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大佬篇17夜半来客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楚娇最后是被阎战搂着出俱乐部的。

  因为那‘游戏’实在是太耗费t力,她已经没力气了。

  那一天后,整个直隶的上流圈子都明确了一件事——虽然楚司令死了,但楚家没有没落。因为,楚娇这个阎都督未婚q的名头,是板上定钉了。

  楚娇这一天过得不可谓不‘充实’,上了车就昏昏yu睡,没一会儿便倒在了阎战的肩头。

  阎战轻声地嘱咐司机老张开慢一点,靠在座椅上放松了肩颈,尽可能地让少nv靠得更舒f一些。

  到了楚宅,阎战亲自将少nv抱回了卧室,将她安放在了柔软的床上。

  将吩咐李副官备好的礼物放在床头柜上,他才合上灯离开。

  在他走后,床上的少nv睁开了的眼。

  她撑起身打开盒子。笑了。

  这男人,连送个礼物都这么没情调。

  她把玩了一会儿,便将东西扔在床上,往浴室走去。

  身子黏黏腻腻的,不洗澡她可睡不着。

  而鹅白的被子下,一把崭新的b朗宁m1910正安静地躺在那里。

  ※

  生活又恢复了平静。

  楚娇和阎战的相处渐渐也亲昵起来。

  男人每天准时准点敲门到她家一同吃早餐,美其名曰阎公馆还没找到厨子。楚娇内心os:骗鬼呢。阎都督若真的开口,这全直隶的厨子挤破头都想应聘吧。

  不过她也没戳穿某人,这样的相处对于她同男主培养感情还是很有帮助的。

  但楚娇却忘了,她的任务,只需要男主的ty。而现在,她的内心却觉得培养感情也没什么不好,好似这才是任务一般。

  阎战送她的礼物她每日都随身带着,回到家便将它塞到枕头下。

  她本以为那只不过是以防万一的东西,没有用到的一天。却不曾想,用到它的机会很快便来了。

  某个夜里,她睡得正香,脑海里便传来系统的‘滴滴’警告声。

  “有人入侵,有人入侵。”

  楚娇蓦地睁开眼,手伸到枕下握住了那支b朗宁。

  聚耳凝神,她在黑暗中倾听着周围的动静。

  窗外月华如练,四下只有稀疏的虫鸣。

  隔着一扇门,房间外的声响小到接近没有,但楚娇还是捕捉到了楼梯隐约的吱呀声。

  偌大的楚家,佣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有老管家和厨娘还住在一楼。

  二楼有许多房间,包括楚司令的书房,会客室,卧室,以及楚娇的闺房。但如今还在用的,却只余下楚娇一人的这间房。

  外面的脚步声渐渐临近,楚娇在黑暗中睁着眼悄悄起身,站在门后等待着来人。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那人并没有进她的房间,反而经过了她的卧室,进入进了一旁的房间里。楚娇愣了一下,她还以为这人是来当采花大盗的呢。

  隔壁是原主她爹的书房,楚娇皱眉,里面什么都没有,这人深夜闯入,有什么y谋?

  她轻轻地打开门,光着脚踩在地板上。

  黑暗的书房里,只有窗外的圆月透过窗户映s下的朦胧月se。

  楚娇躲在门边,往里探看。

  那是一个全身黑衣的蒙面人,正在打开书桌里的一个个chou屉,翻找着什么。

  楚娇慢慢地举起枪。

  大半夜这人都敢闯进来,她若任他撒野,以后还能不能好好睡觉了。

  她可不是任人欺侮的孤儿,也不是手无寸铁的弱nv子。

  “砰——”

  枪声惊起了屋外树枝上栖息的飞雀,也惊动了在阎公馆才躺下休息没多久的阎战。

  他一个利落的起身,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枪就往外跑。

  枪声是从不远处传来的。

  那个方向!是楚宅!

  他心中头一次生出惊惶,只恨自己之前没有厚起脸p让娇儿和自己住在一起!如若,如若小丫头出了什么事,他一辈子都原谅不了他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