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69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防外一,那是紫金镇魂钵的另一套控制法诀,能够净化怨灵,镇压邪鬼。

  那近万只被炼就的怨灵无法往生,被血魔老祖吸收后,只能融为更恐怖的邪祟,凌越虽无法拯救他们,但却能够让他们在最后关头,回归本我,亲自反噬报仇!

  凌越念着咒,楚娇赶忙跑去被抓住的j人那里,与最后一个魔修厮杀起来。

  血魔老祖感受到自己浑身上下如同被千万只蚂蚁啃咬,疼痛难耐,也再也无法维持悬空炼化的模样,噗地喷了一口黑血,倒退到了池边。

  他此刻血魔之身尚未完全凝结,浑身上下全是血水和零碎的血r,甚是吓人。

  此刻,凌越和血魔正分立血池两端对峙,而血魔退行的位置,却是直指楚娇而来。

  凌越心中一紧,楚娇j人便被血魔施法罩在了一只魔幡之下,冤鬼缭绕,j人身上渐渐都被魔气怨灵缭绕。

  楚娇努力运转灵炁遮挡侵蚀,却看见nv主苏蕊之拉着另外两个受伤虚弱的人当盾牌,自己躲在身下。

  “放下她们,我可饶你一条生路!”

  楚娇便是凌越的弱点,此时,再大的事也比不过楚娇的安危重要。

  “桀桀桀!”那血魔老祖见状,心智自己此刻有了人质,风向立变。

  “都是美人儿啊……”他y沉沉地扫视了地上的j个nv修,“恰好老祖我缺些精血,拿你们采补正好!”

  楚娇安抚地望了凌越一眼,暗自聚集着灵炁。

  而其余j个人正瑟瑟发抖。

  “别,别采、采补我!”忽然,一个颤抖的nv声响起,“老祖,您、您要是需要精血,采补她一个人就够了,她、她是炉鼎之身,大补!”

  楚娇惊愕地侧头,望向说话的人,正是苏蕊之。

  苏蕊之的眼中满是怨毒,语却无辜又娇弱。

  那血魔老祖听闻她的话,收起魔幡,顺着苏蕊之的手指望向了楚娇。

  “噢?炉鼎之身”

  “桀桀桀,看来老祖我,今日运道不错啊!”

  此时,场中残存的活人只剩下四人。楚娇,凌越,苏蕊之和血魔老祖。

  另外两名nv修伤势本就重,加上被怨灵撕咬,已然断气。

  苏蕊之将楚娇推出去,想要一保x命,却不知,自己亲手断送了自己的活路。

  楚娇早在血魔老祖炼化被师尊打断时,灵台中的宝珠便光芒大盛,合欢尊者依照诺,将秘境的传承全部j予了她,她此刻,便是秘境的最大主人。

  这处位于仙台秘境最正中的宝地本是合欢宗当年秘境的真正入口,四方都有着传送阵,能够分别传送至秘境极东青龙湖,极西白虎山,极北玄武谷和极南朱雀峰。

  楚娇本打算趁师尊和血魔争斗时,将其他j人包括苏蕊之,都偷偷从就在身旁的西部传送门传送走,没想到nv主最后还是如同原着那样,将她暴露给了魔祖。

  楚娇不是一个以德报怨的人。

  她没有丝毫同情地看了苏蕊之一眼。

  “好自为之。”

  然后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凌越身边,牵住了他的手。

  唯有苏蕊之,还留在血魔老祖手中。

  > 作为秘境的主人,楚娇此刻能够掌控秘境的一切,就连离她极为遥远空间之法,都能够因为秘境而利用一二,轻松瞬移到凌越身旁。

  无论nv主当年是否是不经意将原身的炉鼎t质暴露了出去,楚娇现在,都不想原谅。

  不如就让苏蕊之自己t会一下,当炉鼎的感受吧。

  苏蕊之不曾料到,楚娇竟然还有反抗之力,她惊愕万分。

  随即,肩膀被血魔老祖整个擒住,她惊呼出声。

  “不——不——”

  “楚娇,楚师姐,救救我,我错了,救救我——”

  ---本文首发于popo原创市集,m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师尊篇40我们回家

  此时,凌越仍旧隔空与血魔老祖对峙着,楚娇乘此机会,双手将宝珠悬在手心,对着血池将手掌慢慢分开。那池中的水竟然也如同有吸引力一般,缓缓从中分开,露出了池底的一处旋转的黑se洞口。

  原来,当年合欢尊者建造此秘境时,特意留了一处与魔yu深渊的通道。合欢宗本也是魔宗,这个通道不过是方便宗门之人来往魔界,所以并未有什么不合适。但时过境迁,这处秘境又被正道用来当作历练之所,这处通道变成了一个漏洞,能够将魔修引入天渊大陆的漏洞。

  楚娇与凌越一个对视,便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凌越拔出灵剑,飞身上前,与血魔老祖争斗起来,而楚娇也在全神贯注地封印着黑洞。

  血魔老祖擒着人,受到桎梏,g脆将没用的苏蕊之暂时扔到了自己魔幡之中,而他则与灵越拼斗起来。

  二人此刻修为都被压制,但其实都是元婴大能,厮杀起来竟也不分伯仲。

  但凌越本也未打算将他杀死,而是封印。

  是的,这石室本就被炼制成为一处阵眼,若无法封闭,魔界修士便能够从血池下的通道源源不断进入秘境之中,甚至闯入修真界来。唯有将这处通道封闭,才能够从根本上隔离魔界入侵。

  楚娇凭能够借秘境之力将黑洞封闭,但却还有再被打开的可能。如果将血魔老祖当作封印阵的阵眼,再在黑洞处加上一层封印,那便万无一失了。

  血魔老祖也是历经千辛万险才走到今日这一步的,按理说防备心当然不低。但他今日所有的一切都被毁掉,此刻心中已接近癫狂,只想把眼前破坏他好事的这两人赶尽杀绝。

  凌越顺利地将血魔老祖引至了血池中央,运转起《九天玄冰诀》,数千知冰剑从天凝结,直直cha入血魔老祖的身上,让他一下匍匐在地,摔入了黑洞之中。

  “就是现在!”

  楚娇听得凌越指挥,加大了c动宝珠的速度,黑洞旋即越缩越小,那血魔老祖仍想爬回来,手还未伸出来,便被合上的洞口直直夹断。

  撕心裂肺的叫喊只开了个头便被合上的地面阻断,没了声响,整个石室终于安静一p。

  凌越身形如鬼魅般移动,围绕着血池走着八卦阵法,手中还不断s出金se符箓,贴在池底,过了整整一个时辰,才终于将最后一张贴至那已没了踪迹的洞口,顿时,石室金光大作,一个如蜘般的大阵蓦地闪现,然后便消散在视野中。

  “好了,”凌越回到了楚娇身边,搂住了自己的宝贝,“事情了结,我们可以回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