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63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头。”

  那声音是从那层层叠叠的幔帐中传来的,楚娇抬眼望去,那纱幔此刻无人掀动,却渐渐分至了两边,露出了中间的一张精致的巨大雕花木床。

  那床上,竟坐着三个人。

  两个上身赤l的俊美男子正一人分坐一旁,而在他们中间,正斜倚着一位衣衫半露,雪肌花貌的绝美nv子。

  那nv子正随意抚摸着两个男子的x膛,眼波盈盈,举手投足间,媚意自然而然地流转而出,就算楚娇是个nv子,都被她的美惊艳得心中一窒。

  “冒昧惊扰,不知前辈……?”

  能够将自己从师尊不声不觉地带走的,定是大能,楚娇心中竖起警戒,面上却是恭敬万分。

  “呵呵,”那nv子撑起身,身上的衫裙堪堪遮住大腿根部,赤l着双脚跨下床,袅娜地朝着她走来。

  “小丫头,不必担心,也不用害怕。”

  “我不过是一道神识,伤害不了你的。”

  楚娇心惊,神识!?

  那此刻的她,也是神魂离t,进入了这里?

  “是的,是我将你的神识带到了这里。”

  心中所想被nv子直接听到而回答,楚娇更加紧张起来,不敢再在心里乱想什么。但最重要的疑h仍旧存在,这位美丽的前辈将她带到这里,是为什么。

  “呵呵,我美丽吗?”

  那nv子不置可否地笑起来,抚着自己光洁的面颊。

  “就算再美……也不过是p囊……”

  “这世上的大多数人……都不在意这身p囊……”

  “不。”

  “这么说也不对。”她旋即忽然又嘲讽地勾起嘴角,否认了自己的说法。

  “他们最看重的,就是我的……p囊呀。”

  “我的rt……”

  “我的……炉鼎之身……”

  楚娇听得此处,蓦地睁大了双眼。

  这位前辈,竟然也是……炉鼎之身!?

  “是的啊……如同你一样。”

  那nv子缓缓地走到了她的身边,一边回答,一边轻轻地拂过她被薄纱裹住的身躯,漫不经心。

  “要不然,你以为你有机会见到我?”

  她下一瞬又闪身回到了床榻上,如同软蛇一般,缠在了一具男t上。

  “毕竟,我当年,可也算……名震天渊呀。”

  楚娇闻,心中闪过一个她曾在藏中见到的,大名鼎鼎的道号。

  但那是太过久远的千年以前了,且那位尊者的生平轶事,不过记录在一本闲书上,也不知是否真的存在……

  会是……她么?

  那位……合欢尊者?

  师尊篇31把他们杀了就是

  “看来,还不算太笨。”

  那nv子显然听到了楚娇内心的猜测,此时终于不再逗她玩儿,正坐了起来。

  她大手一挥,原本红绡幔帐的大床连同床上那两名男宠一同消失不见,整个房间霎时变成了一座空荡的大殿,而她也换上了一套对襟织金大袖衫,端坐在了殿内唯一的髹金雕凤须弥座上。

  “吾名宛夕,”那nv子声音不再娇媚,而是变得悠远起来,“不过这个名字早已被世人遗忘了……”

  “他们大多称我为……合欢魔祖……”

  合欢魔祖!

  &nbs

  p; 果然,是她在藏经阁所看到过的那位尊者!那位以一己炉鼎之身,逆yy,转修魔,名扬三界的合欢尊者!

  “呵呵,原来后世是这么写我的?”合欢尊者听得楚娇这样的评价,心情颇为愉悦。

  “小辈无知,只不过从古籍中粗浅一窥,望尊者恕罪!”

  楚娇连忙告罪,能够遇到这样的机遇,她只觉万分惊喜,万不想因为自己的疏忽得罪宛夕,失了她一直想知道到关于炉鼎之身“双修”之法的消息。

  “好了,你这小娃娃,心思不用这么多。”

  “既然你能够进入这里,该你有的机缘,便少不了你的。”

  “毕竟,我已经等了千年了……”

  “你是唯一一个……”

  唯一一个什么?宛夕的话不曾说完,楚娇只能猜测,是如她一样的炉鼎之身。

  “我的神识也维持不了多久了……”

  “你且过来。”

  楚娇听话地上前,恭敬地垂首站在了宛夕的面前。

  nv人伸出纤细的手指,点在了她的额头中央。

  “凝神。”

  “我知你在寻找此物。”

  一只泛着银白se的玉简出现在了楚娇神台上方。

  楚娇心中惊疑,难道……是《九玄归元经》?

  而合欢尊者的声音仍在楚娇耳边继续。

  “我创下此功法,本就是为了给炉鼎之身的nv修们一条新的大道,却在登仙时被紫戎那个臭道士给摆了一道,毁了我合欢宗,也毁了这《九玄归元经》。”

  果然是《九玄归元经》!楚娇的惊疑变成了惊喜,她的炉鼎之身,有救了!

  宛夕却像是沉浸在了往事中,久久没有出声。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算了,不跟你提这些往事了……”

  “这秘境呢……本就是我当初制造的,为的不过是给我合欢宗的小辈们一处历炼之地,我也分了一道神识在此以防万一。”

  “不料千年过去,合欢宗没了,连我的传承都要断绝了……”

  “你这小妮子,我本觉得也不过是个没什么本事的,二十j岁才堪堪筑基。”

  “想当年,本尊者十岁可就筑基了。”

  楚娇苦笑,听出了合欢尊者口气中的嫌弃。没办法,谁叫她天资不够聪颖。

  “不过……”宛夕又转,“还是有我的一分影子在,敢做那些卫道士不敢为之事。”

  嗯?楚娇有些不懂。

  “呵呵……”宛夕暧昧的笑了,“胆敢g引师尊双修……胆子够大,我喜欢。”

  楚娇闻囧囧有神,对合欢尊者的恶趣味有了新的认识。

  “想当年,我可是最看不起正道那些一天到晚扬着要匡扶正义,只求大道的伪君子们,嘴上说得冠冕堂皇,内里比谁都龌龊。”

  “不过嘛,呵呵,你那师尊,看上去倒是难得的正人君子。”

  听到师尊被提起,楚娇心中一凛。

  “放心吧小丫头,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对你师尊做什么不成?呵呵。”

  “当年我也算是有蓝颜三千的人……你师尊这样的……我都吃腻了~”

  楚娇汗颜,对于合欢尊者的往事,实在是佩f不已。

  宛夕也不再逗她,点了点她的额首,指尖又一道红光闪入。

  “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