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一百八十八章才女-至-第一百九十章小王爷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一百八十八章 才女要招亲?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洛凝扶着老太太在堂前大椅上坐下,老太太朝众人含笑点头道:“谢谢诸y位莅临,快请坐。 、 5 。 ”

  诸人落定还未说话,却见一个家人慌慌张张跑进来道:“禀大人,皇上赐寿联了——”

  话未说完,只听见门口一个又细又尖的声音高唱道:“洛老夫人大寿,皇上贺喜,赐东珠十颗,黄金百两,锦缎千匹。”

  一个黄袍小太监怀抱圣旨,穿堂入室,洛家诸人急忙跪下高声谢道:“谢主隆恩。”

  那小太监进门立于正堂之前,大声道:“此次颁旨,皇上特地嘱托,老寿星古稀之年,勿用跪接。今日老太太七十春秋,乃是天降福瑞,佑我大华栋梁,皇上亲题寿联一幅,赠予寿星。”

  皇帝赐联,那是大大的荣誉,厅中诸人莫不艳羡,洛敏双手高举过头,跪接过寿联,起身在诸人面前展开,却见御笔金光,上书:鹤延千年寿,松龄万古春。

  洛敏急忙命人装裱悬挂起来,又谢了小太监,众人才敢落座下来。受了皇上的赏赐与御联,老太太更是红光满面,福气旺旺。

  洛敏上前跪于老太太脚下,恭恭敬敬地道:“孩儿祝娘亲健康长寿,福禄流长。”

  海凝、洛远姐弟跪在父亲身后齐身道:“孙儿(女)祝祖母大人青春永在,鹤寿千年。”老太太乐呵呵一点头,大声道:“孩儿们快请起。”

  古时祝寿诸多讲究,孝子贤孙拜完了,才轮到来宾拜寿。洛敏母亲七十大寿,这可是福寿,拍马屁的家伙数都数不过来。这拜寿也是按照官职大小来的。那个黑脸程德排在首位,不得不站起来说了两句颂词,看在林晚荣眼里暗自好笑。厅中诸人皆是拜了又拜。那个金陵府尹侯大人倒是一直稳坐未动,他身边的侯跃白脸上含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厅之上,就以萧家无官无职,萧玉若自然就乖巧地排在最后了。直到大小姐上前拜寿完毕,厅中再无他人,侯跃白才站了起来,走到老太太面前,恭恭敬敬地叩首道:“跃白与家父,恭祝老寿星福寿安康,源远流长。”别人拜寿都是原地起拜,这小子却跑上去磕头,不用说了,自然是要讨好洛凝。

  老太太一笑道:“小公子与令尊太客气了,敏儿还不快快扶起侯公子。”洛敏代表母亲扶起侯跃白道:“贤侄快快请起吧。”

  侯跃白立身起来道:“小生得知老寿星爱些楹联,今日乃是老寿星福寿,小生斗胆,想亲书寿联一幅,以表小生慕孺之情。”

  厅中诸人顿时大声叫起好来,也明白了侯跃白的用意,侯家之所以最后再拜,便是想借这楹联来压轴的。来的人本来大多都是缙绅出仕,喜欢些楹联诗词很正常。

  洛家老太太似乎来了兴趣:“既如此,小公子就请快快写来,也让老身好生瞻仰一番。”听这个老太太说话,似乎也是出身名门,难怪能教出洛敏与洛凝这等才学。

  早有下人铺好宣纸笔墨,侯跃白对老太太一行礼。又望了洛凝一眼,略一沉吟,提起狼毫刷刷写道:“从古称稀尊上寿,自今以始乐余年。”

  这联子暗含古稀之寿,极为应题,老太太看着点头道:“小公子果然好才学,老身感激不尽。”

  洛凝在老太太耳边语了几句,老太太乐得合不拢嘴,笑着道:“小公子,老身虽是一介女流,却也是个好联之人,今天既然小公子有这个雅兴,那老身便出一上联,与厅中各位诗友共赏吧。”

  老寿星出对联,这可是个讨好又讨喜的差事,厅中众人皆是后悔,我怎么就没人家侯公子那份心思去将这老寿星的喜好打听清楚呢。

  老太太想了一会儿,笑道:“今天既是诸位为老身庆生,那老生便以这鹤寿为题,出一上联——鹤龄频添开旬清健。”

  老寿星出了上联,而且是个喜联,厅中诸人大多是文官,诗词楹联本就是他们的专长,顿时冥冥苦想了起来。侯跃白挑起这个联局,本来就是为了抢这个彩头的,他冷笑着看了林晚荣一眼,也沉吟了起来。

  林晚荣看得暗自好笑,俯身在郭无常身h边道:“少爷,这个联子你会对么?”

  表少爷摇头道:“这个,我以前没习过,一时想不起来。”

  林晚荣嘿嘿一笑,在郭无常耳边说了几句,表少爷面上一喜,立即站起身来道:“老寿星,在下对上来了。”

  侯跃白心里一惊,待看到不是林晚荣对出,心里才放松下来,郭无常的名声他是知道的,典型的那种吃的是奶挤的是草的不学无术的家伙,哪里能对上什么好联来。

  见众人目光皆都落在自己表哥身上,大小姐吃了一惊,轻声道:“林三,你教了表哥些什么?”

  林晚荣无辜地道:“我哪里教了1他什么,是少爷才华横溢,自己对上来的。”

  大小姐狠狠瞪了他一眼,正在担心,却听郭无常吟道:“鹤龄频添开旬清健,鹿车共挽百岁长生。”

  妙啊,厅中诸人皆是感叹起来,侯跃白也没想到这个郭无常竟然能有如此急智,如今平白被他抢了风头,心里好生悔恨。

  大小姐对自己表哥几斤几两清楚得很,见林晚荣笑意吟吟立在那里,哪还1不知道是他出的主意,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脸上却尽是笑容。

  洛凝也是心生奇怪,待看到林晚荣的时候,她便含笑在老祖宗面前说了一句,老太太看了萧家诸人一眼,点头笑道:“这位小公子这联对得贴切之极,老身听了心里欢喜。今日既是祝寿,那老身索性再来一联,请这位小公子对上看看。”

  郭无常出了风头,心里大悦,早已管不了那么多了,急忙点头道:“请老寿星出题。”

  林晚荣和大小姐都吃了一惊,这小子就那么点尿性,出了一次风头应该见好3就收了,竟还想没完没了了?

  老太太缓缓吟道:“我这上联是——日月双辉惟仁者寿。”

  郭无常急忙求救地看了林三一眼,林晚荣心道,叫你骚包,现在这么多人望着你,我如何教你?

  侯跃白见郭无常脸色惨淡,心里暗喜,略一沉吟正要开口,却听那边林三叫道:“我家少爷对上来了——”

  诸人目光又落在了郭无常身上,林晚荣走到郭无常身边,笑着道:“日月双辉惟仁者寿,我家少爷对的是,阴

  阳合德真古来稀。”

  郭无常暗自抹了把额头的冷汗,点头道:“正是正是。日月双辉惟仁者寿,我家少爷对的是,阴阳合德真古来稀。”

  洛凝看了林晚荣一眼,捂唇一笑,显然是看出了端倪,侯跃白越发的懊恼起来,两次都被郭无常抢了风头,实在是倒霉之极。

  老太太点点头,乐道:“果然工整之极,小公子好才学,老身便谢谢小公子这两副好联了。”她看了旁边的洛凝一眼,忽然笑道:“我这小孙女凝儿,自幼便是诗词出众,眼光也高,今日老身做寿,便让我这凝儿也出上几题,与在座的诸位公子少年切磋一番,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老太太虽然说的隐讳,林晚荣却是心里一惊,哎哟,这怎么有点比诗招亲的意味,靠,俗,俗不可耐。

  厅中诸人也是听出了这里面似乎包含着这么层意思,顿时哗然起来,尤其那些年轻公子们,如果借着今日这祝寿兼联趣的机会,取得了老太太和洛小姐二人的好感,成就好事也就自然简单了。

  阁凝似乎也未想到祖母会突然提出这个建议,当下闹了个大红脸,忍不住撒娇道:“奶奶——”

  老太太笑着拍拍她的手道:“凝儿,你就只管出题吧,一切都有奶奶为你做主。”这话一出,厅中更是热闹,虽然老太太什么都没透露,但是那话里的意思,却让人遐想无限。洛凝还没想过选婿的事情,心里又羞又急,却忍不住看了林晚荣一眼。

  洛远明白姐姐的心思,偷偷溜到林晚荣身边,拉住他胳膊道:“大哥,求你了——”

  林晚荣惊道:“小洛,什么事情?”

  洛远焦急道:“待会儿我姐姐出的联子诗词,你一定要接上了,可千万别让别人抢了去。”

  林晚荣吓了一跳,姑且不说接不接得上,就算是接得上,我也不能接啊,他苦着脸道:“小洛,你知道的,我对你姐姐不感兴趣。”

  洛远一脸尴尬地道:“我知道的,大哥,你放心,我姐姐对你,也只有那么一点兴趣。你们两个怕是凑不到一起了。但是这忙你一定要帮,你也知道的,这金陵仕子,我姐姐根本就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就怕奶奶今日耍得高兴,一时兴致所至就——”

  林晚荣恍然大悟,今日这老寿星过大寿,又受了皇上的赏赐,兴致颇高,偏还喜欢出些不七不八的联子,要是她一时高兴,把洛凝许了出去,那这喜宴恐怕就要成丧宴了。

  洛远离去之后,林晚荣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帮呢。他身边的大小姐将二人的话听在耳中,瞪了他一眼道:“林三,待会儿你不许说话!”极品家丁_第一百八十九章 洛凝的心境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为何?”林晚荣惊道。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人家这是借诗词选婿,你跑去凑什么热闹?”大小姐白了他一眼,脸上泛起些红晕,轻轻说道:“你若开口说了话,我便让玉霜永远不理你了,看你怎么办。”

  我靠,好大一个威胁啊,林晚荣心里偷笑,大小姐这惩罚软弱无力。你真以为你说句话,玉霜就会永远不理我了吗?我的小宝贝我还不清楚,信了你才怪。只是大小姐要真到玉霜面前说些坏话,再教唆点别的什么东西,那还真有些麻烦。一边是小洛的嘱托,为了兄弟,当两肋插刀;一边又是玉霜的姐姐,为了美人,难道要插兄弟两刀?

  大小姐见他久久不说话,忍不住恼怒地道:“我说话你听到没有?莫不是你贪图人家洛小姐美色?你,你——”大小姐银牙紧咬,哼道:“你将我——萧家置于何地?”

  汗,这和萧家有什么关系,好话坏话全让你一个人说了,我能怎么回答?林晚荣唯有报以苦笑,轻声道:“大小姐,你有所不知。洛小姐眼光甚高,金陵才子中,皆未有她看上眼的。今日她祖母出此着,乃是为她焦急,但洛小姐志不在此,所以便要想法儿回绝了这些才子们。我和这洛小姐只是泛泛之交,但她乃是巧巧好友,昔日也帮助过我,人也不能忘恩不是?我这完全是义务出场,友情客串。方才话你也听到了,我和洛小姐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扯不到一块儿的。”

  大小姐沉思良久,才哼道:“那你待会儿不许随意对。要若是有人要对,你便截了他,若是无人应对,你也不许开口说话。”

  汗,你以为我是神童么。想对就能对得上,林晚荣苦笑:“大小姐,我要是冷不丁撞上两句也就算了,哪能个个对上?”

  这倒也是,他虽有些才学,我还把他当文状元了么,大小姐心里一笑,便不再语了。

  两人这边说话,那边洛凝却是着了急,见洛远回转过来,又看了林晚荣一眼,见他面含笑容,心里才安稳了点。

  听说洛大小姐疑似选婿,厅久就坐的少年郎们也都拥入了大厅,洛敏看的一笑。见母亲兴致甚好,也不忍坏了她兴头,便大手一挥,就地加座,让那些才子公子统统厅内就坐。

  “凝儿,今日江苏这些有才学的小公子都在这儿,你便出题吧。”老太太笑着说道。一时之中,厅里寂静之极,都在等着洛小姐的第一题。

  洛凝又羞又惊,眼下已无路可退,便一咬牙,望着院中的池塘,轻声吟道:“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这题词是意喻她现在的心境,本无招婿之心,却因着祖母爱孙心切,吹皱了一池春水。

  大小姐听完也松了口气,洛小姐果真是没那心思,林三倒也没说假话。其他的仕子才子们可没这个想法,眼见洛小姐出题了,哪能不开动脑筋飞快地思索着,其中尤以侯跃白为甚,这对他来说,可以说是天赐良机。

  林晚荣却没去听洛凝的题面,笑着对萧玉若道:“大小姐,其实洛小姐主要担心的就是那位猴子公子了,我们只要截住他就行了。”

  将心比心,大小姐当然能理解洛凝此时的心情,也忍不住替洛凝担心起来。见那边的侯跃白跃跃欲试似要说话,她心里一急,急推林晚荣道:“林三,快对上——”话一说完,心里便后悔了,我这是怎么了。

  林晚荣见大小姐如此焦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急忙起身道:“洛小姐,我对上了。”

  他说完看了远处的侯跃白一眼,却见那小子正在凝头苦思,根本就没联子。大小姐搞什么搞,这不是害我么?林晚荣望了萧玉若一眼,却见她娇颜寒霜,将头偏过一边,似乎不愿意理会自己。

  靠,叫我起来对上的是你,生气的也是你,我他妈还没法活了。

  洛凝见林晚荣站了起来,心里惊喜,急忙道:“林公

  子请讲。”洛远偷偷地冲林晚荣竖了竖大拇指,大哥果然厚道。

  林晚荣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洛小姐,方才人多太吵,没能听清,能不能把你那上联再念一次。”

  此一出,大小姐和洛凝皆要昏倒。洛远和厅中众人也是眼晕。这都什么人啊,连个上联都未听清,就跑出来说对上了,分明就是他妈来搅局的,萧家太坏了,竟然派出个小小家丁来破坏洛小姐的好事,太不厚道了。

  大小姐心里吃惊,却又忍不住一丝羞喜,美目轻瞟他一眼,柔声嗔道:“你这人,人家洛小姐生得那般美貌,你却就不把人家放在心上么?连个题目都没听清,你站起来答什么,不是拂我萧家的面子么?”

  听了大小姐的话,林晚荣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好男不跟女斗,那句话还真没错,女人太善变了,好坏全是她一个人说了算。

  洛凝气得粉腮通红,在众人之前被这样拂了面子,实在是有够难堪。当日,他恶评自己作画那一次,也没这样狠过。

  洛凝粉面罩霜,望着林晚荣,银牙紧咬,一字一顿地道:“既如此,那就请林公子听好了,小女子出的上联是——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

  “哦,是这个联子啊——”林晚荣心里急转,眼光远视,透过门帘看见远处那郁郁葱葱的青山,嘿嘿笑道:“洛小姐,我与你对,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妙啊,厅中也不知是谁先赞了起来,接着便是人声鼎沸,这联子,无论对仗、意境都是极为吻合,尤其下联,不仅意境优美,还暗含求偶之意,实在是难得佳作,应题应景。没想到萧家的一个小小家丁,都有如此的过人才华,实在叫人感慨。待到有人说起,这便是那日杭州晴雨楼上力斗陶家,油锅洗手,交好徐渭的家丁林三之时,厅中诸人更是惊叹,连文长先生都对他另眼相看,这个家丁,太深不可测了。

  林晚荣随口吟来,话一出口,便道不妙,为雪白头,这四个字不是摆明了让洛凝那小妞误会么?妈的,我可没那意思,完全是无心之失,才学太高就是坏啊。

  他未对上来之时,大小姐为他担心,待他对了上来,这联子却无异于公然与洛小姐**,萧玉若面色发白,将头扭向一边,正眼都不去看他。

  这对联语出暧昧,即便是洛凝素日里开朗大方,也忍不住地小脸羞红,看了林晚荣一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好,好。”率先开口的却是寿星老太太,她拉住洛凝的小手,含笑看了林晚荣一眼道:“小哥这题对得好极了。凝儿,今日你便再出两题吧,看看这些公子们的才学,可有令你满意的。”

  洛凝不敢拂逆祖母好意,偷偷看了林晚荣一眼,脸泛红晕,轻轻道了声:“是。”

  林晚荣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甚是尴尬。表少爷很仗义地对他道:“林三,你再对上两个,把这洛小姐娶回家去当丫头,才女当丫鬟,你当老爷,想要做些什么就做些什么,感觉一定很不错。嘿嘿。”林晚荣额头大汗,表少爷的思想太新潮太淫荡了,我喜欢。

  大小姐怒瞪了郭无常一眼,郭无常脸色一惨不敢说话了。林晚荣正要和萧玉若说话,却听大小姐鼻子里哼出一声,又偏过了头去。

  洛凝看了林晚荣一眼,心里有些难以说明的味道,这个人似才非才,似莽非莽,叫人看不清楚。她叹了口气,眼望池塘轻轻吟道:“秋水银堂鸳鸯比翼——”

  第一联对配偶还有些排斥,第二联却已改了口风,恐怕连洛凝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现在的心境了。这次林晚荣可不敢随便对了,一次是意外,再来一次,那就成**襟的调戏了。反正已经帮了一次了,这次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洛凝见厅中诸人皆在思索,唯有林晚荣吊儿郎当左顾右盼不当回事,心里默然一叹,低垂眉头不再说话了。

  正在沉思中的侯跃白忽然一拍手掌,发疯似的叫了起来道:“我对上来了,我对上来了,洛小姐,我对上来了。”

  洛凝轻声一叹道:“侯公子对上来了么?那便请直说吧,洛凝洗耳恭听。”

  大话,见了洛凝落寞而又不甘的神色,心里也有些怜惜,抬头一见林三一副无所谓的神态,顿时忍不住恼怒说道:“你这坏人,不是让你看住那姓侯的么?怎么让他答上来了?”

  林晚荣除了惊愕外便无话可说,对女人,永远没有道理可讲。极品家丁_第一百九十章 小王爷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侯跃白见无人和自己抢,心中暗喜,急忙念道:“秋水银堂鸳鸯比翼,碧水长天鼓瑟相偕。全本”他这联子对得匆忙,虽然对仗工整,但鸳鸯与鼓瑟,却是牵强得很。勉强算得上是一个中等之联。

  大小姐见洛凝皱眉的样子,心生不忍,忍不住问林晚荣道:“林三,这联子你对得上吗?”

  林晚荣也对洛凝稍微有些嫌意,这次没看好那猴子,让他对上了。听闻大小姐此,便道:“应该对得上吧。”

  “对得比他好吗?”大小姐又问道。

  林晚荣嘿嘿道:“本人乃是自学成才,天马行空,无拘无束。他那对子哪能和我比。”

  大小姐咬牙道:“既如此,你便起来对了吧,压下那猴子公子。”

  林晚荣一惊,我不是听错了吧,大小姐难道是发昏了。

  萧玉若见他不敢置信的眼神,又怒又羞地道:“那洛小姐对我们有恩,我们自当报答,这是人心。但你可别打她的主意,你若是动了那般心思,便是对不起巧巧,对不起玉霜,对不起萧家,对不起我。”

  林晚荣听得有点晕了,对不起巧巧和玉霜还说得过去。对不起萧家、对不起你又是从何谈起。大小姐脸色发红,哼了一声不再看他。

  洛凝见再无人应答,林晚荣又在和萧大小姐谈笑风生,她心里一苦,轻声一叹,正要开口,却听林晚荣的声音响起道:“洛小姐,在下也有一联。”

  洛凝一喜,侯跃白急忙插嘴道:“这联子乃是我先对出来的。”

  靠,枉你号称才子,对对子能分先后的么,谁对得好才有说话的资格,林晚荣笑道:“侯公子不要着急,听了我这联再说话。洛小姐出的联子是,秋水银堂鸳鸯比翼,我对的是,天风玉宇鸾凤和鸣。”

  厅中诸人皆是明白人,林三这下联的对仗、意境皆比侯公子的胜上一筹。勿用说,这一联,也是萧家的家丁胜了。

  洛凝又羞又喜,感激地看

  了林晚荣一眼,林晚荣得意洋洋朝她一点头,大小姐在他旁边哼道:“得意些什么,莫忘了我方才与你说的话,不可对不起玉霜。”

  林晚荣呵呵一笑。那边洛凝脸带娇羞,羞答答的出了第三联:“梧桐枝上栖双凤——”

  这一联似乎是接着上一联来的,又是鸳鸯比翼,又是凤栖梧桐,难道这小妞真的发春了?林晚荣疑惑地看了洛凝一眼。

  大小姐脸色极不好看,洛凝话里的意思,颇有些求偶的味道了。大小姐咬牙道:“林三,这一联,你不用管了。”

  “那猴子公子我还管不管呢?”林晚荣道。

  大小姐道:“他你也不用管了,由我来管。”话音刚落,大小姐便站起来道:“洛小姐,你这联子我对上来了,梧桐枝上栖双凤,菡萏花间立并鸳。”

  “妙啊,妙啊。”林晚荣唯恐天下不乱地率先鼓掌起来,大小姐和洛凝二女,不约而同地白了他一眼。厅中诸人见是萧大小姐对上来了,也很是兴奋,传说中的两大才女对峙的场面可不是轻易以能见到的。

  洛凝见对上下联的竟是萧玉若,先是一惊,接着一羞,走上前去拉住大小姐的手道:“萧姐姐,你也来取笑我么?”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这洛凝对林三还有恩,萧大小姐也拉住她的手笑道:“洛小姐,这三联已出,你要选的人儿也该选出了吧。”

  洛凝轻轻一笑,有意无意地看了林晚荣一眼,笑着道:“自然选出来了,我选的,就是萧姐姐你了。”两个女子都是欢笑嬉闹了起来。林晚荣看得感慨,方才还是势成水火,现在却又相乐融融,女人和老虎,真的是天下最可怕的两种动物。

  洛远拉住林晚荣走到老太太身边,亲切地道:“奶奶,这就是孙儿相识的大哥林晚荣,他与爹爹也相识,与我和姐姐都十分的要好。”

  林晚荣规规矩矩地磕完头,站起来笑道:“奶奶,您今儿个过的可是五十大寿?”

  老太太笑着道:“你这孩子说的哪里话,我都古稀之年了,哪里是五十大寿。”

  林晚荣惊奇地道:“我见您老人家福泽盖头,气势磅礴,面色红润,鹤发童颜,分明就是五十岁的老人家,竟忘了您过的是七十大寿,罪过罪过。”

  洛远在旁边听得倒抽了口冷气,这大哥的脸皮可真不是盖的,什么话都能说。老太太见他虽然是个小小家丁,但是文采人才俱非凡品,心里也是欢喜,笑着道:“你这孩子尽会说些好听的话儿,我见你方才与凝儿对对儿,也机灵有趣得很,你们以后可得多走动走动。”

  洛凝面色羞红,急忙道:“奶奶您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向林大哥多多请教的。”

  林晚荣感觉背后四道寒光射来,那侯跃白倒也罢了,可是大小姐这么恼火干什么?就算恨,也应该是玉霜恨吧。真搞不懂。

  林晚荣呵呵笑道:“您老人家今儿个过大寿,我就祝福您老人家永远年轻,脾性好,牙齿好,胃口好,吃饭饭香,种花花开,孙子早娶贤妻,孙女早择良婿,开枝散叶,百子千孙,大富大贵,福禄满堂。”

  厅中诸人听罢他这一长串祝词,除了眩晕就是恶汗,无耻的见过,这么无耻的却从没看到。这个萧家的家丁也不知道是从哪个石缝里蹦出来的,说话做事恁地没了礼数。大小姐听了又好气又好笑,但见洛家老太太欢喜得很,便忍不住摇头一笑,这个坏人天生就是一张嘴,天下还没有他哄不住的人。

  老太太听了胃口大开,笑着道:“好,好,打赏,打赏。”

  汗,我的钻石还没奉上,反而先要赚钱了,林晚荣心里大乐,从怀里掏出一颗小钻,只有送给巧巧那颗的三分之一大小,厅中之人却已惊呼起来。

  那钻石晶莹透明,盈盈异彩,一看便知非是俗物,大厅之人已经知道晴雨楼的故事,顿时恍然大悟,这就是那传说中来自西洋的钻石了。果然鬼斧神工,与众不同。

  洛凝吃惊地捂住小嘴,呆呆地看着那熠熠生辉的钻石,真没想到,他竟会拿出钻石做这贺礼。虽然比不上他昨日送给巧巧的那颗,但也是名贵非常,整个大华都找不出几颗来。

  钻石对于女人的吸引力是显而易见的,洛凝心里怦怦乱跳,大小姐也看得星目迷茫,这个林三,出手竟然如此阔绰,他手里有钻石,也没见他送我一颗。

  林晚荣嘿嘿一笑,将那钻石送给老太太道:“老寿星,这是我上次在杭州从西洋人手里获得的一颗钻石,今日您老寿诞,我匆忙之下也没准备什么好东西,这块小石头就算作我的寿仪,您老人家大德大量,不会嫌弃我这礼轻吧。”

  老太太将钻石接在手里左看右看,乐得合不拢嘴,笑道:“你这孩子,送了这样一份大礼,却还说什么礼轻。凝儿,祖母老了,这钻石是林哥儿的一片心意,我就把它赠予你吧,你可要好好收着了,莫要辜负了林哥儿的一片心意。”

  汗啊,老太太,你说话会把人吓死的,林晚荣眼光一瞥,便看见大小姐那杀人的眼神一遍遍在自己身上巡视。可是这能怪我么,这老太太七八十岁的人了,说话思考的确不利索了,跟我没有关系啊。

  洛凝听了老太太话里的意思,半羞半嗔,不敢接腔,但她实在太喜欢这钻石了,便一声不吭地接过了钻石,拿在手里,细细把玩了起来。

  林晚荣这一手大方之极,大家都知道他在杭州的事情,对于他一个小小家丁拿出钻石并不觉得奇怪,倒是见了萧大小姐的脸色不太好看,众人虽是惊异,也只有闷在心里了。

  唉,老子一向要求自己低调,可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低调过,人生真无奈啊。林晚荣正骚骚地想道,忽听门外一声唱喏道:“诚王爷世子,宁小王爷驾到——”

  厅中轰的一声乱了起来,诸多人等都在窃窃私语,似乎这个宁小王爷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一直安静于坐的程德、陶宇二人也是面露喜色。

  林晚荣听到什么王爷什么世子就有点头晕,什么狗屁嘛,仗着祖宗福荫骗吃骗喝耍威风,妈的,鄙视你。

  洛敏早已到府外迎进一人来,那人二十多岁年纪,头戴紫金霞冠,身着黄色团龙缎袍,体态修长,面如冠玉,行走间风度翩翩,未语先笑三分,气质高雅,一望便知非是俗物。

  这就是那个什么宁小王爷么?所谓的王子龙孙,长得果然人模狗样啊。林晚荣忽然想起那日白莲教中所遇的陶东成的主子,莫不就是他?林晚荣豁地一下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