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分卷阅读18

小说:难逃(h)-清糖类似 作者:清欢 更新时间:2019-12-05 08: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向晴觉得嘴角都要被撕开,喉咙深处被顶得开裂,头被死死地压着,唾y流到地上,嘴里的j巴越来越肿大。

  霍东死死地盯着对面的镜墙,nv人完全匍匐在地上,在他大张的双腿之间,头随着他的顶弄一起一伏。

  他的yu棍舒爽无比,心里的yu兽脱闸而出,叫嚣着只想捣烂这带给人无限快乐的蜜源。

  镜中,清楚地看到yu念肆无忌惮地爬满了自己的脸。

  以打破一切的张狂气势,眼里只剩下t内的yu望和身下能给予他满足的nv人。

  “呜呜呜……”向晴呜叫着,被顶弄得越来越快。

  想让他快点s,手用力捏了一下两只蠢蠢yu动的睾丸。

  “sh.”霍东死死地扣住她的头,又choucha了十j下,囊袋收缩。

  “嗯……”闷哼着喷s到了向晴的喉咙深处。

  向晴被迫吞下了他的浓精,被呛得满脸通红。

  “咳咳咳……”

  霍东伸手抹了抹她嘴角的精y,拉着她的下颌,“tg净。”

  向晴剜了他一眼,却还是乖顺地低头把他的y茎tg净。

  两人穿戴好出了瑜伽室,分头去洗澡。

  洗完后,向晴在储物柜前,把钱包还给霍东。

  “还有这个,送给你了。”

  向晴素着一张脸,g净地笑着,把手中的一团东西塞进了男人的口袋,转身离开。

  却又在储物室门口,回头对他勾唇笑了笑。

  这一幕似曾相识。

  霍东拿出口袋里的东西,一条s漉漉的白se内k。

  气味又s又甜。

  *

  霍东回到家时,黎沁一如既往地过来帮他接过运动包。

  丈夫低头换着拖鞋,神se如常,“不用了,今天没有要洗的,我把衣f扔了。”

  霍东平时运动强度高,运动f更替频率也快,脱线了或不舒适了就直接扔掉,黎沁也知道他的习惯,点了点头,“那我再买。”

  “嗯。”

  霍东的衣物大多都是黎沁添置,统一的尺m,定期购置一批替换,款式也请了专门的搭配师来选择。

  倒让霍东省了不少心。

  “最近天气热,煮了糖水,喝一碗吧。”

  “好。”

  霍东走近,揽着她的肩膀,低头亲了一下她的嘴唇,“我先去换衣f。”

  黎沁怔愣着点了点头。

  霍东转身走向房间。

  黎沁看着他的背影,t了t唇,有些茫然,霍东极少对她做如此亲昵的举动。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丈夫的运动包里,正装着另一个nv人的内k。

  正文 孩子

  第二天周六中午,霍东和黎沁一起回黎家吃午饭。

  霍东在驾驶座上开车,穿着一身白se的休闲f,锋利的棱角都被浅浅的颜se消磨得弱了一些。

  黎沁很喜欢。

  衣f款式和颜se是她挑的,其实比起霍东平时喜欢穿的黑灰se调,她更希望他穿浅se系,至少显得g净温和一些。

  她的丈夫长得太出类拔萃,黎沁从不否认这一点。

  他是沉稳的,成熟的,t贴的,包容的,结婚那么久从没对她发过脾气,尊重她的工作和兴趣,即使自己的工作很忙但仍顾家。

  黎沁望着霍东的侧脸,光线穿过车窗落在他的发上,她低头抿了抿唇,秀气的眉mao温婉,像仕nv图里的闺秀。

  其实这样的生活也挺好的吧。

  车子停在一套小别墅前,两人下了车,霍东牵着黎沁往大门走去。

  一个nv人打开了门,脸上的表情温和优雅。

  “师娘好。”霍东微微恭了恭身。

  “妈妈。”黎沁笑着。

  严清笑着应nv儿,“欸,快进来!”

  饭桌已经摆好,黎云兆从楼上下来。

  黎云兆的身t恢复得很好,一副金丝眼镜稳稳地带着,银发往脑后梳,一如既往的儒雅大气,精神十足。

  “最近事务所还顺利?”黎云兆接过严清递过来的碗,问nv婿。

  霍东点点头,“刚结了两个案子,还算顺利。”

  “我听说钟顺集团他们来找过你。”

  “是,还在洽谈,他们的案子比较复杂。”

  “是不好处理。”黎云兆蹙眉想了想,“这种案子赢了就功成名就,输了容易成为滑铁卢。”

  “嗯。”

  霍东应着,黎沁给他碗里夹了块鱼r。

  “你们要谈工作去书房谈,这吃饭呢。”严清打趣地表达了下不满。

  “妈妈气se看起来很不错。”黎沁笑。

  “最近没事就跟你的阿姨们去爬爬山跳跳舞,不过啊,她们好多都忙着回家带孙子。”

  严清脸带期盼,“你们呢,结婚都两年多了,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黎沁红了脸,有些窘迫,桌上的手蜷起,低着头不说话。

  霍东握到黎沁的手上,“师娘,我们觉得还是顺其自然吧。”

  饭后,霍东和黎云兆进了书房。

  黎沁陪严清在小院里cha花,摆弄了半个小时后,俩人进了厨房去做桂花糕。

  “你们真的没有在做准备?”严清问。

  黎沁愣了愣,“暂时没有。”

  “平时有做措施吗?”

  黎沁红着脸,摇摇头。

  霍东和她做ai的时候好像都不喜欢带套。

  但是她并不知道霍东是因为她的y道g涩本来就紧得难受,不想再多一层束缚才不带套的。

  “那就奇怪了……你们俩这么年轻,上次带你去医院检查过也没什么问题啊……”严清疑h。

  “我们……不着急的。”黎沁。

  又用过了晚饭,夫f二人才和黎云兆严清道别。

  回家路上,霍东沉着脸,神情不太好。

  黎沁不知道霍东在书房和父亲说了什么,突然变得不太愉悦,也许是工作上出了问题吧。

  霍东面上明明没有作任何表情,但就是能让人感受到他的不快,像是天生不怒而威的本事。

  黎沁有点 -