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新奉茶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

  楚娇一身盛装明艳动人,款款走来,沈臻脑海里忽地浮现了这首诗来。在他眼中,楚娇的到来似乎将沈宅这y郁晦暗的大堂都衬得明亮了j分。

  然而他此刻却没有心情欣赏少nv的美丽。

  因为她身边一同行来的,是面se苍白的沈仲行,他的‘儿子’。

  两个人一个俊秀一个美丽,宛若一对璧人。

  行至大堂中央,楚娇不动神se地环视了一圈。

  左侧坐着大房的沈之昌夫f,沈之昌肥头大耳,眼se浑浊,其q杜氏噙着笑望着她,但过高的颧骨和细长的丹凤眼看上去却有些凌厉。右侧坐着二房的沈之茂夫f,沈之茂身着纶巾儒袍,蓄着长髯,一副读书人的打扮,其q陈氏低眉垂首,看不清容貌。

  而上座,则是威严的老太君朱氏,以及坐在她下首的沈臻。

  沈仲行因为病t,早已免了跪礼,而楚娇则拎起裙摆,缓缓跪坐在准备好的蒲团上。

  两人接过了侍nv递上的茶,恭敬地举杯奉上前。

  “父亲,请用茶。”

  沈仲行举盏,沈臻拿起饮了一口。

  楚娇跟着将茶杯举至头顶,微微抬眼,冲着昨夜才‘坦诚相见’的男人,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公爹……请用茶。”

  沈臻面se僵y,伸手却不小心触及楚娇滑腻的手指,他像是被灼伤一般缩了回去,却又在周围人的注视下不得不佯装镇定地接过茶盏,食不甘味地抿了一口。

  面前的少nv目光灼灼,火辣辣的目光似乎要将他刺穿。

  “咳,”沈臻放下茶盏,从袖笼里掏出一枚玉佩,递给楚娇,“回来得太匆忙,也未准备什么礼物。这东西你收下,就当是恭贺你们新婚了。”

  楚娇垂首接过,触及那玉质竟发觉凉意沁人,而那玉佩看上去通t玄黑,圆形的玉璧上雕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展翅大鹏。

  “呀,这难道是那块墨玉?”倒是大房杜氏一眼就认出了这块玉佩的来历,“三弟成亲时,还是贤王的当今圣上钦赐的墨玉?!”

  沈臻“嗯”了一声,假意喝茶,眼角的余光却注意着楚娇的反应。

  倒是沈仲行听到这墨玉的贵重,想要归还,“咳咳,这么,咳,贵重的玉佩,咳咳,父亲还是收回吧……”

  沈臻还未说什么,就见楚娇巧笑妍兮地将玉佩握在手中,大大方方地冲他道谢。

  “儿媳……谢过公爹。”

  少nv琥珀se的眼眸在堂外y光的照s下更显明亮,望着他,那双眼中没有怨怼没有羞涩,只有一p坦然和戏谑,倒显得他如今的不自在有些太过拘谨。

  好你个小丫头。

  看来早就知道我是谁了?

  沈臻此刻倒觉得更加有趣了。

  他虽然对于自己昨晚将人认错的行为十分尴尬懊恼,自己竟然上了自己的儿媳f儿,说起来简直就是禽兽不如。但少nv无论是在床笫间还是现在,都表现得让他惊喜,也极大地引起了他的兴趣。

  可惜。

  她却是他的‘儿媳’。

  昨晚的事就当是一场梦。

  沈臻有些遗憾地告诉自己,然后注视着楚娇向其余j个长辈奉茶。

  “祖母,您请喝茶。”

  楚娇低眉顺目地将茶奉给朱氏,朱氏也未曾刁难,笑眯眯地送了她一对羊脂白玉鎏金镯,拍着她的手,让她好好照顾沈仲行,早日为沈家开枝散叶。

  楚娇乖巧地应答,眼神却瞟了一眼沈臻。

  开枝散叶?

  恐怕有男主在,沈家很快就会家破人亡了。

  沈臻却理解错了少nv的眼神,心里闪过一丝闷喜。难道,这丫头这么大胆,还想让他播撒开枝散叶的种子?他忙喝了口凉茶,压下了忽然升起的热意。

  ————-

  沈臻:获得荣誉称号——脑补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