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75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楚娇没有在意太多,一心挂念着怎么将贺斯年救出火坑。

  那个龙哥应当是这个团伙的小头目,每天的工作就是t教新人,然后收钱,派饭,许多刚被拐来的小孩子,不听话,都是经由他的t教,慢慢‘懂事’的。

  龙哥很会笼络人。对于还没有是非观的小孩子,他会慢慢将他们的三观扭曲,让他们成为听话的‘机器’。对于已然有了记忆有了基本道德观的年长一些的孩子,譬如贺斯年这般,他会画一张大饼,告诉他们,只要听话好好g活,攒够了钱。就能够把自己赎回来。

  楚娇心知这样的‘大饼’完全就是画来诱骗这些孩子的,但她如今的身份身t,却无法戳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贺斯年抱着这样的期待每天努力赚钱。

  其实,有时候。

  人有期望,总是好的。

  吃完了饭,贺斯年抱着楚娇往天桥走,路上难得的话多。

  “猫猫,等我攒够钱,我们就回家,”他脑海里回忆起已经有些模糊的家,一边说一边勾勒出自己房间熟悉的模样,“我告诉你,我家可大了。两层,还有一个大花园。”

  “到时候,你就和我睡在一起,好不好?我房间的床特别软,枕头是妈妈做的荞,荞什么枕,我一沾枕头就能睡着,哈哈。”

  楚娇在他手臂中仰起脑袋,静静地听着贺斯年畅想。

  她看见她的小男孩快乐地笑着,眼睛闪烁着熠熠星光。

  “喵~”

  楚娇心中柔软,暗自答道。好。

  然而此时她却不知道,这个承诺,没有实现的那一天了。

  总裁篇6保护费 < ryu娇宠[h 甜宠 快穿j ( 清欢 )

  总裁篇6保护费

  回天桥的路上,会穿过新旧城区相连的一处j界。

  那里也是贺斯年捡到楚娇的地方。遍布着七弯八拐星罗密布的小巷子,没有路灯,若是遇上初一三十没有月光的朔日,巷子里可谓是伸手不见五指。

  这天恰好是十六,天空中一轮圆月,却恰好被一p厚厚的乌云挡住。贺斯年抱着楚娇穿过一条条巷子,这是他每天都要经过的路,就算此刻夜幕笼罩,他也能顺利走完。

  “咔哧——”

  枯枝被踩断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明显,令贺斯年停下了脚步。

  “谁!?”

  贺斯年冲着黑暗的前方出声,强作镇定。

  “啧,被发现了啊。”

  带着公鸭嗓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随着j个不一的脚步声,贺斯年只看得j个黑影,倒是楚娇竖起了双瞳,看清了来人。

  是三个面目凶狠,满头hmao的小混混,看上去不过是十j岁的小年轻,但却瘦得p包骨头,神形恍若骷髅。

  “小弟弟,你最近很厉害嘛,”其中一个人慢慢走上前,一只手握着一块棍状物,还不停地在另一只手上敲打着,“靠着这只小猫,你可赚了不少吧?”

  那人y恻恻地笑着,露出满嘴的黑h牙渍,还伸出手指想到楚娇龇牙咧嘴的凶狠模样又缩回了手。

  贺斯年双臂收紧,楚娇能够感受到他的紧张和不安。

  “知不知道你去的地方都是兄弟j个罩着的?”那h牙b近了贺斯年,眼神凶恶而贪婪。

  “识趣的,就乖乖j上保护费,哥j个这些天可帮你拦了不少想找麻烦的人,知道不。”

  > 楚娇一听就知道这些人是在敲诈,但贺斯年看着眼前三个虽然瘦弱但他对上还是毫无还手之力的人,心中犹豫了半晌,还是开口问道,“要……要j多少?”

  傻孩子!他们就是来骗你的钱的!你怎么那么好骗!

  楚娇着急地“喵喵”了两声,但只换得贺斯年将她抱得更紧。

  她不知道,贺斯年并不是好骗,而是担心她的安危。

  贺斯年回应之前,心中也盘算了一番。若只是自己一个人,靠着灵活的身手和不定还能够在七弯八拐的巷子里甩开这三个人。但是猫猫还这么小,万一没跑掉,傻呆呆的被这些恶人抓住了,指不定会被怎么样!

  如果楚娇知道在男主心中,她是这么柔弱笨拙,肯定得大大的翻一个白眼。

  她是猫,不是二级残废。天天被人抱在怀里没法自己蹦跶已经够憋屈了,竟然还要被怀疑本能天赋。

  不过其实楚娇很享受这种被人照顾着,关怀着,视若珍宝的感觉。

  尽管她只是一只平凡的猫。

  但好似在贺斯年眼中,她就是独一无二的珍宝。

  就像二叔对她一样。就像师尊对她一样。

  这种感觉其实在之前也曾有过,但只是在她心头一闪而过。而这一次,面对一个不过七八岁的小孩,楚娇也没有细想,当作是自己对二叔和师尊难舍的感情的幻觉而已。

  这边楚娇还在出神,那边那h牙已然开口。

  “不多,这个月就先j五百吧。”

  这、这还不多!?

  贺斯年后退了两步,心下已打定主意不给。

  要知道,他们每天基本上所有讨来的钱都要j给龙哥,也就是这j个月有了猫猫,收入变多了些,在上j规定的钱之后,每天还能偷偷攒个j块十j块,他如今身上,满打满算,也才攒了四百块,他哪里去找那么多钱来?

  而且,就算把所有的钱都给了这些人,听h牙的意思,这还是只‘这个月’的,那岂不是下个月还要j?

  贺斯年咬牙,那他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贺斯年用眼角余光扫视了周围一圈,趁着有一p乌云遮挡圆月之际,抱紧了楚娇,转身就跑。

  那三个人可能也没想到自己威慑不成,到手的肥r竟然敢跑,愣了一下,便冲着贺斯年追来。

  贺斯年抱着楚娇左拐右拐,虽然因为自己熟悉地形而占了优势,奈何腿短,加上楚娇虽然不重,但对于小孩也是个不小的负担,没跑多久,就被那三人追上了。

  ——-本文仅发布于popo原创市集hicat,m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books630180

  总裁篇7厮杀 < ryu娇宠[h 甜宠 快穿j ( 清欢 )

  总裁篇7厮杀

  “臭小孩,敬酒不吃吃罚酒!”那h牙抓住贺斯年,气喘吁吁,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将他扯得往后一仰,贺斯年整个人随着力道翻倒在地。

  紧随其后的两个手下也跟了上来。

  三个人,六只脚。

  狠狠地踹向地上手无寸铁的小男孩。

  “喵!——”

  楚娇感受到贺斯年不停震动的身t和难受的颤抖,凄厉地大叫。

  她整个人被小孩紧紧地护在了x口,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伤害都受不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