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五十二章高升(1)-至-第五十四章萧二小姐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五十二章 高升(1)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荣在酒楼待得极晚,看看时间不早了,才不得不告辞离去。。r >

  董巧巧将他送到萧家门口,将手里的竹篮递给他道:“林大哥,这是我给你做的几个你喜欢吃的小菜,还有几件我给你做好的衣服。你在里面可一定要保重好身体。要不然,我——我们都会担心你的。”

  下午就那么点时间,这丫头竟然还跑回家里专门为他做了小菜,这份心意让林晚荣无比的感动,他望着这小妮子轻轻的道:“巧巧,谢谢你。”

  “大哥——”董巧巧心中羞涩,四周看了一眼,柔声道:“以后不要再说什么感谢的话了,巧巧为大哥做任何事情,都是心甘情愿的。”

  林晚荣心中柔情四起,拉住她纤细的小手道:“我知道的,巧巧,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不过,你放心,一年之后,我就来帮你。”

  巧巧害羞的嗯了一声,小手拉住他,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容。

  看看天色已晚,林晚荣道:“巧巧,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巧巧摇头道:“不,大哥,你先进去,我在这里望着你。”

  见这妮子柔情似水的样子,林晚荣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想要说点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平时油嘴滑舌的家伙,竟也有这样卡壳的时候。

  “那,巧巧,我进去了。”林晚荣看着巧巧道。

  巧巧轻轻嗯了一声,看着林晚荣缓缓走进萧宅,她眼中满是留恋不舍,忍不住鼻子一酸,几滴珠泪便落了下来。

  林晚荣踏过宅门回头一看,却见巧巧仍是呆呆立在那里,娇俏的身影象是一个送夫出行的温柔妻子,也不知怎的,林晚荣鼻头一酸,他知道,自己永远也忘不了这番情景了。

  府里和府外是两个世界,在府外,林晚荣是董青山的大哥,是董巧巧的支柱,可在这府内,他就是一个狗屁不如的下人。这种反差让他发愣了好久,好在他生性豁达,又没有什么远大理想,在这府里的一片小天地里,活的也还算自由自在。

  这一天,林晚荣正在“辛勤”劳作,将采摘下的花朵戴在一个害羞的丫鬟头上,忽然见到王管家面含微笑走了进来。自从进府那日闹了些别扭之后,这王管家就一直没有露面,今日也不知是何缘故,竟然含笑往这花园里来了。

  那几个正在和林晚荣嬉闹的丫鬟,见了王管家可没林晚荣那么放肆,急忙飞一般的跑了。

  “林三,近段时日过得可好?”王管家脸上堆着笑容问道。

  男人笑眯眯,不是好东西,林晚荣想起了那句经典名,不过他上面有人罩着,对王管家也没什么好怕的,笑着道:“咦,这不是王大管家么,今日怎么有功夫到这园中来赏花?哦,我知道了,如今秋菊绽放,正是赏风赏月赏秋香的好时候,没想到管家大人也是这般雅人啊。”

  王管家嘿嘿干笑了几声道:“近日府中事务繁忙,我哪有这么清闲的功夫,我今日是专门来找你的。”

  “找我?”林晚荣奇怪道。

  “是啊,林三,我可要恭喜你了。”王管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恭喜我?我的生日还没到呢,有何可喜?”

  “当然有喜事了,而且是大大的喜事。最近,在书房里帮忙的小厮家中老父病故,夫人特许他回家守孝三月,书房里人手不够,我想来想去,见你聪明伶俐,就向夫人推荐了你了,而夫人对你也有些印象,她也答应了,调你到书房去帮忙。恭喜啊,这可是一个大好的差事。”

  如果是在别的人家,调到书房去,陪少爷读书,那自然是一步登天的好差事了,可是萧家并无男丁,那书房也就是让小姐们偶尔兴趣来了读读书而用。小姐们读书,那也就是个摆设,林晚荣到书房打杂,可以说是一点前途都没有。

  你这王八蛋使绊子阴我,一定是你这老小子见我在这里风流快活心里不爽,林晚荣心里雪亮,嘿嘿道:“这可真是一个好差事啊。”

  王管家也知道林三是个聪明人,而且背后有福伯撑腰,是个硬钉子,他本来不愿意来招惹,可是谁让那位主子发了话呢,他只得硬着头皮来了。

  林晚荣哪会管他有什么苦衷,见王管家脸上的神情不似作假,便干笑了两声道:“这个事情,王管家,你也知道,福伯这里很需要我,我只怕一时半会脱不开身啊,所以还是麻烦你先向福伯请示一下。”

  我哪敢去找福伯啊,两边都是不能得罪的人物,只好谁的话管用我就听谁的了,王管家心里有苦说不出,讪笑两声道:“不用了,福

  伯他老人家这两天到杭州去移植盆草去了,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反正我已经跟夫人申请过了,你直接去就是了。”

  原来如此。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些,竟敢趁福伯不在公报私仇。福伯这老头,你没事出什么差啊。林晚荣暗自咬牙,将王管家骂的死去活来,好半天才悻悻想道,好你个王管家,既然你做了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看我整不死你。

  “这样啊,”林晚荣笑着道:“那我就去书房帮忙了。反正王管家你也知道,福伯对我期望很高的,哎,我真怕在书房做砸了,掉了福伯的面子啊。”

  “不会的,不会的,林三你一定会干得很好的,我相信你。”好不容易见林晚荣答应了,王管家抹了把额头冷汗,终于完成了任务,心里轻松了一截。

  话就这样说定了。林晚荣是福伯的嫡系,王管家自然也不敢过分为难他,调了他去书房打杂,这园丁部他也不敢随便派人过来,林晚荣自然而然的依然住在他那座安静的小院里,谁也赶不走他。

  说起读书,林晚荣读了二十来年书,自然是经验丰富,不过那些都是数理化之类的东西,至于文科,他除了会背几首诗,也就考试时候临时抱佛脚的写写作文而已。到这个世界之后,他除了魏大叔离开那几天看了些他留下的典籍了解这个世界,其他的时候,看得最多的,就是那本堪比龙虎豹的小册了。现在要他到书房,天天面对之乎者也,那无异于赶鸭子上架,想一想都有些头疼。极品家丁_第五十三章 高升(2)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天,他一直磨蹭到晌午时分,才无可奈何的向书房行去。 . 5 、 \\他在大院里待的有些时日了,书房在哪里自然清楚。

  萧家的书房在园子正中,属于萧家的核心地带了,与那偏僻的花园不可同日而语。

  林晚荣一路走去,自然是熟人无数,其中大部分是些丫鬟。

  “三哥,听说你调到书房了——”

  “三哥,待会儿我给你送好吃的——”

  “三哥,你晚上有没有空,园子里新来了一个班子,我买了两张票,咱们晚上听戏去——”

  “三哥——”……

  莺莺燕燕,欢歌笑语,好在林晚荣早已经听习惯了这些,一路上打着哈哈,这才到了书房。

  一个瘦瘦的上了年纪的西席先生,手上拿着一本书,轻轻抚摸着下颚几撇花白的胡子,正在书房里来回的走着念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一个胖胖的年轻人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西席先生数次望着他,无可奈何的摇头苦笑,显然是拿他没有办法。

  咦,萧家不是没有少爷么,这位胖公子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萧夫人的私生子?

  林晚荣心中暗暗称奇,急忙扯住一个过路的丫鬟道:“这位姐姐有礼了,小弟林三,有些事情想要请教姐姐。”

  “你就是林三?”丫鬟眼睛一亮,欣喜的道:“弟弟有事但讲无妨,姐姐无不听命。”

  林晚荣禁不住打了个寒战,这萧宅里的小妞似乎都有发情的倾向啊。

  他装作没有听见她的话道:“小弟刚刚被调来书房帮忙,对这里的事情还不十分熟悉,但不知这书房里都有哪几位公子小姐?”

  丫鬟盯着林晚荣,掩口笑道:“你问我可就问对人了。这书房里么,人也不多,大小姐好几年前就不来书房了,以她的学问,去教教这几位西席先生都绰绰有余了。二小姐年纪还小,受夫人之命,倒是经常会来,不过近几日她好像出去了。至于这位表少爷么,则是天天在此,这西席先生,多半是为他请的。”

  这丫鬟虽说的隐讳,但林晚荣的精明可不是吹出来的,短短几句话,就知道了好几个信息:大小姐博学多才,是绝对不会再找什么西席先生的,二小姐调皮顽劣,受夫人之命,却也不得不来,至于里面这位表少爷,则好像是个蠢材,什么东西都学不进去,所以这教书先生,就是专门为他请的。

  说到表少爷的时候,丫鬟眼里都有些不屑,显然这表少爷的表现十分不堪,林晚荣心里暗自叫苦,跟了这个连丫鬟都瞧不起的表少爷,那在这萧家大宅里可如何抬得起头来。

  接着,林晚荣又从丫鬟那里知道了这位表少爷的来历。这位表少爷姓郭,名无常,乃是萧夫人娘家的侄子,其父(也就是萧夫人的哥哥)在扬州下面一县做县令,为了调教儿子,特意把他放在这萧府大院中,想让他接受良好的文化熏陶。当然,还有没有什么别的目的,不得而知。

  奈何这位表少爷不思诗书,不喜

  文章,先生教课的时候整天睡大觉,夫

  人和舅老爷都拿他没有办法。

  这位表少爷还真是个不爱学习的主啊,林晚荣心里叫苦的同时,却也暗自庆幸。虽然这小子不堪,但如果要来伺候一位热爱学习的公子,整天坐在课堂上,听那教书先生掉文,那岂不是要了林晚荣的命?反倒是现在这位顽主,虽然表现十分的拙劣,但跟着这样的公子,坑蒙拐骗,吃喝玩乐,似乎也不错。

  林晚荣心怀渐开,“依依惜别”了丫鬟姐姐,便蹑手蹑脚的走进了书房,那西席先生看见林晚荣,奇怪的瞥了他一眼。

  林晚荣笑着对西席作了一揖道:“先生好,我叫林晚荣,是新近调来书房帮忙的。刚才我在外面听了先生讲课,真乃博学多才,学惯古今,令在下实在是佩服万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西席先生见这新来的伙计显得十分的上路,心里着实高兴,点着头道:“哪里,哪里,你过奖了。”

  那表少爷翻了一下身,哈喇子流了一桌,然后打了个呵欠,睁开眼道:“是谁在这里吵闹喧哗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西席先生一脸尴尬,这表少爷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那?

  林晚荣加忙道:“少爷,少爷,你醒了?“

  表少爷漠然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是谁?”

  “少爷,我叫林三,是刚调来书房的,以后就是跟着你的了。”

  “咦?你就是林三。嗯,不错,果然是个聪明人。”表少爷睁开眼睛仔细看了他一眼,也有几分惊奇。别的下人看了他都叫他表少爷,这林三第一次见他,就直接称呼少爷。别小看这一个字,加了这一个字,就表示那些下人根本没拿他当少爷,那是萧家的外戚,这个叫林三的下等家丁则显得挺上道的,少爷两个字听得心里舒服。

  而且,听下人们说,这位林三是萧家家丁中风头挺劲的一个人物,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讨女人欢心很有一套,让他跟着自己,给自己出出主意如何讨好接近两个表妹,抱得美人归就增添了几分希望。

  “少爷,少爷,”林晚荣见那表少爷盯住自己,脸上泛出阵阵得意的笑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好事,他心里忍不住的阵阵恶汗,急忙提醒了少爷几声。

  “哦,这个,林三,你以后就跟着我吧。”表少爷大声说道。

  “是,少爷。”林晚荣恭敬的道。

  西席先生见这主仆二人认识完毕,便说道:“郭少爷,下面我们继续讲授吧。”

  郭少爷好梦正酣被人打搅本来就兴致不高,现在听到先生说要继续讲课,便忍不住的打了个呵欠,鼻子里似有似无的轻哼了一声。西席先生收了萧家的银子,对他这种态度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反正银子到手了。

  林晚荣自然更不喜欢听什么讲学了,反正这表少爷已经是这般不堪了,倒不如顺着他的心思给他点甜头,以后在他手下就好混多了。

  “少爷,今日秋高气爽,不如我们陪着先生,出去寻些作诗的灵感可好?”林晚荣提了一个无比诱人的建议。极品家丁_第五十四章 萧二小姐(1)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表少爷赞赏的看了林晚荣一眼,没想到这个林三如此乖巧,还真是名不虚传啊,让他跟着自己算是对了。 。 r >

  “甚好,甚好,今日天气晴朗,秋风习习,学生以为正是踏秋的好时机,不知先生以为如何?”表少爷恭敬的问先生道。

  这话虽说的恭恭敬敬,潜台词却是,少爷我要出去寻乐子了,你最好不要跟来。林晚荣听得心里暗乐。

  “这个,这个,”西席一头冷汗,他可知道这位表少爷是个什么样的主,给他几个胆子,也不敢这样放表少爷出门,便急忙道:“郭少爷,听说二小姐刚刚回来,说不定她马上就要过来了。”

  一听二小姐的名头,表少爷神情立马变了:“是吗,表妹马上就要过来。如此也好,我便在这里学习些诗书,待会儿与表妹好好的切磋切磋了。“

  切磋?林晚荣偷笑,就你那两把刷子,本家丁都比你强,你还跟谁切磋。

  那西席先生长长的出了口气,总算稳住少爷了,便急忙道:“二小姐前几日到苏州去办事,听说是昨天夜里方才回来,我也是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

  林晚荣到这府中有一段日子了,听丫鬟和下人们提起的多的都是萧家大小姐如何英明能干,对于这二小姐却极少有人提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对了,先生,表妹会不会再带着威武将军过来?”表少爷心有余悸的摸着屁股,他上次要去偷看二小姐洗澡,结果还没靠近秀楼,便被威武将军追着咬了屁股开了花。

  &nbs

  p; 威武将军?二小姐?林晚荣一听,脸都白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日被自己打死的恶狗,就叫做威武将军。如此说来,那威武将军便是二小姐所养的恶狗了,照此推算,那日纵狗来咬自己的,也是这二小姐了。难怪那日丫鬟们跑得飞快,却原来是惧怕这二小姐。

  这个小妞,我哪里得罪他了,竟然使出这么恶毒的手段,林晚荣心里十分的恼火,却也有几分害怕,他倒不是怕那二小姐,而是怕那二小姐再带着一条狼狗叫做什么镇远将军的,那今日可就没地方跑了。

  说什么,就到什么,林晚荣刚想到这里,就听外面传来一个又几分熟悉的声音道:“郭表哥,你今日学习到了些什么新诗啊?”

  这个声音打死林晚荣他也忘不了,正是那日门外纵狗的丫头的声音,这小妞还踢了自己几脚,林晚荣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表妹,你来了。”表少爷急忙迎上前去道。

  从门外走进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唇红齿白,明眸善睐,竟然是个大大的小美人。

  林晚荣看了一眼,心里咯噔一下,这小妞他早就见过,那日的最后一本三版小报,不就是这个小妞买去了么,难怪她会追问自己有没有见过萧大小姐,原来她是早有图谋的。也难怪当日看着她有几分眼熟,原来她根本就是萧夫人所出嘛,和萧夫人想象,那是十分自然的。

  萧二小姐进了门,看见林晚荣,却一点也不奇怪,似乎是早有所料,她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对表少爷道:“郭表哥,我今天给你找的这个伺候你的奴才,你可还满意啊。”

  林晚荣心里咯噔一下,才知道原来今日自己被调入这书房,全是这萧二小姐从中作梗,那个王管家只是个帮凶,想想几次在这二小姐手下都没落了好去,他心里一时有些忐忑。不过见这萧二小姐身边并无恶狗相随,心里顿时放心不少,恶狗他搞不定,小妞嘛,则是有多少搞定多少。

  “哪里的话,只要是表妹给为兄准备的东西,为兄都是十分喜欢的。”表少爷猛拍马屁,这林三虽然有些机灵,但只是一个下人,在他眼里,连个东西都不如。

  萧二小姐见林晚荣站在那里不说话,知道他被自己所震,心里也颇为得意,便对表少爷道:“郭表哥,你满意就好,我今天找这奴才办点事情,就不耽误你的学习了。”

  表公子急忙道:“表妹,你别走啊,我今天特意为你做了一首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表妹,你看我这诗做的怎么样。”

  西席先生和林晚荣皆是目瞪口呆,人无耻到了这个地步,这位表少爷也堪称一绝了。

  萧二小姐咯咯笑着道:“郭表哥,这诗从你口里念出来,已经超过二十遍了,下次能不能换个新花样。”

  萧二小姐不再逗留,望着林晚荣似笑非笑的(.5.)道:“你这奴才,跟我出来把。”

  从一见到萧二小姐,林晚荣便知道今天这事难有善终,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那小册错卖给了这小妞,更不该到这萧府之中,做个什么狗屁不是的家丁。现在落在了人家手上,真是处处被动。

  不过林晚荣也不是什么怕事的人,见这萧二小姐微笑着望着自己,一副娇媚的样子,林晚荣心里冷哼一声,春风吹战鼓擂,我是林三我怕谁。

  当下二人出来,皆是一声不吭,萧二小姐走在前,林晚荣跟在后。这萧二小姐不到十七岁的样子,年纪尚小,在林晚荣的家乡,这么大的女孩子正在上初中考大学,怎么到了这个世界,这点年纪的小丫头却是如此的刁蛮任性?林晚荣实在难以理解。

  一路之上的丫鬟家丁们,看见萧二小姐到来,俱都脸色立变,远远的绕道走,不敢接近这二小姐半分。如此看来,这萧二小姐的恶名,肯定是早已流传开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到了一处屋子,萧二小姐看了林晚荣一眼道:“你这奴才,跟我进来吧。”她的脸上闪着得意的笑容,眼中掠过一丝狡光,率先推门而入。

  林晚荣犹豫了一下,这萧二小姐并非善类,今日要把自己引进这屋子里,莫不是又有什么阴谋?想起阴谋,便又想起了那死在自己手下的恶狗,这个小妞睚眦必报,里面肯定有什么机关。

  “怎么,不敢进来了是不是?你当日拳打脚踢的时候,不是威风的紧么,怎么今日却连这点胆量也没有了?”二小姐见他脸上犹豫不决,忍不住开口嘲讽道。

  林晚荣并不怕这小妞,他怕的只是恶狗,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下,这书房里安安静静,似乎没有狗叫声。他不放心,又仔细聆听,仍是没见什么动静,便有些放心了,他也不说话,看着那二小姐冷笑几声,便放心大胆的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