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巧遇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福来就站在那nv子身前,张开手臂阻拦着,却又碍于对方是nv子不好随意触碰拉扯,只能自个儿用身t挡住。

  开玩笑,主子还在车里呢,他作为一个好奴才,绝对不能让人打扰主子办事儿。

  “你快让开!我记得你是姐夫的小厮,这车里是不是我姐夫!?快让开,你让我见见姐夫!”

  福来坚定地站在车前,“小姐,你认错人了,车里是我家老爷和夫人,我家夫人也没有什么姐m,你可别乱攀亲戚!”

  这次老爷j代过,他是微f出行,身份姓名都非本身,福来心中本就万分警惕。

  虽然福来知道老爷有一位病逝的原配,依稀也记得那位原配有个mm,就算眼前的姑娘真的是老爷的qm,就凭她如此大张旗鼓地闹腾,他也不能承认。

  更何况,老爷的q族虽然落魄,但也是官家人,哪里会在这里。这跟就是碰瓷儿的。

  那nv子摇头,“不,不可能,我姐早就病死了,姐夫这些年从未续弦,你胡说!”

  “嘿,你这小娘子,怎么胡乱咒人呢!我家夫人好好的呢!什么病死不病死的!”

  楚娇就是这时掀开车帘的。

  “福来,不得无礼。”

  楚娇此刻眼角眉梢都带着春意,虽然只露出小半边脸,但那明艳大气的五官也让窥见的人心下赞叹,好一个美娇娘。

  “是,夫人!”

  主子发话了,福来便恭敬地退到了一旁。

  楚娇先是用眼角余光瞥了眼四周,他们目前仍在官道上,不过一旁的小路上聚集着一群流民,正在窃窃s语地打望着这边。

  她又仔细打量了一番面前的nv子。

  这nv子年纪约莫着同她差不离,也是二八年华,而一张鹅蛋脸上满是泥土和灰尘,一身粗布麻衣,发髻凌乱,眼神凄苦,但却仍旧看得出姣好的身段和样貌。她此刻面se夹杂着欣喜与焦急,似乎期盼着车里的人是她的口中的‘姐夫’。

  楚娇刚才虽然没听全两人的对话,但也听了一耳朵,所以她对面前nv子的身份也有了一个猜测。

  楚娇心下转了一圈,带着温和的笑意冲眼前的nv子道,“这位姑娘,莫着急,有什么话慢慢说。”

  “您寻亲心切可以理解,但我与夫君新婚不久,双方都是彼此的元配,您定是认错人了。”

  “不过大家都是nv子,有什么难处可以同我讲讲,能帮忙的地方我们一定会帮。”

  楚娇这副话说得简单又直白,将刚才nv子误导他人的信息解释了清楚,又落落大方地伸出援助之手,让人无从指摘。

  而那位nv子在看到楚娇后,就止住了呼喊,一副震惊的表情。

  林文月盈盈yu落的泪滴本来是准备给车厢中的姐夫看的。

  她记x很好,虽然当年姐姐成亲时她不过y龄,但还是记得一直忙前忙后的福来的相貌。

  倒是对于姐夫,当年她只在婚宴上远远看过一眼,后来再也没见过,只记得是个极其英俊的男子。

  林家这些年家道中落,本以为当年将林文媛嫁到沈家后,会得到亲家的助力,哪知道沈家根本不闻不问。姑爷沈臻倒是逢年过节会打发福来送些礼,但却也不会在官场伸出援手。

  到后来林文媛病逝后,两家人便渐渐断了j道。

  这j个月,朝堂上大动作不断,先是捐官赈灾,后又是收缴国库欠银,林家早已被这场大l打得毫无招架之力。林家的子弟在为官时也曾借过国库银,一家人将能变卖的变卖,甚至连宅子都抵押了出去,才凑齐了欠款,避免了牢狱之灾。但族长也因此决定,举家搬迁离开京城,回到祖宅另谋发展。

  林文月自恃也是官家小姐,j好的小姐m一个个都嫁人了,且都是有身份有家产的好人家,她也在幻想自己未来的夫婿是怎样的英才。

  可就在这时,却要举家搬迁,去一个在她眼中全是下里巴人的偏远小镇,她哪里愿意。

  但是不愿意也无法。

  她还是被带上了南下的马车。

  林文月骨子里仍然不甘心。她怀念京城,怀念那里的繁华和热闹,怀念自己以前的富贵生活。

  于是她趁着夜se逃了。

  想要逃回京城,去寻求姐夫的帮助。

  她姐夫那么ai她的姐姐,一定会帮她的,不是吗?

  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哪里知道世道的险恶,第二天就被一伙流民盯上了。

  她身上的银两和首饰全部都被抢去,那首领瞧她容貌不俗,还打算将她卖给人贩子换取银钱。

  林文月心里怕极了,她想逃跑,却被人紧盯着,又身娇t弱,不过j天,她就已经苦不堪。

  今日碰见沈臻的马车,她本以为是陌生人,还担心才出虎x又入狼窝,但当看到福来后,心中却泛起狂喜。

  果然,老天是眷顾她的!

  姐夫就是她的天降英雄!

  但为什么姐夫的车里会坐着一个这般漂亮的nv子!?

  而且这貌美f人说的话也让她心中一惊。

  难道真的,她认错人了?

  不,不会的。

  姐夫不会另娶他人的!

  林文月心中还在天人j战,马车中的沈臻却不耐烦了。

  他揽住楚娇的腰,将她带回了自己怀中。而车帘也随之而落,挡住了车外林文月的全部视线。

  他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顶,好不容易和小丫头温存一番,却还碰见人搅局。

  更何况这人还和他之前的那一段婚姻有关。

  希望小丫头不会生气。

  沈臻虽然行得正坐得端,也没有碰过元q,但他听皇上说,nv人总会介意她的男人曾经拥有过其他nv人的,就算嘴上说着不在意,心中却也怄得要死。

  沈臻有些忐忑。

  所以对于这个搅局的前qm,他还未见面就已心生不快。

  ————

  脑补帝不止公爹233

  ps

  这章卡了很久,明天又要出去聚会,请一天假嗷么么哒~

  公爹篇27乔装

  不远处就是虎视眈眈的流民,沈臻这行车队虽不大,但因着还是有护卫在侧,所以让他们不敢妄动。

  林文月也顾不得车里到底是不是她的姐夫了,将自己的身份苦情如同倒豆子般说了出来,苦苦哀求救一救她。

  楚娇在车内斜睨了沈臻一眼。

  “还不快去拯救你的小姨子?”

  沈臻腻在她身上,摇头。

  “你不喜欢,不救就是。”

  除了已逝去的母亲和眼前的小丫头,其他nv人从未走进他的心,当然他也不在意她们的死活。

  这么说或许有些冷血,但沈臻从来就不是一个善人。

  楚娇失笑,揪了他一把,“我是那么恶毒的人吗!?”

  “福来,把放箱箧的马车收拾一下,给林小姐腾个位子。”

  楚娇再次掀开帘子,吩咐了下去。

  她又转头温柔地冲着林文月道歉,“只能请林小姐委屈一下了,出行从简,我们又赶时间,不介意的话咱们

  到了驿站再好好休息收拾一番。”

  林文月也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她顺从的点头,对楚娇的感激之情溢于表。

  从掀起的车帘望去,车中除了这位貌美的f人,还有一位男子。

  林文月的角度只能看到男子棱角分明的下颚,但也让她心中一动。

  会不会,真的是姐夫?

  她怀揣着一丝希望,直到抵达驿站,看到沈臻的‘真容’。

  ※

  楚娇没有立刻按照任务要求将nv主从男主身边赶走的原因,还是考虑到沈臻此行的任务。

  原剧情中,沈臻也是此次南下时偶遇nv主的。

  没有她的出现的话,nv主应当也会被男主救起,然后在陪同男主抵达关外后,帮助男主取得官商勾结的重要证据。

  她不想打乱沈臻的任务,g脆先救上nv主,静观其变。

  安顿好林文月,马车继续前行。

  楚娇一边张嘴被沈臻投喂早就备好的糕点,一边问道,“你要不要和她相认?”

  “当然不,”沈臻面se淡淡,“我同他们林家本有的一丝情义早就耗尽了。”

  当年林文媛嫁到沈家,沈臻虽然不闻不问,但看在林文媛乖巧不惹事的份上,并没有将自己被迫成亲的怒气撒在名义上的q子身上,反而在一些小事上照拂着林家。

  但林家家主林海却不知足,妄图以沈臻的姑爷身份在外便利行事,沈臻知道后便与林家划清了界限。

  后来林文媛病逝后,他与林家更是没有了往来。

  沈臻将前因后果悉数讲给了楚娇听,最后还特别紧张地保证——“爷只同你圆过房。”

  楚娇笑着点头,并未捻酸,这倒让沈臻又有些不是滋味了。

  要让楚娇知道沈臻心中所想,又会感叹了——男人啊,患得患失起来,比起nv人也不遑多让。

  夜幕降临,一行人抵达了驿站。

  虽然沈臻自己都不记得曾见过这个qm,但为了防止被认出,他还是做了一点乔装。

  沈臻熟练地贴上不知藏在哪里的假胡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眼睛不知怎么的变成吊捎眼,脸上还贴了两道j错的刀疤,甚是骇人。

  楚娇望着他这幅模样,不禁失笑。

  “‘沈仲行’一向病弱,你这幅打扮,哪里有半分病秧子的模样?”

  “那就换个身份,”沈臻义正辞的挑眉,生生的装出一g痞气,“正好爷怕文弱的打扮太英俊,会打乱咱们的行程安排。”

  下之意,爷怕自己太帅引起别人的注意。

  楚娇已经无语了,她优雅地翻了个白眼,揪着这莽汉下车。

  “走吧,我估计也没人敢来惹咱们了。”

  沈臻趁车帘还没撩开,又偷了个香。

  “怎么,嫌弃爷这模样?”

  楚娇勾起嘴角,“不嫌弃。”

  就是,有点辣眼睛。

  公爹篇28任务

  沈臻所谓的‘换个身份’,其实也就是在路途中乔装成楚娇的护卫,‘贴身’保护。

  而‘沈仲行’,则因为身t虚弱,会迟上j天与车队会合。

  林文月一直身处深闺,所以并不知道京城沈宅三房失火之事,当他们远离京城后,这件事就更没有人知道了。毕竟比起朝堂动荡,内宅之内的小事过j天就会被人遗忘。

  这也是沈臻敢用沈仲行的名号在外行走的缘故。

  再不济,就算被戳穿,他随身还携带有其他的保命以及证明身份之物。

  此次出行是皇帝密令,原本在京城的‘沈侍郎’此刻因为治家不善已被皇帝训斥,勒令闭门思过,所以也无人发现他的悄然离开,而沈家,正在焦头烂额地筹钱,哪里会去关注沈臻这么个一点忙都帮不上还要倒打一耙的‘不肖子弟’。

  沈臻倒是随心所yu,楚娇却还得应付林文月。

  一行人抵达驿站后,楚娇和林文月坐下来好好j谈了一番,也在这过程中将自己的身份表明了清楚。

  林文月终于放下了对福来身份的疑h,也松了一口气,原来兜兜转转,她虽然没见到姐夫,但却见到了姐姐名义上的‘儿媳’。

  楚娇对这混乱的辈分已经懒得深究了,依旧叫着‘林姑娘’。

  两人j谈间,沈臻一直凶神恶煞地站在楚娇身后,林文月自他刚进门时瞥了一眼后,就再也不敢看。

  天知道她最怕这种莽汉,也没心情和楚娇细聊,连沈臻的事情都忘了打听,如坐针毡地吃完了饭,就一个人躲到房间里去了。

  楚娇好笑地不行,怎么每个世界的男主对nv主都像是看不过眼的仇人,哪里需要她动手拆散,两人自己就分道扬镳了,她倒乐得清闲, 好似就是到不同的世界度假谈恋ai一般。

  扰人烦的闲杂人士终于识相地离开,沈臻大刀阔斧的坐下,又叫小二上了半斤大刀r,一壶花雕。

  “真把自己当绿林好汉了呀?”楚娇看着满满一桌的吃食,挑眉,“还是往日都没吃饱?”

  沈臻夹起一pr细细咀嚼,解释道,“不是咱们吃不饱,而是还有人饿着。”

  下马车时,沈臻将楚娇挡得密不透风,所以楚娇没看见,驿馆外其实徘徊着许多流民,面h肌瘦,食不果腹。

  中原地区的旱灾影响了生活在其中的数百万人,一些人还坚守在家乡等待着朝廷的赈灾,另一些人却决定北上,因为越靠近京城,越繁华,越能够让他们有机会活下去。

  沈臻也没办法接济所有人,如若他大方行善,那些流民可能会无止尽地索取,同时也所谓财不露白,所以他只能多点些吃食,一会儿吃不完,让福来拿出去‘扔’了,能接济一个是一个。

  之前的‘捐官’政策自实行后,国库的压力大大缓解,燮羽帝已经下令立刻调动粮食赈灾,想必很快就会有成效,只希望这些流民能够等到那时。

  沈臻此行的任务也与此有关。

  早先国库虽然紧缺,户部却还是都拼西凑调拨出了赈灾的银两。江南千百年来都是鱼米之乡,向来富裕,户部便按照先例从江南粮商那里买粮,再运送至中原赈灾。

  钱送去了,粮食也上万石上万石地运送到了受灾地区,但朝廷却还在源源不断地接到灾区各县的六百里加急上报,灾民的伤亡和动乱不断增加,燮羽帝震怒,也才有了后来的一系列举措。

  之前忙着安抚和赈灾,燮羽帝没有时间追究这件事,现在事态缓了一些,他也有心思清理清理尸位素餐的朝廷蠹虫了。

  沈臻便是接到了皇帝的密令,令他南下,务必调查清楚前段时间赈灾粮c和银两的去向,必要时可先斩后奏。

  当然,沈臻当着皇帝的面答应地义正辞忠心耿耿,转身便搂着楚娇把此次出行当作是了踏青。

  燮羽帝若是知道了心腹大臣如今如此沉溺情ai,怕是要气得收回御赐的尚方宝剑。

  ————-

  继续走剧情,希望大家不会觉得无聊~~

  公爹篇29一头肥羊 < ryu娇宠[h 甜宠 快穿j ( 清欢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址: .books630180articles7383920

  公爹篇29一头肥羊

  &

  nbsp; 一路上的所见所闻,都让楚娇都心情沉重,在行至中途时,她第一次见识了什么叫饿殍遍野。

  沈臻捂住她的眼睛不让她看,在她耳边轻声安w,“放心,我已安排下去了,他们很快就会得救的。”

  “还有那些将救济的粮食贪掉的坏人……”从古至今,官场都少不了黑暗与腐败贪污,但将自己的利益建立在那么多人的痛苦身上,楚娇觉得那些人真该死。

  “嗯,他们一个也跑不掉。”沈臻语气幽幽。

  约莫在路上行了半个月,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淮安。

  淮安作为漕运枢纽、盐运要冲之地,素来水土富饶,人杰地灵。江南河道总督就坐落于淮安,同时淮安更是南下北上的j通要道。

  正所谓‘“柑紫蟹见江海,红稻白鱼饱儿nv’,淮安作为鱼米之乡,拥有着极高的粮食储备量,所以当中原遭灾,燮羽帝第一时间着扬州刺史并吴郡太守,调拨以淮安为首的吴郡诸县粮食以赈灾民。

  原本以为十分稳妥的处理,结果并未解掉燃眉之急,反而雪上加霜。

  沈仲行‘捐官’的职位是淮安府署仓曹掾吏,仓曹便是掌管粮食仓储的官吏,而掾吏则是毫不重要的辅官,说好听点是辅佐上级,说难听点就是打杂的。虽然不起眼,但却是一个能够接触到粮c的重要职位。

  沈臻提前便在淮安置办下了一处不大的宅子,不起眼,却五脏俱全。

  抵达宅院后,沈臻换了装束,先行去府衙点卯,楚娇则开始安置行李和下人。

  她将林文月安置在了南边倒座的客房内,叮嘱她好生休息,待‘沈仲行’一切走上正轨便替她寻找家人。

  林文月并不着急归家,因为她此次的出逃,回到林家等待她的必定又是残忍的禁闭酷刑,她向往自由,心中正期待着能如同话本里一般遇见自己的良人,所以很欣然地在宅院里住下了。

  ※

  沈臻的上峰淮安仓曹杜齐是一个年逾四旬的瘦削男子,一开始看到沈臻的官凭印信后,只不过很冷淡地向他介绍了大致的工作情况,但在知道沈臻是‘捐官’而的来的官位后,态度却一下子来了个大转弯,变得十分友好起来。

  官场上的人嗅觉最是灵敏,耳目也众多,捐官的事情早就传到了江南,燮羽帝为了救灾,执行的新政也算是震惊朝堂上下,杜齐也有所耳闻。闲暇时他还与同僚感叹过,捐官所需银两简直就是个巨额数目,家里若不是豪富,哪里捐得起?

  这‘沈仲行’看起来病怏怏地,没想到还是个富家公子啊。

  这样难遇的事情都被自己撞上了,杜齐心中一动。一双小眼睛转了转,心头不知道开始谋划些什么来。

  沈臻装作官场小白,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在杜齐临走前,还特意塞了一个锦囊给他,乐呵呵地同他道别。

  杜齐本觉得这锦囊轻飘飘的,对沈臻有些不满。但打开一看,全是一千两的银票,数了数,整整十张,心下乐开了花,对‘沈仲行’的评价又高了j分。

  遇上一头肥羊。

  而沈臻心下也很高兴。

  无他,这杜齐看似说话滴水不漏,但只要能用钱收买的,就不是事儿。

  谁叫他的夫人——是个小富婆呢?

  想起自己出门前,小丫头y塞进自己衣襟里的一沓银票,沈臻心下美滋滋的。

  丝毫不害臊。

  特别引以为豪。

  ————-

  小剧场:

  h桑:朕坐拥江山。

  沈臻:臣怀抱美人。

  h桑:朕后宫三千。

  沈臻:臣的夫人一个抵三千。

  h桑:朕、朕有钱!

  沈臻:臣夫人也有钱!

  h桑:呸,靠老婆的小白脸!

  沈臻:略略略~你这就是嫉妒~~~

  公爹篇30一起沐浴

  沈臻送走杜奇之后,在府署熟悉了一下人

  事,很快便与一群衙役小吏打成了一p。

  这对于他这个官场人精来说是手到擒来的

  事,他很轻松地就打听清楚了杜奇这个上峰

  和其他j个掌权者的x格和过往。

  回到新宅已是夜幕沉沉。

  楚娇等沈臻一直不回,就先同林文月吃了

  饭,厨房里给沈臻留了些小菜。

  在路上走了半个多月,都是cc打理,楚娇

  浑身都不爽利极了,终于安定下来,吃完晚

  饭便吩咐新采买的下人烧了水,准备好好泡

  一泡澡。

  侍nvt贴地将热水装满浴桶,还撒上了一层

  新鲜的玫瑰花瓣。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在古代世界了,楚娇还是

  不习惯太贴身的伺候.侍nv准备好后,楚娇

  便让她退下了。

  她褪下衣衫,赤l着跨入了浴桶。

  热水争先恐后地溢了出来,余下的将少nv的身t包裹,让楚娇舒f地唱叹出声。鞠起一捧水,浇在肩颈上,楚娇懒洋洋地泡着澡,蓦不离身后伸出一双手,将她整个上半身搂住。

  “呀! !”

  楚娇惊呼一声,但立刻就从身前的手臂认出了来人。

  “多大的人了!”她拍了拍男人的手背,“还作弄我!”

  沈臻头靠在楚娇的肩窝上,冲着她耳朵吹气,“都不等爷。”语气十分幽怨。

  楚娇以为他说的是吃饭的事,“我还要应付你的小姨子呢,不早点吃,她饿出好歹了怎么得了。”

  “管她作甚,”沈臻本就对凭空出现打扰他们二人世界的林文月没好感,他的小丫头c心他就够了,“爷是说沐浴”

  他一边说,手一边按向少nv水波下挺立的双峰,“怎么不等爷…一起!”

  楚娇再一次对沈某人的无耻有了新的认识。

  她故意肩膀一沉,整个身t往水下钻去,抹了皂角的滑腻肌肤顺利地挣脱了男人双臂的禁锢,如同一条鱼儿,滑不溜手。

  “等你?”浴桶足够楚娇转身,她靠在离沈臻稍远的桶壁,双手抱x,“等你,我就不用沐浴了……”

  某个禽兽难道还能同她正儿八经光洗个澡?

  楚娇用脚趾头想都不可能。

  “噢?”沈臻不知何时已解开了衣带,深蓝se的曳撒敞开,露出劲瘦而有力的x膛。

  “看来娇儿很不信任为夫嘛……”将衣f朝衣架上一挂,沈臻完全不顾楚娇的反对,长腿一跨便跨进了浴桶。

  本来就不大的浴桶多了一个人的加入,不仅水哗啦啦地向外涌,里面本就不大的空间也被两具rt填满。

  沈臻从一旁的琉璃碗上取过香胰子,浸了水涂抹在楚娇露在水面的手臂上,“那今日为夫就证明给你看看……”

  “咱们一起,还是可以……好好沐浴的。”

  ————-

  猜猜沈爷能忍住不吃吗?

  公爹篇31折腰(微h) < ryu娇宠[h

  甜宠 快穿j ( 清欢 ) | popo原創市集

  不就是一同正儿八经沐个浴么?

  沈臻认为这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

  只要他克制一下,还是能证明自己不是时刻都那么禽兽的。

  楚娇的一头及腰青丝已经浸s,沈臻将皂胰抹在其间,轻轻揉搓,没一会儿就起了绵密的泡沫。

  “今儿爷就伺候你一回…”

  他的手从乌黑的发丝中穿过,指腹的力道不轻不重,让本来想呛声的楚娇都忍不住眯起眼.享受起男人难得的f侍起来。

  沈臻虽然y时过得不好,但也从没伺候过别人,他骨子里自有一番傲气在,没人能折弯他的腰。

  但遇见楚娇,他心甘情愿折腰。

  “怎么样?”轻柔地将楚娇浓密而乌黑的发丝洗净,沈臻用一根发簪固定好,寻求表扬,

  “爷的技术如何7”

  “不错呀”楚娇转过头,脸蛋儿早已被热水熏得通红,看上去娇红地让人想咬一口,

  “三爷真真儿的是…什么都会呢…-”

  沈臻满意了,继续拿起香胰子开始涂抹起楚娇的身子来,但到这时他才发现,有些生理yu望,不是想克制就克制得了的。

  玫瑰花瓣在水中轻轻飘荡,遮掩住诱人的春se.视觉可以遮挡,但触觉却没办法忽视。

  滑腻的肌肤透过指尖传到心中,x膛扑通扑通。沈臻深呼吸压抑住一点点加快的心跳,手指掠过少nv的肩颈,背脊,在少nv纤细的后背打转了许久,才伸向了另一面,将少nv整个身t转过,面向着他,圆润的双ru仅露了些微起伏在水面上,其余的部分都躲藏在荡漾的水波下。

  沈臻轻而易举地擒住了两团浑圆,指尖的皂角滑腻,让他的触感又清晰而难以捉摸,稍微一使力,手掌下的nr就溜出了手心。

  沈臻很想将楚娇就这么按在桶檐上狠狠c弄但他之前说了那么一番信誓旦旦的正人君子之,如果就这么放弃,小丫头估计又要笑他说话不算话。

  “怎么……”楚娇脸颊此刻红晕更深,媚眼如丝地望着男人在自己x前的双手,“三爷难道不知道该怎么洗?”

  一边说,她自己一边伸出手,将带着花瓣的热水洒在自己x前。

  sx随着身t的动作渐渐露出水面.红n的ru粒如同两朵花蕊,泛在涟漪中。

  沈臻喉头微动,心里对这个总喜欢逗弄他撩拨他折磨他的小丫头又是好气又是心痒。

  这丫头,胆儿这么肥,就是仗着他拿她没办法吧?

  沈臻勾起一抹笑,手指捻过眼前的红蕊,在ru粒上细细地揉捏了j下,成功地引起少nv娇俏的y哦。

  胯下的巨物渐渐挺起,但他却没有理会,而是双手继续向下,一只绕到了少nv的身后,一只探向了隐秘而幽深的腿间。

  他这次倒,到底是谁折磨谁。

  到底是谁,先忍不住。

  ————

  都小瞧咱们沈爷?哼,告诉你们,沈爷要奋起!

  公爹篇32前后夹击(h)

  带着薄茧的手指从腰间划过,顺着弧度滑到了双g之间。

  楚娇腰肢一颤,“唔…够了…”

  她有预感,再任由沈臻做下去,会过火的。但沈臻哪里肯就此刹车。

  他一点一点打着圈,手指滑进少nv的g沟,触及到了一个紧闭着的幽门,在那里轻轻打转。

  “呀!”楚娇身t朝前躲去,整个人却只能躲进男人的怀里,“那里…那里不行~”

  “别动”沈臻沙哑着嗓子在楚娇的耳边轻道

  “爷说了要好好沐浴…伺候你一回的…”

  “当然要…从里至外…上上下下…都清洗g净…”

  楚娇只感觉男人的手指在她的jx上打转,她双g用力紧缩,却也抵挡不住滑腻的指尖。

  “乖 放轻松.”

  沈臻咬住嘴边的耳廓,s润的舌尖探进楚娇的耳中,s麻s润的痒意让她顿时分了神,还没反应过来,后方就探入了一根手指。

  “唔啊一别…”异物的入侵让楚娇羞耻又紧张,从未有人造访过的幽处紧致非常,沈臻的中指堪堪进入了一个指节,便被紧紧咬住。

  “宝贝儿放松些…”沈臻动了动手指,让水流顺着指骨进入x中,“只是洗一洗…别怕一”

  随着沈臻的安抚,楚娇轻喘着放松着括约肌,“嗯啊…快…快些…好…好奇怪…”后x渐渐被撑开。

  男人的第二只手指加入,温热的热水也随之流入x中,让楚娇感觉充盈又燥热,男人分明的指节在x道里不断深入,滑腻的皂胰将两者的摩擦降到最低,使得沈臻的手指能够滑润地在x道中穿行。

  “啊啊慢些…啊…爷好一好痒手指…好粗…啊啊…好涨…”

  敏感的jx头一回受到这样的刺激,楚娇觉得h庭有如一千只蚂蚁在爬动,男人的手指给她带来难以喻的瘙痒和s麻,她整个身子都软了一半。

  沈臻t着少nv的耳廓,嗓音低沉又沙哑,“这么敏感7”

  他的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已探入隐秘的花园中熟练地分开了蚌r,感受到花径中的s润,他道,“不过是沐浴…娇儿怎么-s了呢?”

  楚娇此刻被前后夹击,下半身已然无法自己支配,所有的主动权都掌握在沈臻手上。她只能被动承受着身t被男人灵巧的双手撩拨起来的一gg情c。

  “唔…哪有…”她还y着嘴反驳,“沐浴…身t哪里会…不s…-”

  “洗好了你快拿开手…”

  楚娇扭动着下身,想要挣脱沈臻坏心眼地撩拨?

  “不够…”沈臻这一次就想看小丫头失态。他压抑着自己的yu望,饶有技巧地转动着手指,在吸吮着自己的温暖内壁上不断深入探索,模拟着choucha的动作,很快,楚娇就抵挡不住了。

  “啊啊啊…”她扭动着,在沈臻的怀里像一条小蛇,难耐地摆动着自己的腰肢,“别…公爹快拿开”

  口中情不自禁地叫出了之前习惯的称谓,沈臻听得胯下巨物又膨胀了j分。

  这个小妖精。

  总是知道如何能撩动他最敏感的神经。

  “别急一还没洗g净呢…”

  他扣弄着r壁上的凸起,成功地让怀里的少nv溢出诱人的呻y。

  “啊啊~g净了…啊啊啊…”

  楚娇快被折磨疯了,身t被男人的手指玩弄地y水泛滥成灾,敏感点被掌控,每一次的按压扣弄都让她的浑身像过了电流,无比s麻。

  “爷伺候地还舒f吗?”

  沈臻沙哑着问道。

  楚娇软软地撑在沈臻的手臂上,媚眼如丝地凑上前,咬住男人的嘴唇,呢喃道。

  “啊啊舒f不过…不够舒f”

  “好公爹一好夫君…-咱们换一种方式洗吧一”

  她的手也向下探去,握住了男人在水中也依旧一柱擎天的巨根,“用这个……伺候妾一回……”

  “可好?”

  ————

  唔…

  本章r汤有点辛辣,可能引起部分享用者不适,请酌情享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