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一百六十七章要打-至-第一百六十九章我不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一百六十七章 要打架?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那身影来势迅疾,剑光所指,不为伤人,却是专挑着那红线而来。全本

  林晚荣吃了一惊,这黑衣人功夫超绝,竟和青璇也差不了几分。

  萧玉若啊的一声惊叫,望着那顺风飞舞的半截红线,神情痴呆,便似是失去了魂魄般。

  黑衣人一剑截断红线,却是剑势不停,顺手向大小姐身前砍去。林晚荣急忙闪身拦在她身前,一拳击在那人手腕上,那人迅捷退开,望着他二人哼了一声。

  大小姐神情痴呆,望着那红线不发一,竟似连那黑衣人的攻势都没看见。林晚荣急忙一拉她衣袖道:“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萧玉若回过神来,神色间有些凄婉,望他一眼,轻轻道:“没事的,林三,你,你可要当心了。

  对面那黑衣人见大小姐关切的神态,却又是轻哼一声。

  林晚荣听这声音有些耳熟,再看对方形态竟然是个女子。他心里一凛,哎哟,这不是仙儿那丫头么?前次白莲教劫掠萧家,她要杀玉霜,今次却又要来杀玉若。靠,这丫头还真跟萧家干上了不成?

  远处那偷袭徐渭的黑衣人,却是被徐渭的贴身护卫截下,两人紧紧斗在一处,远处的护卫船只飞速靠拢而来。

  徐渭将苏卿怜护在身手,冷眼看着这些围攻的匪徒,眼中没有一丝的害怕,却闪过几丝厉光。

  既然仙儿都现身了,这偷袭徐渭的,自然是白莲教的人了。徐渭昨天破了白莲教的巢穴,斩杀白莲教徒数人,今日却又暗助萧家扳倒了陶东成,自然是白莲教的眼中钉。林晚荣三两眼,便已将来龙去脉猜了个**不离十。

  眼见护在徐渭身边的侍卫越来越多,白莲教中一人高喊道:“速杀徐渭,休得延迟。”众匪徒便皆舍了身边对手,直往徐渭扑去。

  秦仙儿又看了被林晚荣护在身后的萧大小姐一眼,冷哼一声,便持剑要向徐渭杀去。

  林晚荣看得真切,心里大汗,这丫头,以前跟着白莲教洗劫萧家,当当强盗,那也就算了,现在却又要杀朝廷官员当**革命,还真是有些血气啊,以前在妙玉坊的时候,怎么没看出来呢。

  “仙儿——”林晚荣急忙上前一步抓住她皓腕道:“你怎么来了?”

  秦仙儿面容蒙在面纱里,看不出神态,却能听到她哼了一声道:“你拦住我做什么,你们继续绑那红线玩吧。”话里那股子浓浓的醋意,是人都听得出来。

  林晚荣听得暗自好笑,这丫头,还真是有性格,我与大小姐却是闹着玩的,她不问青红皂白,冲上来便要杀人,这性子,说不得要帮她改上一改。

  林晚荣装作没有听到她话般,轻轻问道:“你们不是回济宁了么,怎么又来到这杭州了?”

  仙儿看了他一眼,哼出一声道:“不说与你听。”

  林晚荣将她身体一拉,隐身到一处廊柱之后,让她那同伴看不见她,才轻轻笑道:“是不是想着我,便偷跑到杭州来了?”

  秦仙儿隐在面纱里的脸看不出红晕,只听她轻啐一声道:“谁是想你了,你却脸皮厚实得很。”

  那些白莲教徒与徐渭的侍卫们越斗越是激烈,已有好几人惨死在侍卫手下,林晚荣却是拉住秦仙儿不让她过去。秦仙儿有心想要摆脱他,却被他拿住了手腕,浑身便再无了力气,只得羞恼地白他一眼道:“你这样拉住我做什么?我方才坏你好事,你这便继续吧。”

  林晚荣哈哈笑道:“你坏我好事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说起来,我也应该好好地打你小屁股几下。”秦仙儿羞道:“你这人坏死了。”

  林晚荣呵呵道:“那你是特意来寻我的?”

  “谁特意来寻你的。”仙儿哼道:“我们昨日才到杭州,却根本不知道你在这里。”

  “你们是特意为了徐渭来的?”林晚荣问道。

  秦仙儿看了他一眼道:“那是自然,他杀了我白莲教那许多师兄弟,教中上下是不会放过他的。在这湖里,我们已经潜藏多时了。”

  潜藏多时,便是要来割这红线的么?林晚荣无语,心道,你们白莲教祸害那么多百姓,徐渭杀你们几个人又算得了什么。但与白莲教的这些肯定不管用,他便懒得再说了,只叹道:“这萧大小姐可没惹着你,你要杀她做什么?”

  “谁说没惹我?”秦仙儿看了萧玉若一眼,哼道。

  萧玉若躲在林三背后,听到这杀手竟然是个女子,已是心中奇怪,待听到她与林三说话,语气竟是那般熟悉,又听说她是白莲教的,心中更惊。这白莲教怎么会与林三相识?难道林三也是白莲教的?莫非往日种种都是他欺骗我不成?

  红线乍断,大小姐心乱如麻,判断能力急转直下,心中满是酸楚,指着林晚荣道:“林三,你,你竟是与白莲教暗退款曲?”

  汗啊,和仙儿说了几句话,竟然忘了大小姐还在身边,望着大小姐那泫然欲泣的眼神,林晚荣苦笑道:“大小姐,我怎么会和白莲教一伙的?你用脑子想想好不好?”

  大小姐今日受了刺激,心里难受,但细细想来,这林三所做的一切,虽是有时坏了点,却从未对萧家有害,那日在白莲教中救助自己,今日晴雨楼上又含怒出手,却都是情真意切得很。

  大小姐心里羞赧,我今日这是怎么了,如此的失了分寸,竟怀疑起这坏人来了。

  她心里虽然认了错,却不好意思承认,又想起这秦仙儿今日所为,却更是恼怒伤心,轻泣道:“你与这白莲教既无瓜葛,却与这妖女拉拉扯扯做什么?”

  林晚荣尚未开口,秦仙儿却是怒道:“谁是妖女,你快说个清楚?”

  大小姐对白莲教可谓深恶痛绝,毫不惧怕地道:“白莲教妖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你却不是妖女是什么?”

  秦仙儿气得一跺脚道:“你说我是妖女,我这妖女今日便要杀了你。”妖女两个字,唯有林晚荣可叫得,别人却是万万叫不得,这是秦仙儿的痛处。

  “你便是会武术又怎样,我却未必便怕了你。”大小姐哼道,看见截断的红线,不知为何,她心里却是愈发的难受起来。

  “我今日便不用武术,让你也见识一下妖女的厉害。”秦仙儿咬牙道,却是将手中长剑一丢,竟是真的要学那泼妇般,与大小姐打上一打。

  萧玉若往日坚强温婉,今日却似中了魔般,望着秦仙儿怒道:

  “我还怕了你这妖女么?”

  汗啊,这两个小妞一个比一个强悍,第一次见面便是吵了起来,甚至还要动手打架,还把老子放在眼里么?

  林晚荣哼了一声,望着二人道:“吵够了没有?”

  他话音虽不大,却似有着不容置疑的权威,秦仙儿听了他的话,自然不敢反驳,大小姐瞪了他一眼,却也是没有说话。

  见两个话了,林晚荣心道,这才像样子,以后我说话,你们可都不准插嘴。他板着脸道:“两个女孩子,学什么不好,却要学人打架?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仙儿,你继续去杀徐文长;大小姐,我们接着绑红线。”

  二女愣了一愣,哪有他这样的化解法儿,却忍不住同时笑出声来,旋即觉得不妥,相互望了一眼,却又同时从鼻孔里不屑地哼出一声来。

  大小姐羞涩道:“谁要与你绑红线,你这人没羞没臊。”

  秦仙儿小拳头一捏,眼中泪光闪动,道:“你们便慢慢绑吧,我杀人去了。”

  那边却有人高喊道:“师妹呢,在哪里?快来帮忙。”

  几人往那边看去,却见两边已经是斗得白热化了,白莲教的匪人攻势虽是凌厉,但徐渭护卫众多源源不断地赶来,马上便要将匪人包围了。

  这白莲教还真是组织松散啊,林晚荣感叹一声,秦仙儿轻咬玉唇道:“公子,我要走了,你多保重。”

  林晚荣见她神情楚楚可怜,便拉住她手道:“这徐渭可不是好杀的,你虚张声势几下好了,不要杀他,可也别伤着了自己,打不过就跑。”徐渭身边高手众多,很明显这次白莲教无法得逞,仙儿的武功高绝,自保也无问题。

  秦仙儿脸上一喜,泪珠儿却是簌簌落了下来:“公子,我与你之间,却无那红线相牵,你会记住仙儿么?”

  这话落在大小姐耳里,却又是羞涩又是恼恨,这白莲教的妖女,怎么这等话儿也能说出口,端地不要脸皮了。

  秦仙儿说完,深深望了林晚荣一眼,身体一转,莲足轻跺,飞奔而去。极品家丁_第一百六十八章 骗子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荣见秦仙儿神色中有些萧索,心中忍不住一叹。 、 5 。 这个仙儿,若不是整天喊打喊杀的,却也温柔可人得很。若是什么时候改了她的性子,那可就大大的好了。旋即又想到,若是她改了性子,那她还是秦仙儿吗?还真是一个矛盾。

  大小姐望见林三与白荣教的妖女勾勾搭搭,再望见那断开的红线,心里却是不大痛快。怒道:“你妖女,恁地可恶。”

  林晚荣叹道:“大小姐,你不要怪她,她也是个苦命的人儿。”

  大小姐哼了声道:“她是你的相好,你自然是为她说话了。”

  林晚荣吃惊地看了萧若玉一眼道:“大小姐,相好这种粗鲁的词,你竟然也说的出来。”

  大小姐脸上一红,轻声道:“要你来管,我想说便说。这妖女也不知是什么样的狐媚,竟然迷倒了你这坏人。”

  她是名震金陵的妙玉坊花魁秦仙儿,可不就是个狐媚子么,林晚荣心道,不过这个秘密可不能告诉你。

  那白莲教一方有了秦仙儿的支援,情形却大是不一样了。秦仙儿武功高绝,以一当十,一口气砍倒了几个侍卫,白莲匪人迅速地夺回了主动权。

  林晚荣见秦仙儿如些拼命,却是暗自着急起来,这傻丫头,竟然这样不要命了?那徐渭对付白莲教的手段是有目共睹的强硬,你偏偏还这么执着干什么?让你的师兄弟们抵挡一阵,你快跑路去吧。这白莲教中,林晚荣只对秦仙儿一人有好感,至于其他人——该怎么着怎么着吧。

  大小姐却是首次见到杀人,惊得啊地叫了一声,急忙偏过头去,不敢看那血光。

  林晚荣急忙将她护在身后道:“快转过头去,不要看。”

  大小姐轻嗯了一声,见他身板挡在自己身前,心里便轻松了许多。只是望见他脚上还缠着的那半截断了的红线,心里又忍不住轻颤,看了那正在拼杀中的秦仙儿一眼,咬了咬嘴唇怒哼一声。眼神便连她自己也难以明了。

  徐渭身边的护卫却是越积越多,几艘大船也迅速靠了过来。无数的兵丁手执弓箭瞄准船上,只等一声令下,便要放箭了。

  徐渭大声道:“白莲教的匪徒,速速放下刀剑受降,本官饶你们不死。”

  说话间,那些匪徒又被砍倒了几个,数十人便只剩下四五人应战。这几人却是悍不畏死,且战且退。竟朝着林晚荣二人立身处奔了过来。

  前面一人,正是方才刺杀徐渭的贼首,林晚荣一眼便认出了,那正是曾被自己玩惨了的陆中平那小子。

  陆中平仓惶之中,却是顾不得林晚荣,高声喝道:“今日事败,速离此地。”其余四人皆是纵身一跃,便想望湖水中跳去。chy1123

  唯有秦仙儿却似没听到那声召唤般,她轻轻看了林晚荣一眼,神情有些凄凉,却是长啸一声,丽影腾空,直朝那些弓箭手扑去。

  “放箭——”徐渭一声令下,那无数的箭支便朝腾挪空中的秦仙儿射去。

  秦仙儿纵是武艺冠绝天下,面对如此密集的箭雨却民是无济于事,这一击便如飞蛾扑火,定然是有去无回了。

  她忽然回过头,朝林晚荣笑了一下,眼神中有着无助,有着迷恋,却也有着更多的企盼。

  林晚荣看得真切,哎哟,不好,这丫头竟然是自己要寻死。靠,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却偏要学人家自杀。想起秦仙儿昔日冒死示警,在白莲教巢穴之中又数次舍命相救,虽对别的女子有成见,对自己却是情深义重,万不能见她受难。

  他此时焦急之下,已无他法可想,灵机一动,大叫一声:“那白莲教的妖人,速速受死!”话完便已急急冲了上去。

  大小姐一见他向箭雨中冲了过去,心里大惊,急忙道:“林三,不可——”

  但林晚荣已经冲到了前面,哪里能听她的呼唤,大小姐心道,那蒙面的女子是个什么国色天香的人物,便让你如此的连生死都不顾了?看见林三义无反顾的样子,大小姐暗自一咬牙,莲足轻迈,也在他身后跟了出去。

  徐渭对林晚荣甚是看重,见他冲了出来,心里吃惊,急忙挥手道:“停——”那纷纷箭雨便立即停了下来。

  秦仙儿人在空中,见林晚荣不顾生死地冲了出来,她眼中蕴满泪珠,脸上却是绽开了笑颜,竟似是突然来

  了精神,长剑疾挥,将身这箭雨拨开,身形迅即落地,却是毫发未损地站立在船头,正在林晚荣对面。

  “抓住了,抓住了——”一阵大叫声传来,林晚荣回头看去,却是方才逃走的几个匪人,包括那陆中平,竟是被一张巨大的鱼网给捞了起来,几个人不断地在鱼网上蹦达着,又都是身着黑衣,远远望去,便像是几条大黑鱼。

  徐渭脸上微泛笑意,林晚荣心道,这老头好手段啊,看眼前这阵势,定然是他早先就算计好的,徐文长之名,果然名不虚传。他对白莲教从无好感,见眼前之人落网,心里也是高兴,只是以这徐渭的手段,怕不会如此轻易放过眼前的秦仙儿,这倒令他担心了起来。

  “林小哥,你快回来。”徐渭见了林晚荣离着白莲教的最后一个匪人如此之近,心里焦急,急忙说道。chy1123

  林晚荣看了秦仙儿一眼,小声道:“你干嘛如此拼命,连命都不要了么?”

  秦仙儿美目含泪,脸上却是微笑道:“我便是想看看公子心中有无仙儿,是否会为仙儿担忧。若是公子心中有我,必会救我,若是心中无我,那我活在这个世上却也没了趣味,便死了也罢。”

  汗啊,这小妞比老子还有性格。她如此不俱生死的拼命,却原来只是为了试探我,看我会不会救她。靠,犯得着为一点小事,连命都不要了么?也太夸张了点。

  “那你现在知道了吗?”林晚荣又好笑又好气地道,对着秦仙儿这样一个温婉而又执拗的女子,还真是有劲无处使。

  “我待公子,便如公子待我。”秦仙儿甜甜一笑,虽隔着轻纱,却也能感到她那令百花动容的笑颜。方才林晚荣于箭雨中冲出,乃是她亲眼所见,心里自然感慰,这一句话说得情真意切,自然之极。

  完了完了,这的话让老子大大的感动,魅力大真是没办法啊。

  秦仙儿眼中满是柔情,只是呆呆地望着他。此时若不是众人环绕,怕是早就投入他怀抱里去了。当着众人的面,两个人偷偷说话,偏在外人看来,还是敌对状态,这感觉就像偷情,刺激之极。

  此时此刻的林晚荣除了感动之外,忽然涌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有这样一个女孩子,关心着你,不时的吃吃小醋,对男人来说,其实也是一件很有吸引力的事情。当然,要是只吃醋不杀人,那就更好了。男人的想法,就是这么贱。

  “林小哥,万不可以身犯险,速速回来。”徐渭大声叫道。萧大小姐步伐慢,想跟着林三过过去,却已被徐渭的侍卫急急阻拦住了。

  唉,眼下可不是谈恋爱的时候,那陆中平几人已经被徐渭抓住了,怎么想个法子让仙儿逃走才是真。

  徐渭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他对秦仙儿打了个眼色,大声道:“白莲教的妖人,你昔日劫掠我们萧家,今天我不能饶你。”

  秦仙儿听了,却是噗哧一声轻笑,又急忙板起脸来配合他道:“要打便打,哪来那么多话。”说完一挺长剑向林晚荣刺去,只是那准头却离了十万八千里。

  林晚荣急忙闪身后退了几步,已是立在船舷之上。

  大小姐却是心里清楚,这二人定然在做戏,那女子对林三痴得很,又怎会下得了毒手?你这骗子,大小姐狠狠一跺脚。

  徐渭急忙道:“林小哥,勿要缠斗,快回来。”

  只是喊话却已太晚了些,白莲教的这最后一个匪人,一晃身已经到了林三身前,双手朝他身上一搂,便听林三“啊”的叫了一声,两人竟是一起坠下了湖去。

  “毡网何在?”徐渭急忙赶到船边大声喊道。只是那事先布下的毡网,却已经在捉拿另几个白莲教匪徒的时候起了,此时哪里再寻去?见官兵们要朝水中放箭,徐渭急忙摇手道:“不可。”

  大小姐看见那白莲妖女依偎在林三怀里,与他一起落下水去,哪像是劫持,却是郎情妾意得很。骗子,骗子,都是骗子,大小姐银牙紧咬,心头暗限。

  只是见了林三落水,她却仍是不由自主的一阵心悸,这坏人,也不知道会不会游水,万一不会——你这人,为了她便连性命也不顾了么?

  大小姐越想越是害怕起来,凝神在湖面上仔细搜索,却见湖水平静无波,哪里还能见得着二人身影。极品家丁_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不是随便的人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徐渭急忙吩咐四周道:“派所有水中好手下湖搜寻林小兄,湖堤两岸严密搜索,活要见人,死要——”见大小姐神情不对,徐渭急忙停住了后面的话,说道:“一定要找到他人。、r >

  大小姐冥然一叹,望着那断掉的半截红线,神情幽幽,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林晚荣一落水,便感觉情形不对,秦仙儿这丫头竟像一条美人鱼般,紧紧地缠在他身上,让他活动不开。

  他急忙睁开眼来,却见秦仙儿双眼紧闭,脸上似还有点点羞涩,双臂环绕,紧紧地抱住了他。

  汗啊,这丫头莫非是个旱鸭子?背着这么大一个人,弄不好还真是挂了。他正在烦恼间,忽然想起,秦仙儿他们在水下潜伏多时,不会水下功夫是绝不可能的。

  如此一想,心里踏实了许多,他的水下功夫自是不用说,急忙在秦仙儿肩上轻轻拍了下。秦仙儿也似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急忙离开他的怀抱,羞涩一笑,然后一转身,身形展开,率先向前游去,像是一条灵活的美人鱼。

  没想到这丫头还真的练过水下功夫,这可太难得了,也不知道给她穿上泳装是什么样子,嘿嘿。林晚荣骚骚一笑,前面的秦仙儿回头对他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赶快跟上,看那样子,似乎她对西湖的水势甚是熟悉。

  雨丝星星点点,洒在湖面上,便仿如柔弱少女的手,缓缓拂过面颊,温柔之极。

  在水下不知道行了多远,秦仙儿忽然打了个手势,脚下触到沙地,竟是要上岸了。

  出了水面,林晚荣这才长长地吁了口气,潜行这么远,中间也只有几次偷偷浮出水面换气的机会,实在是有些累了。

  山岸处却是一片浓密的树林,林晚荣奇道:“仙儿,这里莫不是你们白莲教聚集的地点?”这个可要问清楚了,可不能稀里糊涂地进了白莲教的匪窝。否则那真就是寿星老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仙儿回头笑道:“放心吧,公子。这条路只有仙儿知道,仙儿怎么会害你?我见公子水性极佳,比我强了许多,也不知道公子是在哪里练的?”

  林晚荣嘿嘿笑道:“我从前便有个外号,叫做陆上大考虑,江中小白龙,这可不是吹的。”

  秦仙儿掩唇咯咯

  娇笑道:“公子说话,却也恁地没个正经,也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林晚荣见她笑颜如花的样子,却依稀记起第一次见这花魁时,她又是说诗又是弄曲的烟视媚行,风情万种,便仿佛谁都没有放到眼中。今日却变得如此温婉动人,这世界上最奇怪的、最变化多端就是女人了。

  秦仙儿蒙面的纱巾早已在水中脱落,她说着笑着脱下身上水靠,露出曲线玲珑的美妙躯体。虽是隔着衣衫,却是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惹火之极。这丫头,在妙玉坊那种声色犬马的地方,却是清纯羞涩,回到了白莲教,竟如此奔放大胆,看来还天生是个做妖女的料子。

  林晚荣艰难地吞了口口水,***,老子难道是君子?要不怎么看见如此美味,竟然能忍住冲动不扑上去?

  秦仙儿感觉到他目光火热,心里顿时急跳,俏脸羞红,娇声叫道:“公子,你,你看什么——”

  林晚荣嘿嘿笑道:“仙儿,你冷么?”

  仙儿身着水靠,衣衫尚好,林晚荣却是直接入水,连衣服却未脱,粘在身上实在难受。就算是高手,也禁不住这样的折磨啊。林晚荣心里暗自叫苦。

  “仙儿不冷。”秦仙儿垂头道。

  “你不冷,我可是有点冷了。”林晚荣笑道。

  仙儿一惊,蓦然想起自己穿了水靠,他却是没有,又见他浑身湿漉漉的,心里一急道:“公子,我们快些寻个地方换了干净衣裳。”

  林晚荣笑道:“无妨无妨,这点小问题还难不倒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个小小条件,一个很简单的条件,我便不冷了。”

  “什么条件?”仙儿急忙道。

  林晚荣露出大尾巴狼的本质道:“仙儿给我抱抱吧,抱抱我就不冷了。”

  秦仙儿嘤咛一声轻垂下头,满面飞霞,心道:这公子说上几句话,却又变坏了。

  她在妙玉坊里虽大方之极,那却是掩护身份的需要,回到白莲教中,成为了自由自在的小妖女,本性便也回归了羞涩而多情,看得林晚荣心里痒痒。

  “公子,仙儿不是随便女子。”秦仙儿羞红了脸道。方才落水之时,却是生死之间的情谊,眼下二人脱险,她却是有些矜持了起来。

  “当然了,我也不是随便的人。”林晚荣嘿嘿一笑,拉起她小手,在她耳边轻轻又道:“我随便起来不是人。”

  秦仙儿嘤咛一声,哪里受得了他这般挑逗,耳根发红,心惊肉跳,偏又挣不开他手,见他微笑望着自己,更是慌乱起来,全无一点高手风范。

  此时已是冬天,林晚荣浑身湿漉漉的,一阵微风吹来,他却是忍不住地打了一个寒战。

  秦仙儿心里一惊,他虽是口花花,却只是口上轻薄,并未真的动手动脚。她心里感激又感动,便轻轻扶住他胳膊,竟是主动将半个娇躯倚进他怀里,连他那湿透的衣衫都不顾了,嘤咒哭泣道:“公子方才舍命相救,仙儿感激不尽。”

  汗啊,本来用不着我舍命相救的,是你这小丫头故意考验我,贪了这功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他急忙轻拍她肩膀道:“哪里是我救你,说起来,我还没感谢你好几次救我呢?”

  秦仙儿将头在他怀里轻轻摩擦几下,嗯了一声道:“方才见公子与萧大小姐那般亲热,仙儿本已抱了必死之心,哪里想到公子竟然为了仙儿可以舍弃生死?公子如此厚待仙儿,我便死了,也要报答公子知遇之恩。”

  林晚荣恶寒,我与大小姐卿卿我我?这事从何说起啊。下次你再见到我与她共乘一车,还不立即诬陷我与她洞房?你这丫头最喜欢乱吃醋了,没事还喜欢乱砍人,实在要不得。

  此时美人在怀,林晚荣底气十足,遥想昔日秦仙儿身为花魁风靡万人的风姿,与如今怀中的温柔美人,便似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秦仙儿的身材一等一的好,前凸后翘,丰满的酥胸紧紧贴在林晚荣胸膛上,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火热之气,一丝一丝地撩拨着林晚荣的心怀,便似要将他湿透的衣服烤干般。

  坐怀就要乱,不乱白不乱,林晚荣的信条就是这样。他轻轻伸出一只手去,在仙儿背上轻轻抚摸了几下道:“仙儿,你生得越发美了。”

  仙儿满面羞涩,轻道:“公子便会说些好听的话儿。你有了巧巧,又有那肖青璇,却哪里还会想起我这个苦命人。今日若不是偶然遇到,怕你早想不起仙儿是谁了。”她说到后来,却已是神情凄婉,泫然欲泣。

  汗,这小妞不好哄啊,秦仙儿这几句话却是说的对极。林晚荣想起巧巧,想起青璇,想起二小姐,可就是想不起秦仙儿。难道是我还不够多情?天那,老子怎么会有这样的缺点呢,看来还要继续努力,一定要博爱。

  哄女孩子的话儿根本不用想,林晚荣郑重道:“仙儿你却说错了,我与你虽是离多聚少,但身隔天涯,心若比邻,一旦心里有了印记,就是不见面也能日日思念,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秦仙儿被他揽在怀里,心思却已乱了七分,哪里还能去管他话里处处破绽,轻轻道:“公子说什么,仙儿都信的。”

  越说这话越不好骗啊,林晚荣干脆不去管她,只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仙儿身体轻轻颤抖,娇躯火热,便似不能承受他怀抱的热烈般。

  林晚荣却是更加难受,浑身衣衫湿漉漉的,全身各处皆是冷冰冰的,偏怀里抱着一团火,小腹处阵阵灼热,实在是有些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公子——”仙儿在他怀里羞涩呓语,那娇羞而又温婉的神态,让林晚荣全身火一般地燃烧起来,他手臂一展,紧紧搂住她娇躯,似要把她全身都溶入到自己怀里。

  秦仙儿心里扑嗵扑嗵乱跳,浑身酸软没了半分力气,还未开口说话,却觉得自己小腹处似是触到了某样火热的东西。

  她虽是个清白女子,但在妙玉坊那种地方也听说过不少,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她呼吸越发地急促火热起来,下意识地要将身体离开他怀抱,小口微张羞涩道:“公子,你坏死了。”

  这世界上再没有比这句话更妙的cy了,林晚荣淫心大盛,紧紧抱住她丰满娇嫩的身子,在她耳边吹了口气,嘿嘿笑道:“仙儿,我是无辜的,是它背叛了我——”

  秦仙儿哪里听得下去,浑身轻颤,正要挣开,却觉得他怀抱更紧,便连那作坏的东西也是越变越大,紧贴在小腹上。

  “啊——”秦仙儿小口轻呼,面如火烧,浑身一阵激烈的颤抖,便连呼吸也没了力气,软软地瘫倒在他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