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106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嘴也被男人的大掌捂住,无法发出半点声响。

  “唔!”

  “嘘——”男人的气息拂过她的耳边,“别说话,否则……”

  楚娇连忙点头,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人也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能入沈府如入无人之境,想必身手也不差,她可不敢乱动。

  周身都被男人的气息包裹着,楚娇安静地等了半晌,没想到等到的却是自己肩膀沉重的一压。

  那黑衣人竟然就这么……昏过去了。

  楚娇认命地拖着死沉死沉的男人走向床榻。

  没办法。

  朱氏和大房还眼巴巴盼着她的嫁妆呢,她此刻就算是叫来旁人捉贼,也同样是暴露了一个把柄给她们抓住。

  孤男寡nv同处一室,可能导致的局面不会是自己毫发无损。

  “好端端的……你……跑去谁的屋里不好……非跑到我这儿来……”

  楚娇气喘吁吁地驮着高大的男人,终于将他放倒在了喜床上。

  “我都够头大的了……”楚娇叉腰,望着男人手臂依旧在渗血的伤口,叹了口气。

  “唉,我可真是个好人。”

  一边感叹,楚娇一边将桌案上的酒拿了过来,还顺了托盘里结发用的剪刀,小心翼翼地将男人手臂伤口周围的布料剪开,露出了血淋林的伤口。

  看样子,似乎是箭伤。

  楚娇粗略判断了一下,观察到伤口的血有些泛黑,心下了然。s伤这人的箭上一定也涂了毒y,否则这人也不会仅仅因为这处伤就昏迷。

  看了眼周围,也找不到什么止血的纱布,楚娇g脆将大红的喜帕用力一撕,沾了酒就往男人伤口上擦去。

  虽然酒精度数不高,但这样的刺激也让昏迷中的男人皱紧了眉头,眉心之间,形成了一个川字纹。

  楚娇不经意间瞥见,忽觉有些眼熟。

  男人紧闭的双眼不再锐利,剑眉紧锁,像极了另一个人。

  她的心怦怦而跳。

  伸出手,楚娇扯下了男人的面罩。

  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五官一切都恰到好处的俊朗,但不怒自威的薄唇和眉心中央那可见的一抹皱痕让他看上去十分难以接近,显得十分禁yu威严。

  那分明就是——

  贺斯年的脸!

  只不过,这张脸换成了古代的发型,而面容,也比上个世界的贺斯年更加成熟。

  楚娇心中乱作一团。

  怎么回事?怎么贺斯年会跟着她到了这个世界?

  不、不对,她是灵魂穿越,现在也不是自己原本的模样。那这张有着贺斯年脸的人,又是谁?难道只是偶然巧合?

  楚娇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偶然。所有的事,都是冥冥之中的必然。

  唯一有可能的,便是这个人,与任务有关。

  她连忙唤出被屏蔽的系统,而此刻的系统正尽职地提示着。

  系统提示,男主接近,男主接近……

  果然,她的感觉成真。

  她眼前躺着的这个顶着贺斯年面容的黑衣人,就是男主沈臻。

  好了,419,这件事我知道了。你不觉得,你更该跟我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吗?

  为什么,两个世界的男主,面容会一样?

  除了面容……他们的灵魂……也一样吗?

  楚娇内心隐隐有些奢望。

  任务发布完毕,其余需要宿主自行发掘。

  &nbs

  p; 又是这句话。

  楚娇敛下眉目,心中却对自己绑定的这个系统的怀疑不断加大。

  为什么她会被选中?为什么任务需要吸收男主的ty?为什么每一次男主都会对她那么好?为什么她总会情不自禁地ai上男主?

  这一切,对于她来说,都还是一团迷雾。

  “唔……”

  床上的男人闷哼出声,楚娇回过神,此刻她才注意到,男人的嘴唇竟有些青乌了!

  那伤口虽消了毒,但血y仍旧泛黑。

  楚娇咬着唇犹豫了半晌,还是跪坐在了榻前,弯下了身。

  她心中祈祷希望这不是剧毒,她可不愿什么都还没弄明白就死在这里。

  这么想着,她的嘴唇贴上了男人的伤口。

  男人的手臂有一瞬间的紧绷,但她没有注意到,只费劲地努力吮吸起伤口的黑血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脑袋开始有些晕,望着已经恢复血红的伤口,她恶狠狠地用喜帕包扎好,还打了一个蝴蝶结。

  晕倒之前,楚娇自嘲地心想。

  血y应当也算ty吧?自己还真是尽职尽责。

  ————-

  昨晚p了一下233333

  今晚我深刻反思我作为r文作者的使命!

  一定早日上r><

  公爹篇3误会 < ryu娇宠[h 甜宠 快穿j ( 清欢 )

  公爹篇3误会

  楚娇不知道,在自己晕过去的那一刹那,床上的男人便睁开了双眼。

  “啧,真是……胆大的小丫头啊……”

  忍过了一阵眩晕,沈臻撑起身,在床榻后的墙上摸索了一阵。“啪嗒”一声,平整无痕的墙壁上竟然弹出了一个暗格。

  他伸手从中取出了一瓶y,将里面的褐sey丸倒出了两粒,一粒自己咽下,另一粒,则想要塞进楚娇的口中。

  他连着一个月在外奔波,今夜才赶回京城。一回来却发现自己这东厢大红一p,端得是一派喜气洋洋。

  身中毒箭,他本是想去存有救急y物的耳房杂间吃下解y,却没曾想到,那里竟被拾掇成了婚房,里面还坐着一个凤冠霞披的nv子!

  这东厢就住着他和‘儿子’沈仲行,沈仲行卧病在床日日昏迷,根本没有能力娶亲,所以沈臻理所当然地误会了——误会这喜事是朱氏趁着他不在,擅自为他沈臻结下的。

  依旧是这么自作主张啊……老虔婆……

  男人眸子里闪过风暴,下一瞬又归为平静。

  他望了倒在榻边的少nv一眼。

  这一次,这老虔婆给他物se的续弦倒还有趣。没甚礼法,胆子也大,竟敢什么都不知道就想胡乱救他,结果把自己给毒晕过去了。

  看在她好心救自己的份上,沈臻大发慈悲地将仅剩j颗的解毒丹分予她一颗,没想到这丫头唇舌紧闭,却是无法将解yy塞进她嘴里。

  少nv此刻倒在榻边,纤长的睫mao乖顺地铺在眼睑上,好似一个安静的傀儡娃娃。

  沈臻心中一动。

  这丫头长得倒是……

  这些年他洁身自好,一是不愿落下把柄被人拿住,二则是从没有遇到让他动心的nv人。

  年y的经历让他对后宅nv人一直心存警惕,因为在他看来,外表越柔弱美丽的nv子,内心说不定越恶如蛇蝎。所以他对美人十分警惕。

  但他却也是个正常的男人。

  有着正常的,生理需求。

  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