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一零三章疑惑-至-第一零五章又见玉霜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一零三章 疑惑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总督洛敏洛大人?那不就是小洛他爹?我与小洛交好,他即便是再关心儿子,也用不着这样巴结我吧,这可奇了。、r >

  再看那洛远洛凝,也皆是呆住了,显然是没想到自己老爹会来这么一手。洛远讪讪笑道:“大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待到他日你见到了我爹,便自己问个清楚吧。”

  林晚荣心里打了个大大的结,他有种预感,这个总督洛敏,定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董青山几人迎了出去,门外进来的却是一个精精瘦瘦的师爷,并非总督洛敏亲来。那师爷向洛远和洛凝抱拳行礼道:“见过少爷。见过小姐。”

  洛远点点头笑道:“刘叔,爹是专门派你来送匾的么?这位就是此间主人林公子。”

  林晚荣心里一惊,在外人面前,这食为仙的主人乃是老董。今天洛远把自己推上前台,这里面显然有着非常的意义。是不是洛敏已经知道自己就是这食为仙的主人?那洛敏是如何认识自己的?他对自己这般看重,又是为何?我只是萧家一个小小家丁。他贵为一省首宪,封疆大吏,却对一个小小酒楼青眼有加。绝对不单单是因为自己与他儿子交好,这里面定然有着别的原因。

  林晚荣心思百转,看那洛远,洛远虽然也有些疑惑,却不似自己这吃惊。林晚荣心里打了个突。这个小洛,定然还有些事情瞒着自己啊。

  那刘师爷走了过来,对林晚荣抱拳笑着道:“恭喜林公子了。我家老爷临走前特地交待了,一定要亲见林公子,表达他的祝贺之意。老爷他由于身份使然,不方便亲自到场祝贺,只能略表寸心,希望公子不要见怪。”

  林晚荣听他语中满是巴结讨好之意,心中疑惑更深,洛敏是江苏首宪。在江苏跺跺脚,这地儿也要抖三抖的厉害人物,却如何对自己如此看重,听这师爷口中意思。如果不是官场规矩,那洛敏竟然要来亲自与自己祝贺。我日啊,省长亲来,这来头可真不小,这个老洛,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啊?

  林晚荣头有点大了,这里面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如果跟政治挂上边了。可就真的头大了。心思百转,林晚荣却也是个玲珑人物,连忙抢拳答道:“刘师爷这是哪里话,今日大人盛情,今小店蓬筚生辉,蒙总督大人看得起,鄙人欢喜还来不及。请刘师爷转告大人,总督大人的厚意,林某感激不尽。”

  那刘师爷眼中满是深意,若是普通人,有这江苏总督送匾,那还不立马拜谢愿意效劳,这个林三却简简单单,只感激二字,便说明了他与众不同之处,最起码警惕性是很高的。

  林晚荣也是有苦自己知,在没弄清洛敏的真正意图之前,他可不敢说什么效犬马之劳,政治这个东西,一旦沾上了,很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是谨慎些好。

  洛敏派的虽是一个师爷送扁额,但有总督大人送匾,这酒楼的档次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洛敏这份情意,还真是不轻啊。

  接下来便是洛远特意找来的一些朋友,以及老董的一些朋友和街坊邻居前来恭贺。

  见洛远是真的为酒楼着想,林晚荣心里一叹,这小洛也和他老子一样,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他将洛远拉到一边,直接道:“小洛,你父亲是不是与你说过什么了?”

  洛远点头道:“大哥,父亲让我多多与你亲近,还说你是非凡人物,必有飞上云霄的一天,让我好好跟着你。”

  “他还没说点别的?”林晚荣皱眉道。这个老洛,到底卖的什么药啊。

  洛远苦笑了一下道:“大哥,父亲不让我插手官场的事情,跟我说话也是只说半截,我只能照他的话去办。何况大哥你能力出众,乃是我亲眼所见,跟着你,绝对不会差了的。”

  林晚荣叹了一声,我道那日小洛为何如此轻易就答应加入洪兴了呢,却原来老洛在后面早有交待了,日,我还真以为自己的魅力是男女通杀呢。

  “那你们今儿个,这一家人却送了三块遍,又是怎么回事?”林晚荣笑道,他想不通的问题便不去想了,徒伤脑细胞啊。

  洛远见大哥没有怪罪,高兴的道:“大哥,你不知道我家的情况。我家虽只有三口人,却是分为三派,我爹一派,我一派,姐姐又是一派,三人各行其事,互不干涉。你是我的大哥,是姐姐的朋友,是爹爹器重的人,我们三个人分别给你送匾,很正常啊。再说了,爹爹十分开明,从来不插手我和姐姐的事情。要不然,你以为我能那么轻易的去逛窑子啊。”

  呵呵。这个老洛倒确实有点意思,在这个时代奉行的都是严教,洛敏却对一双儿女进行放养,偏儿女却都有如此才干。也难怪洛远这公子哥整日在外游荡,洛凝那千金小姐也如此自由,林晚荣对这个老洛还真是有点兴趣了。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见吉时己到,林晚荣对董青山点了点头,董青山便径直安排去了。

  酒楼之前围观的人群正等得焦急,却听哐当一声锣响,那台子之后的门开了,一个十**岁年轻机智的小伙子走到了台前。对着四周众人抱拳道:“各位朋友,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今日是我们食为仙开张大喜的日子,为了报答大家的厚爱,我们制定了最优惠的政策,欢迎各位朋友光临惠顾。本月之内,凡在本店消费满十两银子,便可获得返券一张,价值二两,此券不可做现银使用。但可在店内任意消费。月内累积消费满百两银子的朋友,可获得我店赠送的贵宾卡片一张,凭此卡片来本店用餐,一律八折优惠。另。本店还备有大量的优惠券,持有这优惠券的朋友,可以以优惠的价格,在本店内进行套餐消费…………”、

  那小伙子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食为仙的伙计们,早已把各种优惠名目张贴在各处,这些优惠名目。很是诱人,例如吃十两返二两,还有各种带券的促销活动,便立即让人群沸腾了起来。

  “公子,这又是你安排的吧?”秦仙儿望着沸腾的人群,便微笑问道。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发些小财了,仙儿小姐何必前穿我了。”

  洛凝噗嗤一笑道:“林大哥,这些主意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到的,好生有趣,偏偏骗人上当了还不自知。”

  那洛远却还没明白过来,道:“这是怎么骗人的?”

  洛凝好笑的看了自己小弟一眼道:“便说这消费十两银子,返回二两银子的代用券吧。若全然用完,也就是用十两银子的本钱,买了十二两银子的东西,而且都是在店里花掉了,堪堪九折而已,偏就大家以为自己白白的多得了二两银子。再说那套餐,就更是狡诈了。一个茶蛋,一碗阳春面,一两卤牛肉,分开来卖,各自需要四钱银子,用了那优惠券,合计在一起,只需要一两银子。看似优惠了,实则不然。因为,原本只想吃阳表面的人,为了这优惠,便又得多花几钱银子去买那牛肉和茶蛋,却是多花了钱,这不是狡诈又是什么呢?”

  洛远恍然大悟,冲林晚荣竖起了个大拇指道:“大哥,你实在是厉害。”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洛凝小姐,你若是去做生意的话,定然是一个比我还要奸诈的奸商了。”

  洛凝脸一红,没有说话。

  此时已经有人陆续的进店,开始了那贪便宜的消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看到真有人拿那优惠券买到了“便宜”的东西,人群便蜂拥而至了。

  那台前却还是围着不少人,看那衣着打扮,大多都是些读书人,性格有些清高,不屑于像别人那般冲进去抢便宜货。

  台上的那个小伙子,是林晚荣让董青山在洪兴数百号兄弟里面精心挑选的一个头脑灵活能说会道的兄弟,类似于在酒吧泡吧时的dj。

  那小伙子一抱拳道:“为了报答各位父老乡亲对本店的厚爱,本店特邀了妙玉坊的两位清馆人,小莲和小翠二位姑娘,为大家献上秦仙儿小姐新谱的一曲《西厢》。”

  说别人,这些才子们可能不知道,但说到妙玉坊和秦仙儿,这台下的才子们都是些风流人物,哪能不知道,当下便大声叫起好来了。

  小翠和小莲,一人看着紫红长裙,另一人淡黄衫子,莲步轻移,缓缓的走上台来。这两个小姑娘虽是年纪小小,却也出落得身是标致,偏还有几分妩媚。两个人手拉手,对台下一鞠躬,便已引来大片的叫好声。

  哗啦一声轻响,琴弦轻拨,这些都是秦仙儿从妙玉坊带来的乐队,专门为这《西厢》排练过一段时间,也很是熟练了。

  “走过西厢扑鼻一阵香,隔壁小姐还在花中央——”小莲拉住小翠的手,身体轻轻的左右摇摆,随着节奏一起晃动,。唱音一出,人群中便有些惊奇了,这曲调清新,琅琅上口,与以往那些小曲都是不同,更为难得的是,这小姑娘身体不断摇摆,偏又

  很自然,丝毫没有扭捏作态,小曲也轻快异常,竟让人有跟着一起摇晃的冲动。

  待唱到那段饶舌时,人群里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这半说半唱的小曲,实在是太新奇了,新奇的人们都难以接受,偏这小曲又如此上口,还来不及拒绝,便已经学会了。

  “我又从西厢过,十二年前的白日梦,写下当年的你的我,水调歌头词一首——”

  两个小姑娘手拉手,在台上边是边唱,一下子便将气氛拉向了最**,楼下的才子们自诩文采风流,却也从没见过如此清新自然的演唱,让他们无法叫好,只能以热烈的掌声,表达他们的欣赏之情。

  楼上观看诸人中,唯有林晚荣的心情最为紧张。老实说,这rb风格的歌曲,能不能被这个时代接受,他没有多大把握,但是秦仙儿却是此中大家,她看准了这小曲一定能引起轰动,又在配乐上做了许多改进,才有了今日这良好的效果。

  林晚荣见秦仙儿微笑望着自己,似乎是在询问自己的感觉,林晚荣竖起大拇指,秦仙儿捂住小嘴轻轻一笑,看他一眼便不说话了。

  才子们的气氛已经被充分的调动起来,当听说这食为仙的四五两层楼叫做富贵才华,除达官贵人之外,凡能答对一联者皆可被迎上楼享受贵宾待遇时,这些自负才华的才子们便有些心动了。

  那“dj”眼看群情有些激动,便适时的抛出了最后一枚炸弹:“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日为这富贵才华亲自揭联的,将是金陵第一才女洛凝洛小姐。”

  “嗡——”这下炸锅了,这些才子准才子们,便疯了般向楼上涌去。让金陵第一才女亲自揭联这主意却不是林晚荣出的,他面带微笑的问了句:“这主意不错,很有看点,巧巧,是你想出来的吧?”

  巧巧嫣然一笑道:“大哥,我是跟你学的。”

  林晚荣开怀大乐,日啊,这巧巧可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他用力将巧巧往自己怀里拉了拉,望着那透红的小脸,恨不得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上一口。

  洛凝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面带微笑向诸人福了一福,取了彩杆,将那四副上联一一挑开。

  见诸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林晚荣哈哈一笑道:“好了,咱们这个开业算是大功告成了,今日本老板就请大家吃酒席去,祝我们的酒楼生意红红火火,越来越旺。”

  在这个时代搞这样一场开业典礼,确实有些轰动性,林晚荣搞的那些促销手段,不几日便已经传遍了全金陵城,特别是那富贵才华的四副千古绝对,更是吸引了金陵城所有才子的目光。

  如此一来,全金陵都知道新开了个酒楼叫食为仙,格调清新,档次高雅,连总督大人都亲自题字,金陵才女为之揭幕,更有无数的文人墨客趋之若鹜。

  这酒楼的生意,想不好都不行了。开业三天结算下来,毛利竟然有千两白银之多。

  林晚荣这时候却没有功夫去管酒楼的事情了,因为香水作坊已经改建完毕,马上就要生产出第一批的试验品了。极品家丁_第一零四章 奇思妙想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压制的玫瑰汁液和三花草汁液已经净化过滤了两天了,残渣至尽了,刚刚按照淡香配比,配置成了香精。.r >

  一个工人慢慢的摇动风轮,将那过滤后的香精缓缓压入竹管之中,另一个工人通过竹管加注酒精,第三个工人加注清水,林晚荣紧紧盯住那在竹管中缓缓流动的液体,手心里紧张的满是汗珠,拉住福伯的胳膊道:“福伯,你们做过试验,这竹管没有问题吧?”

  那边常伯傲然道:“林三,你放心,以我多年木工经验,这搭建的竹木管道结构稳定,用上三五年不成问题。”

  当那三种溶液在一个大容器里混合在一起,颜色逐渐变淡时,林晚荣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空气中传来的清香味道已经说明了一切,这第一批试产的香水成功了。

  林晚荣早已通过萧家,外购了一批玻璃小瓶,当然,价格也便宜了许多。

  这香水可是寸滴寸金,珍贵异常,这个时代没有什么机械手自动加注机,也只能用漏斗人工灌装了,虽然效率低了些,但也能满足需求了。

  第一批的香水罐装了三百余瓶,林晚荣对这个配比很是满意,正要去见萧大小姐,却有丫鬟来报说,大小姐有急事请他过去。

  到了地方,却见屋里空无一人,林晚荣急忙拉住那丫鬟道:“小桃姐姐,大小姐呢?”

  小桃道:“大小姐吩咐,让三哥你在这里等她。”

  林晚荣在屋里坐了一会儿,正觉得无聊,忽听哗啦一声轻响,房门被推开了,自外面走进一个女子。他抬头一看。却是大吃一惊。

  眼前这个女子正是萧玉若,让林晚荣吃惊的,却是她的装束。她穿的赫然是一件林晚荣十分熟悉的衣裳——旗袍。

  高盘的发警髻。瘦削的双肩,一件藕荷色的长长旗袍,将萧玉若身身躯紧紧包裹,丰胸翘臀,细细蛮腰,修长**,将她身躯画出一道美妙的曲线,莲步轻移间,更是说不出的妩媚神韵。女子的美丽。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那旗袍的高分叉处,萧大小姐作了些改动。只分到小腿弯处,内里还穿了一件淡黄色她薄裤,含而不露,更加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观。

  林晚荣暗自愣了一下,心道,乖乖,这个刁蛮丫头穿上这旗袍,还真有那么股子气质,也不知道萧夫人穿上这旗袍又会是什么样子。

  萧玉若见他紧紧盯住自己,心中十分害羞。急忙道:“林三,这旗袍是不是这样的?你看我穿的怎么样?”

  林晚荣点点头笑道:“大小姐,你穿这旗袍,可真是好看极了。”

  萧玉若哼了一声。脸上却有几分惊喜:“这旗袍,我与娘亲商量了好久,才做出这个样子,也不知道与你见过的哪个好看?”

  林晚荣道:“两地风俗不同,没有可比性,但是这件袍子却十分适合咱们大华女子,那是毋庸置疑的。”

  听他如此夸奖,萧玉若长长出了口气。这旗袍只有林晚荣一个人见过,做好之后,也只有先穿给他看,大小姐心里还有几分不愿意。

  林晚荣将目光下移,却注意到她脚上穿着的不是普通绣花鞋,竟比一般女鞋要高上不少。大小姐脸上一红道:“这旗袍做好之后,我穿上觉得很好,可就是鞋子有些矮了,我便做了一双高一点的鞋子,也不知道是对也不对?”

  林晚荣一拍额头,老子光顾着旗袍了,却没想到旗袍要陪着高跟女鞋,才能更展现身段,这个大小姐还真是有几分才学啊。林晚荣冲她竖起了大拇指道:“大小姐观察入微,我很是佩服。却如你所说,旗袍配上高跟女鞋才能更好看。”

  大小姐心里哼了一声,认识这么久,却头一次听到你夺我呢,她心里有种扬眉吐气地感觉,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却是灿烂了起来。

  既然这旗袍做好了,那内衣是否也做好了呢?林晚荣疑感的看着大小姐,想从她身上找出些端倪来,大小姐脸上有些羞赦,怒道:“又拿你的贼眼看什么呢?”

  林晚荣道:“既然这旗袍已经做好了,那内衣是否已经有了眉目了?”

  大小姐脸上羞红一片,低下头去,轻声道:“要你来管——”

  林晚荣见她十分羞涩,心中疑惑,待见到她胸前高耸,顿时便明了了,心中直乐。我还道你今日为何身材如此挺拔呢,却原来是用上了新产品。那胸罩里面需要支架固定,也不知道这大小姐想的什么主意,从外面的这效果来看,却也似乎不差,看来女人在这方面实在有天赋,我这个半吊子的女性内衣设计师该得退位让贤了。

  大小姐见他眼中充满笑意,便知道他看出来了,心中又羞又怒,我怎的在这下人面前如此不堪,实在是恼死人了。她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情,道:“林三,我今日找你来,是想询问你些事情。我们这旗袍和内衣做好了,却该如何推销出去呢?若是一家一家去找,未免过于繁琐,你有什么主意没有?”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这个其实也好办,就看大小姐有没有胆量了。”

  萧玉若愣了一下道:“这与胆量又有什么关系?你且说说看,有些什么主意?”

  林晚荣神秘一笑道:“这个推销,其实也不是很难。大小姐,你与这城中的夫人小姐们,多多少少都应该有些交情吧。”

  萧玉若道:“这是自然,我萧家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在这城中人脉极好。”

  “如此便好说了,大小姐,你可以找一个空闲点的功夫,将这些太太小姐们都找来。举行一个小型的

  时装发布会。”林晚荣微笑道。

  “时装发布会?这是什么东西?”大小姐惊奇道。

  “时装发布会,说白了,就是将你新做出的这些衣裳。找了真人穿上了,让那些小姐太太们亲自观摩察看。譬如旗袍,你可以找些体形好的女子穿了走上几步,又譬如内衣,你可以找些丰满点的女子穿上,展示一番。”

  林晚荣的这个观点很新颖,大小姐脸上却是一红,道:“你这点子倒也有些新奇。那旗袍例也好说了,只是那内衣。却到哪里去找真人,那还不羞死个人了。”

  林晚荣正色道:“大小姐此差矣。你找的这些小姐太太都是女人,这时装发布会也只有你们女人可以参与,女人之间说些体己话,又有什么害羞的。其实,这真人也好找,秦淮河上的姑娘们,你去挑些体形好的,多出些银子,到时候再给她们带上面具,不露出真容。面对的都是女人。我想她们应该不会拒绝地。”

  林晚荣心里也是给汗,这事如果成功了的话,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批内衣模特,便是奉淮河边的姐们儿了。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胜利啊。

  大小姐沉吟了一会儿,她是个做生意的人,虽说观念和这个时代的人一样守旧,但是一定程度的开放意识还是有的。这个林三说的很有道理,在场的都是女人,不会伤了她们尊严,她们又是青楼女子,只要多出些银子。这事应该可行。

  可是想想要去找那些青楼女子,她一个千金小姐,却如何能开的了口,看了林三一眼,见他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道,这坏人对那种地方似乎颇为熟悉,倒不如把这事交于他办。

  林晚荣见这大小姐目光闪烁,好像是在打着什么主意,林晚荣心道不好,老子把自己给绕进去了,他急忙道:“大小姐身为千金之躯,着实有些不方便去那青楼寻些女子,我看这事有一个人可以办得。”

  “是谁?”大小姐急忙道。

  “表少爷郭无常啊。”林晚荣心里暗念阿弥陀佛,表少爷,你吃了我那么多好处,今儿个便帮上一回吧。

  “表哥?”大小姐皱眉道。

  “对啊。”林晚荣道:“表少爷与那秦仙儿有些交情,让他通过秦仙儿去寻些体态好的女子来,自然并非难事。”

  这倒不是林晚荣想偷懒,只是他这些日子忙着做香水,又忙着发展自己的第三产业食为仙酒楼,哪里还有时间亲自去找模特啊。反正郭无常那小子,天生就是逛窑子的料,让他去正好合了他的心愿。

  自己的表哥是个什么样的主,大小姐心里清楚,她本来就不信泰仙儿能看上郭无常,见林三笑得如此诡异,忍不住哼了声道:“你想这法,莫不是故意败坏表哥的名声吧?”

  我日啊,郭无常那老小子的名声还要我去败坏?秦淮河边谁不知道这无常公子啊,偏就你这大小姐还以为自己表哥是个多么高尚的人。这等话儿林晚荣自然不会说出来,他嘿嘿道:“我觉得少爷虽然不喜欢读书识字,但是识人还是很有眼光的,去这青楼之中挑选几个女子,不会有什么差错。”

  这萧家之中,没有什么可以用的上台面的男丁,眼前这个坏人虽然有些本事,却滑的跟泥鳅似的,既然他说表哥能办,那就让表哥去吧,希望他不会让自己失望。萧玉若微微叹气,点了点头。

  林晚荣见她伤怀,大致也能猜出她心中的一些想法,也不想在这事儿上继续纠缠下去,便自怀里掏出香水道:“大小姐,这是我生产出的第一批玫瑰香水,你也拿去和那旗袍内衣一起推销,我保证你大红特红,大火特火。”

  萧玉若接过那香水,心中一阵惊喜,放在鼻前闻了闻,直深深的吸了口气,充满期望的道:“林三,这一瓶送给我可好?”

  林晚荣愣了一下,道:“这香水我们以后造的多得是,你想要多少,我就送你多少。只是这是浓香型的,你喜欢么?”

  大小姐听他答应,欣喜的点头道:“我喜欢这种香味浓一点的。娘亲也喜欢。”

  连萧夫人都喜欢浓香型的?根绝闻香识女人法则,喜欢浓香型香水的女人——我汗啊,林晚荣不敢想下去了,这也太刺激了点吧。他嘿嘿直笑,满脑子的淫秽念头,怎么也挥不去。

  萧玉若见他脸上的笑容说不上的诡异,仿佛要将自己看穿般,也不知怎的,心里忽然羞涩起来。她忍住羞意道:“林三,你快去将表哥找来吧,我来与他说这事。”

  听见表妹亲口说要自己去逛窑子,郭无常吓的尿都差点出来了,急忙道:“表妹。你也知道的,愚兄是斯文读书人,只会做些诗词歌赋,也只有与秦仙儿小姐见过几次面而已。与那青楼是半点关系都没有啊。”

  林晚荣拼命的忍住笑,这表少爷的面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实。

  萧玉若道:“表哥不要误会了。我让你去找些看得顺眼有些气质的女子,请到城中的客栈中,我再去和她们说话。”萧玉若倒是考虑的全,要直接把那些青楼女子请回萧家,名声实在是难听了些,直接到客栈就方便多了。

  “是啊,是啊。”林晚荣正气凛然的道:“少爷你是正经读书人,我们都知道的。大小姐的意思是想请几位姑娘回来帮一下忙,她认为少爷是我们萧家最信得过的人,才请少爷去的。我想,以少爷与秦小姐的交情,这些事情也不是太难办。”

  表少爷还不知道这个林三已经姘上了秦仙儿,见林三都如此说项。又是表妹的吩咐,当下只得道:“既然如此,我就去上一回了。我对青楼这些地方不熟,到时候出了差错,表妹莫要怪我啊。”

  萧玉若轻轻点头,林晚荣对少爷打了个眼色,笑道:“我听说妙玉坊有个叫做冬梅的姐姐,模样很不错,少爷到时候可以先去看看。”

  知我者,林三也,表少爷暗中一喜,脸上却装作正经的道:“恩,那我倒要去见识见识了。”

  见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了,表少爷领了重任欣然而去,抹晚荣正要离开,却听大小姐道:“林三,你先等等。”

  她自怀里模出一本小册,望着林晚荣,似笑非笑的道:“这个东西,你可认识?”极品家丁_第一零五章 又见玉霜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荣扫了一眼,见她手里拿的,正是自己在这个世界赚取第一桶金用的三版小报的原本,原本被萧玉霜拿去了,后来却又落到了这大小姐手里。\ 、 r >

  她怎么忽然问起这个了?难道是萧玉霜那丫头告诉她的?林晚荣对萧玉霜很有些把握,那丫头可比她姐姐乖巧多了,应该不是她透露的。

  这便奇了,林晚荣心中疑感,她是怎么知道这事跟我有关的。

  他与这大小姐之间极不对路子,见面的时候争吵为多,若是这大小姐知道自己卖她的肖像去赚了五千两银子,谁知道会出点什么事情呢?

  “这是什么?咦,这不是大小姐的画像么,不对啊,这画像哪有大小姐本人漂亮?莫不是大小姐未成年时?啧啧,没想到大小姐小时候便已如此好看了。”林晚荣接过那小册胡扯道。

  萧玉若看着他做戏,心道,你也太小看我了,你那笔法独特,能有几个人仿冒的了?偏就撕掉了你的伪装,你还生得这般不老实。

  她微笑道:“这也不知道是哪家小贼,学了人家的半吊子笔法,弄这画册出来诽谤于我,若让我知道了,我便饶不了这人。”

  “是啊,是啊,不能轻易饶了他。”林晚荣道。两个人都是心怀鬼胎,说话之间句句有学问,偏还都装作不知,这一时的气氛好不诡异。

  大小姐笑道:“听说这小册。竟卖了十两银子一本,他拿了我去做,我便每本收他八两银子,这也不为过吧。可千万莫叫我找到了他,否则我定要找这小贼讨我银子来。”

  我日啊,这小姐还找人去调查过了,看来是早有所谋。现在明明就是在指桑骂槐,***,偏老子还不能承认。林晚荣皮笑肉不笑的道:“大小姐银子多多。也短不了这几两,哪能看在眼里。再说了,内衣生意,香水生意一开张,还不把这点小损失都找回来了。”

  他这话里的意思是,你莫要紧抓这事不放,我给你做这内衣生意香水生意,你收获比这小册不知道大了多少。

  大小姐抿唇一笑,她与这恶人交锋多日,今日却是首次这般得胜。心里自然畅快,见那抹三脸色不好看,她心里越发的高兴,脸上浮起两丝红云,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道:“林三,说实话,这小册倒也做的别致,是我从没见过的。我还真想见见这鬼主意多多的小贼呢。”

  林晚荣咬着牙道:“会有那么一天的。没准他也想着要见你呢。”

  大小姐再也忍不住,咯咯娇笑了起来,竟把身子都笑得

  弯下了。她心里畅快无比,哼道,叫你这恶人再那般欺负于我,让我屡屡失了分寸,我也不是好惹的。

  也不知道怎的,对这林三。她是越来越恨,有时候做梦都还在对他咬牙切齿,偏就每日与他说些斗嘴的话,才能放松下来,也是奇了。

  见这林三神色泱泱,萧玉若嘴角勾起一个笑容,又将带来的一个小包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件衫子给他道:“这个还给你。”

  “这是什么?”林晚荣奇怪的道,仔细看了一眼,却是萧玉若三顾茅庐那日,他让萧玉若洗的那件衣衫,后来被大小姐带走了的,没想到她还记得这事。

  “谢了。”林晚荣呵呵一乐道,接过手里看了一眼,眉头却是一皱,说道:“大小姐,你房里的丫鬟婆子可是有些偷懒了。”

  “怎么了?”萧玉若奇怪的道。

  “你看着,这衣服好几处都没有洗干净,不是偷懒是什么?”林晚荣笑着道。

  萧玉若看了一眼,果然好几块脏处都没洗净,她脸上有些发烧,怒瞪了他一眼道:“洗便洗了,你哪里来的这许多要求?我答应要将这衣服洗了还你,我却已做到了,总算没有失信。”

  林晚荣竖起了大拇指道:“大小姐果然守信,我实在是佩服。如此我就将就着穿吧,反正总要脏的,也不差这一块两块了。”

  “哗啦”一声,却是大小姐恼怒之下,将手中那小册扔了过来,林晚荣笑着躲闪过,便推开门出去了。

  大小姐呆呆的愣了半晌,又将那小册检给起,轻轻擦去上面的灰尘,看着小册上那熟悉的面容,她轻轻哼了一声,脸上却忍不住浮起一丝笑意,似嗅似怒,此时心境,竟连她自己也不明白。

  接下来的几天,林晚荣忙的像骡子似的。香水工坊又加了两条生产线,专作茉莉香水和兰花香水,都要他一一调校过了才能使用。

  食为仙开业这数日,生意好的爆满,人手大大的不够。那香水生意还有萧家的人帮忙,这酒楼生意可是自己的孩子,望着巧巧每日忙到深夜,林晚荣那个心痛啊,没法提了。

  他一得空,就到巧巧那里去帮忙,竟连与肖青璇聊天的功夫都没有了。肖青璇每日等他不归,除了心里轻叹,便再无任何表示。倒是那秦仙儿,数次约他,他却始终没抽出功夫来。

  林晚荣挖空了心思,什么特色宴,野味宴,全鱼宴,从根本上拉开了食为仙不同食客的档次,他又将前世的那些促销手段全部拿了出来,什么限时抢购价格五折,贵宾卡,白金贵宾卡,那三天两头层出不穷的促销政策,让人眼花撩乱。那小曲《西厢》骂者不少,喜者却更多,小莲二女又驻场唱了数日,将酒楼的格调提升了不少。再加上那至今无人对出的四副千古绝对,一时之间,食为仙风头之威,无出其右者,每日现银流通竟逾千余两,日纯利在四五百两左右,成了一个真正的金娃娃。

  人怕出名藉怕壮。这个道理林晚荣深深的知晓,食为仙现在声名太难免遭人所嫉。虽然有洛敏题字在上,又有洪兴暗中护卫在后,可以说是黑白两道通吃。一般人不敢来招惹闹事,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再加上那蠢蠢欲动的黑龙会,林晚荣嘱咐了董青山和洛远二人。万不可掉以轻心。

  老董见那现银日多,便急着要提前还掉那王老板剩余的欠银,林晚荣不置可否,只问董巧巧道:“巧巧,你觉得这事该怎么样?”

  现在的生意越做超大。马上香水生意又要开始,林晚荣不能天天坐镇这里,巧巧这丫头聪明伶俐,在他面前虽是温柔体贴,在外却是个精明强干的丫头,林晚荣一心想培养巧巧起来,让她成为一个比萧玉若更加出色的女子。

  巧巧想了一会儿道:“爹,我不赞成先还这银子。”

  见大哥面带微笑鼓励的望了自己一眼。巧巧更加坚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接着道:“我们目前手上虽然有了些现银,但是我们的流通量大,一部分要拿来做成本。另外一方面,我们也不能因为现在的生意不错就沾沾自喜,现在食为仙在金陵城已经有了些名气,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借着这个名气,再筹备一家分号?”

  林晚荣心里一乐,这丫头。还真是有些女强人的样子了,他点点头笑道:“巧巧,你接着说。董大叔,我们先听听巧巧的意见再决定不迟。”

  巧巧对着林晚荣一笑,眼中柔情隐现道:“现在城中我们的口碑很好,再加上又有总督大人题字,我们若是再筹备一间分号,地段和价钱都能说的上话。这手里留的一些现银也派得上用场。若是咱们把这银子还给王老板了,不仅他少了利息收入,我们也少了发展的契机。”

  这丫头,真是很有些本事啊,林晚荣暗赞,他前世的房地产开发商们,都是利用贷款手段累积起来的资本,没想到巧巧也能想到这一层。林晚荣也想考考她,便故意眉头一皱道:“巧巧,你说的这些都有道理。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现在才刚刚站稳脚跟,却要立即扩展,是否有些太仓促了些?”

  巧巧见大哥皱眉,心里一慌,又仔细想了想自己的话,确实有扩张过快之嫌,她脸上一红,急忙道:“大哥,这是巧巧考虑的不周了。”

  林晚荣知道这是巧巧过于在意自己,才会如此惊慌,他摇头笑道;“巧巧,我方才是故意问你的。你一定要相信自己,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聪明的姑娘。”

  巧巧脸上一红,心里却是一甜,美目看了他一眼,浓情厚意自不待。

  “你这扩张之计,其实可行。咱们现在可以先选地段,谈价钱,如果价钱谈不拢,咱们可以等,咱们有时间耗。一旦价钱谈拢了,咱们也可以买下来,用作储备,也就是平常所说的囤地。即使不建酒楼,我们也可以做些别的生意,最不济,我们把那地转手出去,再赚取中间的差价,这也总比银子烂在了手里更好。”

  这就是所谓的囤地炒地了,虽然这个时代没有这个概念,但是一旦选准了一个好地方,是决计陪不了的。眼前的食为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相比原来的酒楼,现在的食为仙价值最起码增加了四成。

  董巧巧美目一亮,她安才还有些懊悔,现在听到大哥支持自己,而且许多观点是自己没有想到的,心中喜悦更盛,只觉得这个大哥真的是眼光独到,无所不知,让自己更加的迷恋。

  “巧巧,不要轻视自己,更不要怀疑自己的能力,你想做什么,就一定能做好。大哥永远支持你。”

  “大哥——”巧巧一阵激动,紧紧的拉住了林晚荣的手,要不是爹在身边,早就扑到大哥怀里去了。

  咳,咳,老董假装咳嗽了两声,打断这二人,见自己的闺女已经彻底的变成了别人的管家婆,老董叹了口气道:“女大不中留,我就不搀和什么了。不过小林啊,你和巧巧的事,什么时候办一下啊,这丫头死心眼,你要不提,她自己永远不会说的。”

  “爹——”董巧巧叫了一声,双颊生晕,低下头去,轻轻道:“大哥现在的事情还没有办完,巧巧不急的。”

  事情还没有办完?林晚荣愣了一下,当初答应魏大叔到萧家去,也就是抱着玩玩的心态,谁曾想还真被他中了,卷入了萧家之中,要帮萧家做一番事业,难道冥冥之中真有天意?身为一个受过教育的现代人,他不愿意相信天意这玩意儿,可是眼前的事情,除了天意两个字,还有什么别的来解释呢?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巧巧焦急的拉住他的胳膊道,林晚荣回过神来,见老董已经离开了,只有巧巧靠在自己身前,她目中含泪道:“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你可一定要告诉巧巧啊,巧巧不愿意看到你难过。”

  “你这傻丫头。”林晚荣在她小鼻子上轻轻捏了一下道:“只要你天天在大哥身边,就没有什么让大哥难过的事。”

  巧巧含着眼泪轻恩了一声,羞涩的将头埋在了他的怀里。

  虽然是很想将巧巧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吃掉,可是看着她终日忙碌疲倦的身影,林晚荣就有点感觉自己心思卑劣了。巧巧那丫头每天只在他怀里靠一会儿便已心满意足了,他又怎能下得了手?脸皮还不够啊,要继续修炼。

  这天回到萧家已经挺晚了,在园子里碰到客房的一个丫头道:“三哥,你可回来了,那秦仙儿小姐一天送了好几个帖子来呢。好像是很急的事情要找你,还说你回来了一定要尽快把这帖子给你。”

  林晚荣这才想起来今日在食为仙听巧巧说,秦仙儿也派人找了他好几次,却没寻着人。这丫头,有什么事情这么急啊?

  林晚荣拿了帖子还没来的及看,便看见一个娇俏的身影站在园子中间,那憔悴的脸庞在月下显得如此的苍白。

  “二小姐?”林晚荣顿时大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