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四章原来你是小妞-至-第六章将美女推下河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四章 原来你是小妞(1)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日,死人妖!

  “听兄台刚才所吟绝句,便知兄台是大有抱负之人。 、qВ5. \”绝色小子停住了笑,望着湖面沉吟道:“正如兄台所说,江南盛产才子佳人,多有文人墨客,绝句天下传,这些是优点,但是也是缺点。”

  “哦?”这个时代还会有人想到这些,林晚荣顿时大感兴趣:“这位人——哦,仁兄,不知此何意?”

  他一时漏嘴,差点连人妖两个字都叫了出来。虽然估计这小子不知道这两个字的意思,但若是真要解释这两个字,那岂不是大大的为难他了。

  绝色公子点头道:“我朝自太祖皇帝开国以来,都有重文轻武的习气,尤以江南为重,才子仕女,无不以文采风流为荣。放在太平盛世的时候,这些都没有错,可是在如此国难当头,北方重敌入侵的时候,他们却还依然故我,置国家于何处?国家,国家,有国才能有家,如果人人都象他们这样,‘暖风熏的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那我们大华朝,还有何希望可。”这人妖公子越说越怒,脸上早已是怒火满天。

  林晚荣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个月了,早已经知道现在所处的这个时代叫做华朝,皇帝姓赵,都城在顺天。

  听说现在北边边境外族入侵,大华军队丢土失地节节败退,好在胡人军队虽强悍,却未曾想到大华军队如此迅速的溃败,胡人军队粮草准备不足,又适逢秋末冬初,只得暂停攻势,退回草原,同时整军备战,准备来年一口气杀入中原腹地。

  前朝大宋的时候,汴州是大宋的都城,那时候大宋**无能,外敌入侵之后,威胁汴州的安全,大宋朝廷无奈南迁至杭州,汴州称为陪都。及至大华朝先祖马上立国,驱除了胡人,创立了大华朝,但陪都汴州之耻,无人能忘。所以林晚荣口中所的‘直把杭州作汴州’,这绝色公子也能理解并深以为然。(注:本书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此大宋并非我们熟知的大宋,只是恰巧同名而已。后文会有解释。)

  林晚荣与这个世界虽然还有些格格不入,但他知道,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就要把自己置身进去,无论如何,这些都是自己的同胞,是绝不能允许外族欺侮的。

  “一个国家要强盛起来,文治武功,两者缺一不可。像这样的歌舞升平中粉饰太平,还是少来点为好。”绝色公子终于做了总结性发,脸上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

  初时还以为这死人妖是天天在脂粉堆里厮混才弄得这副俊俏的桃花模样,没想到他心里还是有些抱负的。林晚荣对这人妖公子的观感顿时改变了不少。

  只不过对于现在的林晚荣来说,富国强民暂时还不是他的责任,所以也未表现出多大的兴趣来。

  绝色公子对湖面上的才子们很是不满,他所讲的话貌似也有些道理,但林晚荣的职业经验告诉他,这事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林晚荣自然不能完全赞同绝色公子的话。

  林晚荣冷哼了一声,未置可否,也不去理会那绝色公子,只是看着湖面,不发一。

  绝色公子看见林晚荣的表情,以为他也是仕子,眉头一皱道:“兄台可有功名在身?”

  林晚荣摇头道:“不曾考取功名。”日,就你会掉文袋子啊,大爷我也会。不过这小子眼神真不好啊,有见过穿麻布,脚指头都露在外面的秀才举人吗?

  绝色公子又道:“兄台可曾应过乡试?”

  林晚荣继续摇头道:“在下连考试院的门头,都不知道是哪个方向开的。”

  绝色公子奇怪道:“这样说来,兄台都算不上是一个读——”他说了一半,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口误,急忙停下了语,将后面几个字收了回去。

  林晚荣却是明白他的意思,心里大忿,考,死人妖,什么眼神,老子要不是读书人,能念出那句应景好诗?堂堂北大毕业的高才生,用现在通俗点的话来说,那是国子监门生,再过个几年,说不定可以去国子监弄个什么祭酒之类的当当,你竟敢这样轻视于我。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时代的书,林晚荣的确是没有读过几本,人妖公子说他算不上是一个读书人,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林晚荣心里极为不爽,轻轻的哼了一声,缓缓吟道:“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的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人妖公子眼睛一亮,连连击掌叫道:“好,好,好一个山外青山楼外楼,好一个西湖歌舞几时休。兄台高才,果然非同反响,但凭此句,普天之下,便再无人能与兄比肩。”

  他身边那一直对林晚荣冷目相对的小厮,也露出崇敬神色。

  林晚荣心中好笑,对这人妖公子的马屁哲学十分鄙视,奈何这人妖公子似乎拿准了他的脉门,这马屁拍的他浑身舒坦。

  只不过人妖公子口口声声看

  不起才子仕人,却又对林晚荣吟出的这诗赞不绝口,真是可笑之极。

  人妖公子也是个极为精明的人,看到林晚荣眼中的神情,似乎理解他的意思,急忙道:“先生高才,尚请见谅,我绝对没有看不起读书人的意思,只是眼下国家为难,我实在看不得江南仕子这般‘国之将难,无及故我’的样子,才出口冒犯,先生高风亮节,还请原谅则个。”他说着说着,竟真的折己下节,向林晚荣一躬,以示歉意。

  见这家伙认罪态度十分之好,兼之马屁功夫极其到位,林晚荣也不跟他一般见识了,假惺惺的扶起他,抱抱拳道:“这位兄台高姓大名啊?”

  “不敢,不敢,小姓肖,肖青轩。”人妖公子急忙抱拳恭敬的道。

  “哦,肖兄是吧,在下我姓林,林晚荣就是在下我。”林晚荣笑嘻嘻的说道,没有半点恭敬意思。

  “原来是林兄,失敬,失敬。”肖青轩看着林晚荣,洁白的脸上又露出两个酒窝,伴着一抹绯红,眉眼间中竟有着说不出的妩媚。极品家丁_第五章 原来你是小妞(2)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肖兄,好说,好说。全本”林晚荣冷冷笑道:“诚如肖兄所,我的确不是个读书人。”见肖青轩眼中露出尴尬之色,想要说什么,却被他摆手毫不留情的打断。

  肖青轩只得轻轻要着下唇,对林晚荣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编贝,那俊俏的样子,让林晚荣心里又是一阵急跳,急忙转过头去不去看他。

  日,这死人妖,竟然对我放电,林晚荣十分恼火,却也拿他没有办法。

  好不容易将心情从恶心中稍微调整过来,林晚荣再也不去看这死人妖的脸,继续道:“我虽然不是读书人,对他们这种安于现状的情绪也不是很赞成,但是我认为这怪不得他们,因为症结不在他们身上。”

  “不在他们身上?”肖青轩这人妖公子一皱秀眉道:“不知林兄此何意。”

  林晚荣缓缓道:“很简单,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是一个国家民生的反映。而民生,则是一个国家施政情况的晴雨表,哦,这个,晴雨表这个东西,你懂吗?”

  肖青轩露出个勉强能懂的意思,林晚荣也懒得对他解释,接着说道:“你看到的现在玄武湖上仕子如织,仕女穿梭的情况,正是这个国家舆论导向的结果。”

  林晚荣还是很不适应这个陌生的地方,所以直接将其称为“这个国家”。

  “舆论导向?”肖青轩显然又遇到了名词障碍,好看的皱起眉头,那娇俏的样子,让林晚荣响起西子捧心的典故。

  日,怎么会想起这么恶心的比喻。林晚荣赶紧摇摇头,将这个可怕的想法从心底赶走。

  肖青轩看了他一眼,羞涩的道:“林先生,你能不能给我讲解一下,何谓舆论导向?”

  这小子学习起来还真有股劲,现在又叫起林晚荣先生来了。想起先生代表的两外一种意思,林晚荣浑身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要做这人妖的先生,还不如请求上帝阉割了我。

  “肖兄,请你以后不要再叫我先生,好吗?老实说,我对这个称呼,真的有些,有些过敏。”林晚荣忍不住皱眉道。

  肖青轩愣了一下,旋即答应道:“好的,林先生。”

  林晚荣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这死人妖,真是死性不改。

  肖青轩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白玉般的脸上也是一红,急忙不好意思的对他笑了笑。

  懒得跟他计较了,这还是林晚荣到这个地方之后,第一次跟一个人说这么多话,过去的一个月,都快憋死他了。反正他也有的是时间,在这个破地方,想找一个人来听他唠叨这些事还真是困难呢。

  “所谓舆论导向,也就是宣传,只要掌握好了宣传的方向,造出什么样的舆论,都没有问题。你让这些仕子们歌舞升平,那便歌舞升平,你让他们慷慨赴国难,那便赴国难,一切都在于手段的灵活应用。”林晚荣淡淡的说道。

  这肖青轩果然是个机灵人,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大感兴奋的道:“林先生,你的意思是,我们控制舆——”他话说了半截,便止住了,显然已经意会过来。

  这小子倒是个人才,反应敏捷,而且懂得是话说三分的道理。

  林晚荣冷冷一笑,道:“是歌舞升平,还是国难当头,取决于当政者的水平。而今虽是国难当头,这些仕子们却依然是歌舞升平,感觉不到一丝紧张气氛,这就不能不说是当政者的失误了。”

  林晚荣虽阴差阳错的来到这里仅仅一个月,但他本来就不属于这里,没有什么帝王为贵的思想,见了皇帝也绝不会磕头,骨子里难免有些倨傲,因此说起话来也懒得顾忌什么。

  事实上,这话也只有他这个什么都无所畏惧的平头出来,其他人等,就算有所想法,也不敢直接表白出来。

  这姓肖的人妖小子显然是个忠心的保皇党人,听到林晚荣的冷笑,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也冷冷道:“林先——林兄,我想事实上并非你所想象的那样。当今皇上正春秋鼎盛,励精图治,今次北方重敌入侵,对我泱泱华夏来说,虽然是一次挑战,却也并不代表着没有机遇。据我了解,当今皇帝雄心壮志,正在大兴吏治,整饬官场,积蓄力量,力求对敌不战则已,一战功成,扬我泱泱中华之志气。”

  这小子竟然知道在危机中寻找机遇,眼光倒也独到。他话虽然说得冠冕堂皇,但那些什么当今皇帝春秋鼎盛之类的话,纯粹是欺骗小孩子罢了。

  林晚荣虽然到这里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却也了解到了,当今皇帝年过六旬,却由于少年时荒唐过度,直到现在仍然是膝下无子,也只有两个公主而已,什么春秋鼎盛,那老小子现在恐怕早就是不举了。

  至于是否励精图治,那也由不了皇帝一个人说了算,民生才是最好的佐证。就这金陵***与北方烽火形成的鲜明对比,励精图治四个字恐怕也就摆在那皇帝老儿的庙堂之上看看罢了。

  看这肖公子的神态,对这皇帝有着绝对的信任,林晚荣懒得与他争辩,冷笑着哼了一声道:“自古功过是与非,只留待后人评说。小肖你既然对皇帝有着超常的信心,那我就希望你的感觉无误,希望他为天下百姓造福了。”

  那人妖公子听到林晚荣叫他小肖,显然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称呼,脸上红了一下,狠狠瞪了林晚荣一眼。

  林晚荣的脸皮厚如城墙,对他的白眼自然视如未见,倒是他那个俊俏小厮,涨红了脸,捏紧了小拳头,像是要冲上来与他打架。

  “听林兄的意思,对当今皇帝似乎很没有信心?”肖公子的脸色越发难看了,望着林晚荣一字一顿的说道。他激怒而,身上似乎很有些富贵逼人,那种气势不是普通人家能够具备的。

  可惜林晚荣对什么狗屁的富贵王霸之气一律免疫,他那点小心思,在林晚荣看来却如同邻家的小孩子斗气般,倒是他脸上浮起的那抹红色,却让他整个人逾发的俊俏起来。

  老子要是好男宠的话,就养了他。心里忽然升起的这个念头,却让林晚荣吓了一跳,这他娘是哪国的人妖,竟然差点让老子改变了性取向。

  “信心?”林晚荣看着他笑道:“小肖,不要把希望寄托于那个皇帝老儿身上,人,只能靠自己。”

  “你——”听林晚荣对皇帝没有一丝尊敬直呼皇帝老儿,那肖公子气的满脸通红,指着林晚荣道:“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出口?”

  他愤怒之中连耳根都挣的通红,晶莹如玉的耳垂上隐隐可见的两个细细小点显得明显了起来。

  “原来你是个小妞啊。”林晚荣脱口而出道。极品家丁_第六章 将美女推下河(1)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这个世界和林晚荣那个年代有很大的不同。全\本在林晚荣那个世界里,男人穿耳孔鼻孔戴耳坠鼻环的比比皆是。

  可是在这里,民风淳朴,那样惊世骇俗的人,只能被视为妖魔,人人得而诛之。

  所以,在这里,绝对没有男人敢穿耳孔,就连人妖也没这个胆量。

  这个叫肖青璇的小妞,方才焦急间耳孔通红,林晚荣才注意到她耳朵上竟有两个细细的耳孔,难怪长得这么俊俏,原来真的是个国色天香的大姑娘。

  林晚荣心里暗自庆幸,看来本才子的性取向还是非常正常的。不过这个小妞不为他的这身寒酸行头所惧,折己相交,倒也确实有几分慧眼。

  这西贝货肖公子被林晚荣一语点穿了身份,那毫无忌惮的“小妞”二字更是绝对的触到了她的逆鳞,之前对林晚荣的好感顿时荡然无存。

  她脸色通红的望着林晚荣,眼里喷出一股股的怒火:“你这无耻登徒子——”

  林晚荣之前看肖公子不顺眼,是因为有泰国货的嫌疑,此时却是完全揭穿。

  现在再看,这小妞身材修长,**紧绷,不用摸就能感觉到那火热的弹力。柳眉凤眼,唇红齿白,全身肌肤光滑如玉,愤怒之下,玉盘似的小脸上漂上两抹晕红,更增添了几分妩媚色彩。

  论容貌和身材而,是林晚荣所见过的女子当中最为漂亮的了。只可惜,从刚才的飞机场来推断,她胸前必定有什么束缚,掩盖了部分波涛,看不清真貌,略微有些遗憾了。

  林晚荣紧盯住她胸前不放,不断的点头又摇头的感慨着,那神情落在外人眼里,自然是一个标准的色狼了。

  肖青轩脸色苍白,忽然大叫一声道:“我杀了你这登徒子。”

  她将手里的小扇抛开,纤细的手掌淡蓝荧光闪动,带着一股强劲的掌风,快如闪电般向林晚荣胸前袭来。

  林晚荣心里大吃了一惊,这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是什么?武功?魔法?

  已经来不及细想,这小妞手上动

  作极快,林晚荣在大学里虽然也自诩为反应敏捷打起架来以一敌二,但在这小妞手下,竟然是完全来不及躲避。

  看着那手掌眨眼之间便要印在自己胸膛,林晚荣只有一个想法,我要挂了,而且还是挂在一个绝顶漂亮的小妞手上。

  林晚荣心里忽然想起远在家中的父母来,如果不是一个多月前单位组织什么旅游登泰山,他也不会跟来,要不是那个可恶的小妞强迫他背了几乎所有人的行李,他也不会失足掉下山谷,更不会时空扭曲的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鬼地方,也不会莫名其妙的挂在这个小妞手中了。

  林晚荣心里突然愤恨起来,既然让我来到了这里,为什么还要这么快就让我挂了?这分明是老天爷在耍我,我不甘心。

  林晚荣心里一挣扎,狠狠望着那个掌握了自己命运的小妞,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双臂忽然向前一伸,猛地搂住了她的腰,与此同时她的手掌也触到了林晚荣胸前。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晚荣触到她腰的一瞬间,她眼中似乎流露出一丝不忍,掌上的力道也相应的减小了几分。

  饶是如此,林晚荣也是胸口一阵剧痛,浑身如同散了架似的,一股鲜血自口中喷出。

  林晚荣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血红着双眼,双手如铁钳般,紧紧搂住她的腰。那股细腻滑嫩的柔美感觉,让林晚荣心神一荡,但此时小命掌握在别人手里,旖旎之感稍纵即逝,林晚荣狠狠卡住她,让她第二掌发不了力,同时双脚猛地向后退去。

  两个人本就靠近湖边,肖青轩促不及妨之下根本没有预料到林晚荣会突然爆发,不经意被林晚荣搂住了腰,她脸色通红的怒叱道:“你——无耻,我杀了你。”

  这是她第二次骂林晚荣无耻了,这一次她是真的动了杀机,掌风犹比上次猛烈,根本就没有留情的余地。

  林晚荣浑身剧痛之中,心里还保存着一丝清明,早就料到这小妞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便紧抱着她的腰际,让她无法着力。

  两个人身体贴的极近,林晚荣在她抬起的右手腋下轻轻一抚。以他的经验,这种小时候挠痒痒用的方法应该百试不爽,不管你是高手大侠还是富贵皇帝,遇到这一手都得乖乖就范。

  果不其然,这厉害的丫头浑身一抖,双臂一紧,急忙抑制住笑意,那聚集在掌上的劲道便彻底散去。

  这qb5难逢的机会他要还抓不住,林晚荣三个字就倒过来写了。

  林晚荣死命抱住她的身体,不让她有一丝一毫的挣扎,脚下猛地一蹬,两个人便一起自岸边落了下去。

  水花溅起的同时,肖青轩发出啊的一声惊叫。

  岸上的俊俏小厮没想到自家小姐转眼之间竟然被人劫持,救援不及,见到肖青轩落水,小厮急忙大呼一声“小姐”,神态之悲切,直可惊天地泣鬼神。

  只可惜林晚荣早已经认识到了这小娘皮的厉害,自不会放手,反而环抱着她的细腰,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将她搂在怀里,越抱越紧。

  此时他可没有一丝占便宜的侥幸,这小妞是个辣货,差点命丧在她手里。妈的,下了水,我整不死你这小妞。

  林晚荣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拼命的搂住了小妞,两个人一起沉入水底,任她如何挣扎,林晚荣绝不放手。

  这女人也不知道属什么的,劲道奇大无比,在林晚荣身上抓的青一块紫一块,林晚荣忍着剧痛一声不吭。

  在林晚荣那个时代,会水的女人都很少,更别说这个礼教之防重于生命的时代了。在这个世界,女人会水绝对是个异数。

  果然不出所料,这肖青轩养尊处优,对水性是一窍不通。而林晚荣则是在汉江边的小山村长大,游的像水里的泥鳅,这漂亮小妞又怎么会是他这水下蛟龙的对手呢。

  林晚荣紧紧抱住她,不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动弹,两个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肖青轩拼命挣扎着。初时,力道尚大,过了不大一会儿,她的挣扎便慢慢减弱,同时,也喝了不少的水。

  林晚荣心里大喜,他水性纯熟,睁开眼来,只见肖青轩纶巾飘落,长长的秀发在水里轻轻飘起,步靴和雪袜也不知什么时候脱落,一双天然的秀美小足在水里不断的蹬着,长衫已经挣扎开,露出里面一抹灰白色的束胸腰带。

  林晚荣浑身仍然剧痛,他吃了这小妞的大亏,差点连命都送掉,心中实在恼火,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她束胸腰带狠狠一拉。

  肖青轩显然意识到了他的动作,她惊恐的张开小嘴想要呼喊,又猛灌了几口湖水。

  湖水清澈见底,林晚荣定睛细看,见她胸前少了束缚,两堆巨大的新剥鸡头蜂拥而起,紫色的葡萄珠子颤颤微微,娇美无比。以林晚荣的眼光,这绝对是d罩杯往上的级别,那身材,比起世界小姐级也不遑多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