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105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吃下了她下的慢x毒y,等他死了,那他那三房的财产不都归沈仲行所有么?到头来还是他们大房得利。

  沈之昌夫f二人一听,倒也动心了,紧巴巴就把才六岁的儿子送到了沈臻的院子里。

  沈臻也是对朱婉宁的作妖厌烦了,他早就偷偷将毒y换了,之前病秧子的假象也不过是做给朱婉宁看的。彼时的他正卷入党争之中,朝堂上明争暗斗不断,哪里顾得上后宅的这些小小y谋。而沈仲行一个小孩,本就抵抗力差,在后宅之中竟一不小心也染上了同沈臻亡q一样的痨病。

  京城里开始有谣风传,说沈家的沈臻命y,不仅克死了父亲q子,也快要克死儿子了。

  这种无稽之谈沈臻也懒得管。

  他虽然恨沈家,却不会对一个孩子下手,请了御医,沈仲行好歹吊着一口气活到了十四岁。但不行了。

  此刻的沈家,已经风雨飘摇。只进不出这么些年,公中的银子也快见底了。朱婉宁瞧见孙子的利用价值也快见底,g脆来了个一石二鸟之计。

  高门大户,显现在外人面前的总是最光鲜的一面。西北的富商之子楚大海就还以为沈家依旧是世家大户,手眼遮天。

  他从大西北来京城,本是想谋个一官半职,却没想到,这天子脚下,他塞再多的钱,都没门路。

  朱婉宁很快便瞧上了他。

  人傻,钱多。

  找了托儿又费了一番功夫,成功的让楚大海相信,如果他将自己的mm嫁给了沈臻之子,再附上一大笔嫁妆,那么作为吏部侍郎的沈臻,那么就一定能够替他谋职。

  楚大海心思活络了。这叫什么,这对他来说,就是及时雨啊!他满门心思想当官,根本没怎么多做打听,就心急火燎地定了日子,将mm嫁出去了。

  楚大海不知道,他的m婿根本就不是沈臻的亲生子,而沈臻更是与沈家势如水火,对于公务铁面无s。他这嫁妆如同r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他更不知道,他亲手将mm送入了怎样一个龙潭虎x之地,不到两年,就死在了沈宅后院的池塘中。

  楚娇扶额。

  她已经猜到,她目前的身份了。

  坑m的楚大海,等她出去,一定要狠狠把他打一顿!

  嫁给谁不好,偏要把她嫁给男主的儿子!

  这让她——怎!么!攻!略!?

  ——————-

  新世界来啦!~~这个世界设定改了j版,目前这个我比较感兴趣哈哈哈,希望能驾驭住~

  让我看到你们挥动的小手~

  公爹篇1讽刺的婚礼 < ryu娇宠[h 甜宠 快穿j ( 清欢 )

  公爹篇1讽刺的婚礼

  正当楚娇抓狂之际,喜轿稳稳地停下了。

  还没过完剧情的她连忙暂且停下,正襟危坐。

  侍nv掀开轿帘,扶住楚娇的胳膊,带着她往前走。

  楚娇两眼一抹黑,只能暗自祈祷,出点什么事儿,让这个婚礼结不下去。

  否则的话,一旦成亲,她便要在这样的封建社会去攻略她的公公!这,这算乱、乱l吧?简直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这个该死的系统,每一次的任务都不简单!

  然而,上天并没有听到她的祈祷。

  她顺利地站在了喜堂上,并且完成了拜堂。

  但令楚娇没想到的是,沈仲行的病竟然那么严重了,连拜堂这样

  的人生大事都没能出席。

  虽然只在电视剧里看过,她也知道,拜堂时新婚夫f会同牵一条绾有同心结的红绸,各执一端,这叫做‘牵巾之礼’,意为永结同心。

  但事实上,她只一个人牵着一端,十分尴尬的,独自拜完了堂。

  嫁给这样的男人,就算丈夫不死,也是守活寡吧。

  楚娇隔着盖头都能感到周围宾客眼中的嘲讽和戏谑,估计没哪个大户人家的吃相这样难看,为了嫁妆,这样祸害一个好好的nv儿家。

  坐在上座的老太君朱氏冷眼旁观,心中讪笑。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维护沈家的荣光。

  在场的这些表面光鲜的达官贵人们,她虽然不甚清楚他们的家底,但眼见着皇帝的动作越来越大了,这些不耻她行径的家族能维持荣光到j时,她倒。

  楚娇在盖头下并不知道,不仅连自己的‘新婚丈夫’没有出席,甚至连她要攻略的对象——她名义上的‘公爹’,也没有出席。

  这个婚礼,着实太讽刺了。

  ※

  楚娇被侍nv送进了婚房。

  一个人坐在床上,身下的花生喜果硌得她pg生疼。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她g脆一边继续接收剧情,一边从喜被下掏出花生g果磕着吃。

  这原身估计今天一天都没吃过饭,可把她给饿坏了。

  原主不过是这本书中可悲的一名nv配,她的存在只不过是为了衬托出沈宅的y冷与黑暗。

  在嫁进来后,原主就没和丈夫圆过房。但原主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既然嫁j随j嫁狗随狗,她也安安分分地照顾着病重的丈夫。

  然而,树yu静而风不止,一直觊觎着原主陪嫁的巨额嫁妆的朱氏还是动手了。联手大房夫人设下圈套,诬陷原主与下人偷情,原主被当成抓住,百口莫辩心灰意冷,最后一死以证清白。

  后来nv主出现了,在后宅中斗垮了一众反派,也倒是替原主洗清了冤屈,也让男主对她更加倾心。但这样的结局,对于自始自终都不曾做错过什么的原主,就合理吗?

  楚娇冷笑。

  既然她来了。

  那么沈家这个龙潭虎x,她倒要好好闯一闯。

  花生吃多了,楚娇忽然有些口渴。她起身走到桌案前,拿起水瓿,倒了一盏水在杯中,一饮而尽。

  咦,怎么甜甜的?

  她这才想起,这水瓿应当是为j杯酒准备的,里面盛的也是酒才对。

  不过古代的酒听说度数挺低的,楚娇咂咂嘴,嗯,味道不错。

  抬手又给自己到了一杯,楚娇眼角的余光却忽然瞥见,桌案背后的帘幕后,赫然有一个人影!

  ————-

  要上r了!

  嘻嘻嘻凭我的速度怎么可能...

  公爹篇2他到底是谁 < ryu娇宠[h 甜宠 快穿j ( 清欢 )

  公爹篇2他到底是谁

  那人见楚娇发现了自己,也不再躲藏,慢悠悠地从帘幔的y影中走了出来。

  楚娇闻到了一阵血腥气。

  男人一身黑衣,右手捂住手臂,指缝中正不断渗出鲜血。整张面部被黑巾覆盖,之露出一双锐利的眼睛,在跳动的烛光下显得有些骇人。

  楚娇心中一动,还没来得及反应什么,身t就被男人从后面整个擒住,微张的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