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一百八十二章接收-至-第一百八十四章精明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一百八十二章 接收(1)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四德,别慌,一定要镇定。 、qb 5. \天塌下来,有夫人和小姐先扛着,接下来才能轮到咱们呢。”林晚荣呵呵笑道。大小姐恨恨白了他一眼。

  四德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又急又慌的道:“三哥,大小姐,不好了。表少爷,表少爷被人打了——”

  “什么?被人打了?”林晚荣惊道。

  表少爷虽然骚包,但也不是个会惹事的主。何况,以萧家的物力财力,在金陵虽说不上横着走,也不是人人都敢欺负的。怎么就有人把表少爷给打了呢?妈的,打狗也要看主人啊,不知道无常少爷是我林三哥罩的吗?

  “谁,谁打表哥?”大小姐急忙道。

  林晚荣倏的想起,表少爷是带着四德几人狐假虎威的跑去陶家的店铺抄家了,莫不是陶家的人把他打了?

  四德急道:“我们和表少爷去接收陶家的店铺,正巧碰到陶家老爷,他们二话不说,就开始殴打我们,还抓了表少爷,小的拼死逃了出来,就是为了向夫人和小姐报信,现在我就回去救少爷。”

  救个屁啊,你小子逃跑就逃跑了,还说的冠冕堂皇,跟老子有得一比。不过这一点也算没做错,打不赢就跑,这叫机智灵活,不跑还等着挨打吗?

  大小姐听了他的话,焦急道:“我们这边还在商量如何处置这事,表哥怎么这么莽撞的就去了呢?一会儿功夫便等不及了么?”

  “陶家老爷?是苏州织造陶宇吗?”林晚荣对大小姐道。看来刚才那个什么萧死老爷说的不错,这个陶宇果然急匆匆赶到金陵来了,但不知陶东成和那个陶家小妞怎么样了。

  大小姐火气冲冲的道。“正是此人。表哥虽然莽撞了些。但那陶家店铺已经属于我萧家,表哥去接收理所当然,陶宇怎么可以随便殴人,随便抓人?我去与他说理去。”

  林晚荣急忙一下拉住她道:“大小姐。你疯了不成?和当官地说理?官字两个口,你到哪里与他们说理去?”

  林晚荣可不是毛头小子,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要与官斗,比的就是实力。

  “林三,你说怎么办?”大小姐略一沉吟。林三说的对极,做生意她也许有万般手段,可是要斗恶人,还得林三这恶人出马啊。

  表少爷虽然骚了点,但是对林晚荣还是不错的。何况又是玉霜地表哥,说什么也不能让姓陶的欺压了。妈的,这姓陶的摆明了官商一体。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糊弄百姓呢。

  “四德,你马上去总督洛大人府上,去请和我们一起回来的高酋高大哥,将这里的事情对他讲一遍。再请高大哥转告洛大人,就说请洛大人去陶家店铺看看他手下的官员,是如何欺压良善。鱼肉百姓的。”林晚荣吩咐道。

  大小姐听他如此说法,急忙道:“林三,你这样说话,洛大人怎么会来?”

  林晚荣嘿嘿一笑,我和老洛小洛都是哥们,我还是他们心里的贵人,老洛要不来那才怪了呢。

  他神秘一笑,不去搭理大小姐地话,对四德道:“你快去吧。务必找到高大哥,这事办成了,我请大小姐加你的俸禄。”

  “谢三哥,谢大小姐。”四德欣喜的去了。

  大小姐见他神秘模样,忍不住道:“哪里要你随便给别人许些好处了,你这人越来越自以为是了。”

  她见林三安排妥当,心里平静了许多,她嘴硬心软,不肯拉下面子来,便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林晚荣与大小姐来到陶家店铺地时候,却见门口围着许多百姓看热闹。表少爷郭无常被陶家的几个家人使劲绑住,正在骂骂咧咧。

  林晚荣眼神搜索一圈,没看见陶东成与陶婉盈兄妹二人。倒见正中处站着一个身着官服的胖子,与陶东成有些相像,很有些官威,想来应该就是苏州织造陶宇了。陶家的下人不断的来来往往,将店铺中地布匹搬往门外的马车上。

  “无耻。”大小姐轻轻骂道,萧家还未来得及与陶家进行交接,陶家搬走多少布匹,萧家就损失多少。

  “他们将这布匹转移,就是想让我萧家得个空壳,实在是无耻之极。”大小姐恨恨道。

  林晚荣点点头:“他们采取的方法虽然无耻,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布匹固然是一笔收入,但还不是最紧要地,更值钱的是店铺房产这些不动产。这些是固定资产,也是他们的销售渠道,没了渠道,他们就是有再多的布匹,也要烂在家里。”

  大的有理,点头嗯了一声,看见郭无常的惨样,忍不住叹口气道:“表哥行事,确实莽撞了些,这次吃了亏,下次看他还不学聪明些。”

  “我看未必就是坏事,说不定还是好事。我们要接收陶家的店铺,有些小冲突总是难免的。经过表少爷这么一闹,人尽皆知,典论对萧家十分有利,坏事也能变成好事。”林晚荣冷静分析道。

  大小姐想了一下,确实也有些道理,便看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林晚荣正等的不耐烦,背上忽然被人拍了一下,一个爽朗地声音道:“林公子,我来了。”他回头看去,便见高首、高酋兄弟二人站在自己身后微笑。

  林晚荣嘿嘿一笑:“辛苦两位高大哥了。眼前的事情,两位大哥已经清楚了吧。”

  高酋点头道:“林公子请放心,我临走前徐大人已经交待过了,陶东成立有字据,又有徐大人亲自作证,那陶家想抵赖也是不行。”

  “这样说来,我们的行为岂不正义之极?正当之极?”林晚荣笑着说,眼中闪过一丝戏虐,高家兄弟二人一起大笑。

  林晚荣跟在大小姐后面走了出去,表少爷一见他二人出现,立即高声叫道:“表妹,表妹,快来救我。林三,快来救我——”

  大小姐走上前去,对着陶宇盈盈一礼道:“民女萧玉若,见过陶大人。”

  陶宇嘿嘿冷笑道:“萧大小姐好大的气派啊,竟然派了人来拿我陶家店铺,哪里还把本官放在眼里?你这一礼,本官可当不起。”

  日,你这个狗官,拿着手里的权力做生意,还有脸皮要人家把你放在眼里?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林晚荣望着肥肥胖胖的陶宇,心里冷笑道。

  萧大小姐正色道:“大人何出此?玉若经商多年,一向克己守法,所所行皆是依我大华律例办事,不知大人此何意

  ”

  陶宇冷声道:“萧大小姐,你今日派了人来,口口声声说要接管我陶家祖产,却不知道是何道理?本官贵为苏州织造,掌管一省纺织之事,事务何等繁忙,哪里能容你如此放肆?”

  萧玉若哼道:“陶大人,我萧家接手陶家布庄的事情,在金陵商界乃是人尽皆知,大人莫非真的不知道?此次杭州金陵两地年会之上,陶公子与我萧家立下了赌约,赌了这陶家的布匹店铺,可惜陶公子连输两局,便依照约定将陶家店铺输给了我萧家,有陶公子的文书为证,有金陵杭州两地数百客商在场亲见,还有士、户部尚书徐渭大人亲自公证,此事作假不得。从陶公子立下文书那一刻起,这陶家的店铺便已属于我萧家了,我萧家按照约定来接收财产,合情合法,有何不对?大人虽是贵为苏州织造,却也无权随意抓人,我表哥并无罪责也无过错,大人因何无故殴打、擒拿我表哥?”

  萧玉若语气虽是温婉,话音却慷慨激昂,掷地有声,围观众人听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萧大小姐,见她不畏权贵,又生得如此风姿,便直觉的对她产生了好感。自古民不与官斗,今日萧大小姐当街据理力争,这种胆识气魄,让普通百姓心里畅快,待到大小姐讲完,人群中便猛地爆出几声“好”来。

  陶宇眼珠一转,面色一整道:“萧大小姐,那杭州赌约之事,乃是有人故意陷害我儿东成,此事还待彻查,我已经报启了江苏都指挥使程德程大人,程大人即将亲自派人查问此事,还我陶家清白。你那赌约,做不得数。”

  我日,果然不愧为当官的,脸皮厚到了这种程度,那程德是军队派系的,你是政治派系的,就算是禀明上面彻查,也应该是禀明江苏总督洛敏,干程德那老王八鸟事?再说,这事乃是那么多人亲眼所见,你说推翻就推翻了?妈的,狗官就是狗官,沆壑一气也能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萧大小姐听这陶宇如此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气得俏脸通红,怒声道:“陶大人此何意?莫非是怀疑江浙两地数百客商的眼力与智慧?抑或是怀疑户部尚书徐渭徐大人的公正?那就请陶大人将令公子请出来,我萧玉若愿当着在场所有金陵父老的面,与他辩上一辩——”极品家丁_第一百八十三章 接收(2)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荣急忙拉了大小姐一把,你这小妞气糊涂了?现在有陶东成亲自立的字据在手上,只管接掌陶家就是了,还辩论个屁啊?即便是萧家欺诈,你们姓陶的也只有认了,陶东成干了那么多坏事,老子讹诈他一回,你有种咬我?

  陶宇道:“我儿东成,昨日不慎染恙,现正在家中调养,待到伤好,再与你对峙不迟。全\本”

  调养?怕是在哪个小妞的肚皮上调养吧。林晚荣想起自己的杰作,心里好笑。

  大小姐哼道:“陶大人,我只是一介民女,你是朝廷命官,自然比我懂得更多的法例律条。”

  她自怀里掏出一张契约,正是当日陶东成在晴雨楼上签字画押的字据:“此字据乃是陶公子在晴雨楼所立,上有陶公子签字画押,还有一品大学士徐渭大人亲笔签名,以示他亲自公证。这字据便是明证,事实俱在,陶大人莫非也要否认?”

  “大胆萧玉若,你竟敢蒙骗本官?徐大人乃是当朝贤臣,地位何等尊贵,你一介女子,如何能识得徐大人?这印信怕是你伪造的吧。”陶宇刁蛮的道。

  “大胆!”高酋走上前去,指着陶宇火喝道:“你这小小芝麻官,竟敢怀疑徐渭大人印鉴?狗眼长到天上去了?”

  “你是何人?”陶宇见这人又高又壮,眼神犀利,急忙大叫道。

  高酋自腰里摸出一个金黄色令牌,在他面前晃了晃道:“我乃宫中一品带刀护卫,奉御命保护徐渭大人。这书上印鉴乃是徐渭大人亲笔所提,他担心有人耍诈。特意嘱托我到金陵澄清此事,你这狗官见了印鉴却故作不识,莫非是要反了不成?”

  高酋在宫中做护卫,见识的都是王公大臣。这苏州织造在他眼里只是一个芝麻官。皇帝身边的人,即使是没有官职,也是逢官大三分,他口口声声骂陶宇狗官,陶宇自然不敢说话。

  大小姐也不与陶宇废话,将那字据交与林晚荣,林晚荣拿着那字条,在场中诸人面前走了一圆,将字据抖得哗哗作响:“各位父老,亲看清楚了,这是陶东成亲自签字画押。要将陶家布庄转让给我萧家的明证。我们大小姐仁爱慈德,不愿故意刁难陶家,才给了他们一日时间搬迁。哪里想到今日这陶家竟然如此嚣张。不仅殴打了我萧家派出地接收代表,还要抵没这字据,就连自己亲自签字画押的字据也不认了?陶大人是当官的,但我想请问一下诸位父老乡亲,当官的便可以随意欺负我们善良百姓么?今日欺负了萧家。明日他会不会再欺负张家,李家?这世上难道没有说理地地方了么?”

  林晚荣话里半真半假,骚包的表少爷在他口里摇身一变。成了萧家派出的接收代表,是正义的使者,勇敢的化身。表少爷听得心怀大爽,昂首挺胸道:“放开我,快放开我。”

  林晚荣的最后几句话,极具挑逗性,摆明了要挑拨和谐的官民关系,人群中立即爆出一阵“放人,放人”的高喊声。不一会儿,那声音引发一阵共鸣,变得越发强烈了起来。

  大小姐见人群中起哄的几个人,看着甚是眼熟,像是萧家内府的家丁,她甚至还看到了萧峰与四德二人,人群之中就数他们叫得最欢。林晚荣对她打了个眼色,微微一笑,没错,这就是托。

  陶宇见民情激愤,忍不住面色一变,退后了几步,高声喝道:“关门——”

  “江苏总督洛大人到——”一声长叫惊醒了场中众人。一席小轿从远处晃晃悠悠抬来。

  林晚荣暗自长出了口气,洛敏这个老狐狸,总是选在关键时侯出场,想是要吓掉我地小命吧。不用说,这老小子之前肯定是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看好戏,见大小姐已经辩的陶宇无话可说,他才现身拣个现成便宜。

  听说总督大人来到,人群中安静了下来,林晚荣打了个眼色,四德便带着一众托儿们撤退了。

  洛敏腆着个大肚子下了小轿,故作严肃地四周一望,板着脸道:“本官出城办事,路经这里,却见这里民众聚集,究竟出了何事,此地为何如此喧哗?”

  “下官陶宇,见过首宪大人。”陶宇见是总督大人亲自来到,急忙上前拜见到。他暗中勾结程德,但也明白,这洛敏绝非他一个小小的苏州织造能够得罪起的。

  “咦,陶大人你也在此?何时从苏州返回的?为何本府没有得到消息?”

  洛敏打着官腔道。朝廷命官,未经上宪调遣便私自擅离,论起罪责来也是不轻的,若是洛敏就此参上一本,够陶宇喝一壶地。

  &nb

  sp; 陶宇急忙恭敬道:“下官因家中急事返回金陵,因事态紧急,尚未来得及告假,正要去大人府上禀报,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大人。”

  洛敏长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啊。陶大人家里有急事,这也情有可原,本府不会追究的。只是今日这些民众聚集你府前,所谓何事啊?”

  “这个,只是一些民间琐事,下官已经处理好了,不敢劳动大人挂怀。”陶宇恭谨的道。

  “何谓民间琐事?陶大人说地轻巧。”大小姐冷笑一声,缓步上前,对洛敏恭敬行礼道:“民女萧玉若,见过洛大人,还请大人为我萧家做主,还我萧家一个公道。”

  洛敏看了一眼陶宇道:“萧大小姐何出此?你乃是萧阁老后人,谁敢欺侮于你?怕不是中间有什么误会吧?”

  萧玉若将那字据双手呈上,恭声道:“此上印鉴乃是徐渭大人亲笔所提,赌约乃是徐大人亲自公正,徐大人还特意委派了宫中一品护卫高酋大人亲来金陵证明此事。请大人详查。”

  高酋一抱拳道:“禀告洛大人,这赌约之事,乃是徐大人亲眼所见,并提笔为证,我便特地为此而来。”

  洛敏点点头,看了一眼那印鉴,惊道:“真的是文长先生亲提。”

  他看完那字据上的内容,眉头一皱,将陶宇拉到旁边,轻轻道:“陶大人,这真的是令郎手印么?”

  陶宇咬牙点头道:“是的。”

  洛敏叹道:“陶大人,不是我说你,只是令郎这次确实莽撞了些,这陶家店铺怎能轻易拿去与人赌?还签上字画上了押,做成了铁证?”

  陶宇重重的叹了口气,陶东成少年老成精明能干,做事一向令他放心,只是这次为什么会折戟在萧家身上,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洛敏继续卖好道:“陶大人,你我同在一省为官,又有属僚之谊,若是平日我定然是要帮你将这事压下的。可是坏就坏在,令郎惹谁不好,还惹上了徐渭大人。便是我现在将这字据撕了,也还有徐渭大人知情。那徐大人是何许人物,你我皆清楚的很。说句不好听的话,你我合在一起,也还不够徐大人一个小指头地力气,叫我如何帮你?”

  洛敏小眼紧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像是真心为陶家着想,陶宇沉眉不语,意志消沉,二人似乎都在发愁,除了林晚荣,其他人哪能看出这二人是貌合神离、各为其主?

  洛敏对陶宇又低语了几句,陶宇脸上一惨,看了大小姐一眼,猛哼了一声,思索良久,终于还是狠心点了点头。

  洛敏走过来,对着萧玉若笑道:“萧大小姐,这事情中间有些误会,我已与陶大人解释清楚了。既然是徐渭大人亲自作保,这中间定然不会差池,陶大人已经答应将陶家布庄转给萧家,希望大小姐牢记陶大人教导好生经营,莫要让陶大人失京了。”

  “既如此,玉若谢过陶大人的深明大义,也谢过洛大人秉公直断了。”大小姐娇颜含笑轻声说道。陶宇怒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林晚荣偷偷对洛敏老狐狸竖起了大拇指,洛敏嘿嘿一笑打道回府,他就是专门为了这事来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陶宇已走,陶家的下人自然也不会留下来了,陶家布庄房产连同布匹,皆都归了萧家所有。按照林晚荣的话说,这次真的是发达了。***,娶上一百个老婆,一人做上一百身衣裳,这布匹也花不完。

  盘点,验货,接收,大小姐兢兢业业的忙碌着,对这些琐碎的事,林晚荣却是一点兴趣没有,老子天生就是当董事长的料,他望着大小姐的身影嘿嘿一笑。

  忙碌起来倒还好,这一闲下来,他却浑身不自在,天气越来越冷了,再过一个月就要过年了。过完年要北上京城寻找青璇,二小姐可以跟着一起去京城求学,只是巧巧怎么办呢?难道要把那妮子一个人留在金陵?这不是要我的命么?

  他想着心事的时候,人已到了食为仙楼下,巧巧惊喜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大哥,你回来了?”极品家丁_第一百八十四章 精明的巧巧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荣抬头一看,巧巧像小鸟一般飞快的从楼上奔下,跑到他身前,欣喜的望着他道:“大哥,你回来了?”

  巧巧脸上满是思念的泪光,几天不见,虽还是一样的明艳可人,但脸颊似乎消瘦了许多,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r >

  林晚荣拉住她小手,点头笑道:“昨儿个夜里就回来了,今天上午处理了一些事情,现在才得了空。小宝贝,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啊。”他说着,还轻轻在巧巧手心里挠了几下,骚包的很。

  此时正值酒楼用餐高峰期,林晚荣肆无忌惮的拉住巧巧的小手调笑着,巧巧羞得脸色通红,不敢抬头见人,只是心里的甜蜜洋溢在了脸上。

  巧巧拉着林晚荣直接上了四楼,放眼一看,却见老董、青山都在,金陵才女洛凝也正微笑望着自己。

  “今儿人怎么到的这么齐啊?在迎接我么,大家太客气了。”林晚荣笑着说,见洛凝笑意吟吟,便道:“洛小姐,咱们可有几天不见了,这一向过的可好。”

  洛凝心道,从你怒打候公子算起,到从杭州返回,也不过五六天时间,用的着你这么虚假的问候么?她暗自好笑,点头微笑道:“林大哥,我这几天过的还好,不过还是比不上你啊。林大哥在杭州的事迹,如今已经在金陵广为流传了,巧辨玉石,油锅洗手,见所未见,神乎其神,怕都被人编成评书了。你去酒楼茶肆。没准还能听到呢。”她掩住小嘴,咯咯一笑道:“待会儿林大哥,可要好好给我们讲上一讲啊。”巧巧也以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林晚荣心里惭愧,哪里。哪里,不过搞了点封建迷信而已,应该批判才对。他哈哈一笑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洛小姐关心公益、义助孤残,这些事情才应该好好宣扬。”洛凝俏颊生晕,不好意思再说了。

  林晚荣看了巧巧一眼道:“今天人这么齐,巧巧,你们是不是在商量什么事情?”

  董巧巧甜甜一笑,将他按在旁边的椅上坐下道:“大哥。你回来地正好,我们的确是在商量事情,正巧凝姐姐也有事寻来。我们便请她一起商讨了。”

  林晚荣见巧巧说话的样子,虽还是那样的娇憨痴缠,却多了几分成熟干练,即便暂时还比不上萧玉若老练,但看在林晚荣眼里却很是欣慰。酒楼管理是最锻炼人地。巧巧从一个小小的丫头。正逐渐转变成一个成功的经营管理者。

  “哦,是什么事让我们的巧巧老板召集了这么多人开会?”林晚荣调笑道,手却在桌

  下拉住了巧巧的小手。

  巧巧面色羞红。小手紧紧抓住他大手,脸色通红道:“大哥,你也来取笑我。明明你才是掌柜。”

  洛凝见他二人打情骂俏,忍不住开口道:“你二人也不用推辞了,一位是老板,另一位是老板娘,嘻嘻。”

  林晚荣一拨家丁小帽,骚骚一笑,潇洒道:“正该如此。洛中我心里话啊。”

  巧巧又喜又羞望了洛凝一眼,娇声道:“凝姐姐,你也来取笑我。”话虽如此说,挂在她脸上的幸福红晕,却是人人都能看见。众人皆都哄笑起来。巧巧低垂下头,紧紧拉住大哥的手。

  林晚荣见她不堪娇羞,便解围道:“巧巧,你先说说这次是要商量什么事吧?”

  见林晚荣鼓励的神色,巧巧嗯了一声,一捋耳边秀发,正色道:“这次,我们是商量酒楼扩展的事情的。”

  林晚荣想起上次谈起地这件事情,欣喜道:“巧巧,你寻着地方了?”

  见巧巧点头,林晚荣大喜过望,嘿嘿笑道:“这样说来,我们的第二家酒楼就要开张了?巧巧,你可真行。”

  洛凝望着他笑道:“林大哥,林老板,你说错了,不是第二家酒楼——”

  林晚荣疑惑道:“洛小姐此何意?”

  洛凝捂唇轻笑:“林大哥,你怎么聪明一世,却糊涂了一时呢?这些时日,巧巧拉着我不断的挑选好地方,连着选中两处,这次要开业地,不是第二家,而是第二家和第三家,是两家同开。”

  两家同开,好兆头啊,林晚荣惊喜的望着巧巧道:“这是真的么,巧巧?”

  巧巧不好意思的道:“大哥,我是看中了两块地方,也谈好了价钱,就等大哥你回来决定呢。”

  林晚荣大手一挥:“等我干什么。这酒楼是你经营的,我不插手,一切都是我地了算。”

  巧巧惊羞喜一起涌上脸庞,急忙偷偷看了老董一眼,见他闭目养神,似乎什么都没听到,这才放心下来。大哥太坏了,这样亲昵的话也能说出口,私下里说不好么?越想脸上越是发烧。

  洛凝对林晚荣的惊人之语已经见怪不怪了,见他对巧巧如此信任,她心里忍不住感叹,林大哥好才学好见识好手段,巧巧能有这么个夫婿,也真是值了。

  林晚荣脸皮厚,这点小意思算什么,他嘿嘿一笑道:“巧巧,说说你选地这两个地方在哪里吧?什么时候开始装修?我也来为你参谋参谋。”

  青山插嘴道:“大哥,姐姐可厉害了。她选中的两个地方,一个在秦滩河边上,一个在夫子庙,都是响当当的好地处啊,合起来都要一万二千两银子呢。”

  一万二千两银子?这可是大手笔啊,没想到巧巧这样柔弱的丫头,还有这份能耐,以前着实小看了我的小宝贝。只是这一万多两银子是从哪里来的呢?酒楼地经营状况林晚荣也知道。虽说是日进斗金,开业到现在,大概赚了**千两银子,但要一下买两处酒楼。也是捉襟见肘。

  巧巧明白他心里的疑惑,微笑道:“大哥,你还记得你当日买这酒楼的手法么?”林晚荣点点头,那怎能不记得,巧取豪夺,再加贷款嘛。

  巧巧低声道:“我以食为仙酒楼做担保,与那两家地老板商定,先付一半款项,另外一半则半年内还清,按月付利息。”

  原来如此。这丫头竟然现学现用,实在太可人了,林晚荣心里感慨道。他上次是巧取豪夺。才拿下了这食为仙。此次巧巧借助他地经验,只不过不用豪夺了,而是用这资产大大增值了的食为仙做抵押,成功的实施了一次资产运营和融资。这种手腕林晚荣经常玩,见得也多。房地产开发商玩的比这卑劣多了,空手套白狼可不是神话。但在这个时代,能有如此胆色和见识。实在了不起,尤其还是一个小小女子,巧巧不去做房地产,实在太可惜了。

  林晚荣心里大大的得意,我眼光真不是盖的,巧巧这一手,玩的漂亮之极,眨眼之间,老子就变成拥有三家酒店连锁的大老板了。

  洛凝大有深意的看了林晚荣一眼。笑着说道:“我当日与巧巧一起与那两家老板谈判。巧巧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那两位老板也不敢答应,好在食为仙现在名头甚响,声誉极好,再加上巧巧以酒楼作抵押,还肯付高利,他们才勉强答应下来。我当时担心极了,这样不仅借了大量债务,而且每个月光利息都好几百两银子,压力极大,弄不好连食为仙都赔上了。后来巧巧说曾经有人成功运用过这法子,我就在想,也不知道是谁想出地这主意,竟疯狂至此。”

  那个疯子可不就是我吗,林晚荣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道:“这个,巧巧,这样一来,我们手头还有多少银子用于流动?”

  巧巧道:“既然大哥没意见,那我即刻便与这两位老板签订契约,先付出六千两银子,余下来的现银,扣除大哥答应赞助赛诗会地一千两,也就剩下三千两了。”

  说起赛诗会,林晚荣一拍脑袋,哎哟,难怪这洛凝找上门来,答应了赞助的银子还没给呢。现在又要新开两座酒楼,再加上赞助赛诗会,这几件好事聚在一起,那是打广告的大好机会啊,说什么这一千两银子也要出了。妈的,做了大老板,还是这么穷。幸亏还有萧家的香水和香皂地提成,不然的话,老子这老板也做的太窝囊了。

  林晚荣屈指一算,赛诗会安排在月底,还有二十余天时间,这两家酒楼要是抓紧装修,应该能赶在赛诗会之前开业。妈地,这些狗屁才子花老子一千两银子,老子要打广告,往死里打广告,花出去的银子,要从你们身上十倍百倍的赚回来。

  林晚荣将这个意见和巧巧说了,巧巧嫣然一笑道:“大哥,我也是做此想法,材料匠人,已经先期着手准备了,只待你一句令下了。”

  有了巧巧,这老板当得还真是舒心,林晚荣点头道:“那我们就这样执行吧。对了,洛小姐,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千两银子一分不会少,待会儿就让巧巧到账房取了给你。但你也别忘了我提出的要求,呵呵,大到画笔纸砚,小到茅房里的一片厕纸,我食为仙的标识要无处不在。”

  洛凝轻啐了一口,脸色羞红道:“林大哥,我从未怀疑过你的信誉。我今来不是为着这事的,而是有着其他原因,也与林大哥你有关呢。”

  林晚荣道:“与我有关,这太奇怪了,我地名字一向只与银子有关。”

  洛凝捂着小嘴咯咯一笑:“林大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她纤纤十指一指那食为仙中悬挂着的对联,喜笑颜开的道:“你这对子,有人对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