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47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直回荡着《一剪梅》——雪花飘地~一p~苍茫~

  师尊篇8不须羽

  1

  苏蕊之在比试前,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输。但当她真正被击败而摔倒在地后,嘴上虽迫不得已道着歉,但她的内心却丝毫没有f气,只觉是自己心中大意才一时不敌。

  作为赤霞真君的得意弟子,苏蕊之身上自然有许多保命手段,就在刚才,她一面道歉,却一面从须弥戒中悄悄取出一根仅有寸长的东西,握在了手中。

  那是‘不须羽’。

  是她筑基时师兄所赠。

  不须羽取自六阶妖兽不须鸟,是不须鸟命门处的羽翎。不须鸟此种妖兽,虽仅巴掌大小,看似无害,但却因其天赋技能‘隐形’而难以捕捉,更是因其飞行速度极快且自带剧毒而让金丹以下修士不敢小瞧。

  她掌中的‘不须羽’无人能瞧见,因为那p小小的羽翎完全透明。只有那刀锋一般锋利的边缘提醒着苏蕊之她此刻握着的是怎样的杀器。

  乘着楚娇转身,放下警惕的一刹那,苏蕊之暗自c动真气,将手中的羽翎重重地掷向毫无防备的楚娇!

  因着那羽翎透明,可谓是名副其实的暗器,让人防不胜防。

  那不须羽如同一只隐形的飞镖,急s而出,转瞬就飞至了楚娇后背。

  虽看不到身后是何物,但楚娇这j年历练所养成的直觉和应激反应也不差,虽已来不及躲避,但楚娇仍反手将剑柄护住心脉,身子微侧,将伤害降到最低。

  “扑哧——”

  利刃入r。

  同一时刻,看到楚娇中招,正忍不住露出笑意的苏蕊之,眼前一抹莹光闪过,脸颊一疼,再也笑不出来。

  她的脖颈边,正cha着一柄寒气四溢的利剑,剑刃因着力道而仍在微微颤动,剑尖重重地钉入地面,原本坚若金石的地面,竟y生生地被钉出了蛛般的裂痕!

  可想而知,施剑者用了多大的力道!

  苏蕊之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浑身僵y,而在抬头看到剑的主人那如同望向一个死人般的冰冷目光后,她更是从心底深处生出了巨大的寒意。

  来人竟是九霄真君!

  “师、师叔!”苏蕊之磕磕巴巴地唤了一声来人,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

  男人看她的眼神太过y凉,让苏蕊之解释的话都说不出口。她眼睁睁地看着男人搂住面se苍白的楚娇,召回仙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此地,才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

  刚才那一瞬,她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杀气!

  ※

  站在飞剑上,楚娇按住自己受伤的x口,乖乖地倚在师尊的怀里。

  此刻的男人面沉如水,浑身散发着低沉的气压。

  楚娇全不似在乾坤台上那一副冷然模样,咬着唇像个委屈的小媳f儿似的,一只手还偷偷的拽住自家师尊的袖口,轻轻摇晃。

  “师尊……”

  她怯怯出声。

  无人回应。

  “师尊~”

  楚娇再次呼唤,小手一摇一摇地晃着男人的衣袖,还是无果。

  &nbs

  p;唉,看来这次是真惹师尊生气了。

  楚娇心下微叹,平日里师尊虽少寡语但对她无有不应,这样不虞的情绪外露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嘶……好疼!”

  楚娇g脆双眼紧闭,轻呼出声。

  这下,装作一心御剑却时刻关注着她的男人终于有了反应,竟是将她横抱起来,脚下飞剑速度陡升,如同流星划过天际,朝着阆风巅飞去。

  -----

  昨天一首《一剪梅》炸出了好多潜水的小可ai~啊哈哈,你们就要我使绝招才会冒泡么~

  哼唧,今天加更一章~~ai你们(比心)

  师尊篇9师尊,别走

  1

  元婴期大能如果想,一天可疾行九千里。所以不过j个呼吸间,两人便落在了阆风巅。

  楚娇的洞府设了禁制,但这禁制当然不包括自家师尊。

  凌越抱着楚娇畅通无阻的进入,将面se愈发苍白的少nv安放在柔软的闺床上。

  那张床上火红一p,铺着的正是他当年替楚娇疗伤时所挑的火狐p,楚娇伤好后甚是喜欢,凌越随手便给了她。

  此时虚弱的少nv衣衫凌乱地躺在其间,凌越呼吸一窒,脑海里不知怎得闪烁着靡艳的p段,那是五年前的那一次疗伤。此刻望着少nv,她身上的衣衫在他眼中似乎渐渐消失,只余下少nv洁白的胴t。

  他闭了闭眼,扔下一堆y,转身准备离去。

  “师尊……别走……”

  衣袖再次被抓住,少nv虚弱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但凌越却狠着心,将衣袖拽出。头也未回地离开了房间,留给楚娇一个冰冷而僵直的背影。

  “呵……”

  楚娇重重地将自己仰躺着摔入床间,任由柔软的pmao包裹住自己的身t。

  “楚娇啊,楚娇……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块宝啊……”

  她抬起右手,手臂盖住了双眼,自自语。

  相处久了,她便以为师尊对自己是不同的,师尊少寡语,但却总是一阵见血,从来都只是默默地关怀,却又总能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

  很奇怪不是么?明明是那样清冷的人,她却意外地能感受到温暖。

  她有时甚至觉得就像是二叔依旧在她身边,包容着她,关心着她……但这样的感觉转瞬即逝,师尊的冰冷清绝提醒着她,他们完全不同。

  她以为自己花了五年,一座冰山至少也能暖化一处尖吧。

  然而事实却是,没什么不一样。他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师尊,她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弟子。

  楚娇苦笑。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攻略男主的任务,依旧任重道远。

  现在胡思乱想也没有什么用,还是先处理伤口吧。

  楚娇摇了摇头,强撑起身,咬着牙一点点褪下了上半身的衣衫。

  她不知道苏蕊之用的是什么暗器,刚开始伤口还没什么感觉,但现在她已是巨疼无比。

  那暗器本是朝着她背部心窝s来,她侧身也没有完全躲过,扎进了一个比较尴尬的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