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可汗篇1好一朵小白花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知道了。”

  楚娇应了一声,便准备朝外走去,碧萝却拦住了她,“公主,您还未用早膳呢,请公主保重凤t!”

  楚娇垂头盯着碧萝,没有说话。

  帐外一众护送的将士都整装待发,因着自己起晚了,就要让近千的御从苦等,可真是无怪乎原主娇纵任x的名声。

  身为公主,原主吃穿用度无不精细,她有娇纵的资本。但nv主作为贴身婢nv,在明知和亲重要意义的当下,却冷眼旁观,不劝谏不阻拦,任由公主任x,甚至还推波助澜,真是忠心耿耿啊……

  “公、公主?”

  碧萝感受到主子的视线,觉得身上一冷,有一种心中y暗的小心思被拆穿的错觉。

  “碧萝啊,”楚娇伸手抬起侍nv娇n的小脸,“到底…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

  楚娇在眼前nv子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如今的容貌,端的是花容月貌,华贵非常,若不是年纪稍小了些还没完全长开,想必会更加美艳动人。

  这也不意外,原主的母亲靠着容貌成为了楚王最宠ai的妃子,这具身t的样貌当然不会差到哪去。不过能长得这么美,她却也没有想到。

  看着眼前nv主那张素净秀气堪称一般的脸,楚娇替原主觉得遗憾,真是y生生把一副好牌打烂了啊。

  “公主恕罪!公主恕罪!”

  碧萝被楚娇这么拿话一杵,立刻双眼泛红,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好像她不这样做,公主就要对她实施什么惨无人道的惩罚一样。

  楚娇:“……”

  好一朵娇n的小白花。

  “公主高贵之躯,何必跟下人一般见识呢?”

  原本在外等候的呼罗延此时直接掀开了帐篷,开口道。

  他听力很好,刚才两人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他向来不喜以权欺人之事,这侍nv并没什么错,这公主辞却如此任x不讲理,他心下便对这个自己即将要娶的nv人又厌恶一份。

  他要同汉族和亲,其实无所谓与哪个公主。但当部下将楚国j个公主的画像呈上来时,他第一眼就选

  中了楚娇。

  不是因为所谓的美貌,只不过是他觉得,这个公主左眼角边的泪痣很是可ai。

  但是当真的迎了亲,看着这个所谓大楚最受宠最美丽的公主所作所为时,当初那第一眼的悸动早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重的失望。

  罢了罢了,就当娶了个花瓶吧。

  “拓拔将军,你管的未免太宽了吧!”

  楚娇瞪着不请自入的男人,模仿着原主的x格,没好气道。

  眼前的人身形高大,肌r贲发,一身戎装铁甲,威武非常。只不过一脸浓密的胡须遮盖住了他大半的面容,看不见其下的容貌,只能凭借那挺立的鼻梁和一双深邃的眼眸窥得一二,看上去十分凶狠难招惹。

  不过楚娇一点都不怕,因为她听到了系统的提示,知道这人,就是男主。

  佯装成中郎将的呼罗延,大名拓拔延。

  楚娇面上是被冒犯的模样,眼中却有些探寻的光彩。

  是‘他’吗?

  ‘他’还记得她、认识她吗!?

  结果很快让楚娇失望了。

  两人不过j尺的距离,她很清晰地便看清了男人眼中的情绪。

  没有ai恋,没有喜悦,只有陌生和厌烦。

  “公主误会了,臣只是怕公主气坏身子,影响大局。”

  呼罗延低头‘恭谨’道,微阖的眼眸中满是嘲讽。

  他不记得她。

  楚娇心口一疼。

  她上前一步,站在他的面前。男人高大身躯将她j乎全都罩住了,楚娇望向他,勉强勾起嘴角,

  “看来……拓拔将军很关心本公主嘛。”

  呼罗延对于nv人的靠近向来排斥,楚娇忽然靠近的行为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毕竟这个公主这j天来表现得都是十分不喜他们这些蛮人。

  此刻他却没有躲开,因为眼前那双凤眼,让他觉得熟悉,蓦地又有些心悸。 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