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九十一章巧巧,我-至-第九十三章拉拢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九十一章 巧巧,我的宝贝(1)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荣出了大院,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见有丫鬟来报道:“三哥,快去会客厅,听说有贵客来访你了。全 本 ”

  不是那秦仙儿来了吧,林晚荣吓了一跳,和这小妞越来越熟了,对她的性子也多了几分了解,外表温柔妩媚,内心里却是小心眼多多,一不小心就会着了她的道。

  来到大厅一看,却见一个少年公子正在与表少爷聊天。那少年公子见了林晚荣急忙抱拳道:“林兄,好久不见了,小弟洛远,特来拜访了。”

  林晚荣奇怪道:“原来是洛兄你啊,我还以为是——”

  “还以为是秦仙儿小姐拜访是不是?”洛远哈哈笑道。

  林晚荣苦笑道:“莫提这回事情,我正头疼呢。”

  洛远奇道:“这倒也奇怪了,明明是全天下男人都羡慕的事情,怎么林兄偏就不太乐意呢。”

  林晚荣苦着脸道:“看得见,却吃不着,这可不是苦嘛。”洛远愣了一下。旋即便与林晚荣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洛远是总督公子,他的来访可是件大事,萧家两位小姐,身为女眷不方便出面,便由萧夫人出面接待了。

  林晚荣刚才才与萧夫人分别,此时不过一盏茶功夫,见她虽是容貌依旧艳丽。脸上却颇有几分疲惫之色,心道,这合营的事情也真是为难她了。

  萧夫人与洛远寒暄了几句,便对林晚荣道:“林三。既然洛公子如此看重你,你就陪洛公子好好说说话儿吧。”

  洛远急忙道:“不敢,不敢,林兄高才,洛某是来聆听林兄教诲的。”

  见总督公子与林三如此的交好,萧夫人心里也很是奇怪。这个林三有些才学,却没想到连总督公子也对他刮目相看,实在是让她心里很是惊奇。再想想他今日对联营之事的一番分析。更加确认了这个林三不简单。

  不过萧家能与这总督公子交好,那自然是大大的好事情,萧夫人点头微笑,对林晚荣打了个眼色。示意他好好招待洛公子。便告辞了出来。

  洛远是个闲不住的主,两个人聊了几句,他便道:“林兄,不如我们出去转转吧,不瞒你说,在这里待着,我有几分别扭。”

  林晚荣哈哈一笑,这个话直爽。我喜欢。他心里也正有此意,那酒楼应该装修的差不多了,也好些时日没去看巧巧了。这几天虽然身边有两个美女相陪,可是这个傻傻的小丫头却一直在他心中。

  林晚荣现在是奉了夫人懿旨,要陪好这总督公子,出府门自然不在话下了。前几日他应了秦仙儿地邀请出去,却都是在晚上,今日白天出了府门,心里顿时畅快无比。便大笑道:“洛兄,要不是你,我要出来一趟可不容易哦。”

  洛远正要问他为何,却看见他一身青衣小帽,便知道了原因。他愣了愣,问道:“林兄,以你的才华,莫非真要在萧家做一辈子下人?”

  这已经是第三个人问起这个问题了,而且个个都是身份非凡,林晚荣心道,老子真的很有本事么,怎么人人都这么说,看来我还是太谦虚了。他微微一笑道:“洛兄,人生短暂,如白驹过隙,若事事都要追求些什么,活的也太累了些。”

  洛远恭敬抱拳道:“林兄,你说话总是这么深奥,洛远受教了。”

  他二人边走边聊,洛远忽然道:“林兄,那个程瑞年来找过你麻烦没有?”

  林晚荣愣了一下道:“麻烦,什么麻烦?”

  洛远道:“程瑞年那个人,林兄你可能不太了解,但是我却知之甚深。他对仙儿小姐一直有着不轨之心,你现在与秦小姐走这么近,他能不找你麻烦么?”

  林晚荣想想,这倒也是,自己一个无权无势地小家丁,那姓程的王八真要打击报复起来,还真是不好办啊。这样一说,林晚荣顿时又想起了董青山搞的那个社团,如果把这个洛远拉进去当小弟,日,那还怕谁啊。

  两个人行了一阵,聊些各地的趣事,自然又让洛远感叹这林三的学识菲浅。不一会儿,便走到了林晚荣买下的酒楼。十余天没来,装修已经基本完工,这酒楼已经彻底变了样了。

  洛远奇道:“咦,这酒楼换了主人了么?我怎么不知道?”

  林晚荣也不说破,笑着道:“洛兄,你跟我来就是了。”

  两个人上了楼,新置的桌椅摆放的整整齐齐,散发出阵阵地幽香。这层楼作为大众餐厅,被林晚荣按照现代餐厅的格式进行装修,划分出了不同的模块,高低搭配,错落有致,桌椅虽多,却不显得凌乱,反而层次分明。厅堂中,按照林晚荣的要求,横着拉起了各种各样颜色鲜艳地小旗,隔不远处,便有六道大大的烛台,自空中悬垂下来,布置的十分高雅。

  洛远却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格式的酒楼,观看半晌,啧啧叹道:“林兄,这酒楼可不简单啊,眼光独到,颇具匠心,光看这阵式就知道,这老板不是个简单人物。啧啧,我以前怎么没想到,酒搂也可以布置成这样子呢?这家的生意一定火红了,日进斗金,是没有问题的了。”

  林晚荣给给大笑几声道:“兄弟,承你吉了。”

  洛远奇怪道:“林兄,这莫非是你办——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除了林兄你,哪里还会有别人有这样的才能呢。林兄,林大哥,小弟对你实在是佩服万分啊。”

  林晚荣摇摇头,正色道:“洛兄弟,不瞒你说,这店确实是我开的。不过现在还没开张营业,等过几日开业了,你可一定要多带些朋友光顾哦。只要是你地朋友,我一律奉送本店白金贵宾卡一张,凭着这张白金卡在本店消费,包括酒水和海鲜,一律七折优惠。至于洛兄弟你,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请随便光顾,这里就是你第二个家了。”

  洛远哈哈笑道:“既然林大哥你如此盛情,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这个人最喜欢白吃白喝了。”

  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又上了层楼,却见二楼的宽广大厅和一楼大致相同,只不过座位更开阔了,中间还搭了个大大的台子。洛远奇怪的道:“林大哥,这个台子又是作何用途?”

  林晚荣笑着道:“洛兄弟,你还记得我们去妙玉坊听小曲的事儿吧?”

  洛远连道:“记得,记得。”

  林晚荣点点头道:“洛兄弟,你认为我要是找些出名的粉头,到这里唱些小曲

  儿,怎么样呢?”

  洛远张大了嘴,似乎是不可置信。这年头,开馆子的都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弄些饭菜迎来送往的,哪曾见过这些花样。不过想想若真是找些出名地粉头唱唱曲的话,不用说,这里肯定爆满了。

  洛远叹了口气道:“大哥,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单凭这一条,你这里肯定就红了。”

  林晚荣心里暗笑,我怎么想出来的,还不是泡吧泡多了。他以前光顾的酒吧,很多都有驻场乐队,再找上一个好的dj,那气氛简直疯狂到了极点。他手里虽然没有驻场乐队,但是秦淮河上出了名的会唱曲的粉头多的是,花上些银子请来,一来弄了些噱头,二来也提高了酒楼的档次。这便是他找了小莲二女的用意。

  两个人上了三楼,这里被隔成一个一个的单独雅间,纵横排列,煞是惹眼。最独特的却是这些雅间门上每个都用烫金的朱贴写上了名字,这个叫做梅兰轩,那个叫做腾龙阁,离二人最近的这间,却叫做似水流年。洛远心里暗叹,他自认有些才华,可是面对这些创意构思,还是觉得匪夷所思。

  再往上走,映入眼帘的便是四个金色大字——富贵才华。这四楼却被隔成两个大间,都是直面玄武湖,风景如画。两个房间装饰的高贵素雅,倒不像是酒楼,反倒似是幽静的书院。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一应俱全,临窗处放置一个琴架,更显得匠心独具。

  到了五楼,洛远更是目瞪口呆。那房间之中,不做任何隔栏,只在四周未了些雕镂,从栏杆处将纱窗全部推开,清风吹来,人便宛若身在空中凌波而行,那种感觉,就像是行走在了天上。

  林晚荣看得心里暗自点头,虽是没有亲自来监工,但是巧巧那丫头充分理解了他的意图,将这酒楼装饰的高雅而又别具一格,实在是让他满意之极。

  “大哥——”董巧巧正在与一个女子谈话,看见林晚荣的身影,愣一下,接着脸上浮现出一丝狂喜,也不顾谈话那人,惊叫着跑了过来。

  她走到林晚荣身前,却又不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呆呆的望着他,欲又止,眼中已是泪珠隐现,良久方才轻启朱唇道:“大哥——”极品家丁_第九十二章 巧巧,我的宝贝(2)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只此一句,她便再也说不下去了,泪珠簌簌而下,虽有千万语,竟是一句也说不出口了。.r >

  数日不见,巧巧虽还是那样的秀丽,面容却清瘦了许多,见她哭林晚荣急忙拉住她的手道:“巧巧,怎么了?是不是看到大哥不开心。”

  巧巧咬着嘴唇,目光注视在他脸上,痴痴道:“不是的,大哥,你知道的,巧巧看到你,永远都开心。”

  林晚荣目光一扫,却见那柜台处放着两个干瘪的馒头,还印着几个小小的牙印,又见她容貌清减,林晚荣神色一变,道:“巧巧,你怎么就吃这个?”

  “啊——”巧巧轻叫一声,急忙将那馒头藏了起来,眼光注视在自己脚尖上,不敢看他。

  林晚荣神色一怒,望着他背后的董青山道:“青山,你来说。”

  董青山还从没见过自己老大发怒。心里有些害怕,急忙道:“大哥。最近我们装修地时候,银两有些短了。姐姐说大哥在外面挣钱不容易,让我们省着点花,她蒸了好多馒头带来。每日就吃这个——”

  “日啊!”林晚荣大叫一声,重重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只觉得心里疼痛无比。自己在外面风流快活,巧巧却一个人独自受苦,他彻底的鄙视自己。

  “大哥——”巧巧见他自责地眼神,急忙抓住他手。轻轻喊道。

  林晚荣眼角湿润,看见巧巧晶莹如玉的脸庞带着点点的泪珠还带着痴痴的笑颜,林晚荣觉得自己地心都碎了。他轻轻抚摸着董巧巧的脸庞,深情道:“巧巧,我的宝贝——”

  董巧巧闻听他的话,泪珠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心里又苦又甜。“大哥——”二字还未出口,便觉得自己的圆润小唇被一张火热的大嘴狠狠地吸住了。

  疯了,疯了。洛远,董青山以及方才和董巧巧讲话的那个女子都呆住了,这年头,男女之间公开拉个手已经是惊世骇俗,更别提这种热烈场面了,他们何曾见过?

  洛远心道,老大就是老大。出手就是不凡啊。

  那与董巧巧交谈的女子,脸上有几分羞涩,急忙低下头去,不敢看这场面。

  董巧巧只觉得自己熔化在了这个朝思暮想地火热怀抱,闻到大哥身上的男子气息,她便再没有了半分力气,全身瘫软的倒在了她的怀里。她忘了自己身处何处,忘了自己的身份,只觉得大哥的身上有着一种奇异地魔力,让自己永远都离不开他。

  林晚荣尽情品尝着小妮子的芳香,他紧紧的吸吮着小妮子的香舌,舌头在她小嘴里轻轻搅动。董巧巧只觉得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弥漫在心头,她紧紧的拥住大哥,幸福的泪水滴落在了两个人的脸颊。

  什么秦仙儿,什么肖青璇,什么大小姐二小姐,哪里及得上我地巧巧宝贝重要,这一刻,林晚荣心里便只有这个乖巧迷人的小丫头,若是自己负了她,这一辈子算是白做人了。

  良久,林晚荣才放开小妮子,深情的注视着她,坚定的道:“巧巧,你是我这辈子最宝贝的宝贝。我林晚荣对天发誓,今生若负了巧巧,便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

  “大哥——”巧巧目中含泪,纤纤小手挡住他嘴唇道:“莫要发誓,你是做大事的人,无论你怎样对持巧巧,巧巧都无怨无悔。”

  “巧巧——”林晚荣感动极了,紧紧的抱住她道:“我的宝贝,我的好宝贝,我的小宝贝,我的亲亲宝贝。”

  洛远和董青山在后面,听到这样肉麻的情话,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心道,这大哥还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啊。

  董巧巧听得又羞又甜,小心脏扑嗵扑嗵直跳,心道,大哥怎么说出这等话来,可羞死人了,偏就我还想听他叫宝贝。

  想起大哥刚才亲吻自己的感觉,她浑身酸软无力,脸上似火烧般发烫,心里却是无比幸福。待看到那正呆呆看着自己的三人,她忽的“啊”一声大叫起来,坏了,怎么在这么多人面并做出这等羞人之事了,都是大哥,他坏死了。

  巧巧脸上似血般鲜红,似喜似嗔的看了林晚荣一眼,再也不敢待在这里,急忙转身咚咚咚的跑下楼去了。

  林晚荣大声叫道:“宝贝,别走得太远,待会儿我和你说些话,只有我们两个人听的。”

  &n

  bsp; 洛远和董青山身上那个汗啊,哗啦啦的往下掉,这个大哥,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些。

  林晚荣见洛远和青山那见了怪物般的眼神,他老脸都没红一下,打了个哈哈道:“哟,原来大家都在啊,方才没有打扰到大家吧。”

  洛远摇头叹道:“大哥,我见了你,便知道礼法二字原来是这般的无用啊。”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礼法?礼法是个什么东西,我从没听说过。”

  董青山年轻气盛,对大哥本来就是无比的敬佩。现在眼见着大哥要成为自己姐夫了,更是得意元比。当下顺着林晚荣地话大声道:“就是啊,大哥,只要喜欢了,便要去做。管他那么多干什么?”

  洛远对林晚荣伸出个大拇指道:“大哥,我对您老人家是心服口服了。”

  林晚荣大笑几声,将洛远和董青山相互介绍认识了,这才看到旁边还站着一个女子呢。他方才与巧巧激烈舌战,又与洛远和董青山打哈哈,都没有注意到这里多了一个人。他抬眼望去。只这一眼,便呆在了那里。

  这个女子大约十**岁,柳叶眉,鹅蛋脸,芙蓉面颊,樱桃小唇,身着一件鹅黄色衫子,身形娇俏,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若论容貌与气度,不输于那肖青璇,与肖青璇的冰冷不同,这女子似乎天生一种恬静地气质,站在那里,便像一簇鲜花般宁静自然,与世无争。即便是林晚荣这种嘻嘻哈哈惯了的人,在她面前也生出一种宁静的感觉。

  乖乖。林晚荣暗叹,这丫头是哪冒出来的,竟生出这般地气质,在她面前,便是有再多话,也是说不出来了。

  好在林晚荣是个什么都不怕的主,这位小姑娘生得如此恬静,他便偏要打破这种感觉,因此便笑嘻嘻的问道:“这位美女,咱们以前好像没有见过啊?”

  那女子愣了一下,他所见过的男子,哪一个在他面前不是毕恭毕敬,斯文儒雅,哪里遇到过这般泼皮无赖的男子。好在她方才已经见识过了林晚荣的惊天手段,他这般无赖地行,与那些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便也淡然笑道:“我以前也未曾见过公子啊。”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你这样一说倒也有些意思了,见面即是有缘,我便不问小姐的名字了,免得被人当作了登徒子。”

  那女子心里好笑,暗道,你若不是登徒子,便再无人当得起这个称号了,但她与董巧巧是好友,眼前这个人又是巧巧的情郎,这些话儿自然也说不出口。

  洛远见那女子与林晚荣说话,正要向林晚荣开口介绍,却见那女子瞪他一眼,洛远便乖乖地闭嘴了。

  林晚荣再不去理那女子,问青山道:“青山,这酒楼已经完工了吧?”

  董青山点头道:“已经完工了,就等大哥你来定这开业的吉日呢。”

  林晚荣来前早有定计,点点头道:“我查过黄历了,再过三天就是十月初九,宜破土动工搬家开业,我们便选在那一天吧。”

  董青山点头道:“姐姐也是选的那一天,她说等你来了再敲定呢。”

  林晚荣大不惭的道:“那是自然,我与我的巧巧小宝贝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洛远摇头苦笑,这个大哥脸皮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竟厚到了如此程度。

  正说话间,巧巧奉着茶从楼下聘聘而来,脸上还带着丝丝地红晕,不敢抬头看林晚荣几人。她走到洛远身前道:“洛公子请喝茶。”

  洛远受宠若惊的道:“怎敢劳动嫂夫人玉趾,罪过罪过。”

  董巧巧又惊又喜,偷看了林晚荣一眼,见大哥正面带微笑鼓励的望着自己,她心中喜悦,勇气也多了几分,端着茶盏递给那女子道:“凝姐姐请用茶。”

  那女子微微一笑,打趣道:“巧巧,你现在有了归宿,可应该先给相公敬茶啊。”

  董巧巧啊的轻叫一声,羞得立即低下了头去,却小心翼翼的将茶盏双手送给林晚荣道:“大哥,喝茶——”

  林晚荣越发的疼爱这妮子,接过茶盏放到桌子上,拉住她的手道:“巧巧,坐到大哥这儿来,我与你说些贴己话。”巧巧轻嗯了一声,乖巧的坐在了他身边。

  林晚荣道:“巧巧,有了困难为什么不告诉大哥,是不是还拿大哥当外人?”

  “不是地,”巧巧急忙解释道:“大哥,你是做大事的人,这些小事哪里用的着大哥操心,巧巧一定能办好的。”极品家丁_第九十三章 拉拢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荣暗叹一声,老子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遇到我的巧巧小宝贝,真是心疼的肉疼啊。\\ .q В5 .他紧紧拉住巧巧的手道:“以后这些事情不准再藏在心里了,要告诉大哥,有什么困难,大哥来解决。”

  董巧巧美目湿润,轻咬玉唇嗯了一声,柔声道:“巧巧知道了。大哥,你就是巧巧的天。”

  林晚荣心里吃了蜜糖一样的甜,没想到巧巧这起情话来竟然不输于我啊,林晚荣心里大乐,悄声道:“巧巧,我的宝贝——”董巧巧心里急跳两下,便再没有了思考能力。

  咳,咳,洛远实在看不下去了,急忙假咳两声,打断了这二人的郎情妾意,林晚荣抬头一看,却见几人眼光都注视在自己身上,显然是对自己带坏了巧巧这纯洁的小丫头深感不满。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巧巧,我们现在还短多少银两?”

  董巧巧摇头道:“大哥,还有五百两剩银,我们省着点用,开业之后便有现银收入了。”

  林晚荣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大把的碎银,宽她的心道:“巧巧。银子大哥有地是,你随便用,可别再虐待自己的身子了,须知,你可是我千金不换的宝贝。”

  “大哥——”巧巧脸色通红的轻唤一声,浑身有些酸软,实在是听不得他这些让自己心跳加速偏又越听越爱听的话。

  林晚荣又问了些开业准备的事情,他诚心拉拢洛远,也不把他当外人。便在他面前问起了酒楼的事情。董巧巧聪明能干,早已经将他交待的事情准备妥当了,林晚荣听得很是满意。

  “青山,洪兴那边怎么样了?”林晚荣又意无意的看了洛远一眼,问道。

  董巧巧见他们几个男人谈话,便乖巧的拉住那凝姐姐一边说话去了。

  董青山也是机灵人,见大哥当着洛远的面问起。知道他必

  有深意,便直不讳的答道:“最近我们一直在积蓄力量,洪兴三个堂口的人手都已经充足,按照大哥你的嘱托,我们找了些练过的兄弟们带着下面的兄弟一起习武,增强战斗力。但是最近城中吴正虎那边似乎不太平。有好几次他们已经过来踩我们城南的场子了,大哥,我看与吴正虎这一仗不可避免那。”

  洛远果然是个爱热闹的人,一听这话便有些忍不住了。急忙拉住董青山的手道:“青山兄弟,你说的这洪兴是怎么回事?踩场子又是怎么回事?听着又趣的紧。快与我来说说。”洛远比这董青山大了一岁,又没又富家公子哥的架子,两个人聊得很是投缘。

  董青山看了林晚荣一眼,见大哥点头,便将洪兴地事情讲与他听了。

  洛远听到那日在城外与李二狗血战,睁大了眼睛,连道刺激刺激,我怎么就没赶上这么刺激的事情呢。

  董青山又说了洪兴的宗旨与架构,是为了保护弱小,防止暴力,洛远听得热血沸腾。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理想啊,按照这个理想走下去,只要洪兴发展壮大了,消灭了那些作威作福地恶霸,一统了金陵城,这金陵城中就再也没有黑社会了。

  林晚荣听这董青山睁眼睛说瞎话,心里暗笑,以前面对小混混们,青山说要抢银子抢女人,现在面对高级知识分子洛远,青山却又想出了消灭恶霸创造和谐这么一个伟大的点子,实在是很有诱感力。不用说了,他这段时间壮大洪兴,定然是用地这一套手腕,我怎么早没发现这小子还有这份天才呢。

  洛远倏的站了起来道:“青山,我要加入洪兴,你不会反对吧?”

  “这个?”董青山为难的看了林晚荣一眼,见他微笑,便道:“我是没有意见,但还要问问我老大的意见。”

  洛远看了林晚荣一眼道:“林大哥,这老大就是你吧?”

  等了半天就是为了等到这句话,林晚荣点点头,面色一紧道:“洛兄弟,方才青山讲的话你也听到了。虽然我们洪兴的目标很是远大,但是实现这个目标的道路却是曲折而又漫长的,甚至会用到大量的暴力手段,你要考虑清楚了。再者,你地身份尊贵——”

  洛远急忙摇头道:“我家里那边不成问题,我父亲十分开明,对我与姐姐的事情皆是不会多管。至于暴力手段问题,正如大哥所说,这以暴制暴就是手段。不瞒大哥你说,我长这么大,还真没试过砍人的味道呢。”

  妙啊,林晚荣心花怒放,我还正在为难要怎么劝说你,没想到你首先便把自己劝服了。他故作正色矜持道:“洛兄弟,你要加入洪兴可以,但是我社团规定,无论是何人都要遵守。重义守信,忠诚勇猛,忠于社团,永不背叛,这几点你可能做到?”

  “重义守信,忠诚勇猛,忠于社团,永不背叛。”洛远站起身,右手指天,庄严宣誓道。

  “好兄弟,从此以后你便是我洪兴的一员了。”林晚荣拉住他的手哈哈笑道,心中着实得意,这时代的人极为重视誓,洛远这几句话便已将自己紧紧的绑在了洪兴战车上,这怎能不让他乐开了怀。

  林晚荣想了一下,这个洛远为人机智灵活很是聪明,与董青山的刚猛恰好是有利互补,相得益彰,便道:“洛兄弟,这洪兴的事情以后就教给你和青山二人了,青山年纪还小,又容易冲动,你要多教教他。”

  洛远也是个聪明人,知道林晚荣这句话,便把自己定位在了洪兴的军师位置上,他对林晚荣很是敬佩,对这董青山也颇对脾胃,便哈哈大笑道:“大哥放心,我和青山一定努力,让谁也不能小觑了咱们洪兴。”

  三个人哈哈大笑,董青山便将那城中的吴正虎的事情说了一遍:“这个吴正虎组建了黑龙会,手下有好几百个兄弟,他能在城中站稳脚跟并发展起来,听说背后有人撑腰。我打探了好些时候,也没具体消息,只听说背后那人姓程。”

  林晚荣对这金陵城的官场不是很熟,却认识一个姓程的公子,那都指挥使程不就姓程吗?

  “姓程?”洛远皱眉道:“大哥,这金陵城里姓程的权贵没有几个,莫不就是那程瑞年?”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除了此人,估计也找不到别人了。”

  洛远本来就与程瑞年有隙,闻更是来了精神:“嘿嘿,如此更好,那我们就先打垮了黑龙会,再看看那个姓程的还有什么能耐?”

  若是以前,林晚荣还要仔细斟酌一下,可现在不一样了。那黑龙会的吴正虎只不过有都指挥使的儿子撑腰,老子却收了总督的公子做小弟,比你牛叉多了。

  “大哥,若是那吴正虎再闹到城南来,我们怎么做?”董青山道。

  “洛兄弟,你以为该当如何呢?”林晚荣话锋一转,将这个话题抛给了洛远。

  洛远想了一下,哼道:“若是他们再来,那就打。我们一味避让,只能示敌以弱,而且我们洪兴方才建立不久,根基未稳,很多人都在观望,若是过于软弱,反而弱了名头。倒不如借此机会宣扬一把,打起我洪兴的大旗,进一步扩展势力。那黑龙会在没有摸清我们实力之前,也绝对不敢轻举妄动的。我唯一的担心就是,我们的实力与黑龙会还是有些差距,一旦真的开打,我们要如何应对?”

  林晚荣点了点头,洛远分析的有些道理,敌人都打到门口了,若再不还手,这洪兴的名头算是砸了。可是真要还手的话,以洪兴目前的底子,还不是黑龙会的对手。

  他沉思了一会儿,猛地一挥手道:“打,一定要狠狠的打。我们洪兴的底子薄,经验也少,只有在斗争中才能慢慢的成长。不过我们不能蛮打瞎打,我们一定要集中优势兵力,消灭他的有生力量,打他个措手不及。”

  洛远沉思道:“大哥,这是怎么个打法?”

  林晚荣道:“举个简单的例子。在部分区域,我们不妨故意示弱,麻痹他们,让他们的胆子更大,等到他们放松警惕深入我们的腹地,而我们则聚集最大的力量,逐一将其击溃,慢慢的消耗他们的力量。”

  洛远道:“大哥,你的意思是不与他们蛮斗,打完就走?”

  “对,集中局部优势兵力,消耗他们的有生力量。等到我们打顺手了,力量大了,再一举消灭他们。”林晚荣信心满满的道。

  洛远与董青山一头,大哥这招确实很有道理。几个人聊得兴起,洛远便叫嚷着要去看看洪兴的弟兄们。林晚荣也有些担心洪兴扩展太急,会不会又招来些奸细,便也想去看看。三个人出了门,直往城南门外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