乡。”

  洛凝与他谈了一番话,像是放掉了一个大大的包袱,嘻嘻笑道:“林大哥,和你说话,就是轻松,还长学问,我最喜欢和你说话了。”极品家丁_第一百九十二章 对中之王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洛凝笑颜如花,与方才幽怨之时已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样子。.r >

  林晚荣见她又恢复了活泼模样,心里暗自一笑,怎么小妞都喜欢找我说心事?大小姐如此,洛凝也是如此,以后要是不在萧家干了,我就开个心理诊所,专门诊断女子心病,嘿嘿。

  洛凝忽然伸出小手,搭在他手上道:“林大哥,你感觉一下,我是不是和以前不一样了?”她的小手温热浸软,仿佛还有些微微地颤抖。

  林晚荣心里一荡,这个小妞不简单啊,这么快就学会占我便宜了。

  洛凝的心思纯洁,虽是小手微颤,但绝无一丝淫邪之意。林晚荣在她小手上不经意摸了一下,滑如凝脂的感觉。这小妞的小手可真软啊,也不知道将来会便宜哪个东西。他心里一叹,拉了拉洛凝的手,装作圣洁地道:“洛小姐,在我的光辉照耀下,你已经获得了新生,祝福你,下面我们进行一个纯洁的拥抱。”

  洛凝咯咯娇笑一声,莲足飞奔,走不了几步,忽然回头笑道:“林大哥,你这人虽然有点坏,但是,我真的喜欢和你说话。”她说完,便咯咯笑着飞奔而去,只留下林晚荣一个人立在那里。

  你爽了,老子却郁闷了,花了这么半天时间开导一个小姐,还什么便宜都没沾到,今天这生意大大的赔了。

  园中百花已残,林晚荣捡起一朵小小的花瓣,轻轻捏了一下,想起洛凝方才说的话,心里迷迷糊糊,朦朦胧胧。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想干什么,有种被人涮了的感觉。

  林晚荣心里不爽,溜达着走回大厅,却见洛凝已经立在老夫从旁边,正对他微笑。

  大小姐见他回来,轻声道:“你方才到哪去了?我寻你几遍都未找到。”

  林晚荣被洛凝打了个迷迷糊糊,心情郁闷,看了她一眼,嘿嘿道:“我撒尿去了,估计大小姐你没找对茅厕方向。”

  大小姐轻啐一口,脸色通红,白他一眼,再不说话了。

  此时洛敏已请赵康宁坐在了主位上,笑着道:“小王爷今日光临寒舍,我洛家蓬荜生辉。洛敏感激不尽。”

  赵康宁笑着道:“哪里,哪里。洛大人过谦了。父王时常在我面前提起说,洛大人掌管江苏一省,勤政爱民,人人夸赞,还让小王向大人好好请教一番呢。”

  “诚王爷谬赞,老夫受之有愧啊。”洛敏谦恭说道。

  赵康宁四处望了一眼,忽然笑道:“对了,洛大人,方才我在府外,便听见这府内一片叫好之声,也不知道是在玩什么。小王好生好奇。”

  洛敏笑道:“方才么?是家母出了几个寿联,诸位少年才俊,正在比对楹联,玩得也高兴得很。”

  “对楹联?”赵康宁似乎一下来了兴趣,笑道:“小王也很是喜好这个,身边还带着一个楹联高手,今日趁着老寿星好兴致,不如小王献个丑,让这位师傅和各位才俊切磋一番,诸位以为如何?”

  众人见小王爷也喜欢楹联,顿时纷纷叫起好来。洛敏心里犹豫,但见大家兴致都甚高,也不好出阻拦。

  赵康宁笑着道:“既是比楹联,那也少不了些彩头。这样吧,若是小王输了,康宁便献上徐文长先生的一幅《风雪归人》。若是洛大人这一方不幸折戟,小王也要取个彩头——”

  赵康宁似是有心,又似是无意地看了刚回到客厅的洛凝一眼,笑着道;“那便请洛小姐收下小王三年前所作的这幅《仕女图》。洛大人以为如何?”

  这条件听着,似乎这个小王爷无论怎样都是输,都要送一幅图,事实却绝非如此。洛凝已是明着拒绝了小王爷,赵康宁寻了这赌楹联的机会,要将这画再次送出,已是强人所难。洛凝暗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徐渭的画可是千金难求,厅中诸人见宁王爷要送徐渭的《风雪归人》,顿时来了兴致,叫好之声更盛。林晚荣想起自己手上还有徐老头的一幅《西湖烟雨》,因为是新作,上面还难得地印上了徐渭的印鉴,大概比那《风雪归人》更加值钱吧。

  洛敏心里有些为难,赵康宁说是玩玩楹联,实则是一个比试,这比联要是输了,可就输了自己女儿的脸面。

  赵康宁一挥手,他身后的随从中,便站出一个秀才打扮的中年人,穿着一身白衣。中年人抱拳道:“在下沈半山,乃是北七省书友同盟总瓢把子。”

  我靠,总瓢把子?七省书友同盟?这是个什么组织?难道是劫道

  的好汉?

  大小姐见林三大眼瞪小眼,知道他不识这沈半山,便轻声道:“北七省书友同盟,乃是北方的秀才们及弟前自发聚集形成的组织,规模庞大。每一届的科举,只要状元是北方人,则必定是这七省同盟中人,所以也叫状元盟。这沈半山乃是状元盟的领头人物,虽只是一介秀才,多年未曾及第,但他号称对中之王,南北闻名,楹联功夫乃是天下一绝。”

  靠,什么七省同盟、总瓢把子,说穿了不就是学生会吗?还是高中学生会。妈的,匪名起得像劫道的。

  沈半山朝四周一行礼,傲然道:“小生沈半山,代表北七省的才子们,向南方诸位同僚问好。今日切磋之时,不限人数,南方诸位只要对得上来,皆可应答。”

  这沈半山为人高傲,一句话便惹了南方才子,刚才受了挫折的侯跃白一怒而起,抱拳道:“在下金陵侯跃白,见过沈先生。请沈先生赐教。”

  沈半山微微一点头道:“见过侯小兄,不知侯小兄可曾及弟?”

  侯跃白道:“正待明秋金榜题名。”

  沈半山笑道:“侯小兄若是入朝,欲为何官?”

  侯跃白略一沉吟,道:“阁老!”

  沈半山嘿嘿一笑,出一联道:“示老思阁老。”

  这是一个讽刺联,乃是即兴而出,心到意到,这沈半山果然是对中之王,才思敏捷,非一般人能比。这联子极不好对,对仗还在其次,如何把沈半山讽回去,才是正经。南方才子一上来就吃了一个大瘪,侯跃白脸色红成猪肝,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洛凝思考了一会儿,仍无答案,忍不住心中焦急,莫不是第一回合便要输了?她情不自禁偷偷看了林晚荣一眼。见他正在闭目养神,心里顿时有些失望。

  洛敏见无人应答,这一场正要认输,却听一人开口道:“沈先生是否秀才?”

  沈半山见起身问话的,是一个嬉皮笑脸的青衣家丁,皮肤黑黑的,很是健康。沈半山楹联天下第一,但是入考多年,数榜不中,此乃是他最大的羞辱。林晚荣的问话,正好触及了他的伤疤,他咬牙道:“正是。”

  林晚荣走到侯跃白身边,将他按着坐下,笑着对沈半山道:“如此甚好。沈先生是北七省书友同盟总瓢把子,我便代表南八省书友总会总当家——萧家园丁部,对你一联,无才做秀才。”

  “好啊——”郭无常率先站起来鼓掌,厅中诸人更是掌声如雷。未老思阁老,无才做秀才,实在是妙绝天下。就连那侯跃白也是面露激动之色,这一次,分明是林三为他找回了场子。

  什么南八省书友总会当家萧家园丁部,就会胡诌,大小姐又惊又喜,却也跟着众人拍起掌来。

  沈半山大意之下,吃了个大亏,见这家丁嬉皮笑脸的,哪里有些才子风采,忍不住哼了一声道:“小小家丁也要学人对联,我劝你一句,闲人免进贤人进。”

  林晚荣狗崽子他骂自己闲人,嘿嘿连笑两声,道:“沈先生仪表堂堂为老太太做寿,正是,盗者未来道者来。”

  沈半山道:“且慢,且慢,小兄误会了我方才之意,我的上联是——”他提笔在纸上写道:“贤人免进闲人进。”虽是贤人与闲人颠倒,却还是一样的偷骂这个小小家丁。

  林晚荣笑道:“沈先生也听错了我的下联——”他自怀里取出铅笔,刷刷刷写道:“道者未来盗者来——”

  这两句前后两词互换,就变成了地道的骂人贴,契合得天衣无缝,厅中人大笑起来,掌声如潮。洛远和郭无常一起叫道:“大哥(林三),对得好。”

  见那个对中之王脸色铁青,林晚荣呵呵一笑道:“沈兄,对对子而已,只是娱乐一下,何必这么执着呢。不如今晚小弟作东,咱们秦淮河边嫖嫖粉头,唱唱十八摸,比这个有趣多了。”

  大庭广众之下淫辞秽语,这分明是侮辱读书人,沈半山怒道:“弱小书童,不识三代夏商周。”

  林晚荣笑着道:“俊秀才子,只读四诗风雅颂。”

  沈半山见他有些真本事,心里也慢慢平静了下来,指着院里的一棵枯树道:“总督大人府宅之内,这古树甚美,我便出联,千年古树为衣架。”他点明以总督大人府内的千年古树为衣架,实则是借故贬低洛敏。

  靠,老洛虽然奸了点,狡猾了点,但也为百姓办了许多实事,当得是一个好官,比你那个什么狗屁王爷主子强多了。林晚荣哼了一声道:“千年古树为衣架,沈先生果然大才。我江南水乡,尽在长江两岸,我就对沈先生一联,万里长江做澡盆。”

  这一联算是为洛敏找回了面子,老狐狸呵呵一笑,未置可否。

  沈半山眉目一扫,见洛家红墙碧瓦,这院里坐的都是江南的书生酸儒,便道:“擘破石榴,红门中许多酸子。”

  “咬开银杏,白衣里一个大人(仁)。”林晚荣呵呵笑道,与沈半山的白衣白裤暗合。

  又是一片狂热的叫好声,这一次连洛敏也忍不住了,背转身憋住了笑。洛凝笑意吟吟地望着林晚荣,脸上泛出淡淡的红晕。

  沈半山见林晚荣确实机灵多智,再也不敢小看他,来来回回地走了几步,正在发愁,见门外池塘小鸭游水,便道:“七鸭浮塘,数数数三双一只。”

  林晚荣略一沉吟,见那鸭嘴里含着条小鱼,顿时来了灵感,接道:“尺鱼跃水,量量量九寸十分。”

  沈半山长叹一声,抱拳道:“小兄弟好文采,我沈半山佩服之至。今日这楹联之试,乃是我输了。”这个沈半山有才学,也有些知识分子的清高,输了就输了,输得也是光明磊落。

  江南才子们顿时爆出一阵惊天的欢呼声,这个林三简直太神奇了,竟凭着一已之力,硬生生地干败了北七省的书友总瓢把子对中之王沈半山。

  大小姐银牙轻咬,脸上满是笑意,有如五月的鲜花绽放。洛凝掩唇一笑,对身边的洛远道:“小弟,你去问问林大哥,他这些对子都是哪里学来的,我才不信他能对得上来呢。”话未说完,已是捂住小嘴咯咯娇笑起来。

  沈半山眉目黯淡,点头道:“小兄弟天纵之才,我沈半山败得心服口服,还望小兄弟赐以名号,也让在下铭记在心。”

  林晚荣浑身冷汗,我靠,太他妈神奇了,难道是李白杜甫在这一刻灵魂附体,还是我吃了伟哥,竟然干败了这个对中王。靠,老子太有才了。

  他潇洒一甩头,将家丁帽扶正,嘿嘿一笑道:“不敢不敢,在下乃是金陵萧家园丁部,一个小小家丁,匪号林三是也。沈兄,我方才说过的话算数,咱们今晚秦淮河边吃喝玩乐一条龙,小弟全包。”

  沈半山苦笑摇头,退回了赵康宁身边。那个宁小王爷拍着掌站起来笑道:“精彩,果然精彩之极。出得精彩,对得更精彩,没想到金陵萧家还有这等人才。林三,我要对你重新认识了。”极品家丁_第一百九十三章 仙长林三(1)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妈的,你是干什么的我又不是不知道,还在老子面前来这一套。.5.想装b是吧,老子比你更会玩。林晚荣暗哼几声,脸上却是一片迷茫,疑惑地望了赵康宁一眼道:“哦,小王爷是在和我说话吗?莫非小王爷以前认识在下?这个,可真是太荣幸了。”

  赵康宁笑道:“就算以前不认识,今日恐怕也是无人不识了。林三,看你这楹功夫,果然是非同凡响。他日若有闲时,小王倒想好好与你聊上一聊。”

  “谢小王爷抬爱,小王爷乃是王子龙孙,国之龙精,日理万鸡,操劳无比,林三一介小民,哪敢与您攀谈。”林晚荣嘿嘿笑道。

  赵康宁自然不知道他话里的含义,略一点头,挥了挥手,随从便送上一幅画卷,他接过来笑着道:“洛大人,今日这楹联之试,乃是不王输了,这是康宁多年前求得的文长先生的《风雪归人》,今天就当作彩头,赠与洛大人吧。”

  洛敏急忙抱拳道:“不敢不敢,今日楹联比试,乃是林

  三与沈先生相比,与下官无关,洛某无功如何能受禄?”

  赵康宁点头笑道:“小王一既出,自当守信。林三,我便将这《风雪归人》赠与你了。”

  有钱当然要赚,林晚荣接过那画卷,笑嘻嘻道:“谢谢小王爷的好画了。只是我是个粗鄙之人,对于好画也不会欣赏,小王爷如此厚待,在下也不敢私藏。这么着吧,今日乃是老太太寿辰,我就借花献佛,将这《风雪归人》当作寿仪,送给老寿星吧。”

  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叹,林三这一手玩得漂亮之极,他一个小小家丁,如何能当得起小王爷赠画?现下转手赠给了老太太,于己于人都有好处,两边都照应周全了。

  老太太也中个识货之人。笑着说道:“林小哥太客气了。这可如何使得?”

  林三正色道:“老寿星,这是您应得的。今儿个我与沈兄对这楹联玩,是为了乐趣,更是为了您祝寿,老寿星洪福齐天,好画赠与寿星,那是天经地义。”

  洛凝嫣然一笑道:“奶奶,这是林大哥的一片心意,您就收下吧。”

  老太太乐得合不拢嘴,笑着道:“既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老夫人叫人收下这名画,大厅中的气氛顿时热闹了起来,今日宁王爷带人贺寿,林三又击败了楹联之王沈半山,南方才子们着实高兴。

  席间诸人吃了几杯水酒,赵康宁见众人兴致颇高,便道:“今日这般热闹,小王也来凑个兴致吧。我身边带着几位杂耍师傅,倒不如请他们出场耍几个小把戏,逗逗乐子。洛大人以为如何。”

  洛敏见他不是提出的比试,顿时心里一宽,笑道:“小王爷如此客气,下官感激不尽。”

  赵康宁一挥手,便涌出了几个江湖杂耍艺人,在院子里摆起阵势来,跳高绳的跳高绳,走钢丝的走钢丝,一时之间吆喝不断喝彩不绝,情形甚是热闹,老夫人看得自然心里欢喜,连洛凝也是瞧得津津有味。

  林晚荣暗处点头,这个赵康宁,明显是有备而来,不仅带上了对中之王沈半山,就连跑江湖卖艺跑场的也准备了不少,拉拢讨好洛敏之心非常明显,也不知道这个老洛是怎么想的。

  赵康宁见众人看得入神,心里也甚是满意,又一挥手,杂耍人等退下,门外走进一个仙风道骨、白须飘飘的老道,对着洛老夫人一施礼道;“贫道松云观玄玄子,恭贺老夫人福寿双全。”

  老夫人急忙笑道:“仙长快请免礼。”

  赵康宁起身介绍道:“老夫人,这位玄玄子道长法力高强,闻名遐迩,今日小王特意请了他来做个法门,为老夫人祝寿的。”

  玄玄子须发皆白,望着很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林晚荣心道,妈的,染个白头发白胡子就能充仙长了?靠,香火钱这么好赚啊。

  老太太也是虔诚之人,见如此有风骨的道长为自己祝寿,急忙上了寿饼利禄。玄玄子道:“今日老夫人大寿,贫道无以为献,就施上个法门,与诸位结个善缘吧。”

  他要来一碗清水,又找来三只一般长短的方头木筷,用水在筷子方头一蘸了点水,又在筷子之间也沾了点水,然后将三根筷子并立在一起,微笑道:“请诸位施主看好了。”

  他取过那碗清水,在众人的注视中,将三根筷子缓缓地插进了水杯之中。

  三根筷子有些歪斜,玄玄子围绕着那水杯急速转了几圈,口中疾念:“太上老君,三清道尊,急急如意令,顶——”

  说也奇怪,那三根筷子竟然并立在一起,直直地竖了起来。

  筷子在水中竖起来了,这可是吉兆啊,大厅中顿时一阵嗡嗡之声,这位玄玄子果然是仙师,法力非同凡响。

  老夫人激动说道:“仙师快快请坐,来人,快与仙师上香火。”

  玄玄子长须微抚,面上含笑,望去就像一位得道的仙尊。

  林晚荣噗哧一声笑出声来,我靠,这位仙师比老子还会装b,什么狗屎仙法神功,拜托你也来点高技术含量的行不,水中立筷这亲的小活,老子十岁就不玩了。

  大小姐见他目无仙长,看他一眼,低声道:“你这人笑些什么,小心仙长听见了罚你。”

  唉,封建迷信就是这么搞出来的,仙长,仙个屁长,他要是仙长,我就是太上老君了。林晚荣笑得肚子发疼,但秉着江湖道义,他也未拆穿。

  赵康宁正在微笑,忽然见林三面容诡异,目现轻蔑,他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微笑道:“林三,你对仙长的道法儿可有异议?”

  坦白了说,林晚荣玩守的油锅洗手,和这水中立筷一样,都是些取巧之法,他和玄玄子也可以说是同道中人,大家都是靠这个混饭吃,行走江湖,不揭人短,这是道义。

  “这个,很好,很好。”林晚荣笑着道,脸上却无丝毫尊敬之色。大家都是同行,不揭穿就算了,谁也甭想骗谁。

  玄玄子见林三青衣小帽,原来是个下人,他拂尘微摇,道:“竖子无知,岂可亵渎我三清道尊。”

  洛凝见仙长对林三似有成见,急忙走到林晚荣身边道:“林大哥,这位仙长怕有些法力,你可莫要轻易开罪了他,小心他施法害你。”

  嗯,这个小妞对我还不错,不枉我关怀她一回,林晚荣笑道:“无妨,他是玄玄子仙长,我是林三仙长,大家一个庙里烧香的,谁也碍不着谁。”

  洛凝掩唇轻笑道:“林大哥,你这人说话,也不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大小姐在旁边听他二人说话,轻咳一声,道:“林三,小王爷望着你呢。”

  洛凝心里一惊,抬头看去,见那个小王爷赵康宁果然含笑望着这边。

  赵康宁对玄玄子仙长打了个眼色,玄玄子望着林晚荣道:“这位小施主,你莫不是对三清道尊有些什么怀疑不成?贫道奉劝小友一句,以你的道行,宁疑自己,莫疑道尊。”

  林晚荣眉毛一挑,妈妈的,老子为你着想,你主子却挑动你主动打上门来了?林晚荣哼了一声,对洛凝轻轻说了几句。

  洛凝疑道:“林大哥,你要那卤水做什么?”

  林晚荣呵呵笑道:“没有什么,我也来扮一回仙长啊。你叫洛远去找个豆腐房,准备一点卤水,其它的事情,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洛凝带着疑问而去,林晚荣望了玄玄子一眼,笑道:“仙长可是在与我说话?”

  玄玄子拂尘一摇道:“正是。”

  林晚荣摇摇头,何必呢,我本来是想躲着你的,没想到你这假仙长受了小王爷的挑拨,专门寻我的晦气。林晚荣迈步上前道:“在下一个小小家丁,对三清道尊自然是尊崇无比的,就是对道长您老人家,也是心悦诚服的。”

  仙长玄玄子面含得意,微微一笑,右手又习惯性地摸上了长须,林晚荣接着道:“仙长,这水中立筷,可是您神功法力所致?”

  玄玄子点头道:“贫道自幼苦修,历经六十余年,经数次太上老君梦中点化,才能有如此微末法力。惭愧,惭愧。”

  忽悠兼装b,老子鄙视你。林晚荣本想放他一马,奈何这老头在赵康宁指使下直接发难,他也唯有露出点真本事了。

  “修炼六十余年才有如此功力,仙长实在是强悍!”林晚荣竖起大拇指笑着道。

  老道得意一笑,却听那个家丁道:“小弟我苦练盏茶功夫,今日斗胆,也想来试一试这水中立筷的仙法儿。”

  林晚荣此话一出,厅中人皆惊,仙长方才的法力,乃是诸人亲见,这个林三不是找死么,大小姐面色焦急,小脚一跺,你这人,就会这么莽撞。

  仙长玄玄子面色一变,林晚荣嘿嘿一笑,已取过三根干净的方头木筷,向四面一颔首道:“请大家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