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一百一十二章情根-至-第一百一十四章春色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一百一十二章 情根深种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什么?”林晚荣大吃了一惊,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全\本\这个消息太意外了,意外的令人难以置信,他深深吸了口气,望着秦仙儿道:“你确信她死了?这,这怎么可能?”

  泰仙儿神色冷了下来,道:“死了便是死了,难道还会有假的不成?”

  林晚荣见她神色认真,不似作假,心里一咯噔,不会吧,那丫头真的死了?日啊,不久之前还在和老子斗嘴,怎么转眼之间竟然死了?忽然想起自己被带走之前,大小姐那一声充满了关怀的惊呼,林晚荣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若是大小姐真的死了,那萧家怎么办,玉霜又怎么办?那小丫头还不哭得死了过去?想想都心疼啊。

  林晚荣觉得自己心里很是难受,这么长时间以来,和这个小妞吵吵闹闹,能对上眼的虽没有几次,却已结成了深厚的战斗友谊,怎么忽然之间就没了呢?

  想起打她屁股时的情形,想起她骄傲的样子,林晚荣叹了口气,他的心逐渐冷了下来,眼神也深邃了许多,松开了秦仙儿的小手,沉声道:“秦小姐,请你告诉我,大小姐是怎么死的?”

  秦仙儿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望着他道:“你真的就这么关心萧大小姐么?”

  林晚荣郑重的点点头道:“是的,她是我的朋友,我当然会关心她。她被白莲教虏来,又死在这里,那便与白莲教脱不了干系。我林晚荣在此发誓,不灭了白莲教,我誓不为人。”

  秦仙儿听他发誓,鼻子一酸,泪眼婆娑的望着他道:“公子,仙儿也是白莲教中人。你便也要灭了仙儿么?”

  林晚荣见她神情楚楚可怜,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你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滥杀无辜。残害百姓,是死有余辜。”

  秦仙儿咯咯一笑,脸色却是惨白,凄道:“公子。你错了,仙儿是白莲教的妖女,杀的人比他们还多,这身上的罪恶,便是十辈子也洗不请了。你若是要诛杀他们,便要连我一起杀了。”

  日啊。这丫头怎么这么爱钻牛角尖呢,林晚荣很是无奈,道:“仙儿。你为什么会加入这白莲教呢?”

  “我师父便是这白莲教主,我不入白莲,谁入白莲?”秦仙儿神色凄惨,轻轻说道。

  “你师父她待你好吗?若是不好,我们便反了她。”林晚荣邪恶教唆道。

  “我自小便是师父养大,她老人家待我恩重如山,我怎么能反她?便是杀了我。我也不能背叛师父。”秦仙儿坚定的道。

  林晚荣有些头疼,这事儿还真是不好办了。若是干掉了白莲教,这仙儿便要伤心,若是不干掉白莲教。不仅那玉霜伤心,就连自己也是心里难安。

  秦仙儿见他久久不说话,凄然一笑道:“公子,你这是嫌弃仙儿了么?”

  林晚荣拉住她手道:“仙儿,你这是说的哪里话,你这样拼了性命的救我,我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你呢?”

  秦仙儿幽幽叹了口气道:“你只是感激我对你地救命之思,别的却都说不上了,对那大小姐却是情深义重。”

  林晚荣觉得头脑有点混乱,这大小姐的死讯,让他脑袋里像是进了浆糊,萧家怎么办,玉霜怎么办,萧家地大小事务怎么办,香水怎么办?日啊,平时没留意到这个小姐的重要性,今日出了这事,方才明白,这大小姐死不得啊。

  秦仙儿见他神色痴痴呆呆,心里更是酸苦,叹道:“公子,若是仙儿死了,你也会这样伤心么?”

  “别说傻话,”林晚荣轻道:“你长得漂亮,又武艺高强,不会死的。”

  “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会一样的伤心?”泰仙儿望着他道。

  林晚荣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骤然躲听这大小姐地死讯,他哪里还有心思跟这秦仙儿**,他苦笑了一下,道:“仙儿,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谁杀了大小姐?”

  秦仙儿望着他冷笑道:“你真的想知道么?”

  林晚荣点头,秦仙儿脸上浮起一丝奇怪的笑容道:“既然如此,你便看清楚了,杀死大小姐那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什么?是你?”林晚荣惊道,这个谐息比大小姐之死,更让他吃惊。

  秦仙儿郑重点头道:“没错,是我。”

  林晚荣懵了,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枉他自称聪明绝顶,却也没有办法推断眼前的事。秦仙儿杀死了大小姐?这他妈都是哪跟哪儿啊。

  林晚荣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一再的告诫自己,冷静,冷静,这事肯定不是那么简单。“你为什么要杀大小姐?”林晚荣强迫自己平心静气下来,这个丫头没有杀大小姐地理由。

  “你被师兄他们押过来,我没有办法,只好用那调虎离山,给萧大小姐下了毒药。待到她毒发,趁他们过去察毒之际,我便来救你。”秦仙儿平静的道。

  林晚荣恶汗,这么说,你这调虎离山之计却是为了救我?他苦笑道:“秦小姐啊,你用什么药不好,为什么偏要用毒药呢,那会死人的。用蒙n药不行么,这个是行走江湖必备用品吧,连我手里都有些呢。”

  秦仙儿哼道:“我是白莲教地妖女,只会杀人,不会救人,手里的也只有毒药,哪会用什么蒙n药。我手上沾的鲜血多了,再多这一点,也没什么了不起。我与那大小姐并无丝毫瓜葛,我杀她一命,救你一命,她也值了,怨只能怨她自己命薄了些。”

  林晚荣叹道:“你怎么能够随便杀人?你杀了她,救了我。却不是陷我于不义么?唉,与其这样,我这命不要也罢。”

  秦仙儿忍住眼泪道:“我是白莲教的妖女。做的邪事多了,也不多这一件,即便是她活过来,我也还是一样要杀她的。”

  这还真他娘地是个妖女啊。你这一杀,叫我如何自处,林晚荣心里暗叹、老子本来以为自己很神奇,从来不按套路出牌,却没想到这个妖女仙儿比老子还邪啊。

  秦仙儿见他神色。心里的倔劲更上来了,哼道:“我杀她有什么了不起?便是那夜救你的那女子,我也一样要杀。”

  “你还要杀肖青璇?”林晚荣被她杀的烦了。声音大了些道:“既然如此,你便把我也杀了吧,省着我心烦。”

  秦仙儿愣了一下,眼眶里泪珠打转道:“她叫肖青璇?你便这样维护着她,连自己性命也不要了么?”

  这丫头,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整天杀杀杀地,都快成女魔头了,在那妙玉坊的时候,不是挺好一个女孩子么,怎么回到了这白莲,却变得这样野蛮,这白莲教,还真他妈邪门了。

  “说不出话来了吧?那肖青璇。我一定要杀。”秦仙儿眼中射过一丝厉芒道。

  “杀杀杀杀,杀个没完了。为什么要杀她?是不是吃醋了?”林晚荣大声道。

  秦仙儿脸上一红,道:“想杀便杀,哪里和吃醋扯的上关系?”

  看她样子,谁还不知道,这丫头啊,醋性未免太大了些,林晚荣叹道:“好了,以后别再随便杀人了。把那解药给我吧。”

  “什么解药?”泰仙儿道。

  “什么解药?这还不明白?大小姐地解药!”林晚荣说道。

  “那是烈性毒药,沾之即死,没有解药地。”秦仙儿道,末了却又小声加了句:“就算有解药,我也不会给的。”

  “既然如此,你把那毒药给我一份吧。”林晚荣道。

  “你要毒药干什么?”秦仙儿一惊。

  “我吃着试试啊,看看会不会死。”林晚荣无奈的道。

  听说他要以身试毒,秦仙儿泪珠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泣道:“为了她,你宁愿不要了性命?”

  林晚荣又好气又好笑,这丫头,要说吃醋,也还轮不到你啊。想想自己与这秦仙儿相交的过程,在妙玉坊每日与她相对,却没想到她对自己已经是情根深种了,不仅三番两次的预警,这次又是亲身涉险相救,单就这份情意来说,他感激不尽欣喜不已。只是这小姐的醋性也太大了些,若真是要了她,那家里还不闹翻天了?

  唉,被美女倒追,却原来是这么件痛苦的事情啊。他无奈的摇头苦笑,说道:“秦小姐啊,我与这萧大小姐并非你想亲地那样。我和她只是泛泛之交,没什么瓜葛,你也知道,她是萧家大小姐,我是萧家的下人,我能不救她吗?”

  “当真?”秦仙儿心里好受了些,急忙抬起头道,脸上的泪珠儿还没擦去,有如梨花带雨,好看之极。

  林晚荣看得呆了一呆,心道,这丫头,美成这样,说她不是妖女,还真没人信。

  “放心吧,我与她之间,除了吵架就是吵架,没有你想象地那样龌龊。”林晚荣笑道。

  “你才龌龊呢。”秦仙儿羞涩道。

  “那解药拿来吧。”林晚荣伸出手道。

  秦仙儿委屈的哼了一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有解药?”

  林晚荣听她语气,心中顿时大喜,急忙大方的拉住她的手道:“因为我知道仙儿不会那样随便滥杀无辜的。”

  秦仙儿叹口气道:“公子有所不知,仙儿的确是杀人无数,这手上地性命,连我自己都数不清了。”

  “不管怎么说,你把这解药交给我了,那便说明你没有杀大小姐的心思啊。”得知大小姐没有死,林晚荣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

  秦仙儿摇头道:“这药其实不用解药,一个时辰之后,她便会自动醒了过来。”

  “真的?”林晚荣惊喜道,这丫头,就喜欢故弄玄虚,真是该打。

  “就算是真的又怎么样,她落到师兄的手里。只怕是连死都不如了,我只愿意救你,可不愿意救她。”秦仙儿嘟着嘴道。林晚荣心里阵阵恶汗。暗道这小妞的心思可真是不可琢磨,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原因,就要杀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秦仙儿又哼了声道:“这次她地命算是公子救的,下次。我还是要杀她的。”

  神啊,饶了我吧,这小姐吃醋可不是一般地强啊,最要命的是,她的功夫比老子强上千倍万倍,难道真要找个野蛮女友?可是巧巧怎么办。玉霜怎么办?这两个小丫头都是老子的心肝宝贝,遇上秦仙儿这醋坛子,她要是万一不高兴。喀察咔嚓两下,老子真是要痛苦一辈子地。

  见林晚荣愁眉不展的样子,秦仙儿叹了口气道:“公子,你是不是很讨厌仙儿?”

  林晚荣实话实说道:“仙儿,你现在这个性格,与你在妙玉坊时相差太大。我确实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秦仙儿道:“自然这个才是真正的我了。在妙玉坊时要人前做戏,没有多大乐趣。”

  林晚荣眉头一苦,秦仙儿却是嘿唾一声轻笑道:“公子不必担心,仙儿与你在一起时,是真的开心,绝无虚假。”

  你开心了,我却苦了,林晚荣见秦仙儿笑的像个小狐仙似地。心里却是腾的生起一股怒火来,你这丫头,吃醋了便要杀人,要不教训一下你这小姐,老子以后还不知道担多少惊受多少怕呢。若不是眼下暂时没空,老子定要把你弄上床去,管你什么侠女高手,叫上几声哥哥老公,便统统向老子投降,林晚荣龌龊的想到。

  他虽不会武术,但是对付秦仙儿这样地女高手,却是大大的有一套,当下便大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道:“仙儿,你若是这样以后胡乱杀人,可就真的没人喜欢你了。”

  秦仙儿叹道:“我也不想胡乱杀人,可是没有人管住我,我这个毛病可改不过来。“她眼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轻声道:“要不然,公子,你让仙儿陪在你身边,管管我这个毛病吧。”

  “好啊。”林晚荣举五肢赞成,有这样一个武林高手又是一个绝世美女跟在在身边,要多拉风那就有多拉风。

  “可是,我是白莲教的妖女。”秦仙儿哀怨道:“跟在你身边,怕是连累了你。”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那你脱离了白莲教便成了。”

  这话却是触动了秦仙儿地心事,她深深看了林晚荣一眼,低下头去,神色幽怨间,从那个心狠手辣的妖女,却又变成了一个深闺怨妇。

  “公子,等诸事了了之后,仙儿便永远跟在你身边好不好?”秦仙儿忽然抬起头来,充满期冀的道。

  林晚荣拉着她的小手,点头道:“嗯,到时候,我们一起笑傲江湖。”

  咯咯,听他大不惭的瞎吹,秦仙儿却是掩住小嘴娇笑了起来,心中却觉得,与他这般的说话特别的快活。

  秦仙儿与她说话,已经过了盏茶的功夫,知道自己再不离去的话,便会引起别人的疑心,她咬了咬嘴唇,对林晚荣道:“公子,我要上去了。”

  林晚荣轻轻点头,本来还想说什么请她好好照看一下大小姐的话,只是想想这小姐的手腕,还是算了吧。

  秦仙儿深深望了他一眼,面含羞涩道:“公子,你在这里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林晚荣见她神色娇羞妩媚,心道,这才温柔嘛,却听她又轻轻道

  “肖青璇那狐媚子,我是一定要杀的。”

  扑通,林晚荣当场栽倒,都这时候了、这小姐还不忘吃醋,也算是绝了。

  萧大小姐的囚室中,华服公子铁青着脸站在原处,他身后立着陆中平二人,俱是禁若寒蝉,不敢说一句话,床上却是躺着昏迷不醒的萧玉若。

  “中平,你说换班的巡守看到萧大小姐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了?”华服公子旁边那青年道。

  “是的。中间没有发生过任何异常动静,大小姐也一直没塔任何人动过她。二师妹刚才来为大小姐检查过,只是昏迷了过去,一个时辰之后自会醒来。”陆中平道。

  “晚了,晚了。”华服公子威叹道:“好一招调虎离山。那林三恐怕此刻早已走的远了。”

  华服公子旁边那青年道:“只是此人为何单单劫走林三,却不带走大小姐呢?林三只是一个粗鄙的家丁,他能有什么价值呢?”

  “莫不是也是为了那秘方?公子,我们近日在金陵城中做了几家大户,皆是遇到了一个神秘的白衣女子阻拦,那日劫走这林三,那女子连命都不要了去救他,莫非就是她所为?”陆中平道。

  华服公子吃了一惊道:“若真是这样,此处恐怕已经暴露,已不是久留之地。陆中平,你带着你教里的人先撤。另外通知程德手下人马,计划提前,让他们往这山上冲。那林三,便等日后再收拾吧。”

  他又看了身边那华服青年一眼,笑着道:“今日便是你和这萧大小姐洞房花烛了,本王就祝你们百年好合了。”

  “谢小王爷。”那青年感激的道,三个人一起大笑起来。极品家丁_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要和你双修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荣在井下枯坐无聊,心里还是很有些担心那萧大小姐,只是眼下他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有等待二字。 、r >

  反正枯坐无聊,不如找点什么东西来玩一玩。他在怀里搜了一下,除了几两碎银之外,便只有那本春宫画册了。

  他将那春宫画册拿了出来,借着淡淡的月光仔细斟酌起来、越看越是心痒痒,这小册上的人物在月光下身影淡淡,偏就神态活灵活现,惹人遐思。

  妈的,花样可真多啊,估计画这小册的人便是在床上边干边画的,太他妈逼真了,以后要和巧巧好好的试试,他脸上泛起一丝淫笑,别人都是借月光读圣书,他却是借月看黄书,也真有些淫的境界了。

  正看的高兴,却听一阵香风吹过,一个白色身影落下井来,含笑站在自己面前。

  “肖小姐,是你?”林晚荣一喜,刚走一个高手,又来了一个高手,老子今天想被抓都难了。他奇怪的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肖青璇笑道:“那个秦仙儿对你不赖,拼了命的救你,你可要好好报答她啊。”

  林晚荣道:“你都看到了?”

  肖青璇点头道:“我来的有些时候了,见你被困在那房间,便想去看看你,却没曾想被人抢先了一步。”

  林晚荣知道她说的是秦仙儿,便点点头笑道:“秦小姐待我不错,肖小姐却也不差。我总觉得我长得太帅,这是个大麻烦。”

  肖青璇与他在一起的日子不少了,早已习惯了他的自吹自擂,当下当作没听到般道:“我却不是专门为了你来的,这白莲教的妖人作恶多端,人人见而诛之。”

  “我知道。你是顺便,顺便而已。”林晚荣嘿嘿一笑道。

  肖青璇脸上有些发热,见他手里的画册,急忙转移话题道:“你拿的是什么东西,看的这么专心?”

  原来那画册他还拿在手里,林晚荣见也躲不过,索性大大方方笑道:“我在做些研究。”

  “研究?什么研究?”肖青璇知道他地古怪玩意儿多,还道他又是在研究那香水类似的东西呢,便好奇的道:“能不能先给我看看?”

  林晚荣面色古怪的道:“给你看看可以,但你待会儿可别怪我。”

  肖青璇奇怪的道:“你既是做些研究。我又怪你干什么。”

  她自林晚荣手中接过小册,只瞥了一眼,便已脸色羞红,轻啐道:“你这人——恁地坏了些,竟看这些东西,还骗我说在做什么研究?”林晚荣嘿嘿一笑道:“这夫妻之事,却是天道,我研究些天道,能有什么错?”

  明明是件流氓之事,却被他说地义正严词,肖青璇虽害羞,却也不禁莞尔,心道。这世界上,恐怕也只有他敢这样大不惭的说出来了。

  目光无意识的又落在了那小册之上,肖青璇神色先是害羞,接着好奇,最后竟是郑重无比。

  林晚荣见她看那小册看的津津有味。心里很是有些奇怪。她怎么也对这小册感兴趣,还在我面前旁若无人的看了起来?莫非是找到知音了?还是女知音?这月下看黄书,还是一男一女、日啊,想不发生点什么都难啊。

  肖青璇神情郑重地道:“你这画册是从哪儿来的?”

  林晚荣心道,怎么,要刨根问底啊,当下答道:“是我一个朋友送我的。”

  肖青璇叹了口气道:“你身有如此宝物,却偏不自知,真是被你这人气死了?”

  “宝物?这不就是一本黄——一本画册。能是什么宝物?”林晚荣奇怪的道。

  肖青璇又好气又好笑,只觉得他平时多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在这事儿上就犯傻了呢。她望着他微笑道:“这是一门神秘的双修法门,不分年纪皆可修炼。”

  双修?日啊,这个名词可熟的很,貌似魏老头也曾经说过一次,但那时他也没在意,此时在这肖青璇口中说来,自然意义非常了。

  见肖青璇在这月光之下,神色温柔,貌美如花,林晚荣心里急跳,妈的,管你什么魔女侠女,该调戏的一个也不能少,当下厚着脸皮装糊涂道:“双修?双修是什么?肯小姐可否为我详细解释一番?”

  肖青璇见他眉间奸笑,便知道这人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脸上一红,恼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老实,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没点正经。”

  林晚荣嘿嘿道:“我只和你这样,对别人我从来都是不假辞色的。”

  这话儿听得心里欢喜,肖青璇心里跳了两下,哼了声道:“你怕是与那秦仙儿也是如此说话吧。”

  林晚荣心道,老子这是美男计兼甜蜜语攻势,两者夹攻之下,任你是石女,也要乖乖的开花。他装作正色道:“这双修之术有个什么用途吗?”

  肖青璇望了他一眼道:“这双修之术,正适合你这种没有内力基础的人了,不用下苦功,来的又快,最是适合你这种喜欢偷懒地人。”

  林晚荣苦笑,我有你说的那么不堪么,见肖青璇脸上含笑,知道她是在报复自己方才对她的调戏,便也微微一笑看着她。

  “只要你寻到了武功高强的女子与你双修,对你两人都会大有好处。”肖青璇接着说道。

  林晚荣哦了一声道:“有多大好处呢,能不能像你这般高来高去,随便杀人?”

  肖青璇白他一眼道:“我也没试过,又如何知道?总之对你是大有好处就是了。”

  “你也没试过?”林晚荣大惊道:“我也没试过哎,这样吧,趁着今晚夜黑风高,我们大家又都有空,不如一起做个研究好不好。”

  肖青璇怒瞪了他一眼道:“你胡说些什么。当我是好欺负的么?”

  林晚荣心里暗叹一声,妈地,你们都是不好欺负地,就只有我是好欺负的,这双修功也不知道有多大神奇,能不能让我变成不好欺负的。

  他想到了这些事,便没了调笑的心思,淡淡叹了口气道:“我只是与你开个玩笑,我一向喜欢与你开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泡妞的甜蜜语**。林晚荣深得其中三味,被他用来竟是无处不在。肖青璇想想,与他交往以来,被他占便宜地次数多不胜数,也不在乎这一次了,又见他默默不语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便道:“你不要对我说些轻薄话,我们两个好好说话。”

  林万荣嘿嘿笑道:“不与你说些轻薄话。我去对别人说好了。”

  “是秦仙儿么?”肖青璇咬咬牙问道。林晚荣哈哈一笑,却没有说话。

  肖青璇轻叹一声道:“秦仙儿对你情深义重,你可要好好照应她。”

  林晚荣心里很有些感慨,那个妖女秦仙儿口口声声说着要杀肖青璇。肖青璇却还处处为她说话。回想与肖青璇相识以来,除了第一次见面被她杀个半死之外,其他的时候,这丫头却还是有些温柔的。

  肖青璇叹了口气道:“我们在这井下说了些话儿,那白莲教的贼人也应该退地差不多了。我们这便出去了吧?”

  林晚荣疑感道:“白莲教跑了?”

  肖青璇点点头道:“你被人救走了。他们以为这个地方已经暴露,岂有不走之理?”

  林晚荣一惊道:“那大小姐呢?”

  “不太清楚,应该也被白莲教带走了吧。”肖青璇淡淡道。

  被白莲教带走了?那可麻烦大了,之前两个人在一起,还能有个互相的照应和安慰,现在她被白莲教带走了。以后再到哪里去寻她呢。

  肖青璇见他神色低落,忍不住笑道:“你对这个萧大小姐倒也不薄。放心吧,她没有被带走,留下来了,山下来了大批的官兵,他们好像是准备演一出什么好戏呢。”

  “官兵?”林晚荣道:“他们是来救大小姐地么?”

  肖青璇摇头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但这些官兵都是江苏都指挥使程德手下的绿营。”

  程德?萧大小姐地面子这么大,能请的动都指挥使大人?这里面透着古怪!

  林晚荣摇摇头道:“这里面恐怕有些蹊跷,肖小姐,大小姐还在那囚房里吗?”

  肖青璇点头道:“放心吧,你那个大小姐,还在里面呢。白莲教在金陵作恶多时了,程德一直没有动作,偏偏这萧大小姐有难的时候,他便出现了,而且动作如此迅速,我到这里都花费了一番手脚,他又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白莲教的巢穴的?”

  听她这一番话,林晚荣更肯定这里面有问题,也更担心萧大小姐。二人急匆匆出了废井,却见院子里空空,白莲教的那些人连带着那华服公子,全部都不见了。

  “这倒是怪了,秦仙儿怎么也跑了呢?”林晚荣问道。

  肖青璇白他一眼道:“被她那些师兄师妹看着,她就是想来找你也不行啊。”

  林晚荣心里着急,拉住肖青璇,急急向大小姐那囚室行去,走不了几步,便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踏进了囚室,看那身影,似乎是陆中平。

  林晚荣心里一咯噔,妈的,别是这家伙垂涎大小姐,要对她动手了吧,日,老子来地可正是时候啊。二人脚步匆匆,距那囚室还有一半的路程的时候,却见陆中平又出来,整个过程不过数十秒的功夫。他行色匆匆,往囚室望了一眼,嘴角却浮起一丝得意地冷笑。

  正在此时,山下却传来一阵厮杀声,火把熊熊中,数千兵马旗帜鲜亮的杀上山来。

  “白莲匪徒,速速放下萧大小姐束手就擒,饶你不死。”那兵马中一个公子模样的人高声喊道。距离隔着太远,看不清楚面目。

  妈的,这样没营养的话你也说地出来,被你这样一喊,那匪徒不跑才是怪事呢。那肖青璇却是冷哼了一声道:“一丘之貉。”

  两个人这一耽搁间,却见那陆中平已经走得远了。林晚荣担心大小姐,急忙闯进囚室,肖青璇动作更快,先他之前进入石室。

  室中空旷,林晚荣一眼便看见那萧大小姐神态安详地躺在床上。除了没有苏醒之外,却未见任何异常。他心里舒了口气,总算大小姐没事,一个时辰过了,她也应该马上就要醒了。

  肖青璇靠身处却是一个香炉,炉中点着一炷香,似是刚刚燃上,袅袅香烟方才升起,还没来得及蔓延。肖青璇离得最近。轻嗅了几口,只觉香火中有一种妖异地香味,撩拨的她心神难宁。

  “卑鄙——”她急忙长袖轻掩,将那香火熄灭。脸上却泛起两抹妖异的红色。

  “怎么了?”林晚荣急忙问道,他此时正站在大小姐床边,那香火离二人还有一段距离,又被肖青璇迅速的扑灭了,林晚荣没有闻到那味道。故没有感觉。

  肖青璇道:“这里不安全。我们快些离开。”虽然山脚下已经有官军冲来,但是林晚荣和肖青璇都知道,这里面必然有着奸诈,二人自然不敢怠慢,林晚荣拉起大小姐,便往自己身上扛去。

  正在此时,大小姐嘤咛一声,竟是缓缓睁眼开来,显然是那药效已过,秦仙儿那丫头还真没骗人。

  大小姐蒙蒙然看了一眼。见立在眼前的人青衣小帽,笑得那么讨厌,可不就正是那个讨厌的林三么?她欣喜的道:“林三,你回来了?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我没事,他们请我去吃茶来着。大小姐你没什么事吧?”林晚荣轻松道

  大小姐摇了摇头,看见一个美丽高雅如仙子般的女子站在自己身前,不由得吃了一惊道:“林三,她,她是谁?”

  “她是我一个朋友,我请来帮忙的。那些贼人已经被打跑了,我们这就走吧。”林晚荣道。

  大小姐看了肖青璇一眼,还没说话,便听见传来一阵马嘶声,一个高亢地声音叫道:“玉若贤妹,你不要担心,愚兄这就来救你了。”

  萧大小姐听这声音,吃了一惊、道:“这好像是陶东成地声音,他怎么会来这里?”

  林晚荣心中冷笑,望着大小姐正色道:“大小姐,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那陶东成?”

  大小姐脸上红了一下,道:“你这人虽然不老实,又喜欢到处占便宜,但对我萧家总算还有几分忠心,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了。”

  林晚荣无奈苦笑,这小姐啊,夸我之前不忘先损我一通,还真成习惯了。那肖青璇的脸色却是有些红,对着林晚荣急道:“程德的兵马马上就要冲上来了,我们快走吧。”

  林晚荣点点头,拉着大小姐的袖子就往外走,出了门口,就见远处一匹白马风驰电掣般驶来,骑在白马上的,正是那个陶东成。

  “玉若,我来救你了。”陶东成边策马,边高声呼喊着,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是来救人的。

  那个陶东成离自己还有四五十米远的距离,林晚荣见脚边有一块巴掌大的石头,便顺手捡拾了起来,萧玉若奇怪的道:“林三,你要干什么?”

  林晚荣嘿嘿道:“没什么,我最讨厌这种唐僧了。”他小时候扔石头是把好手,见那个陶东成威风凛凛冲在最前,距离自己几人已经不过二十米距离,他便瞄准那马头,使劲将石头扔了出去,正中那马头。

  “嘶——”那白马一声惊叫,前蹄跃起,几乎与地面垂直了,陶东成便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我让你骑白马,在老子面靠装王子。林晚荣打了个胜利的手势,对肖青璇道:“官兵杀来了,我们快跑吧。”

  “林三,这陶东成像是来救我们的,真奇怪了。”萧玉若对林晚荣道。

  林晚荣看她一眼,叹道:“大小姐,你相信我吗?”

  萧玉若见他神色前所未有地正经,便点点头道:“我自然是相信了。”

  林晚荣心道,这小妞总算没有浪费我那一番担心,正要说话,却觉得身体一轻,竟是肖青璇拉住了他与萧玉若的手,身形腾空向远处而去。

  陶东成爬起来,看着林晚荣三人的背影,狠狠的踢了一脚。妈的,又是这个林三坏了老子好事。只是这小子不是已经逃走了吗,怎么又在这关键时候跑了出来?那便宜岂不是让他白白得了?

  本来一切都是算计好地,他知道这大小姐性子刚烈,若是用强,即便得了手,那萧玉若也必定会寻死,也得不到萧家,这才精心设计了这一幕。大小姐何时醒来,香炉何时发挥作用,自己如何在适当地时机赶到,“杀退贼人,救了小姐”,又趁着大小姐“需要”,与她成就好事。这样萧玉若心里没有那么多反感,接下来的事情也就顺其自然了。可是千算万算,却没料到这个已经“逃跑”的林三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还捡了这么一个大便宜。

  他眼睛通红,也顾不上大小姐了,对着跟在身后的兵士挥道:“放箭——”

  箭雨又疾又快,向着林晚荣三人飞去,只是三人去势比箭更快,箭支纷纷落了空。

  林晚荣握住肖青璇的小手,感觉她身上越来越烫,急忙转头看去,却见她额头汗珠涔涔,脸色通红,竟似是得了病般。

  “青璇,你怎么了?”林晚荣急忙道。他对这个肖青璇一向是称作肖小姐,但此时见她受苦,也不知怎么,青璇两个字便轻易的出了口。

  肖青璇眼中闪过一丝安慰,脸上却是火般滚烫,忍住羞涩紧紧贴在他耳边道:“快寻个地方,我要与你双修!”极品家丁_第一百一十四章 春色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不——是吧?”林晚荣吃惊道。 。 qВ5、\她这话儿也太诡异了些,刚才在井下与她谈起双修的话题,她还那样羞涩不堪又横眉以对,怎么转眼间,却又主动提出了这个问题呢。难道天上真的会掉馅饼?这个馅饼,也未免太大了点吧。

  他声音大了些,连那边的萧玉若也是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肖青璇一眼。她心里很有些疑感,这个林三与这个天仙般的女子如此亲密,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萧大小姐虽然自负美貌,但是在肖青璇面前,却还是差了几分。她心里叹了一声,这个恶丁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奇怪的事情在瞒着自己呢。

  肖青璇脸色潮红,看他一眼,咬了咬牙,一口气带着他们奔走了近一个时辰。虽然是带着两个人,但她的速度之快,那些官军又怎能和她相比?这一番奔跑下来,早已将官兵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三个人走的却是另外一条下山的道路,崎岖不平泥泞不堪,但是在肖青璇眼里,却也算不了什么。急着奔走一番,眼见旁边一处空旷的山谷,半截处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岩洞,肖青璇拉着二人而上,入内一看,地方宽敞,地面干燥,倒是很适合歇脚。

  肖青璇脸色艳红,看了一眼萧玉若道:“萧大小姐,你走了这么会功夫也累了吧,先休息一会儿。”她说着话,萧玉若还没来的及反应过来,便已经被她点了穴道昏睡了过去。

  林晚荣见肖青璇神色不对劲,急忙道:“青璇,这是怎么回事?”

  肖青璇深深望他一眼道:“那些贼人无耻,竟在大小姐房里放了春药,幸亏我发现的早,及时的覆灭了它。加上大小姐又在昏睡中尚未醒来,还没来得及吸进去,才能侥幸躲过。否则。她也难逃毒手。”

  春药?奇淫合欢散?我爱一棒槌?林晚荣顿时来了精神道:“这春药可是个好东西啊、哪里有卖的?我去买些来防身。”

  肖青璇白他一眼道:“你要那些东西做什么,却是拿来使坏的吧?”

  林晚荣厚着脸皮道:“我哪里还用的着那东西,我站在这里,便是最强的春药了。”

  这话无耻地没边。肖青璇脸上红的像是要滴出水来,轻道:“我遇上你,也算是倒了雾。从来就没遇到过好事。”

  林晚荣想起她刚才在自己耳边说过的话,心里痒痒,道:“青璇,你方才和我说地那话儿是些什么意思?”

  肖青璇长长一叹道:“我方才说,你和大小姐幸运。逃离了那春药,可是也有人不幸,却中了那春药。”说到春药,她脸上的羞意,似乎是将这石壁也映上了几分红色。

  林晚荣心中一惊,道:“青璇,莫非是你——”

  肖青璇眼中浮上泪珠儿道:“我离那香火太近,吸入了几口,闭气已是来不及。这春药也不知道是谁配出来的,霸道无比,我纵是有些武艺,却也拿它没法。我这是前世造的冤孽,却让我遇到了你。”

  林晚荣愣了愣,这传说中的春药真的有这么厉害?不就是通过药物刺激体内地荷尔蒙分泌。从而让女性产生亢奋的**么?不一定要上床解决的,还有另外的解决办法,例如自渎,他很阴暗的想道。

  不过这法儿太过于阴损,有我在此还用得着那笨法?直接来多干脆。他挺起胸膛大义凛然的道:“青璇,你是为了救我才中了这什么破毒的,只要能救你,我便是什么也愿意做。”

  肖青璇叹了口气一眼道:“你占了这大便宜,却还如此说话,分明是没将我放在眼里了。”

  林晚荣见她脸色红润,脸颊儿上沾满了泪珠儿,偏又生得貌似天仙,那委屈的神色,叫人看得又爱又怜,林晚荣叹了口气道:“青璇,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就喜欢和你这样说话,我们就这样一辈子说话,好不好?”

  肯青碰眼中泪珠簇簇而下,道:“你这是要与我订那白头之约么?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

  林晚荣摇头不屑的道:“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只知道你是一个女子,是我喜欢的女子,这便够了。就算你就是皇帝老头的女儿,我也要把你抢过来。”

  肖青璇轻轻叹了口气,道:“便未必如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世界上,有许多的事情,是不能靠人力来解决的。”

  林晚荣不去理她的话,反问道:“青璇,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肖青璇想了想,羞涩道:“有点坏,有点赖皮,有点本事。”

  “只是有点么?”林晚荣笑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我林晚荣不敢做的事,你要相信我,更要相信你的眼光。”

  “吹牛皮。”肖青璇心里的清明在渐渐失去,她望着林晚荣,眼神中有着深深的迷离,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遇见了你,明明知道你不能沾惹,却还要每天都与你说话,这便是我的冤孽了。”

  她知道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银牙轻咬,羞涩地望着林晚荣道:“你喜不喜欢看我的样子?”

  她的容貌绝美,气质高雅,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华贵,望着林晚荣轻轻一笑,缓缓转动身躯,美绝人寰的身影便像一朵绚烂的牡丹花,盛开在让这天地之间,为这荒谷增加了无尽的春色,直令日月都失去了颜色。

  “青璇,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林晚荣看得呆了,喃喃说道。他在前世,***场所去的也不少,女朋友也有过一打,但是论起容貌与气质,皆是无人能和肖青璇相比。这倒不是说他忘了巧巧和玉霜,那两个丫头也是大大的美人,巧巧温柔贤淑。玉霜娇憨爽直,与这个肖青璇的气质完全不同。肖青璇却是集绝丽容貌与高雅气质于一身,说她最美。并不为过。

  “你就会说些好听的话儿骗我。”肖青璇眼中满是泪珠,脸上却带着甜甜的笑容嗔道。

  她知道今天这一关是躲不过了,面对人生最重要的一次经历,她有些紧张,却更想放纵一下自己。自己与他。也许仅有这一夜的缘分,又何必要约束了自己呢?

  她轻轻解开自己高盘地发髻,瀑布似的秀发便如一面光滑的缎子般低垂下来。如墨玉般黑亮,在映入洞中地淡淡月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辉。

  林晚荣与她接触这么久,除了第一次误会外,其余的皆是看到她淡然高贵的样子,哪曾见过她妩媚如斯?他轻轻拉住肖青璇的手道:“青璇,能够遇见你。是上苍厚待我林晚荣。你真心待我。我若负了你,便天打雷——”

  一只洁白晶莹地小手却覆上他嘴唇,肖青璇摇头道:“不要说,不要发誓,我知道你的心思。”她樱唇微微含笑,高悬的小巧鼻梁有如玉般晶莹,粉腮嫣红,冰肌雪肤,秋水为神,晶玉为骨。虽是羞涩不堪,却依然高贵出尘,就像是谪在了人间地仙子。

  林晚荣看得阵阵心跳,他不是未经过人事的鲁男子,只是在这个美貌如仙的女子面前,竟也难免的束手束脚起来。

  呸啊,你小子真没出息,没见过女色么?话说回来,他泡妞虽多,却还真没见过这般的绝色,眼前这个女子便是属于自己的么?不管那么多了,这个时候可不能讲客气,先抱了再说。

  他一把将青璇揽进怀里,感觉那娇躯还带着微微的颤抖,他心里忍不住地甜蜜爱意,手上加了些劲,便温香软玉结结实实地抱了个满怀。

  肖青璇依偎在他怀里,浑身阵阵发热,那春药的威力已经逐步发作,她抬起头来望着他,羞涩的眼神,就像一剂最好的春药,让林晚荣发狂起来。

  他紧紧的搂着这柔软如棉的娇躯,将头深深埋藏在她秀丽乌黑的长发之中,品尝着那淡淡的发香。那淡淡的茉莉香水,混杂着一种处子特有的幽兰体香,如同甘醇地美酒,让人未饮先醉,透入心扉。

  这肖青璇是林晚荣在这个世界上见到的第一个出色的女子,并且差点殒命于她手上,想想那时候她是多么的刁蛮傲气,没想到有一天竟会与自己这样的亲密。他宛如又回到了那两人初见的一刻,那一幕幕的场景在他脑间回放起来。

  “原来你是小妞!”林晚荣在肖青璇耳边轻轻道。

  这一声便如润物的春雨,击入了肖青璇的心扉,她心中一荡,甜蜜之中带着些羞涩,脸上浮现一个轻笑,在他耳边道:“你这登徒子——”

  听到这温声软语,林晚荣顿时血脉贲张,他是典型的下半身决定上半身的动物,只觉得这丫头话语似是带着奇异的魔力,他紧紧抱住那娇嫩的身躯,胯下那小兄弟便瞬间勃起到顶峰,又粗又长,硬硬的抵在肖青璇香臀上,一双魔手竟缓缓伸向那臀上。

  肖青璇似是被那春药折磨的失了力气,又似是娇羞,竟是倒在他怀里一动不动,待到那魔手带着巨大的热力,抚摸到她肥美的香臀上,她身体一阵筛糠般的轻颤,便软软地倒在他怀里,再也不敢动一下。

  她香臀上的滑腻让林晚荣爱不释手,想想她那高贵的气质,林晚荣更是有一种征服的快感,便尽情发挥了禽兽本性,上下其手,揉揉捏捏,威觉就像是在抚摸着天底下最顺滑的缎子**蚀骨。这y头,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

  肖青璇似乎是回复了一些清明,对着他嫣然一笑,轻道:“相公,我来为你宽衣吧。”

  这一声相公入耳,林晚荣就像六月天吃了冰其淋,从头爽到脚。肖青璇娇躯轻轻颤抖,脸上潮红一片,轻轻解开他衣衫,露出他强壮的躯体。

  都到这时候了,林晚荣也不与她客气了,揽住她腰

  肢道:“老婆,我也给你脱衣服吧。”

  肖青璇嫣然一笑,神态无比的妩媚,玉臂轻展,娇躯有如飞天的仙女般一跃而起,光洁如玉的两只小腿轻轻一踢,外衫便已如一片轻轻的树叶般脱落到了地上,她身上仅着一身亵衣,粉臂**,让人升起无限得遐思。

  林晚荣猛地吞了口口水,这脱衣舞,硬是要得啊,以后让青璇专为我跳好了。

  青藏微微一笑,将满头青丝垂泄而下,轻轻望着他,眼中似是有些羞涩,却又有着欣喜,一举手,一投足,无不充满动人的美感。

  那药力已经尽情发作,她羞涩的将身上亵衣轻轻一扯,丝衣轻轻滑落,便露出她那令所有人痴狂的傲人躯体来。她的身体修长,肌肤如雪般晶莹,浑然天成。高高的胸膛傲然挺立,雪白似凝脂,两只洁白的玉兔轻轻颤抖,完美的圆形之上,轻缀着两点粉红色的坚挺蓓蕾,在雪肤映照之下,闪烁着诱人的光泽。她修长的双腿轻轻夹紧,与翘臀隆胸一起,组成一道美妙的凸凹玲珑的曲线。修长双腿正中一抹淡淡的黑色之中,玉蕊蚌珠,风流寒露,让人为之疯狂。

  藕臂玉足,雪峰翘臀,林晚荣目眩神迷,只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恨不得立即冲上前去搂住她轻怜蜜爱一番。

  肖青璇娇颜徘红,一双明亮的美眸之中,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水烟雾气,她浑身滚烫如火,娇躯止不住的颤抖着,虽是药力所迫,但今夜却是她最为放荡的一晚了。

  林晚荣早已承受不住,他冲上前去,紧紧抱住她那娇嫩的让人无比怜爱的身躯,勾起她那滑腻如凝脂的下巴深深注视着她。

  肖青璇羞不可抑,樱桃般的小嘴半开半合,似是有着无限的诱惑。林晚荣一低头,便狠狠的吻上了那娇艳欲滴的两瓣樱唇。他口干舌燥。仿佛一头恶狼般,狠狠吮吸着美人口中香津,只觉甘美如蜜,齿间留香。

  正文第一百一十五章赠君火枪

  肖青璇“嘤咛”一声,只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火热的炉子里,浑身轻轻颤抖,脸颊有如火烧。以她的容貌,围在她身边的男子们,绝多都比这林晚荣出色,可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这个小小的家丁这般着魔?这便是命吗?

  想起命运,她泪珠越发的多了起来,那最后的**之火,彻底燃烧了她,她望着林晚荣,小口里发出一阵轻轻的呼唤道:“相公——”这是她陷入欲火之前的最后一句话儿,玉露似的腮边火烧一般红,像是天边最瑰丽的彩霞。

  林晚荣将二人衣物铺在地上,搂着肖青璇缓缓倒了下去,肖青璇已经彻底陷入疯狂之中,她紧紧抱住林晚荣,双腿夹住他臀骨,早已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见这春药烈性如此,林晚荣暗自恼火,这般对待我的青璇,老子一定要把你们这些禽兽碎尸万段。

  他占了便宜却不记人家的好,见肖青璇双目火红,便也不再耽搁,紧紧搂着那晶莹的身子,肉枪一挺,便已进入那幽深紧凑的小道里,一朵鲜艳的梅花,绽放在肖青璇身下。

  肖青璇轻哼了一声,欲火煎熬之下,却似是没有感到痛般,竟疯狂的动作了起来。

  感受着那蜜处的火热与紧凑,已经好久没有享受过这种快活滋味了,林晚荣舒服的哼哼了一声,心里同时一惊,想起了肖青璇说过的双修之法。眼下的肖青璇已经深陷**之中,自然不能帮助林晚荣修这双修之法。

  林晚荣一边轻轻抽动,却一边查看那小册,不知不觉中功法随意念而动,只觉一股暖流自交合之处传入自己体内,沿经脉游走四肢百骸,似是阳光般普照万物。所经之处无不通泰舒畅。

  靠,这就是双修么?这么奇妙,就像洗桑拿一样舒爽。只不过要一边看书一边干,一心二用。看书看不好。干又干得不爽,实在是有些为难。

  肖青璇资质上乘,功力高深,又是初经人事的处子。实在是双修的仙品。就是林晚荣这种不知双修为何物的家伙,也能感觉到其中的不同之处,只觉得浑身舒爽,充满了力量。

  肖青璇皮肤嫣红。媚眼如丝,一番疯狂之后,却已有了些请醒,羞涩的不敢睁开眼睛。感受到体内的功力竟然少了四五成,她心里一惊,旋即发现,那一半功力却是转移到了林晚荣体中。

  这个坏人,这哪里是双修,明明是采补。她心中无比地羞涩。知道定然是林晚荣不明白这双修的法门,不懂得回气,才将这双修练成了单方向的采补。

  这大概就是天意吧,她虽损失了一半的功力,却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她师门多的是灵丹妙药,她底子又好,过不了多长时间便可以补回来。这几成功力给林晚荣可就作用大了。一般人欺负不了他,遇到顶尖高手虽然打不过,但是逃跑的能力却还是有的。

  也许以后他就不会狼狈地要自己去救他了吧。她心里突然又是高兴,又是失落。

  她正想着心事,突觉下体内的肉枪又猛然变大了几分,眯眼一看,却见林晚荣已经欺身上来,搂住她身体道:“青璇,这双修我练地差不多了,不如我们再好好研究一下天道吧。”

  话未说完,他便轻轻的动了起来。肖青璇轻嗯了几声,脸上潮红一片,痴痴的望着他,似乎要将他永远的记在心里。她眼中聚满了泪花。忽然摒弃了羞涩,发疯似地抱住林晚荣,在他耳边轻声道:“相公,爱我——”

  这一声叫喊,无疑是最好的春药,深深的刺激了林晚荣,他一声虎吼,将肖青璇压在了身下快速动作起来。

  春色滚滚,被翻红浪,不到一会儿肖青璇便娇躯阵阵急颤,在幸福与泪水中,急泄了身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肖青璇悠悠醒来,却见林晚荣紧紧搂抱着自己,睡梦兀自酣甜。她心里又是甜蜜又是苦涩,喟然一叹,却再也难以掩饰伤心,在他怀里嘤嘤哭泣了起来。

  发泄良久,她才抬起头来,将随身携带的一块玉佩挂在他脖子间,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道:“你好生保重自己,莫要再像这次这般着了别人的道。”

  她缓缓起身,留恋的看了睡的正香的林晚荣一眼,将凹凸玲珑的玉体缓缓掩在衣裙里,轻叹口气,又从随身携带的小包裹里取出一个长长的小盒,放在他身边,柔声道:“这是我托约克老师弄来赠你的东西,方才自京中送来,最是适合于你,你好好收留了。你虽然有了些功夫,却只能应付一般武林中人,遇上顶尖高手,还是这样东西最适合你。”

  “我走了之后,你莫要担心。若有缘分,纵是有些困苦,我们也能相聚,若无缘分,那便是天意弄人,也就这样罢了吧。”她说着已是泪如雨下,取过一方白色云锦,拿画眉小笔正要在上面写字,却听一个声音在自己耳边道:“谁要说我与你没有缘分,我就去砍***。”

  那声音清越中带着坚定,她抬头起来,却见林晚荣目光炯炯,正坚决望着自己。

  “你,你醒了?“她轻声道,心中羞涩难当,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与他已是最亲密的人,另一方面,却是自己这些私房话儿让他听了个遍。

  林晚荣拉过她手,将她紧紧拥在怀里道:“你这傻丫头,我要再不醒,老婆跑了都不知道。”

  肖青璇靠在他怀里,泪珠沾满脸颊,轻道:“我驻足金陵日久,已是不该,又与你这般,更是犯了过错。你若是真心怜我,便不要逼我,待我好生将事情做完。明年七月初七,你到京城玉佛寺畔寻我。你我若是真有夫妻情份。便自会相见。”

  林晚荣知道肖青璇的个性,她是个极有主见的女子,一旦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只是听她语气。却说什么天意缘份之类地。林晚荣从来不相信这些玩意儿,他拉住肖青璇的手道:“我是个坏人,从来不相信什么天意,只知道握在手里的。便要好好珍惜。你已是我的妻子,这是老天都已无法改变的事实,任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他微微一笑道:“你既然现在有些事情,我自然也不强留你。这样吧,我们便做个游戏。明年七月初七,我们在京城中互相寻找,谁也不能赖皮。若是我先寻到你,我便亲你一百下,你若先寻到我,我就吃点亏,让你亲我一百下。但是谁要敢赖皮,我就打她地小屁股一百下。”

  肖青璇又难过又好笑。慎道:“你这人,从来就不说点正经的。”

  林晚荣握住她小手,正色道:“我从来就没这么正径过,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也知道,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明年七月初七,我要是见不到你,就在京城挨家挨户去贴广告,画上你地画像。说我老婆和我吵架,老婆气得挺着个大肚子跑了,家中小儿子没奶吃,哭着喊妈妈,要特别注明,我老婆国色天香气质非凡,乃是王公贵族家地千金小姐,请各位大叔大婶帮忙寻找。”

  肖青璇羞道:“什么家中儿子没奶——这等话儿也说的出口,羞死人了。”她了解林晚荣的性格,这样厚脸皮的事情,别人不敢做,他却是定能做到地,而且还说不定会有什么更让人难堪的法儿呢。

  她心中甜蜜,却又根本拿他这无赖没有办法,只得轻叹口气道:“可是你不知道——”

  “没有什么可是,”林晚荣直接截断她的话道:“我与我老婆在一起,谁也不能阻拦,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肖青璇见他神情决绝,欢喜和苦恼却同时涌了上来,这坏人,难道是我命中注定的魔星?她依偎在林晚荣怀里想道。

  肖青璇本想是不辞而别,却没想到林晚荣根本就没睡着,这下可好,被他抓了个现形,在林晚荣面前她空有绝世地功夫,却怎么也使不出来。两个人依偎在一起,林晚荣说些轻薄话儿,肖青璇纵是淡定功夫再出色,却也听得浑身酸软,幸好林晚荣怜惜她,也没趁机占她多大便宜,就是浑身上下细细摸索一下而已。

  肖青璇与他讲了许多修炼功夫的事情,他正在青璇身上上下其手,左耳听入了七分,方右耳却已跑出了六分。肖青璇又羞涩又好笑,心道,他有了我那几成功力,寻常高手也难为不了他,再说又有了那样宝贝护身,也应该没什么危险了,便也不去强求他了。

  天色渐渐的亮了,已是晨晓时分,肖青璇才起身、红着脸道:“我要走了。”

  “再聊一会儿嘛,这天还没黑呢,等天黑了再走好不好?”林晚荣死皮赖脸的道。

  肖青璇心道,从昨夜天黑厮混到今日晨时,若是再等到天黑,恐怕我永远也下不了决心离开了。她嗔着看了他一眼,却已分不出是气恼还是欢喜,更不敢回头看他,运起身法一跃而起,直往远处奔去。

  林晚荣在她身后大声喊道:“青璇,我会天天想你的。”

  她身形顿了一顿,转过头看他一眼,眼中满是泪珠,又恨恨的跺了下脚,你这坏人,便是想赚我眼泪的吧。

  见肖青璇的身影走的远了,林晚荣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这妮子,连老公都不要了,还真是有些性格呢。他往山洞走去,却见那些衣服都已收的整整齐齐,想想这些都是肖青璇做地,他又忍不住一阵得意,我这老婆还真是入得厅堂下的厨房啊。

  昨夜,肖青璇已将那双修功夫好好与他解说了一番,免得他日后又把双修练成了采补。林晚荣嘿嘿直笑,在肖青璇指导下打出了一拳,竟是将一块石头击得粉碎,比练了三十多年童子功的那位老兄还要牛逼多了。

  妈的,这下老子可大发了,什么武林高手,就算打不过,老子还跑不过吗。这双修兼采补还真是一个好东西啊。林晚荣大乐之余,心里暗暗感慨:好功夫,日出来!

  肖青璇送给他的那个盒子还放在跟前,昨夜两个人说话,他也忘了问这是什么东西。不过这是肖青璇在人专门从京城带来的,应该是好东西吧。他打开盒子一看,却是一把两连发的火枪。

  靠,这可是个好东西啊,林晚荣大喜地将那火枪握在手中,仔细的琢磨着。这火枪乃是精钢打造锻模,枪膛准盘皆有,十分的坚固耐用,握在手里就感觉威风十足。

  在这个时代,有了这么个玩意儿,什么狗屁武林高手,还怕他个球,虽然他自己勉强也算得上是半个高手。

  将火枪握在手里,林晚荣老怀大乐,老子现在随身携带两杆枪,一杆打男人,一杆专打女人,嘿嘿。

  听说这是那个什么约克老师送给肖青璇的,想来应该是舶来品了。

  肖青璇担心他安危,又特地找了人从京城八百里快马送来金陵,这份情意可谓深重。

  林晚荣心道,青璇,为了报答你,等那七月初七,我便让你先找找到我,让你亲我一百下。

  他心里臭美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身上有点不自在,转头看去,却见大小姐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了,脸色羞红,正恼怒的望着他。

  林晚荣笑着道:“大小姐,你醒了。”

  大小姐哼了一声,脸上两抹绯红,哼道:“我早就醒了。”

  早就醒了?听这意思,我刚才在青璇身上吃豆腐,她都看到了?林晚荣知道她应该没有看到昨晚自己与肖青璇的旖旎之事,只是见到了自己在青璇身上占便宜。他脸皮之厚,无与伦比,脸都没红一下,哈哈一笑道:“大小姐,下次注意了,不要再偷看了。”

  萧玉若脸色通红,狠狠瞪他一眼道:“你这无耻之徒!”

  见林晚荣面带春光,萧玉若咬了咬牙,又问道:“那个肖小姐,是你什么人?”

  “是我妻子——”话还没说完,便见大小姐一脚踢飞眼前的一个小石子,怒道:“林三,我们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