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十章灌顶?灌肠?-至-第十二章打大小姐的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十章 灌顶?灌肠?(1)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既然如此,林晚荣也不与他客气了,将那画册收入囊中了。全本\

  “这种功法虽然比采补之术上乘,但若习练不当,也难免流于下作。与女子交合之时,切记要阴阳互通,对处子尤应如此。”魏大叔又嘱咐道。

  什么比采补之术上乘,完全是扯淡,这玩意儿就是专供淫贼们习练的采补之术。魏大叔语焉不详,大概是因为没有亲自试验过,可以理解的。

  只是林晚荣到这个世界才一个月时间,还没有来得及谈恋爱,到哪里去找一个女子交合交合呢?首先声明,以这货的眼光,站街女,他是绝对不看一眼的。

  见林晚荣一脸茫然摸不着头脑的样子,魏大叔无奈的摇头道:“也罢,我就再助你一臂之力吧。”

  他轻轻一掌扣在林晚荣天灵盖上,一股热流顺着他手掌灌入林晚荣体内,直到四肢百骸,通体一片暖洋洋的舒服,那感觉就像是——进了微波炉的烤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魏大叔终于缓缓收回手掌,额头上汗珠滚滚,脸色苍白无比,神情像是苍老了二十岁。

  终于像个八十岁的人了,估计贴黄瓜拉脸皮都没有用了,林晚荣心里暗暗想到。

  林晚荣活动了一下胳膊,体内四肢关节各处都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流动,力量也比之前强大了许多。

  魏大叔调息良久,方才睁开眼睛道:“你虽然骨骼不错,但是由于过了十八岁,身体各部位已经定型。我对你施加的灌顶**,效果极差,我输入你体内的七成功力,你吸收的还不到一成。”

  他边说边摇头,也不知道是在感慨林晚荣错失了好年华,还是感叹自己功力的流失。

  输入七成,吸收不到一成?这效率也太低了吧。林晚荣也是有些汗颜。

  老实说,林晚荣二十一岁大学本科毕业,在一家世界五百强的公司里面拼搏了四年,混到一个部门经理的职位,真正说来,林晚荣不是他所的十八妙龄,而是二十四五岁了。

  只不过从泰山跌落的时候,不仅空间发生了扭曲,就连时间也发生了扭曲。来到这个世界,林晚荣的身体竟然意外的回到了十**岁的状态,所以说,林晚荣现在是十**岁的外表,二十五岁的心脏。

  林晚荣自然不会给他解释这些,对于无私的魏大叔,林晚荣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望着他苍白的脸颊,林晚荣头一回认真的想到——即使他真的是玻璃,魏大叔也还是我的魏大叔。

  “魏大叔,谢谢你了,万事都是强求不来的,有了现在这样的进步,我也是很知足了。”林晚荣淡淡说道。本来就是嘛,林晚荣的身体被时空扭曲了,竟还意外的存活下来来到这里,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恩赐了,还能奢望什么呢。

  魏大叔冲林晚荣竖起大拇指道:“拿得起,放得下,真乃好汉也。好样的。晚荣,你放心,灌顶**虽然失败,但是我想,你只要修习那画册中的心法,必定也能大成。”

  灌顶**?这名字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呢,林晚荣只知道灌肠**。

  灌顶不成,林晚荣对功法这方面的心思也渐渐的淡了,那图册,姑且就当作春宫画册来看吧,增进夫妻床上感情交流还是很有用的,林晚荣心里嘿嘿一笑,心情又爽朗了起来。

  “晚荣,自从我们认识以来,你觉得我对你怎么样?”林晚荣心里还在暗乐,却听魏大叔突然问道。

  “那还用说,是大叔你救了我的命,恩同再造。”林晚荣想也没想的回答道。

  魏大叔脸上浮起一丝奇怪的笑意:“那如果我要你帮一个忙,你愿不愿意?”

  林晚荣担心他又提起去冒充别人公子那事,急忙道:“只要不是冒充别人,而且我力所能及的,我一定办到。”

  魏大叔点头道:“如此便好,其实这事也很容易——我要你到萧府,去做一名家丁。”

  “家——丁——?”林晚荣差点把自己舌头咬破。

  这萧家林晚荣倒是知道,是金陵城中数得着的富豪大户,魏大叔也屈尊于他们门下做一个高级仆人。当然,林晚荣知道,这只是魏老头隐藏身份的一种方式而已。

  这老头叫我去做家丁?叫我去伺候人?林晚荣狠狠盯着魏老头,如果不是大话已经说在了前头,他恐怕早已经上前将魏老头揍个半死。

  见魏老头脸上得意的笑容,林晚荣明白落进了魏老头的圈套,这死老头,自己下贱去做别人奴才倒也罢了,却还要拉他下水,良心大大的坏。

  林晚荣仿佛看见自己身着青布小衫,头顶一顶小帽,被主人呼来喝去的样子。他从小就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现在却被这老头阴了,要去做别人的家丁,心里的恨,真如长江之水连绵不绝。

  魏老头不用看他的脸,也知道他现在是个什么表情,便装作叹道:“算了,你既然没那个心思,我也不——”

  “慢着—

  —”林晚荣打断了他,明知道这老头是故意激自己上套,可谁让自己大话说在前头了呢,只得咬咬牙道:“好,我答应你,去萧家,做一个——家——丁!”

  “不过,”林晚荣语调一转道:“以一年为限,也就是说,我只在萧家做一年的家丁。一年之后,咱们两不相欠。”

  “一年?”魏大叔点点头道:“一年的时间应该足够了。晚荣,我希望你进入萧家,作出一番事业,这不仅是为了萧家,也是为了你自己。”

  家丁?事业?为了萧家?为了自己?这老头也太能忽悠了吧,林晚荣恨的牙痒,让一个家丁去干一番事业,真亏这老头能想的出来。

  魏老头当然明白林晚荣心里在想什么,他脸上浮起一丝神秘的微笑道:“记住了,上天只会垂青那些努力的人,机会只有一次,一切都靠你自己把握,也许你得到的,将是以往你不敢想象的。”

  林晚荣有种直觉,这魏老头绕来绕去,似乎又把自己带回了原来的麻烦问题上。他再想追问,却见魏老头已经双膝磐于床上调息起来,显然是不愿意再与他说话。

  林晚荣只得将话吞进肚子里去了。他今天受了伤,也是疲累之极,在心里骂了这阴险的老家伙一会儿,便沉睡过去。

  一阵悉悉嗦嗦的声音惊醒了林晚荣,他睁眼一看,天色已麻麻亮。那边的魏老头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去。

  见他醒来,魏老头从床上一跃而起,站在林晚荣身前大声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晚荣,你多保重。”

  林晚荣也连忙起身,不顾肩膀的疼痛,趴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给魏大叔磕了三个响头。

  虽然魏老头阴了他,让他去给别人当下人,但他救了林晚荣的生命,这是的的确确,一点不假。男子汉大丈夫,有恩必报,三个响头算得了什么。

  魏大叔急忙阻拦住林晚荣,突然想起什么道:“对了,有一件事情我差点忘记。晚荣,明天就是萧家的家丁选拔大赛了,我已经替你报名了,名头是我的远房侄儿,我给你取了个小名,叫林三,记住啊,别人叫林三那就是叫你了。记得要按时去。”极品家丁_第十一章 灌顶?灌肠?(2)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三?家丁选拔大赛?林晚荣差点晕倒,连真名都不能用,还要叫林三?这个家丁选拔大赛却是个什么玩意儿来着?招录个家丁还要选拔?

  魏大叔看穿了林晚荣的心思,笑道:“名称就是一个符号而已,我相信你也不希望你林晚荣的大名出现在萧家下人的名单里吧,林三则随便多了。全本至于什么家丁选拔大赛,你就别管那是干什么的了,你记住我的话,你要到萧家做一个家丁。不过,好像会有很多人和你竞争这个位置哦,你要努力,不要让别人抢了你的饭碗。”

  林晚荣这才想起来,魏大叔一走,自己的饭票就没了,不得不开始自己养活自己了。照他这样说,去做一个家丁,反倒是魏老头给他找了个饭碗?可惜,虽然林晚荣不在乎这个破饭碗,却还有一堆人觊觎着,不努力的话,还真说不准连个家丁都考不上呢,那可真够糗的。

  只是,选拔几个家丁也要弄个招聘会,也不知道谁出的主意,这点子不是一般的嗖。

  林晚荣这一沉吟间,魏大叔已走远,林晚荣撵出门去,却哪里还能看到他的影子。这瞎子老头,脚步可真够快的。

  林晚荣此时只得正视现实,如果他还是个男人的话,就要重视自己的诺,老老实实的去萧家做一年的家丁。

  好歹只有一年时间,瞎混混也就过来了,就当是到猪窝里磨炼一年吧。至于那老头谈的什么做出一番事业,则是纯属扯淡,要是跑去跟萧家老大说,老大,我要作出一番事业,保证会被乱棒打出来不可。

  想通这一层,林晚荣心里轻松了许多,只要通过那个所谓的什么家丁选拔,然后瞎混一年,就解脱了。

  所谓的家丁选拔大赛,也就是相当于一次“招聘会”,想想又要在招聘会上找工作,林晚荣心里嘿嘿一笑,惭愧啊,惭愧,又要开始挣钱了。

  这一天有重伤在身,林晚荣也不作他想,便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休息。

  魏大叔留下的是一间小小的茅草屋,房里的摆设极为简单,除了两张床便只有一些书籍古典了,林晚荣随便翻了一下,竟然有不少是大内典藏书籍,也不知道这魏大叔是从哪里偷来的。

  林晚荣现在的心情已经安定下来,对这个自己来到的世界还是有几分好奇的,便翻开这些书看了起来。虽然古文繁体字再加上还要竖着读,看的林晚荣头晕眼花,但为了不成为这个时代的“文盲”,林晚荣也只有苦苦支撑下去了。

  秦末时候楚汉之争,在林晚荣那个时代,是以霸王项羽自刎乌江落幕,但在这个世界里,却是项羽获胜,刀斩刘邦,建立强盛大楚,项羽和虞姬便成为大楚开国皇帝和了。

  历史在这里出现了分叉,林晚荣的的确确是来到了另一个空间,这个空间与林晚荣之前的那个空间一样,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就像一条大江,只是出现了不同的支流而已。

  这个空间里由于刘邦被灭,历史发展与林晚荣那个时候完全

  不一样了,这千余年来,华夏纷争不断,大楚之后又有十几个朝代,直到百余年前,赵姓皇帝才建立了强盛的大华朝。而在大华之前的朝代叫做大宋,恰巧的是,这里大宋朝廷的**无能与林晚荣所熟知的大宋几乎如出一辙。

  而在空间传递的时候,又触发了时间逆转,所以林晚荣又回到了十**岁那个年纪,可是他的思想却让仍然是二十五岁的时候。

  总之一句话,林晚荣不仅回到了十**岁的年纪,而且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陌生的空间,也可以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林晚荣隐隐有种感觉,在自己身上发生的这种神奇事件,似乎就是不同时间不同空间的一个跨越,这也许是破解这个多维世界的一个重要佐证。可惜,自己再也回不去了。这些杞人忧天的事情,还是留待更多的爱因斯坦去想破脑壳吧。

  林晚荣感慨了一会儿,便不作他想,继续学习历史。这一天便在他勤奋的阅读中度过了,林晚荣流连于书海中,就连肩头上的伤口也不觉的如何疼痛了。

  一夜好睡,第二天早上起来,被肖青璇打伤的内腑也不再隐隐疼痛。肩头的那片紫青色也褪了下去。果如魏老头所,这点小毒还不至于死人。

  也不知道魏老头给林晚荣用的什么金创药,肩头的伤口已经结痂,比林晚荣那个时代所见的手术缝合,要强的多了,有时间见到他一定要再弄一点放在身上备用。

  收拾打扮一番,对着铜镜中的潇洒模样还是颇为满意的,虽然脚上的布鞋还是开口的,不过林晚荣也不在乎了,以貌取人者林晚荣是不屑与他交谈的,何况他这品貌绝对不差,只不过打扮寒酸了点而已。

  出了门去,在大街上先闲逛一阵。老实说,林晚荣对这金陵城并不太熟悉,唯一去过几次的地方就是离居所不远的玄武湖了,那萧家的门洞朝哪个方向开,林晚荣都没有见过。

  在大街上吃了两根油条,喝了一大碗豆浆,林晚荣忍不住拍了拍涨的鼓鼓的肚子,这个世界可没有什么地沟油发霉大豆之类的东西,都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期的绿色食品。潇洒的丢下三个铜板,大叫着不用找了,便夹着破布鞋往前行去。

  走了几步才想起不知道萧家在哪里,便拉住旁边一个大叔道:“大叔,请问——”

  大叔直接打断林晚荣,递给林晚荣手里一个东西道:“是参加萧家家丁选拔考试的吧,呶,这是路线图,五个铜板一个。什么,一个铜板你要一个?小兄弟,你也太狠了吧,成本都不够啊。最少三个铜板。好吧,好吧,薄利多销,两个铜板给你两个。”

  林晚荣掏出两个铜板给他,收了这两张薄薄的指引线路图,然后问道:“大叔,这萧家选拔家丁也要这么大规模,而且看起来很紧俏的样子,这个工作就真的这么好么?”

  看在两个铜板的面子上,大叔打开了话匣子:“小兄弟,你刚从外地来不久吧。唉,你也知道,这年头,行当不好找。萧家是金陵城有名的大户,虽然这两年的光景也不如从前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的家丁待遇十分之好,就连最低级的家丁,月俸也有一两五钱银子,更别提中级和高级家丁了。而且逢年过节还有红包利市,福利也十分的丰厚。所以报名人数络绎不绝。我告诉你吧,从今天早上到现在,我接待的不下于百人了,都是像你这样的年轻小伙子,还有不少的风流才子,也和你们一样,要去报名呢。”极品家丁_第十二章 打大小姐的主意(1)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才子们也要去报名?”林晚荣眉头一皱。 、 r >

  这年头,才子两个字,可是一个吃香的金字招牌。凡是挂了才子头衔的家伙,甭管有没有本事,那性情都十分高傲。读的是论语道德,说的是秦淮***,才子们追求的是这样的生活,就算有百两银子的月俸,他们也不会拉下面子去当一个下人的。可是今天怎么了?这些家伙难道发疯了?他们怎么会如此积极的去当一个小小家丁?

  那大叔显然也是一个天生的狗崽队,拉住林晚荣四面看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趴到他耳朵上道:“小兄弟,这中间的内幕你就不清楚了吧。听说萧家的大小姐年届双十,马上就要选婿了,这些才子们可都是冲着这个去的。你想想,这萧家自老爷去世之后,人丁单薄,除了萧夫人母女三人,就再也没有个男丁。这萧家大大小小的生意,全要靠大小姐打理。谁要是娶了这大小姐,萧家诺大的家产可不就是他的了吗?”

  林晚荣顿时长长的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这萧大小姐青春貌美年少多金,就像那花蕊里的芬芳的花蜜,大大小小的才子们,自然就像是发情的公蜂般猛冲过来了,这也不奇怪,绿头苍蝇碰到臭鸡蛋,都是这副德行。

  林晚荣看过的电视和中,所谓的千金小姐无不是国色天香貌美如花,老实说,林晚荣是不大相信的,美女属于稀缺品,怎么可能像的那样成打的批发?都是一堆yy的作者的春梦而已。

  “那请问大叔,这位萧大小姐生得面貌如何啊?”林晚荣悄悄问道。

  “这个——倒是无人见过。”大叔犹豫了一下答道:“这位萧大小姐自萧老爷去世后,就一直掌管着萧家产业,为人低调,从不轻易露面,所以没有几个人见过她的模样。不过以那萧夫人的模样来看,这大小姐的容貌也绝对不会差。”

  &nbs

  p; 大叔眼中射出男人都懂的光芒,林晚荣心里一笑,看来这萧夫人定然是生的十分貌美了。听这位大叔这样说,那么这些才子们定然还没有见过萧大小姐,林晚荣眼珠一转,一个主意便浮上心头。魏老头逼他去做家丁,他自然不肯吃亏,先利用这萧家赚上一笔,也才对的起自己受的委屈。

  林晚荣看了大叔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真诚”的笑容道:“大叔,你虽然很勤奋,但是做生意的手段还是不够多。”

  大叔咦了一声道:“还请小兄弟指点一二。”

  林晚荣点点头,四边看了一眼,然后拉住旁边一个和自己打扮差不多的年轻人道:“兄台,我手上有一份萧家家丁选拔试的指路索引,在下刚才心情太急,多买了一个,现在以最低价四文钱转让。兄台你也知道的,这玩意儿今天十分抢手,我刚才也是从这位老伯手里以五文钱买来的。”

  那年轻人眼珠一转,“精明”的道:“你这都是转手的二手货了,三文钱我便要了。”

  林晚荣露出“为难”之色,最后叹了口气道:“也罢,今天就当作全亏了吧,兄台,我们成交!”

  林晚荣嘿嘿一笑,将路引交给了“精明”人,同时接过了“精明”人手钱。

  大叔在一边看的直眨眼,林晚荣在一转眼之间,空手套白狼的多了一个路引,又赚取了一个铜板。

  “大叔,你看明白了没有?”林晚荣走到他身旁微笑道。

  “公子高招!”大叔脸上满是敬佩之色,心悦诚服的道。

  “这叫做营销策略,将成本摊薄,赚取利润。”林晚荣也不管他懂不懂,选择了相对简单些的理论讲给他听。

  林晚荣在公司是负责营销的部门经理,手下掌管着好几十号人,这些简单之极的理论,自然是信手拈来。

  大叔仔细想了想,点点头道:“我懂了,公子。”

  对这个做生意的老头,或许是由于同行的原因,林晚荣感觉和他很投缘:“大叔,请问你贵姓啊?”

  “不敢,小老儿姓董,董仁德。”大叔恭恭敬敬德对林晚荣道,丝毫不因林晚荣这身破烂行头而小觑于他。

  我倒,董仁德,这名取得可不是一般的好啊。

  “董大叔是吧,你好,我叫林晚荣。”林晚荣点头微笑道。

  “原来是林公子,小老儿实在是有眼不识泰山了。”董仁德急忙抱拳道。

  林晚荣微笑着抱拳道:“好说好说。董大叔,我刚才突然有了个想法,想与你合作做一笔生意。”

  “合伙做生意?这个,这个,小老儿我没那么多本钱。”董仁德嗫嗫嚅嚅道。

  林晚荣心里敞亮,他定是因为自己与他方才相识,这般急切的提出要与他做生意,自然是要引起他的怀疑了。

  事实上,要是换了林晚荣那个年代,他这样冒失的提出想法,别人一准怀疑他是做笼子的。另一方面,看董仁德一身打扮,家里也肯定不是很殷实。

  林晚荣点头道:“董大叔,你放心,我与你做的这是无本生意,所有本钱都由我来出,你只需要帮我一点小忙就可以了,到时候我们五五分帐。”

  董大叔怀疑的看了林晚荣一眼,也难怪,林晚荣这身打扮,怎么也不像是个做生意的有钱人。

  林晚荣看他的眼神,便明白他的想法,对他点头道:“董大叔,你每天都在这大街上迎来送往,相信你的眼光不会差。正所谓人不可貌像,海水不可斗量,如果你也像别人那般的眼光,又怎么可能做成大生意呢。”

  董大叔沉吟着,林晚荣趁热打铁的道:“上天是公平的,他给了所有人机会,只不过有的人具有眼光,他向前一步,就海阔天空了,有的人畏缩不前,就失去了机会。”

  董大叔想想林晚荣刚才的推销手段,确实是有几把刷子,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对林晚荣点头道:“好,林公子,我听你的,你说吧,要怎么办?”

  林晚荣点点头道:“董大叔,首先,我要确认,这萧家大小姐是否极少有人见过?”

  董大叔点头道:“的确如此,我家闺女为经常为萧家小姐太太做衣服,听她说,连萧夫人都极少见大小姐的面。”

  “哦,令千金?”林晚荣笑道:“她原来也能经常接触到萧家的太太小姐们啊,倒是失敬了。”

  董大叔骄傲的道:“我家巧巧心灵手巧,人又长得俊俏,那是远近闻名的,萧家的小姐太太们都很喜欢她。”看得出这闺女确实是老董的宝贝,说起她来,老董满脸放光。

  林晚荣要将心中想法讲给老董听,二人便要寻个清净点的地方,董仁德看了林晚荣一眼道:“如果公子不嫌弃小老儿家贫,就请到我家中一叙吧。”

  这老董倒是个实在人,而且下定了决心的事就全力投入进去了,用人不疑,对林晚荣没有任何的担心,倒是有些气概,看来林晚荣的眼光还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