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一百二十八章书院-至-第一百三十章求救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一百二十八章 书院扬威(3)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果然,候跃白脸色惨白,怒道:“你,你敢轻视于我?”

  林晚荣冷声道:“你蔑视我华夏无数的能工巧匠,抹杀他们做出的巨大贡献,我便轻视你,又有何不可?”

  候跃白驳道:“我朝历代栋梁,皆是饱学之士,琴棋书画,治国方略,样样精通。 . 5. 何曾见过钻机奇淫巧技之人,登堂拜相,入朝为官?这奇淫巧技,如何能治国?我与你这粗鄙之人谈起,恁地辱没了斯文。”

  妈的,当官就了不起啊,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自以为处处高人一等的嘴脸,林晚荣嘿嘿一笑道:“你眼中的那些奇淫巧技,是我们祖先流传数千年积累下来的经验,是宝贵的自然科学财富,是推动这个社会进步的根本。你吃的米粮,你穿的衣衫,你坐的板凳,你用的笔墨纸砚,哪一点不是奇淫巧技所制?你整个人身上,除了你**,哪一样不是奇淫巧技做出来的。”

  操,连你这个小子的**,不也是“奇淫技巧”造出来的么?

  “至于你说的什么治国之士,就更加可笑了,没有无数的能工巧匠普通百姓辛苦劳作,他何来国可治?无数的能工巧匠,用他们的辛劳和智慧,改进生产工具和生活工具,创造税收,铸就了大树的根基。但所谓的治国之士呢?一朝天子一朝臣,治国之人却是随时可以更换,那些拥有技能的先人们,则无人能够替代。这便是根与叶的区别。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样的典故,候公子比我要熟的多吧。”

  候跃白脸色越发难看,想要继续反驳,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若要治国,先要认清国之根本。先贤早有训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若是以为只有做官才是国之栋梁。那便是大错特错了。候公子,你这圣贤之书,还要再读啊。”

  林晚荣这最后一句,说的甚是嚣张,凭他个小小家丁,竟教训这金陵第一才子要继续读书,传出去,真要笑掉人大牙。偏此时厅中寂静。竟无人发笑,这个家丁的这一席话,振聋发聩,让厅中的这些自认的才女们深思。

  候跃白愣了一下,恍然的记起了自己地身份,我可是金陵第一才子。精通词画,与这下人争吵,恁地是辱没了斯文,也叫洛小姐看轻。他哼了一声道:“我今日便不与你这粗鄙之人争吵,下月金陵赛诗会,我便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才学。”

  不提这赛诗会还好,一提起来,林晚荣就气不打一处来。你他妈拽个屁,那赛诗会还是老子赞助的,你小子到时候吃喝玩乐都要老子掏钱,老子要是一发怒,你就到秦淮河底下,找乌龟王八赛诗去吧。

  林晚荣愤愤吐了口吐沫。日,我与这个白痴讲这些做什么,浪费了口水。

  这场辩论赛,任谁都看得出来,候公子输地体无完肤,若对手是哪一省地才子便也罢了,偏他就是萧家一个小小家丁,着实让候跃白丢了面子。

  那个婉盈小姐见候公子脸色不好,有心要维护他,只是这个林三,确实很有才学,字字都点在了刀尖上,让人无法反驳。她想了想,却是不知道该怎样开口,也怪候跃白一句话便否定了所有人的才智,确实笨了些。

  林晚荣望着这群才子才女们,有一种深深的疲累感觉,我与他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啊。他无奈的坐在椅子上,久久没能说出一句话。大小姐正坐在他身边,见他神情前所未有的郑重,从前的嬉皮笑脸一扫而空,只觉得此时的他是那么地落寞,那么的难以按近。相对来说,她还是希望看到那个整天占自己便宜的林三。

  方才林三纵横捭阖引经据典,斗得金陵第一才子哑口无,便仿佛完全换了一个人,她是都看在眼里的。这个林三,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本事,没有挖掘出来。

  “林三,你,没事吧。”大小姐开口轻轻问道,她心里有些忐忑,也不知怎的,此时的林三没了那种亲切,让她隐隐有种害怕地感觉,她倒是希望能看到那个没点正经的林三。

  “我没事。”林晚荣叹了口气,心道,我与那个狗屁才子计较这些做什么,那小子除了比老子多认识几个繁体字,还有个屁的用。

  “那这香皂的经营,我便占了四成利润,你看怎么样?”大小姐见他神色落寞,突起顽皮之心,便忍住笑轻声说道。

  “嗯,好——”

  “好”字还没出口,林晚荣便已意识了过来,哎哟,这小姐趁老子不备想占便宜啊,他急忙改口道:“不行,你只能占三成。”

  大小姐轻轻捂唇一笑,瞥了他一眼,那意思是,早知道你会这样了。

  林晚荣见她地神情,才知道她是故意拿这事来刺激自己,免得自己消沉了下去。没想到大小姐还有这样细心的一面,他对这大小姐的映象也改观了不少,前所未有的认真道:“大小姐,谢谢你,我没事的。”

  大小姐偏过头去道:“你谢我做什么,我这是占你便宜呢。”

  林晚荣嘿嘿笑道:“这银子的事不行,其他的便宜你随便占。”

  大小姐脸色一红,哼道:“你这人,好生无赖。三成便三成,哼,我萧家算是欠了你的了。”

  林晚荣昏倒,这小妞也太狡猾了,明明是她占了便宜,偏还说的这般委屈。其实这件生意本来就是互利互惠的事情,林晚荣有技术,大小姐有销售渠道,两者地结合,那是**一燃就着的。

  林晚荣还有点晕晕的,忽见也不知哪一家的小姐,低着头红着脸跑过来,望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小声道:“林,林三,三哥。你——”她嗫嚅了半天。却是一句话也没完整说出来。

  林晚荣脑子有些短路了,这小姐不会是想要我的签名吧?靠,这小妞哪来这么大的勇气,敢于冲破封建家长制的牢笼!太佩服了。唉,魅力大,真是害死人啊。

  “三哥,那天池在哪里?那里真的便是瑶池么?我能不能去寻那瑶池?”这小姐罗唆了半天,终于鼓起了勇气一口气说完。

  “林三哥。那海南岛上真地有天涯海角么?”却又是另外一家的小姐,见了先前地榜样,也鼓足勇气,寻了上来。

  “林三哥,东海之滨,是否有蓬莱仙岛……”

  “林三哥……”

  一时之间。这些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千金小姐们,对这个神奇的家丁大大的感兴趣起来。仗着人多,大家谁也不笑话谁,便将林三哥围在了中间。

  女人疯狂起来。还真是没办法衡量,即便是这些平日里矜持的千金小姐们,内心里也都是有着非同寻常的热情的。三哥讲完了天山讲海南,讲完了海南说仙岛,身边仿佛围绕着几千只苍蝇,轰得他头晕脑胀。

  大小姐看不下去了,便站起身来道:“各位姐妹们,如果大家有兴趣,待到明日,我便让我们家林三出个游记。一一满足大家的愿望好了。”

  众才女望了三哥一眼,皆是满面红晕的离去了,林晚荣对着萧玉若一作揖道:“大小姐,你真是救苦救难地观世音菩萨啊。”

  大小姐脸上一红,叫你再喜欢出风头,引这些狂蜂滥蝶,这下知道怕了吧。

  接下来便是大小姐去宣讲香水和肥皂了。有了林三那番演讲在前,这些千金小姐们再也不敢小看萧家,试想,一个像林三那样有才华的人都只能在萧家做个下人,这萧家的实力还不吓死人啊。

  香水在金陵早有名气,这里的小姐们都是听过的,却由于货源紧张,难以见到。今天大小姐这一来,便引起了她们的强烈兴趣,只稍微闻一下,便心生不舍了。萧玉若又适机地推出了香皂,这香皂可是大小姐亲自感受过的,不仅洗的干净,更有淡淡的芳香,这些小姐太太们不喜欢那才怪了。

  见香水和香皂受到了极大地追捧,林晚荣也长长的叹了口气,搞两个小发明,赚点小钱,我容易吗我?要是赚不到银子,怎么对得起我的一番辛苦劳作。

  洛凝走到他身边道:“林大哥,你在想什么?”

  “哦,我在想,洛小姐的追求者可真多啊。”林晚荣笑笑,朝远处盯着自己的候跃白努了努嘴。

  洛凝脸上神

  色转淡道:“原来林大哥也是这般无聊之人,那我便不打扰了。”话音一落,她便转身行去。

  林晚荣无奈摇摇头,这小妞,性子别具一格,有点意思啊,虽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看看还是可以的。

  洛凝走了几步,忽然停住脚步,转身笑道:“林大哥,你为什么不叫住我?”

  林晚荣摇头笑道:“我若是叫住了你,那便正对了你的心思,却真的让你瞧不起了。”

  洛凝轻叹道:“林大哥,你果然是个特别的人,我的心思,像是都落不过你的眼睛。”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洛小姐,你弄错了,我从来都注意过你的心思,你可以算得上是我的朋友,但也仅是朋友而已。”就你这小姐会拽啊,我比你更拽。

  洛凝丝毫不以为意,笑道:“原来我在林大哥心中早已是朋友了啊,那天你与我做生意时,我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呢。”

  林晚荣知道这是她在借机报复那天压迫她为食为仙做广告的事情,但对这事,他可是一点也没后悔,生意都是这样做的,要脸皮就别想赚银子。

  见林晚荣不说话,洛凝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林大哥,我这样说,你是不是生气了?”

  这小姐还真会联想啊,林晚荣笑着道:“我没生气,我只是想告诉你,若是再来一次,我会要价更狠。”

  洛凝娇笑道:“林大哥,你这人说话,总让人心惊胆战的。”

  这个洛凝是洛远的姐姐,又是什么才女,我对才女可没什么兴趣,还是少招惹的好,免得小洛又劝我早点死心。想起那日小洛的劝告,林晚荣心中暗笑,看了洛凝一眼,也不回话了。

  洛凝见他似乎没有主动与自己说话的意思,便道:“林大哥,你讲的那些欧洲非洲美洲,到底在哪里?能不能画一张图给我看看,我是真的很好奇。”

  “洛小姐怎么突然对这些感兴趣了,莫非要做航海家?”林晚荣笑道,心中却在感叹,这个洛凝虽是女子之身,却比许多男子都有见识,不仅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更有着强烈的求知欲,是个可以好好教教的学生。

  他便取出随身携带的铅笔,找来一张白纸,在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圆:“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叫做地球,地球是圆的,分为南北两个半球……”

  林晚荣执笔为洛凝细细的讲解起来,洛凝首次接受到这个新奇的世界,自然是问题多多,见了林晚荣画的简笔地图,便不断的提问,林晚荣拣自己知道的回答她,不清楚的地方便一带而过。

  洛凝目瞪口呆,叹道:“林大哥,若不是你今日点醒了我,我怕还要一辈子做这井底之蛙了。这个世界真的是太神奇了,我好想去你所说的欧洲非洲美洲看看啊。”

  林晚荣听到这里,却是想起了肖青璇,当日与她讲起这事的时候,她不是也发出一样的感慨么?离那七月初七之期还远,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这个丫头,害得老公如此牵肠挂肚,到时候,定要好好打她小屁股。

  “林大哥,林大哥——”洛凝的呼喊将林晚荣从思念中拉了回来,他哦了一声,对洛凝道:“你说什么,洛小姐?”

  洛凝轻咬玉唇道:“我是说,你能不能带我走——”

  吧嗒,林晚荣手中的铅笔掉在了地上。极品家丁_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小姐哭了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我日啊,私奔么?这事没干过,也不知道危险不危险。。 5。 \\不过老洛是她老爹,小洛是她弟弟,犯得着私奔吗?

  “这个,洛小姐,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私奔这事,好说不好听啊。”林晚荣很为洛道。

  洛凝的小脸一下子红了,嗔道:“林大哥,你在瞎说些什么啊,什么私奔?”

  林晚荣啊了一声道:“那你刚才在与我说什么?”

  洛凝又好笑又害羞道:“我是问你,能不能带我去那天山、海南岛?听你讲了这些,我也很是向往呢。你既然去过,能不能与我结个伴?”

  靠,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还道这时代的女子怎么都这么开放了呢,弄了半天,却原来是老子自作多情了。

  洛凝见他半天不回答,急忙又道:“林大哥,我是真的很想去。”

  林晚荣正色道:“洛小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与你不一样,我有许多事情要做,要生儿育女养家活口,这游山玩水之事,恐怕要得等到数十年之后了。”

  洛凝却是神色一黯:“林大哥,我知道你是个有抱负的人。你可以等到数十年之后,功成名就,隐身而退,再周游各地。但我是个女子,即算是自负有些才学,却也终逃不过女子的宿命,数十年之后,我怕是已经嫁作冯人之妇,却哪里还生得出这般空闲来。”

  洛凝纵是一个开朗无比的女子,面对茫然未知的未来,却也生了些胆怯之心。

  她这话说得倒也不假。就算她家老头子再开明,但这洛小姐迟早也是要嫁人的,到那时候她便万事不由己了。林晚荣无奈的笑笑。他现在可没功夫游山玩水,要等他去做的事情还有一大堆呢。

  “洛姐姐——”洛凝正在感怀,却见那个叫做婉盈的小姐走了过来拉住洛凝的手。好奇的打量了林晚荣一眼,道:“林三,你这是画地什么?”

  她指的是林晚荣方才在白纸上画的草图。林晚荣对这个婉盈小姐,映象不是很好,便自摇摇头没有说话。

  洛凝笑了笑道:“婉盈。你怎么没去看看候公子?他这当儿心情怕是不太好。”

  婉盈脸红了一下,恼怒地看了林晚荣一眼道:“你这人说话,怎么恁地不留情面。候公子苦学多年,你这样打击他,不是要害他吗?”

  我日啊,这是哪里来的这么个野蛮小妞,按照她的意思,候公子打击我,便是我活该,我打击了他。便是要害他?这是什么狗屁逻辑。林晚荣懒得和这丫头说话,便自闭目养神起来。

  那个婉盈看着来气,猛地一拍桌子道:“林三,你这样是什么意思?”

  林晚荣睁开眼。不咸不淡地看了她一眼道:“婉盈小姐是吧,听说你是在衙门当差的。”

  婉盈一瞪眼道:“是啊,怎么了?”

  林晚荣玲玲道:“你吃的是公粮,便应该老老实实在衙门做事,此时却推了公务,来到这里厮混,你觉得适当么?”

  那婉盈小姐愣了一下道:“要你管?”

  林晚荣不屑的看了她一眼道:“就凭你这副态度,端地是浪费了公粮。这朝廷的税收。有我地一份,你吃的公粮里面,也有我的一份,见者都能管,说的不好听一点,我们这些纳税人,便是你的衣食父母,你们这些公人,应该是为我们服务的。不知道你哪来的股子刁蛮气,竟公然在当差时间溜了出来,还对你的衣食父母如此恶劣,我那税收便是白交了么?”

  “你,你——”婉盈不出括来。

  洛凝急忙对林晚荣道:“林大哥,婉盈平时是很认真的,今日只是应了候公子的邀请,才特意过来地。”

  林晚荣摇头道:“这与我无关,我只是关心我交的税收,是否用到了该用的地方。”

  洛凝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但这婉盈是自己朋友,一时之间,夹在中间好不为难。

  婉盈哼道:“林三是吧,哼,你要记好了,我一定会让你为今天的话付出代价的。”她说完,便转身而去。

  林晚荣摇头笑道:“这丫头,和那候公子竟是一副德性。”

  洛凝笑道:“她家与候家是世交,候公子才学菲浅,乃是她崇拜的对象,你这样看不起候公子,她当然要与你为难了。”

  林晚荣嘿嘿笑道:“我才学也不错啊,怎么没见她来崇拜我呢。”

  洛凝白他一眼,心道,你与她才认识几个时辰,就算她要来崇拜你,也是来不及啊。被这个婉盈一打岔,洛凝差点忘了自己先前所说的事情,待到眼光落到地图上,她心中幽幽一叹,知道自己那些梦想也许永远都是奢望了

  她叹口气道:“林大哥,这图能不能送给我?”

  “没问题啊。”林晚荣大方笑道,不就是一副草图么,你想要多少,我便给你画多少。

  洛凝将那草图收于怀里,贴身放好,看着林晚荣手中的铅笔,笑了笑道:“这便是巧巧说过的铅笔了?果然和我们的毛笔很大不同,你握笔的姿势也很奇怪。”

  林晚荣老老实实回答道:“我根本就不会用毛笔啊。”

  洛凝掩唇笑道:“若是林大哥你不嫌弃我字体丑陋地话,我倒可以教教你。”

  这洛凝今天穿了一件淡粉色的衫子,映得她肌肤胜雪脸腮桃红。她身体高挑,此时与林晚荣离的又近,闻着她身上的淡淡香味,林晚荣心里一阵乱跳。这小妞,没用香水也有这么香,还真是奇了。他对这洛凝没有心思,偏这才女的容貌本就是可与肖青璇、秦仙儿相比,她这一轻笑。便如百花绽放,让人浮想联翩,想不动心也难。

  林晚荣嘿嘿笑了几声。这小妞怕不是想借这教字之机占我便宜吧,靠,她歹心一起。我可就危险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萧大小姐却及时的出现在了二人面前,她今日的收获可不小,香水与香皂,在这些小姐们中间造成的轰动就不用说了。眨眼之间,便收到了大量地订单,就连这林三,现在也成了各位小姐太太们谈论的对象,萧家这次可谓是名利双收啊。

  萧大小姐带着林晚荣,在这书院一直待到下午时分,她与洛凝说些话,皆是有些知心的感觉。二人都是交游广阔,一番家常叙下来,感情增进了不少。

  林晚荣却是浑身别扭。他被各位小姐拉住了死问,又要面对候跃白愤怒地光芒,心里实在是苦不堪,尿遁之法用了四次。再用下去,便要被人怀疑肾亏了。

  到了傍晚时分,大小姐拉住洛凝的手道:“洛小姐,今日叨扰了一天,我们也该告辞了。”

  洛凝大方笑道:“萧姐姐说的哪里客气话,我这也是为姐妹们谋福分。再说了,姐姐这一瓶香水,可是不少银子哦。小妹实在受之有愧啊。”

  林晚荣也听洛远说过,这个洛小姐从来不轻易收别人东西的,这次破天荒的收了这香水,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看来香水的魔力真是非同小可。

  “林大哥,再过几日,便是我祖母大人的寿辰,到时候请林大哥和萧姐姐一定要光临啊。”临走的时候,洛凝一再嘱咐道。

  靠,不说这事还真忘了,上次洛远提过一次地,若不是洛凝提醒,林晚荣还真是忘了。他也早想去拜访洛敏那个老狐狸了,当下爽快答道:“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到的。”

  见那洛凝送了好远方才停步,大小姐催着马车赶了一程,忽然从里面掀起帘子,看着骑在黑马上的林晚荣问道:“林三,你和那洛小姐很熟么?”

  林晚荣摇头道:“和她不是很熟,倒是和他弟弟要好。”

  “我看未必吧。”大小姐颇有深意的道:“我们都走的这么远了,她还那般凝望,似乎不是那么简单呢。”

  林晚荣回头看去,果然远远的一个身影,立在石阶之上,很像是洛凝。他可有自知之明,这个洛凝心比天高,断不会因为自己简简单单几句话,便对自己产生感情的。靠,倒也怪了,这小姐上演这出“望夫石”却是给谁看的。

  “大小姐,她是望你吧,我见你们二人今日说话可高兴的很,想来洛小姐也是有些留恋你这好友。”林晚荣瞎掰道。说起望夫石,他便想起了巧巧那丫头,自前天去看她之后,昨天忙着做那香皂实验没去酒搂,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按时吃药,病情好了没有?

  萧玉若哼了一声,见林三说完话神情有些恍惚,似乎兴致不是很高,她咬了咬牙,道:“林三,你便上车来吧。”

  林晚荣惊了一下,道:“这个,不太好吧,我是个正经人唉。”

  大小姐又羞又怒,你是个正经人,我便不是了么。她怒瞪了林晚荣一眼,道:“我是见你有些困顿,想你今日为我萧家做了不少贡献,才让你蹬车来,我去骑马,哪像你想的那么不堪?”

  “我坐丰,你骑马?”林晚荣道。这可奇了,由来只有男子让着女子地,今儿个怎么反过来了,难道是今天拍的马屁起了作用。

  “你确定?”林晚荣望着大小姐问道。

  萧玉若哼道:“你要来便来,问这么多做什么?”

  林晚荣根本不知道客气两个字怎么写,当下刷刷刷,干净利落的翻身下马,却见大小姐拉着长裙,蹦下车来,竟是说到做到了。

  一钻进车里,便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林晚荣鼻子特灵,闻了一下便知道这是玫瑰香水,看来这大小姐却是喜欢这一口啊。

  车内摆着一个小小地茶几,竟是摆上了一盏新泡的香茗,腾腾冒着热气。感动啊,大小姐如此关爱下属,亲自泡茶,舍身让车,实在是很有些英明领导的风范。

  林晚荣喝了口茶,满口的芳香,似是上好的龙井,又似是大红袍,反正他对茶道是个外行,将就着喝吧。

  掀开帘子,却见大小姐脚蹬马镫,翻身上马,动作干净利落,挥鞭策马,一气呵成,哪像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竟是一个矫健的女骑手,那动作,比林晚荣利索多了。

  “大小姐,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啊,实在是让人佩服。”林晚荣赞道。

  萧玉若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哼道:“你不是赞我女子能顶半边天吗,我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不是丢了我们女儿家面子。”

  果不其然,老子还说这小姐怎么会这么善心呢,原来真的是那马屁神功的功效。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大小姐,我估摸着,你是在这马车里坐的骨头疼了,特意找个借口出去骑马活动一下身子的吧,亏得我还如此感动呢,却原来是上了你的当。”

  萧玉若脸色一黑,一拉马缰绳,那黑马狂嘶一声向马车奔了过来。萧玉若手中长鞭一挥,竟是朝着林晚荣头上飞来。

  林晚荣却是吓了一跳,靠,这小姐,搞什么飞机,刚才还好好的,一不合就开打,一个玩笑都开不得么?不过萧玉若这一提马纵身挥鞭,动作却是极为漂亮,配着她优美的身段,极具美感,由此可见,大小姐也不是像想象中的那般弱不禁风,最起码这马上功夫,比三哥强的多了。

  林晚荣一闪身躲过她长鞭,怒道:“你做什么?”

  萧玉若一声不吭的翻下黑马,望着他,面无表情的道:“下车。”

  林晚荣道:“大小姐,我屁股还没坐热呢。”

  萧玉若却是一拉长裙,跳上马车,狠狠瞪着他道:“你快给我滚下去。”

  靠,我为什么要用滚的,我跳下车不行吗?

  林晚荣愤愤不平的跳下马车。倒不是怕了这大小姐,只是见不得大小姐这副神态。

  因为,大小姐哭了。

  ………………

  三哥这张嘴,唉,真让mm们遭了不少罪。可是三哥没了嘴,靠什么泡妞呢?真是为难。极品家丁_第一百三十章 求救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萧玉若也不知道怎的,见他用那副神态调笑自己,心里便委屈的很,将他赶下车来,泪珠儿便滚落了下来。\\ .qВ 5 。见林三灰溜溜的跳下车,大小姐狠狠的将帘子一甩,小脚一蹬,两只绣花鞋便甩了开来。

  她又羞又怒,端起桌上一盏香茗抿了一口,忽然想起什么,却是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那茶盏便被她扔在了地上。

  林晚荣见自己刚喝过的茶杯被狠狠的扔了下来,心里一叹,这下大小姐算是把自己恨到了骨子里了。

  萧玉若又羞又怒又委屈,呆呆看了一眼那剩下的盛茶碗的小碟,再也忍不住,扑在自己香塌上,嘤嘤哭泣了起来。

  林晚荣听到里面的轻泣声,也不知如何是好。唉,这大小姐未免太缺乏幽默感了,泪腺也过于发达了些,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她便这样委屈么?

  他站在

  黑马边上,翻身上马,又下马,下马再上马,上马又下马。

  那个被大小姐叮嘱远远缀在二人身后的小厮,看着林晚荣奇怪的动作,心道,三哥真是勤劳啊,在路上还刻苦练习马术。

  听到里面的大小姐哭声似乎是止不住了,林晚荣有些无奈,女人啊,最擅长把小事做大。他根本就没有非礼勿视的概念,悄悄从马车窗户边掀开帘子往里瞧去,却见大小姐趴在秀塌上,香肩一抖一抖,连那枕帕都湿透了。

  不就一个玩笑嘛,至于哭成了长江黄河吗?林晚荣看得大大的无奈,只得轻声叫道:“大小姐,大小姐——”

  萧玉若听到那讨厌的人在呼喊自己,声音似乎挺近,她悄悄抬起头来。却见车窗处伸进来一张笑脸,麦色皮肤,贼眉鼠眼,可不就是那个坏人么?

  “你,你在这里做什么?”大小姐急忙钻了过去,将那帘子往下拉,要遮住那讨厌的脸。林晚荣急忙将帘子往上挑,两个人一下拉一上挑。顿时僵持起来。

  大小姐又羞又怒,也顾不得哭泣了,伸出小拳狠狠朝他打了过去:“你这坏人,快松手。”林三哎呀一声,那帘子便被放下了。也再没了林三的声息。

  萧玉若怀疑的看了一下自己的小手,自己刚才没有碰到他啊,他这是怎么了?又等了半天不见动静,她轻轻挑开帘子,却见不远处那黑马静静站立着,却哪里看得到林三的人影。

  “林三,林三——”大小姐轻轻唤了两声,却仍是没人作答,眼见天色将暮。大小姐心急起来,又急叫了几声。却仍是没人应答。

  萧玉若急了。一拉长裙刚要下车找寻,却听远远地那小厮叫道:“三哥,你钻到车轱辘下做什么?”

  大小姐一惊,急忙倾身往下看去,却见那个林三正在车轱辘下朝自己眨眼呢。

  大小姐的怒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端起小脚,狠狠的往那攀住车辕的两只手掌踩去。

  林三急忙松手,大小姐“驾”的一声娇喝,那马车便朝前飞奔了起来。

  林晚荣被扔在地上。吃了一嘴的泥灰,心里大愤,日,功败垂成四个字,原来也会落在老子身上啊。

  那个坏了林晚荣好事的小厮,急忙策马追了上来,拉起林晚荣道:“三哥,你是怎么了?大小姐那马惊了吗?”

  林晚荣心道,马没惊,但是那小妞惊了,他扯起一个笑容道:“没大小姐地马车轱辘有点歪了,我去纠正了一下,碰巧大小姐有点急事,就先走了。”

  这小厮得了大小姐的吩咐,隔着二人的距离甚远,根本就不知道二人之间出了什么事情,见三哥如此的舍生忘死为萧家做贡献,当下佩服的竖起大拇指道:“难怪夫人和大小姐如此地信任三哥,您老就是与众不同啊。”

  林晚荣灰溜溜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自他有泡妞记录以来,还是首次这样的狼狈,骑在黑马上他还在想,这个大小姐脾气古怪,以后还是离远点好。若是在前世,将这马车换成奔驰,她再来这么一下,老子的小命便都交待了。

  林晚荣带着那小厮,骑马快追了一阵,却见大小姐的马车在前面不远处不紧不慢的行着。旁边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匹白马,那白马上的骑士,身体娇小玲珑,远远的看着有些眼熟。

  林晚荣急忙策马追了上去,却见那伴着马车而行地,竟是那个叫做婉盈的小姐。看这女子娇娇弱弱,骑马地功夫却很是了得,难怪能做那捕快。

  大小姐正打着帘子与婉盈话,见林晚荣赶了过来,便朝他点点头,脸上却是没有了任何恼怒羞涩,仿佛片刻之前发生地事情她都忘了般。

  她面无表情的望着林晚荣道:“林三,天色不早了,我们便行快点吧。”

  见她与自己说话,又恢复了那种淡淡的神色,林晚荣心中啧啧称叹,这女人变脸的本事,还真不是盖的。想起大小姐那变幻无常的态度,他便有些头疼,算了吧,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珍爱生命,远离大小姐。

  他打定了主意,便将马头侧拨,离着那马车有着四五米的距离,随那马车默默而行。

  婉盈小姐听萧玉若如此说,却是焦急了起来,急忙拉住大小姐的手道:“玉若姐姐,你什么时候得空,可要到我家里玩啊,我哥天天都想着你呢。”

  这个婉盈小姐倒是好骑术,一手拉大小姐,一手拉马僵,竟是稳稳当当,半点不曾晃动,看得林晚荣心里感叹,老子的骑术,还要大大的加强啊。

  大小姐听了婉盈小姐地话,脸上一红,急忙道:“婉盈小姐,我这些时日实在是得不了空,等过些日子,我一定去府上拜会令尊大人。”

  林晚荣不知道这小姐是从哪冒出来的、怎么一眨眼就出现在了大小姐姐车前,如果预料不错的话,她必定是早有准备,专门盯住大小姐的。又听她意思是说,她哥哥对这大小姐有着情意,靠,你哥哥还是个男人么,喜欢人家大小姐,你就自己来啊,派自己妹妹来拉皮条,算是怎么回事?

  婉盈小姐有些失望,望着萧玉若道:“玉若姐姐,是不是我哥做错了什么事?以前他每天回来都很高兴的,这些时日却总是板着脸,是不是他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的事?”

  萧玉若很有些难堪,不知道怎么回答婉盈的话,求助似的看了林晚荣一眼。

  林晚荣不知道这个小姐的哥哥是谁,也不去管他是谁,便装作故意看了看天色道:“大小姐,时候也不早了,夫人出来之前交待过了,说是给你炖了上好的官燕,叫你早些回去补补身子。”

  婉盈小姐却是立即叫了起来道:“我家官燕多的是,血燕也不少,玉若姐姐,不如现在先去我家吧,我亲自下厨,一定将你养的白白胖胖。”

  我靠,这个小丫头,摆明了和我抢生意么,林晚荣嘿嘿一笑,指着前面道:“咦,那不是候跃白公子么?”

  婉盈小姐飞快的扭了扭头,急声叫道:“候公子在哪里?”

  林晚荣却是趁机拨转马头,挤进她与大小姐之间,笑道:“候公子在等着你为他熬血燕呢。”

  婉盈小姐这才知道上了他的当,她羞怒交加,指着林晚荣道:“林三,你便是偏要与我做对么?”

  林晚荣无奈的摇摇头,这小妞,自我感觉太好了些,他不去理她,将大小姐的帘子打了下来,大小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那个婉盈小姐见林三不搭理自己,她哼了一声,拨着白马要去挤林晚荣那黑马。林晚荣这黑马高俊,白马却是相对矮小一些,黑马将马头在那白马脸上摩擦了几下,那白马便乖乖的安静了下来。

  婉盈小姐不知道自己爱马是怎么回事,连驱了两下却没有动静,林晚荣呵呵笑道:“婉盈小姐,这异性相吸乃是常理,你莫要生气。”

  婉盈不解的道:“什么异性相吸?”

  林晚荣道:“我这黑哥们是匹公马,你那小白却是个母货,他俩一见钟情,恋爱了。”

  “呸!”车内车外两个女子一起啐了一口,那婉盈小脸通红,怒道:“你这下流胚子。”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饶是她脸皮再厚,却也不敢继续留了下来,当下催转白马,飞奔而去了。

  大小姐轻叹了一声,这个林三,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任谁在他手里都讨不到便宜。

  “林三,你以后莫要再这般随意轻薄人家良家女子。”大小姐在帘子里头道。

  林晚荣没去管她的话,只道:“这个婉盈,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生得实在是刁蛮了些。”

  萧玉若嗯了一声,轻道:“她姓陶!”

  只可惜,此时的林晚荣抱着远离大小姐的原则,已拨转马头离她远远的,竟没听见她的话。

  行到萧家门口,林晚荣刚下马,便见远处一个娇俏的身影、正在焦急的徘徊着。那女子一见林晚荣,泪珠便忍不住了,急扑了过来道:“大哥,快,快救救青山——”

  大小姐刚跳下马车,眼光一瞥,便瞧见一个异常美丽的女子,跳进了林三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