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一百章香水-至-第一零二章才女洛凝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一百章 香水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你们这些淫人,一看到“丁”字就想到了什么玩意儿,靠,服了你们,俺是正经淫。\\ 。 r >

  林晚荣正色道:“这个,叫做卫生带,是女人月事时候用的。”八十年代末,卫生中还没有普及的时候,卫生带在中国大地是流传最为广泛的妇女用品。

  话一出口,萧夫人和大小姐便同时烧红上脸,这个林三,怎么这些话儿也说的出口。那等秽物,连女人自己都羞于提起,偏就他说的理所当然。

  林晚荣看这二人的脸色,心里着实有些无奈,这是生理卫生常识我一个大男人来与你们讲这些,你以为我愿意啊,还不是为了帮帮你们。

  见这母女二人的神色,知道她们一时半会难以醒悟过来,林晚荣摇头,排除心中的杂念道:“夫人,大小姐,我是在与你们商讨这生意之事,就像是大夫在看病,很多事情都不需要忌讳的。”

  萧夫人脸上像火烧了般,她虽是个成熟的妇人,但听到月事二字还是有些难为情,只瞪了林晚荣一眼,却不敢说话。萧玉若更是不堪,头都快低到地上去了。

  见这美丽的母女俩都不敢抬头,林晚荣忍不住轻咳一声道:“夫人,大小姐,若是你们不想听。那我便不说了。”

  萧玉若害羞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抬起头来道:“你继续说吧。”

  这才像个样子嘛。林晚荣对萧玉若笑了笑,点点头道:“这个东西我不需要说的太明白。大小姐只要按照这个样子做,至于用什么材料最好最舒服,我想大小姐比我清楚的多。”

  萧玉若恩了一声,脸色通红间,却还是瞪了林晚荣一眼,道:“你这人真是坏透了。”

  林晚荣叹了口气道:“大小姐,我们这是在讨论商业之事,哪里来的那么多顾忌?我只是按照萧家的具体情况。提出一些建议,并没有任何亵渎的意思。你们可以想想,我一个大男人。来与你们讲这些女人之事,也很需要些勇气的。”

  妈的。被人鄙视很好玩么,我是真心实意想帮帮你们。想我一个堂堂的销售经理,却要跑来设计贩卖女性内衣卫生巾,而且被这母女俩当作色狼一样防备,他真是有苦说不出。

  林晚荣将话说完,心里顿生疲惫之感,老实说,将这些东西推荐给萧家母女的时候,他都只是在商商,并没有一丝色情的想法。他是全心全意的站在萧家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只可惜,他过高的估计了时代女子的承受能力,即便是萧夫人和大小姐这样的女强人也不例外。

  在这母女俩防色狼的眼神中,他纵是铁打的。也是劳累无比,何苦呢,他苦笑了一下,重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休息起来,也不说话,给夫人和大小姐充足的思考时间。

  这个家丁林三给萧家母女俩今天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不仅是视觉上地,更是心理上的。

  萧玉若看了那个林三一眼。心道这个坏人不知道从哪里学来这些羞人的东西,定然是没做过什么好事,真是坏透了。

  当然,不可否认,林三提出的那些方案还是很有诱惑力的,那旗袍和内衣就不说了,那最后的卫生带,却是一个很实用的东西,又适合萧家经营,做好了,还真是大有赚头。

  她想了一会儿,才道:“林三,这事不能太急,我与娘亲再好好商量一下。”

  林晚荣也知道,让她们一下接受这些新东西,实在是苛刻了些,便点头道:“好吧,这事夫人和大小姐先考虑吧。不过还有另外一桩更赚钱的买卖,不知道大小姐有没有兴趣?”

  “什么买卖?”萧玉若现在对这个家丁有些害怕了,谁知道他又能想出什么样的鬼主意呢。

  “大小姐,你还记得昨日在我房中闻到的那种香味吗?”

  “当然记得。林三,你还没告诉我,那香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林晚荣自怀中取出一个小玻璃瓶子,瓶中装着不知名的液体,隐隐有些淡红色。他将瓶塞拔开,一股淡淡的芳香便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萧玉若和萧夫人深深吸了一口,这种香味不似水粉那样浓烈刺鼻,带着些清凉味道,淡雅之极,好闻之极,让人沉醉。

  萧玉若惊奇的看着那个小瓶道:“林三,这到底是什么?”

  林晚荣淡淡一笑道:“大小姐,这是我秘制的一种特殊的水粉,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香水。你们现在看到的,是玫瑰香水,还有茉莉香水,兰花香水等等。我与你们商讨的,便是这香水的生意。”

  “香水?”萧玉若和萧夫人脸上同时一阵惊喜,这香水是个什么东西?若真有林三手里这瓶这样的魔力,那萧家的生意可真的要大发了。

  “是的,香水,这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拥有这香水的配方,相信夫人和大小姐已经深有体会了。”林晚荣傲然道。

  “那林三,你说说你的条件吧。”萧玉若咬咬牙道。

  林晚荣没回答她的问题,径自道:“大小姐,我前面说的那旗袍和内衣的构思,一旦规模做起来,利润不可小视,只是需要推广而已。这香水也是一样。它需要大量的花辫做原料,我希望大小姐和夫人能够支持我创办香水工坊,而作为回报,我将授予萧家这香水的独家经营权。这样,旗袍,内衣,香水三者融合,重拳出击,我相信,萧家的生意想不红火也难了。”

  林晚荣这样说是好好考虑过的,他虽有技术。却苦无资金支撑,更无销售网络,而萧家则销售网络庞大。对于香水推广很有帮助。二者结合,才是正道。

  萧玉若沉思了一会儿,那旗袍和内衣生意已经开始让人心动,若再加上这香水,萧家确实赢来了一个新的契机。

  她望了母亲一眼,萧夫人微微点头,大小姐便决然道:“好,林三。我续答应你。这香水作坊和原料由我们萧家出资,但那经营权必须由我们萧家独自承办,利润七三分成,我七你三。”

  日,这小妞是个比我还牛的奸商,林晚荣摆摆手道:“大小姐果然不愧是精明的生意人,这分成办法是不是也太低了,依我看,不如四六分成吧。”

  “四六?林三,你的胃口太大了些。看在你今日帮了我萧家大忙的面子上。好,我让一步,你四,我六!”大小姐咬牙道。心道,这人真是个不折不扣地奸商。

  “非也。非也。”林晚荣在内衣事件上感觉不爽,在香水这事上自是分利必争:“大小姐,你弄错了,我说的是,我六,你四。”

  “什么,你——”大小姐怒指着他,没想到这个家丁提出的要求这么过份,竟然想拿一半还多的份额,在生意场上,她还没遇到过这么嚣张的人呢。

  “大小姐莫不是不愿意?那我们就没法谈了。我想对这香水感兴趣的人会有很多。”林晚荣淡淡一笑。他才没这担心,这香水可是块大大的肥肉,萧玉若是个精明人,绝不可能丢下不管的。配方在我手里,你能拿我有什么办法?

  “林三,做人不要太过份。”大小姐哼道。一个小小家丁,我这般折节与你相交,便已是大大的看得起你了,哪里还轮到你提要求。

  “大小姐,你也是做生意多年的人了,这生意场上讲究的是利润,我为自己追求最大利润,你为萧家争取最大利润,这都无可厚非,何来过份之说?”林晚荣反驳她道。

  “既然如此,林三,我便再让一步,五五分成,一人一半,这已经是我最大的极限了,否则的话,我宁愿不做这香水的生意了。”

  大小姐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她知道林三虽有配方,但是一时找不到好的合作伙伴,这林三也必定是想与萧家合作的。只是想想这家丁只需要提供香水配方,便可以得到一半的净利润,她心里都不甘心,又将这家丁恨的死去活来。

  这香水是独一无二稳赚不赔的,按照林晚荣的奸商性格来说,拿到六成的利润都还觉得有些少,眼见这个大小姐已经做了些让步,他心道,罢了罢了,就当是帮了萧玉霜那小丫头的忙了,何况这销售网络是萧家的,也不能过份得罪她们,便也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们便议定了。”

  萧玉若看着那得意洋洋的家丁,想起今日他硬生生的钻进自己车中的事情,心中别提多恼怒了,若非他今天对萧家确实有着极大的贡献,她早已经让人把他拖下去了。

  “我们负责改制那旗袍与内衣,这香水的事情就交给林三你了。”萧玉若一口的银牙都要咬碎了,这般嚣张的家丁,实在少见。

  “没问题!”林晚荣嘿嘿一笑道:“那剩下的人手的事情,我就在萧寨里自己挑了。还请大小姐成全。”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萧玉若所作的事情也只有点头了。

  > 看着那凶恶的家丁走了出去,萧虽若鼻子里哼了一声,久未说话的萧夫人忽然道:“玉若,你今天是怎么了,处处与这林三过不去?”

  萧夫人对这林三的嚣张却不怎么在意,有才能的人都是这样的,林三为人机智,交游广阔,又才华横溢,他能屈尊在萧家做一个家丁,已经是对得起萧家了。那内衣与卫生带的主意,虽然有些过于超前,却是个大好的契机。至于在香水上的利益分成,在商商,无论是林三,还是玉若,都没有做错什么。

  林三这样的人才应当好好拉拢才是,玉霜也是为我萧家做了一件大好事。想起萧玉霜对这林三的情意,萧夫人心里也是一叹,若这林三不是下人,与玉霜倒也般配。

  萧玉若也不愿意让娘亲知道林三对自己做的那些坏事,这个林三真是坏到骨子里去了。不过萧夫人一句话却点醒了萧玉若,她心里一惊,暗道,我为何在他面行总会如此失态,还真是有些怪了。

  “娘亲,你看这个林三的主意如何?”萧玉若没有回答娘亲的话,岔开话题道。

  “现在是你当家,当然是你决定了。”夫人笑道。

  “那旗袍与内衣,虽然想法大胆了点,但正如他所说,我们都是女人,这生意也大可以做上一做,反正我们萧家孤女寡母,笑话的人也不,不缺这一点了。只要推广得当,利润不可小觑,这个林三,在这上,颇有些胆量。”没了林三在眼前坏事,大小姐是个真正的精明人。

  “那香水更不用说了,以这个林三的狡诈,若不是他没有资源,他定然不会与我们合作的。这个奸商!”大小姐在后面补了一句,听得萧夫人暗自好笑,玉若在这个林三面前,总有些乱了分寸,后面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热闹呢。”

  “这个林三确实是个人才,玉若,你以后万不可慢殆了他。”萧夫人道。

  “女儿省得。”也不知怎的,大小姐眼前又浮起了那个家丁可恶的脸庞,她急忙摇了摇头道:“这个林三,口口声声称这些东西都是他家乡常用的,也不知道他家乡到底在哪里?”

  萧夫人道:“我当日也曾问过他,但他似乎不愿意提起,只要他有才能就够了,至于从哪里来,不用过于担心。”

  “这个人就喜欢神神秘秘的。”大小姐哼了一声道。

  “对了,娘亲,你看这旗袍与内衣,我们要如何改制呢?”看到旁边桌上放的两张纸,萧玉若便想起了正事。

  她拿起那纸张,细细的观摩着。这几张图,笔调简单朴实,寥寥几笔便勾勒出轮廓,那笔法,那油墨,都是没有见过的。

  她看着那简单的线条,心里动了一下,怎么看着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她慢慢沉思了起来。极品家丁_第一零一章 玫瑰的含义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旗袍和内衣的事情林晚荣也不想去管了,那卫生带也让她们母女思量去吧,对这两个女人讲这些事情,刺激是刺激,但别扭也是少不了的。。r >

  林晚荣便将全部心思放在这香水上了。香水是个好东西,他只拿了五成的利润完全是看了那二小姐的面子,想起二小姐,他心里有些怪怪的,好几天没见那小丫头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男人还真他妈贱啊,在身边的时候不想要,跑了却又觉得可惜,林晚荣摇摇头,老子也太多情了些。

  得了萧玉若的许诺,这香水事业终于要起步了,林晚荣心里大爽。

  按照他的计划,这香水作坊必须要有几个忠心的人。三叶草与花瓣的配比,香料,酒精,水的配比,这些都是核心机密,除了自己一个人全部知道外,其他的要分别分给几个人掌握,每人都只知道一块,也别告诉他们原理,让他们按照吩咐做就是了。这样,即使几个人凑起来,也不一定能研究透这香水的配方。没办法,在这个缺乏专利权保护的时代,只有如此了。

  人选嘛,福伯当然要算一个,还有当初与福伯一起挑选自己进宅的,精通木工机械自称赛鲁班的那个常伯,还有那个与自己一起进宅的老实的萧峰兄。林晚荣也对他颇为放心。再让常伯挑上几个能工巧匠,就可以搭建作坊了。

  林晚荣去寻了那萧峰。萧峰有些时日没见到林晚荣了,此时再见他,自然也很兴奋。林晚荣只说大小姐让他跟着自己办事,萧峰自然没话说。当下满心的应了。

  这一天的事情真的很多,为了那赚钱之事,林晚荣也是拼命了,马不停蹄的找了福伯,商讨起建厂的事情来了。福伯听了林晚荣的构想,又去将另外两个老头招来商讨了一番。如何压榨花辫与三叶草,如何过滤杂质,如何净化。如何引流,都有了初步想法。林晚荣甚至画了一副机械草图,送给常伯,常伯根据经验指出了许多不足,让林晚荣心里更有了底气。

  到了晚间的时候,奉仙儿又送了名刺过来。林晚荣也正想到酒楼开业的事情,便去寻她了。

  两天没见秦仙儿,她似乎有些憔悴了,林晚荣进了门笑道:“仙儿姑娘,这几日可还安好?”

  秦仙儿脸上有笑,却又似乎有着极重的心事,望了林晚荣一眼道“公子,仙儿求你一事?”

  “什么事啊。仙儿的如此郑重。”林晚荣见素仙儿脸色有些不好,便故意笑道。

  素仙儿银牙紧咬,轻轻道:“请公子尽快离开萧家。”

  “这是为何?”林晚荣奇道。他今日刚与萧家达成协议,正准备大展宏图呢,怎么会在此时离开。

  “公子,仙儿不能多说,总之,公子尽快离开萧家。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请公乎相信仙儿。”奉仙儿咬牙道。

  林晚荣见她神色不似作假,疑惑道:“仙儿,是不是萧家出了什么事情?”

  “没有,没有。”秦仙儿神色间一片闪烁,不敢正视他的眼睛,只道:“公乎不要问那么多了,仙儿是为了公子好,日后公子自然知晓。”

  林晚荣不知道她是何用意,但他与秦仙儿接触的时间不短了,知道这个丫头对自己多多少少有那么些好感,应该不会害了自己。但秦仙儿话没说明白,他也是个牛脾气,这时候是绝不能离开萧家的,便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秦仙儿叹了口气,瞥他一眼,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说服他,便也不再开口了。秦仙儿今日似乎有些心神不宁,林晚荣又看了一遍小莲两个丫头的歌舞,告知了她们开业的时间,便告辞出来了。秦仙儿送他出来的时候,望着他欲又止,神色好不彷徨。

  肖青璇今日倒也挺早,见他回来,脸上有些欣喜,转瞬却又变淡了,望着他淡淡一笑道:“你回来了。”

  林晚荣琢磨着泰仙儿今晚的事情,暗中思付要不要告诉这肖青璇,他知道这肖青璇很是留意秦仙儿,若是告诉了她,没准会有些头锗。但想想秦仙儿待自己不差,自己也答应过要替她保密的,若是告诉了肖青璇,自己岂不是成了真小人。

  老子要做伪君子,可不做真小人,他心里嘿嘿一笑,便也释然了。

  肖青璇见他不说话,只拿眼睛盯着自己看,脸上有些发烫,又有些欣喜,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几分薄怒:“你这人,紧望着我做什么?”

  “肖小姐,一两天没见,你可生的越发的美了。”林晚荣口花花的笑道。、

  肖青璇心里急促的跳了两下,哼道:“要你说些好听的话儿做什么,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哈哈哈哈,林晚荣大笑起来,你又不是我老婆,我即便是做了亏心事,也与你没有关系,只与我的巧巧有关才是。但是巧巧那样的乖巧宝贝,是绝对不会像你这样和我说话的。

  他笑了几声道:“你昨儿个留给我的话我看到了,以后别拿云锦写字了,太糟蹋东西,拿张白纸就可以了。”

  肖青璇又羞又臊,狠狠白他一眼,,心道,你道我是谁都愿意留字的么,偏就你这人话多,懒得与你说话儿了。

  林晚荣自柜里找出那刚刚配置完成的香水,从里面挑出一瓶道:“这个,算是第一批成品吧,送给你了。”

  肖青璇一喜道:“这个。已经配置成功了?”她急忙自他手里接过香水小瓶,轻轻拔开瓶塞,一阵清香使扑面而来。意蕴悠远,芳香流长,正是肖青璇最喜欢的那种淡香味道。

  “这似是茉莉花的香味。对么?”肖青璇拿着那香水爱不释手,脸上的笑容像三月的阳光。

  “对,这是茉莉味道的香水,你不是喜欢淡香吗,这个很适合你的。”林晚荣微笑道。根据闻香识女人法则,这个肖青璇应该是清心寡欲的那种女子,极适合这种淡茶莉香水。

  “你怎么知道的?这水粉叫做香水么?这名字虽然俗气,却也贴切的很。”

  肖青璇展颜一笑,问道。

  她与林晚荣相处的久了,每日天文地理政经民生的胡聊。虽也很是喜欢,却从未像今日这样高兴过。

  林晚荣见她这一笑,有如百花绽放,竟连园子里的牡丹也比了下去,心里急跳了几下,暗道,我若是再多见她几面,会不会被她迷惑了呢?

  “是的。就叫香水,大俗即为大雅,这名字简单易记,我觉着挺好。”林晚荣见她如此高兴,心里也有些欢喜,这个肖青璇与他之间似乎有些莫名的情愫,但她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与林晚荣相处得也很是自然,一时之间,让林晚荣也有些踌躇,不知道这丫头到底在想些什么。

  “既然有这茉莉芳香的香水,那其他花辫也应该可以酿造香水。你都酿出了什么味道的?”肖青璇也是个聪明的女子,举一反三,便有了如此一问。

  “还真瞒不过你啊。”林晚荣呵呵一笑道:“我现在做出的只有三种,除了这茶莉之外,还有兰花和玫瑰香水。”

  “那能不能再送我一瓶,我想要那玫瑰的?”肖青璇想了一想,认真的说道。

  “要那玫瑰香水做什么?那个不适合你的。”林晚荣道。这玫瑰香水代表着情人之间的爱恋,肖青璇高贵淡雅,只有茉莉清香,才能配出她的气质。

  “你怎么知道不适合我?”肖青璇一笑道:“我幼时遇到过一个西洋传教士,他曾对我说过,不同的花朵具有不同的含义。那玖瑰的含义与这茉莉不同,我心里有些好奇,便想再问你要一瓶。”

  “西洋传教士?”林晚荣愣了一下,那不就是洋鬼子么,这个时代已经与西洋通商了么?那可真是太好了,老子把那内衣胸罩什么的,做好了卖给洋鬼子去,这香水,老子卖到法兰西,赚赚洋人的钱。

  “那传教士是法兰西人?不列颠人?葡萄牙人?”林晚荣道。

  肖青璇却没想到他竟然知道这么多国家,脸上露出惊喜道:“你怎么知道不列颠和法兰西?约克老师是不列颠人。”

  林晚荣苦笑,我怎么不知道这不列颠和法兰西?***,这些洋鬼子欺负了我们多少年,老子要是不知道他们,那还算得上是中国人吗?

  林晚荣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道:“那个约克老师既然是不列颠人,那他讲的应该是不列颠语吧,你能听得懂么?”

  肖青璇听他说出不列颠语,知道他不是蒙人的,心里更加高兴了,道:“那时候约克老师到大华已经好几年了,汉话已经讲的很好了。林你知道这不列颠是在什么地方吗?约克老师说,不列颠在海洋的那一边,与我大华远隔万里,他们是乘了商船漂流了一年多,才到我大华的。”

  林晚荣叹了口气道:“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分作五大洲。我们大华所在,叫做亚洲,不列颠则处于欧洲,他们的面积仅为我大华的几分之一,但是工业极为发达,是公认的海上强国。除此之外,还有法兰西,西班牙,葡萄牙,皆都是海上强国,我们大华虽然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但是在工业上,却与他们有着极大的差距,这些将来都会成为我们的软肋。”

  肖青璇神色疑感,显然一时不能理解,林晚荣暗自笑了一下,我与她讲这些做什么,她怎么能够理解。

  “对了,肖小姐,我们大华与这不列颠法兰西可有通商的口岸?”既然鬼佬传教士已经到了大华土地,我便要将内衣胸罩香水,往他欧洲倾销,妈的,玩的就是你洋鬼子,谁怕谁啊?”

  “我大华与他们没有通商口岸,只是我听说沿海有些地方在私自与别处经商,它们的船经常往疏球高丽而去,但是好像没有听说到不列颠那边去的。对了,这江苏省境内,镇江便有出海口岸。”肖青璇似乎对这朝政之事关心颇多,林晚荣一问,她便答了出来。

  见林晚荣沉思起来,肖青璇便不说话了,只看他静静的想,心中有一种恬静的感觉。

  待到半晌,林晚荣才点头一笑,对肖青璇道:“方才扯的有点远了,你想要这玫瑰香水是么?”

  “怎么?你不愿意么?”肖青璇见他神色踌躇,便问道。“老实说,这玖瑰香水我现在只酿造了一瓶。而且这玫瑰有些深曾次的含义,我想将这第一瓶送与我喜欢的女子,在这个世界上,她对我非带非常重要。”林晚荣郑重无比的说道。

  肖青璇心里急剧的跳了起来,心道,没想到他也知道这玫瑰的含义,只是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暗示些什么吗?

  她脸色有些羞红,不敢去看他,轻声道:“我知道。你有了中意的女子么?”

  想起巧巧那个可爱的小丫头,林晚荣脸上不禁浮起一丝笑容,道:“有了。她是一个笨笨的小丫头。这玫瑰香水便是要送给她的。”见

  他神色向往,肖青璇也不知怎的,心中突然有种淡淡的失落,她募然一惊,心道,我这是怎么了?自从再见到他之后,每日便来与他相见脚天,偶尔也斗下嘴,心里却前所未有的充实与快活。莫不是对他有了情愫?

  她出身高贵,又师出名门,自小便清心寡欲,对这男女相悦之事看得极淡,便轻轻摇摇头,将满肚子的旖念甩了出去,淡然一笑道:“哦,是么,那我倒是要恭喜你了。她是何家的小姐啊?”

  林晚荣初时以为她对自己有情,但见她神色自然,并无丝毫的的不悦,心道怪了,难道是老子的魅力不够,只能迷倒巧巧那小丫头?

  他懒得多想,便微微一笑道:“也不是别人,便是我前几日跟你提过的,开酒楼的巧巧那个小丫头。”极品家丁_第一零二章 才女洛凝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荣与这肖青璇相交,虽谈不上热烈,却堪称莫逆,那开酒楼的事情也不曾瞒她。 、 r >

  肖青璇渭然一叹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董小姐对你情深意重,你可千万莫要负了她。”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你看我像是那种人么?”

  肖青璇轻笑道:“我见你招惹的女子可不少,那秦仙儿便是对你有些好感,看你将来怎么收拾?”

  林晚荣无奈摇头:“人长得帅,也是烦恼啊。”

  肖青璇见他装模作样,忍不住掩唇一笑,只觉与他说上两句话儿,便再没有了烦恼。

  接下来的两天,林晚荣便像个陀螺一般,不停的旋转了起来,套用句经典的台词——忙得像条拘。

  他选中了萧家一套废旧的宅子做那香水工场,这宅子是萧家的祖产,地方很是宽阔,而且离萧家现在的宅子很近。

  林晚荣与常伯商量了一下,便按照那机械图纸的设想进行施工改造。

  这香水的配专工艺没有问题,接下来的难题是如何规模化生产了。按照林晚荣的设想,香精是单独提取,用那压榨苹取法,虽是有些浪费了原料,但却最为简单。再将粗加工的汁液进行净化与过滤,这个也不是问题。

  倒是将香精,酒精,纯水按照比例注入,采用何种管道,却是个大问题。这个时代,没有不锈钢,采用普通铁器,必然会生锈。也没有高温玻璃。管道要如何构建,着实是伤了一番脑筋。

  最后还是常伯根据经验提出了建议。用成熟的毛竹,挖空了中间的枝节连接起来用作管道。这个主意经过试验。确实可行,也总算解决了这个重大问题。

  连续几天都身为繁忙,也没时间去见那泰仙儿,说也奇怪了,那秦仙儿也似是知道这一点,竟是几日未来找他,让林晚荣啧啧称奇。

  一路忙下来,便到了酒楼开业的日子了。前一天,林晚荣专门出去见了巧巧和董青山父子,知道开业的事情已经全部准备完毕。这才放心下来。好在他现在进出萧家也没有什么麻烦了,这才两边都没耽误。

  这一天一早,林晚荣便找了借口。从萧家赶到酒楼。

  远远望去,那酒楼悬红挂绿,张灯结影,气派非凡。正楼之上,高悬一副金匿,上书四个烫金大字“食为仙”,下面却还有四个小字,江苏洛敏。

  这匾额乃是江苏总督洛敏亲笔手书,是洛远送给大哥做贺礼的。有了这四个字做金字招牌,可以说。这食为仙天生就有了贵气,洛远这一手,可以说的上是一个大礼了。

  只是听说这江苏总督洛敏,极少为人题字。这次竟然破例,实在是让林晚荣感觉意外。那洛敏又没有见过林晚荣,即便是依着洛远的面子,也不至于如此大方吧?林晚荣总觉得这事不是那么简单。不过这终究是个好事,林晚荣虽然想不通,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那酒楼之前,搭了一个大大的台子,用红布扎了起来。早已围观了不少的人。却无人知道是做什么用。

  自食为仙的五楼而上,高

  高悬挂着四条大红缎襟,皆扎了大红的绣球,看上去很是喜庆。

  正门之前,站着老董雇来的十余个伙计,八男八女。按照林晚荣的要求,这店里的伙计都要统一着装,女子皆着红色小袄灯芯长裤,男子皆是青色短装打扮。八男八女整整齐齐的对排站在正门两边,身是气派威风。

  老董父子都换了一身崭新的衣衫,站在酒楼面前。巧巧穿了一件淡红的薄薄小袄,巧笑颜开的站在父亲兄弟身后。林晚荣由于身份问题,不方便公开露面,这酒楼便是以老董的名义开的。

  董巧巧见林晚荣来到,急忙迎上前去,娇笑道:“大哥,你来了?”

  林晚荣微微一笑,从怀里取出那玫瑰香水道:“巧巧,你今儿个真漂亮,这香水是我送给你的。”

  林晚荣近日已经将研制香水的事情告诉了巧巧,董巧巧听大哥称赞自己,脸上浮起一抹红晕,按过那香水紧紧握在手里道:“大哥,谢谢你。”

  她见林晚荣依然是一身青衫小帽家丁打扮,拉住他的手笑道:“大哥,你今日可是主人家,怎么能穿的这么随便呢?”

  林晚荣微笑道:“我又不要露面,要穿些好衣服做什么?”

  董巧巧却不听他的,径自拉了他上楼去。富贵才华的五楼,暂时没有做安排,巧巧拉了林晚荣上去,从柜台里摸出一套崭新的衣裳,交给林晚荣道:“大哥,这是我给你做的,你穿上看看合不合身?”

  林晚荣恩了一声,见巧巧正要出门而去,便急忙拉住他的手道:“巧巧,你这是要到哪里去?”

  巧巧脸一红道:“大哥,你先在这里换衣服,我去下面等你。”

  林晚荣呵呵乐道:“你便在这里看我换上吧,也好替我拉扯拉扯。”董巧巧看了他一眼,咬了下嘴唇,低下头去轻恩了一声。

  这时候天气已冷,林晚荣里面穿着的还有贴身衣衫,巧巧虽然有些害羞,终究还不算太失态。她一颗心全部在林晚荣身上,服侍他穿好衣服,又细心地将衫子全部拉平,两边看了无数遍,才放心的道:“大哥,好了。”

  林晚荣容貌本就不赖,换上崭新的衣衫,更是显得风流倜傥,董巧巧呆呆看着他道:“大哥,巧巧觉得好幸福。”

  “傻丫头。”林晚荣轻轻拉住她的手,在她小脸上捏了一下道:“这还没开始呢,以后大哥要让你成为这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巧巧这纯洁的小女子,哪里能够经得起这般甜蜜语的攻击,心里一甜,还没说话,便觉得小唇一热,大哥已是将她拥在了怀里亲热起来。

  直将巧巧弄得气喘吁吁,抹晚荣才松开她笑道:“赶明儿。我跟你爹提提咱们的事情,保叫我的巧巧达成心愿。”

  巧巧面红耳赤,轻恩了一声道:“大哥。你的大事要紧,只要大哥心里有我,我就心满意足了。我还要为大哥管好这酒楼。我一定要成为一个像萧大小姐那样的人,为大哥你分忧解愁。”

  巧巧身躯虽柔弱,说这话时却神情坚定,紧紧的拉住了林晚荣的手。林晚荣心里一阵感动,还未说话。却听到下面管事的司仪大声唱喏道:“有客到——”

  一阵震耳欲聋的炮仗声传来,司仪大声道:“金陵洛远洛公子,送金匿到,恭贺开业大喜!”那洛远今日穿的也身是喜庆,对董仁德和青山抱拳道:“大叔,青山,恭喜恭喜啊。”

  董仁德知道眼前这人是总督公子,放在以前,是请也请不到的人物,都是因为林晚荣才能结识,当下恭敬抱拳道:“谢洛公子厚爱,公子快请楼上用茶。”

  洛远上楼来,却整看见林晚荣穿着新衣裳与巧巧下楼来,洛远笑嘻嘻一抱拳道:“大哥。嫂夫人,恭喜恭喜啊。”

  巧巧脸色羞红,林晚荣却是哈哈大笑道:“同喜,同喜,小洛,没想到你来的倒早啊。”

  “那是啊,大哥的事情,我这做兄弟的能来晚么?”洛远一笑道:“我今日便是专门来赶这头拨的。”

  “妙玉坊秦仙儿小姐,送金匿到,恭贺开业大喜。”又是一阵炮仗声传来。

  那司仪的唱喏未熄,林晚荣却是眉头皱了一皱道:“她怎么来了?”

  洛远看了董巧巧一眼,哼哼一笑道:“大哥,你端地是好人脉啊!”

  那秦淮河花魅奉仙儿的艳名,董巧巧也是知晓的,此时见大哥神情尴尬,心道,大哥莫不是与这秦仙儿有旧?她是个情窦初开的女子,对这事哪能不在意,心里一酸,却强壮作笑道:“大哥,既是与这秦小姐相熟,还不快请了她进来。”

  林晚荣见巧巧通情达理,心里感动,便在她耳边道:“巧巧,你放心,你永远是大哥最喜欢的宝贝。”巧巧又羞又喜,急忙低下头去,遮住了发烧的脸庞。

  秦仙儿却已在董青山的陪同下,带着小莲二女走了进来,看见林晚荣,便迎了上来,福了一福道:“公子,恭喜开张大吉啊。”

  “你都知道了?”林晚荣苦笑道。他并未对秦仙儿说明这酒楼是自己开的,也不知道她是自哪里得知。

  秦仙儿白了他一眼,娇慎道:“看这酒楼的格局布置,除了公子,天下哪还有第二人能有这才干?”她本是颠倒众生的媚物,这似羞似怒的神情,带着无限的妩媚风韵,直让在场男子都为之倾倒。

  巧巧望着这秦仙儿的风姿,自认无论相貌气度,自己都不如她,,心里难免升起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眼神顿时暗淡了下去。

  林晚荣眼观六路,见巧巧神色黯然,急忙拉了拉的手,对她微微一笑。巧巧看了大哥的眼神,知道他是在安慰鼓励自己,心中一暖,心怀便放开了,是上前去道:“这位是秦姐姐么?我听大哥经常提起你,姐姐,你长得可真好看。”

  秦仙儿深深看了林晚荣一眼,便抓住巧巧的手道:“小妹妹,你也长得很好看啊。”

  听她们二女说话,林晚荣很有些不自在,正要找个借口溜出去,却听门外司仪又道:“金陵洛凝洛小姐,送金遍到,祝开业大喜。”

  洛凝?这个名字好像没有听说过啊,林晚荣心中疑惑,却见董巧巧与青山,洛远三人都没有露出意外神色,心道,这难道是她们的朋友?

  正疑惑间,一个女子从门外聘聘走了进来,面带微笑,神态悠然林晚荣一看,却原来是当日有过一面之缘的凝姐姐。

  他那日与这凝姐姐谈话不深,也未问过她名字,今日才知她叫洛凝。

  洛凝?她姓洛?林晚荣心里一惊,望着洛远道:“这洛凝小姐是……”

  洛远苦笑道:“大哥,她是家姐。”

  那边董巧巧见大哥痴痴傻傻,捂住小嘴笑道:“大哥,偏就你不知道了。凝姐姐便是金陵第一才女洛凝啊。”

  林晚荣一拍额头,巧巧曾经说过,总督府的洛小姐待她甚好,巧巧读书习字都是那洛小姐安排的,没曾想便是那日见到的凝姐姐。

  这洛凝既然是洛远的姐姐,那她不就是那有着金陵第一才女和第一美女之称的总督大人的千金?当日在玄武湖上,金陵第一才子候越白上演的那出凤求凰,对象可不就是这洛凝吗?

  日啊,我说这小妞怎么有那种气质呢,原来却是个什么金陵第一才女,以前倒着实有些小看她了。

  洛凝走过来,望着几人笑道:“怎么?在说些什么高兴话儿?”

  董巧巧与她最是交好,上前拉住她手笑道:“凝姐姐,大哥到现在才明白你的身份,正在发呆呢。”

  林晚荣苦笑道:“原来洛小姐便是那金陵第一才女啊,可瞒得我好惨啊。”

  洛凝笑道:“那是因为林大哥没有问起我啊,难道还要我毛遂自荐不成?”

  秦仙儿也是久仰这金陵才女的大名了,见洛凝竟然是如此的一个美貌恬淡的女子,心里也有些吃惊,是上前笑道:“原来这便是洛小姐,仙儿这厢有才礼了。”

  洛凝也是久仰这秦仙儿之名,闻惊道:“你便是仙儿小姐?姐姐才艺超群,小妹实在是佩服之极,她日定要向姐姐多多请教请教。”

  林晚荣听见她们姐姐妹妹请教讨论的聊个不停,便有些头疼,好好的站着说说话,聊聊香水,聊聊时尚不行么,偏要说些什么诗词歌赋琴棋书画。

  他见三个女子凑在一起,一样的艳丽明媚,着实不敢多待下去了,便和青山洛远几人向外走去。

  “江苏总督洛敏洛大人,送金匿到——”司仪带着颤抖的一声高喝,便让林晚荣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