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大佬篇6顺路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作为阎都督信重的手下,李副官的效率不是盖的。

  楚娇第二天下学回家,就看见自家房子隔壁的大洋房有一群工人进进出出,俨然是换了新主人。

  到了第三天下学,才推着自行车出了校门,就看见一辆眼熟的小轿车。

  “……阎大哥?”车窗贴着膜,楚娇有些不确定,但车旁笔直地站着一个军装上尉,楚娇记得他是跟在阎战身边的人。

  “我正好顺路,送你回家。”车窗摇下,露出阎战英挺的脸。

  “可是我骑了车的……”楚父离世后,手下的人也做鹰鸟散,偌大的楚宅就只剩下一个忠心耿耿的老管家,当然也没有了专职的司机。虽然后院停了一辆轿车,但楚娇也不会开,g脆翻出了库房里的永久牌自行车,当作j通工具。

  李副官站在车边,感觉自己的后背发麻,不用回头他都知道,是自家都督在瞪着他。

  他立刻扬起一抹狗腿的笑,从楚娇手里夺过自行车,“楚小姐,您放心,您的车我一定完好无损的送到您家!您身娇t贵,还是坐汽车安全。”

  还算有眼力劲儿。

  阎战收回目光。

  车把被牢牢握住,面前还是李副官可怜兮兮的恳求模样,楚娇内心好笑,也不矫情,将自行车递给李副官,自己拉开车门,坐在了阎战身边。

  “那就谢谢阎大哥了。”

  “不用客气,”阎战颔首,“应该的。”

  少nv今日穿的是一袭棉麻学生装,上身是系着盘扣的衬衫,下身是齐膝的黑裙,十分乖巧。坐下后,随着身t的弯曲,裙摆微微向上缩了j寸,露出一点莹白的肌肤,甚是乍眼。

  阎战端坐着,视线不经意的一瞥,立刻像被灼烧了般chou回,直直地目视着前方,好似面前的椅背能被盯出花儿来。

  楚娇任由身t倚在柔软的p质座椅上,随x地像是在自己的车里。倒是身旁的主人家阎战,背脊挺直,像是个拘谨的客人。

  她有些好笑,这身份地位,怎么感觉颠了个个儿呢?

  阎战忽然侧头,“伤口如何了?”

  他想起那天楚娇手臂上的鞭痕,目光又落在了少nvl露的肌肤上。

  “还要多亏阎大哥的伤y。”本来就是小伤口,没两天就结痂了。楚娇抬起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手腕被男人蓦地握住。

  阎战不放心,将少nv的手握至身前,仔细查验了一番。

  “不可大意,”他一脸严肃,“这j日最好别碰水,否则可能会留疤。”

  男人的手掌g燥温热,拇指在伤口上磨挱时轻柔而专注,楚娇觉得有点痒痒的。

  >

  手腕痒,心也痒。

  她故作为难地逗弄男人,“可是,我报名了学校的‘nv子游泳社’呢。”

  民国初期,随着nv子解放运动的兴起,游泳也成为身t解放的一面旗帜,在学校颇为受欢迎。

  游泳,势必就要沾水,而且,还会穿那等紧身暴露的衣f……他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于nv子解放很理解,但一想到少nv的曼妙身t会暴露在其他男人眼中,阎战心下便不虞起来。

  他皱起眉头,“不许去。”

  楚娇挑眉。

  阎战话一出口,便也觉得自己这话太过无理霸道,立刻解释道,“若想学游泳,我可以教你。”他当年也是在北洋水师待过一阵的,凫水当然不在话下。

  “那好吧……”楚娇妥协地点点头,“那我先同社长请个假。”

  阎战压住嘴边“要不你直接退社”的话。

  他脑海里浮现起父亲以前的唠叨,追求nvx不能慌,不能急,要徐徐图之。

  车厢里安静下来,氤氲的气氛再一次萦绕在两人身边。

  阎战继续盯着椅背,而楚娇则侧头望向窗外。

  似乎一切跟刚才没有变化。

  除了两人之间j握的手。

  阎战像是忘了一般,大掌依旧松松地圈住少nv的手腕,握在自己的身侧。

  楚娇瞥了一眼男人又开始泛红的耳朵,也没有chou回手,望着车窗外匆匆略过的繁华景象,抿唇轻笑。

  这样的氛围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目的地到了。

  “谢谢阎大哥,我到家了。”楚娇轻轻chou动了一下手臂,阎战才恍然松开。

  手掌不知什么时候凝出了汗,阎战替楚娇打开了车门。

  楚娇推门而下,转身却看见阎战也跟着下来了。

  “?”刚才吃了一路的豆腐不算,难不成这男人还想让自己邀请他到家里坐坐?

  楚娇觉得这个男主有点闷s。

  “咳,”阎战指了指紧邻着楚宅旁的公馆,“我也到家了。”

  楚娇睁大眼,心里忽然觉得,这个男主不是有点闷s……

  而是,非常闷s。

  ————-

  这两章好像有点流水账?但不知道怎么的我还写得挺开心哈哈哈,喜欢写感情戏~

  然后,我还是没忍住,开新文咯噜啦啦拉~

  不过我是用小号开的,嘻嘻嘻,我觉得你们猜不到哪个是我~23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