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笨蛋说你H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臻一把将少nv抱起,再也忍不住,大步走到了床前。

  楚娇衣衫早已凌乱不堪,沈臻一边走就一边直接将破碎的襦裙扯下扔在了地上。

  将近乎赤l的少nv放在偶尔用作休憩的书房床榻上,沈臻覆上身,才发现自己的衣衫却依旧齐整。

  见楚娇靠在他怀里一副娇软模样,他哑着嗓子开口,“给爷解开。”

  小x中的手指还未褪去,楚娇的心神都集中在下半身,闻只得胡乱摸索着男人的衣带,毫无力气地扯了半天,才堪堪将领袍扯开。

  “啧,”沈臻低头啃了一把少nv的手指,“怎么那么笨?”

  楚娇报f似的一缩小x,夹住男人在自己t内的手指,“笨蛋说谁呢l 7”

  沈臻条件反s地回道,“笨蛋说你…”呢。

  但他转瞬便反应了过来,埋在少nv的颈间闷笑,“呵呵呵你呀”

  “这个不肯吃亏的x子…”语气中充满他自己都未发觉的宠溺。

  楚娇哼了一声,双手从男人敞开的衣领中探八,一边四处点火一边挑衅。

  “公爹~沈臻~三爷~”

  “要妾叫您什么都行呢~不过”

  她如水蛇一般缠上男人,在他耳边喃喃,“您倒是快点呀这么不上不下的,莫不是”莫不是什么7

  沈臻咬牙切齿。

  这个小丫头,他还记挂着上一次自己的鲁莽而好意忍耐yu望,她倒好,竟然还倒打一耙。手指chou出,带出j缕晶莹的粘y。

  “想要爷快些7”

  他握住自己早已狰狞的巨物,抵在了少nv的蜜x入口。

  “爷满足你。”

  语罢,提枪入洞,g头顺利地分开了两瓣r蚌,从紧致的甬道缓缓经过,冠状沟与r壁的摩擦给两人都带来了难以喻的快感,沈臻喘着粗气,深深地埋入了花x的最深处。

  “小sb就这么饥渴吗?”沈臻开始挺动下身。

  “除了爷,还有谁能满足你,嗯?”他握着少nv纤细的腰肢,看着她面若桃红的俏脸,心里再一次生出了想要将这小人儿占为己有的强烈yu望,“你那夫君?还是你的意中人?”

  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嫉妒,头一次有一种“君生我已老”的不甘心。

  楚娇正放松自己适应着男人粗大的rb,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有些好笑,又有些莫名其妙。

  什么‘意中人’?

  沈臻见少nv分神,以为她此刻还在想另外的男人,捏着腰肢的手掌忍不住用力,大腿的肌r紧绷,猛地加大撞击的力度,“既然要伺候爷,就专心点!!”

  “嗯啊……啊啊……”楚娇抓着身下的绸被,承受着男人一下比一下大力的choucha,“沈臻……你……”

  “啊啊……轻点……公爹……三爷……慢些……”

  “你说你……一会儿要爷快些,一会儿又要慢些,”沈臻虽然嘴里数落,下身的撞动却还是慢了下来,没有再大开大合,而是开始细细碾磨着少nv敏感而温暖的内壁,听着少nv细碎而娇软的呻y,俯下身亲吻着眼前滑n诱人的肌肤。

  沈臻虽慢了下来,持久力和爆发力却依旧藏在满是yu望的t内,他将楚娇翻来覆去地吃了个g净,而最后,楚娇已被g得精疲力尽,沉沉睡去。

  沈臻撑起身,大掌细细描绘着少nv精致的面庞。

  见着楚娇呼呼大睡的小模样,沈臻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头。

  “也就仗着爷对你好脾气,哼。”

  ————-

  沈臻

  你不准想着别人!

  楚娇:???沈臻……你……(怕不是有病吧?天天脑补些什么鬼!?

  公爹篇18求官 < ryu娇宠[h 甜宠 快穿j ( 清欢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址: .books630180articles7370081

  公爹篇18求官 < ryu娇宠[h 甜宠 快穿j ( 清欢 )公爹篇18求官

  楚娇第二天醒来时已在自己床上。想来某个男人还算知道分寸,将她送回了房。

  昨晚的纵yu让她浑身酸软,撑起身,绸被滑落,清爽的肌肤上遍布红痕。心下骂了沈臻一句,大夏天的,这样让她怎么见人。

  眼光瞥见身旁的小榻,那里放置着一叠崭新的衣物,她拎起来一看,光华流转,霓裳飘然。

  “哼,算他有良心。”

  楚娇唇角勾起一个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唤了绿环进房f侍自己更衣。

  而此刻在沈宅的侧门,一个眼下青黑的年轻人正焦躁地来回踱步。

  “哎呀,我说小生,你再着急也没用,”守门的老妈子劝w道,“这时辰我们三老爷都上朝去了,你且再等两个时辰吧。”

  “哎哟,还要等两个时辰?”那年轻人看上去面貌英俊,却有些油头粉面,一听这话,更是急得跺脚。

  “妈妈,那您再替我通传下三少夫人,就说她的兄长求见!”那年轻人掏了掏袖子,塞了一锭银稞到老f手里。

  老f颠了颠,“行吧,我再去给你问问。”

  “少nn,”红袖打帘子走进房间,“侧门房通传咱们大少爷求见呢。”

  j个侍nv都是楚娇的陪嫁,楚家的家生子,口中的大少爷理所当然说的是楚娇这具身t的亲大哥,楚大海。

  “他?”楚娇心下一转,便猜到了楚大海的来意,“让他进来吧,迎到前厅去。”

  她还没找这胡乱将亲生m子嫁出去的混蛋算账呢,他就主动送上门来,正好。

  楚大海这次找上楚娇也是无路可走了。

  他当时做主将mm嫁进沈家,完全是受到一个人的蛊h。那人主动与他结j,自称是沈家老太君的表侄儿,也就是如今吏部侍郎沈臻的表弟,j次三番不经意的吹捧,就让楚大海飘飘然起来,满心满意以为自己给mm找了个好亲事,同时还能解决自己仕途的当务之急。

  结果哪里知道,楚娇大婚之后,他就根本无法联系上之前一直称兄道弟的所谓沈家老太君的‘表侄’,也当然没有得到那个‘表侄’承诺——所谓让沈臻给他安排一个官位。

  从西北带来的家产j乎全部都贴在楚娇的嫁妆上,楚大海等了很久,手上的银钱成日挥霍早已见底,本以为手到擒来的当官,结果一直没有影,他终于坐不住了。来到沈家想要求见沈臻,结果没想到直接被门房挡出门外,他只得找上mm,想探一探情况。

  ※

  “沈卿,差不多是时候了。”

  朝会后,沈臻被内侍拦下,收到了一句燮羽帝的口谕,意味深长 。

  他恭谨地接下口谕,退出大殿。

  坐在回府的轿中,沈臻闭目凝思。

  这盘棋下了太久了,是时候收了。

  皇帝的耐心已经告罄,而那些世家贵族仍旧不顾圣心,犹自抱团妄图左右朝政,维持着仅存的一丝可笑的t面。

  那么,就选一家来开刀吧。

  沈臻把玩着腰间的玉佩——是的,那玉佩通t玄黑,其上大鹏傲立,俨然同新f奉茶那日沈臻赠与楚娇的是一对—

  —心中暗踌。

  从哪里下手呢?

  轿子停下,他一边琢磨一边往书房走去,却在路过前厅时,恰好听见了两个人的低声争吵。

  “什么叫‘死了这条心’!?”

  “爹走前把你托付给我,哥也自问从未亏待过你!现如今不过是让你去求求你公爹,你连这点小事都不愿意为哥哥做吗!?娇娇!”

  “小事?”

  “你就为了这件小事,将亲身mm嫁给一个毫不知根底的人?”

  “楚大海,看在你是我血亲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就你这副被人耍得团团转的模样,还想当官?还想买官?还没上任乌纱帽就保不住了!”

  “嘘——你小声些!什、什么买官!我也是有功名的人!只不过是想让沈侍郎通融通融,给我谋个职位而已!”

  “呵!秀才的功名?可拉倒吧。”

  “哥哥,你还是收收心吧,父亲虽然走了,但他的余威尚在,不若回西北,再做出一番天地来!”

  “士农工商!!商人是最低j的,你知不知道!我要光宗耀祖!”

  “娇娇,你就帮帮哥哥吧!哥哥可是给你准备了满满六十四台嫁妆啊!”

  “呵,你为我准备的!?”楚娇气笑,“那明明就是父亲生前就替我备下的!楚大海,你醒醒吧,趁现在还不晚,赶紧远离京城这个大漩涡。”

  她好心好意的劝诫,“我如今自身难保,到时……更是救不了你了。”

  “你天天在这高门大户里吃香的喝辣的,还自身难保?”楚大海根本不信楚娇的话,“别骗人了,那沈臻可是咱们大燮朝最年轻的四品大员,前途不可限量!”

  “他是前途不可限量,”楚娇凉凉地望着楚大海,“可这同我又有什么关系。”

  “你是她儿媳,我也算是他的姻亲,帮一把亲戚,人之常情!”楚大海还在奢望。

  “人家可不把我当儿媳……”楚娇语隐晦,却是故意让楚大海误会。

  正站在前厅外正大光明偷听的沈臻听到少nv这话,终于忍不住往里走去。

  小丫头的语气怎么这么幽怨?

  难道……是昨晚他没有喂饱她?

  “果、果真?”楚大海虽然急急忙忙将楚娇嫁了出去,却也不是睁眼瞎,在京中的这些时日也打听了一下沈家的事情,这也是他如今这么着急的缘故,“你夫君真的,不是他亲身的?”

  “是啊……”楚娇点头,抬眼却瞥见正向此处走来的玄se身影。

  她并不想楚大海跳出来横生枝节,又在沈臻面前胡乱说些什么,连忙想结束两人的对话。

  “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不可能帮你的,你赶紧走吧。”

  端茶,送客。

  “别啊,好mm,”楚大海急了,“我又不是要做什么大官!不过就是求个小官位,你就帮帮哥哥吧……”

  “不……”楚娇绝情的话还没说完,身t就被一只大掌按住。

  “好啊,”沈臻大剌剌地坐在了楚娇身旁的榻上,语气温和,“贤侄想要什么官位?”

  ——————-

  小剧场:

  沈臻:贤侄,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楚大海:沈大人,您真好!

  沈臻:有一个条件。

  楚大海:您、您说。

  沈臻:叫我m夫。

  楚大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