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一百二十二章高手-至-第一百二十四章伟大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一百二十二章 高手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从酒楼出来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qВ5. \本来按照林晚荣的意思,今晚想好好陪着巧巧,要不就在巧巧房里凑活凑活得了,却被老董毫不留情地撵了出来。看来老董的思想还要再进一步解放,最好能和青山看齐。

  今天连续看见了玉霜和巧巧两个小美人,虽然心里舒爽,却也有些遗憾,玉霜要在和尚庙里吃斋念佛,巧巧又是生病,兼之又被巧巧他爹赶了出来,林晚荣也觉得有些遗憾。

  他无奈的摇摇头,行了些路,却觉得周围情况有些不对劲。

  平时这条小路也走了无数次了,虽然也很幽静,却从没像今天一样,一个人影都见不着。

  林晚荣现在已是六识敏捷,正疑惑着,耳中听到几缕风声,回头看去,便见两条黑影快若流星,向自己面前奔来。

  得了肖青璇一半功力以后,他反应变得更加灵敏,目力也好了许多,远远的望见那两个人步伐快捷有力,分明是有功夫在身,再看看周围一片寂静,他哪里还不明白,这分明是冲着自己来的。

  与此同时,两条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背后,与前面两个人一起,将他紧紧的包围在了圈中。

  林晚荣放眼望去,见这四人皆是膀大腰圆,胳膊比得上大腿,一看就是狠角色,站在那威风凛凛的。

  妈地,这么嚣张,不就是几个打手吗,你还以为自己是城管那?林晚荣心里暗骂一声,嘴上却是笑道:“各位兄台深夜拦住在下,不知道是为了何事?”

  四人中一个带头模样的汉子大声道:“林三,我们公子请你去一趟。”他说话瓮声瓮气,中气十足,显然是个练家子。

  “公子?是哪个公子?”林晚荣问道,心里却飞快的转着念头。

  这四个人气势汹汹的样子。那个什么公子必然是与他有着仇怨的。金陵城中,那个程瑞年还没和他发生过正面冲突,也只有陶东成算得上是和他有仇,这莫不是陶东成派来的?

  “我和你们陶公子非亲非故,他这么晚来请我做什么?”林晚荣探道。

  “废括少说,快跟我们走。”四个汉子中似是老大的那人大声说道。伸手就过来拉人。

  眼前这四人显然都是有功夫的,那人一伸手,动作极快,眨眼已到林晚荣身前,落在外人眼里。也是眼花缭乱。

  林晚荣初时也是吓了一跳。可仔细一看,那人的动作却似乎变慢了,他心里一喜。心道,老子也是高手了,怕他个球。他深明打架的要诀,说百句不如打一拳,便一声不吭,看淮那人的脉腕,狠狠砸了过去。

  林晚荣得了肖青璇一半的功力,眼力和反应都已超出之前百倍,力气更是无穷,差的也就是招术。可天下的招术都是拿来打人的。纵是千变万化,目的却也只角一个——伤人。他不喜欢练武,偷懒却是行家,心道,老子不会招术也不打紧,只抱住一个思想,见招拆招,不让这小子打住我就行了。

  他此时力气与眼力都是上上之选,向那偷袭之的人打去这一拳,正截住他手腕,却也虎虎生风,竟比那人还强了不少,颇有些无招胜有招的意思

  那汉子也是一惊,心道,这小子好大的力气,不敢硬拦他,急忙换了拳,向他踢出一脚。旁边那三人还以为是自己大哥让着他,心里顿时有些不耐烦,叫道:“大哥,快把这小子拿下了。”

  话音一落,便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原来这个叫林三的小子不仅拦下了大哥这一脚,还顺势朝他胸前出打出一拳,将老**退了两步。

  “点子扎手,并肩子上。”那三人一起喊道,便挥舞拳脚一起冲了上来。

  这切口,还只是在电视里听过,林晚荣不惊反喜,心道,这句充分地说明了,老子的功夫已经得到了敌人的肯定,这切口听着真他妈舒服啊。

  肖青璇年纪虽轻,却是因着师门机遇,早已是江湖上最顶尖的高手了,林晚荣只得她一半功力,却已经是非同小可,即便是遇上武林一流的人物,也是有着自保能力的。

  他心里正得意着呢,却觉得背上一疼,竟然挨了后面偷袭的一下。本来凭着他现在的功夫,纵然是招式上差了些,却也不致于被这几个三流人物占了便宜,刚才这一下,完全是打斗经验不足再加上过于得意才会着了道的。

  他此时已是皮糙肉厚,挨这一下也算不了什么、但却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妈的,老子可是高手,连你们四个瘪三都打不过,还混个屁啊。

  他大叫了一声冲了上去,与这四人斗了一会儿,又挨了一两下,打架的经验却越来越丰富,功力运用也赶来越纯熟。

  渐渐的,在他眼里,这四人的动作越来越慢,处处都是破绽,他终于体会到了些高手的滋味。

  十招过后,虽是在四人的围攻之下,林晚荣却是凭借着高绝的眼力左腾右闪,再没有挨上一下,不仅如此,他脚下步伐越来越快,出掌也越来越狠,拳拳生风,式式不离要害。

  四个大汉却叫苦不迭,这个林三,翻来覆去的就那么几式“黑虎掏心”,“仙人偷桃”,动作非常***不正规,全无套路可,可却处处制着自己,合四人之力竟然接他不下,还真应了那句老话,乱拳打死老师傅。

  林晚荣却是越斗越来劲,越斗越轻松。他深信一点,实践出真知,打架中得来的招术才是最实用的,管你什么罗汉拳少林长拳,能打赢架才是硬道理。他得了肖青璇的功力之后,一直没有机会打上一架,眼前这么难得的练手机会,又是以一敌四,哪能就如此错过?

  有了充沛的体力做后盾。林晚荣生猛的就像吃了十颗伟哥,若不是有意拿这四人练练手,恐怕早就结束战斗了。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了做高手的感觉,这滋味真他妈爽啊。

  “四虎,皆都住手吧。”一个声音从那围攻的几人身后传来,四虎急忙跳到一边。住手不动了。

  他们停了,林晚荣却没停,脚下动作加快,抨抨抨抨,连出四拳。砸在四虎的胸膛上。将四个大汉击得退了数步,个个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你不讲江湖规矩?”那四虎之中的老大吐出一口鲜血怒道。

  你们四个人打我一个,现在却跑来跟老子讲规矩?林晚荣冷冷一笑道:“四虎是吧,你相不相信我让你们变成死虎?”

  这四人愤愤瞪了林晚荣一眼,却是不敢说话了。

  林晚荣看了一眼出声阻止的那人,却见他稳稳坐在白马上,浓眉大眼,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妈的,一天不骑白马你会死啊?

  他心中大大的鄙夷。脸上笑道:“陶公子,这么晚了,你也出来散步啊?”

  陶东成看了自己手下四虎一眼,心道,当日见你们也有些本事,打败了不少好汉,才极力拉拢你们。今日竟然连人家家里的一个奴才都打不过,却也丢了我的人。他看了林晚荣一眼,道:“林三,我今日派人请你,却也是只想请教几个问题,你莫要误会了。”

  林晚荣笑道:“误会?陶公子是有什么书信要在下转交大小姐么?叫个下人送来不就得了,哪用得着派出四头老虎啊?”

  陶东成恼怒的看了四虎一眼,这气也只有生生的受了,又转向林晚荣道:“林三,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只想知道,你为何三番两次破坏我与玉若的感情?”

  “你和大小姐有感情?”林晚荣装作惊道:“这可没看出来。再说,我又什么时候破坏过你们好事了?那事我可不太擅长。”

  陶东成哼道:“那日紫金山上之事,暂且不提,但我辛辛苦苦求了程大人带上兵马去当涂解救虽玉与你,你不念我的好便也罢了,为何还要击我下马?又为何要带走玉若?你是何居心?”陶东成说到后来,神色已是凌厉起来。

  倒打一耙是吧,玩这个老子可比你强多了,林晚荣啧啧惊道:“原来当日来解救我们的竟然是陶公子,哎呀,这可是冤枉了好人啊。那日我与小姐在山上被困了三天,早已害怕万分,见有兵马冲上来,哪里认得出是敌是友?见了刀枪我们都害怕,只好跑得远远地了,没曾想叫陶公子受罪了,在下实在是羞愧万分啊。”

  陶东成见他油腔滑调,顿时怒道:“林三,你是把我当作小孩子了么?那些贼人为何对萧家如此熟悉?又为何偏偏带走你?你见我带了官军上来为何还要逃走?若我猜测不差,你定然是与那白莲教的匪人一伙,来坑骗萧家,亏的萧大小姐还对你如此信任。”

  这个陶东成是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林晚荣却也是个不折不和的真小人,他嘿嘿一笑道:“陶公子,你这猜测很有道理啊,不过这话你应该和大小姐讲去、却来和我说什么?”

  陶东成无语,林晚荣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叹道:“你这点心眼,和你那主子相比,确实差的远了。”

  陶东成一惊道:“你说什么,什么主子奴才的?”

  妈的,你就装吧,林晚荣也不理他,冷笑道:“当夜你与你那主子在一起,却有没有想过,我是如何从你们手下逃走的?又是谁派人来救我?”

  陶东成铁青着脸,不发一。

  林晚荣知道自己说中了他的心思,那日自己如何逃走的,又是如何破坏他们计划的,只有寥寥数人知道,陶东城和他的主子心里定然疑惑得很。

  既然与这陶东成已经彻底的撕破了脸皮,那就来点狠的,林晚荣背手走了几步,突然笑道:“回去告诉你那主子,做人安分点,他可不是天下第一的。”

  “你

  你——”陶东成终于忍不住脸色大变、却是被他这一句话惊住了。

  “能从白莲教的手里将我救走,又能视白莲教和你那主子若无物,这天下还能有几个人。”林晚莹嘿嘿笑道。

  “你,你究竞是什么人?”陶东成呆道。

  这事正说中了他的心思,面对这个看起来一文不值的萧家家丁,他竟然有一种者不透的感觉。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我只想劝劝你,做人还是老实点好。”林晚荣冷道。

  打蛇打七寸,这番话虚虚实实连哄带骗,却是林晚荣的心理战猛药。

  陶东成的主子和白莲教勾结,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背后定然有着大大的阴谋,同时也说明,他也一定有着极为忌惮的人。既然能使得动江苏都指挥使程德,那他定然和江苏总督洛敏不是一条道上的人。而我现在却和洛敏的公子打的火热,他们肯定摸不请自己的虚实,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便让他们好好的猜猜去吧。

  陶东成思来想去,却是越来赶害怕,以这个林三和洛远的关系来看,他定然也是那一系的。想起主子的交待,眼下万万不能轻易得罪洛敏,那不是也动不得这个林三?他恨恨地咬了咬牙,翻身上马,对四虎一挥手道:“我们走。”

  我日,这就走了?林晚荣对那四虎道:“要不你们几个先留下。我们接着打。”

  那四虎眼神愤怒,却又有些惊恐,显然对林晚荣的战力有些惧怕了。林晚荣哈哈一笑,做个高手,真他妈爽啊,我还有两杆枪没用呢。

  那陶东成再也忍不住了,骑在马上怒道:“林三,你不要欺人在甚!”

  老子就是看不惯你了,怎么着?林晚荣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骑白马装王子的,有本事像老子一样真刀真枪的干。看这小子这么拽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姐姐妹妹的,若是有的话,老子定然泡上了再甩,甩了再泡,叫你痛不欲生死去活来。他很肮脏的想道。

  一人一马四虎走的远了,林晚荣回头正要离去,却听见一声幽幽的长叹,转身一盾,一个娇俏的身影站在远处屋檐下,正幽怨的望着自己。

  林晚荣呆了一呆,良久才道:“你怎么来了?”极品家丁_第一百二十三章 为难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那女子注视他良久,缓缓走到他身边,轻声道:“公子,你是什么时候学了武功?我怎的不知道?”

  林晚荣笑了一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嘿嘿道:“秦小姐,你怎以在这里?”

  秦仙儿美目一红,道:“我不在这里,却在哪里?两日不见,公子竟然有了一身卓绝的武艺,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5。 \\”

  她心中的吃惊自然不用说了,那日相救之时,他还没有武功在身,怎么仅仅过了几日功夫,他便拥有了一身高绝的功力?

  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事确实有点匪夷所思,难道说是双修来的功夫?

  秦仙儿看他面色为难,叹了口气、幽幽道:“既然公子不愿意说,仙儿怎敢勉强?见公子有如此功力足以自保,我也放心了。”

  林晚荣点头道:“秦小姐,这事一难尽。倒是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秦仙儿看他一眼道:“当日我返回井中之后,寻你不着,甚是担心,这几天一直在忧心公子的处境,没想到你早已经化险为夷了。公子,当初你是怎么出去的?”

  林晚荣心中有些感动,想想秦仙儿身处白莲教中,却要来救助自己这个白莲教的敌人,不仅如此,还要想尽办法找到借口来寻找自己,这份情意可谓深重了。

  “当日,我是被一个朋友救走了。”林晚荣知道秦仙儿与肖青璇不对路子,便隐去了肖青璇的姓名。

  秦仙儿忽然叹了口气道:“公子你何必瞒我,如果我猜的不错,你那朋友,便是肖青璇吧?”

  林晚荣一惊,道:“你怎么知道?”

  秦仙儿冷哼了一声:“那狐媚子身上用的香粉甚是独特,闻了一次,便再也忘不掉。我一返回井中,便闻到了那种味道。不是她还有谁来?”

  林晚荣大汗,她说的青璇身上的独特的水粉,大概就是林晚荣送给肖青璇的茶莉香水了,这种味道的确很独特,而女人对水粉都是很敏感的,这个秦仙儿竟然能凭着残留的淡淡余香。就能找出肖青璇来,女人的想象力确实不可小看啊。

  见林晚荣吃惊的神态,秦仙儿便知道自己所猜不差,哼了声,咬牙道:“我知道便是那狐媚子。哼,她倒是好手段,竟能寻到那个地方。我去救你,她却偷偷摸摸跟在我身后,趁机助你脱困,也你留下了更深的印象。这般偷偷摸摸的占便宜。不是与我作对,又是什么?”

  晕倒。这个秦仙儿还真是小孩子逻辑啊,不过也挺可爱的,林晚荣哈哈一笑道:“哪有你想的这么夸张。青璇是怕我在那里有危险,便带我出去的,她还说要好好谢谢你呢。”

  秦仙儿望他一眼,轻道:“公子,你莫要杜撰了。她要是能谢我,那便是日头从西边出来了。哼,她这样与我争夺,我定要杀了她。”

  这也不知是她第几次提起要杀肖青璇了,林晚荣听得麻木了,叹道:“仙儿。你和青璇真的有这么大的怨恨么,时时刻刻不忘要杀她?”

  秦仙儿摇头道:“公子,你不明白的。我师傅与她师傅,是多年的对头,我与她,天生就不能共处,何况她又抢我的——”她脸红了一下,偷偷看了林晚荣一眼,话几却没说下去。

  林晚荣装糊涂道:“即便是两家有仇,你也不用天天记挂着要杀她啊。我看青璇待你很好,也没见她处处要杀你啊。”

  秦仙儿凄惨一笑:“那是她假仁假义,她师缚与她便都是这种性格。”

  肖青璇已经是林晚荣老婆,听秦仙儿说话如此不客气,林晚荣忍不怒道:“仙儿,你不要随便编排青璇,她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素仙儿眼中泪珠打转,紧咬着嘴唇道:“公子,你便是如此看我么?那肖青璇在你眼里,便是如此高尚,别人骂她不得么?”

  林晚荣心道,她是我老婆,你骂她不就是骂我?

  见秦仙儿神色凄惨,眼中泪珠泫然欲泣,想想她对自己的一片真心,也不忍心过于责怪她,便道:“仙儿,这个世界上不止是杀人,有别的很多快乐的事情。便如我们在妙玉坊中,每日说些诗词唱些小曲,那味道不也好的很么?”

  秦仙儿叹道:“那是与公子在一起说话,才有那等兴致,若是遇了外人,哪能听到我只片语。公子,仙儿本是白莲教的妖女,这才是仙儿的真实性格,公子是不是很讨厌我这性子?”

  老实说,秦仙儿这种性格,还真是与众不同,很有挑战性。

  见林晚荣沉默良久不说话,秦仙儿苦笑道:“我知道公子不喜欢我这性格,其实,我这性子也不是天生的,只不过经历了惨事才会变成这样。”她语调幽幽一转道:“公子,如果仙儿不是白莲教的妖女,而是另外的身份,你会不会喜欢我呢?”

  “什么身份?”林晚荣下意识的问道。

  秦仙儿咬咬牙,轻声道:“便譬如,我是这皇帝的公主,你会不会喜欢我?”

  “公主?”靠,别开玩笑了,你这种性子如果能当公主,那我便是太上皇了。见素仙儿脸上神色又酸又苦,林晚荣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这个白莲妖女,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秦仙儿见他脸上难以置信的神色,便咯咯笑出声来:“我是与你开玩笑的。我这白莲教的妖女,干的便是和朝廷作对的勾当,又怎么可能是皇帝的公主呢,我这是与公子说笑呢。”她话一说完,转身轻咬红唇,泪珠儿簌簌落了下来。

  这丫头,也着实太有性格了些,林晚荣心里还有些心疼。便拉住她小手道:“仙儿,你莫要这样说。你这样美丽温婉的女子,不管什么身份,都会有人爱的。”

  “当真?”秦仙儿抬起头来惊喜地道。

  林晚荣郑重点点头,秦仙儿脸泛红晕,羞涩道:“谢谢公子。那公子,你能不能只喜欢仙儿一个人?”

  林晚荣脸色一变。只喜欢你一个?那青璇怎么办,巧巧和玉霜怎么办?

  秦仙儿见他神色,便已知道这事不可能,眼中闪过一丝怒光,小声道:“既是如此,我便把她们都杀了,看你去喜欢谁?”

  她这话声音虽轻,林晚荣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心里顿时一凉,冷冷看了她一眼道:“秦小姐,你既是如此说,我便与你没有什么可谈的了。若是有人敢伤害我喜欢的女子,我就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心里激怒之下,挥起一掌。竟是一拳将墙上青砖砸出了一个窟窿。

  秦仙儿心里吃惊,几日不见,他功力竟高到了如此地步?见他为了那些女子这般使狠,她心里顿时有些委屈,落下两滴泪珠儿道:“公子,若是仙儿杀了她们,你便也要这样对待仙儿么?”

  林晚荣看了她一眼道:“任何人都一样。仙儿,若是你受了这样的伤害,我也会一样的心疼的。”

  秦仙儿见他气势,先前还有些害怕。此时听他后面一句,心中却是惊喜莫名,竟也不知道是该喜好还是该忧好。良久她才咬牙道:“公子,不管如何,那肖青璇我是一定要杀的,到时候仙儿再死在你手里好了。”

  这丫头,还真的是和肖青璇扛上了,林晚荣对她的执着很是感动,可是对她的死不悔改却十分的没辙,当下叹道:“你莫要

  这样说话。你现在虽恨青璇,但你们相处久了,便会知道她的好了。我感觉,你们两个虽然性子截然相反,倒很像是亲密姐妹呢。”

  秦仙儿心里又羞又喜,心道,谁要与她做姐妹了,偏就你这人花心,什么都能想的出来。她沉默一会儿才道:“公子,这功夫便是肖青璇教你的么?我却是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能在短短两天之内,让你拥有此一流功力。”

  林晚荣嘿嘿笑道:“这个,的确是采用了些特珠的办法。”这采补之术,他着实不好意思出口。

  秦仙儿很是好奇,肖青璇究竞使的什么办法,将他从一个文弱书生速成了一个武林高手?但林晚荣不愿意说,她却也没有办法,只能黯然一叹,心道,我与那肖青璇,在他心里终还是有些差别的。她自幼性子坚强,事事都不愿意输于别人,如今在这件事上,却连对手是怎么赢都不知道,心中着实有些难受。

  “若是我知道那方法,我也定要让公子拥有这身功力。”秦仙儿幽幽道。

  林晚荣无奈摇头,这丫头可真够好强地,在这事儿上,竟也不愿意输给了肖青璇。

  “我知道公子不愿意与我讲这些,但那肖青璇能做的,我秦仙儿一定能做到,公子你要信我。”

  林晚荣见她泪眼婆娑,情真意切,心中又感动又好笑。这丫头未免太犟了些,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这双修采补之事,再来一次我也没什么,就怕你这个丫头不愿意。

  他哈哈一笑,拉住仙儿道:“这事很是私隐,等他日有了机会,我们可以亲自体会一番。”

  秦仙儿闻欣喜,惊道:“真的?”

  林晚荣郑重点头,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你这丫头,也未免太好骗了些。秦仙儿是白莲妖女,一向都只有她骗别人的份,偏偏遇上林晚荣,却没了能耐,天生一物降一物,这话倒也不假。

  两个人沉默了一阵,秦仙儿见夜色已深,终于咬牙开口道:“公子,我是瞒着他们偷偷跑出来寻你的,时间不早了,我这便要走了。”

  林晚荣问道:“你们是要去哪里?”

  秦仙儿摇头道:“师博有事,招我回济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着公子了。”

  林晚荣心里长长地舒了口气,这丫头终于要走了,她留在这里,谁知道什么时候她便来了心血,要去杀了玉霜和巧巧?偏她又生的痴心一片,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真是让人十分的为难。现在她走了,也正好留个时间给林晚荣想个解决之道。

  秦仙儿幽幽一叹,自怀里取出个竹筒大小的漆黑的物事来,柔声道:“我原本想着公子无武艺护身,怕再遭了上次那般劫难,便特意去寻了这样东西来赠与公子。不曾想如今公子武艺超群,遇上一流高手是不遑多让,看来我这心思却是白费了。”

  听秦仙儿赞自己是一流高手,林晚荣心道、这丫头的功夫和青璇有的一比,她既然如此说,我这武艺自然差不了了。只是他心中很有些好奇,秦仙儿费尽功夫收集来的这黑黝黝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要她如此郑重?

  “这是什么东西?”林晚荣开口问道。

  秦仙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将那黑漆漆的竹筒打开,里面竟是密密麻麻摆着数百枚银针,针头蓝光湛湛,显然沾了毒液,她笑着道:“这叫做蜂针,专破高手罡气。只要拉这小机关,数百枚蜂针便可尽数而出,让人防不胜防。这针上毒药,乃是我亲自调配,若无独家解药,沾者毙命。”

  “我要,我要。”林晚荣立即大声说道。靠,有这么好的玩意儿,白痴才不要呢。他功夫也不弱了,却一点也没有身为高手的自觉,凡是对自己有利的,别管他什么毒针火枪,统统拿来。

  这个秦仙儿弄的这些毒针,乃是偷袭之物,又是剧毒无比,真正的高人是绝对不屑于用的。偏偏林晚荣是个异类,只要对自己有好处的,竟是来者不拒。

  秦仙儿脸色露出一个笑容,喜道:“公子,你真的要这东西吗?你不怕人家说你心肠狠毒?”她是白莲妖女,被人骂惯了,见林晚荣如此的接受自己的礼物,心里自然欣喜的很。

  妈的,我还就怕自己不狠呢,林晚荣首次对这妖女产生了一种认同感,嘿嘿一笑道:“武功是拿来杀人、这毒针也是拿来杀人,两者并无区别。再说了,这是仙儿你的一片心意,我又怎么能辜负呢。”

  素仙儿羞涩一笑道:“公子,你对我真好。”林晚荣得了好处,却还惹得秦仙儿感激莫名,这笔生意,当真做的很是精妙。

  秦仙儿将那毒针递给林晚荣,教了他使用的方法。

  林晚荣按过针筒,心里感动,却顺势抓住秦仙儿的小手,细细地摩擦起来,没心没肺的说道:“仙儿,要不你今天不要走了吧,这放针的手法过于复杂,我们去寻个客栈,你再好好教教我吧,我也顺便和你详细描述一下我练功的事情——”

  秦仙儿脸红耳臊,深深看他一眼,一咬牙,身形便如一片轻叶般往远处掠去。

  “待到杀了那肖青璇,仙儿便将一切都奉献公子。”风中传来秦仙儿似羞似喜的轻声低吟,落在林晚荣耳里,却是一股凉意,从头淋到了脚。极品家丁_第一百二十四章 伟大发明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对秦仙儿的话,林晚荣还是很在意的,现在肖青璇已经是他在这世界最亲密的人了,他可不愿意她有什么的危险。\、r >

  这事可要好好想个办法,实在不行,就趁乱把秦仙儿办了,我就不信,你这小丫头就算神功盖世还能敌得过我两杆金枪?嘿嘿。

  回到萧家自己的小窝,他久久不能入睡,肖青璇的影子在他脑海里不断的排徊。现在看来,肖青璇家里定然是非富即贵,要与她之间少些阻力,还要进一步加强自己的实力才行。

  武功不错了,加上毒针与火枪,就是遇上东方不败,老子也能拼上一拼了。目行食为仙经营的很好,日进斗金,萧家的内衣与香水生意也格外的顺利,特别是香水生意,那简直就是暴利。

  只可惜,碍于产能问题,香水产量暂时还上不来,有白花花的银子却赚不着,看得心急啊。而且,光有香水生意,似乎也显得太单薄了点,应该再找点别的相关生意,将产品线逐步的完善起来,品种丰富了,赚钱的机会就更多了。

  其实,从香水诞生之时,他心里有了打算,既然做了香水,那为什么不再做点别的日用品之类的东西呢?有了香水,还可以做肥皂嘛。

  肥皂这个东西,原料十分的简单,中学化学课本里都学过,林晚荣当时还做过课堂试验呢,油脂加上火碱,高温加热就搞定了,而且工艺也不复杂,利于批量生产。

  肥皂也分为两种,洗衣皂和香皂。洗衣皂工艺粗糙些,可以用动物油脂加上火碱直接提取,为了节省成本,还可以在里面加入一两成的松香。香皂嘛,原理一样。只是相对工艺复杂一点,需要用植物油脂加火碱,再经过净化,加上香精制成。

  香精自然不是问题。反正酿造香水,剩下许多花辫残渣,正好可以废物利用。

  有了香水的经验,林晚荣信心已经足了许多,这肥皂只要造了出来。便又成了与香水不相上下的暴利产品。光凭一个香水和酒楼还够,再加上这肥皂工业,他便一下子拥有了三只会下蛋的金公鸡,其中两个还是他独家所有,想不发达也难了。

  有了这个想法,他便激动了起来,心里顿时痒痒的,老子这两手本事,纯粹是独家发明。要是这个时代有中科院的话,我他妈早就是院长了。

  他也很想弄点洗发水洗面奶之类的东西,只可惜他对这些玩意儿不是很了解。更后悔的是,当初没有好好研究一下伟哥的成分,若是有了伟哥的专利在手。***,造他几百颗蓝色小药丸,专卖给皇帝和王公大臣们,我他妈不发死就没天理了。

  这一晚上他心里很是骚动,为自己的伟大发明欢呼雀跃,竟是一夜没合眼。第二天早上一大早起来,便急急向外行去。

  走到院子正中,却见大小姐袅袅婀娜从外面进来,原来她昨日与二小姐一起宿在了栖霞寺,姐妹俩说了一夜的话,今日早晨方才回来。

  见林三脸上带着荡笑往外走去,竟连自己都没看上一眼,萧玉若喝住他道:“林三,你这是干什么去?”

  林晚荣停住了脚步。看清来人,笑着道:“原来是大小姐啊,我买猪油去。”

  萧玉若看了他一眼,奇道:“你又不是厨子,要买那东西做什么?”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天机不可泄漏。”

  大小姐见他神神秘秘的样子,心里道,这家伙。怕是又有什么鬼点子了,见识过了那香水的威力,她也对他很是好奇起来,说道:“我早上起来,闲着无事,便和你一起去吧。”

  不是吧,大小姐陪我去买猪油?这事好说不好听啊。林晚荣苦脸道:“大小姐,你别折杀我了。你可是大人物,哪能和我一起瞎闹呢哦,那香水推销进展的如何了?”

  萧玉若点点头道:“推销的很是不错。对了,后天我们要到金陵诗社去,你便和我一起去吧,多多见识一下大场面,以后说不定会派上用场。”

  林晚荣听明白了,这是大小姐在培养我啊,大概是想把我弄成萧家的白领骨干加精英,嘿嘿,有点意思了。

  他难得谦虚一次的笑道:“既然是大小姐吩咐了,我自然照办了。但不知道那个金陵诗社,是个什么所在呢?”

  大小姐点点头,心道,你要是每天都有这个谦逊态度,我也不会总拿脸色给你看了。

  “那金陵诗社,乃是金陵最大的

  读书之所,里面聚着许多著名的才子才女,若是这香水在她们中间推销成了,那便是一个大大的成功。”

  林晚荣点点头,这道理他懂,不就是明星效应嘛,这时代的才女们,就相当于他前世里那些搔首弄姿的出境的女明星们。若是找个美貌才女,来句“洗洗更健康”,要想不红遍大华,那也太难了。

  正意淫着,却听大小姐接着道:“这金陵诗社里聚集了金陵最大的人脉,不仅有金陵第一才子候越白,扬州第一才子于文坡,还金陵第一才女洛凝小姐和她手下许多大家闺秀,若是在她们中间寻得了机遇,那咱们这香水在金陵就算是完全的站稳了脚跟。”

  大小姐今日的心情似乎不错,一改往日的不耐烦,不遗余力的给他介绍着这经营之事,看来是真的想把他培养成这萧家的骨干了。

  林晚荣不屑的撇撇嘴,说了半天,原来这金陵诗社是洛凝她们几个在那里撑门面啊。不过大小姐这个上层路线选得十分之好,那里乃是有些才学的官家小姐的聚集之地,应该作为攻关的重点。

  大了这么一会儿,见他神色轻松,也不知道他听进去了多少,只得暗自哼了一声,挥挥手放他去了。

  林晚荣是出了名的喜欢偷懒的主,买猪油这种事情,哪用得着他亲白出马。他现在已经是萧家的高极家丁。是太太小姐们眼前的大大红人,连两位总管都被他比了下去。现在身价飚升,如果不知道利用,他也就不是这萧宅里号称无所不能的林三哥了。

  他去挑选了个小伙计。却是那日他与表少爷逛窑子拍少爷马屁得了一两银子赏钱的那个,叫做三德。

  “我说三德——”林晚荣开口道。

  那小伙计急忙抱拳道:“三哥,您莫要折杀小的了。您是三哥,我哪敢用了您的名讳,从现在起。我便叫四德了。”

  日,瞧这马屁拍的,还知道避讳,要不怎么说这小子有前途呢。在种狐假虎威的感觉,十分的舒爽,他便点头道:“我说四德啊,你快去肉铺给我买四斤猪油回来,顺便去帮我弄些纯一点的烧碱,再把福伯叫回来。就说我与他有事商量。”

  有了跑腿的就是爽,一口气派了三件事,林晚荣都只动了动嘴,这四德就办得利利索索的。福伯回来的时候,却看见林晚荣正在指挥四德往灶里生猛火。白花花的猪油在沸水里翻滚着,空气中还弥谩着淡淡约的腥味。

  “福伯,你回来的正好。”见又有了劳力加入,林晚荣才不会客气呢,管你老的小的,能办事就成。

  他从旁边取过一大块早已准备好的细砂布。有条不紊的指挥道:“福伯,你是老经验了,待会儿四德将这表面的污物去处干净之后,你就用这滤布将那油脂过滤下来,再清洗一下。”

  福伯奇怪的道:“林三,你又要做什么了?”要说福伯和常伯二对这个林三还是真的佩服,这小子对花艺和机械虽都只是半吊子水偏还时常有些奇思妙想令两人拍案叫绝。

  林晚荣自然不会说破。打了个哈哈道:“福伯,咱俩老交情了,你还不相信我么?”

  福伯哼了一声,你小子,一点尊老爱幼的思想也没有,不过他对林三还是很信任,见他不似开玩笑的样子。便按照他的话去做了。

  林晚荣拿着他那特制的铅笔,不断的在纸上写写划划,却都是些二人看不懂的符号,良久,他才丢下铅笔,长呼一声:“亲爱的化学老师,我永远爱你。”

  他兴致勃勃,让福伯将洗净的那些脂肪,全部倒入锅中,又大火的煮了起来。

  火温越来越高,四德遵照林晚荣的指示,不断的搅动着。林晚荣取了那脂肪重量三分之一的火碱,丢入锅里。

  继续煮沸大概半个时辰不到的样子,他便让四德往那锅里倒入大量的粗盐,均匀搅拌。学过化学的都知道,这玩意儿术语叫做“盐析”。

  大约过了大半个时辰,福伯和四德便惊奇的看到,原本煮着猪油正沸腾的大锅中,水面渐渐的浮上了一层淡黄色地药膏一样的东西。

  林晚荣心中大喜,这便是肥皂了,老子真是天才啊,亲爱的化学老师,你为我骄傲吧,我会永远牢记你的教导:学好数理化,是遍天下都不怕。

  这其实是一个十分简单的化学实验,油脂在有碱存在的高温条件下,水解生成高级脂肪酸盐和甘油。脂肪酸盐也就是我们常用的肥皂了,而甘油这东西,加上硝酸,便可以做三硝酸甘油醋,也就是硝氨炸药了。因为肥皂在浓的盐水中不溶解,而甘油在盐水中的溶解度很大,所以可以用加入食盐的办法把肥皂和甘油分开。

  林晚荣欣喜了一会儿,便让四德用刮扳把那些淡黄色的膏状物,刮到一个大大的木头箱子里,待到慢慢冷却,便是一大块的肥皂了。

  对于甘油这个副产品,林晚荣心里还是痒痒的,有了这玩意儿,造几个炸弹玩玩多好。可是他也深知其中的危险性,这硝氨炸药极不稳造定,稍受震动就容易爆炸。他心里犹豫了良久,暂时放弃了这个打算,太危险了,还是老子的小命重要啊。

  林晚荣看着那大块的肥皂,心里却在盘算着。用这动物油做肥皂,成本是多少呢?

  这四斤猪油,大概是八钱银子的成本,制成的这肥皂大概可以做成三四十块小拳头大的肥皂。一块肥皂怎么也得买八钱银子吧,那便是三四十两银子的利润啊,太他妈可观了。而且这猪油还只是试验品。成本偏高,还可以取其他的动物油植物油,进一步降低成本。

  等了一个时辰,那肥皂终于冷了下来,让四德取了一盆清水过来将并几日弄脏的衣服丢在盆里泡了一下,又挖下一小块的肥皂,在衣服上轻轻刷了几下,清水一浸,那污渍便去的无影无踪了。

  福伯目瞪口呆:“林三,这是什么东西。这么神奇?”、

  林晚荣嘿嘿笑道:“福伯,你今天可有眼福了。这东西叫做肥皂。是我亲自发明出来的。”

  福伯叹道:“林三,有了这个东西,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可就省劲多了,她们可真得好好感谢你啊。”

  林晚荣哈哈大笑:“福伯,瞧你说的,其实我一直都是以造福万千妇女,树立社会新风为己任的。只是每当想到这个目标还远未达成,我就心里有愧啊。”

  对他的话,福伯直接无视了。他细细摩擦着那刚成形的香皂,又细又滑,心里很是奇怪,这玩意儿怎么这么神奇?

  这肥皂还只是最粗糙的那种洗衣皂。而要造出香皂,跟这个原理完全相同,只不过要将油脂换成植物油,例如椰子油,桐籽油,多净化几道,再加上些颜色和香料,便可以做出香皂了。制造香水残余的花辫碎末,林晚荣一直深觉可惜,这下终于能派上派上大用场了。

  他便依着这法,又做了一次实验,这次却是用的桐籽油,多洒了些压榨过的花辫碎末。林晚茶对这香皂更加的重视,便也不让四德操作,自己亲自动手,将那膏状物装入了另一口箱子里。

  等到那香皂慢慢冷却,福伯和四德眼晴都直了。只见这香皂粉中带点淡黄,颜色煞是好看,空气中还洒着淡淡的花辫芳香,只闻一下,便让人喜欢上了。

  成功了,终于成功了,林晚荣心中着振奋,终于忍不住仰天狂笑起来。天下间的美女们,你们就等着事用我林三哥的伟大发明吧,我一定让你们变得更靓更香更漂亮。

  这两个实验,做了整整两天,却比当日酿造香水要容易的多,也简单的多了。福伯和四德皆是跟在林晚荣身边,亲眼看着奇迹的诞生。

  如果说香水还是林晚荣无意为之的话,那这肥皂,则是他故意而为的。造福天下百姓?林晚荣可没这种想法,很狠的捞银子,这才是真。

  香皂乃是新生物品,自然也同样要是上层路线,价格开始也要定得高,利润肯定不比香水低。有了这内衣,香水,肥皂,特别是后两者的垄断地位,这天下的银子还不是滚滚而来?将来再造药皂,老子办成化工产业一条龙,妈的,看谁还敢跟我争。这一刻,他有一种功成名就俯视天下的感觉。

  已经是掌灯时分,福伯这两天真是开眼了,他感叹良久,方才道:“林三,你看这东西,是否要让大小姐来看看?”

  林晚荣也在考虑这个问题。香水交给萧家经营,一方面是因为萧玉霜的面子,另一方面是因为萧家有着非常完善的营销网络。林晚荣虽然有技术有产品,但是营销却是他最欠缺的,若是让他花精力去重建的话,他没那么多银子,也没那么大精力。让萧家独家代理经营,却也是一种不错的方式,前世这种模式也见得多了。

  他想了一想,便对福伯道:“可以让大小姐来看看,唉,我这人做的也太失败了,总是要被她盘剥一番。”

  大小姐来临的脚步,比林晚荣想象的要迅速的多,大概在她眼里,福伯是老实人,不会说谎,所以便毫不犹豫的相信了福伯亲眼所见的事实。若是林三去禀告,大小姐十句里能相信一句已经很不错了。

  萧玉若进了屋子,见林晚荣正笑嘻嘻的望着自己,她脸上一红,道:“你这人,整天便是这副不正经的样子么?”

  林晚荣哈哈笑道:“大小姐,我从来都没有这样正经过呢。”

  大小姐瞥了他一眼,轻哼一声,目光便落在了他身后的物事上。

  这便是那叫做肥皂的东西么?萧玉若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两块大肥皂,做工不是很精细,还带着点粗糙,手上摸起来却是光光滑滑的。尤其是那香皂,淡粉色中还带着点清香味道,让她一见就有几分喜爱。

  “林三,这真的都是你做的?”大小姐兴奋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