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一百七十六章劫个-至-第一百七十八章宁惹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一百七十六章 劫个色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荣走了过去,笑着道:“大家都在啊,怎么没跟随大小姐回金陵呢?”

  萧峰道:“林兄,是大小姐吩咐我们留下来等你的。\ 。 r >

  林晚荣心里好受了点,这小妞总算还有点良心,不仅留下了众人等待自己,还把她的马车留下来让给我用。

  他心里有了点安慰,眼前诸人就以他的品衔最高了,这马车当然归他享受。他一步蹬上马车,正要去掀帘子,却听里面传来一声又羞又怒的娇喝道:“你快下去。”

  林晚荣愣了一下,怎么听着有点像大小姐的声音呢?他急忙掀开帘子一看,坐在车中柳眉倒竖望着自己的,不是萧玉若还有谁来?

  “下去,下去,你快下去。”大小姐没想到他会这么放肆,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就要爬上车来,心里自然恼火,急忙娇声说道。

  林晚荣讪讪一笑,下了马车,心里还在奇怪,这小妞不是走了么,怎么会突然在这里出现呢,亏我还以为她发了善心将马车留下给我用呢。

  “三哥,大,我们一起来的,也要一起回去。”道。

  这句话说的林晚荣心中一暖,一起来,自然要一起回去,没想到这小妞还有这般心思,也不枉我为她萧家出这么大力了。

  本来想着大出这般暖人心的话,对自己应该笑脸相迎好生安慰的,哪知事实却全不是那么回事。这一路回金陵去,大小姐再没有跟林晚荣说过一句话,便仿佛他这个人彻底不存在一样,比来时的路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次杭州之行,轻历了共游与姻缘签事件之后,二人的关系本来有了明显的缓和迹象,只是经历了昨日之事,似乎又倒退回了以前的状态。

  林晚荣几次提了话题要与大小姐交流一下,她却根本就不接话,一来二去,林晚荣也觉得没趣,便老老实实的骑马赶路。

  行至浙江与江苏交界地段时,两边山高林密甚是险峻,他们来时,所遇的客商甚多,今日返回的时候,大概是因为下雨的关系,行人甚少。

  林晚荣心里郁闷,正骑马行在最前,忽然轰隆隆的自山上滚下来一颗大石,正堵在几人面前。

  林晚荣那黑马受惊之下,嘶地一声长啸,前蹄跃起,来回打转,差点将林晚荣摔了下来。

  他急忙抓紧马鞍,身体贴近马背,好不容易才掌握住平衡,心里却吓的扑嗵扑嗵乱跳。妈的,山体滑坡还是泥石流?这么大一块石头也能掉得下来?

  身后行着的几人也是吓的浑身冷汗,这石头要是正砸在几个人身上,那还得了。

  “林三,你没事吧?”大小姐的声音带着些丝丝地颤抖,从马车里传来。这尚是离开杭州之后,她首次与林晚荣说话。

  “没事,就是差点被石头砸死。”林晚荣回头笑道。

  “就知道贫嘴。”大小姐哼了一声。却再不说话了。

  林晚荣四周巡视一番,没有山体滑坡,这大石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有点莫名其妙。几个人正疑惑间,却见山头忽然出现几条身影,皆是黑纱蒙面,远远看去,刀光闪亮,气势汹汹。一望便知,是要打劫的。

  林晚荣尚是第一次看到山贼,心里很有几分兴奋,但不知这些家伙是要劫财还是劫色。妈的,老子最讨厌你们这些占山为王拦路打劫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小,小,小姐,是山贼——”小翠吓的脸色苍白,话都说不利索了。

  萧峰却是一下子护在她身边道:“莫怕,待我与贼子纠缠一番,定要护得小翠妹妹周全——”

  “翠妹——”林晚荣听得头皮发炸,浑身冷颤,好一对奸夫淫妇浪蹄子。

  大小姐眉头微皱,她来回此道数十次不止,何曾遇过什么山贼劫道,今日却是怎么了?

  那些人一声呼喊,数十条人影一起奔了下来,看那身形气势都甚是彪悍。

  此时想跑已经来不及了,林晚荣急忙翻身下马,顺手拣起一块石头,对诸人道:“护住马车,别让贼人伤了大小姐。”

  那数十条人影转眼就到了马车正前,其中一人高喊口号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栽你妈个头,让你废话多——”林晚荣怒骂一声,手中石头看准那人便用力扔了出去。他又有力道又有准头,石头不偏不倚正砸在那匪徒的脸上,顿时如同西瓜开了瓤,连话都没喊完就栽倒了下去。

  众人皆是吃了一惊,匪徒们显然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彪悍,己方还未开动,已是折了一人。

  四德和萧峰诸人,则是一起高声惊呼了起来,声音中隐隐带着点兴奋。

  林晚荣身上装着不少宝贝,姑且不算他那莫名其妙的高手身份,秦仙儿送他的毒针,肖青璇送他的火枪,哪一样都够这些匪徒喝一壶,林晚荣正愁没处施展呢,今日也算他们点子背了。

  一个匪徒倒地,站在这匪徒身边领头模样的人望见那石头,眼中闪过一丝怒光道:“快将他们拿下了。”

  要真是劫道的匪徒,定然是说“兄弟们,上啊”,哪里会说“拿下”这么文绉绉的词。林晚荣看那匪首手上缠着些纱布,声音有些熟悉,恍然大悟道,妈的,我说这太平地界怎么出了蟊贼呢,原来是这陶王八在作怪。

  当日陶东成定下计谋“营救”萧大小姐,就是被林晚荣一块石头坏了好事,自然记得清楚,难怪此时见了林晚荣故技重施要火冒三丈呢。

  陶东成旁边的一个体态娇小的人道:“只绑那林三,勿要为难萧大小姐。”听那声音,看那模样,是陶婉盈那小辣椒。

  林晚荣听得火冒三丈,我日啊,你们兄妹二人联袂打劫也就算了,还要专拿老子,当老子就是好欺负的么?这姓陶的小妞还是什么公人,真是瞎白胡那些粮食了。

  “将这些人一起拿了。”陶东成大声命令道。陶婉盈娇呼一声道:“哥,你说过只抓林三,不为难玉若姐——”

  陶东成眼中闪过一丝阴光:“拿下,统统拿下。”

  林晚荣听这兄妹二人争吵,心里明了,这个陶婉盈与自己有仇,与大小姐交好,所以才要只拿林三。那个陶东成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只有陶婉盈这种笨妞才会相信他。

  十来个匪人一起冲了上来,林晚荣高喊一声“护住大小姐”,手里却是拣起两块石头,怦怦的砸去。他力道与准头皆是一流,又专门打脸,匪人想躲也躲不开,当下又有二人中招。

  陶东成见自己家将如此不中用,急道:“一起上。先拿大小姐——”

  林晚荣虽有一身功夫,但他天生是个懒人,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身上又

  是毒针又是火枪的,刷刷几下就能搞定的事情,傻子才与他们肉搏呢。

  也是时候练练枪法了。林晚荣嘿嘿一笑,正要去怀里摸火枪,却听一声长啸,一个人影风驰电掣般赶来,迎上了那些贼人便缠斗了起来。这人武艺甚是高强,以一敌多,却还是占据上风,转眼便放倒了二三人,直让陶东成兄妹色变。

  林晚景看的清楚,这相助之人,竟然是徐渭身边的护卫高酋高大哥。

  日啊,保镖来了,林晚荣心里大是兴奋,一定是徐渭派了他来保护我的,这老头真够哥们,也不枉我为他做媒,只是可惜了一次大好的练枪机会。

  高酋乃是宫里的护卫高手,身手哪是陶东成的家将们所能比拟的,三两下,便将那十来人收拾了一半。

  陶东成一见情形不对,转身便要逃走,陶婉盈却是比他哥哥有血性多了,望着林晚荣道:“我一定要拿下林三这恶贼。”

  陶东成心里一急,左手拉了陶婉盈就要逃走,林晚荣哪能轻易的放他们离开,妈的,你们刚才不是威风得很么,又是开山又是栽树的,老子今天要是让你们逃了,林字倒过来写。

  他行事向来匪夷所思,不按套路出牌,瞅准了空子,几步奔了上去撵上陶东成,大喝一声道:“陶公子——”

  陶东成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只觉眼前一花,林晚荣重重一拳砸在他太阳穴上,陶东成头晕眼花之中,便一声不吭的倒在了地上。

  “哥——”陶婉盈见自己哥哥晕倒在地,一声悲呼,紧紧的拉住陶东成的手,望着林晚荣,眼中射出无比的愤怒之色,道:“林三,你想怎样?”

  “真他妈好笑,陶小姐,明明是你来打劫我,却还要问我做什么?”林晚荣嘿嘿笑道:“既然你问起来了,我不妨告诉你,你们做匪人做的出色,好玩之极,我心里痒痒,也想作一回劫道的强盗。”

  “你,你要劫什么——”陶婉盈惊道。

  林晚荣轻佻一笑道:“我要劫个色!”极品家丁_第一百七十七章 宁惹阎王,莫惹三哥(1)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三,你敢?”陶婉盈又惊又怒的说道,身体却不由自主往后急退几步。全\本\

  自那日金陵城中被林三羞辱之后,她对林晚荣就有种畏惧之感。在杭州晴雨楼上,又是这个林三害自己哥哥丢了店铺丢了颜面还伤了他手指,她心里激怒之下,才敢来找他寻仇。

  “你也知道,我是恶人,有什么不敢的?”林晚荣笑道,这小妞的话实在没营养。他嘿嘿连笑,直往陶婉盈逼去。

  论起打架,陶婉盈本来就不是林晚荣的对手,何况还是处在现在这种一边倒的情况之下。陶婉盈吓的惊叫两声,却仍是紧紧拉住陶东成双手,不愿意放开。她此时惊吓之下,已完全忘了自己的花拳绣腿,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小女孩。

  林晚荣冷冷看着她道:“陶小姐,你是自己束手就擒,还是要我动手呢?”

  陶婉盈见识过他的强悍,知道今日逃脱不得,便一咬牙道:“林三,我留下,你放了我哥哥。”

  陶婉盈纵有千万个不是,但临难之时却不愿意舍弃亲人,这点倒也难能可贵,也算是她留给林晚荣的唯一好印象。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陶小姐,你有资格来讲条件么?说起来真是好笑,今日不是你们姓陶的打劫我们吗,现在怎么轮到你来哀求我了?”

  陶婉盈咬着牙齿不说话。林晚荣上前几步,挑起她的下巴,轻佻的在她脸上摸了一下,笑道:“陶小姐,你除了身材之外,别的,还真难说哪个地方长得好看呢?”

  陶婉盈啊的一下跳开,惊怒之下,眼眶都红了起来:“林三,你要敢欺负我,我做鬼也不会饶了你。”

  “欺负你?”林晚荣笑着道:“恕我直,陶小姐。就你这点容貌,我就算被猪油蒙了眼,晚上吹熄了灯,也不会摸到你身上去的。”

  “你去死!”陶婉盈又羞又怒,急声骂道。

  “我死不死可跟你没有关系。倒是你这样纠缠我不放,难道是看上了我?我他妈怎么这么倒霉,会被一个疯婆娘看上?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烧烧香,去点邪气。”林晚荣调笑道。

  陶婉盈哪能堪得这般羞辱,顾不得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娇斥一声就冲了上来。

  她此时愤怒之下,哪里还有什么章法,林晚荣看准她来势,一个手刀砍在她脖后,她便软软的晕倒了过去。

  “林三,你杀了她?”一个焦急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林晚荣回头一看,正是萧大小姐来到。

  “我长得那么像刽子手么?”林晚荣苦笑道:“大小姐,我在你心目中的印象不会那么差吧。”

  大小姐知道他没有杀人,心里才放下来,瞪了他一眼道:“你方才那般占人便宜,不是刽子手,却也是个登徒子,无耻之人。”

  高酋行了过来,笑着道:“高某来迟了,叫大小姐和林公子受惊了。”

  萧玉若行礼道:“小女子谢过高壮士相救之情。”

  林晚荣也道:“高大哥说哪里的客气话。你赶来相救,我们感激都来不及呢。早知这一路上有高大哥跟在后面,我们走的就安稳多了。”

  高酋道:“林公子也是高人,那石头扔得可准,手法力道都是一流的,便是我不来,也不够你一个人打发的。我临走之前,徐大人一再叮嘱,只能暗中保护各位,切不可惊扰了大家。这次若不是匪人猖狂,我便一路护送诸位到了金陵,也是不会现身的。”

  收拾了这帮陶家的匪贼,反倒是如何处置眼前的陶家兄妹二人成了难题。

  大小姐沉吟一会儿道:“陶东成和婉盈小姐二人,要分开来对待。陶东成数次暗算我们,自然是罪不容恕,婉盈虽是包庇纵容陶东成,说到底是因为兄妹情份,何况她也无大恶,不可过分相逼。依我之见,不如将他们捉回去见官,让国法来断。我就不信,还有人敢包庇他们不成?”

  林晚荣听得眉头暗皱,这大小姐还真是迂腐不堪,交官办?这是能交官办的事么?女人啊,对政治还是缺乏敏感性,这是天性,急不来的。

  他叹了口气道:“大将陶家兄妹分别对待,这点我没意见。可是你说要把他们交官,恐怕就有些难办了。你有没有看过这是什么地方?”

  大小姐道:“这是江苏、浙江交界的地域,有何疑问?”

  林晚荣道:“那你将他们交官,却是交给江苏还是浙江呢?”

  这一句话提醒了大小姐,陶东成委实狡猾不堪,他们故意选在两省交界的地方动手,就是看准这个地方两不管,即使出了事,两省也可相互推诿。以苏州制造陶宇的身份和他背后的势力,无论是在江苏还是浙江,这事恐怕都不会那么简单。何况眼下打劫之事,只有萧家诸人所见,真是公堂辩论起来,根本说不清楚。

  这样一想,萧大小姐也是觉得自己这想法有些幼稚了。

  见林三面带微笑,大小姐心道,原来你早就有打算了,却是故意让我出丑的,鼻子里哼了一声,嗔他一眼,也不说话了。

  高酋把林晚荣拉到一边,悄声道:“林公子,你看这事该如何处置?”

  林晚荣朝脖子上抹了一下,嘿嘿道:“此处山高林密——”

  高酋吓了一跳道:“公子不可——”

  林晚荣嘻嘻笑道:“为何?可是徐大人临走之前有什么交待了?”

  高酋急忙道:“这陶家兄妹来此,定然有人知道,若是就此结果了他们,那萧家惹上的麻烦可就大了。”

  林晚荣心道,现在惹上的麻烦就不小了,反正与这陶家也早已经扯破脸皮,死猪还怕开水烫么?

  “若是陶家兄妹没了,那陶宇与他背后的势力一定会拼死反扑,这金陵怕就是腥风血雨了。徐大人让属下转告公子一句话,金陵若有风雨,萧家定然首当其冲。还请公子三思而行。”高酋抱拳说道。

  徐渭浸淫官场多年,对政治斗争看的极清楚,若是陶宇和程德等人联合起来发威,即使洛敏这个老狐狸能够应对,但以萧家的地位,必然是充当炮灰,受损伤的只会是萧家。要么保持目前的均势,要么帮助洛敏一口气彻底的打倒程德二人,萧家才能夹缝中生存。这一点林晚荣自然看的清楚。

  林晚荣哈哈笑着拍了一下高酋的肩膀道:“高大哥,我是与你开个玩笑的。你看我是那么残忍的人么?”

  高酋想起他今日早晨审讯那陆中平的手段,心里打了个冷战,你不残忍,但你想的那些法儿,却是世界上最残忍的。

  “不过呢,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是那么容易受欺负的。这姓陶的三番两次使出阴谋诡计害我们萧家,我要是不出口气,也太对不住自己了,你说是不是,高大哥?”林晚荣道。

  “那是自然,好男儿,有冤报冤,有仇报仇。”高酋说道。

  林晚荣点头道:“这话我喜欢听。高大哥,你认为,对一个男人来说,干什么事情的时候最快活呢?”

  高酋想了想道:“逛窑子。”

  我晕。这老高真没追求,看来也就是个逛窑子的主。林晚荣嘿嘿道:“高大哥果然高见。那有什么法儿让一个男人,一辈子逛不了窑子,玩不成女人呢?”

  “阄了他?”高酋顺口说道,说完之后自己都吓了一跳,这个林公子竟然想阉割了陶公子?他急忙道:“林公子,这可不行,那与杀了他没什么两样。”

  林晚荣笑道:“高大哥说到哪里去了,我这个人连杀鸡都怕,阉割那样血淋淋的事情,我怎么做的出来呢?要做也会做的隐蔽点么。高大哥是武林高人,有没有什么手法可以截断他某个部位,让他暂时不能察觉,过些时日才能慢慢显现,然后这一辈子都做不成男人呢?”

  高酋为难的道:“这个,有些法门,未免过于阴毒了些。”

  林晚荣听他话里的意思却是有门,心里大喜,笑道:“高大哥,你看我像个光明磊落的人么?对着敌人,越阴的,我越喜欢。”

  高酋很有些无奈,遇到了这个神奇的林公子,谁若敢跟他比阴险,那是自己找死,当下只得点点头,答应了施个手法。

  林晚荣将陶东成提了过来,扔在地上。高酋道:“我施这手法的时候,过于疼痛,怕是这姓陶的会惊醒过来。”

  “这个好办。”林晚荣笑道,从兜里取出肖青璇相赠的蒙n药,幸亏这蒙n药都是用牛皮纸包了,昨日落水才没打湿。

  高酋行走江湖多年,一眼便看出这是什么,心道,这个林公子也不知是个什么来路,随身带的都是些宝贝,倒是比这个陶东成更像蟊贼。

  林晚荣叫四德取下水壶小碗,倒了清水,将蒙n药洒了半袋进去,他是初次干这勾当,不知道用多少,高酋却是暗自乍舌,这都可以药倒一头牛了,给姓陶的喝了,没有三天功夫是醒不来的。

  林晚荣在地上找了根柴火,随意搅和了两下,道:“行了。这可是上等好药,乃是行走江湖、采花猎艳必备,一般人我不会轻易用的。”

  高酋使了个手法捏开陶东成喉咙,林晚荣将这碗冒着白沫的好东西给陶东成灌了下去,笑道:“好了,高大哥,你可以开始了。”极品家丁_第一百七十八章 宁惹阎王,莫惹三哥(2)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高酋道:“林公子,我使的这手法乃是独家法门,十分阴损恶毒,是坏了他筋脉。\、qb 5. \这姓陶的一个月内不会察觉,之后便会慢慢的显现出来,他自己根本就无法察觉是怎么回事情,到时候就是大罗金仙下凡,他也做不了男人了。这手法同道中人极为不齿,还请公子替我保密。”

  这应该就是破坏海绵体结构之类的手法,这个法儿果然妙,一劳永逸,老子也要学。林晚荣嘿嘿直笑,义正严词的道:“高大哥尽可放心,咱们这是正义的举动,不怕别人闲话。话说回来,咱们再阴险,能阴的过这姓陶的么?这都是他恶有恶报,咎由自取,我们只不过替天行道而已。”

  高酋点点头不再说话,从身上取出两根长针,找准位置,迅捷的插在在他裆部,陶东成小腹渐渐的鼓了起来。高酋运足气力,嘿的一声拍在他小腹上。陶东成脸上泛起一股痛苦的神色,接着便又安睡了过去。

  高酋抹了把汗珠,笑道:“成了,这小子一个月之后,怕是做不了男人了。”

  林晚荣忽然道:“高大哥,你身上带的有没有春药?”

  高酋老脸一红道:“公子要这春药做什么?”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我怕这陶公子玩的不过瘾,再请他吃上一吃。”

  高酋打了个冷战,这姓陶的那玩意儿筋脉已碎,若再加点春药,怕不是立马爆了,这林公子真乃淫人神人。

  高酋不好意思的掏出一包药粉道:“这个。就剩下一包‘如来大佛棍’了,‘观音脱衣衫’前日逛窑子的时候使了。”

  林晚荣接过药粉笑道:“哦?高大哥还有这种兴致?前日怕是爽到骨子里了,哈哈。”

  陶东成那日与陆中平勾结了,想用这春药坏了大小姐地清白。哪里想到今日便遭了现世报。林晚荣将那“如来大佛棍”给陶东成灌了进去,嘿嘿,让你在此昏迷三天再劲爆三天,脆弱已碎的海绵体加上威猛的春药,哪要一个月,怕是半月之后,你就做不了男人了。

  这春药果然劲力强劲,陶东成即便是在昏睡中,也立马有了反应。林晚荣看了陶东成裆部一眼,不屑的嗤了嗤鼻。妈地,就你那么点小玩意儿,也敢做男人?

  他和高酋做好这一切。相互望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高酋觉得,自己与这林公子待了几个时辰,竟然变得越来越邪恶起来。

  大小姐见林晚荣和高酋折

  返回来,那陶东成却直挺挺的躺在半山腰处。不知道他们二人做了些什么手脚,便道:“林三,你和高壮士商量出办法没有。”

  林晚荣点头道:“本着慈悲为怀的原则。我们也不想为难陶公子,便让他在此地自生自灭吧。”

  大小姐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他,如此轻易放过陶公子,这明显不是他的风格。林晚荣笑道:“狗能咬人,但人可不能咬狗啊。”

  大小姐不屑的嗤嗤小鼻子,我还不知道你这人,天生不吃亏,狗咬了你,你要打回去怕是咬的比狗还带劲。想到这里却是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没好气的看他一眼,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平静了下心境,见林三真的再不管那陶公子,说走就走,这倒更叫大小姐疑惑了。

  带着一个被打晕过去地陶婉盈行路很是累赘,按着林晚荣的意思,放在马背上就行了。大小姐与陶婉盈却有些情意,坚持将陶婉盈放在了车厢里。林晚荣有些不放心,谁知道这小妞什么时候醒来,又会做出什么事情。

  行了一盏茶功夫,琢磨着陶婉盈也快醒来了,林晚荣嘿嘿一笑,对萧玉若道:“大小姐,将那姓陶的丫头交给我吧,我来处置他。”

  大小姐见他笑得淫邪,急忙道:“林三,我警告你,你可不要打什么坏主意。”

  林晚荣笑道:“大小姐,你不相信我,还不相信自己地眼光吗?我可是你亲自挑选的人,哪能错的了?”

  见大小姐神色疑惑,林晚荣又道:“你放心吧,大小姐。这陶婉盈是个小辣椒,我才不会那么没品位呢。小翠,你也跟我来一下。”

  林晚荣提着陶婉盈带着小翠顺着山坡爬上,在树丛中找到一块干草,将小辣椒丢在地上,对着小翠道:“冬翠,脱衣服。”

  小翠一惊,脸色又羞又红,嗲道:“三哥,你为何现在才对我说?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么?可是现在,晚了,晚了,我已经给了峰哥了。”

  林晚荣浑身鸡皮疙瘩往下掉,妈的,魅力太大就是麻烦,他止住骚意正浓的小翠道:“冬翠姐姐,我是让你给陶小姐脱衣服。”

  “啊——”小翠惊叫了一声,不敢看三哥,急忙笨手笨脚地去解陶婉盈的衣服。

  林晚荣在旁边教唆道:“不要用解开的,要撕开,撕一半,留一半,要用力,要狂野,——”

  小翠又惊又羞地脱完陶婉盈衣服,真的是连撕带拉,陶小姐的衣服被撕了一半,酥胸半露,欲遮还羞,偏偏还欲盖弥彰的用那破碎的长衫盖在她身上。

  “在她脖子、胸膛、大腿根上使劲掐——”林晚荣又道:“尤其是腿根上,一定要让她醒过来就感觉疼痛——”

  小翠不知道三哥要做什么,便依他嘱咐使劲下手,直到陶小姐腿上又青又紫,这才停了下来。

  见办得差不多了,林晚荣嘿嘿一笑,正要离开,忽然觉得还有些不够逼真,似乎还缺少了点什么。他想了想。回到陶小姐身边,取过针尖,刺破她指头,挤下几滴血珠滴在她身下。

  小妞。我对你可谓仁至义尽了,你却还是一再挑衅我。宁惹阎王,莫惹三哥,恶人自有恶人磨,这次不吓掉你半条命,你还真不知道马王爷长着三只眼。林晚荣嘿嘿干笑几声,便带着小翠下了山坡。

  萧玉若见他这许久才下来,忍不住望他一眼道:“也不知道你这人在打什么鬼主意。”

  林晚荣笑道:“大小姐,我冤枉啊,我真的是什么都没做。不信,你可以问问小翠姐姐。”

  小翠红了脸,将林晚荣吩咐她做的事情告诉了大小姐。萧玉若听得脸色通红。虽然只是个小小的计谋,可这一手真是坏到家了,依婉盈那种刚愎自用地性格,十打十地要上当,到时候她怕是吓都要吓死了。

  偏林三根本就没碰过婉盈。只是利用了女子普遍的心理,也无从责怪,要怪就怪婉盈。惹谁不好,偏惹了林三这坏人。大小姐心里叹了一声,一挥手,马车继续前行。

  高酋骑马跟在林晚荣身边,奇怪的道:“林公子,你对那姓陶地丫头做了什么,不会也喂了‘如来大佛棍’吧?”

  如来大佛棍?我看谁的骚劲也比不过你这大淫棍。林晚荣嘿嘿一笑,还没说话,便听见远处那树林中传出一声高亢的尖叫“啊——”。似是出自女子之口,凄厉之极,恐怖之极。

  大小姐知道这是婉盈醒了,听她叫得如此凄惨,心生不忍,忍不住狠狠瞪了林晚荣一眼。

  林晚荣两手一摊,无可奈何的道:“我是无辜的,真的无辜啊。”

  这次林晚荣算是把陶家整了个痛快,妈的,这口气也憋的够久的了,今天是这姓陶的自己找上门地,可不能怪我。

  这一路回金陵,有了高酋护卫在侧,果然太平之极,就连蚊子也不敢叮上他们一口,

  见着金陵城遥遥在望,林晚荣才是长长的出了口气。出差就是累啊,还是家里好。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吃饱喝足了,调戏调戏二小姐,和巧巧说说话,再召集洛远、青山、表少爷几个人开个茶话会,何其乐哉。

  进城之时已是后半夜,大街小巷幽静之极,高酋记挂着他老哥高首,和林晚荣约了再见之期,便直往总督衙门而去。

  林晚荣进了金陵城,感觉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地盘,浑身都透着舒泰。大小姐吩咐马车放慢了步子,待林三走到马车跟前,便从车窗里探出头道:“林三,今天回去你就早些歇着吧,明日早些起来,我们商议一下如何接手陶家铺子地事情。”

  今天行了一天的路,倒把这碴给忘了,现在大小姐提起来,林晚荣才猛然意识到,哎哟,这次萧家可赚大发了。反正和陶家已经扯破脸皮,陶东成那小子估计现在还躺在山坡上一柱擎天呢,明日就带着人去接收陶家的店铺,***,今天可真是大爽的一天啊。

  林晚荣嬉皮笑脸地对萧玉若道:“大小姐,接手店铺的事情好说,可不要忘了那日晴雨楼上的赌约才好。”

  大小姐脸色羞红,哼了一声道:“谁记得什么赌约,我是早忘记了。”话完便把帘子打下来,再也不看他一眼。

  哎哟,仗着官大欺负人是吧,鄙视你。林晚荣哼了一声,马车便已进入萧家。自有丫鬟下人上来迎接,不提。

  林晚荣腰酸背疼正要回自己狗窝睡觉,却见小翠过来道:“三哥,大,你有什么未洗地脏衣,皆可收拾起来,她明日让人来拿,让丫鬟婆子洗去。”

  林晚荣看了大小姐一眼,却见她脸带粉色,装作没有看见他,正与众人叙话。靠,你这小妞,不是故意气我么,当初打赌是怎么说的来着。

  回了自己小屋,推门进去,眼前情景却是让人大吃一惊。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床上收拾的整整齐齐,屋内还燃着一抹袅袅檀香,清幽出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