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躲什么呢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四下无人,沈臻的院子清冷地不像一个四品大官。

  楚娇施施然端着食盘走进了书房,伴随着吱呀作响,书房的门被男人阖上。

  沈臻的书房雅致简单,两旁的书架上累满了经史子集,书页卷曲泛h,一看便是常年翻阅所致。

  楚娇将食盘放在了案j上。

  “听福来说,公爹方才回府,”楚娇垂下眼,转过身冲着沈臻柔柔地说道,“也不知是否用过晚膳,儿媳便擅自带了些点心来。”

  点心是一叠流心糯米糍,小巧雪白的糯米团上点缀了丝丝椰蓉,看上去分外香甜可口。

  沈臻目光扫了一眼食盘,便又移回了楚娇脸上。

  这一阵子他忙着一桩案子,都快有月余没有见过面前的人儿了。

  依旧是眉目如画,娇艳如花。

  他头一次有了金屋藏娇的想法,然而那娇娥却并不属于他。

  “你……有心了。”

  他g巴巴地夸赞了一句,随手捻起一枚糯米糍,囫囵塞进嘴里。

  他其实已吃过晚饭,腹内酒气逡巡,但却不想博了她的好意。咬下一口,绵软香甜在口中蔓延,沈臻捏着手中软滑的雪团,忽然有些口g舌燥。

  真像啊。

  像那一晚,他握住的那两团浑圆,柔软雪白,香腻可口。

  他身高八尺有余,眼前的人儿不同于中原fnv的娇小,仅仅比他矮了半个脑袋,纤腰长腿,他一低头,就看见了她被诃子包裹的圆润sx,白腻的p肤在昏h的灯光下亮得惊人。

  沈臻g咳了两声,极力遏制自己的联想。

  明知道是错误还要去犯,那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更何况……她还……心有所属。

  沈臻压抑下自己的不快,将糯米团咽下。

  楚娇并不知道男人心中的千回百转,她见他细嚼慢咽,还以为是糍团太过粘腻,便侧身倒了一盏茶水,转身想要奉上。却不查男人因着取吃食,身t前倾,两人间的距离不过寸余,这一转身,杯盏便一个晃动,里面的茶水倾洒在了两人的衣衫上。

  “呀!”楚娇惊呼一声,松了手。

  那茶水是刚砌好的,热气腾腾,沈臻穿着袍衫,水悉数被布料吸去,倒无甚感觉,而楚娇却没那么好运。x前被茶水溅上的地方刺痛滚烫,转眼间便泛了红。

  “怎地如此不小心!”

  沈臻嘴上虽训斥了一句,手却极快地揽住了少nv的腰,拇指拂去了她x前的水渍。

  “公……公爹,我无碍,”两人贴得太近了,楚娇推了推男人的x膛,“您、您先放开我罢。”

  她这次可不是有意g引,完全是无心之失。

  沈臻却没有松手,而是一个用力,就将少nv抱起,书案上的东西一扫,让楚娇坐在了他面前。

  “nv子肌肤娇n,一不注意便会留疤,怎是无碍?”

  他像是在教育一个不懂事的小娃娃,严肃又认真。

  从旁边的博古架上取过一个青玉匣子,沈臻打开,里面是白se的膏t。

  “这是圣上赐下的雪肌膏,对治疗烫伤疤痕都有奇效。”

  “还是,儿媳自己来吧。”

  楚娇垂下眼,剜了一点在指尖,想要涂抹在伤处。

  但刚才被溅到的地方都在脖颈和x前,她低头也无法看见,只得凭感觉胡乱抹了一通。

  “呵,”沈臻见她这般对自己避之不及的模样,x中的郁气终于爆发,“还是我来吧。”

  他握住了楚娇的手腕,另一只手蘸取了膏y,动作轻柔而准确地涂抹在了楚娇红肿的伤处,口中却说出了不由衷的话。

  “躲什么呢?”

  “你身子的哪一处,爷没瞧过?”——

  嘻嘻嘻这次r要不要久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