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103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睁开眼,望着眼前冰冷而黑白分明的房间抹了一把脸。

  又做这个梦了啊一

  他掀开被子,却发现掀不动。

  视线移到手上。

  他愣神了。

  难道还在做梦?

  否则为什么自己的手变成了一只茶se的猫爪??

  窗外的y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折s进来,贺斯年跳下床,衣柜旁的全身镜上清晰地倒映出此刻房间主人的模样——

  柔顺的pmao,简洁流畅的躯t,mao绒绒的脑袋,如深海般墨蓝的双瞳,好一只——俊美的虎斑猫!

  贺斯年望着镜子中自己的模样。

  石化了。

  问:一夜之间忽然从总裁变成了猫,什么感受!?难过吗!?绝望吗!?

  贺斯年不其实还挺爽的。

  不用再去想今天的会议要处理什么事项,不用再去想程序的代m还需要怎么优化。

  他现在,视野更开阔,行动更敏捷,而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说不定能够找到他的小猫因为他感觉有一根看不见的线,一端连接着他的x口,一端,遥伸到远处。

  他毫无缘由地笃定,线另一端的尽头,一定是他的小猫儿。

  将门钥匙叼着藏在了门外的花盆底部,贺斯年优雅地踱着步,乘着电梯下丁楼。

  他x中有无限勇气,一定要找到他的小猫儿。

  这一次,他还能够同她j流,实在是,太b?!贺斯年的勇气在短短三个小时,就熄了一次火。

  他从来没想过,从猫的视角来看,人类的世界如此危险。

  他躲过了五次车流,十三次踩踏,二十次逗弄,临到头却还是没躲过熊孩子的魔掌,尾巴被狠狠地一拽,痛的他龇牙咧嘴,又秉持着身份,忍耐住了自己想狠狠挠一把熊孩子的愤怒。

  他的小猫儿,没有他在身边,会不会,每天都受到了这样的欺凌n待?

  一这么想着,贺斯年就心如刀绞。恨不得赶快找到她。

  而在另一个城市的郊区,一座巨大的庄园内,贺斯年心心念念的小猫儿楚娇正懒洋洋地趴在c地上,晒太y。

  腐败啊,腐败。

  这样的生活简直太腐败了啊。

  从一旁的果盘里用小爪子戳住j颗葡萄塞进嘴里,楚娇一边感叹,一边吃得津津有味。

  那就赶紧去找男主完成任务!

  许久没有出声的419在楚娇脑内凉凉地开口语气竟然有一丝幽怨。

  唉,你也不是没看到,这庄园被我那姑母下了禁制,我这实力,哪里出得去~楚娇不是不想去找贺斯年,但要怪只能怪这庄园的设备设施太过齐全,除了姑母,她简直就是这里的主人,要什么有什么,不要太爽。

  那是因为宿主修炼太懒了!419幽幽戳破楚娇的借口。

  “咦?”

  楚娇感到自己尾巴忽然chou搐了下,像是被什么人拽扯了一般。

  她回头,身后空无一人。

  “大白天,撞鬼了!”她抖了抖身上的mao,心中疹得慌。

  楚娇在接下来的j天里,身t时不时就感觉到伤痛,自己查看痛的地方,又毫无伤痕,简直就像撞鬼了!

  而且,更惨无人道的是——她每天都!觉!得!很!饿!

  胡吃海喝了好j顿,楚娇终于觉得这事儿不对劲,p颠p颠的去问年月。

  “撞鬼了?呵呵,”年月正修着指甲,闻白了楚娇一眼,“我看你是脑子不好使了。”

  “自己想想,你以前g过什么蠢事。”

  “出现这种‘共感’的情况,只有一种

  可能,就是对方t内,有你的血r。”

  啊。

  楚娇拍脑袋。

  她,她,她,喂过贺斯年喝她的血呀!

  那岂不是她之前感受到的伤痛和饥饿,都是贺斯年感受到的?

  楚娇这下终于急了。

  “姑母姑母,您快把禁制解开年月用mao绒绒的尾巴轻敲了一下少nv的脑袋“让你不好好修炼,突破三尾就能出去,你瞧瞧你现在还这点儿修为,丢不丢人?”

  楚娇嘟嘟嘴,正yu狡辩,看到正端着早餐,从厨房出来的人,连忙跑过去扑进他怀里撒娇。

  “姑父姑父~~您快帮我求求姑母吧,我真的得马上出去,呜呜,我的阿年说不定正在哪儿受苦受难呢i”

  男人身材高大,五官俊朗,被小白猫一个急冲扑住.也稳稳当当,没有把盘中的早餐弄撒。

  他镇定地走到餐桌前放下了盘子,将小猫抱起,露出身前的小h鸭围裙,看上去有些好笑。

  “阿月,吃饭了,”男人温柔地提醒着斜倚在沙发上的年月,又把小猫放在了座椅上,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小娇娇,每次都使唤我,嗯?

  “嘻嘻,谁让姑母最听姑父你的话~”

  “呵,明明是他最听我的话好不好。”年月一边往这边走,一边反驳,眼神瞟了眼男人。要是这人敢说一句不是,那今晚就睡客厅!

  “就是,小娇娇你可求错人了。”

  在老婆大人面前,贺风毫无立场可。

  吃完早饭,年月实在是受不了楚娇那雾气蒙蒙可怜兮兮的眼神,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打开了庄园的禁制。

  “滚吧滚吧,不把我侄nv婿带回来,你就别想再进来了。”

  楚娇如蒙大赦,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客厅内,贺风走上前搂过年月的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真像啊,和当年的你。”

  年月挑眉,“我当年才没有这么弱j好吗7我可是天才。”

  贺风发出低沉愉悦的笑,“是了,我的天才大小姐,别人都是英雄救美,到你这就成了美nv救英雄。”

  “臭不要脸,”年月手肘顶了身后男人的腹肌,

  “当时你都被打成狗熊了,还英雄。”

  “好吧,管他英雄狗熊,”贺风毫不介意,“反正最后抱得美人归了,就是我本事。”

  说完,便转过nv人的身子,深深地吻了上去。

  “小不点儿终于不当电灯泡了,”他如饥似渴,攫取着nv人口中甘甜的津y,“我可是忍太久了”

  “唔啊…”年月也顺势搂住男人的腰,“原来…你打的这个主意…果然是贺将军…一肚子谋算-”

  “不,宝贝儿…我现在的谋算·都只为了你…”

  楚娇经过年月提醒,也察觉到了自己t内的变化。

  她顺着那根看不见的线,一路狂奔。

  而此刻的贺斯年,正在遭受可能是人生,最大的危机。

  他被逮住了。被一个容貌平凡的中年男人逮住了。

  那男人从口袋里拿出j根小鱼g逗他,他本不yu搭理,但无奈太饿了。

  这j天他为了赶时间,根本没有时间去找吃的,都是随便应付过去,跨越了一个城市的距离,终于到了这座城市。

  他有感觉,他的小猫儿,就在这里。

  他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准备叼了小鱼g就走,但哪知就是那时,男人突然发力,将他牢牢禁锢住。

  看那熟练的身手,好似不是第一回这么g了。

  他被男人拎回了家。

  一个老旧的廉租房里。

  房中遍布着垃圾,方便面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