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七十章谁帮谁赎身-至-第七十二章大小姐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七十章 谁帮谁赎身?(1)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荣总结自己前世的经验,笑着道:“无他,唯胆大,心细,脸皮厚,七字箴。.r >

  “胆大,心细,脸皮厚?”洛远皱眉道:“这是何解?林兄能不能解释一番。”

  “胆大,顾名思义,就是胆子放大,看中了哪家的小姐,就要勇敢上前与她搭话,有杀错,没放过。”

  有杀错,没放过?日,这招狠,洛远和表少爷一起竖起了大拇指。

  “心细,也就是要注意关照女孩子的情绪,要注意观察她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生气,生日是哪天,大姨妈是哪天——”

  见二人疑惑的眼神,林晚荣急忙解释道:“哦,大姨妈是她家亲戚。总之,在不同的时候,你就要选择不同的方式出现在她面前。或温柔,或霸道,或憔悴,要激起她的霸性,母性,和柔性。让她有了你,感觉不到你的存在,没了你,却根本不行。”

  这个太深奥了,两个人的脑子有些不够使。这些都只有在实战中慢慢体会,林晚荣也无法解释的更加清楚了。

  “至于脸皮厚,就不用说了,追求女孩子遇到挫折,千万不要轻易放弃,要百折不挠,愈战愈勇,直到她感动为止。”

  林晚荣一口气说完,听得郭洛二人目瞪口呆,这般的追女手段,还真有些匪夷所思,但细细想来,却很有道理。

  林晚荣又与洛远聊了几句,竟是越谈越投机,这个洛远虽然出身官宦,却没有那些骄横之气,年纪不大,却谈吐不俗,学识颇丰,天文地理,都有所知,对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有些爱好。之所以流连***,却是少年心性,为了与那程瑞年争一口气。

  洛远的几个爱好,都对了林晚荣胃口,他更是此中翘楚,讲起天文地理和各种古怪的物事来,洛远不仅没见过,更是连听都没听过。

  一时之间,洛远便拉住林晚荣问个不停,越听越是心惊,对林晚荣的佩服更添了几分。就连表少爷郭无常,也被各种新奇的事物吸引,不时插嘴发问。三个人侃大山般瞎扯胡聊,时间竟也过的颇快。

  不一刻,一个丫环走到郭无常身边道:“郭公子,我家小姐有请。”

  郭无常正听林晚荣讲得高兴,闻听此,脑袋有些短路,愣了一下道:“你家小姐是谁?”

  林晚荣被这表少爷干败了,急忙起身道:“请姐姐转告秦小姐,我家少爷马上就到。”

  “对,对,”郭无常这才想起秦小姐相约的事情,急忙起身道:“这位姐姐,我这就跟你去。”

  林晚荣无奈的苦笑,这个表少爷这般急色,真是太丢男人脸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些长进。

  那丫环又道:“我家,务必请林公子与郭公子一起过去,,今天一定要好好报答两位公子的指点之恩。”

  想起那个小妞那勾人心魄的眼光,林晚荣心里猛跳了几下,脸上堆了个笑容道:“这位姐姐,我就不去了,我家公子学识渊博,我所讲的都是他教给我的。”

  小丫环咯咯笑着道:“我家了,若是林公子不来,她今夜便卷了铺盖,投奔林公子去了。”

  “什么——”林晚荣三人一起站起来惊叫道,嘴里能够塞下一个大大的鸡蛋。

  日,这个小妞想阴我,这是林晚荣的第一念头,若让别人听到这话,肯定早就一拥而上,砍死他了。

  为了撇清干系,林晚荣急忙道:“秦笑话,既然小姐盛意难却,我若不去,那也太不识实务了。少爷,我跟你一起去可好。”

  让郭无常一个人去面对那秦仙儿,他虽然心里非常愿意,但他对自己的斤两非常清楚,恐怕过不了一时三刻便被那秦小姐看穿给撵了出来,有林三跟着,他自然就放心多了,当下点头道:“既然是秦小姐盛情相邀,林三你就和我一起去吧。”

  洛远对林晚荣打了个暧昧的眼神,脸上泛起了淫笑道:“既然如此,那林兄,郭兄,你们就放心的去吧,小弟为你们打点秋风,哈哈。”

  这个刚刚结识的洛远人品不错,林晚荣和他着实有些缘分,也笑着道:“那么洛兄,他日有空,我们再详谈。”

  洛远抱拳道:“林兄高才,洛远他日必定登门拜访。”

  我一个小小家丁,你到哪里去访我,林晚荣心头直乐,这个洛远倒也十分有趣。

  林晚荣与郭无常,跟在了这丫环身后,穿过大厅,向楼上而去。

  厅里的男人们知道,这两位受了秦小姐的青睐,这是登门造访去了,说不得其中一位便会成为这冰清玉洁的花魁的入幕之宾了,一时之间艳羡不已。

  那程瑞年望着这两个人的背影,心里恼恨,奈何自己的对头洛远似乎与他们交好,这一时半会他也没有办法。

  “小姐,我们怎么办?”秀荷问自己的公子道。

  绝色公子轻咬玉唇道:“跟上去,探探这秦仙儿的底。”

  林晚荣与表少爷跟着那丫环进了二楼一间屋子,这屋子甚大,收拾的干净清幽,屋内檀香袅袅,让人为之精神一振。

  墙上挂着些字画,以林晚荣的眼光,也看不出这是谁家的大作,表少爷却是吃了一惊,这些字画都是当世著名才子的墨宝手迹,他虽不常读书,但这些人的名号还是记得的。早知这秦仙儿艳名天下,却不曾想竟与如此多的名宿有交往,表少爷多多少少有些自惭形秽了。

  林晚荣见表少爷神情有些黯然,急忙道:“少爷,怎么了?”

  表少爷叹口气道:“这些字画都是当今名家所作,我与那秦小姐比起来,差距着实大了些。”

  林晚荣心道,你还有些自知之明,不过这个表少爷待他不错,他自然不会去做些落井下石的事情,笑了笑道:“少爷,人与人的命运各不相同,没有必要去羡慕他们。我观这屋里虽是名画满堂,却不见秦小姐如何重视,想来与他们的交往也只是泛泛。相识满天下,知交无一人,这秦小姐倒也可怜。”

  这一番话便立刻显现了郭无常与林晚荣的不同,同样是一件事,两个人也一样的不懂字画,表少爷首先自怨自艾,林晚荣却从中看出了主人的心思,差距着实明显。

  两个人在屋里坐了一会儿,便有一个丫环来请郭无常道:“郭公子,这边请。”

  林晚荣也要跟着去,那丫环却阻拦住他道:“我家,请林公子在这里稍等片刻。”虽说林晚荣本意就是为郭无常拉线的,但见这秦仙儿这么不给面子,心里也有些不爽,心道,你拽什么,待会儿老子就让你唱十八摸。

  郭无常在的时候,两个人还可以说会话

  他这一去,林晚荣一个人在这里枯坐便实在有些无聊了。

  喝了几口丫环送上的清香松子茶,正要走动一下,却听一个女子的声音自里屋传来道:“相识满天下,知交无一人。林公子,你便是这么看我的么?”

  珠帘掀开,一个窈窕身影自里屋走了出来,正是那国色天香的秦仙儿。

  她似是刚刚沐浴过,秀发低垂,脸蛋晕红,目中闪烁着微微的笑意,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茉莉清香,这番素雅打扮,更是映衬出她的美丽异常。

  “原来小姐躲在屋里听我说话,实在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啊。”林晚荣微笑道。

  “哪里是我偷听,我便住在这屋里,林公子说话的声音太大了些,我就听到了这么一句。”秦仙儿娇笑道。

  “那我是不是可以算得上是秦小姐的入幕之宾呢?”林晚荣调笑道。

  “勉强算是吧。”秦仙儿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

  原来这里屋竟然是秦仙儿香闺,难怪这外间布置得如此幽雅。

  林晚荣忽然想起一事,方才那丫环带着表少爷往门外行去,难道不是去见这秦仙儿。日,这表少爷脑子不好使,可别让那几个丫头合伙卖了。

  秦仙儿目光闪烁,似是知道他的想法般,捂唇轻笑道:“你这人油嘴滑舌,却没想到还有几分忠心。放心吧,你那位少爷,自然有人伺候了。”

  既然她如此说了,林晚荣便放下心来,也笑道:“他是我家少爷,我当然要关心了。不过,秦小姐,你不去见我家少爷,反而来找我,这是为何啊?”

  秦仙儿瞥了他一眼,轻哼道:“哼,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话儿都是你想来编排我的,竟还要污到人家郭公子头上,我可不上你这当。”

  她眉头轻皱,隐有几分嗔意,却又有几分笑意,似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惹人疼爱。这几句话,似嗔似怨,也不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林晚荣可不上她当,哈哈笑道:“秦小姐,你不要管是谁说的,只说这话说的对还是不对。”

  秦仙儿娇嗔道:“道理是有几分,但是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怎么下得了台,仙儿是个女子唉。”

  秦仙儿嘟着小嘴,美目轻瞟,脸上带着几分薄怒,又有几分羞意,实在是一个动人的尤物。

  林晚荣有自知之明,这个秦仙儿在自己面前这番做作,绝非是看上了自己,而是必有企图。拿住了这一点,林晚荣便无所顾忌了,哈哈笑道:“别的都不说了,仙儿小姐找我,可是学会了我要听的小曲?”极品家丁_第七十一章 谁帮谁赎身?(2)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秦仙儿脸色几分薄怒,嗔怪的看了他一眼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 5。 \人家只是想和你说些话,你却这般轻薄人家。”

  “仙儿小姐,明人之前不说暗话,你这番惺惺作态,对别人或许有用,但在下有自知之明,找我做什么吧。”林晚荣直不讳的道。与这小妞斗嘴没什么意思,还是开门见山的好。

  秦仙儿目里闪过一丝惊异之色,笑着道:“既然林公子如此说了,仙儿也不敢再有隐瞒了。其实找公子来,仙儿是有些音律上的事情,想要向公子请教。”

  林晚荣摆手道:“姑娘这可是问道于盲了。在下五谱不识,五音不全,说到音律,那是一窍不通。”

  秦仙儿奇道:“听公子如此说,仙儿倒有些奇怪了,公子是如何寻得仙儿曲里的破绽的?”

  “很简单。”林晚荣道:“多听,多看,多想。”

  见秦仙儿疑惑的眼神,林晚荣解释道:“前面两个就不用我多说了,至于第三点,最为重要。仙儿小姐的琴艺固然高超,但一味的模仿前人,技巧无创新,曲谱无创意,都是沿袭别人的东西。名曲虽为名曲,但别人听久了,就难有新鲜之感。小姐有此才华,为何不尝试自己谱曲?自己谱的曲自己唱来,更能领会其中的神韵,也更有味道。”

  秦仙儿难得的露出腼腆之色道:“自己谱曲,仙儿也有想过,但诸多大家阵列于前,仙儿怎敢班门弄斧。”

  “此差矣。自己谱曲是为何目的?是为了取悦他人博得赞赏?如果真是这种目的,恕我直,秦小姐,你一辈子就只能摹仿别人。琴为心声,说白了,是为了愉悦自己,首要目的就是相让自己高兴,有了灵感,你就写,你想唱就唱,管他别人那么多做什么。”林晚荣这一篇唯心主义的歪理,却被他说的振振有词。

  “想唱就唱。是极,是极,公子一语点醒我梦中之人。我差点就入了窠臼,落了俗套。”秦仙儿兴奋的道。

  “对啊,有灵感就写,就算没有别人欣赏,也还有自己嘛。譬如眼下,姑娘与我独处一室,不知道有没有灵感,写下一篇念郎君,我保证会脍炙人口。”和秦仙儿谈了几句,林晚荣忍不住口花花的调笑起来。

  秦仙儿脸上泛起一抹红晕道:“公子又在笑话仙儿了。说实话,公子这么懂得音律,偏还谦虚道一窍不通,定是看不起仙儿。”

  林晚荣苦笑道:“我家乡的那些小曲,和这里的完全不同,曲谱简单,歌词直白,说了你也不会明白。就拿有一首歌来说吧,歌词是这样写的,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愿意陪着你,这样爱你——怎么样,这词你受得了吗?”

  秦仙儿红着脸轻啐一声道:“这是哪里的词儿,恁地大胆了些,怎么唱得出口。”

  这便出不了口,那你要是看见丁字裤情趣内衣,还不知道会羞成什么样呢,看着秦仙儿羞红的小脸,林晚荣心里泛起一种邪恶的想法,若是让这秦仙儿穿上丁字裤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不知道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想想就流鼻血啊。

  秦仙儿见他痴痴呆呆的样子,急忙道:“林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丁字裤,啊,胡萝卜,我想吃胡萝卜。”林晚荣老脸难得的红了一下,胡扯道。

  “噗嗤。”秦仙儿轻掩樱唇,笑出声来:“你这人啊,一会儿聪明,一会儿迷糊,也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秦小姐又何尝不是呢?”林晚荣打了个哈哈道。

  两个人便都不说话了,那秦仙儿仔细的打量着林晚荣,眼中还有几分笑意。

  妈的,可别真是看上我了吧,老子可没银子帮你赎身,你倒贴的话,本公子倒可以考虑一下。林晚荣暗道。

  良久,秦仙儿方才开口道:“你真的是萧家的家丁吗?”

  林晚荣抖了抖青衣长袖道:“如假包换。”

  秦仙儿叹了口气道:“你如此才学,怎么偏生去当了下人呢。林公子,你若不嫌弃,我帮你赎身吧。”

  日!林晚荣脑袋短路了,老子刚才还在想帮她赎身,怎么眨眼之间,却变成了这小妞要帮我赎身?难道她要包养我?日,老子虽然长的帅了点,你也不能把老子当“鸭子”啊。

  见林晚荣脸上神色阴晴变幻,秦仙儿这般玲珑人儿立即明白了他的想法,当下嗔道:“林公子,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想让你到我这里来帮忙。”

  帮忙?林晚荣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付违约金让林晚荣跳槽过来,可是这妓院里适合男人做的工作,便只有龟公了,难道她让我从家丁堕落到龟公,靠,是个男人都不能接受。

  林晚荣还没说话,便听秦仙儿继续道:“我想请林公子过来做仙儿的先生,不知道公子意下如何?”

  做秦仙儿的先生?虽然明知道先生是老师的意思,可是想起这其中的岐义,林晚荣还是愣了半晌。

  “怎么,公子不愿意么?”秦仙儿见林晚荣久久不肯出声,急忙问道。

  林晚荣吞了口口水,下意识的舔了下嘴唇道:“秦小姐,我可不敢做你的先生。我在萧家做家丁,少爷和小姐对我都不错,自由自在,挺逍遥的。再说了,我哪有什么东西可以教你秦小姐的。”

  秦仙儿叹了口气道:“公子学识眼光,皆非常人所能及,如此说来,倒是仙儿福薄了。”

  秦仙儿脸上有种淡淡的失望,莲步轻移,缓缓行到窗边,望着窗外远远的青山,幽幽道:“诚如公子所,相识满天下,知交无一人,这种滋味谁人能懂。我在这里,虽然风风光光,但是许多的事情,哪里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呢?”

  这秦仙儿虽然变幻莫测,但说到底却还是个双十年华的妙龄女子,心里装了许多的事情,这一眼望去,她窈窕的背影,竟有几分萧索之意,直让人欲搂她入怀,好好的怜爱一番。

  林晚荣走到她旁边,目光往外看去,叹道:“人生不如意,十之**。若是事事都依人所愿,那生活还有什么趣味可。”

  秦仙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林公子,你说的话总是很特别哦。放心吧,仙儿方才是故意装出来的样子,想让公子多多怜惜仙儿,哪里想到却惹到公子这一番感慨。”

  这秦仙儿还真是善辩,一会儿意味阑珊,一会儿又巧笑嫣然,当真是个百变魔女。

  他强任他强,明月照大江,林晚荣充分发挥了阿q精神,不以为意的笑笑。

  远处幽暗处一声清啸,几朵焰火升上天际,在空中爆炸开来,象是一朵美丽的白莲花。

  “咦,这是谁家的小孩子放烟花?”林晚荣奇怪的道。

  秦仙儿看到这白莲花,脸色一变,听这林晚荣的话,却忍不住噗嗤一笑,白了他一眼。

  “林公子,既然你不愿做我先生,那以后能不能常来看看仙儿,和你谈话,让仙儿很是轻松呢。”秦仙儿道。

  “不能。”林晚荣断然拒绝道。

  秦仙儿愣了一下,以前还从没有男人这样直接拒绝她呢,忍不住幽怨道:“难道仙儿在先生眼里,竟是如此不堪么。”

  林晚荣嘿嘿笑道:“这妙玉坊是什么地方,我一个小小家丁哪能天天来?有那心,也没那银子啊。”

  秦仙儿嗔道:“公子偏就喜欢这般作弄仙儿。哼,你若不来,我就让人拿了我的名剌,去萧府请你来,哼。”

  两人熟识之下,这秦仙儿似乎转了性子,竟像小女孩般耍起了小性子,偏偏林晚荣生的贱,心中隐隐还有几分欢喜。漂亮的女人,总是受欢迎的,他心里哀叹。

  秦仙儿似乎有点心神不宁,林晚荣知道是告辞的时候了,便抱拳道:“时候不早了,今日叨扰了小姐,还请小姐原谅则个。”

  秦仙儿笑着嗔道:“公子怎么又突然变得这么客气了,仙儿一时还有些不习惯呢。”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这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一下的,以免有人责怪在下唐突了佳人。”

  秦仙儿见他说话如此直白,咯咯笑了几声,便送他出去。

  “小姐不必远送,到妙玉坊门口就可以了。”林晚荣大咧咧的道。

  秦仙儿愣了一下,今天遇到这个脸皮厚的林公子,她一晚发愣的次数,比之前所有加起来还多。偏生他这般和自己说话,自己心里竟然没有拒绝的意思,反而觉得这人与那些公子哥们处处都有不同。

  “想的美,我就送到这里了,林公子慢走。”秦仙儿哼道。

  林晚荣哈哈大笑着走到门口,忽然转过头来道:“秦小姐,问你个事。”

  秦仙儿点点头道:“请讲。”

  “秦小姐,你到底会不会唱十八摸?”林晚荣荡笑着道。

  秦仙儿:“……”极品家丁_第七十二章 大小姐(1)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出了这妙玉坊的门,想起秦仙儿闻听自己问话那又羞又怒嗔怪的表情,林晚荣就觉得像吃了撒尿牛丸一样的爽。\ 。 5 。 \\你这小妞,管你什么百变魔女,终还是玩不过少爷我。

  想起少爷,林晚荣忽然一拍脑门,不好,表少爷还在里面待着呢,刚才走的急,也没问那秦仙儿讲郭少爷弄到哪里去了,真是失算。

  正在懊悔间,却见从妙玉坊里歪歪扭扭走出来一个人,看那身影,象是表少爷。

  林晚荣急忙过去叫道:“少爷——”

  那人抬起头来,脸上映满鲜红的唇印,不是郭无常还是谁来。

  “少爷,你这是——”林晚荣急忙道。

  “那小娘们,真够劲。”郭无常浑身酒气,眉开眼笑的道。

  不用说林晚荣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秦仙儿肯定是安排了一个青楼女子,将这表少爷安抚的服服帖帖。

  自己在那里与秦仙儿神交,表少爷却找了个女子身交,林晚荣暗自摇头,男人啊,还真是见不得漂亮女人。

  这表少爷浑身脂粉味道,脸上也不知被多少小妞亲过了,到处是鲜红的口红印子,再加上多喝了些,走起路来,已是歪歪扭扭的不堪入目。没有办法,林晚荣只得扶着他,往萧府行去。

  到了距府前不远的地方,一阵滴滴答答的马蹄声,还夹着些车轱辘的声音,传入二人耳里。林晚荣回头一看,一辆马车从二人身边缓缓驶过,一个骑白马的男子和几个家丁,护卫在马车旁边。

  “吱——”只闻几声轻响,那马车竟慢慢停了下来,从马车里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道:“外面行着的,可是郭表哥么?”

  “不是郭表

  哥,是你林哥哥。”这郭无常体重不轻,林晚荣扶的甚是吃力,心里正不爽,听到有人问话,也没管是谁,顺势就没好气的答道。

  “大胆。”一声男子怒喝,那马车旁边骑白马的男子马头一调,几步撵了过来,手执马鞭指着林晚荣道:“你这奴才,好大的胆子,竟敢口出轻薄。”

  这个男子二十多岁,身材和林晚荣差不多高,仪表堂堂,浓眉大眼,长得跟朱时茂似的,此时跨骑在白马上,愤怒之间,威风凛凛。

  白马王子?林晚荣脑里忽然冒出这个词。不可否认,这个男子的相貌非常不错,而且英武逼人,并非那些文弱书生可比,对女孩子很有吸引力。

  妈的,骑白马的就一定是王子么?说不定是唐僧呢,还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林晚荣暗道。

  见这男子充满鄙视的望着自己,林晚荣心里恼怒,却不去望那男子,只对着这白马大声道:“你这似驴非驴的畜生,拦住我的路,所为何意?”

  那男子却非等闲之辈,听他暗骂自己,怒声道:“你这奴才口出轻薄,我便替萧小姐教训教训你。”话完,那男子扬起马鞭,便向林晚荣身上狠狠抽了过来。

  林晚荣吓了一跳,妈的,你说打,老子就让你打了?他扶着一个人,行动不方便,若是自己躲闪,那马鞭便抽到郭无常身上了。

  关键时刻,林晚荣扶着郭无常身体一侧,两个人在地上翻了几个滚,躲过那马鞭。站起身来时,身上已经沾满泥土,极为狼狈。

  那男子没料到这奴才还敢躲闪,还待再打,却听马车里的女子道:“陶公子还请住手。”

  陶公子狠狠瞪了林晚荣一眼,转向车里道:“萧小姐,这奴才这般轻薄,就让我代你好好惩罚他一番吧。”

  那女子沉默半晌才道:“这是我萧家的事,陶兄还是教给我处理吧。”

  听那萧小姐称他为陶兄,陶公子脸上浮现一个笑容道:“贤妹既然如此说了,那就任由贤妹处理吧。”

  才一会儿功夫,就陶兄贤妹的喊上了,林晚荣心里大愤,忽然想起这陶公子称呼车里人为萧小姐,而这马车和这陶公子皆是满面尘色,又想起萧玉霜说过的,她姐姐今晚回来。日,这马车里坐的莫非就是那萧家大小姐?

  林晚荣心里暗暗叫苦,若真的是那萧家大小姐,自己刚才吃她豆腐,虽是无意,但却是事实,只怕她听了进去,这以后哪里还会有好日子过。

  正说话间,却见车帘子掀开,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女子双十年华,眉如远山,目似秋水,唇似点绛,鹅蛋脸,杏眼琼鼻,生的甚是美貌。看那面容,与萧夫人竟有六七分相象,也难怪那画能以假作真,让萧玉霜都难以分辨了。

  就算用屁股想,也知道眼前这女子必然就是萧大小姐了。林晚荣暗叹,今晚真他妈衰。

  萧大小姐似是经过了长途跋涉,满面风尘之色,脸色甚是刚毅,眉间隐有几分忧色,与那秦仙儿比起来,少了几分妩媚,却多了几分坚毅味道。

  一个小丫鬟蹦下车来,扶住萧大小姐的手,迎她下来。陶公子急忙上前一手拉住马缰绳,另一只手便要去扶萧大小姐。

  萧大小姐感激的一笑道:“多谢陶兄了。”却没有让他扶过,直接拉着小丫环的手,连足落了地。

  郭无常在地上打了个滚,酒意已经醒了几分,再听到表妹的声音,魂都吓没了,急忙拉住林晚荣的手道:“林三,是表妹回来了,我们快躲。”

  出去偷吃,被抓了现行,林晚荣也正有此意,两个人的步调空前一致,转过头就要偷偷离去。

  “郭表哥,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大小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方才便已认出了郭无常,见他似乎要躲,便开口问道。

  林晚荣心里一松,还好,这大小姐不像是要追究自己责任的样子。

  郭无常见躲无可躲,只得停住脚步道:“啊,啊,是玉若表妹啊,你终于回来了,姑母大人和玉霜表妹都正在等着你呢。”他边说,边偷偷的擦着脸上的种种痕迹。

  萧玉若行到二人身前,看了一眼林晚荣,说出了一句让他胆战心惊的话儿:“你这奴才,口出轻薄,罚你掌嘴二十。”

  林晚荣目瞪口呆的望着这萧大小姐,这小妞太狠了吧,长得倒还不错,却上来就下毒手,也太没人情味了。

  见这奴才毫无礼数的盯住自己,萧玉若怒道:“你可是不服?”

  陶公子走过来道:“贤妹,让我来教训教训这奴才。”

  萧玉若说几句话还情有可原,什么时候轮到这姓陶的说话了,骑个白马,还真他妈就以为自己是王子了?

  林晚荣瞪了那陶公子一眼道:“我萧家之事,哪轮到你这马夫插嘴。”

  刚才陶公子为萧玉若去牵马缰绳,落在了众人眼里,现在林晚荣讽他为马夫,倒也说的过去。

  表少爷正低着头,听到林晚荣的话,心里直乐,这姓陶的,一看就知道是在对自己表妹献殷勤,他心里当然不爽了,林三算是给他出了口恶气。

  陶公子气恼万分,偏偏萧玉若没有发话,林晚荣说他是个外人一点不假,便只冷笑看着,也不发话。

  这个陶公子极有城府啊,林晚荣见他眨眼之间便安静了下来,心里惊叹,此人不可小觑了。

  萧玉若见这奴才胆子极大,凶相毕露,隐隐透出些强横,心里也是一惊,心道,府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个家丁出来了,怎么以前就未见过?

  林晚荣对萧玉若道:“大小姐,我叫林三,是府里新晋的家丁。”

  “你就是那个合同制员工林三?”萧玉若多多少少有些吃惊,她临走之前,也听说了一个合同制员工,却因为走的匆忙,也没来得及细细询问,却没想到眼前这个高高的很是耐看的家丁,就是那个合同制员工林三。

  “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是我萧家家丁,这般语出轻薄,必要惩罚。”萧玉若冷冷说道。她久经商场,处事老练,颇有些女强人的风范。

  “轻薄?大小姐此何意?”林晚荣故作惊慌道:“方才我只是听到有人叫郭表哥,还以为是听错了呢,所以才开个玩笑。难道大小姐认为我会对你轻薄?”

  明知这个林三是在狡辩,可他最后一句话却让萧玉若无法回答,她虽是磨练已久,却始终没有林晚荣那般厚脸皮,若是惩罚他,便是应了他对自己轻薄那句话了。

  见这个家丁口尖舍利,油嘴滑舌,萧玉若很是讨厌,但她到底非寻常女子,当下冷笑道:“徒逞口舌之利,难成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