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101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血的伤口,风中凌乱。

  作为驻淮调查科科长,陆军少将,这是贺风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收到打赏。

  贺风不知道年月是什么人,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再见过她。

  但少nv的特立独行,却如同那道伤口在他身上留下一抹伤痕一样,在他心里留下了一道痕迹。

  ※

  年月还是失算了。

  她以为自己有武功,有钱财,是出来玩乐的,没想到自己那么倒霉。

  装着钱的钱袋被小偷偷走了,她没钱住酒店,夜晚只得变成猫窝在巷子里睡觉。

  没想到睡得迷迷糊糊,被人用麻袋套走了,再次醒来,就被关在了一个脏乱的实验室中,周围不仅关着许多的她的同类,还有瘦骨嶙峋的人类。

  j个穿白大褂的人进来选了j只猫狗,又带走了一个人类,没多久,就从墙壁的另一边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年月靠着灵活的爪子打开了牢笼,偷偷跑了过去,只看见那j只猫儿被分尸的惨状,以及狗狗口吐白沫的死相。

  被带走的人类躺在冰冷的解剖床上,一个医生正准备将什么y剂注s到他的t内。

  年月扑上前想要阻止,却因无法使用妖力,只堪堪打落了那医生手中的针。

  双拳难敌四手,年月还是被多个扛着枪的守卫给抓住了。

  而那名被她挠伤的医生似乎对年月的灵x十分感兴趣,开始频繁地在她身上做实验。

  年月被注s了麻醉剂,无力反抗。

  光滑的黑sepmao被切开,血红的r被剔下。年月没有多大痛楚,但却觉得异常愤怒。

  她异于常人的细胞活x显然再一次引起了那医生的关注。

  她的血y开始源源不断地被chou取。

  年月有些后悔了。

  人类世界,果然很危险啊……

  就当她以为自己会死在这冰凉的手术台上时。

  外面响起了轰响。

  年月在人类世界行走了还是有一段时日了,她知道,那是p弹。

  恍惚间,年月感到自己的身t被一双大掌温柔地抱起。

  她睁开如同祖母绿一样美丽的绿眸,看向来人。

  是你啊,傻大个……

  她虚弱地"喵"了一声,然后便深深地陷入了沉睡。

  ※

  调查科的人都觉得很新鲜。

  他们一向生人勿进的科长,在执行完摧毁日军541研究所的任务后,竟然抱回来一只黑猫!

  没想到啊没想到,铁汉也有柔情的一面。

  黑猫遍t鳞伤,浑身的pmaoj乎没有一处好的地方,科里的nv同胞看到都心疼得快落泪了,不用贺风出声就开始张罗着叫医生。

  贺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这只猫给抱回来了。

  本来应该将她j给救助站,但也许是因为见她伤得太重,又也许是因为她望向自己那幽幽的一眼。

  似曾相识。

  ※

  年月就这么被贺风带回了家,养了起来。

  她从未被人圈养过,所以从不知道,做一个宠物,这么舒f。

  有人喂饭,有人挠痒痒,什么都不用做,简直就是神仙般的日子。

  她总算知道,之前为什么那么多族人,不求上进,放下身段去做人类的宠物了。

  她也有点,乐不思蜀。

  贺风虽然忙碌,但着实是一个合格的主人。

  对年月可谓是关怀备至,照顾她跟照顾个小祖宗似的。

  年月再次感慨,这个傻大个,真是个老好人。

  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年月觉得既然自己被傻大个救了,还是要想办法报答他才行。

  虽然他们是妖,但也讲因果。

  于是,贺风便发现,自己身边开始发生奇怪的事情起来。

  最起先,是他一直怀疑的一个内鬼,忽然自首了。

  自首时还一直东张西望,口中念念有词,像是被什么鬼怪吓破了胆。

  然后,是他想要监听的中统秘密行动。一筹莫展间忽然收到了一封以狗爬字写的情报,贺风半信半疑地布置了应对行动,结果竟然真的捕获了一条大鱼。

  还有一次,他与线人j接完毕,回家路上忽然受到伏击,寡不敌众间,敌方却忽然偃旗息鼓,他谨慎地上前查看,却发现所有人都已被解决,脖子上均是如同动物爪子一样的致命伤痕。

  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贺风不得不提起了万分的警惕。

  他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也不知道对方这么帮他是为什么。

  这样不安定的因素存在于他的身边,他无法安眠。

  终于有一日,贺风亲自设下陷阱,然后,年月便傻呆呆地被抓住了。

  "你说你是为了……报恩?"

  贺风望着眼前翘着二郎腿,一副大爷模样的少nv,不禁回想起他与她的第一次会面。

  的确,少nv的身手很是矫捷。但能完成这些事,她不可能只是一个人。

  "还是直说了吧年月姑娘,你到底是什么人派来的,想要怎么样?"贺风揉了揉额头,根本不信,"而且,我们只见过一面,根本不熟,谈何报恩?""你这个臭大个!"年月炸mao了,一拍桌子,当着审讯室外的围观众人大吼,"天天摸我亲我还给我洗澡!现在倒好!就不认了!还不熟!我真是!白瞎了眼!"一边吼,还一边把桌上的水杯砸向男人。

  审讯室外的众人看贺风的眼神都变了,特别是nv同志。

  没想到啊没想到,贺科长竟然……啧啧,啧啧。男人啊,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贺风一脸懵b,什么,什么天天摸,天天洗澡!

  "你,年同志,我警告你,你别,别胡说!"他脸憋得通红,"我,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没有做过你说的这些事!你这是污蔑!"年月挑眉,"你家里就你一个?"把我当空气啊!?

  贺风点头,"对啊,我家我一个人住,除了我,就只有……"一只猫。

  贺风卡壳了。

  他知道他家的黑猫很聪明,会自己找吃的,也会指使他做这做那,但是……不……可……能……吧??

  他可是生活在摒除封建迷信新时代的人,坚决,坚……决……不相信……怪力乱……神……他此刻站得离少nv极近,手垂在桌下,忽然感到什么mao绒绒的东西钻进了他的手中。

  他抬头,少nv正笑嘻嘻望着他。

  他低头,手上是一只长长的猫尾,黝黑发亮,俏p万分。

  ※

  最终,年月被无罪释放。

  原因么……贺风只能咽下苦水,解释说之前的一切都是是自己武学世家出身的nv朋友在跟自己闹矛盾。

  年月才不管贺风心里多千回百转,她只求自己无愧于心,活得潇洒自在。

  回到家里,年月觉得这次摊牌也挺好。因为这一次她终于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