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67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知他从哪里做了好j套。对于师尊的细致关心,她无语又好笑。

  “走啦走啦。”她此时被凌越抱着,只能拽了拽男人的衣襟。他们还要赶到那不知何处的血池那里,想办法毁掉血魔,救出一众人。

  “等等。”凌越低头亲了一口少nv,让她着急,自己则抱着少nv来到石室内里的那块石碑面前。

  之前他的元婴分身来过此处,因惦记着楚娇,石碑碎裂后就未曾再管,但凌越总觉得这石碑有些异常。

  “咦?”

  楚娇注意到,那石碑虽已遍布蛛痕,但最上面却有一处圆形凹槽,似乎约莫拇指大小,十分容易被忽略。

  她从灵台中取出一物,是一颗红se的宝珠。

  那是合欢尊者j予她的,她还没来得及问上用途,就没了意识,所以不知道这珠子的功用。

  拿着珠子在凹槽处比了比,的确很契合。

  她望向师尊,在他的点头同意下,将宝珠放在了凹槽上。

  咔擦——

  咔擦——

  石碑忽然爆发出一阵红光,随着石头碎裂的声音,楚娇与凌越眼前,原本立着石碑的位置变成了一扇透明的光幕门,宝珠悬在空中,那光幕闪着波光粼粼的光彩。

  “就是那里!”

  楚娇望着门内的景象,惊呼出声,又连忙用手捂住,生怕惊到门内的人。

  那道门里,赫然就是楚娇在合欢尊者的光幕里看到的那间炼制血魔的石室。

  光幕中的魔修们似乎根本看不见这扇门,也没有听见楚娇的声音,仍旧围坐在一起,而血池中的水,沸腾的速度比楚娇之前见时又快了许多。

  凌越抬手在脸上一抹,整个人又恢复了楚娇在仙台初见时那副不起眼的佛修模样。

  将楚娇放下来,放在一旁的石凳上。

  “你呆在此处,我去一探究竟。”他对着楚娇说道。

  楚娇拽着凌越的袖子,摇头。

  “不,要去一起去。”见凌越蹙眉不赞同的模样,楚娇也生气了。

  “你又这样!”她想起之前两人忽然就分离三年,嘟着嘴,“明明才说了‘以后不会了’,又想把我一个人丢下!”

  凌越显然也想起了自己说的话,又看着小徒儿坚定的眼神,心软地不像话。

  也罢,他只不过是担心楚娇受到伤害。

  但是他的小徒儿,其实早已在他未曾注意的时候。

  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修士了。

  无需他的保护。

  只想要和他并肩而立。

  -----

  最近很多小可ai加了我的微博,然后问我正版在哪看。我真的很伤心啊,你们买盗文包估计比看我连载还贵呢,还助长那些盗文者的歪风邪气!~

  再次声明,本文仅在popo原创市集和hicat连载,希望喜欢我文章的小天使支持正版,因为我也快吃不起饭了……吃不起饭就没力气更文了……

  师尊篇37不听话的下场

  凌越妥协了,但有了小徒儿在,他便没有直接从那道传送门进入。

  听了楚娇转述的合欢尊者的话,凌越心里

  也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连了起来。

  原来,之所以他会消失三年,也跟这件事有关。

  当年凌越接到的传信,便是天渊多地都出现了魔修的踪迹,而且有许多散修离奇死亡,魂魄消失。

  佛音宗有一秘宝,名曰‘紫金镇魂钵’,能够开渡怨魂,净化生灵,同时也能够吸纳魂魄。时值此秘宝被盗,掌门德惠也联想到了最近频发的魂魄消失的诡事之上,担心魔修再次卷土重来,遂联系上了当年对魔修知之甚深的凌越,打算一同商讨对策。

  能调动秘宝的唯有宗内j大长老,但秘宝却是存放于内门弟子皆可去的金刚阁中。掌门德惠不敢轻信他人,遂拜托凌越佯装僧人无佑,混入宗内调查。

  之所以凌越当年会与楚娇约定仙台试炼会,是他笃定魔人既然想要卷土重来,仙台此地绝不会放过。

  仙台背后便是魔yu深渊,突破了仙台,深渊中的魔物便可席卷而来。若是仙台未被开启,这一隐患当然没有,但既然恰逢仙台试炼会临近,魔人决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而果然,他后来便发现了无相的不对劲。

  凌越并未打c惊蛇,而是跟随一同来到了仙台试炼会,

  这也是为什么他如今会是这副打扮的缘由。

  与小徒儿解释了一番,凌越搂着她回到了地面。

  凌越判断现如今魔修已搜集齐九千九百九十九只怨魂,正是准备炼制血魔r身的时候。先前他观察了一番,那石室内被抓获的不过三十j人,魔修想必是想将此次试炼会的众人一打尽,不仅毁了十大宗门未来百年内可能成长为金丹甚至元婴的优秀弟子,还能为血魔提供上好的灵r。

  现在一定还有魔修在外抓人,他们佯装被捕便好。

  事实也果真如此,楚娇和化身无佑的凌越很快便被j个魔修围住,楚娇惊讶的发现,这j人虽是筑基,但都在筑基大圆满,猜测他们如同凌越一般,压制了修为。

  两个人很快束手就擒,被人用绳索绑住,同时还各被y塞下了一粒y。

  不知是什么y,楚娇暂时没感觉,但是那绳索却是越挣扎越紧,望向一旁的师尊。凌越眼神示意她不用担心,趁j人不注意,从须弥戒中取出一物,扔给了她。

  两人被带到了秘境中央的一座山谷内,这是又有j个人从另一个方向聚集而来,手中各自拎着j人。他们兜兜转转在山洞内走了许久,终于被扔进了巨大的石室内。

  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昏迷的众人渐渐转醒,竟发现自己修为被封,身t被绑住,周遭还是一副诡异奇怪的景象,纷纷开始吵闹起来。

  “桀桀桀!”

  一位带着黑se兜帽的魔修见状,从石台上踱步而下。

  “别枉费力气了,鬼面魔珠的丝万斤不断,你们可挣脱不了,桀桀桀!”

  “乖乖地呆在原地,还能再活上一会儿,否则,桀桀,现在就送你们下去喂我的血魔!”

  “呸!该死的魔修,休想得逞!”

  其中一名符天宗的年轻修士愤恨吼道,同时被束缚的手用力,冲着魔修扔出一道符箓。

  奈何灵炁被禁锢,符箓的威力降低了许多,被魔修轻易地挡住。

  “啧啧啧,怎么就是不听话呢?”

  那魔修摇头,挥手便将那修士抓在手中,狠狠擒住他的脖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