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可汗篇4做我们拓跋家的人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楚娇很明显地感觉到,自那天中午之后,队伍里的将士对自己的态度好了很多,特别是呼罗延身边的那些人。

  虽然这支队伍里也有她父皇派遣来送亲的礼部官员,但因着鲜卑这j年势如破竹的战绩以及拓跋皇族四处征战的凶狠威名,大楚的官员们j乎丝毫不敢发生置喙什么,一路上安静得如同鹌鹑。这一次的和亲本就是一场不对等的j易,强势的一方,显然不是大楚。

  楚娇倒是根本没有作为筹m的自觉x,每天好吃吃好喝喝,待在全队伍最豪华的马车上,还有两个美人儿侍nv伺候着,不要太悠闲。

  然而晕车的mao病还是好不了,每天都没什么胃口,路途还没走到一半,本就不到巴掌大的小脸,瘦的下巴都快戳死人了。

  呼罗延是眼睁睁看着楚娇瘦下去的,他虽然面上没怎么说,但是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越看那张脸越觉得不得劲。

  啧,还是原来白白nn的模样顺眼。

  “喂,你可别死在路上了啊,若是没法和亲,我……我哥丢了脸,你们大楚就完了!”

  某一次,在楚娇实在忍不住,叫停了马车大吐特吐一顿后,呼罗延yy怪气地说道。

  楚娇瞥了眼男人状若嫌弃的黑眸,胃里的难受消减了j分,没好气地回道,“放心,就算死了,我也是你们拓跋家的鬼!”

  她的本意是想打趣一番掩藏身份的他,没想到却是被男人皱着眉头捂住了嘴。

  “生死不能随便挂在嘴边,”鲜卑人信奉神明,对这些字眼忌讳很大,“好好的活着,做我们拓跋家的人。”

  楚娇闻吐了吐舌头,却忘记男人的手还在自己嘴上,舌尖就这么在男人粗粝的掌心里勾了一圈。

  “!”

  呼罗延像被烫着了似的缩回手,瞪了这个‘放荡’的公主一眼,嘴动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g脆双腿一夹马肚子,眨眼间就跑到队伍前边去了。

  楚娇只来得及瞧见他黑红的耳朵,不过还是捂着胃弯了眉眼。

  后来又有一次两人互怼时,楚娇随口提了一句想吃烤兔腿,呼罗延当场虽然嫌弃地念叨“nv人就是麻烦”,然而当天下午,男人就消失了一段时间,回来时马匹后t的搭袋上已经挂上了两只被一箭穿心的兔子。

  还热腾腾,血淋淋的。

  碧萝捂着嘴看着满脸络腮胡的男人,觉得他煞气冲天,兔子如此弱小可ai,他这样做太残忍了。

  楚娇听了咧嘴一笑,十分恶劣地让呼罗延将兔子p整个剥下,又在他的黑脸中大方地将洗的洁白的pmao赏给了两个侍nv。

  自己则难得胃口好地啃了一只烤兔腿。

  其余地当然进了某个身强t壮的男人胃中。

  这一路上,楚娇安分了不少,虽然时不时提些奇怪的要求——比如让人采一些路边从未有人吃过的红se野果,又比如路过小镇让铁匠按照图纸打了个许多螺旋状的铁器——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她只是做着好玩,却没曾想这个娇生惯养的公主竟然一次次给人带来惊喜。

  那野果晒g了被磨成粉,按照公主的命令撒在食物上,原本平平无奇的寡淡食物一下就变得香辣可口起来,那螺旋状的铁器被安在了公主的座驾下方,那马车竟然坐上去再也不颠簸了,让人如坐云端。

  这样的发明创造不仅仅能够用在生活中,还能够用于很多方面,呼罗延本就是一个x有沟壑的执政者,而他身边的人也都头脑灵光,对于公主口中不值得一提的‘辣椒’和‘弹簧’,心中却是画上了大大的价值。

  楚娇的本意只不过是让自己这段难熬的和亲旅途好过一点,但没想到却是误打误撞,又在自己未来夫君的部下面前刷了一波好感。

  不过知道了她也不太在意。

  她此刻比较在意某个闷s的男人。

  “喂,大胡子,我不想坐马车了。”

  她掀开帘子,下巴抵在马车的车窗上,看着就驾着骏马护卫在一旁的男人,无聊的说道。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