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96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34你老了一定也很可ai

  贺斯年听完月夫人不带任何感情的陈述,沉默了良久。

  所有的一切都连了起来,困扰了他多年的疑h也终于有了答案。

  “当年在小巷子里……救我的也是你。”

  他捧起楚娇,和她四目相对。

  楚娇眨巴眨巴眼,见躲不过,只得点头。

  “我那个时候灵力不够,所以……才害你被那j个人打成那么重的伤……”

  楚娇将当年贺斯年的受伤全都归诸到自己身上,却忘了,她当时,也不过只是个小不点。

  “你呀……你呀……”

  贺斯年头抵着楚娇的小脑袋,嗓子有些堵,心中的震动让他此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想好好亲一亲他的小猫儿,谢谢她,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为他做了那么多。

  “喵~”楚娇伸出舌头t了t男人的鼻尖,并不觉得自己做的事值得特意去说明。就算贺斯年不是男主,他捡到她,照顾她,陪伴她度过y时岁月,这样的感情,足以让她做那些事。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从来都双向的。

  相互信赖,相互包容,相互照顾,相互救赎。

  阿年,我救了你,你何尝没有救了我呢?

  一人一猫之前流荡的温馨缱绻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就被月夫人打断。

  “人妖之间,是不会长久的。”

  她像是在说给面前的两人听,也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贺斯年重新将楚娇抱在怀里,眼睛却直视着黑衣nv人,“长久的,从来都不是人和人,或者妖和妖。”

  “是感情。”

  “我ai娇娇,无论她是人亦或是妖。”

  “在我眼里,她就是她,我ai她任何一种模样,连同她的小脾气,她的小爪子……她的所有,都能让我动心。”

  “y年时,我曾坚信,她是这个世界送给我的救赎,将我从深渊里拉出。”

  “她是唯一的,也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我曾经丢失过她一次,而这一次,我会牢牢把她抓住,没有谁能分开我们。”

  “您……也不行。”

  月夫人原本有些轻视的表情已经消失不见,她眼神晦涩不明,反问。

  “如果她没有来找你……又或者虽说就算你们现在在一起……”

  “你也同样会结婚生子不是么?毕竟……妖和人之间是无法y育子嗣的……”

  贺斯年笑着摇摇头,“我有娇娇就够了。”

  “子嗣什么的,我本就不在意。”

  “呵,人类,总是说一套,做一套。”月夫人想起当年也有人这样同她说过。结果呢?

  她继续质问。

  “就算她是妖?就算她活得会比你久很多?”

  “你有没有想过,当你老了,她还依旧年轻,那时候,会是什么样?”

  “你们的感情,还会依旧?”

  人类的寿命在妖族的眼中,实在是太短了。短到白驹过隙,短到有些感情过了近百年也无法淡忘。

  这一回,贺斯年还没有回答,楚娇便抢先出口。

  “阿年老了也一样可ai!”

  “而且……而且我可以和他一起变老!”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也很可ai。

  贺斯年笑着揉了揉楚娇的小脑袋,继续回答月夫人的问话。

  >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我爷爷在人生的最后j年,谁都不认识了,但口中仍然念念不忘我nn的名字。”

  “真正的感情不会随之岁月的流逝而变淡的,只会变得越来越刻骨铭心。”

  “在我妈妈生下我后,爷爷给我取名‘贺斯年’。斯年,思年。思念我的nn,年月。”

  “说来也巧……我nn名字里也有一个’月‘字。”

  月夫人的身t僵住了。

  她怔忪,“你……姓贺?叫贺斯年?”

  楚娇一直在她耳边念叨“阿年”,她却从不知道全名。不过就算知道了,她当时也不会在意。

  “怪不得……怪不得这么像……”

  月夫人倏地又讽刺地笑了,“你说你nn叫‘年月’?呵呵,真巧。我也叫‘年月’。”

  贺斯年终于知道初见月夫人时的熟悉感从哪里来了。

  他站起身,从房间里取出一样东西。

  “这是我爷爷留下的遗物,”贺斯年摊开手,手里是一块古铜se的怀表,“里面……有我nn的照p。”

  按开按钮,怀表肚里放着的是一张褪se的双人照,虽然是黑白的不甚清晰,但还是能看出来,照p众的男子,面部轮廓同贺斯年极像,而那nv子,若是遮住那个年代独特的贴面卷发,眉眼容貌分明就和眼前的nv子一模一样。

  年月瞥了一眼那照p,敛下眉目,“我可没有生过孩子,也没有你这样大的孙子。”

  “我爷爷没有子嗣。我爸爸是爷爷的弟弟过继给他的,”贺斯年合上怀表,“所以按血缘来说,我应该叫爷爷‘叔公’。”

  这一次,年月故作镇定的表情终于碎裂了,“他、他没有子嗣!?”

  “他,他不是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q吗!?”

  年月永远忘不了那一日,她强忍着伤痛从族里逃出来,找到那人时,却看见他抱着一个孩子,同一个美丽的nv孩子亲密地站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场景。

  他许诺给她的深情,许诺给她的未来,都在那一刻崩塌。

  年月落荒而逃,从此将自己画地为牢。

  “我爷爷当年出去打仗,多年未归,那未婚q心中早已另有所属,”贺斯年眼见年月的失态,心中也渐渐有了猜测,“他回来后便解了婚约。”

  “他同家里人说,他有了喜欢的人,但却不小心把她弄丢了。他不知道nn去了哪里,但他会一直等她。”

  “就这么……等啊等……等到头发白了,记忆不再,却也没有等到。”

  贺斯年将怀表放进了早已泪流满面的年月手里。

  “他一辈子都没有结婚,但却都让我们小辈,叫照p里的人一声‘nn’。”

  “他一直等着你。”

  -----

  唔……这个伏笔埋了二十j章终于揭开……

  然后!你们这些小闷s!

  很吃禁忌ai嘛!

  哈哈哈我数了下,目前公爹以15票遥遥领先~可怜的小皇帝,就只有1票~那就定了,下个世界先公爹~

  总裁篇36造谣 < ryu娇宠[h 甜宠 快穿j ( 清欢 ) | popo原創市集来源址: .books630180articles78725221

  总裁篇36造谣 < ryu娇宠[h 甜宠 快穿j ( 清欢 )

  总裁篇36造谣

  年月没有在贺斯年家多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