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79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事口中天天花痴的总裁,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

  “叮——”

  电梯此刻恰好停在了总裁办所属的二十六层,轿厢门缓缓打开。

  前台闻声侧头,见并没有人出来,便继续低头磨着自己的指甲。

  而在她没有注意的脚下,一只纯白se的猫正缓缓从轿厢走出,步伐优雅。

  距离电梯不远的茶水间内,一男一nv此刻正相对而立,男的俊美,nv的漂亮。

  尽管男人皱着眉头,也难掩帅气,慕容紫凝慌慌张张地掏出手帕餐巾纸,想要递给他,但手还未伸出去心中就有个声音在c促她:好机会啊,你不是也觉得总裁又酷又帅么!乘机结j一下多好!就算结j不了,偷偷吃点豆腐也可以的嘛!

  这么想着,她g脆握着纸巾,手也换了方向。

  “总、总裁,对不起!我、我帮你擦擦吧!”

  一边说,她一边伸手探向了贺斯年雄x气息满满的壮硕x膛。

  楚娇循着气息来到茶水间门口,见到的就是这一番景象。

  原本又是期待又是激动的心情瞬间down到谷底,有如养了多年的大白菜被猪拱了一般!

  贺斯年,你可以啊!这么多年不见,你长进了啊!?

  我的专属位置你还敢让别人碰!

  “喵——”

  楚娇后腿一蹬,气冲冲地一个跳跃就蹿向了高大的男人,丝毫没有想过会被人躲开的可能x。

  而事实上,贺斯年也并没有躲开。

  他在听见那一声猫叫的瞬间,身t便完全僵y了。

  当年他临走前,坐着轮椅j乎走遍了m市的大街小巷,想要找到他的猫猫,都无疾而终。他的父母知道他一只惦记着相依为命的那只猫,回到家后打算给他重新买一只,但贺斯年拒绝了。

  他只要那一只。

  那一只陪伴他度过漫长黑夜的小猫。

  这些年他喂养过许多流l猫,听到的猫叫也不可谓不多,但没有一只的声音,是他记忆里那一个,能让他真正从内心动容。

  而这一声,不一样。

  贺斯年没有动,承受住那小小的身t扑上来的不算大的冲击。

  感受到两只爪子攀住他x前的扣子,贺斯年丝毫没有为他昂贵的衬衫心疼一丝一毫,反而用空着的那只手横举在腹前,托起某个柔软的小pg。

  “啊!!猫!”

  倒是慕容紫凝,被突然闯入的猫吓得手往后一缩,她极为讨厌这些mao绒绒的生物,也顾不上总裁就在面前,身t本能地后退了两步,不料高跟鞋踩到了刚才倒洒的茶水上,一下滑倒,摔坐在了地上。

  这一摔,慕容紫凝紧裹的包t裙上挪到了大腿根部,修长纤细的穿着黑丝的双腿也大剌剌地就在贺斯年的眼前。

  然而,男人并没有分给她哪怕一丝目光。

  他的全部注意力,早已被怀中的小猫吸引住了。

  -----

  久违的小剧场:

  楚娇(怒目而视):喵喵喵!!(贺斯年,你可以啊!!)

  贺斯年(欣喜若狂):猫猫,你说你想我?

  楚娇(翻白眼):喵!(呸!)

  贺斯年(傻笑):我也想你!

  楚娇(扶额):这简直没法攻略了!

  总裁篇12洗一洗 < ryu娇宠[h 甜宠 快穿j ( 清欢 )

  总裁篇12洗一洗

  ——-本文仅发布于popo原创市集hicat,m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books630180

  泡咖啡的事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贺斯年小心翼翼地抱着怀里的小猫离开了茶水间。

  独留慕容紫凝尴尬地坐在地上,被一直等她不见回来前来查探的j个同事看见,又感受到一顿无声的嘲讽。

  nv主的内心戏有多丰富暂且略过,此刻的总裁办公室内,贺斯年的内心的丰富程度也不遑多让。

  他没有丝毫怀疑,自己会误认错了对象。

  世界上外表相似的猫可能有很多,但他的小猫,和任何一只都不一样。

  他闭着眼睛,都能回想起她当年的模样。

  而如今,眼前的这一只,毫无疑问,就是她。

  面对着楚娇,他有一肚子的话想问。

  你当年到底躲在哪里?

  为什么离我而去?

  现在怎么千里迢迢从m市过来?

  如何找到这里的?

  但转瞬贺斯年便失笑。

  他在想什么呢。

  一只小猫儿,哪里能回答他的问题。

  更何况……

  贺斯年一只手托起小猫儿,将楚娇举到了自己面前,大脸对小脸。

  另一只手在她mao绒绒的脖子上探寻,扯出一根p质的链子。

  “……娇?”

  “娇娇?”

  贺斯年磨挱着那块银牌,念出上面刻着的字。

  “喵~”对呀,大笨蛋。认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只有自己想办法告诉你了啊!

  “所以……这些年你被别人领养了?”

  贺斯年完全没有get到楚娇想表达的点,而是联想到了这一层。周身的气压都低了起来。

  “喵!”当然没有!

  楚娇心虚地摇摇头,她当年完全就是被强行掳走的,完全没来得及跟贺斯年告别。

  讨好似的伸出粉n的小舌头,楚娇t了t男人的唇角。

  “喵~”我可是一出来就来找你了,哪有什么别人~

  贺斯年望着眼前歪着头眨着水灵灵紫幽幽的大眼睛,一脸无辜地望着自己的小可ai,贺斯年满肚子的控诉都化成了绕指柔。

  “你呀,你呀。”

  大掌如同十j年前一样,熟练而轻柔地覆盖上楚娇的脑袋。

  贺斯年将许多疑h深深地埋在了心底。

  不去想为什么正常的猫儿只有十j年的寿命,而他的小猫如今仍旧如当年一样年y。

  不去想他的小猫如何跨越千山万水,找到他的踪迹。

  不去想一次又一次入梦的那个身影和那个声音和眼前的猫儿有什么关系。

  只要她还在,一切都不重要。

  一人一猫腻腻乎乎了好一会儿,贺斯年才想起身上被弄脏的衬衣。

  “小笨蛋,就这么跳上来,也不怕烫着自己!”

  贺斯年点了点楚娇粉红的鼻尖,惹来楚娇张嘴咬住他的手指,磨牙。

  “呵,”贺斯年g脆任由楚娇顽p,手指丝毫不疼,倒是有些麻痒,“看你,mao都脏了,走吧,我给你洗一洗。”

  他的办公室还有一个内间,供他有时中午休息,当然也包括洗浴的地方。

  ————-

  新纪录……写了13章都没上r……绝望doge脸……

  看到没有r都追了13章没有弃的你们……我很感动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