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100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狸花猫打击她的积极x。年月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我现在可修炼出五尾了,就算死j次也没事。”再说,她可是未来的九尾猫妖大人,区区人类,能耐她何7少nv的身后蓦地伸出五条油光滑亮的黑se猫尾,mao绒绒地,可ai又诡异。

  “再把我憋在族里,我可要被憋疯了~”年月不满地发着牢s。

  她从出身就被族里众人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她自身资质卓绝,就算ai玩,也年纪轻轻就修成了五尾猫妖,算是年轻一代里最优异的其中之。

  但天x自由ai幻想的她,自从读了族里收集的诸多人类书籍后,就更对外界的世界好奇万分,这次晋级成功,终于忍不住自请历练。她很向往话本里的纷繁精彩的人类世界,而对于人类之间缠绵悱恻的ai情,她也觉得新鲜又好奇。猫族到了适合的年纪,就会寻找异x进行j配,这在他们看来只不过是繁衍后代的本x,丝毫谈不上ai情。

  ai情,到底是什么样呢7

  天真不知世事的年月心中,第一次有了期待。

  但此刻的她却不知道,自己会被这样的感情,刺到遍t鳞伤,走火人魔。

  年月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跨入了人类世界。而此刻的华国,正战乱纷飞。

  年月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着,精致的打扮和衣着和周围衣衫褴褛的人们格格不入,但她此刻正处在到了一个新环境的欣喜中,并没有觉得自己这样有多惹眼。

  她四处张望着,发现一家茶馆里热闹非凡,便兴致冲冲地走了进去。

  茶馆里搭了一个书先生正握着一块惊堂木,口若悬河地讲着《西游记》的故事。年月没有看过,但很快便被精彩玄妙的故事给吸引住了。

  她环顾四周,g脆学人一样,点了一壶龙井一碟瓜子g果,坐在堂下一边吃,一边津津有味地听了起来。

  “话说那六健将出洞门,径往西南上,依路而走。行者心中暗想道:‘他要请老大王吃我师父,老大王断是牛魔王。我老孙当年与他相会,真个意合情投,j游甚厚”

  年月瞪大眼听得入神.不料楼上忽地传来一声巨响,一个人从天而降,伴随着碎裂的木头栏杆,摔落到了戏台之上。

  楼的看客听见那声响后,全部惊慌失措,纷纷朝门外涌去。而戏台上的说书先生显然也被这变故吓傻了,哆哆嗦嗦地往后台走。

  “诶!别走啊!”年月大喊,“还没讲完呢!孙行者到底怎么了?!”周围的众人只当她是个傻子,都发生枪战了这人竟然还想听说书?

  年月没见过枪,她所知的人类世界还处于封建社会,许多新兴事物她连听都没听过,所以并不知道刚才那声巨响是枪响。她只觉得自己的娱乐被打扰了,现在很不开心。

  楼上仍然进行着枪战,伴随着不时的打斗声,茶馆内的人j乎都散完了,空荡荡的大堂里只有年月。

  她可不是好脾气的人,被人打扰了兴致,g脆踏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

  楼上有一个人咚咚咚地顺着楼梯滚下来,满头是血,年月作为一个nv子,却面不改se,将人往下一踢,自己顺势踏上了二楼。

  楼上现在只剩下两个人在对峙。

  一个站立,一个倒在墙角。

  倒在墙角的那人看不清面容,此刻正紧捂着腰腹,手指缝隙中正不断溢出血来,浸透了他灰白se的长衫。

  站在一旁的瘦弱男子手里举着枪,对着男人眼里满是y郁。

  “可以啊贺风,找人暗算我?”

  “这么多年的兄弟,你也做的出来,啊?”

  那倒在地下的男子冷笑了一声,“我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兄弟,竟然当了日本人的走狗!”<

  br>

  “你懂什么!这个世道,这个世道!光凭什么狗pai国情怀,活得下去吗!”

  “呵,我宁愿死,也不愿和你这等汉j同流合污,苟活于世!_’

  年月听得不耐烦了,她才不懂什么汉j什么世道,她只知道,是这两个人毁了她的消遣,那他们就得陪她一个!“你们谁会说书!?”

  现在整个茶馆估计就他们三人了,年月只能退而求其次,不找专业的了。

  “什么?”

  那y郁男人显然没将年月当回事,“小丫头不想死就赶紧滚!”

  他拿枪的手挥了挥,像赶一只苍蝇。

  年月挑眉,很久没有人敢这么轻视她了。

  倒在地上的受伤男子面上倒有些关心,“小姑娘,你赶紧离开吧,”他又转头警告那站立男人,“吴勇,这是我们俩的s人恩怨,别牵扯到其他无关的人!”

  被唤作‘吴勇'的男人笑了,g脆打开了保险,

  “都被你说是汉j了,我做些汉j该做的事,也没什么吧?”

  年月背上的mao忽然炸起,第六感让她感受到了危险。

  “砰——”年月在枪声响起时就立刻侧身躲闪但手臂还是被划出了一条血痕。

  “嘶”

  年月抬起手,伸出舌尖t了t那道血痕。

  “很好…你成功地…惹怒了我。”

  吴勇嗤笑,这不只是哪家跑出来的娇小姐,还在逞强。若不是担心是某位大人物的千金,他可早就个枪子儿解决了,而不只是打偏了警告。

  但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手中的枪被整个踢飞,x口也被不知道什么利刃画出了三道伤口,短短的不过j分钟,高瘦的男人竟完全没有招架之力,被单方面的暴揍。

  直到吴勇被打到昏迷,年月才停了手。她踱步上前捡起了那支小巧的黑seb朗宁,拿在手中把玩。

  这样小巧的物件,竟然能让她产生如此大的危险感。

  人类的世界,果然有趣啊。

  “那个…”

  倒在地上目睹了全程的贺风终于开口,“姑娘你小心些,这枪的保险栓打开了,小心走火。”“原来这玩意儿叫枪?”年月不在意地甩了甩

  然后指着男人问道,“傻大个,你会讲《西游记》吗?会的话我就饶了你,不会的话…我就拿你来试一试这玩意儿的威力。”

  被唤作‘傻大个'的贺风无奈苦笑着点头。必须会啊,不会也得会。

  第一次遇到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的姑娘,还因缘巧合被她救了,贺风心里有些微妙。

  年月听完《西游记》就满意地离开了。走之前还扔给贺风两个银元,她听说,人类世界都时兴这种打赏。

  虽然男人的故事讲得g巴巴的,不过看在他身上还有伤的份上,年月也就很宽容地饶了他。

  中途,男人一度因为失血疼得讲不下去,年月直接在茶馆老板震惊地眼神中,将毫无反抗之力的贺风按在椅子上,霸道地撕开了男人的衣衫,用舌头将伤口t了一遍。

  她没有多想,只不过是日常的止血方法,但年月却忘了,自己此刻面对的不是猫,而是人类。

  不过也没关系,年月可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这‘伤风败俗’的行为,只要贺风能继续讲故事就好了。

  听完故事,年月拍拍pg走了,只留下两块银元。

  独留男人捂着不再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