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爷只想要你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臻身形俊朗,虽已年过而立,却丝毫看不出来,坐在楚娇身旁,十分登对。若不是还穿着朝f,楚大海还以为他是自己的m夫!

  “沈、沈大人?”楚大海磕磕跘跘,站起身作了一揖,“小生楚大海,见过大人!”

  “都是一家人,”沈臻嘴上客气道,手却借着宽袍大袖的遮掩,握住楚娇的柔胰,捏着她的指骨细细把玩,“不必拘礼。”

  楚娇想要chou走手,奈何男人握得太紧,她侧头瞪了一眼,想要警告他不要太明目张胆,换来的却是沈臻的挑眉一笑。

  乱放什么电!

  楚娇一点也不淑nv的翻了个白眼,不再管他。

  这个男人她算是摸着一点本x了,就五个字——蹬鼻子上脸。

  “沈大人,刚、刚刚小生所其实……”楚大海有些难堪,任谁背后说人被当事人听到,都有些尴尬,何况他还有求于人。

  “无碍,”沈臻笑得温和,“贤侄既是娇儿的兄长,若沈某力所能及,当然愿意帮忙。”

  沈臻纵横官场十数年,对什么人说什么样的话,他早已游刃有余。

  更何况楚大海的出现,让他本还在苦恼从何下手的计划有了突破之口。

  “贤侄一表人才,”沈臻抚弄着楚娇的手,玩味地问道,“想就职何处呢?”

  楚娇总觉得沈臻不怀好意,但她本就对楚大海没有好感,加之她的任务所需,所以并没有打断沈臻的问话。

  而楚大海则是因沈臻亲和的态度欣喜万分,根本没想到其中有什么陷阱,激动地开口,“小生只愿为国尽忠,为皇上效力,无论官职如何!!”

  “好!沈某就欣赏你这样的年轻俊杰!”

  楚娇看着楚大海被沈臻三两语的忽悠,眼里露出了同情的神se。

  这傻孩子,估计被沈臻卖了还替他数钱呢。

  ※

  最后,楚大海满面笑容的离开了。

  沈臻许给了他一个京县从八品的主簿,吩咐他过j日便可上任。

  前厅里没了旁人,楚娇终于扯回了自己的手。

  “沈大人好算计啊,”她凉凉地开口,“既然您按照承诺予了妾的兄长官位,咱们的j易,也算结束了吧。”

  楚娇站起身打算离去。

  沈臻跟着站了起来,握住了楚娇的手腕。

  “之前的j易结束了,但……”

  他在心里对蒙在鼓里的楚大海说了一声抱歉,面对面前对着他se内厉荏的小丫头,yu又止。

  这一次的谋划,牵涉甚广,连他都不能幸免。

  虽然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但他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否如预料那般。

  正是如此,他不想将少nv牵扯其中。

  但这却是不可能的。

  楚娇如今已嫁作沈家f,沈家的兴衰都

  牵连着她。

  他怕伤害到她,他也怕她恨他。

  沈臻以前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因为一个nv人牵动心神。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他栽了,栽在自己的‘儿媳’身上。

  见到楚大海,让他有了另一个打算。

  虽然可能一开始会吃点苦,但却也可以彻底将楚娇与沈家剥离开来。

  当然。

  这个谋算也能让他和少nv的关系改变。

  这才是他更想达到的目的。

  楚娇哪里知道男人的深谋远虑,她倒是能猜到沈臻此举必有原因,但沈臻不说,她如今的身份也不好多问,还不如静观其变。

  “那公爹怎的还不放开儿媳?”

  她想要挣脱开手,却被男人一把拽过,整个人扑向男人的x膛。

  “因为……”

  沈臻在她耳边轻说。

  因为爷不想做j易了。

  爷只想要你。

  公爹篇20谋划 < ryu娇宠[h 甜宠 快穿j ( 清欢 )

  公爹篇20谋划

  s话还没说出口,沈三爷就收获了小儿媳的一个“滚”字。

  楚娇将某个厚脸p还想动手动脚的男人轰出了前厅,可以说是十分冷酷无情。

  她腰还酸得不行呢,这人正事不说,还想着白日宣y,真是气人。

  而沈臻呢,其实是并不想让他的小儿媳知道太多。因为往往知道的越多,c心的也就越多。

  他只想尽快把一切事情搞定,然后正大光明地拥有她。

  两个人心里都藏着事,但目的倒是不约而同。

  把男人轰出去之前,楚娇还是心软了。

  她从贴身的荷包里掏出一个物件,塞进了沈臻的手中。

  “先把你自己的事情处理完吧,”楚娇手指在他的掌心拂过,yu说还休,“处理完…再说咱们俩的事…”

  沈臻被撩得心痒痒,却还是集中精力,感受到握在手中的东西——那是一把钥匙。

  他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嘴却被眼前的小丫头捂住。

  “儿媳当日便说过,”楚娇的语气不容拒绝,“娇儿既已嫁入了三房,所有的一切便都是三房的了。”

  “虽然娇儿只是一届nv子,帮不上公爹什么忙,但也想尽一份绵薄之力。”

  “儿媳的嫁妆全在这里,随公爹处置。”

  沈臻心下震动。

  他原本的打算是以自己作饵,楚大海只不过是一个引子,看在楚娇的份上,他也不会把楚大海害了,只不过想让他吃一些苦头。

  但楚娇这般信任他的行为,却是沈臻从来没有想到的。

  果然。

  &n

  bsp; 她心里也是有他的。

  沈臻忍不住想要搂过少nv狠狠吻一口,但最后却也碍于光天化日,只蜻蜓点水地亲了楚娇的唇角一下,便快步离去。

  他迫不及待想要结束一直以来占据他全部心神的复仇。

  因为现在,在他心中,有了更重要的事。

  ※

  沈臻的谋划很快便见了效。

  没j日的早朝上,他便被人参了。

  参他的人是监察御史公孙牧,同样也是公孙世家的掌权人。

  公孙牧弹劾沈臻滥用职权,擅自为亲家子侄安排官职,任人唯亲,有乱朝纲。

  燮羽帝大怒。

  沈臻年纪轻轻便是四品大员,早已碍了许多人的眼。而他时常在朝堂上提出的一些改革利民举措也损害了守旧派和世家贵族的利益。

  沈臻一向洁身自好,为人处世低调且滑不溜手,恨他的政敌们一直以来都抓不到什么把柄,直到这一次楚大海的出现。

  公孙牧立刻逮到了这次机会。

  所有人都还记得当年外戚g政时,尚为皇子的燮羽帝是如何受到迫害甚至差点丧命的。燮羽帝即位后,第一件事便是将祸乱朝纲的先太后母族一一治罪,手段强y血腥,令众人闻风丧胆。

  而公孙牧此刻提到沈臻擅自弄权的行为,显然是要让沈臻死无葬身之地。

  他却没有料到,这是沈臻送上门的陷阱。

  燮朝自燮羽帝继任,已经历了四代帝王。

  先帝在位后期,沉迷虚无缥缈的求仙问道,不理朝政,本还算丰盛的国库被众皇子、重臣以及世家贵族以‘借’之名挪用贪污,待到燮羽帝即位后,国库亏空极其眼中,高达数百万两白银。

  燮羽帝即位后,一直想要讨回这些‘欠款’,但那些世家贵族却沆瀣一气,根本油盐不进,好似打定了燮羽帝不敢触犯众怒一般,如同死猪不怕开水烫。

  沈家同样也借了一大笔银钱。

  而且早就花费殆尽。

  燮羽帝经过j年的执政,手段渐渐老辣,培养的心腹臣子也逐渐在朝堂上崭露头角,掌握实权,沈臻就是其中的一位。

  皇帝对嚣张的老旧派世家已经耐心告罄。他要将朝堂的蛀虫全部清除,而沈臻就是他手中最锋利的剑。

  宝剑开锋必见血。

  沈臻无所牵挂,早就打算用沈家当作试剑石,大义灭亲,然后替燮羽帝出面讨回国债。

  但如今他认识了楚娇,有了牵挂,便不再是没有弱点的人。

  所以他临时改变了一点计划。

  ————-

  每天上班9小时,回家m字2小时……

  我要精尽人亡了……

  怎么感觉越来越萧条……是我剧情太多?r炖得太少还是不香了?欢迎提意见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