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一百一十九章巧巧-至-第一百二十一章邀请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一百一十九章 巧巧病了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二小姐回头一见那人,吓的立即跳了起来,脸色羞红的看了林晚荣一眼,心里又羞又臊,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全本\

  大小姐走过来,将妹妹拉在身后,狠狠的道:“林三,你这是在做什么?”

  靠,太大意了,又遇到这个母老虎,林晚荣心中暗骂。

  偷吃人家妹子被抓,他一点没有悔改的意思,大不惭的道:“没有做什么啊,我和二小姐只是在进行一项研究工作,看一下两个人都屏住呼吸的情况下,谁能坚持的时间更长。”

  大小姐愤怒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这人,从来就没有实话,我哪能信你?”她转身对二小姐道:“玉霜,别怕,快和姐姐说,这坏人有没有欺负你?我替你收给他。”

  萧玉霜脸色羞红,抬起头偷偷看了林晚荣一眼,又低下头道:“姐姐,他没有欺负我,我刚才在和他说话来着。”

  萧玉若无奈的看了妹妹一眼,轻轻点点她的额头道:“你这个小丫头啊,就是心太软,别到时候吃了亏都不知道。”

  萧玉霜倒在姐姐怀里嗯了声,却偷偷的对林晚荣做了个鬼脸,林晚荣也朝她一笑,心里还是痒痒的。

  大小姐见逼问不出什么来,也不好继续发作下去,便拉着玉霜的手道:“妹妹,我与林三已经平安无事归来,你这就跟我回去吧。”

  萧玉霜坚定的摇头道:“姐姐,我在菩萨面前许下的愿,吃斋礼佛一个月,你总不能让我在菩萨面前违了誓吧。”

  “鬼丫头。”大小姐在妹妹鼻子上怜爱的点了一下,二小姐抱住姐姐咯咯笑了几声,姐妹俩闹成一团。

  林晚荣在旁边却是郁闷。这个大小姐怎么对别人都挺好,对我却总是扳着脸,像是我欠了她几千两银子似的?说起欠银子,还真是不假,林晚荣在这个世界赚的第一桶金,可不就是占了这大小姐的便宜么。

  大小姐今日见了妹妹,心情很是不错,姐妹俩拉住手在禅房里聊天。大小姐吩咐了林晚荣,今日要在这栖霞寺陪妹妹斋戒,让他去准备些素斋。

  林晚荣对吃素一点兴趣都没有。看着姐妹俩小口小口慢咽,心道这般寡淡无味地东西,也就你们这两个小女生喜欢吃吧。

  他在寺中待到下午,本是想等大小姐走了之后,与玉霜再叙衷情的,可是大小姐却像防贼一样防着他,不让他接近玉霜,把林三哥郁闷的像走进了蒸笼的螃蟹。横着走,竖着走,都是不行。

  日啊,你这小妞防着老子,老子就和你扛上了,偏要偷偷的偷了我的小玉霜。叫你个小妞防不胜防。

  他在栖霞寺里瞎转悠,遇到来上香的女施主,便装作香客一般跟在人家身后,瞧几眼那身材脸蛋。这倒不是他起了什么歹心。而纯属无聊之余的无事找抽。只是他那鬼鬼祟祟的样子,若是再套上一袭袈裟。剃个光头点上六个香眼,那就是一正宗的花和尚。他很臭美的给自己的行动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尾行之狼。

  可惜的是,大小姐委实精明,竟没有留给林晚荣一点接近二小姐的空隙。见今日好事难成,林晚荣也不耽搁了,干脆偷偷的溜了出来。

  “妹妹,你以后可得离着这个林三远点,他这个人坏的很。”大小姐望着林晚荣的背影说道。

  “为什么啊,姐姐?林三他人很好的。又有本事,对我又好,再说了,这次你和他一起被贼人抓去,不也多亏了他照顾你吗?”二小姐奇怪的道。

  萧玉若想起那日在山洞里看到的他与肖青璇之间的一幕,顿时小脸飞霞道:“总之,他这个人就是坏了,是专门欺负我们女子的。”

  “专门欺负女子?为什么?”二小姐好奇的道:“我与他在一起,也没见他欺负过我啊。”

  她说着这话,脸上却是红了一红,要说这个坏人没有欺负自己,那是假话,别的不说,单单打自己屁股那回,可不就是欺负了么?不过那次好像是自己欺负他在前,他报复在后,这样说来,还真有些分不清了。

  大小姐心道,他没欺负你,可欺负我了,见妹妹对这个林三很有好感,她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个林三就这么大的魔力,欺负了玉霜却还要玉霜为他说好话?又想起了肖青璇那般出色的女子,却不也是他的红颜知己么?她仔细想了想,这个林三,除了鬼主意多一点,就是看不出来哪里好,却怎么都像是女子命中的魔星。

  林晚荣与二小姐好事未成,心里十分的恼怒。他倒不是想现在就与二小姐成就好事,毕竟她才只有十六岁,过早地沉溺于男女之事,也不是什么好事,让她水到渠成,自然发展,那才是上策,套用句时髦的话,叫做养肥了再杀。

  只是两个人既然两情相悦了,那么卿卿我我抓抓摸摸,促进一下二小姐的身体某部分更快的发育,这些事情总该不过分吧。无数的实践证明,好身材,摸出来,林晚荣对自己摸抓神功十分的自信。

  就是萧玉若那妮子太过分了,将二小姐看得紧紧的,像防贼一样防着我,让老子得不了手。嘿嘿,你特意看住她,我便偏要偷偷一亲芳泽,这样一偷一防,或许更刺激哦。

  他心里意淫了一会儿,便往食为仙行去。那日萧家闹匪人,动静那么大,全城都知道了,也不晓得酒楼那边怎样了,巧巧肯定担心坏了。

  想到巧巧,他便心里一暖,青璇芳踪杳杳,二小姐又被母老虎看住,只有巧巧这个小可爱一直在身边,让他怎能不怜惜。

  到了酒楼。已是暮色时分,见这酒楼里流光溢彩,来宾如云,生意很是不错,林晚荣暗自欣喜,银子啊,这都是我的银子啊。

  他从一楼上到二楼,却是没看到巧巧的影子,连董家父子俩也没看到。现在食为仙的规模大了,楼下聘请地都是些跑堂的伙计。到了三楼,终于看到了老董。

  他正在一笔一笔的记帐,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写,林晚荣都替他心烦,正在想着要不要将这阿拉伯数字教给老董他们,老董抬起头却看见了林晚荣,手里的毛笔惊的掉在了地上,道:“小林,你回来了。”

  林晚荣点点头道:“董大叔,我回来了。巧巧呢,怎么没看见她的人?”

  老董眼眶一红道:“巧巧她,她——”

  林晚荣心里升起不妙的感觉,急忙道:“大叔,巧巧她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她了?***,是谁,我去一枪崩了他。”

  老董摇摇头道:“不是的,巧巧她病了——”

  “病了?她现在在哪里?要不要紧?有没有看郎中——”林晚荣一串连珠炮道。玉霜那丫头已经让老子心疼死了,巧巧可别让我再伤心一次啊。

  老董指了指楼上。林晚荣便明白了。五楼之上的富贵才华,根本就没有人上去过,巧巧整日在酒楼里忙,那五楼之上,便成了她的临时闺房。

  林晚荣咚咚咚咚的往上爬楼,进了五楼,却听见一个女子声音轻轻道:“青山,是你回来了么?你动作慢点,你姐姐睡着了。”

  这女子声音听着有点耳熟,却不是巧巧地声音。林晚荣急忙掀了帘子进去,正碰见那女子出来,两个人身子差点撞到了一起。

  “洛小姐?”林晚荣吃惊道,这女子赫然是那个金陵第一才女洛凝。

  “林大哥?你回来了?太好了,这下巧巧有救了。”洛凝先是一惊,接着又是一喜道。

  顾不得想这洛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林晚荣急急道:“巧巧呢,巧巧在哪里?”

  洛凝青葱似的玉指急忙竖到嘴唇边,轻声道:“吁——她刚睡着。”

  林晚荣进了房间里面,却见巧巧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额头上搭着一块湿毛巾,已经睡了过去。几天没见,她原本丰润的小脸,已经消瘦了下去。

  林晚荣心里一疼,急忙走上前去坐在床边拉住她的小手,轻轻的道:“巧巧,大哥来迟了——”

  巧巧在睡梦中似乎听见了他的话,轻嗯了一声,叫了声“大哥”,眉头皱了皱,眼泪儿落了下来。

  林晚荣知道她必然是做梦梦见了自己,心里顿时一阵自责,昨晚回来之后,就应该来看巧巧,她为自己吃了这么多苦,自己无论如何也报答不了她的厚爱了。

  他便紧紧拉住巧巧地小手,一不发的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心里前所未有的宁静,升不起任何一丝亵渎的念头。

  沉默了好久,林晚荣才转过头对洛凝道:“谢谢你了,洛小姐。”

  洛凝摇头道:“林大哥,你谢我做什么?巧巧是我的好朋友,她病了,我来看她也是应该的。何况,我也是有事来找她的。对了,林大哥,你是怎么从贼人手里逃出来的?这几天可把大家都担心坏了,尤其是巧巧。”

  萧家在金陵城中也是上的了台面的人物,她家遭了贼人,早已传遍了金陵城,巧巧这样关注林晚荣地人,当然会得到消息了。

  林晚荣轻轻摩挲着巧巧美丽的脸颊,叹了口气道:“一难尽。洛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巧巧是怎么病的?”

  洛凝点头道:“那天萧家出事了,巧巧得知消息之后,当场就晕倒了过去,可把青山和董大叔他们吓坏了。后来巧巧醒了过来,她说不希望你回来之后,看到酒楼生意跌落,便强打着精神打理铺子,直到昨天上午还没有你的消息,她便再也坚持不住,就这样病倒了,还不断的说着胡话。”

  这个傻丫头,林晚荣将她的小手贴在自己脸颊上轻轻摩擦着。巧巧是他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个钟情的女子,也是第一个对他那样关心的女子,这让林晚荣对她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宁可负天下人,也不能负巧巧,这是林晚荣心中的誓。

  巧巧睡了一会儿,便自悠然醒转,看见眼前的林晚荣,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的眼晴,两行珠泪自颊边滴落道:“大哥,大哥,是你么?我不是做梦么?”

  林晚荣将额头抵住她额头,又在她滚烫地小嘴上轻轻吻了一下道:“傻丫头,你看这是做梦么?”

  “大哥——”巧巧便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了起来。

  林晚荣心里也不好受,急忙拍着她的肩道:“巧巧,大哥没事,你看,大哥这不是回来了么?”

   

  ;越说话,巧巧却哭得越是厉害,林晚荣知道她这几日受了不少的惊恐,便自紧紧的抱住她,在她肩膀上轻轻的拍着,安慰着她。

  巧巧好不容易止住哭泣,呆呆的望着他道:“大哥,你是怎么回来的?那些贼人有没有为难你?”

  林晚荣恬着脸皮道:“巧巧,你也知道的,大哥天资聪颖,智计百出,那几个小小毛贼算得了什么,大哥出马,轻松搞定。”

  巧巧又哭又笑道:“大哥,你就会变着法儿的哄我。”

  林晚荣捏着她的小鼻子道:“我就只会哄我的巧巧啊。”

  这话说完,他自己都把自己鄙视了一番,对着玉霜这样说,对着青璇也是这样说,老子这一招百试百灵啊。

  巧巧果然停止了哭泣,嗔叫了声“大哥——”,便再也不好意思说出话来。

  林晚荣见巧巧面色通红,羞赧不已,如春睡的海棠,心里也十分的欢喜,正要再说点轻薄话,却见那边洛凝端着碗汤药走了过来道:“巧巧,快趁热把药喝了吧。”

  董巧巧却是一惊道:“凝姐姐,我如何当得起你的服侍,青山呢?”

  洛凝道:“我来时,青山和小远已经知道了林大哥回来的消息,想是去萧家寻了吧。”林晚荣点点头,心道,我今天在栖霞寺那边鬼混了一天,估计和这两个小子是岔了路。

  他心中有愧,接过洛凝手里的汤药道:“谢谢你了,洛小姐。”极品家丁_第一百二十章 戏才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洛凝轻轻一笑道:“林大哥说的哪里客气话,巧巧可是我的姐妹哦。\ 、 5。 \再说了,我今天也是另有事情,这才过来的。”

  林晚荣点点头,这就对了,他还没自恋到以为洛小姐是特意为他来的。他虽然自诩为金陵第一帅,但也知道自己这点魅力,对这个洛凝不起作用。洛凝开朗大方,待人真诚,她这样的女子,会有很多的朋友,但若要她钟情于一个男子,却是难上加难了。

  林晚荣不管她什么目的,反正她照顾了巧巧,就应该感激她,当下点头道:“洛小姐,这样吧,待会儿你把事情说说,我代表我家巧巧先表个态,能帮上忙的,我们一定帮。”

  巧巧又羞又喜,看了眼林晚荣,却没有出反对。

  林晚荣将药碗送到巧巧嘴边道:“巧巧,乖,趁热把这药喝了,大哥给你买糖吃。”

  洛凝在后面忍住笑,心道,他这人哄人的方法倒也奇特。

  巧巧心里像吃了蜜糖,只是闻到那药味,却是苦涩不堪,忍不住眉头一皱道:“苦——”

  林晚荣大咧咧的道:“要不大哥尝一口,然后送到你嘴里?”

  洛凝在后面听得浑身不自在,暗道,这人果然不是一般的无耻,这般占便宜的话,信口说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巧巧却是听得浑身一软,便在大哥的监督下,一仰美丽地脖子。将那汤药一饮而尽。

  见巧巧的神色恢复了许多,嘴角也挂上了笑容,林晚荣长长的出了口气,心道,老子被人抓是不要紧,可是连累了我的玉霜和巧巧,却是大大的罪过。这样的蠢事以后可不能再干了。他现在既有神功又有手枪,要再被人抓走一次,还真是不容易。

  巧巧神色还有些疲惫,吃完药,便在林晚荣的目光注视中。安祥入睡了。

  林晚荣对洛凝打了个手势,洛凝跟了他走出来,两个人来到房外。林晚荣笑道:“洛小姐,你有什么事要我们帮忙,就请直说吧。”

  他边说边动作,将屋内地窗户打开,玄武湖上的冷风一吹,他心里便畅快了点。这五搂本就装修的富丽典雅,远远望去,那湖水在一片时明时暗的灯光里。波光点点,分外艳丽。竟让他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洛凝却是和他差不多感觉,见了窗外地湖色风光,也忍不住一笑道:“林大哥,你桃选这里,眼光可真是独到啊。”

  林晚荣点头道:“不是我眼光独到,而是我明白人的心理。”

  “哦,林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洛凝奇怪的道。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每个人都是希望自己高高在上的,俯瞰众生,这种感觉能让人产生更大的成就感。就像我们两个人站在这里。任何人都要对我们仰视,所以,感觉很好。”林晚荣臭显摆了一番心理论。

  洛凝想了想,点头道:“林大哥,你这话很有道理。自古君王将相,大概都有这种感觉吧。”

  林晚荣嘿嘿笑道:“这个和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无关,你先说说你想要我们帮什么忙吧。”

  洛凝一笑,心道,这个心理论的话题明明是你扯上的,现在又变成和话题无关了,你这思维跳跃,还真非常人能比。

  “其实这次我来找巧巧,是有些为难的事情想要她帮忙的。”说到这事,洛凝忍不住低下头去,看来这次的事情还真是很难出口,要不然以她这样大方的人儿,断不会显得这样的不好意思。

  林晚荣见她神色扭捏,心道,这丫头是怎么了,莫不是思春了,要让巧巧给她介绍男朋友吧?

  他嘿嘿一笑道:“洛小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洛远是我兄弟,你是他姐姐,咱们是一家人,还有什么客气的呢。”

  洛凝沉默良久,才道:“我这次来找巧巧,其实有两个目的,但说穿了,都是一个问题,我是想找她拉些善款的。”

  拉善款?林晚荣一下就明白了,日啊,什么善款,说穿了,就是赞助啊,没想到她在这个时代都已经有了这种头脑,这个洛凝果然是金陵第一才女,这样的主意都能想出来。这小妞要是来做生意,也定然和我一样,是个大大的奸商。

  “哦,善款?善款是个什么东西?”林晚荣故作不解的道。

  洛凝既然开了口,索性一口气说到底:“善款乃是向城中大户募集一些银两,专门用作慈善用途的。我和几个朋友组织了一家慈善堂,专门救助一些孤寡儿。”

  靠,不就是红十字会吗,这个洛凝的理念挺超前的,不过她是江苏总督地千金,又生得如此美丽可人,挥挥手,别人还不是金银财宝滚滚送来?哪里还轮得着这样来筹集善款?

  洛凝似乎是看穿了他的疑问,正色道:“林大哥,我爹虽是江苏总督,但他为人清廉,决不允许我们随便收人家的东西。我虽是一介女子,却也知晓这个道理,那些不义的钱财,我是断断不会收来的。”

  林晚荣笑了笑,没想到这个丫头还是这样贞烈的性格,她这才女倒也有些意思。

  “前些年我们还能拉到些善款,但是近段日子以来,能够找到的富豪大户,我们都找过了,他们赞助的年头已久,对这些事情也失去了兴趣,所以这善款之事越来越难办了。”洛凝叹了口气接着道。

  林晚荣心道,那是自然,你第一年找来。人家看你是总督小姐的面子,怎么也得照应照应,可是再一再二,不能再三,你老是找上人家,你老爹又没给别人什么好处,别人自然不会那么热心了。善人是有。却也不是这样做的。

  林晚荣是个大大的奸荷,自然也不是什么善主,他想了一下道:“你们收养的那些小孩子有多少人?大概多少年纪了?”

  洛凝点头道:“有十几个孩子,大的有十一二岁了,小的有三四岁。”

  林晚荣沉默了一下道:“洛小姐。这个善款的事情,我可以出——”

  “啊,真的?太谢谢你了。林大哥,我替那些孩子谢谢你了——”洛凝还没听完他的话,却以为他已经答应了,一下子高兴的跳了起来。

  林晚荣苦笑道:“洛小姐,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要出银子——”

  洛凝啊的一声,脸上满是失望之色,林晚荣心道。你这丫头,以为银子是那么容易赚的么。这些都是巧巧她的血汗钱,哪能让你这样不劳而获。

  “不过呢,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林晚荣接着道。

  洛凝情绪不是很高,她为这善款的事情,已经跑了许多地方了,却都是结果一样,怎能不失望。

  林晚荣叹了口气,心道,你这大小姐光想着去做好事,却没想想你做的这好事都是占了别人的光。又怎能长久。

  “我给你出个主意吧。洛小姐,你不是金陵第一才女吗?你地朋友也是才子才女吧,那你们的书画功夫自然不错了,你何不将你们的墨宝收集起来,定期召集些喜欢字画的大户,举行些慈善拍卖会。”林晚荣道。

  “慈善拍卖会?拍卖会是什么?”洛凝惊道。

  林晚荣将拍卖会的概念与她讲了一遍,洛凝沉吟了一会儿,心道,这个方法确实不错,不仅提高了才子才女们的知名度,也获取了银钱来源,确实很有道理。

  她点点头道:“林大哥,你说的这个拍卖会我从没见过,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但是我可以去试试。只是,真的有人愿意花大价钱买我们地字画吗?”

  林晚荣点点头道:“那是自然了,你们是才子才女嘛,未来的书画大家就会从你们中间诞生,那些有眼光的人,一定会掏钱的。另外你也可以适当给他们一些甜头,例如,在那字画中加入一些这购买之人的名讳,再将他们的善举登记造册立字树碑,这样他们又有了名誉,又购入了喜欢的字画,两全其美,何乐不为呢?”

  洛凝咬牙道:“好,我回去就发动他们试试。”

  林晚荣微微一笑道:“你尽管去试吧,我保证你满意,如果到时候你们的字画卖的太好,可要记得给我留上几幅哦。”

  洛凝咯咯一笑,没有说话。

  林晚荣又道:“这样吧,既然如此有爱心,我也来尽点心意。不过这银钱之事却是要慎重,那些小孩子若是只给他们些银子,也许现在能够养活他们,但是将来怎么办?你不能养活他们一辈子吧。授人以鱼,莫若授人以渔。你们收养的那些上了十岁的孩子,便都送到这酒楼里来吧,我们负责培养,让他们学些大厨啊,跑堂的啊,每月管吃管喝管住,月俸上面呢,因为他们还是学徒工,就暂时少点,每月五钱银子,你看怎么样?”

  洛凝感激道:“林大哥,还是你考虑的周到,我只想着要怎么养活他们,却没想到要让他们学些自立的本事,真太谢谢你了,林大哥。”

  谢谢我?嘿嘿,林晚荣心中好笑,老子现在可是雇用童工,放在自己那个世界是要被抓去坐牢的,到了这里却变成受人感激了。他是做生意的,赔本的买卖是绝对不会干的。反正现在酒楼也缺人手,这些小家伙现在一个月也花不了些银两,加以培养,将来定会成为酒楼的骨干,这叫做人才储备,眼光长远。

  “对了,你不是有两件事情吗?这是第一件,也算是解决了,你且说说第二件吧。”林晚荣笑着道。

  话刚说完,洛凝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林晚荣一看那架势,顿时明白了,得,这件事跑不了,又是冲银子来的。

  “林大哥,我们金陵每年都有赛诗会,今年已经是第十届了。”洛凝轻轻说道。

  赛诗会?我靠。这玩意儿有点意思啊,不过这赛诗会和我却是八杆子打不着,都是你们这些才子才女上去弄一下feng骚,最后演变成集体的相亲会,与我有何干系?

  “是不是还短银子啊?”能让一向开朗大方的洛凝为难成这样的。也只有银钱之事了。

  洛凝头儿越发的低了,不好意思的说道:“还短一千两银子。”

  林晚荣吓了一跳,日啊。这么多?办一个什么拘屁赛诗会竟然要浪费这么多银子,妈的,这些公子小姐们烧钱玩呢。这个洛凝定然是看我这酒楼每天赚钱多,专门跑我这儿化缘来了。可这一千两银子,也是酒楼两三天才能赚到,你以为就那么容易拿出来啊。

  他无奈地摇摇头,小洛,你为人挺实在的。但是你这个才女姐姐,就有点不厚道了。怎么说也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她却专找软柿子捏,是不是以为巧巧不懂拒绝啊?靠,巧巧是我老婆,她一切都得听我的。

  林晚荣正愤愤不平的想着,却听洛凝道:“其实我也不好意思和巧巧张口,但是眼下时日紧迫,金陵城的那些大户们,我们前几届已经找过了,很难再筹集到银子。”

  千两银子可不是小数,在这金陵城中。能够一次拿出千两银子赞助这个什么拘屁赛诗会的大户也是屈指可数,他们定然是在别处碰了钉子,而洛凝又不愿意依仗她老爹的权势,所以才会走投无路的来找巧巧。

  “你们这个赛诗会,不是会员制的么?为什么不找他们收银子,例如报名费啊之类的。”林晚荣问道。

  洛凝摇头道:“这个赛诗会的宗旨,就是要发掘更多的人才,若收了银子,这里面可就有些不清不楚了。”

  林晚荣点了点头,他前世见识过的什么模特大赛、选秀大赛多了去了,哪个背后没有点黑金交易,权色交易?洛凝能意识到这些,还真是难得。

  “你们这个赛诗会,都邀请些什么人啊?”林晚荣沉思了一会儿,问道。

  洛凝见他语气中有些松动的意思,急忙道:“这个赛诗会的名气很大,来的都是江苏省境内五里八乡的才子,而且到时候江苏学政大人还会亲自到场,可谓景象万千,热闹非凡。”

  学政大人亲临现场,对那些才子们来说,自然是趋之若鹜了,林晚荣点点头道:“洛小姐,这一千两银子,我出了,不过我有几个条件——”

  “林大哥有什么条件尽管说来。”洛凝本已有些绝望的心立即又活了过来。

  “我的条件很简单。”林晚荣笑道。“其一,这赛诗会之前要冠上我食为仙的名字,叫做食为仙独家赞助,金陵赛诗会。”

  “这——”洛凝迟疑了一会儿,她一下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心道,这还真是个奸商,任何机会都不肯放过。但是这样的先例从来都没有过,她一时也有些为难。

  林晚荣笑道:“洛小姐,这个对你们没有任何损失,又对我食为仙有利,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洛凝犹豫了一会儿,咬牙道:“好,我便答应了你。”

  林晚荣淡淡一笑道:“这叫做双赢,洛小姐,没有必要这样为难的。除此之外,我要你们所有用品上,什么文房四宝笔墨纸砚,官船花船,灯笼丝绸,厕纸面巾上,都印有我食为仙标志。”

  榨我钱财,老子就要打广告,让我食为仙无处不在,寿与天齐,将那失去的银子,十倍百倍的赚回来。林晚荣狠狠想道。

  洛凝心里又气又恼,哪有你这样提条件的,前几届赞助的虽也奸猾,却没一个赶得上林晚荣脸皮的十分之一厚。

  她叹了口气,如此一来,一场本来十分高雅的赛诗会,却被弄得铜臭味十足,也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怎么会想到这些苛刻条件的。

  林晚荣才不会管他什么铜臭味,这叫做各取所需,商业为王,靠,让你们这些狗屁才子才女们玩阳春白雪,老子就喜欢下里巴人。

  “洛小姐,你不要担心,为了体现出诚意,我食为仙还将特意为此次赛诗会提供一些高雅赠品。”林晚荣笑道。

  “什么赠品?”洛凝奇怪的道。

  “凡是与会的才子佳人,我们食为仙将免费赠送油纸伞一把。”林晚荣嘿嘿笑道。

  “怕是还要印上你食为仙的标志吧。”洛凝恼道。

  林晚荣哈哈一笑:“各取所需,各取所需而已。”

  试想某天金陵雨天,大街之上油纸伞一片,俱都印着食为仙三个大字,这食为仙要想不红,真太他妈难了。

  洛凝彻底的服了眼前这个男子,以前觉得他挺有学问的,为人处事也很特别,没想到这种特别很快就让自己吃尽了苦头。

  她叹了口气,心道,也不知道他哪里想的这些鬼主意,这样下来,这个赛诗会简直就成了他的独家广告发布会了。

  洛凝有种小羊入了狼窝的感觉,真是欲哭无泪。极品家丁_第一百二十一章 邀请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荣见洛凝为难的样子,便道:“洛小姐,你觉得我这要求过分么?”

  洛凝眉头轻轻一皱,小声道:“林大哥,这些条件,着实为难了些。\\ .r >

  林晚荣神色一正:“洛小姐,这便是为难了么?我看不见得吧。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去找别人拉善款,在你眼里虽是有着千百种理由,在别人眼里却也是让他为难呢?”

  洛凝轻咬了下红唇,低头沉思起来。

  “拉善款固然有理由,但每个人赚钱都不容易,都是心血。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洛小姐,你可能只看到了他们有钱的一面,却没看到他们背后辛苦的一面,他们赚的每一个铜子儿,都要斤斤计较。即便他们赚的是黑心钱,可是他们也背负了极大的骂名和压力,他们也是付出了的。这善款之事,固然难办,可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想得到这些东西,却又不想付出代价,试想,这样的美事,哪里正好能轮到你呢。”林晚荣振振有词说道。

  洛凝仔细想了想他的话,忽地噗嗤一笑道:“林大哥,我承认你说的话都很有道理,可是话说回来,你给了我们机会,我们这赛诗会,却也不是了你机会么?正如你所说的,这叫做双赢,你可没吃亏。”

  林晚荣哈哈一笑,这丫头的头脑的确很灵活,和她说话不用费太多周折,当下道:“这样说来,洛小姐,你是答应我这些条件了?”

  洛凝一笑:“林大哥,你方才的提议,我想是应该能够满足的。只要我们在这花样的设计上做些

  文章,让人看见你们的标识。记住你们的标识,却又不影响了这赛诗会的艺氛,那便好了。你看怎么样?”

  林晚荣点点头,也知道这确实是她能做到的极限了,在这个时代,广告还是个新鲜物事,如果一下子做过了头,说不定会引起反作用。

  洛凝忽然悠悠一叹道:“林大哥、你见我这样到处拉善款办这赛诗会,是不是有些看不起我呢?”

  林晚荣正色道:“这要看你的目的了。若你就是为了扬名立万,宣扬一下你那金陵第一才女的美名,那我便有些不屑了,不过我相信你不会是这样的人。”

  洛凝感激的笑道:“林大哥,谢谢你在我面前说实话。其实,每个人都有些梦想。我也不例外,我自幼喜欢诗词歌赋,将天下间的才子才女都聚集在一起,大家畅谈些趣事,做些诗赋,这便是我的愿望。至于那什么才女之名。却是虚的很,更是负累,我要之有何益处?”

  洛凝这个女子,生在富贵之家,有这样的梦想,自然不奇怪。难得的是她能关注那些无人照管的孤儿。从这一点上看,她确实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女子。

  林晚荣点点头道:“每个人都有追求梦想的权利,洛小姐,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是梦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千万不要过于沉溺于梦想而脱离了现实。”

  说完这话,他心里也是一声叹,女孩子都是些梦想主义者,总喜欢将未来描划的多么美好。却哪里知道这世道的艰辛呢。

  洛凝感激的道:“林大哥,谢谢你的忠告,我一定会牢记在心的。不过——”她忽然黠一笑:“这赛诗会你提出了这些条件,那我能不能也代表我自己,提一个小小的要求呢?”

  林晚荣奇道:“你还有要求么?说好了,一千两银子,多一两银子我也不会掏了,我可是铁公鸡,一毛不拔的。”

  洛凝咯咯笑道:“林大哥就不要和我开玩笑了。我这个要求和银子无关,是代表我自己提的。”

  “你自己?”林晚荣嘿嘿一笑:“你自己能提出什么要求?可别有什么非分之想哦,我这个人很有原则的。”

  洛凝听他调笑自己,只笑了笑道:“我想邀请林大哥来参加我们这赛诗会。”

  “我也参加?”林晚荣吓了一跳,靠,这不是赶鸭子上架么?他可有些自知之明,背背小诗还可以,别的可就是真的不行了。那赛诗会乃是应景之作,靠的是真功夫,作不了弊的。

  “洛小姐、你这不是故意在出我的丑吗?就我这材料,吟诗作对那些事情,哪是我能干得来的?”林晚荣难得的谦虚了一回。

  洛凝摇插头,认真的道:“林大哥此差矣。你怕是还不知道吧,你在这食为仙四楼之上悬桂的四副千古绝对,不仅是名扬金陵,声名更已远达江苏诸县,每日来这酒楼观赏此千古绝对的才子们络绎不绝,且至个尚无人有工整下联。若你都没资格参加这寨诗会,那这金陵还有几人能有此资格呢?”

  唉,多才也是苦恼啊,林晚荣臭美地摇摇头叹了口气、道:“能被洛小姐邀请,这可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情那,既如此,我就去观摩一番吧。不过事先说好,可别让我做什么诗词啊,我这个人很谦虚的。反正你们吟诗作拜,我就喝喝酒,看看美女、也是件乐事。”他语调一转,笑道:“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啊。”

  “林大哥担心什么?”洛凝奇道。

  “我是担心,一不小心,就抢了这金陵第一才子的名头,那可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牛皮霍霍地说道。

  见洛凝吃惊的样子,林晚荣笑道:“那倒数第一的才子,可不就是我了么?”

  心凝掩唇一笑:“林大哥你过谦了。若是你是倒数第一,那这金陵怕是再无才子了。”

  这小姐对我评价挺高的啊,林晚荣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好在他心里清醒,不会被这迷汤迷倒,便点点头道:“既如此,我就去吃这场花酒吧。”

  洛凝听他将这赛诗会比作吃花酒,心里有些恼怒却也有些好笑,叹口气说道:“你若只是想吃些花酒也是可以的,到时候不仅是四乡八里的才子,就连那些闺阁中的千金小姐们,也会莅临现场,大哥你好眼福了。历届赛诗会,都会有些才子佳人的佳话,本届相信也不会让林大哥失望的。”

  靠,我就知道,什么狗屁赛诗会啊,最后终究会变成一场集体相亲会,不过,能去看看美女,倒也是件养眼的事。林晚荣心道。

  见洛凝神色湛然。对这赛诗会似乎很是期待,他忍不住嘿嘿一笑,说道:“我倒是忘了,洛小姐也是待字闰中,这等佳话,怕是要应在洛小姐身上了。”

  洛凝却只是淡淡一笑:“林大哥说这些话儿。却也是与我闹着玩的吧。洛凝虽是一介女子,但这儿女之事,却还未曾考虑过,林大哥你莫要再说笑了。”

  看她神色泰然。竟是丝毫没有波动,林晚荣心里也有几分敬佩。这个女子,还真是有些境界啊。

  洛凝是洛远的姐姐,抱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他也不去过分地调戏了,只是他早就吃了巧巧那一窝,却是不记得了。

  这个洛凝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子,和他谈完话,便匆匆离去了,说赛诗会在即,准备事项繁多,不能久留。林晚荣心道,你要我银子的时候,却没见你说过这话,端的是一个能和老子媲美的精明人物啊。

  洛远和董青山却是不久便回来了,两个人见了林晚荣皆是一楞,董青山欣喜地道:“大哥,你可回来了。”洛远跟在他身后,也是满面喜悦之色。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不回来还做什么?难道在那土匪窝里过年啊?”

  洛远笑着道:“我和青山得了你回来的消息,便立刻赶到萧家,谁知在客房等了你一个晌午,也没见你回来,全是累得那郭公子,陪我们说了半天话。”

  林晚荣当着小舅子面,哪能说自己下午旷工泡妞去了,只得嘿嘿笑了两声道:“下午正好有些急事,萧大小姐派我到栖霞寺去了。”

  董青山惊道:“大哥,你真的和萧大小姐搞上了?”

  我日,青山怎么还是这么粗俗呢,不过,这一个搞字,着实用的太精妙了,我喜欢。林晚荣忍住笑道:“还没搞上,正在搞中。”

  董青山没有读过多少书,说话都是市井粗口,偏就对了林晚荣胃口。那个洛远也不是什么正经的读书公子,极力的忍住笑,对林晚荣道:“大哥,这萧大是常年在外奔波,我还没见过她呢。只是听说她生得闭月羞花,国色天香,有机会也替小弟我引荐引荐啊。”

  说起这大小姐,林晚荣只能苦笑,两个人根本就不对路子,怎么替你小子引荐。见洛远贼贼的目光,林晚荣笑道:“长得貌美是真,不过那脾气可就差的太远了,比不上你姐姐洛小姐。”

  “对了,大哥,我姐姐来找你做什么?”洛远方才上来的时候,正者见洛凝离去,连话都没顾上说。

  “你姐啊,是给我送请柬来了。”林晚荣呵呵一笑,将洛凝求助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

  洛远是知道这个赛诗会的,当下点点头:“大哥,我这个姐姐啊,什么都好,就是有些过于执着了。这赛诗会的事情,哪是她一个女子来抛头露面的?那个金陵第一才子候跃白,主动承揽这善款之事,却被她拒绝了。”

  这个金陵第一才子和金陵第一才女的典故,林晚荣也是知道的,他哈哈一笑道:“我倒是听说,那个小候追你姐姐挺紧地。”

  洛远点点头道:“这倒是真。他们同在一个诗社,见面的机会多,那个候跃白便经常借故来找姐姐说些诗词,我见着都烦了,更别说是姐姐了。我相信姐姐不愿意让候跃白帮忙,也是这个道理。”

  洛凝确实是一个有骨气的女子,林晚荣想起她说过的话,叹道:“你姐姐是一个勇于追求自己梦想的人。能做到这一点,相当不容易。”

  洛远看了林晚荣一眼,忽然笑道:“大哥,我劝你别打我姐姐的主意了。”

  “噗——”林晚荣正在喝的一口茶水便哗啦全喷了出来。这个小洛,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说话这么直白,老子都有些受不了了,看来选他当小弟,还真是没找错啊。

  “小洛啊。既然你这么坦白,我也不妨与你直说了。”林晚荣拍着洛远肩膀道:“我对你姐姐没兴趣,挂着才女名头的,我一向是敬而远之。你回去告诉你姐姐啊。千万别对我感兴趣,我这个人魁力很大的,接触过的都知道。”

  青山在旁边不屑的道:“大哥,我看那洛小姐挺好的,长得好看,和我姐姐又是密友。两个人处起来还不会打架,要不你就要了她吧,和我姐姐也做个伴啊。”

  我日啊,青山你个牲口。你到底是为我好还是为你姐姐好,这种话也说得出口。当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么?

  洛远哈哈大笑道:“大哥,这可不是我小看你了。我姐姐说过,她中意的男子,应当是盖世的奇男子,要有丰富的阅历,宽阔的胸襟,要入得学堂,文采武功。缺一不可。”

  林晚荣咦了一声,惊奇道:“怎么我这些优点,都被你姐姐知道了?”

  洛远哈络大笑,他与林晚荣相处的日子久了,早已熟悉了他的脾性,要说聪明机智,大哥认了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可是这文采风流却还差了些,上次在妙玉坊,也不知道他从哪里蒙来的小诗,竟骗走了秦仙儿小姐的芳心。文采风流此关便已不过,遑论那杀敌的武功了,所以洛远很认真的劝大哥远离自己姐姐,他实在是见过太多受了打击的例子了。

  林晚荣心道,这个丫头眼光还挺高的嘛,什么文采武功,能当饭吃么?老子有绝世神功神枪护体,还不是一样老老实实赚钱养家活口。你们这些小丫头都是情看多了,做的梦都挺美的。想老子入得厅堂,下得厨房,要不是对你不感兴趣,定要施展泡场地奇术,将你这小丫头死心塌地的勾过来,让你玩高傲。

  三个人便都大笑起来,结束了这个禽兽话题。

  林晚荣与兄弟二人一顿叙话,将这几日的遭遇讲了讲,洛远恨恨道:“这白莲教的匪人着实猖枉,在我金陵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可惜我爹手下都是些巡防官兵,拿那白莲教毫无办法,数次督办那都指挥使程德派出绿营,却都被那老小子阴奉阳违。叫我说,这老小子和白莲教,说不定真地有些瓜葛。”

  自那夜陶东成带着绿营兵马冲上山来,林晚荣便知道这程德、陶东成和白莲教定是有些瓜葛的,而将这数人连在一起的,便是他们背后的那个主子了。可惜当日没有见过那主子的真面貌,连声音也是做了手脚的,他心里着实有些遗憾。

  不过,能将这三方势力整合在一起,那主子势力之大可想而知,林晚荣暗道,这小洛的老爹江苏总督洛敏,应该有些眉目吧,什么时候可得抽个时间去拜访一下这个老狐狸。

  “对了,小洛,最近洪兴和黑龙会闹得怎么样了?”林晚荣想起这件事情,便问道。

  董青山一拍桌子恨恨道:“吴正虎那王入蛋,越搞越不像话,最近城南这边闹事的越来越多,都是那个吴正虎安插的眼线,如果不是洛远一直劝着我,我早就动手了。”

  “哦?”林晚荣饶有兴致的者了洛远一眼道:“小洛,你怎么看这件事的?”

  洛远眼里闪过一丝精光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就让他们再嚣张几天吧。等他们正得意的时候,我们准备充足了,集中力量,断其一爪,让他再也不敢嚣张起来。”

  林晚荣嘿嘿一笑,在得知程瑞年在黑龙会背后撑腰之后,洛远的斗志更加昂扬了。那个程瑞年只是为黑龙会撑撑腰而已,洛远却是洪兴的当家之一,便凭洛远这个身份,洪兴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以洛远的精明和董青山的强干,虽然洪兴实力暂时弱了些,却也大有拼头。

  对于洪兴之事,林晚荣不想管的太多,有这两个兄弟,足可以放心的了。这些事恃便交由他们放手去干吧,纵是有些挫折,那也是成长的代价,只会让他们越来越成熟。

  “对了,小洛,你入了洪兴的事情,你爹他知不知道?”林晚荣忽然问道。

  洛远摇头道:“我不太清楚,爹只是嘱咐我与大哥你多多亲近近,说你是我们洛家的贵人,其他的就算我问了,他也不会说的。”

  贵人,贵个头,这个老家伙,是个大大的狐狸,如果不出所料的话,洛远加入洪兴的事情,洛敏早就知道了。而他之所以没有阻止,一面是因为林晚荣是什么贵人的原因,另一方面、他大概也是想利用洪兴,与那程德支持的黑龙会抗衡。

  把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放进这局里来了,这老狐狸下的本钱不小啊,他为什么对我有这么大的信心呢?林晚荣想了一会儿,却还是想不通,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就是不管这个老狐狸是自愿还是被迫,他现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这一点跑不了的。

  拿准了这一点,林晚荣便没多少担心了,更多的问题,还是等有机会见了那个老狐狸再说吧。

  三兄弟叙话了一会儿,林晚荣担心巧巧的病情,便上楼去了,却见那小妮子睡得正香,梦中还露出甜甜的笑容,见了她,林晚荣便感觉心里一片祥和安宁。

  他忽然升起一个念头,若是把玉霜、青璇、巧巧三个人放在一起,会是个什么样子?她们会不会打架呢?唉,这个问题真伤脑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