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27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事,一来二去地聊起些有的没的。无外乎是些圈内的八卦,哪个所的上司在办公室和秘书偷情,哪个大状的正室把抓j邮件群发工作邮箱,哪个儿nv双全的律师其实是个gay。

  “向晴有男朋友吗?”

  向晴望着对面沙发上吞云吐雾的男人们,霍东正斜倚在沙发上,长腿j叠,p鞋革料se哑,外套敞开露出内里黑se的衬衣,手臂随意地放在沙发扶手上,指尖夹着根烟,兀自燃到尽头。

  “没呢。”向晴回过头,回答问话的nv人,“你们所里有优质的,介绍一下啊。”

  j个nv人欢乐地笑了起来,“我们所?最优质的早结婚了,次优质的是个万花丛中过的,剩下的不是有nv朋友啊,就是有男朋友!”

  “就是就是,向晴一看就是个乖的,哪能让我们所里这些禽兽叼了去!”

  nv人们刚说完还没来得及娇笑赞同,那边的男人们不知道说起什么,也哄笑起来,一时间乒乒乓乓的都是酒杯碰撞的声音。

  向晴转动着手中的银勺,搅拌椰果,眺眼望过去,倚着的男人微微倾身跟来人碰了碰杯。

  “锵”一声,霍东凛眸,执着酒杯仰颌饮了一口,眸锋聚起,将将移眸,隔着一阵香烟雾气,眉目蛰伏般深邃尖锐。

  包厢的顶灯微h,被人造水晶的棱角切割分离,破碎斑驳。

  向晴托着腮看过去,迎上男人的眼神,发丝柔顺地滑落肩头,桃se的嘴角弯弯,手指夹着勺柄一挑,银勺放到唇边,含进嘴里t着,须臾又从软软的舌中chou出,水渍亮晶晶的,闪着银光。

  猫般的眼角漾着水,小巧菱唇微张,在男人的目光中轻轻咬上了玻璃杯沿。

  男nv晏晏笑谈间,声se俱佳。

  谁和谁之间无人知晓的暗涌情事像是荡在空中的酒气,一场真切又虚无。

  ————————

  1、讲个故事而已。杀人犯也有故事的。

  2、我知道我讲得烂。

  正文 车厢

  nv人们结伴去上洗手间,在洗漱台边补妆,向晴来聚会来得突然,身上还穿着职业裙装,补了个口红,又从包里翻找香水。

  “新来的那个真是没大没小,”旁边的nv人抬手整着丝巾,“喝了两杯上头了,敢当着boss的面儿打听老板娘的八卦。”

  “就是,连莫律师都从不提起boss的老婆,我看那小子是不想混了。”

  “你没见boss那脸se都黑下来了么,显然是小心护着呢。”

  向晴微微侧头,撩开一侧的头发,往白皙的后颈处喷了喷。

  nv人们谈论的是方才聚会游戏间一个男下属冒冒然谈起霍东的太太,甚至还起哄让霍东什么时候把老板娘带来让大家见见。

  旁边的白裙nv人应声,“没那么夸张吧,去年我见过一次霍太太,开茶馆的,人很漂亮温柔。估计是霍太太不喜欢应酬这些吧。”

  “boss的公s事分的清着呢,你见过他什么时候提过一嘴家里的事儿啊,也就那新来的才不识趣。”

  “欸霍太太长什么样啊……”

  向晴收了化妆包,跟在七嘴八舌的nv人们身后往外走。

  “你们

  不好奇吗,什么样的nv人才能收f得了霍律师那样的男人……”

  “得了吧,反正不是你!”

  走廊拐角处灯暗,向晴抿了抿补上口红的唇,抬手打理了一下脖间的项链。

  正要拿出手机,手机便震动了一下,点开屏幕,向晴抬头看了j眼渐渐走远的人群,才点开消息。

  ……

  众人去到会所停车场的时候,莫翊绅士作风地想起了自己的nv伴,走到向晴身边,“师m,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你的车叫个代驾帮忙开走。”

  向晴提着包,仰头笑了笑,“不用麻烦你了,我没喝酒,自己开车回去就可以了。”

  莫翊双手cha着k袋,摇头,“那不行怎么能让你一个人这么晚……”

  “真的没事儿,我到家了马上给你回电话,可以吧?”向晴笑得轻柔。

  莫翊用手摸了摸下巴,才迟疑着点点头,“行,那你自己开车千万小心点。”

  “好。”

  等众人都散去,向晴转身踩着高跟鞋朝停在角落的黑se卡宴走去,停在驾驶室前,伸手拉开,坐了上去。

  副驾驶上穿着黑se衬衣的男人靠在椅背上,闭目凝神,平静得仿佛不曾有任何察觉。

  向晴把手肘轻支在方向盘边沿,手轻轻撑着自己的下巴,侧头微微笑着望他,“霍律师有什么要跟我谈的?”

  霍东掀眸,漆黑又尖锐,像只漠然孤僻的鹰。

  向晴眼睛颤了颤,睫mao在昏暗的光线中跳动,挑着眼角望过去。

  车厢内没开灯,停车场的白炽灯从车窗透进来,映在她粉白的脸上。

  “躲我?嗯?”向晴若有所思地笑,“堂堂霍大律师也不过如此嘛。”

  霍东移开视线,平视车前,声线低缓,“向晴,到此为止。”

  “哦?如果我不呢?”向晴用手指圈起一缕发。

  霍东皱眉,一副谈判的口吻,“你想得到什么。”

  她笑,身子前倾越过去,在他x前仰头望他,语气轻盈,“怎么,霍律师怕我去打扰霍太太啊?”

  nv人倾身而过的腰身凹出柔软的弧度,大概一掐就碎。

  她脖间的香水味清淡却诱人,像滴水的香柚,软糯的橙。

  尝一口,饮鸩止渴。

  “向小姐不像是会做出这种蠢事的人。”霍东凝着眸,语气却平平。

  “当然。”向晴笑得甜,凑过去他耳边,吐气香幽,“我想、要、什、么,霍先生不是给过我么。”

  x前纯白丝质衬衣的蝴蝶结松坠,压在纯黑的男士衬衣上,黑白分明。

  霍东低头,她白而纤细的手正叠在他x前。

  向晴低头,在他的衬衣领上压了个唇印,红se堕落进黑se里,隐没,深入,合二为一。

  她推开身来,“霍先生放心好了,我想从你身上得到的,从来都很简单。”

  抬手推了推他衬衣上被她蹭皱的褶。

  “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了。”

  “况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