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三十四章合同制员-至-第三十六章打油诗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三十四章 合同制员工(1)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合同制员工不是个玩意儿,咳,咳,”林晚荣自知失,连忙假装咳嗽两声掩饰过去道:“合同制员工,顾名思义,就是我与萧家签订就业合同,期限为一年。\、qb 5. \这期间,我为萧家服务,每天工作八小时,哦,也就是四个时辰。我个人还是个自由人,不属于萧家,当然了,我还是萧家的家丁,我的劳动成果属于萧家。这样做的好处就是,一旦萧家对我不满意,可以随时解雇我。”

  “哦,哦,”见那三个老头紧紧盯着自己,意思是即使你签了终生卖身契,只要萧家不满意你,也一样可以随时让你卷铺盖滚蛋。林晚荣急忙又道:“而我在这种鞭策下,也会更加有进取心,更加的发愤图强,为萧家的建设出力,为建立更加强大的大华朝贡献一份微薄的力量。一年之后,只要我们双方满意,就可以续签合同,而且可以就薪水问题进行友好协商。”

  后面的这些话倒还有点意思,不求安逸,不满足现状,勇于开拓进取,现在像林三这样勇于自我鞭策的年轻人不多了啊,三个老头啧啧称赞。

  福伯开口道:“林三啊,不是我们不答应你,事实上,你这个提议很有建设性。废除领导干部的终身制,也是我们一直在研究的课题。有了你开这个头,下次家丁代表大会上,我们会提出这个议题进行讨论,一旦通过,就报少夫人和大小姐知晓,然后正式实施。不过,你也知道,这样的改革,会遇到很大的阻力,我们只能循序渐进。这次,我们只能把你的这个建议向少夫人和小姐们汇报一下,成与不成,我们也不知道。不过,你可要想好了,一旦上面不答应,你很可能就被淘汰掉,你可想好了?”

  这福伯说的话一套一套的,什么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什么家丁代表大会,什么改革的阻力,林晚荣头晕晕,好不容易听见最后一句话,急忙点头道:“当然想好了,福伯你就赶快向上汇报吧。”

  杀人不过头点地,报答魏老头的恩情可以,但是改名换姓的忍辱偷生,林晚荣是绝不愿意做的,大不了把命还给魏老头了。

  福伯三人商量了一会儿,便委托福伯为代表向上请示去了。

  福伯走出门外,却见一个女子正站在门外掩着小嘴偷偷发笑。

  这女子年纪不大,但是容貌极美,加以时日,定是个大大的美人。

  “二小姐,原来您在这里啊。”福伯一喜,急忙奔过来,见那女子偷笑的样子,也有些好笑的道:“您刚才是不是也听到了这小子的鬼主意了?”

  萧二小姐哼了一声道:“是挺过分的,早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福伯见她手里拿着一张纸,上面几个字歪歪扭扭隐隐还有些不羁的味道,奇怪的道:“二小姐,你拿的这是什么?”

  萧二小姐抿着小嘴,香肩微微的颤抖着,终于还是抑制不住的笑出声来道:“福伯伯,你看看,这就是林三那小子默写的三字经,咯咯——”

  原来她手里拿的是林晚荣在第一关时的答卷,福伯看着这几个字也有些哭笑不得。

  识字不识字,识得半边字,就凭刚才那个什么合同制员工的建议,这小子也不像是没有读过书的人,怎么写出来的字却是如此的不堪呢?

  萧二小姐从怀里取出一本小册,指着画册上的女子对福伯道:“福伯伯,你看。”

  福伯看着那画册眼睛忍不住一亮,道:“这是大小姐啊。这是哪位大家的手笔?”

  萧二小姐摇着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谁画的,我是从林三手上买来的,而且很多人都从他手上买到了这本小册,哼,那小子竟然拿着姐姐的画像去赚钱,真是坏到家了。”

  说林晚荣会做生意,福伯是一点都不怀疑的,就凭那小子的脸皮,不去做生意就太可惜了。

  福伯道:“那二小姐你有没有问过他,这画是出自谁呢?我虽然不懂得画,但是这画像与我们看过的画像笔法完全不同,简捷流畅,表情生动,虽然简单,却更加不凡,这位大师也不知道是哪里的高人。”

  萧二小姐道:“我也问过他了,可那小子就是不肯说。哼,连几个字都写不全,肯定不是这个坏家伙。而且姐姐一年也难得露几次面,几乎没有人看过姐姐长什么样子,这位大师却能画的惟妙惟肖,这位大师一定是笔力非凡的人物。”

  福伯点点头道:“那这个林三该怎么处置?”

  他听二小姐的意思,对这个林三似乎颇多怨愤,看来这个林三与萧家没什么缘分了。

  萧二小姐咬着嘴唇,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这个家伙鬼主意挺多的,而且,他做了这么多坏事,哼,我怎么能轻易放过他呢。”

  福伯不理解二小姐的意思:“那么,二小姐,这个林三,我们到底是签,还是不签呢?”

  萧二小姐微笑着道:“签,当然要签了。福伯,你就照他的意

  思,弄个什么合同制员工的契约给他,哼哼,只要他进了我萧家的门,我就——”

  她脸上露出恶魔般的笑容:“——关门——放狗——”

  福伯飞一般的跑了,浑身的汗珠却是一层层的滴落下来,他太了解这位二小姐那句“——关门——放狗——”的威力了。

  萧二小姐口中的“大师”,此刻正在跟屋里剩下的两个老头大侃特侃,反正吹牛又不上税,三个人都是此中行家,牛皮满天飞,口水差点淹没了房间。

  从这两个老头的口中,林晚荣大概了解到了萧家的一些情况。

  萧家老太爷,也就是萧夫人的公公,位居六部,曾经任过礼部尚书,门生满天下。卸任之后,回到金陵城中养老。他逝世之时,当今大华朝皇帝亲题挽联吊唁,赐仁德先生美名。

  然而自老太爷一去,萧家少爷也一病不起,苦撑了两年就撒手而去。萧家失去了靠山,光景大不如前,幸亏有萧老太爷的门生多加照料,加上萧夫人辛勤耕耘、萧大小姐又天资聪颖,母女二人苦心维持,才将诺大的萧家产业维持到今天。

  可是萧家老太爷故去多年,影响渐弱,加上竞争对手越来越多,越来越强,这两年,萧家的生意越来越难做。萧大小姐为了维持萧家生意,常年在江浙皖数省四处奔波,极少在家,所以这金陵城中,很少有人见过她。

  林晚荣还从这两个老头口中得到一个重要信息,就是关于今年家丁招聘的。虽然看起来规模挺大,报名人数也和往年差不多,但是萧家今年新录的家丁数目极为有限,对外也是绝对保密的。

  这一点,林晚荣倒可以理解,他做生意的时候,总喜欢把公司营业额往大了吹,至于实际内容,也只有寥寥几个人才清楚。

  “那这些才子们,又算是怎么回事?”林晚荣想起心中一直以来的一个疑问,便向两个老头直接开口问道。极品家丁_第三十五章 合同制员工(2)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由于林晚荣来的时候已经是极晚了,今天的招录也是差不多就要结束了,所以两个老头子才有功夫跟他打开了话匣子。。r >

  原来这些才子们的到来,也是萧大小姐的主意。她故意放出风声,告诉这江南的仕子们,萧家大小姐要选婿了,造成轰动效应,引来这些才子们。

  仕子们的到来,不仅极大的提高了萧家的声誉,就连萧家的生意也猛然之间增长了不少,这实际上是免费的为萧家打了一次广告,就目前来看,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至于怎么处理这些扎堆的才子,这两个老头似乎也不太清楚。事实上,也幸亏他们算是这萧家的元老,才能了解这么多内幕消息,换了别人,根本就不会明白这原来都是萧大小姐的精心算计。

  这萧大小姐敢拿自己的名声做广告,这般胸襟自然非寻常女子能比,两个老头说起来更始佩服的五体投地。

  不过,林晚荣心中却是有些不屑。拿天下人开玩笑,也未免太小瞧于人了,如果被有心人识破,看你这小妞怎么收场。

  这两个老头难得见到林晚荣这么一个无耻的对胃口的人,和他东扯西聊,时间倒也过得快。

  眼见福伯从外面走进来,林晚荣急忙站起来道:“福伯,谈的如何了。”

  福伯叹了口气道:“唉,经过我艰苦卓绝的思想工作,上面终于勉为其难的同意了给你一个机会。”

  另外两个老头显然是明白福伯这种小事化大的本领的,对于他所的什么“艰苦卓绝的思想工作”自然不信。

  玩这一套,林晚荣更是此中翘楚,对于福伯前面的话,这小子直接过滤掉了。

  “如此倒有劳福伯了,他日小生必定好好感谢诸位的提携。”林晚荣假惺惺的向三个老头一作揖,文绉绉的吊起了书袋子。

  当下由林晚荣口述,福伯执笔,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这个世界的第一份劳务合同诞生了。它约定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第一次将两个民事主体放在了同等位置上。

  当然,对于林晚荣提出的什么八小时工作制,福伯直接无视,不叫你卖身已经是够便宜你了,还想一天只工作四个时辰,那让别的家丁怎么混啊。

  林晚荣对这一点倒也不是那么苛刻,反正对于他来说,加班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在这一点上,他所经历的两个世界是如此的神似——从来没有加班费。

  看着自己写的歪歪扭扭的林三两个字,林晚荣很满意,这个无意中设计的签名倒很有个性,没有人能够冒充的来。

  将那契约写好,林晚荣签完字,福伯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契约上已经多了一个娟秀的签名——萧玉霜。

  萧玉霜是谁?林晚荣心里疑惑,却没有出询问。福伯三人受萧家委托,作为担保人也在契书上签名画押。

  毛笔落下的那一刻,林晚荣

  的眉头还是皱了一皱。魏老头,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否则有你好瞧的。

  林晚荣心中叹了口气,从这一刻起,他就成了萧家大宅里,一名光荣的家丁。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成了他此时心情的最好写照。

  幸好只有一年的光阴,为了做一个有诚信的、品德高尚的人,我忍!

  出了门来已是日落西山,门外稀稀疏疏的没有几个人了,倒是才子阵营那边传来阵阵的喧哗声音,还伴着些哭喊声。

  林晚荣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此时听到才子那边吵得热闹,索性无事,不如过去看看。

  他走上前去,细看了一眼,原来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打扮寒酸的公子正在嚎啕大哭,旁边还有一个人在不断的规劝。

  “算了,季常兄,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非要萧家找。既然没有入围,只能说明你和萧大小姐没有缘分,看开点就好了。”那人劝道。

  哭泣的公子猛哼了两声道:“秦观兄,你倒是入围了,当然说的轻巧了。我苦度诗书这么多年,琴棋书画,礼乐仆射,样样精通,为什么就被淘汰了呢。萧大小姐怎么就这么没有眼光呢。”

  “季常兄,这个好像和萧大小姐没有关系吧,你我都没有见过小姐的面,怎么能把责任归咎到她身上呢。依我看,这萧大小姐真的是天资聪颖、博学多才、丽质天生、巾帼不让须眉啊。”秦观兄啧啧的赞叹着,看到旁边人的眼光朝自己射来,更是面露得意之色。今天的才子面试,过关的不多,这秦观当然有理由骄傲了。

  “秦观兄,你今天下午运气好,抽到了那么简单的题目才能入围,怎么我就这么点背呢?难道真的是天灭我季常?呜呜——”

  林晚荣听了一会儿,也大概明白了,原来这两个公子一个叫季常,一个叫秦观,听那意思是秦观过关了,而季常被淘汰了,所以才会如此郁闷。

  不过,一个大老爷们,被淘汰了竟然如此痛哭,这人实在是有些娇气了。看他也是出身寒门,怎么这么的经不住打击?

  林晚荣自认为是打不死的老虎,心里对这季常的软弱着实有几分鄙视。这个叫秦观的家伙倒是脸皮厚实的很,抗打击能力应该比较强。

  林晚荣走上前去道:“两位兄台请了。”

  秦观和季常打量了一眼林晚荣,见他穿着普通,又是刚从家丁堆里走过来,不用说,也是没有读过什么书的人了,便都有些瞧不起他。就连那哭哭泣泣的季常也擦干了眼泪,显然不想在这个“文盲”面前丢了丑。

  “你有什么事吗?”秦观兄啪的一声撑开手中的折扇,轻摇了两下,傲慢说道。

  秦观衣着普通,面对着林晚荣这种劳苦大众,却有着读书人的骄傲,打心眼里看不起没读过书的人。

  林晚荣也不与他计较,抱拳笑着道:“观两位兄台器宇轩昂,人品不凡,一定是来萧家应试的才子吧?”

  秦观与季常一头,脸上露出微笑,显然是林晚荣的马屁拍到了点子上。

  林晚荣脸上露出“兴奋”之色道:“太好了,我没有读过什么书,最羡慕两位公子这样的有才华的读书人了。但不知两位公子去萧家应试,都问了些什么东西啊?”

  季常脸上露出沮丧之色,秦观却是眉飞色舞,故作矜持的道:“也没考什么东西,不过是问了几个比较有挑战性的问题,做了一首小诗罢了。”

  有挑战性的问题?这个应该就是脑筋急转弯之类的问题了,这点上家丁与才子们倒没有什么不同。不过,作诗一项,就显出两边文化层次上的差异了。极品家丁_第三十六章 打油诗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哼,什么有挑战性的问题?不过是一些奇淫巧计,徒逞口舌之利罢了。全本全文免费阅读”季常怒道,显然对这脑筋急转弯有着很大的怨气。

  秦观嘿嘿笑了两声道:“那就不说这个问题了,你季常兄平常也号称满腹经纶,今天怎么连首小诗也做不出来呢?”

  “我,我,”季常脸色涨得通红道:“我一时没有适应,有点紧张而已,而且秦兄你抽的题简单,我抽的题难度较大——”

  看他的脸色,林晚荣就明白了,这季常准是一个死读书的主,按在原来那个世界的话说,就是应试教育的产物,呆板不灵活,不知变通,平时记得牢牢的,上了考场,一紧张就懵了。

  秦观显然也不是什么好鸟,听他在外人面前说自己的题简单,脸上有些不好看了,冷笑着道:“季常兄,这是哪里的话,风花雪月四道题,任抽一题作诗。我抽了风,你抽了雪,都是众目所见,明明白白的,怎么能说我的简单你的难呢?”

  秦观说着说着,便摇头晃脑的吟了起来:“去年一缕风,深藏弄堂中。呼唤未闻响,来去影无踪。”他脸上满是得意之色,显然对自己在考场上的“发挥”深感满意。

  林晚荣想笑却

  又不好意思笑出来,这也能叫诗?这样的诗,本才子放个屁的功夫都能整出三首来。

  秦观得意的道:“季常兄,刚才在考场上你是临时发挥失常,不知你现在想好了没有,以雪做题,你那诗可吟得出来?”

  秦观脸上有几分轻蔑,文人相轻这话倒也不假,他知道这个季常只会死读书,想上个两三天,说不定能凑出一首来,但是眼前这样的急智,他是肯定没有的。

  季常老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显然到现在也没作出这首以雪为题的诗。

  林晚荣本来只是想打听一下才子们应聘的事情,见这个叫秦观的家伙一副咄咄逼人的神色,心里老大不爽,而这个季常也太不争气,憋了半天愣是没放出个屁来。

  林晚荣本人喜欢欺负老实人,但却见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欺负老实人,他心里默念了一阵,哈哈笑道:“这么容易的小诗,连我这等山野鄙夫都能想出来,我看季公子一定是在谦虚了。不如这样吧,我念上一首,请季公子指正指正。”

  见秦观脸上惊奇的神色,林晚荣心里大乐,小子唉,本才子的深浅哪是你这等小人物看得出来的。

  林晚荣踱了几步,嘿嘿念道:“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这是一首地地道道的打油诗,本来林晚荣也不好意思拿出来献丑,但是那个叫秦观的家伙,那狗屁不是的四句话也敢叫诗,林晚荣心里已经大不惭的自封为诗仙了。

  “好诗,好诗啊。”季常惊叫起来,用小扇拍着手道:“‘江上一笼统’,描述了雪花纷飞笼罩江面的景象,这是一个概景,是远景。接着兄台笔锋一转,到了近处院里的水井之上,白雪皑皑,只有这井口幽幽深深,是一个大大的窟窿。至于最后一句,则更是神来之笔,‘白狗身上肿’,一个肿字,便将静态的雪景化为活物。这首诗比拟得当,意境深远,整首诗并无一个雪字,却写出了大雪皑皑漫天飞舞的气势,当真是难得的佳作啊。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兄台当真是深不可测,深不可测啊。”

  这个季常虽然不会作诗,但是分析起来却是一套一套的,什么远景近景,什么划静为动,什么比拟意境,几句打油诗,竟然愣是被他分析出了这么多的弯弯道道。要是放在林晚荣那个时代,一定是个优秀的评论员。

  林晚荣强忍住笑意,故作谦虚的道:“承让,承让,惭愧,惭愧——”

  “噗嗤”一声轻笑传来,林晚荣这个“半才子”扭头一看,却见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正站在自己几人身边掩唇轻笑,显然是听到了林晚荣的打油诗才笑出声来。

  “原来是你啊。”林晚荣笑着道,这小妞正是昨天买下他小册的那个小妞。

  季常和秦观两个人一见漂亮小姑娘,眼睛顿时一亮,急忙掩饰住眼中的狼性,“彬彬有礼”的走到她身边道:“这位小姐请了,在下季常(秦观),请问小姐仙乡何处,年岁几何,可曾婚嫁——”

  林晚荣吃惊的张开了嘴巴,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竟然这么大胆,问的这么直接,泡妞不要命了吗?

  小姑娘脸红过耳娇声斥道:“你们,你们在瞎说些什么?”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小姑娘,他们想泡你啊,这都不明白?”

  小姑娘脸上血红一片,指着林晚荣道:“你,你这无耻登徒子,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小姑娘转过身,拔起小脚丫子飞快的跑了。

  我怎么又成了无耻登徒子?林晚荣心里郁闷。

  上次肖青璇这样骂他还情有可原,毕竟他占了人家便宜。这次他只不过说了一句话,就又变成了登徒子,心里还真够委屈的。你这小妞怎么不去骂那两个无耻的厚脸皮的家伙,反而来骂我?这他娘的什么世道啊。

  这其实是林晚荣误会了,男女授受不亲虽然是铁律,但是这个时代男女交往少,男子遇上中意的女子的机会也少,因此那些风流点的才子们遇上中意的女子,一般都会上前搭讪的。女子们遇上合适郎君的机会就更渺茫了,一旦遇上有人相询,只要对上眼了,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只是这个小姑娘年岁尚小,对这种情形不适应,才会急怒之下转身而去。

  林晚荣不了解情况,见季常和秦观的看着小姑娘离去的方向,目光中充满了留恋,他对这两个真正的“登徒子”可没什么好感,见时间已晚,当下闷哼一声,不顾两人,自行离去了。

  萧家选拔的家丁明日便要入宅了,今天是萧家留给他们的收拾行李的时间,明天这些家丁们就要踏入梦想中的萧家大门了。他们绝大多数人的心情是兴奋的,进了萧家,在家丁界也算立足了,只要努力,说不定会有更大的发展机会。

  唯一例外的是林晚荣,想想明天就要进去伺候萧家的老爷太太了,他的心情差劲之极,只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如果不是因为不知道通往窑子的道路怎么走,他身下此刻肯定已经躺下了不止三个小妞,他以上帝的名义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