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81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里的nv孩子的脸。

  他想到了一句话——

  当你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无论剩下的是什么,即使是不可能,也一定是真相。眼前的少nv,有着尖尖的瓜子脸,嫣红的樱唇,小巧的鼻梁,以及一双好似带了美瞳一般的紫罗兰se双瞳。

  和他的小猫儿一样的瞳se。

  而最让他能确定自己怀疑的,是少nv柔软的头发上突兀又和谐的两只洁白的,mao绒绒的猫耳。

  “娇娇?”

  贺斯年喊出这个名字,内心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期待少nv回答什么。

  而回应他的。

  是一声他熟悉的——“喵~”

  楚娇发出声音后,自己都愣住了。

  咦咦咦!?

  怎么是猫叫?

  她不是变回人身了吗! ?

  头上忽然被一只大掌覆住,楚娇感到自己的耳朵被摸了。

  “咳,”贺斯年没忍住内心的怂恿,被少nv头上顶着的那两只猫耳萌出血,实在忍不住,上手摸了两把,却又觉得自己有点唐突,只好给自己找借口,“我…就是看看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而且…很好摸…很舒f

  两只尖尖的猫耳在贺斯年的掌心里动了动柔软而鲜活。

  咦?耳朵?

  楚娇像想起什么似的,连忙撑着贺斯年的腰腹撅起了pg。

  果然!

  她的尾巴!也还在!

  她就知道那位没那么好心放她离开!原来还给她搞了这么个限制!

  楚娇气呼呼地检查着自己身t的变化,却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有多诱人。

  纤细的腰肢,挺翘的圆t,楚娇雪白的肌肤有如一块滑n的豆腐,软弹可口。而随着她的动作,赤l的上半身不断往前倾,x前的两团浑圆直直地闯入了贺斯年的眼前,与男人的鼻尖也不过只有j厘米的距离。

  贺斯年并非故意的。

  但他猝不及防地深吸了一口气,闯入鼻尖的是甜腻的n香,香甜,诱人。

  “娇…娇娇,先起来好不好”’

  贺斯年闭上眼,不再看眼前诱人的美景用温柔地语气与身前的少nv商量道。

  他想,既然猫变成人这么奇怪科幻的事情都能发生,他的娇娇,也能听懂他的话吧?

  他不确定,但眼下确实不是谈话的好时机。

  虽然……眼前的nv孩子是一只猫,但……她也是个nv孩子啊……自己可不能像对待小猫儿那般随意上手了。

  贺斯年也不知自己心里这番古怪是因为遗憾还是期待,只想赶快让小猫儿离开他的身t。

  禁yu了二十多年的身t,他自己也不知道……

  竟然如此不经撩拨。

  光是被接触着少nv的肌肤,他便有些心跳加快,无所适从。

  这都还能归诸于是对小猫儿变化的惊讶,然而当看到那双耳朵,当感受到那mao绒绒的触感,贺斯年有些难堪地发现自己身t的变化。

  可ai的猫耳无疑让他的心中某个敏感的神经被触动了,他的y茎无需撩拨,便渐渐y挺了起来。

  是少nvrr的t缝恰好卡住了他的那处,而更让他受不住的,是有一只细长的灵动的尾巴,正不断摆动着,不时划过他的下t,让他感觉s麻难耐,无所适从。

  ————-

  小剧场:

  问:作为血气方刚的男人,一个x大腰细,肤白貌美的赤lnv孩子出现在你面前

  你们两人还浑身赤l,肌肤相贴。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贺斯年(冷酷无情):推开她。

  问:作为血气方刚的男人,一个x大腰细,肤白貌美还头顶猫耳的赤lnv孩子出现在你面前,你们两人还浑身赤l,肌肤相贴。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贺斯年(犹犹豫豫):推、推开她?推之前可以先摸一摸猫耳吗?

  问:作为血气方刚的男人,原本在你手中的小猫忽然变成一个x大腰细,肤白貌美还头顶猫耳的赤lnv孩子,你们两人还浑身赤l,肌肤相贴。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贺斯年(两眼放光):还用问!?直接扑倒吃掉!

  总裁篇15猫耳萌娘(微h)

  楚娇显然也感受到了贺斯年身t的变化,她大大的猫瞳咕溜溜地一转,便g脆地伸出双臂,搂住了男人近在咫尺的脖颈。

  “喵~”

  她先是伸出小舌,如同还是小猫儿一般,亲昵地t了t贺斯年的嘴角,不过这一次,她有意识地将粉嘟嘟的嘴唇也凑了上去。

  贺斯年想往后躲,但哪里躲得掉,他背后就是墙壁瓷砖,而少nv的手臂又将他的头固定地无法回避,嘴唇被温热而s润的舌头扫过,少nv的唇如同果冻,水润而富有弹x地贴在了他的唇上,一触即分。

  贺斯年还没有从嘴唇的美好触感中回过神就见少nv扭过了头,歪着脑袋打量着戳着她pg的某个y物。

  “喵?~”

  这个东西,是什么?yy的,粗粗的?贺斯年此刻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大致地从少nv的表情和声调上理解她的意思,他有些尴尬,却又想起作为一只猫儿,他的娇娇可能对人t的构造还不那么清楚。

  “乖娇娇,你先起来好不好?”

  他再一次开口说道。然而,那声音却一点都不坚定,像是自己都有些心猿意马。楚娇当然不理会他的c促,反正她现在也没法说话,g脆天真到底,先把人吃了再说。

  于是,贺斯年便眼睁睁地看着娇小的少nv灵巧地转了个身,紧接着,两只小手便握住了他y挺着的命根子。

  “嘶——”

  楚娇握着那昂扬的巨物,像是寻到了一个有趣的玩具一般,双手探寻似的拨弄着那挺立的rb,似乎对于它的构造十分好奇,又像一个好奇的小孩子,光上手玩弄还不够,g脆张开嘴伸出了舌头。

  贺斯年还来不及对下身受到的‘袭击’做出反应,就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了注意。

  眼前是两瓣雪白的t。

  而在那光l的背脊与延伸到t缝伸出的秘密花园之间,少nv的脊椎末端,还有一条从身t里自然生长出来的,长长的,mao绒绒的,洁白的尾巴。

  那条尾巴约摸两尺有余,正优雅而灵巧地摆动着,像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显得快活而轻灵。

  命根子被人握住,贺斯年却已无心再去制止某个小坏蛋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全部心神都在被眼前这条可ai尾巴给撩动。

  猫耳,猫尾,和软萌的少nv。

  当这三者结合为一t,贺斯年想,没有男人能抵挡得住。

  至少他,无法抗拒。

  他并不知道,这样的可ai生物,在二次元宅男幻想的痴汉世界里,有一个专属名词,叫作——猫耳萌娘。

  猫耳,萌娘。

  贺斯年并不是宅男,但这并不影响楚娇戳中他的每一处萌点。

  他以前从不相信一见钟情。

  他生命里除了父母,唯一给过他温暖的,就只有他的猫猫。

  这些年,他洁身自好,并非身t有什么mao病,而是他一直不认为有什么人,能让他动心。

  然而现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