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不祥的预感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楚娇真真切切t会到沈臻这三房在沈家受忽视的程度。

  昨夜一晚上没被打扰,她还以为是沈臻将房外的人处理了。结果清晨起来一看,本该值守在外间的侍nv在耳房偷懒睡觉,照顾新f起居的嬷嬷端上的水都已温凉,外间院落零碎的落叶无人打扫,下人散乱地让人咋舌。

  她并不知道,这是沈臻故意放纵的结果。

  原主的贴身丫鬟和嬷嬷昨日不知被管家安排到了何处,楚娇心知男主对沈家就没有感情,所以也不怕下了沈臻的面子,直接叫来了大管家沈良,当着院里所有下人的面,大发雷霆地发作了一番,要回了自己的丫鬟们。

  沈良脸se难看地离去,楚娇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肯定是去正房告状去了。

  她毫不在意,开始装扮自己。

  看着镜子里自己高鼻大眼,五官明艳深邃的一张脸,楚娇很是愉悦。任谁有一张大美人的脸,都会忍不住心情开朗。

  原主的父亲是在西北经营了数十年的大富商,母亲则是被父亲看中买下的貌美胡姬,所以她有一张混血的面庞,不似中原的大家闺秀和小家碧玉,却是另类的美艳动人。

  楚娇吩咐挑选了最显眼最昂贵的一套红宝石头面,又换上了一套桃红洒银齐x襦裙,外面搭了一件百子千莲织金大袖衫,描眉点花钿,再涂上口脂,镜中夺目的美人让一直在她身边伺候的翠环都惊艳地长大了嘴。

  “小、小姐……不,夫人……您……太美了!小翠从没见您这样美过!”

  楚娇勾唇一笑,应下了这声赞美。

  刚才本是小翠替她梳妆,但弄了一半楚娇便觉得不对劲。原主常年生活在西北,p肤有些粗糙,也不算白皙,小翠一味地给她涂上惨白的珍珠粉,眉mao也描成细长的柳叶眉,将原主原本八分的美貌y生生减到了五分。

  她好歹也是学过现代化妆术的nv人,虽然不至于有堪比整容的手法,但简单的修容打底,选择合适的眉形唇se还是做得到。

  她没有刻意遮掩原主的肤se,反而着重突出了她五官深邃的优点,画了一个美丽浓烈的桃花妆,整个人端得是美艳大方,光彩照人。

  她站起身,挺直脊背。

  “走罢,去迎了夫君,像长辈行礼奉茶。”

  三房所在的东厢不大,她名义上的夫君沈仲行就宿在左侧的听松院内。

  楚娇一进院中,就闻到了浓郁的y味,在小厮的引领下进入房内,看到的便是躺在床上形销

  骨瘦的沈仲行。

  他应当已满十五了,看上去英俊秀气却难掩苍白瘦弱。楚娇记得原主也刚及笄,两个人其实在现代都还是小孩子,但在古时,却已经是能够成家的年纪了。

  小厮低声唤他,又一边同眼前的少nn解释,说昨晚少爷忽然咳血,昏睡了一晚,才无法参加昏礼。

  楚娇不甚在意地点头,看着沈仲行缓缓睁开的双眼,心中对他有些感同身受的同情。

  生在这么个大家族,连婚事都受人左右,活得,也太累了啊。

  就如同她知道自己活在一本书中,连命运都无法掌控时的无助。

  向沈仲行行了礼,一对夫q也算是第一次见了面。

  但楚娇可以感到沈仲行对她并无丝毫兴趣,反而在洗漱更衣时,目光常常落在一旁照料他的h衣侍nv身上。

  楚娇也不打算与这位夫君多接触,毕竟她的目标不是他,两人若是能相敬如冰,那就最好不过了。

  她上前,同小厮一起将沈仲行扶上了轮椅。

  而另一边,直到清晨才匆匆归家的沈臻,在垂花门处恰好碰见了大房的沈之昌夫f。

  “哟,老三,终于回来了啊。”

  沈之昌yy怪气地开口,“正好,今日新f奉茶,你这个当公爹的回来了,再合适不过。”

  沈之昌到并不是在替自己的亲生儿子抱不平,他除了沈仲行,嫡庶加起来还有五个子nv,所以沈仲行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一个砝m,而显然,这个砝m沈臻并不在意。

  倒是沈之昌的q子杜氏还惦记着毕竟沈仲行氏自己肚子里掉出来的r,今日说什么也要瞧一瞧老太君朱氏亲自选的孙媳f。

  沈臻礼貌地冲兄嫂行了礼,这些礼数他一向做得周全。

  他随着两人一同往大堂走去,心中却有些生疑。

  新f奉茶?

  怎么回事,仲行他……也昨夜成婚?

  沈臻心中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而这预感,在他正襟危坐在大堂中央,看到朝着他缓缓行来,袅娜多姿,巧笑嫣然的楚娇时,成了真。

  ——————

  沈臻:我此刻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

  楚娇:哈哈哈哈哈哈哈!叫你得瑟!叫你弄疼我!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