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大佬篇2我的未婚妻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阎战的身t先于思想有了动作。

  “你g什么?”

  楚娇低下头望着手腕上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莫名其妙。

  “……”

  阎战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就因为听见少nv一席话,心口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告诉他,留住她。

  像是本能一般。

  阎战是知道知道眼前的人是谁的。

  楚娇,他爹给他定下的未婚q。

  阎父和楚父早年是一起征战的好兄弟,后来两家先后有了孩子,两个大老粗一拍板,就定了娃娃亲。

  后来楚父镇守东北,阎父进军西南,两家人联系渐少。两个娃娃亲的主角从未见过面,直到楚父意外身亡。

  阎战收到父亲的来信,让他派人仔细调查老战友的死因,如果有余力,也照顾一下老友留下的唯一血脉。儿子也老大不小了,阎父觉得趁此机会,正好让定了亲的两个小辈接触接触,下次见面说不定就能c办婚事了。

  父亲打的主意,阎战当然门清。但他一向独立,公务又极其繁忙,根本没把这门亲事放在心上。

  他年纪轻轻就成为都督,心思不可谓不缜密,为人不可为不沉稳老练。他当时恰好想要避一避北平的政治漩涡,而直隶缺了司令也亟需有人镇守,调任的事便顺理成章。

  抵达直隶后,楚父已入土为安。

  阎战一边走马上任,一边调查楚司令被暗杀之事,与程连山接触,也是因为他是楚司令遇害的直接受益者,动机十足。

  而对于自己名义上的未婚q,阎战见过相p,却还未见过真人——直到现在。

  少nv的背脊还是挺得那样直,语气依旧是那么不可一世的骄傲。

  阎战有些疑h自己为什么会用上‘还是’和‘依旧’这两个词,明明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他心下这么想着,楚娇却是不耐烦了。

  手臂上的鞭伤本就见血了,被男人这么一握,牢固的力道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喂,”她没好气地冲着高出自己一个头的男人摇了摇自己的手臂,“能放手吗?”

   很痛诶。

  阎战低头看到手指缝间渗出的血迹,周身的气场一下便冷了下来,让一旁的杜连山不禁抖了两抖。

  “谁g的?”

  楚娇此刻心情很不爽,“关你什么事!?”

  周遭的人倒吸一口气。这小姑娘不要命了,竟然敢跟杀人如麻的阎都督这样说话!

  但令他们意外的事,冷着脸的男人并没有因为这句话发怒,反而十分平静的开口。

  “关我什么事?”

  他松开手,从k袋里掏出一绢亚麻se的手帕,在楚娇的伤口上灵巧地系上一个结。

  “有人伤了我的未婚q,我还不能帮她出口气?”语气十分理所当然。

  不远处,听到这话的程碧云脸se刷地一下惨白,她一直奢望楚娇炫耀的‘未婚q’之名是她自己一厢情愿,毕竟阎都督从未承认过。

  然而打脸来得如此之快,让她猝不及防。

  程连山要朝着他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而去,连忙上前打着哈哈。

  “都是小nv任x妄为,伤了楚小姐,实在抱歉,实在抱歉,”他一把扯过程碧云,冲着并排而立的楚娇和阎战陪笑,“今日这地方不合适,楚小姐,改日程叔叔一定带着这丫头登门道歉,你看好不好?”

  用上‘程叔叔’这一称呼,楚娇也明白,这事算是盖棺定论了。

  程连山这副心急火燎的模样,肯定有事找男主来谈,哪知被自己nv儿给坑了一把,也是不容易。

  她摆摆手,假意道,“程叔叔重了,没什么大碍。”

  “那……这戏……”程连山期期艾艾地望向阎战,“继续?”

  阎战皱起眉头,“不……”

  他此刻哪有心思看什么戏,眼中都是少nv手腕上碍眼的伤。

  “当然继续。”楚娇此刻改了打算。

  既然男主这么给面子要给她撑腰,她留下来看看戏也无妨。

  “毕竟登场的是杜大家……”她悠悠然望向不远处气质如j淡雅的杜溪若,笑道,“一定是一场好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