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104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遍地都是,厨房里传来隐隐臭味。

  男人对他露出诡异的笑,将他带进了厨房。

  厨房的料理台上,有一个巨大的砧板,不知被什么yt常年浸染,黑红黑红的。砧板的四个角上,突兀地嵌了了四个小锁环。

  贺斯年心中咯噔一声。

  不妙。

  他可能遇到,n杀猫的变t了。

  以前他也只在新闻上看过,这种变t,以n杀猫狗为乐。将流l猫狗通过食物骗到家中,然后活生生地拨p,放血,挖r,怎么残忍怎么来。

  这些人往往内心y暗,工作生活中不受人重视,自身想要发泄愤怒,又不敢在人身上动手,只得懦弱地将怒气发泄到动物身上。

  贺斯年打量着四周,心中开始盘算,如何逃生。

  而此刻,楚娇正在赶来救他的路上。

  楚娇气喘吁吁,忽然感到自己四肢有一种被束缚的感觉,心下一紧。她此刻已经顺着血y的指引来到了一个老旧的小区中,但她却无法确定,她的阿年此刻到底在哪个房子里。

  她焦急地四处打望,发现院落里零零散散有j只流l猫,连忙释放出妖力来。

  贺斯年挣扎不过,四肢都被绑在了锁环里。

  那男人从橱柜里chou出了一把尖锐的菜刀,嘴唇裂开,露出血腥的微笑。

  "猫儿啊猫儿,哭吧,叫吧,我就喜欢听你们,撕心裂肺的声音。""啧啧,多美妙。"

  "喵!"你这个恶心的刽子手,等我变回人身,一定要把你告到监狱里去!

  贺斯年咬牙切齿,头一次感受到了无力。

  他如今是猫,而不是人。他没有办法反抗,只能任人宰割。

  那人举着刀,挥刀而下。

  "啊——"却在下一秒,被破窗而入的一道白影,划破了手腕,刀掉落在了地上。

  "谁!是谁!"

  他紧张地四处张望,楚娇却没有给他反抗的机会。

  利爪从r垫里伸出,狠狠地划向男人的脸和身t,而看似高大的男人,毫无反抗之力。

  "啊啊啊——我的脸!啊!我的眼睛!!"

  男人抱着脸在地上打滚,楚娇终于松了一口气,望向料理台上被绑着的茶se猫儿。

  贺斯年望着面前的白se小猫,眼中闪烁着激动的神采。

  他的小猫儿,他的小猫儿!

  他终于找到了她!

  "喵!~"贺斯年张嘴,却忽然觉得有些尴尬。

  跟小猫儿的第一次j流,该说些什么呢?

  他还没想好,眼前的景象就让他再一次睁大了猫眼。

  发觉四只锁环光凭猫爪肯定打不开,楚娇g脆扯下项圈,化为了人形。

  娇俏的少nv一步步走上去,小手抚摸着他的身t。

  "阿年,乖~别怕,"她温柔地解开锁扣,口中对着小猫轻唤,"我来救你了。"————

  人形楚娇和喵型贺总的故事告一段落。

  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有趣的故事,全靠各位看官脑补啦~哈哈哈休息一天,开启下一个世界的旅程

  第四个世界:《大人,你真坏》 < ryu娇宠[h 甜宠 快穿j ( 清欢 )

  第

  四个世界:《大人,你真坏》

  唢呐声响,锣鼓震天。

  楚娇被耳边喧闹嘈杂的声音吵的头疼,睁开眼,眼前红彤彤一p。

  什么情况??

  她抬手掀开挡在眼前的红se布料,结果映入眼帘的,还是一p红!

  她扭过头张望,显然她目前正处于一个狭窄的空间中,除了她坐的地方,三面环壁,整个空间还在移动当中,摇摇晃晃的,就好像…… 就好像……轿子!

  看来这一次,是一个古代的世界。

  楚娇悄悄将轿厢侧面的窗帘拉开了一个缝,外面的光线摄入进来,她终于看清,挡在她面前的哪里是什么红布,明明是一块红盖头!压在鬓发上沉沉的首饰和眼前的一切都提醒着她,她现在,正在出嫁!

  419,快传剧情,速度速度!

  感受到轿子的速度越来越慢,楚娇连忙呼唤脑内的系统。

  这喜轿一停,马上估计就该拜天地了,她现在连自己是谁,和谁拜都还不知道呢。

  好的……宿主,剧情传输中……

  楚娇没有在意系统这话语之间的短暂停顿,连忙地接收起剧情来。

  她这次穿越的是一个宅斗高r的世界,nv主是男主的亡q的mm,偶然被男主所救。为了配合男主当时执行的任务,扮成了男主的q子,然后慢慢假戏真做,上演十八禁。

  整本书除了r之外,还讲述了男nv主如何扮猪吃老虎,在y谋诡计下成功逆袭,然后两人谈谈情做做ai,顺便斗赢反派,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要不是时间有限,楚娇都得津津有味起来了,古代的宅斗真是很扣人心弦啊。

  但坐在这四面吹风的轿子里,她只能赶紧跳过nv主和十八禁的部分,先了解一下男主和自己这个nv配角的故事。

  这里处于一个架空朝代——燮朝的世界,燮朝的皇帝虽然年纪轻轻,但手腕强y雷霆万钧,自即为起就开始打压氏族世家,搞得各大名门望族苦不堪,人人自危。

  男主沈臻是与皇帝相识于微末的好兄弟,同时也是氏族沈家的庶子。

  沈臻的母亲容姬本是秦淮河上的歌nv,后来怀上沈臻后终于被沈父带回宅子,有了个名分。但嫡夫人朱婉宁虽然名字温婉,心肠却是容不下人的,在容姬怀y时就三番五次下毒手,好在容姬还有些本事,躲了过去,但沈臻还是早产了,一生下来就病怏怏的。后来沈臻记事没多久,容姬还是没能躲过主母的陷害,在空荡的后宅中香消玉殒。

  沈臻忍辱负重度过了年少时期,还不得不在主母的‘好意’下,娶了一个身患痨病的q子。终于待皇上即位,成功成为了沈家官身最高的人,再也不用仰人鼻息。

  可惜他的q子没能等到那个时候,在成亲第二年,就香消玉殒。

  沈臻对q子没有感情,q子离世后,沈臻打着深情的借口不愿再娶,但这样的清闲也没有躲过多久。

  朱婉宁自己生了两个儿子,老大沈之昌烂泥扶不上墙,每天逗鸟遛狗吃喝玩乐,老二沈之茂倒有些读书的天赋,及冠之龄便信心满满地参加科举,但那一年的状元,却是年仅十八岁的沈臻。

  朱婉宁终于意识到自己养虎为患了。她哪能眼睁睁见这个自己看不惯的庶子就这样崛起掌握住沈家的大权?

  沈臻不愿再娶,她便g脆游说了族中长老,以不愿沈臻绝后的名义,将老大沈之昌的二儿子沈仲行过继给了沈臻。

  虽然沈之昌夫f舍不得,但此刻沈老爷已经去世,沈家大大小小的事都是老太君朱婉宁做主,她又s下里同夫f二人说了实话,沈臻早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